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塔薇尔当然不会轻易改变她首先为自己祖国的利益考虑的习惯,而且估计永远也不会改变,只是女孩想到的利益和其他帝国高层认为的稍微有点不太一样。换成以前的长公主殿下,她恐怕会毫不犹豫地认同如今莱伊等人的做法;但现在女孩则不会这么想了,知道了南宫荣的打算并亲身与深渊战斗过之后她很清楚眼前的危机只不过是暂时解决了而已,如果什么都不做迟早有一天深渊还会出现的。

    那时候入侵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恐怕就不再是一群没脑子的转化而来的普通杂兵了,很可能会是深渊的正规部队。认为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也没啥问题,然而联盟凭什么要无条件地守护这个世界?没错这里的确生产魔晶石,可盛产各种资源的位面肯定不止拉兹菲尔德一个,若是联盟没能全部照顾得过来又该怎么办?

    因此奥克塔薇尔认为帝国必须想办法在没有联盟帮助的情况下自己组织起足够的力量来对付深渊,统一拉兹菲尔德只是开始,他们还得留意周围其它位面的情况。否则的话深渊就有可能占据周围的位面对拉兹菲尔德形成包围之势,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联盟的增援进不来,帝国又很难突围出去,和深渊的力量对比还十分悬殊,好了已经可以投了。

    道理说白了就是这么简单,长公主殿下很清楚在面对深渊这种级别的强敌时帝国如果封锁边界不与其它位面的人接触沉浸在整个世界唯我一家独大的美梦中只会逐渐被孤立,想要在来自于深渊的可怕威胁中继续生存下去他们必须放弃这种容不得别人强大的心态转而四处寻求合作共同对抗深渊才行。

    必要的时候,甚至还得像联盟那样主动派出部队帮助其它世界的人击退深渊——想到这里奥克塔薇尔又要感到头疼了,因为她实在不知道该怎样劝说帝国的高层们放弃趁机占领那些世界的打算,扩张的野心在突破位面桎梏后只会迅速增长到无限大,根本没可能消除。

    所以长公主殿下认为此时此刻自己必须站出来帮助南宫荣离开,绝对不能让跨越位面传送的技术落入帝国的手里,至少现在还不能,否则帝国将会有极大的几率陷入大规模入侵其它世界的战争泥潭中无法自拔,这在深渊正于暗处虎视眈眈的情况下是十分危险的。

    罗格就算离开了拉兹菲尔德位面,在同盟境内到处肆虐的普通深渊怪物却不会跟着离开,只有当为了统一大业而进军至此的帝国亲眼看见深渊所造成的可怕危害之后,高层们才会意识到深渊究竟有多么恐怖、而这么恐怖的存在很有可能就在家乡世界旁边的位面中蹂躏当地的居民利用那里的资源增强战力,厉兵秣马的准备对自己展开第二次入侵,继而产生出强烈的危机感。

    这个时候长公主才能有机会向莱伊和其他人建议寻求其它位面里的势力作为盟友,甚至包括脱离帝国控制的南宫荣他们在内。

    所以在烟雾中的魔偶们小心翼翼地聚集在一起防备着林薇音的偷袭、外面的魔偶全神贯注地留意着烟雾中的动静的时候,奥克塔薇尔果断找到南宫荣和他的便宜妹妹,然后提出了送他们离开的建议。

    林薇音通过雷达早就注意到了从后面靠近的长公主,不过由于对方始终保持着恒定的速度没有做出攻击的姿态,也就未曾出手拦截打算看看她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如今弄明白之后便扭头看向了旁边的南宫荣问道:“亲爱的欧尼酱,你怎么说?”

    “我觉得可以,毕竟奥克塔薇尔若是站在莱伊他们那边的话就根本没必要过来为我们设陷阱了,直接加入战局扩大对方的优势不是更加省时省力一些吗?”等到便宜妹妹点点头表示理解后,少年这才望着长公主认真地说道,“那么我尊贵的殿下,您究竟打算怎样带我们离开?”

