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座塔文城虽然曾经“站起来”过一次,但傀儡重新坐回去的时候位置分毫不差,因此用于逃生的秘密通道并没有从中间断掉,只是混进来了不少的泥土碎石而已。奥克塔薇尔看到这个被强行扯断又用蛮力接合上去的断层后,自然很清楚此处是什么地方,以及再往前走意味着什么。

    越过这个断层,南宫荣便等于是彻底离开了塔文城的范围,换句话说也就是完全脱离了帝国的掌控,即便城里面发现少年等人是利用隧道离开的,现在才开始追击也已经太迟了。

    但长公主殿下还是决定继续目前正在做的事情——给南宫荣和林薇音带路免得两人在故意建造出来的迷惑追兵用的岔路面前迷路——她相信自己的判断应该不会有错,今天帮助了少年明天肯定会得到对方的回报,虽然女孩也不清楚这个回报究竟有多少。

    不过奥克塔薇尔却知道南宫荣的为人,这就足够了。

    没有人对断层发表任何意见,它很快便被大家远远地甩在了身后。在这之后又经过了十多分钟,长公主等人终于抵达了通道的尽头,顺着一个梯子爬上去掀开顶部的盖子来到了地面上。

    “这里是远离塔文城的一处小树林,十分隐秘不用担心会被深渊发现。”奥克塔薇尔一边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一边对刚刚爬出来的义兄妹两人说道,“虽然很想指出红树岭通往回声峡谷的小路在什么位置,但我想你们应该不需要的吧,多半是直接飞回去了。”

    南宫荣用满脸复杂的表情瞅了长公主好半天,最后才总算憋出了一句“谢谢”。

    女孩见状不禁无所谓地朝少年耸了耸肩:“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吧,这次就算是你欠我一个人情,等下回我需要帮助的时候自然会连本带利的找你要回来。”

    “如果是这样,那我的确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了呢。”南宫荣对此忍不住挠着头皮感觉有点哭笑不得,“真意外,我本以为你会举双手支持帝国针对我们的行动甚至亲自参加,没想到最后反倒是你救了我们。”

    奥克塔薇尔脸上的尴尬转瞬即逝,女孩扭头望向了远方从这个位置上根本看不见的塔文城喃喃自语地开口说道:“若是只有一个拉兹菲尔德位面,那么我确实会很乐意加入到今天的这次行动之中来,哪怕我……咳咳,没什么。然而现在我却见识到了深渊的存在,又通过和林薇音等异世界来客的交流了解到了深渊究竟有多么可怕,这并不是帝国一个国家的事情、也不是一个世界的事情,它和我们附近所有的位面都有关联,我自然要对此进行重新考虑。”

    于是少年知道长公主的思想已经开始出现了一些转变,只不过他不太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总归是好事。

    “奥克塔薇尔,你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当然如果你能让别人也这么想那就更好了,这样在还清今天欠下的人情后我会考虑与帝国就针对深渊这块展开合作。”南宫荣说着主动摊开双手摆出了一副无奈的造型,看上去多少有点欠揍,“我知道,即便我把同胞全都集结起来送去薇音那边安家落户,没个十几二十年的发展连小势力都算不上,谈合作什么的确实有点大言不惭的感觉。但我猜你们真正需要的并非他们,愿意与你们合作的只要有我一个便足够了。”

    少年的回答一点也不让长公主感觉到意外,就算今天帝国突然反水从背后捅了他一刀,只要没造成任何深刻的伤害那么为了击败深渊少年将来也会摆出一副笑脸与帝国进行合作——南宫荣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奥克塔薇尔对此十分清楚。

    可惜对少年的了解似乎已经太迟了一些,否则女孩会有很多次的机会扭转他对帝国的糟糕印象然后将其留下来,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为了寻求将来双方合作的可能而不得不分道扬镳。

    另外对南宫荣奥克塔薇尔还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她不知道那到底是不是所谓的喜欢。长公主只知道她和少年相处的时候相当轻松,对方并不会把女孩当作长公主然后表现得毕恭毕敬,她自己也完全不会在意身份和礼教,这一点是女孩从周围哪怕所谓的朋友身上都体验不到的。

    而现在少年却要离开了,并且还是长时间地离开,女孩甚至都没法挽留还得主动送他走,心中忽然觉得有些不舍。

    或许当初对他好一些在汉族人的相关事情上保持客观的话,或许也就不会变成如今这样了吧。

    想到这里奥克塔薇尔不禁冲南宫荣伸出了右手:“说的也是。那么保重吧,别在我们需要你帮忙之前随便丢了性命。另外,位面传送技术掌握在你们手里而帝国却没有,如果想要联系你们又该怎么做?”

