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塔文城虽然曾经“站起来”过一次,但傀儡重新坐回去的时候位置分毫不差,因此用于逃生的秘密通道并没有从中间断掉,只是混进来了不少的泥土碎石而已。奥克塔薇尔看到这个被强行扯断又用蛮力接合上去的断层后,自然很清楚此处是什么地方,以及再往前走意味着什么。

    越过这个断层,南宫荣便等于是彻底离开了塔文城的范围,换句话说也就是完全脱离了帝国的掌控,即便城里面发现少年等人是利用隧道离开的,现在才开始追击也已经太迟了。

    但长公主殿下还是决定继续目前正在做的事情——给南宫荣和林薇音带路免得两人在故意建造出来的迷惑追兵用的岔路面前迷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应该不会有错,今天帮助了少年明天肯定会得到对方的回报,虽然女孩也不清楚这个回报究竟有多少。

    不过奥克塔薇尔却知道南宫荣的为人,这就足够了。

    没有人对断层发表任何意见,它很快便被大家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在这之后又经过了十多分钟,长公主等人终于抵达了通道的尽头,顺着一个梯子爬上去掀开顶部的盖子来到了地面上。

    “这里是远离塔文城的一处小树林,十分隐秘不用担心会被深渊发现。”奥克塔薇尔一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对刚刚爬出来的义兄妹两人说道,“虽然很想指出红树岭通往回声峡谷的小路在什么位置,但我想你们应该不需要的吧,多半是直接飞回去了。”

    南宫荣用满脸复杂的表情瞅了长公主好半天,最后才总算憋出了一句“谢谢”。

    女孩见状不禁无所谓地朝少年耸了耸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吧,这次就算是你欠我一个人情,等下回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自然会连本带利的找你要回来。”

    “如果是这样,那我的确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呢。”南宫荣对此忍不住挠着头皮感觉有点哭笑不得,“真意外,我本以为你会举双手支持帝国针对我们的行动甚至亲自参加,没想到最后反倒是你救了我们。”

    奥克塔薇尔脸上的尴尬转瞬即逝,女孩扭头望向了远方从这个位置上根本看不见的塔文城喃喃自语地开口说道:“若是只有一个拉兹菲尔德位面,那么我确实会很乐意加入到今天的这次行动之中来,哪怕我……咳咳,没什么。然而现在我却见识到了深渊的存在,又通过和林薇音等异世界来客的交流了解到了深渊究竟有多么可怕,这并不是帝国一个国家的事情、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事情,它和我们附近所有的位面都有关联,我自然要对此进行重新考虑。”

    于是少年知道长公主的思想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转变,只不过他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总归是好事。

    “奥克塔薇尔,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当然如果你能让别人也这么想那就更好了,这样在还清今天欠下的人情后我会考虑与帝国就针对深渊这块展开合作。”南宫荣说着主动摊开双手摆出了一副无奈的造型,看上去多少有点欠揍,“我知道,即便我把同胞全都集结起来送去薇音那边安家落户,没个十几二十年的发展连小势力都算不上,谈合作什么的确实有点大言不惭的感觉。但我猜你们真正需要的并非他们,愿意与你们合作的只要有我一个便足够了。”

    少年的回答一点也不让长公主感觉到意外,就算今天帝国突然反水从背后捅了他一刀,只要没造成任何深刻的伤害那么为了击败深渊少年将来也会摆出一副笑脸与帝国进行合作——南宫荣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奥克塔薇尔对此十分清楚。

    可惜对少年的了解似乎已经太迟了一些,否则女孩会有很多次的机会扭转他对帝国的糟糕印象然后将其留下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为了寻求将来双方合作的可能而不得不分道扬镳。

    另外对南宫荣奥克塔薇尔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所谓的喜欢。长公主只知道她和少年相处的时候相当轻松,对方并不会把女孩当作长公主然后表现得毕恭毕敬,她自己也完全不会在意身份和礼教,这一点是女孩从周围哪怕所谓的朋友身上都体验不到的。

    而现在少年却要离开了,并且还是长时间地离开,女孩甚至都没法挽留还得主动送他走,心中忽然觉得有些不舍。

    或许当初对他好一些在汉族人的相关事情上保持客观的话,或许也就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了吧。

    想到这里奥克塔薇尔不禁冲南宫荣伸出了右手:“说的也是。那么保重吧,别在我们需要你帮忙之前随便丢了性命。另外,位面传送技术掌握在你们手里而帝国却没有,如果想要联系你们又该怎么做?”

    在旁边显得无所事事的林薇音很是随意地插了一句:“交给联盟那群大佬处理如何,反正他们肯定有能够进行跨位面联络的器材,否则遇到麻烦了又该怎么向后方请求援军?”

