本来按照某些极端的家伙的想法,德林佩尔城内的这群企图在回声峡谷和帝国唱反调最后战败成为奴隶的汉族人应该全部处刑才对,根本没必要转移也没必要墨迹更不需要遮遮掩掩。帝国就是不打算给汉族人半点咸鱼翻身的机会,同样也不打算跟对方讲道理,不服来战啊。

    这种思想其实很有市场,南宫荣再怎么特殊也只有一个人,他完全不可能与帝国的军队正面对抗,既然如此那为何不直接集中力量平推过去将少年和他的营地碾得粉碎、从而彻底断绝汉族人所谓的希望?

    不过最后莱伊还是决定采取一个相对折衷的办法,组建部队准备平推营地的同时顺手将这群战俘运送到别处,这样即便南宫荣藏着什么绝招或者得到了联盟的支持可以化解营地的危机,他也没有精力去管战俘了,只能想办法尽快将营地中的同胞给转移走。

    然而从全国各地汇聚到营地中的汉族人大都是些老弱病残,哪怕南宫荣把他们全都安全地带走了也根本发展不起来,没什么好担心的。至于为何不将德林佩尔城内这些青壮年的奴隶处刑,主要是没人知道少年今后会成长到哪种程度,万一他受到女神的亲睐最终成为了实力强劲的规格外,谁敢保证他不会为了当年这些被处决的同胞在帝国境内各种强拆?

    帝国高层的弯弯绕与花花肠子康尼与他的搭档内斯德当然并不清楚,两人如今只是在光线昏暗的路灯下用吃瓜看戏的心态默默欣赏着城卫队将负隅顽抗的逃跑者慢慢从建筑物内找出来击毙,就好像在看电影一样。

    “我说康尼,咱们这边闹出的动静应该不小了吧?”身为话唠的内斯德果断没能沉默多长时间,很快便随意寻了个话题开口道,“连别的队伍都忍不住发来联络询问是怎么回事了,说明枪声传得很远才对。”

    康尼略感无聊地打了个呵欠回应道:“动静确实不小,可你这话究竟是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南宫荣和林薇音照理说应该已经抵达德林佩尔,但我们却到现在也没能看见对方,因此我认为他们多半正隐藏在城内某个地方观察火车站并寻找动手的机会。刚才发生的逃跑事件就算不能成为机会,南宫荣也不太可能会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同胞被城卫队枪杀,肯定会忍不住跳出来阻止……可现实却是他始终没有出现,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奇怪吗?”

    这个问题的确有些谋杀脑细胞,康尼捏着鼻梁沉吟片刻后用不确定的语气答道:“呃,也许他们离开营地并不是准备来德林佩尔找麻烦的,而是两个人到野外去做些【哔】的事情了?”

    “对,和你上次在红树岭带着花钱请来的妹子去小树林里约一发的时候正巧撞见了同样在约的队长大人不同,他们俩这回的相约肯定不会撞见我们,对吧?”

    “别说了,那已经不是黑历史而是心理阴影了好不好?”满头黑线的康尼不禁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息道,继而果断决定转移这个该死的话题,“OK让我们到此为止,已经可以看见队伍的最后排了,准备好登车吧。”

    将三千人全部塞进火车并不是什么难事,因为他们并不是【乘客】而是【货物】所以帝国不需要提供座位或卧铺之类的,随便往车厢里挤一挤就好。但尊贵的魔偶机师和他们的机体显然不能接受同样的待遇,于是帝国便特意为这些家伙准备了专用的车厢。

    这也决定了魔偶小队和奴隶们是必须要分开登车的,康尼可不想由于迟到而被队长一顿狠批,上次在小树林里被糊脸就已经够了。

    十多分钟后,康尼终于如愿以偿的伴随着最后一队奴隶进入了火车站内部,在这里已经看不到多少汉族人了,他们绝大部分都登上了火车;不过同样也看不到几台魔偶,只有那台被涂成了鲜红色的机体和它的僚机还在站台上,其余的则全部被固定在了火车皮上。

    康尼的脸瞬间变成了苦瓜,他最不想看见的人就在站台那里等着自己。

    幸好这次康尼并没有犯错误,那台红色的机体也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淡然地随意招了招手:“快点把机体停好准备出发,我们马上就要启程了。”