    在旁边显得无所事事的林薇音很是随意地插了一句:“交给联盟那群大佬处理如何,反正他们肯定有能够进行跨位面联络的器材,否则遇到麻烦了又该怎么向后方请求援军?”

    于是这也就不成问题了,店长大人他们不可能只带了一台通讯器,南宫荣只需要将对方备用的【借】过来交给长公主就行了。至于什么时候再物归原主,嗯,这个就有些没准了。

    “我会找他们借用一台的。”南宫荣握住了奥克塔薇尔伸过来的右手对她点了点头道,“回去吧,相信托隆索老爷子在发现你不见踪影后肯定已经急坏了。”

    “不,欧尼酱,我觉得那个老爷子更有可能是认为你把长公主给拐走私奔了而正在气鼓鼓地吹胡子瞪眼。”

    小丫头的调侃让两人宛如触电似的当即不约而同地将彼此握在一起的手给抽了回去,那情形看起来显得异常搞笑以及……另类意义上的晃瞎狗眼?

    由于作为正主的南宫荣和奥克塔薇尔低头尴尬沉默了好几秒钟都没有开口说话,而且似乎他们永远都不打算说话只是像雕像般傻站在那里的样子,林薇音最终不得不主动开口打破了沉寂:“好好好,算我服了你们,随便一个小玩笑都能整成闷罐头。既然不是私奔,那咱们是不是可以告别了?红树岭还有许多地方被深渊的怪物所占据,德林佩尔还有大批的汉族人战俘等着恢复自由,没时间让你们俩在这里依依不舍!”

    被便宜妹妹一顿糊脸后,少年才总算咳嗽着摆出正经八百的表情重新看向了长公主殿下:“呃,那啥。我们就先走了,有什么事情可以让纳基里斯前去德林佩尔代为传达,或者让她送信也行,你没必要亲自冒险过来。”

    这里的冒险并非指女孩在靠近营地时会遭到攻击,而是会给她在政治上造成麻烦。奥克塔薇尔自然听得明白,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对方用不着担心:“我肯定不会去的,因为等下回去后肯定会有人在附近时刻盯梢。路上小心,将来有机会我们再见吧。”

    双方告别完毕后,林薇音很快便带着南宫荣在长公主轻轻摇动胳膊的注视中飞上了天空,没多久就再也看不清彼此了。

    罗格显然是已经完全离开这块区域了,因为少年在远处的斜下方发现了一群飞行着的转化了的魔兽,对方明显也发现了他们,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而是纷纷降低高度扑到了地面上——在那里有一群倒霉的野鹿被地上跑的深渊怪物给包围了,它们估计是准备大餐一顿的样子。

    两个飞行速度极快的人类和一群插翅难逃的鹿,飞行魔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如果红树岭内的深渊全都是这种反应和表现的话,奥克塔薇尔他们应该很容易便能反攻出来收复失地的吧。”南宫荣望着那群连理都不理自己的怪物顿时由衷地感叹了起来,“不过具体要怎样解除深渊能量对环境造成的侵蚀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希望马蒂亚斯能够找到办法。”

    不把林薇音老家对抗深渊侵蚀的经验传授出去这里面其实也有着南宫荣的私心,毕竟如果侵蚀能够让帝国忙活一阵子,德林佩尔那边就可以轻松许多了。

    便宜妹妹见状忍不住撇了撇嘴:“你这么挂心于她而感觉舍不得的话为什么刚刚不试着将她强行带上呢,直接捣鼓出真的私奔也没啥不好的,或许她挣扎两下后就会点头答应了呢?我觉得你们俩对彼此都有点意思,只是谁也没有表现出来罢了。”

    “噢,女神在上,我若是真要试着对她用强只怕这会儿已经被揍成熊猫眼了吧。想想长公主之前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就不难看出,她不管在任何情况下都会首先考虑帝国的利益,又怎么可能丢下正准备收拾残局恢复威势进而一统天下的处于关键时期的帝国于不顾而跟我跑路?”