    于是这也就不成问题了,店长大人他们不可能只带了一台通讯器,南宫荣只需要将对方备用的【借】过来交给长公主就行了。至于什么时候再物归原主,嗯,这个就有些没准了。

    “我会找他们借用一台的。”南宫荣握住了奥克塔薇尔伸过来的右手对她点了点头道,“回去吧,相信托隆索老爷子在发现你不见踪影后肯定已经急坏了。”

    “不,欧尼酱,我觉得那个老爷子更有可能是认为你把长公主给拐走私奔了而正在气鼓鼓地吹胡子瞪眼。”

    小丫头的调侃让两人宛如触电似的当即不约而同地将彼此握在一起的手给抽了回去,那情形看起来显得异常搞笑以及……另类意义上的晃瞎狗眼?

    由于作为正主的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低头尴尬沉默了好几秒钟都没有开口说话,而且似乎他们永远都不打算说话只是像雕像般傻站在那里的样子,林薇音最终不得不主动开口打破了沉寂:“好好好,算我服了你们,随便一个小玩笑都能整成闷罐头。既然不是私奔,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告别了?红树岭还有许多地方被深渊的怪物所占据,德林佩尔还有大批的汉族人战俘等着恢复自由,没时间让你们俩在这里依依不舍!”

    被便宜妹妹一顿糊脸后,少年才总算咳嗽着摆出正经八百的表情重新看向了长公主殿下:“呃,那啥。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让纳基里斯前去德林佩尔代为传达,或者让她送信也行,你没必要亲自冒险过来。”

    这里的冒险并非指女孩在靠近营地时会遭到攻击,而是会给她在政治上造成麻烦。奥克塔薇尔自然听得明白,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用不着担心:“我肯定不会去的,因为等下回去后肯定会有人在附近时刻盯梢。路上小心,将来有机会我们再见吧。”

    双方告别完毕后,林薇音很快便带着南宫荣在长公主轻轻摇动胳膊的注视中飞上了天空,没多久就再也看不清彼此了。

    罗格显然是已经完全离开这块区域了,因为少年在远处的斜下方发现了一群飞行着的转化了的魔兽,对方明显也发现了他们,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而是纷纷降低高度扑到了地面上——在那里有一群倒霉的野鹿被地上跑的深渊怪物给包围了,它们估计是准备大餐一顿的样子。

    两个飞行速度极快的人类和一群插翅难逃的鹿,飞行魔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如果红树岭内的深渊全都是这种反应和表现的话,奥克塔薇尔他们应该很容易便能反攻出来收复失地的吧。”南宫荣望着那群连理都不理自己的怪物顿时由衷地感叹了起来,“不过具体要怎样解除深渊能量对环境造成的侵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希望马蒂亚斯能够找到办法。”

    不把林薇音老家对抗深渊侵蚀的经验传授出去这里面其实也有着南宫荣的私心,毕竟如果侵蚀能够让帝国忙活一阵子,德林佩尔那边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便宜妹妹见状忍不住撇了撇嘴:“你这么挂心于她而感觉舍不得的话为什么刚刚不试着将她强行带上呢,直接捣鼓出真的私奔也没啥不好的,或许她挣扎两下后就会点头答应了呢?我觉得你们俩对彼此都有点意思,只是谁也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噢,女神在上,我若是真要试着对她用强只怕这会儿已经被揍成熊猫眼了吧。想想长公主之前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就不难看出,她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首先考虑帝国的利益,又怎么可能丢下正准备收拾残局恢复威势进而一统天下的处于关键时期的帝国于不顾而跟我跑路?”

    林薇音用不咸不淡的一句话便彻底击败了她的义兄:“那是因为你在她身上刷的好感度还不够!”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却又无可反驳呢……”

    囧囧有神的少年胡乱地咕哝一声后便完全安静了下来,低头看着红树岭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一小片红色挂在了地平线的边缘位置。

    便在南宫荣想着红树岭这鬼地方今后估计永远都不会再去了的时候,他的手表屏幕忽然亮了起来,系统那萌萌哒的金发小萝莉形象顿时出现在了少年的面前,并且她还在手舞足蹈着做出了一副相当夸张的造型与动作。

    “呐呐,刚才本系统收到了周翼骚年等人专门发来的消息,说是罗格已经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了哟。”

    这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少年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他和便宜妹妹互相对视一眼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换上满脸庆幸的表情松了口气。