    “好的,队长大人。”

    康尼答应一声便急忙操纵魔偶登上了火车皮,队长机也跟着爬了上来,几名工作人员立即上前开始为这台红色魔偶的脚部进行固定,免得在火车行驶过程中产生的摇摆和震动对机体造成影响。

    很快红色魔偶和它的僚机就完成了脚步的固定,它们的胸口也随即打开,队长和他的搭档十分轻巧地跳了下来。

    这节专门搭载魔偶的车皮前面便是专门为机师们准备的车厢,里面提供丰富的食物和无酒精饮料,甚至还有单独的房间可以休息,因此魔偶小队中才没有谁对此次可能会有危险也可能会十分无聊的任务产生抱怨。

    即便是和队长抬头不见低头见,康尼也觉得无所谓了,最多他抱着一堆美食饮料窝在舒适的房间里看书便是;如果能再勾搭一个美女乘务员,那就更好了。

    然而康尼马上就滚去车厢里搜寻美食与美女的愿望注定要落空了,因为队长将那几名工作人员招到身前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后,这些人便迅速离开了车皮,只剩下康尼和内斯德在那里大眼瞪小眼。

    满头雾水的康尼忍不住打开了魔偶的胸口,将身子探了出去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队长大人,他们为什么走掉了,我们的机体还没固定呢?”

    “喔,你们的机体不需要固定、或者说不能固定,因为你们要在这里放哨警戒,以及时应对有可能突然发生的针对火车的袭击,又怎么可以将脚部给固定死呢?”

    这一刻康尼不光是破口大骂甚至连操纵机体狠狠一拳砸在眼前这个中年大叔脸上的想法都有了,然而他却知道不能这么做,毕竟对方说的很有道理,确实需要有人在途中负责警戒,自己真要撕破脸的话反倒是在无理取闹。

    “好吧,我知道了。那什么时候才会有人来替换?”

    “到时候再说吧。”

    队长背对着康尼随意抬手挥了两下十分潇洒地离去了,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被殃及池鱼的内斯德等到咬牙切齿的康尼重新在驾驶舱里坐好后这才用电台叹息道:“这还真是倒霉呢。不过你在红树岭那次做的确实有些不地道,根本不应该背后打队长的小报告结果最后还让他给知道了,对方没有编造理由向上面申请将你调离队伍就已经很不错啦。”

    虽然是搭档但康尼也不会什么事都和内斯德说的,因此对方并不知道那个中年大叔实际上已经这样做过了,是自己的老爹最终用大把的钞票才保住了队伍里的席位。

    “别管他,睡觉睡觉。”康尼彻底关闭了自己的机体,连传感器屏幕都一片漆黑,只剩下应急用的昏黄小灯泡在头顶提供着光明,“尼玛的既然不让我们去享用美食顺便撩妹,我又凭什么要像个白痴一样瞪大了眼睛来认真警戒?”

    “呀,可是这样做的话会不会有些不好,万一真的有人发起袭击了呢?”

    “就算南宫荣真的有发起袭击,他为了消除火车上的战力也只会先去攻击前面那节车厢。只要我们躲在魔偶里面不露头不做任何动作,他又怎么可能会发现?”

    大不了到时候再也装不下去了再随便对着南宫荣打上几枪,最好是能够趁乱在混战中做点什么,比如说误伤以及误伤还有误伤之类的。

    ——————————————————我是误伤的分割线——————————————————

    很可惜,直到火车离开德林佩尔城南宫荣和林薇音都没有出现,康尼随即果然如同自己先前所说的那样在驾驶舱内打起了瞌睡,内斯德几次试图和他聊天都未能产生任何效果后也选择了放弃,有学有样地眯起了眼睛。

    长机都这样了,僚机又何苦正经八百地执行任务?再说一直紧盯着传感器和探测仪器的屏幕也是很累很无聊的,就如同不久前康尼仿佛在【数绵羊】那样。

    时不时的轻微晃动和有节奏的铁轨声乃是绝佳的催眠曲,康尼很快就在驾驶舱中愉快地进入了梦乡。不过由于姿势并不是很舒服,康尼睡得很浅,所以外面稍微出现了一点动静就迅速将他惊醒了。