    奥克塔薇尔没有直接回答南宫荣的问题,而是径直转身走到了旁边一栋建筑物的废墟里面,随意用脚尖碰了两下地面道:“过来挖洞吧,另外记得最后把洞口给堵上伪装起来。”

    一小段时间之后。

    亲自来到现场负责这次行动的托隆索老爷子很快便找到了对付烟雾的方法,他喊来几个魔法师用风系法术吹散了这些遮挡视线的讨厌玩意,然后找到了那几台互相背靠背围成一圈如临大敌的魔偶。不过最关键的南宫荣和林薇音却不见了踪影,就好像同盟阵营里一个位置偏僻的小国里盛产的名为忍者的神奇职业者那样从烟雾里消失了似的。

    “大人,附近并没有找到任何法术伪装的痕迹,每一处地方也都仔细搜寻过却没有任何发现,目标确实已经不在这里了。”

    副官的报告让老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想想有可能是那对义兄妹掌握着某种空间传送技术所以才能够轻松逃走,无语片刻后只好选择了放弃:“算了,反正我们也没想着能够一次成功。只要他的同胞还在朝德林佩尔集结,我们终究可以在那里找到他。”

    这种空间传送技能肯定没法连续使用,只要帝国动作够快便可以在对方完成冷却之前找上门去,那时候南宫荣无论是走是留都无所谓了。留下来保护同胞少年可没那个条件再捣鼓出一个城市级别的傀儡来对抗帝国的军队,而若是放弃同胞单独离开的话,他最多也就是林薇音所属势力下的一名打工仔罢了,不会形成任何威胁。

    只可惜公爵大人刚刚放回肚子里的心马上便会副官接下来吞吞吐吐的报告给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那、那个,其实还有一件事情……大人,奥克塔薇尔殿下好像也不见了。”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吗,长公主殿下那么大的一个人在你们眼皮底下说不见就不见了!?”老爷子此刻忽然产生了一种很想把副官用绳子绑在马匹后面顺地拖着跑上十公里的冲动,不过那方法终究是太落伍了也许应该把马匹换成坦克才更加符合潮流,“到底是怎么回事?”

    副官即便没能猜到托隆索究竟在想些什么但看到他几乎要吃人的可怕眼神后也啥都明白了,顿时忍不住抹着冷汗战战兢兢地回答道:“在林薇音发射出烟雾之后没多久,长公主殿下就进入了烟雾之中。您知道,殿下拥有远超普通高手的强大实力,所以我们只当她是进去给魔偶帮忙的,谁料……”

    老爷子不禁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副官他们会这么想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种级别的战斗根本不是普通高手可以参加的,但对奥克塔薇尔却没什么太大的威胁,所以他们看见女孩主动进入烟雾后自然也没有多想。结果烟雾散去后,长公主却直接不见了人影,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首先女孩被林薇音击败并带走是绝对没可能的,因为她们俩的实力从评估上来看应该旗鼓相当;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长公主是自愿主动和对方一起离开的。

    难不成是和南宫荣私奔了?托隆索撇撇嘴总觉得自己想的有些不太靠谱,可女孩终究也到了这个年龄,谁敢保证她绝对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老爷子认为就这么在追捕南宫荣的过程中出工不出力的故意将两人放跑也挺不错的,反正他们在一起后由少年重新统帅起来的汉族人肯定不会再来找帝国的麻烦,双方甚至还可以偶尔合作一下。

    效果类似于联姻,而且在先帝遇刺之前奥克塔薇尔不就是被安排用来联姻的么,只不过这次换了个对象而已。

    前提是长公主真的和少年私奔了,不过就老爷子目前掌握到的情况来看,可能性应该并不大。

    那么,是女孩自作主张的将南宫荣给放走了,用的则是地下的秘密通道?老爷子稍微回忆了一下通道地形以及塔文城的平面图后,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不过他并不打算点破然后做些什么,这是奥克塔薇尔和莱伊以及小皇帝身后支持者之间理念上的分歧,公爵大人不打算插进去拉偏架。

    毕竟若是长公主不打算和南宫荣私奔,不出意外过一会她就会自己回来了。

    另一方面,被托隆索老爷子惦记着的奥克塔薇尔此刻正和南宫荣与林薇音走在一条黑咕隆咚的地下隧道里。幸亏林薇音的机体自带灯光,不然由于未曾从正确的入口进入隧道而没能启动头顶上的照明用灯的几人便要完完全全的摸黑前进了。

    “真没想到这条秘密通道正巧就从我们附近经过,奥克塔薇尔你要是不说我永远也猜不到那栋废墟的下面会别有洞天。”

    被林薇音拽着贴地飞行中的南宫荣看起来似乎是想要打破一路上来令人尴尬癌发作的沉寂,因为长公主和便宜妹妹好像都不打算开口说话的样子。这肯定不行,对方无论出于怎样的考虑出手帮助了自己总归是事实,哪怕是三无妹子此处都应该来句【谢谢】才对吧?