    林薇音用不咸不淡的一句话便彻底击败了她的义兄:“那是因为你在她身上刷的好感度还不够!”

    “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但却又无可反驳呢……”

    囧囧有神的少年胡乱地咕哝一声后便完全安静了下来,低头看着红树岭越来越远,最后只剩下一小片红色挂在了地平线的边缘位置。

    便在南宫荣想着红树岭这鬼地方今后估计永远都不会再去了的时候,他的手表屏幕忽然亮了起来,系统那萌萌哒的金发小萝莉形象顿时出现在了少年的面前,并且她还在手舞足蹈着做出了一副相当夸张的造型与动作。

    “呐呐,刚才本系统收到了周翼骚年等人专门发来的消息,说是罗格已经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了哟。”

    这大概是最近一段时间少年所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他和便宜妹妹互相对视一眼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换上满脸庆幸的表情松了口气。

    只有真正面对过那些规格外的存在才能知道对方究竟有多么强大,以及自己那蝼蚁般的力量和他有着怎样的差距,那绝对不是依靠数量就能够对抗的敌人,幸运的是店长大人有及时跟了过来,否则这会儿塔文城的战斗便是另外一种结局了。

    然而系统还没有把话全部说完:“还有一个坏消息,罗格并没有直接返回深渊作为前线要塞的比尔贾德位面,而是带着部分通过同盟的人造魔兽转化成的怪物去了附近另一个位面。由于联盟对这片区域的情况是两眼一抹黑,不知道对方专门前去究竟是想要做什么,为保险起见周翼他们只能选择跟在了罗格的后面。换句话说,骚年你想要借助联盟狐假虎威的打算已经没有办法实现了,如果帝国对营地发起袭击你只能靠自己。”

    金毛猫的话让南宫荣不禁皱起了眉头,少年很清楚在没有同盟、深渊以及叛乱领主等各方面威胁的情况下,帝国有近乎八成的几率会选择对营地展开袭击,甚至还有可能在通往德林佩尔的道路上到处设置关卡以阻止汉族人向德林佩尔聚集。

    毕竟他们要面对的只是一群和难民差不多的存在而非什么正儿八经的国家势力,没有必要保持什么绅士风度慢慢和对方玩外交。更何况帝国高层最喜欢做的一件事情就是用绝对的实力狠狠压倒自己的对手,然后将其不断发出诅咒和怒骂的嘴用脚踩到泥巴里。

    好在林薇音及时开口给少年出了一个主意:“不要紧,我们可以假装联盟还在这里支持欧尼酱。”

    系统顿时疑惑地歪过了她的小脑袋:“这种事情也可以假装的吗?”

    “怎么不可以,反正包括长公主在内没有人见过联盟的部队和装备、同样他们也没有见过我们的部队与装备,又该如何识别?”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你总不能让人派几辆老掉牙的开不到三里路就故障频发的古董坦克来做门面工作吧?你们那边的陆军基本上形同虚设摆出来也不会有人相信,能让还在使用烧煤铁甲船的乡巴佬目瞪口呆的海军战舰又不可能跑到岸上来,办不到的。”

    “所以,我们为什么不把战舰放在营地附近的湖泊里面做展览呢?”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4章 来做展览吧】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狼性大叔你好坏最新章节

        16岁时,顾念心中住进了一个男人,他英俊潇洒,温润如玉。18岁再见,因为侄子,他对她厌恶至极,却在某个夜晚,化身为禽兽……顾念觉得,萧漠北是爱她的,哪怕只有一点点,直到一个意外杀人案,她被他送进监狱……她绝望而死,他追悔莫及。几年后,那个本已死去的人赫然出现在他眼前,冰封多年的心还未来得及跳动,就见她瘸着腿,挽着另一个男人从他身边经过。婚礼上,他强势来袭,抓着她的胳膊:“念念,跟我回家!”顾念:“先生,我们认识吗?”