    当然,康尼很快便发现自己即便有及时惊醒也没法做些什么,他甚至还有些希望自己现在仍然处于睡眠状态,这样就不必一阵手忙脚乱了。

    伴随着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康尼连同自己的机体的重心不受控制地猛然前移了起来,这说明火车很有可能遇到了什么情况正在剧烈地刹车减速。可惜心里明白是一回事,想要稳住身形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更何况康尼连机体的传感器都没有打开,完全是在两眼一抹黑的情况下操纵机体。

    而且在那之前他还需要先将机体启动了才能做出动作……

    根本来不及做任何事,康尼只觉得从外面传来一阵巨大的震动,随后哪怕不通过传感器去看他也知道自己的机体肯定是失去平衡撞在了另外一台魔偶的身上,然后产生了一连串的连锁反应。

    用来固定魔偶脚步的铁条其实只要稍微发力就能够挣脱,这是避免出现火车遭到袭击时机师们钻进了魔偶却发现自己无法移动只能成为固定炮台的尴尬局面,换句话说铁条最多只能承受路上的颠簸和火车进出站台时的速度改变,至于急刹车……

    对不起,不在考虑范围之内。

    手忙脚乱的康尼总算在混乱中成功启动了机体,接着不出意料的在传感器屏幕中看到了被自己的机体压倒在身下的另一台魔偶。很幸运,那并不是内斯德的机体,否则指不定这小子会故意装成惊恐欲绝的模样将身体缩成一团宛如被触手怪抓住的马猴烧酒那样放声尖叫。

    事实证明自己的僚机有些时候还是挺靠谱的,康尼仍然在和身下与背后的魔偶纠缠不清之际,内斯德的声音忽地在电台里响了起来:“天上,快看天上!”

    天上有什么东西吗?康尼努力地抬起魔偶的脑袋向上看去,却不经意间发现不远处内斯德的机体居然是仰面朝天的造型——很显然这家伙在刹车时正背对着火车头,否则也不会摔成这样了。

    啧,亏得我还以为你是临危不乱地站稳了脚跟然后才发现异常情况的,搞了半天原来是这样吗!?康尼在心中对搭档恶狠狠地竖起了一根中指,接着才将注意力转向了空中。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有些迟了,康尼只看到了几个身后喷着火焰的金属长矛以极快的速度从天而降,接二连三的命中了前面那节车厢。

    然后就是惊天动地的爆炸,整节车厢几乎在瞬间就严重地扭曲变形化为了熊熊燃烧着的炼狱——尽管从结果上来说康尼很乐意出现这样的局面,可对方的攻击未免也太过迅速了一些。

    特么的即便打出一发炮弹也没可能飞得这么快啊喂!

    “我、我的天啊,现在咱们俩应该怎么办!?”内斯德的语气中毫不掩饰地透露出了惊慌,他整个人显然已经彻底懵掉了,“要反击吗,可是我连袭击者在哪里都没有找到耶。”

    “笨蛋,你想死不要拉着我一起!乖乖地躺着不要动,这种大威力的攻击绝对不可能会是反抗帝国的组织能够打出来的,所以应该是南宫荣等人来了。既然是那家伙,他们就肯定不会摧毁整个火车,把墙头草的城卫队控制住后救出他的同胞才是其最重要的目的。所以只要我们保持安静不被发现,就不会遭到对方的攻击。”

    康尼这人的优点就是在紧急情况下脑子转得飞快,他的这一番分析顿时让内斯德恢复了冷静,两人开始不约而同地抑制起了自身的存在感。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9章 开小差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9章 开小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9章 开小差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9章 开小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9章 开小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极品玄医最新章节

        “秦弟弟,姐姐最近胸口有些疼,你再给我扎两针法吧!”妩媚如妖的美女总裁柔声道。“子皓,人家那个来了,你能给我按摩一下吗?”清纯温柔的校花羞涩道。“秦大哥,我这里怎么长不大啊,你可要给我煮药膳补补!”活泼可爱的小萝莉指着自己的胸口道。当秦子皓被沉睡百年药王灵魂附体之后,他发现自己身边美女纷纷朝自己扑来,火爆警花,温柔校花,可人萝莉……