    只有真正面对过那些规格外的存在才能知道对方究竟有多么强大,以及自己那蝼蚁般的力量和他有着怎样的差距,那绝对不是依靠数量就能够对抗的敌人,幸运的是店长大人有及时跟了过来,否则这会儿塔文城的战斗便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然而系统还没有把话全部说完:“还有一个坏消息,罗格并没有直接返回深渊作为前线要塞的比尔贾德位面,而是带着部分通过同盟的人造魔兽转化成的怪物去了附近另一个位面。由于联盟对这片区域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对方专门前去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为保险起见周翼他们只能选择跟在了罗格的后面。换句话说,骚年你想要借助联盟狐假虎威的打算已经没有办法实现了,如果帝国对营地发起袭击你只能靠自己。”

    金毛猫的话让南宫荣不禁皱起了眉头,少年很清楚在没有同盟、深渊以及叛乱领主等各方面威胁的情况下,帝国有近乎八成的几率会选择对营地展开袭击,甚至还有可能在通往德林佩尔的道路上到处设置关卡以阻止汉族人向德林佩尔聚集。

    毕竟他们要面对的只是一群和难民差不多的存在而非什么正儿八经的国家势力,没有必要保持什么绅士风度慢慢和对方玩外交。更何况帝国高层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用绝对的实力狠狠压倒自己的对手,然后将其不断发出诅咒和怒骂的嘴用脚踩到泥巴里。

    好在林薇音及时开口给少年出了一个主意:“不要紧,我们可以假装联盟还在这里支持欧尼酱。”

    系统顿时疑惑地歪过了她的小脑袋:“这种事情也可以假装的吗?”

    “怎么不可以,反正包括长公主在内没有人见过联盟的部队和装备、同样他们也没有见过我们的部队与装备,又该如何识别?”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你总不能让人派几辆老掉牙的开不到三里路就故障频发的古董坦克来做门面工作吧?你们那边的陆军基本上形同虚设摆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能让还在使用烧煤铁甲船的乡巴佬目瞪口呆的海军战舰又不可能跑到岸上来,办不到的。”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把战舰放在营地附近的湖泊里面做展览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魔界之王<完>最新章节

        AY~~结束了~~欢呼~~欢呼~~*^.^*~~

  • 我的美女总裁夫人最新章节

        李天南站在路口,看着那一袭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缓缓说道:“我愿化身石桥,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只为在你路过时,被风吹起……看见你底裤的颜色……”那个美女总裁请留步……老李17年新作,求支持……js330

  • 霸道总裁被我征服了最新章节

        我的名字叫黎琴今年20岁在季式集团上班,我遇上了一个在我人生当中最爱的一个男人,他三番五次救了我差点为我送了命。还有一个我的好闺蜜梦梦在我最艰难的时候她总是在帮我,人家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可我的闺蜜不是那种抢我男朋友的人公司有一个叫李悦的女同事她用尽心思勾引总裁让我们敬请期待黎琴的爱情道路是怎样的呢

  • 套路你,我认真的最新章节

        自古深情留不住,总是套路得人心简笙,女汉子标配,体育老师,武力值up,一言不合就摔跤。曾经,有人说:“谁敢娶她啊,首先要挨得住她的拳头。可偏偏,有人就喜欢挑战高难度。“简老师,我听说,要做你男朋友,必须要打赢你?”很久很久之后,大家看到昔日的女汉子,变成温柔的小绵羊,大跌眼镜:“兄弟,你是怎么做到的?”某人微微一笑:“很简单,兵不厌诈。”

  • 龙武战神最新章节

        谁敢欺我?我有血龙刀!谁敢辱我?我有血龙刀!谁敢抢我?我有血龙刀!谁敢杀我?我有血龙刀!天界少年屠夫叶非,得《血龙真经》,修血龙神术,杀遍天界,杀上仙界,杀破神界,浴血圣界而称尊。我有血龙刀,长锋笑尔曹。谁行猛虎事?不斩不雄豪!js330

  • 贵女毒谋最新章节

        一场宫廷权谋算计,太师府九族尽诛,尸横遍野!“救你只为夺权,我助你复仇,你助我登上宝座。”男子寡幸薄情,一双深紫色眼眸勾魂摄魄。她被逼上了绝路,犹如溺水之人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以复仇为名,助他夺位,不想却也让自己的心沦陷了。纵使他心狠手辣、阴谋算计、寡幸薄情,她都可以不在乎。直到一颗心被撕得粉碎,一切真相血淋淋地摆在她面前。原来这一切也只是一个局。

  • 超神天赋最新章节

        连神都不曾拥有的禁忌之力,我天生就有!连神都不敢奢望的终极秘宝,我轻易收纳!连神都不能踏足的绝望疆土,我必将征服!渺小的人类,绝不任神玩弄的蝼蚁!伟大的神灵,也终将成人类的棋子!