  • 狂徒封天最新章节

        “天儿,你凭借一己之力,冲破混沌石脉的桎梏,让这些道貌岸然的大人物束手无策,不愧我窦含烟的儿子!你没有父亲,只有母亲!记住这些丑恶的嘴脸,等你有能力的时候,让他们全部魂飞魄散!你赶紧走吧,逃得越远越好,我们来世再见!”母亲最后的一声呐喊,还有惊天动地的大爆炸,成为龙君天心中永远挥之不去的噩梦,也成为他决心杀出一片天的动力。

  • 偷拐萌宝,总裁前妻太迷人最新章节

        六年前,她卑微地深爱着他,他却为了另一个女人残忍伤害她,伤痕累累的她被迫逃离。六年后,她是光芒耀眼的律师,挽着全球身价第一的钻石单身汉风光归来。一份离婚协议甩到他面前,“签字,以后我和儿子与你两清。”冰山总裁大怒,“儿子是我的,你,也是我的!你敢给随便给我儿子找便宜爹试试!”关上门,他却温柔蚀骨,“老婆,这笔账咱们在床上慢慢算。难道你不曾怀念我们在床上有多契合?”

  • 蛇女奇缘最新章节

        一条女青蛇红红,受女蛇王花青蛇派遣,下凡蓬莱仙境桃花山,到人间寻美男供女蛇王炼蛇仙大法,黑脸雷神在云霄中拦住她,要她弃恶从善,她怕女蛇王宫规威严,不敢从命。黑脸雷神要雷击她,后被盘古王鸿蒙道君搭救,因她有一段人间尘缘未了,度她下凡到人间,了却这段姻缘,以便专心修炼玄天道法。这中间有人间爱情,也有天上神仙之间的爱情,还有异类的爱情,也有女主人小蛇妖红红艰苦修仙修炼的种种磨难。

  • 替天行盗最新章节

        风本无形,我欲猎风!九州笑傲,替天行盗!他风华正茂,她国色天香,他本该书生意气,挥斥方遒,她本该巧笑倩兮,葬花弄月。然生于乱世,国恨家仇,山河破碎,列强割据,先祖蒙羞。于是他丢掉了诗书,她拿起了刀枪,护龙脉,探九幽,夺天棺,战妖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石章鱼2o17-18跨年文字重点工程js330

  • 前夫,复婚请排队最新章节

        小三说拿着我已孕的报告说我骗婚……………我嫁给郑皓是因为他儿子把我当成了亲生母亲。某一天,婆婆突然拿着一张我曾生育过的报告来指责我我骗婚。婆婆的刁难,丈夫的冷眼旁观。当我彻底对丈夫死心之后却发现丈夫原来就是她一直寻找的人。在临死之前给丈夫打电话:“郑皓,我就算变成鬼也要把你拿走的一颗心拿回来。”当我怕涅槃而来的时候早已不是当年那个痴心错付的傻女人了。面对丈夫深爱的女人,我巧笑嫣然的说:“我和皓没有离婚,法律上我们俩还是夫妻,而你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小三而已,你若有本事就把我再弄死一次,这一次你可要确认好,我是不是真的死了。”

  • 天降鬼夫最新章节

        五年前,我生了一个孩子,看过孩子样子的人都死了。五年后,我遇到一个男人,男人说他是我孩子的父亲。

  • 山村高手最新章节

        只想在老梧桐树上睡个觉,却一不小心撞见了村长老婆,哎哟我去,这下可不得了了……

  • 我的灵异笔记最新章节

        自认为史上最流弊的神棍,遇上被五鬼缠身的美女,倒霉催的生活从此开始了,一件件扑朔迷离的故事,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尽在《我的灵异笔记》!

  • 超级都市传说最新章节

        曾助女娲补过天,曾跟大禹治过水,曾伴姜尚钓过鱼,曾对老子论过道,曾朝游北海暮苍梧,也曾一剑逍遥入青冥…当应劫而生的江海流第九世觉醒,他发现自己面对着前所未有的考验。文明现代的主世界、超凡统治的里世界、神秘莫测的异世界,大劫将至,而他偏偏失去了一身无上神通法力,更有着数不清的因果牵缠!重入修行道,试手挽天倾,纵横三界,成就永恒不灭的超级传说!