  • 地府朋友圈最新章节

        本是普通大学生的郑乾,无意中淘到一个二手山寨手机,当他打开手机发现微信竟然可以连接地府朋友圈的时候,他觉得这个世界变格外的美好??腹黑萝莉,火辣御姐,清纯学妹,妖媚少妇在他的生活中来来又去去,去去再来来。闲暇时,跟牛头马面聊聊人生,无聊时,找黑白无常斗斗地主,困难时,和十殿阎王做个交易。想要别墅?行,拿速成功法来换,我马上烧给你。想要跑车?行,拿医术传承来兑,我马上烧给你。想要美女?行,拿天地阴德来买,我马上烧给你。只要你想要,爱疯18我都能烧给你,还送充电器哦,名额有限,先到先得。PS:本书轻松幽默,乃是居家旅行休闲之必备良书,专治各种烦恼。

  • 秘密情人别惹火最新章节

        为了复仇我回到了云东,改头换面,全身整容,唯独没有改名。我还是叫何好,如何的何,和好的好。再次见到高焰,他想尽办法调查我的身份却一无所获。我撩拨他,勾引他,不惜把自己卖给他,只为了能夺走他的心,再把他狠狠揉碎践踏,好叫他从天堂跌落地狱,却不想我千算万算,自作聪明,最终惹火烧身,无法自拔。

  • 华年记忆.(1)最新章节

        这是作家~心情.灵感来ㄉ时候
        挥撒ㄉ努力成果~
        每ㄍ星期约有1~3首作品陆续登出
        敬请期待~^^y

  • 异能狂徒在校园最新章节

        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漂亮的女人。顾枫成功吗?很成功!为什么?因为他背后有一群漂亮的女人!房东姐姐温柔善良,校花保镖清高如雪,美女同桌单纯可爱,邻家警花娇蛮妩媚……咳咳,妹子,有话咱好好说,你别动手啊……js330

  • 潮汐进化最新章节

        磐石巨人,灼热巨人,狂风巨人......生存在各种地域的巨人种向着人类的文明不断起着挑战!狼人,猪人,熊人......黑夜中的城市并没有想象中的安定和谐!人的欲望,恶魔的寄宿......那些阴影中的存在究竟是人类还是恶魔?他们从出生起便拥有着半巨人的血脉,各种奇异的力量在他们的身上展现,被巨人种所歧视追杀,被人类所恐惧憎恨,这便是他们的宿命......为了在人类社会中生存,且看拥有潮汐巨人血脉的凯洛特将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开启属于自己的血脉进化之路!或许,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js330

  • 单身妈妈的第二春最新章节

        顾子衿用尽心力维护的婚姻在丈夫带着小三登门那一刻土崩瓦解。为了女儿,她和只见过几次的许慎来了场闪婚。婚后的生活家长里短,但是幸好,她们一直在一起。

  • 重生之无敌仙君最新章节

        一代绝世仙君转世的白麒觉醒前世记忆,决心逆天重修,重回巅峰,在灵气匮乏的地球,白麒修炼《阴阳神诀》开启了了自己的传奇人生。

  • 暖婚缠绵,捡个总裁榻上来最新章节

        一次烂醉,她捡到一枚又会做饭,又会哄她开心的暖男,谁说这不是幸运的遭遇,可是,他吃干抹净就跑是几个意思,还给她整出了一个白白胖胖的东西“白煜凡,别让我找到你,否则我要将你碎尸万段。”四年后,他们再次相遇,他拽她入怀笑得放荡不羁“女人,你让我好找。”“你好意思?”她想开口反驳,想一口气言尽多年的心酸,却被他一吻堵住“别生气,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唉唉唉,那我呢……”某孩子很委屈。

  • 超强升级系统最新章节

        神弃大陆,以武为尊,强者摘星拿月,弱者开碑裂石。步凡,天灵根被挖,从天才沦落为废才。一次生死绝境之中,偶得至宝诸神黄昏世界。他发现,在这个世界内升级之后,现实世界中的武道修为,也会随之提升。在这个世界得到的武技,也能带到现实的世界。从此,废才重回天才,一路高歌猛进,战天骄,闯四荒,报血仇,留下一个个神话!