  • 战龙突击队最新章节

        为一时气愤,软弱的王东毅然走进军营,以为的潇洒、威风、霸气的军旅生活,但幻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魔鬼般的训练,地狱般的环境,让王东有过无数次想要逃走的念想,但教官说的话让他坚持了下来。荣誉?威风?潇洒?在女孩子的面前装逼?请你告诉我,什么是军人!rn

  • 总裁BOOS娇蛮妻最新章节

        林晓晓的父亲被判商业诈骗罪入狱,林晓晓被送去福利院,一夜之间成了没家的孤儿。

  • 医妃天下:彪悍太子妃最新章节

        她是现代全国武术比赛冠军,同时也是医学界的奇才,出车祸穿越到了古代不受宠的毁容太子妃身上。她斗尽恶仆和处心积虑陷害她的人,遇到了那个说要护她一世周全的男子。这一场局,究竟会如何走下去?

  • 逍遥皇后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杀手,还成了江湖追杀的灭人全族的凶手,看似很倒霉,但这些都影响不了她生活的步调与态度。整个江湖的通缉阻止不了她对逍遥快活的生活方式——阴谋密布的后宫更是改变不了她对于自由的向往与追求——即使他用自己仿佛带毒的蛛丝织成了一个强大而坚韧的网将她牢牢网住,却依旧困不住她自在逍遥的心——

  • 【虫族】秀恩爱日常最新章节

        黎塘作为反派BOSS在末世挣扎苟活了十年后,最终与一只丧尸王同归于尽,再次睁眼,他发现自己来到了另一个位面成了———一只……雄虫!!“将军!今晚夜色正好,不如我们去床上饮酒看星星吧”——强行推倒反被揍“将军!不要动!你嘴角有东西,让我来帮你!!”——接吻的姿势get√“将军!最近世界和平,我们也是时候为帝国人口做出贡献了!”——开车借口get√

  • 至尊狂妃:邪王强宠最新章节

        当现代王牌特工,穿越成天龙国人人欺负的草包废材——恶毒堂姐凌虐她?关门!放小灰,咬得你爹娘都不认识!渣男未婚夫要休她?休书拿好!是本小姐不要你!“那本王呢?”某个妖孽王爷突然出现,邪魅一笑。“也不要!”“不要是吗?懂了!”某王爷笑得越发狡黠。她身体一缩,只觉得不妙……

  • 云州物语最新章节

        如果明智光秀没有谋反,那么织田信长的天下布武会走到哪里?如果明智光秀没有谋反,那么丰臣秀吉的聚乐第会建在哪里?如果明智光秀没有谋反,那么德川家康开府的地点会在哪里。。。。。。穿越变身为明智光秀的儿子,见证战国第一叛徒的传奇人生吧。

  • 踏破征途最新章节

        面对外族入侵,涂炭生灵,我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抗争,唯一相信的也只有手中的刀剑,去拼搏去抗争;面对不平等的事情我们唯一能做的也是抗争,直到推翻旧有统治,建立新秩序。袁祯带着自己的兄弟、部下,为了生存,为了不再成为别人手中的刀,努力的抗争,努力的战斗,直到一切敌人灰飞烟灭,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命运,未来才是可以信赖的。

  • 修罗夺命妃最新章节

        一纸圣旨,扰乱了她安逸的生活。入宫为妃,步步为营,处处小心。为人棋子,利用她来威胁牵制她的父亲,甚至是一个国家的命运。却不知,那真正下棋的人是她。逃离皇宫,逍遥自在,与心爱的人一起快意人生,却不曾想什么时候惹上了一身情债。曾经把她当作棋子的皇上,追她到天涯海角;曾经她舍身救过的小王爷默默守护在她的身边

  • 医圣都市纵横最新章节

        高中生周昊突然辍学,人间蒸发一般地消失了三年时间,再出现时已经是一位集玄学,医术,炼丹于一身的大师级人物,从此这个只有高中文化与社会脱节被人瞧不起的青年,暗暗崛起,纵横都市。

  • 烬世人间最新章节

        芸芸众生,筑我根基;
        踏入灵虚,心神合一;
        空空冥意,大劫将至;
        御乘天地,修为散仙;
        玄天之上,惟我独仙!
        脚踏万尸翔天间,手握一剑灭众神!

    本章内容提要:
    ...    整座塔文城虽然曾经“站起来”过一次,但傀儡重新坐回去的时候位置分毫不差,因此用于逃生的秘密通道并没有从中间断掉,只是混进来了不少的泥土碎石而已。奥克塔薇尔看到这个被强行扯断又用蛮力接合上去的断层后,自然很清楚此处是什么地方,以及再往前走意味着什么。     越过这个断层,南宫荣便等于是彻底离开了塔文城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