    奥克塔薇尔依旧是满脸不想多说话的表情,但在南宫荣的注视下到底还是慢慢地开口了:“确实很巧,可你们当时就在内城外面,十分接近城主府的通道入口,也算不上多么意外。比起这个,南宫荣你对于帝国今天的做法有何感想?”

    女孩的担心不无道理,莱伊他们二话不说直接翻脸的举动实在是太难看了,万一把南宫荣彻底惹毛,失去跟少年做盟友的机会还是其次,对方如果打算利用自己能够制造和强化傀儡的能力不断给拉兹菲尔德位面找麻烦的话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令人头疼。

    连南宫荣具体有着什么样的能力、他聚集同胞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打算、在对抗深渊时究竟可以起到多大的作用等等一切都没有调查清楚,仅仅只是看到少年的力量过于强大又不受帝国控制便匆匆忙忙地采取行动想要干掉对方,目的不过是消除那八字还没一撇的有可能对帝国造成的威胁?

    奥克塔薇尔知道这并不完全是莱伊的意思——尽管弟弟最终选择了点头同意——如果有可能长公主真的很想把那些名义上在为皇帝出谋划策的家伙拽到面前揪住他们的衣领然后喷对方满脸的唾沫是说怒骂,不过女孩更多的是感到心累。

    帝国已经蛮横傲慢了太长时间,某些坏习惯估计片刻之间是改不掉的吧。所以今天必须要将南宫荣给送出去,并且还要想方设法保证他带着同胞安全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等到帝国在同盟那边见识过深渊的恐怖之处后,这些总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的家伙才会真正放低姿态拉下脸皮为了自己的小命乖乖去别的世界中寻求合作,也只有这个时候他们才会想起去求南宫荣。

    如果他们拉不下脸的话,没关系,长公主殿下很乐意让这些人自己带着部队到前线去和深渊好好切磋一下的。

    “嘛,在我看来应该是意料之中和情理之中的事情吧,你们一向都很擅长这些不是么?”南宫荣用满脸无所谓的表情摊开双手耸了耸肩道,让女孩无法通过他的表情准确地推断出什么,“只是没想到会动手得这么快,开个欢送会在食物饮料里下毒等事情败露了再用强之类的难道不应该是王道剧情吗?”

    “对不起,我已经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反驳才好了。”

    虽然是这样说,奥克塔薇尔心里却没来由地松了口气。因为南宫荣或许平时淡然到会呈现出一张扑克脸,可唯独当他被激怒时从来都不会进行丝毫的掩饰,任谁都能看得出来少年有没有生气。

    而现在,很显然他并没有生气,长公主还有机会挽回少年对帝国那最后的糟糕印象。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3章 离开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3章 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3章 离开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13章 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13章 离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只是一个阴阳先生最新章节

        我叫李浩,1990年我出生在一个普通的家庭里,只不过我的人生在我13岁那年,我的父亲交给我一本《金瓶梅》时便已悄然改变。
        也许我生活在这个城市中,我所学的道术也好,风水也罢终究会有它的用武之地,我将会带你们去揭开一个不一样的玄学世界,一个与众不同的阴阳先生。

  • 名门复仇妻:首席的枕上宠最新章节

        前世,她是备受瞩目的豪门千金,却因渣男的利用,失去双亲手足,就连肚中已成型的孩子都牵连惨死。临死前,她自毁双目,立下毒咒,如有来生,她必要这对狗男女不得好死。再睁眼,她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到了三年前,面对渣男虚伪做作的嘴脸,她在心里暗暗发誓,这一世她再也不会落入别人的圈套,那些欺她的,骗她的,害她的人,她必定让他们千倍万倍偿还。

  • 萌娘神话世界最新章节

        骑着青牛的高傲御姐自称老子出关,喋喋不休,婷婷身段的唐三藏名副其实秀色可餐、还有那蚩尤和黄帝为了谁是霸道女王在涿鹿大战三百场。
        纵观山海经,西游记和封神榜的神仙们各个都变成美人国色天香。
        别说了,悟空妹妹,赶快借我金箍棒。

  • 江山倾城最新章节

        她是西和国最受宠的公主,美丽、冷艳、高贵。本来可以和心爱的男人携手白头,谁承想偏偏成了乱世佳人,战乱年代,她成了远嫁的和亲公主,她的肩头肩负了整个江山和百姓的生死,她别无选择。牺牲一人的幸福,保全万家的团圆,她不得不接下和亲圣旨。可是,尽管命运多舛,她也不是个认命之人,待看她如何用她绝美的容颜和聪慧的头脑,去守护她的万里河山,和她的爱恨情仇!