  • 国民男神住隔壁最新章节

        他是S市最大集团公司的继承人,传说中的禁欲系男神,高冷,沉稳是他的代名词。看见这些词用在这个男人身上,安夏脑中只有四个字:胡说八道!一日,落跑的安夏被厉墨琛咚在酒店的门后,咬着质问:“我供你吃供你喝,你居然还想跑?”“哼!我妈给我交房租和生活费了,谁说是你供的我?”安夏表示不服。闻言,厉墨琛玩味的看着她,满眼的不怀好意:“哦~也是,不过你妈妈有没有告诉你,其实你就是房租和生活费呢?”安夏身子一轻,诧异的睁大眼睛看着厉墨琛,“你……你要干嘛?!”厉墨琛将其压在床上,双手不停,慢条斯理的说:“收房租!

  • 七冠王最新章节

        足球冠军系统附体,卢文斌化身冠军收割者。他的目标,是在一个赛季之内拿到7个冠军,完成世界足坛史无前例的七冠王伟业!  新书《七冠王》求收藏、求推荐票!老书《都市全能巨星》、《一品美食》已完本,欢迎点阅!

  • 三无丫鬟上位记最新章节

        身为现代高企主管的丹珠,一朝穿了不知名的年代,从此过上了倒霉悲催的穿越生活。穿在一个有仇家的小孤女身上就算了,被仇家夺命连环杀也算了,可是被恩人要挟李代桃僵替嫁给一个快进棺材的老头子是怎么回事?好不容易逃出了这个火坑,转眼她又掉入了另外一个水坑。而那个腹黑的大尾巴狼叶瑾,正是这个水坑,还是个深不见底的。

  • 妖王养成记最新章节

        凌风一直以为斩妖除魔,就是自己此生唯一该做的事,可那不人不妖的怎么算?你以为我不杀你,是为了等你变成人,好与你过日子?笨蛋!我留着你,是为了引出最后的大boss!

  • 仕途之风云再起最新章节

        重生的特种兵貌似强大,在豪门面前却如同蝼蚁的存在!
        面对超强的庞然大物,如何了结前世恩怨情仇?
        再战仕途风云再起,只凭先知先觉优势,如何缔造属于自己的辉煌人生?
        本书书友群号:欢迎加入!

  • 都市极品小医仙最新章节

        【火爆畅销】乡村少年遭遇陷害与极品名媛发生关系,被打成植物人。当他再次睁开双眼时,上一世苏醒后进入修真界掀起腥风血雨的鬼医邪华重生了,且看一代宗师鬼医邪华重生都市,邪气纵横,逍遥花都。那个小妻子,你有病,让我们深入的探讨探讨还是可以拯救一下的!

  • 我在皇宫卖手机最新章节

        半夜,龙床上手机铃声忽然诡异响起,君临惊醒,床前站着一个白衣女鬼,“喂,你手机欠费了。”君临甩女鬼一张银票,“一百两不用找了。”“你欠了二百两。”“你敢黑朕?当心朕砍你脑袋。”女鬼冷笑,“我脑袋是无线路由器,头在信号在,头亡信号亡,你敢!”“你”“断你WIFI,砍你流量,废你信号,大不了鱼死网破。”“哎哟老婆别闹,一千两红包收好,咱不整装神弄鬼行不,朕拿小拳拳锤你哈。””哼“

  • 傲娇领导的拒婚妻最新章节

        年轻有为的男友,马上就要带她去见家人了,多幸福啊,蜷缩在他怀里,她笑靥如花。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那一日,她伤心醉倒,醒来时,却发现,身边,睡着一介陌生男人,他是谁?污了她的清白,还那样嘲笑侮辱她!任他权势熏天,任他咄咄逼人,她自横眉冷笑,誓言,绝不屈服!

    本章内容提要:
    ...    本来按照某些极端的家伙的想法,德林佩尔城内的这群企图在回声峡谷和帝国唱反调最后战败成为奴隶的汉族人应该全部处刑才对,根本没必要转移也没必要墨迹更不需要遮遮掩掩。帝国就是不打算给汉族人半点咸鱼翻身的机会,同样也不打算跟对方讲道理,不服来战啊。     这种思想其实很有市场,南宫荣再怎么特殊也只有一个人,他......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