  • 风光再嫁:总裁宠妻入骨最新章节

        酒吧随地捡个凯子想拒绝男生表白,拒绝之后,却被凯子硬泡了?沈默:你想……你想干什么?南宫寒冷冰冰的问:我的酬劳呢?沈默靠在墙壁,手足无措:什么酬劳?南宫寒邪魅一笑:和我接吻,就算酬劳。沈默:不要……呜呜我还是个孩子……南宫寒:和我去开房!

  • 小妻多娇:少将难自控最新章节

        她的孩子还未出世便夭折在肚子里!只因为她爱的男人是惹下无数血债的兵王少将!他说:夏木希,这辈子你都别想从我身边逃开!你永远都是我的!她说:既然你不同意离婚,却还想要个孩子,那就随便到外面找个女人生吧!我不会怪你。五年后她回来,发现那个男人真的那么做了。面对他已经五岁的孩子时,她冷冷地笑着:秋黎末,原来这就是你放弃我的原因?那时她不知道,这个男人已丢掉了一只眼睛···——那是夏与秋的间隔,夏的末端,是秋的开始。秋,捡到了失意孤寂地夏的尾巴。夏,许诺终生为伴,永不分离。经历了离别与失去,到那时,秋,还能否依旧抓住夏的气息?

  • 婚途漫漫:高冷老公驯妻上瘾最新章节

        为了摆脱家族,乔羽安答应代姐联姻了,但结婚对象为什么会在中途换了一个人,变成了……高冷禁欲的顶头上司,什么鬼?!不过,高冷禁欲是吧?很好……个头!…某天,乔羽安扶着酸软的腰抗议,“总裁大人,我要离婚。”“休想,我都已经被你染指了。”某高冷搂着她的小腰。“……”谁被谁染指了?外界传他高冷薄情,殊不知,他专情的对象只有他老婆一个人而已,于是乎,乔羽安被宠到暴露真面目。某名媛泪奔:“容少,你老婆打人啊!”“我惯的,怎么了?”

  • 荣耀之王者铠甲最新章节

        武术大赛前期,一名从楼兰归来的少年,为复仇而欲杀稷下学院的贤者,一场大战拉开了故事的序幕......  天不生李白,剑道万古长如夜......  韩守欺弱童,弦音透冷声。木匕隐深处,划肉无骨轻。总角杀两人,潜夜不明踪。此番愁与恨,待到他日行。碾转楼兰古,艺师学一徒。将心欲从速,剑术无通赢。煞费师者心,不懂古峰雄。一朝争生死,燃道何其鸣。六载归稷下,长安先震惊。黑衣一剑客,斩敌众人惊。纵死念阿茶,难抵心中情。谁能让相聚,鏖战大赛中。  ——(剑客行)

  • 神机官途最新章节

        我从昏迷中醒过来。看到一男一女在我的病床前干那些事。那个女人抓住我的手哭泣道:“老公快醒醒,人家要被糟蹋了……”

  • 一卡在手最新章节

        各位亲爱的对手,上辈子我用努力和天赋战胜了你们,我知道占尽先机的你们让我一路逆袭,心中肯定非常不爽,我保证这辈子再也不会了!  这辈子我决定换一个姿势,全程躺赢你们!

  • 乱世最新章节

        千机匣于五国盛会前失窃,天下将乱,谁能争锋?乱世之中,情爱生死,信任背叛,如何看得清?

  • 执剑卫道最新章节

        蕴浩然之气,行天下山河,纵剑高歌,执剑卫道。——我来自人间,相见天上仙。

    本章内容提要:
    ...    整座塔文城虽然曾经“站起来”过一次,但傀儡重新坐回去的时候位置分毫不差,因此用于逃生的秘密通道并没有从中间断掉,只是混进来了不少的泥土碎石而已。奥克塔薇尔看到这个被强行扯断又用蛮力接合上去的断层后,自然很清楚此处是什么地方,以及再往前走意味着什么。     越过这个断层,南宫荣便等于是彻底离开了塔文城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