  • 逆天废材,仙尊哥哥要抱抱最新章节

        重生异世大陆,按她的能力杀杀魔兽、夺夺宝混出名堂不难,重点是原主是个任人欺凌的傻丫头?咦,前方高能预警,有一强大面瘫美男路过。傻女奋力飞奔,手一张,满身烂蕃茄抹到美男身上。身后姐妹毒辣目光携超过一万伏特电流袭来,搁平时准烧焦了她,但在这个美男面前,简直雕虫小技!嗯,是个好靠山。“哥哥,抱抱。”

  • 嫡女归之馋妃惊天下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表演系高材生,天生吃货。对吃有着致命的诱惑。意外穿越到柔弱的相府嫡女身上。“小姐太子来了,”正在和鸡奋斗的某人,头也没抬。太子?与我有关系吗?“小姐,两位小姐来访”某熙放下了手里的鸡骨头。幽怨的看着丫鬟“我还想吃!”“……”“我还想吃!”“……”四王爷,晨王!与太子同出一脉!传言此人淡泊名利,游手好闲,整日混迹青楼赌坊。一朝圣旨突降,她无奈嫁入他府。“王妃,众侧妃来访!”某熙看着桌子上的吃的。一阵皱眉。讨厌!烦不烦!那什么王,干嘛吃的,养不起就少娶点吗?“王妃,王爷来了!”“……”某熙妈蛋没完没了了是吧!本姑娘惹不起,还躲不是吗?某爷“爱妃想带着本王世子去那啊!”“……”

  • 亲爱的,别走最新章节

        农村娃闯都市,睡过公园,搬过砖;被地痞敲诈,被狗追。有一天无意间发现天大的商机,大发横财!一时间各色美女蜂拥而至!公司秘书躺在床上,一只大腿微微翘起,另一只手正在解身上的第一个纽扣……

  • 尸妻有约最新章节

        我是个又丑又胖的女屌丝,却被校草倒追,原因竟然是……

  • 花开犹落,时间逝歌最新章节

        有人曾经问过,花会枯萎吗?也许它曾经凋零过,但是永远不会枯萎。在那片充满紫熏香的童话世界里,那个牵着我手的女孩曾经对我说:“潇潇,别忘了我们在这里还有个约定哦。”青春时代的时代,总是有那些朦朦胧的你的身影,青春这趟旅程,路过的全是风景,留下的才是真谛。致那些非常纯真的青春回忆,和那些只属于我们的点滴时光。
        平凡中长大的我,在经历了雨心愿,林晨语,空灵慧,几个人生阶段的时候,我才明白。原来最重要的不是时间的长短,而是心与心的羁绊。其实最美好的,还是当初那个不会随着时间而改变,一直在我脑海的那首至青春逝去的歌,和一直没变的她。
        所以,我想说:
        因为花开犹落,所以时间逝歌……

  • 龙凤结之殷知月心最新章节

        她,白月一世为弃女,天生的杀手,独身一人闯荡。好不容易在杀手界混出了名气,却因仇杀而身死。一朝穿越成白府孤女,大婚被休,艳名远扬,得罪权贵又有“贵人”相助?隐藏着秘密的人究竟是敌人还是朋友?莫名其妙的捡了个夫君,莫名其妙的多了个弟弟,是有心人而为还是命运的安排?他为她苦等了十五年,这个念了那么久的媳妇,为了她夺个天下又如何?为了她舍个运辰又如何?

  • 阴阳之庸徒最新章节

        所谓的庸徒,不指无能修行,反而他是修行中的奇才。
        只是人总有缺陷,终究修行到举世无双时,他却仍然不过一庸徒耳。

  • 总裁的霸道小娇妻最新章节

        敲萌敲可爱的小萝莉VS腹黑霸道的总裁大叔。——————大晚上站在阳台乘凉,被一条从天而降的胖次砸到脸,阮星辰将罪魁祸首拉进了警察局。男人拿出支票,薄唇轻启:“私了。”“……”好吧,被胖次砸一下,十万块钱轻松到手,这是好事。随后就其他赔偿事宜,男人再次丢出一张支票,“只摸了一边,五万。”阮星辰才明白,原来在男人眼中,欧派是分单双的。……后来,阮星辰发现怪大叔他不仅是个三十多岁的老光棍,还是某跨国企业的大总裁。再后来,她陷入困境,总裁大叔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和我结婚,钱随便花,卡随便刷,坏人我替你收拾。”条件太过诱人,于是阮星辰欢欢喜喜的把自己嫁了。然而婚后——“眼睛只能看我,心里只能想我,远离除了我以外的所

  • 神王绝宠:废柴毒后忒嚣张最新章节

        君临天下的圣紫魔君被逼自爆而亡,重生在叶家的“小废物”身上。天生绝脉,上有无耻家族迫害,下有极品未婚夫污蔑,受尽欺凌。一朝重塑筋脉,手握空间,身怀神器,前世今生,所有欺她辱她背叛她之人,叶夕歌冷笑,拿命来还。手握神剑,神挡杀神,仙挡弑仙,诛尽奸佞叛徒,开辟无上大道。却不想,沦陷在某妖孽男的温柔乡中。“真仙之路漫漫,何不与吾双修,共登大道?”“为何是我?”“救命之恩,自当以身相许。”

  • 农门地主婆最新章节

        一代风娇林楚楚回到西唐却沦为了奴隶,好容易逃出生天,又落入护短的婆婆和难缠的小姑手里,这日子过的已经紧巴巴的了,还成天不让人省心。rnrn总算被休了,以为可以海阔天空了,却不想回到本家又要面对装腔作势的二娘和白莲花的庶长姐。rn她一心只想当个挥金如土的土豪,却被人说是心机婊。rn林楚楚仰天长叹,心好累。rn致富路上又遇办事严肃,私下逗比的沈怼怼。难道是这老天看不惯她稍有清闲,所以故意派出一个妖精来收拾她?

  • 姐弟恋之伊人助君上青云最新章节

        一场白日梦改变了他和她的命运。屌丝男遇到阔太太,她不惜倾其所有他飞黄腾达。人生真谛,经历方知。一份合约把她和他促合到一起。女主播谋略上位,入主夺权,传媒大亨左冲右突,深陷阴谋。正义会迟到,却不会缺席。颜值可能成就青春,但不能成就一生,如果年轻和漂亮也能当成人生的砝码,那世界至少有一亿人无需努力奋斗。虐心、惊心、烧心、暖心,心计连环,爱恨情仇沉沉浮浮,情战商战反反转转。

  • 特种兵之最强荣耀最新章节

        心在跳,血在烧,烈火青春铸就军人荣耀!枪声起,硝烟漫,一人一枪杀破万千敌胆!

  • 蚀骨罪爱:公爵夫人道晚安最新章节

        她,身份被换,从千金小姐沦落成了杀人犯。四年后,她走出大牢却落入他的陷阱,百般折磨千般羞辱。而他,血统尊贵高高在上,最终却栽在了一个万人唾弃的坏女人手里,万般宠溺,甘之如饴。明知她对他毫无感情唯有算计,他还是说:“女人,嫁给我!”“凭什么?”她问。男人悦道:“就凭你才是我的正牌未婚妻!”大婚消息传出,全城哗然,众人皆道:霍少眼瞎,蛇蝎都要!他一把将报纸撕了,冷然一笑:“我宠我的女人,关别人屁事?公爵夫人名至实归,这世上无人能替!”

  • 变身声优少女最新章节

        每天早上醒来,总是在A面和B面来回试探,    我到底是高三少年佐仓还是东京声优长尾纱织?    我又不是咸鱼,还AB面,我粘锅了。    感谢穿越,我可是要做网文届的泥石流!    感谢变身,我可是要成为传说中的女装大佬,人气偶像!    等等,长尾纱织亲,本来的性别就是女吧!    不对,还有一个人跟我一样陷入了苦恼,    每天ABAB的翻面好舒服啊!    长尾纱织:mmp,难道我不是每天BABA的翻面吗?    这个简介怎么样?

    本章内容提要:
    ...    奥克塔薇尔当然不会轻易改变她首先为自己祖国的利益考虑的习惯,而且估计永远也不会改变,只是女孩想到的利益和其他帝国高层认为的稍微有点不太一样。换成以前的长公主殿下,她恐怕会毫不犹豫地认同如今莱伊等人的做法;但现在女孩则不会这么想了,知道了南宫荣的打算并亲身与深渊战斗过之后她很清楚眼前的危机只不过是暂......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