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对奥克塔薇尔来说是个稀罕事,不过好歹她知道是什么,因此女孩很清楚如今这令整座塔文城产生了剧烈摇晃的震动并非自然界中的地震,而是某种相当强大的法术。但看情形似乎不是由罗格或别的深渊大佬释放用来攻击城市的,这就有点让长公主感觉懵逼了。

    不是外面难道是在里面?某个强力深渊单位假扮成溃兵混在人群中趁乱潜入了城内,接着突然动手……应该也是没可能的吧,若真是如此外面的怪物绝对会与它里应外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满脸懵逼地停下脚步。

    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唯一推测即便再不可能也一定会是真相。这个道理奥克塔薇尔十分明白,于是女孩不等震动停歇或减弱便用无比惊愕的表情扭头朝手中紧紧握着幻彩凤鸣的南宫荣望了过去。

    “喂,这该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面对长公主殿下的怒喝,南宫荣倒是显得十分淡定,耸耸肩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回答道:“你是指地震吗,的确是我搞的鬼。”

    “真亏得你能一脸平静地说出来呢,把城墙震垮顺便摧毁守军的防御待会又要怎样迎击汹涌而来的怪物,让士兵们拿命去填吗!?还是说对抗深渊什么的全都是鬼扯,你实际上早就已经做好了投靠对方的准备,只等着像今天这般关键的时刻突然出手将自己人作为献给深渊的大礼?”

    少年顿时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不是无法松手放开水晶武器,他只怕已然上前几步用手刀打断长公主的脑洞继续扩大了:“你的思考回路到底是怎么生长的,为何每次挖开的脑洞总是那样深不见底?我如果打算转投深渊的话刚刚还救你做什么,随便比划两下做做样子然后摆出满脸遗憾的样子对其他人说你已经没救了接着坐等深渊攻占城池不是更加合理吗?”

    奥克塔薇尔闻言不禁恍然大悟地握手捶了一下手心:“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呢,看样子是我想太多了。不过你捣鼓出这种地动山摇的可怕法术摧毁城墙又是在打算做什么,能给我一个具体的解释不?”

    “你究竟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在摧毁城墙的啦?”

    被出乎意料之外的反问给糊了一脸的长公主不禁原地呆愣了好几秒钟,直到又一波震动传来让女孩站立不稳方才重新回过了神,下意识地朝四周环顾了一圈后发现,尽管震动很恐怖但确实如少年所说的城墙并未受到任何损害,连城内房屋也没受多大影响,倒塌的全都是些年久失修的老旧建筑。

    目标不是城墙的话,这个引发震动的法术究竟有着怎样的效果呢?换成平时奥克塔薇尔并不介意为这个问题浪费一些脑细胞,不过眼下她可没心思慢慢墨迹,直接向南宫荣问起了答案。

    “不要卖关子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似乎是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少年终于松开了握着水晶长枪的右手,不受那越来越强烈的震动丝毫影响站到了城垛上,朝左右两侧张开双臂不紧不慢地微笑着说道:“当然是在帮助你们对抗城外那群数量铺天盖地的深渊怪物了,我可不认为奥克塔薇尔你凭借手头上的那点兵力就能够阻止对方。”

    南宫荣此刻正背对着城外的那群深渊怪物,也不知是不是少年的出(zhuang)现(bi)刺激到了它们,这些家伙纷纷从满脸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从口中发出刺耳的吼声再度展开了冲锋。

    几发黑乎乎的法术自城外飞向了南宫荣,不过要么超出射程要么没能命中,而且少年好像也华丽无视了它们的威胁,继续在城垛上用力且优雅地挥舞着手臂,看上去仿佛正在指挥一场音乐演奏的模样。

    “虽然我可以借助水晶内爆发性的能量以漫山遍野的石头和泥土为原料打造出不输给无数深渊怪物的大群傀儡,但想要对付罗格单靠杂兵显然是没可能的,哪怕捣鼓出再多的傀儡也挡不住对方一发地图炮;所以,我决定将能量集中在一个物体上面作为王牌来使用。”

    长公主对此只觉得更加奇怪了,因为南宫荣乍看起来并没有在捣鼓比传说中的刚大木还要规格外的专打小怪兽的超级系机体。就算少年没能掌握对水晶武器的控制使得他无法很好地驾驭里面狂暴的能量将之集中使用,操控其中的一部分来打造机体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为何始终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唯独地面上的震动一直未曾停下来?

    深渊怪物冲锋的速度很快,更何况城墙这儿的守军全都一个个在剧烈的震动中东倒西歪连枪都拿不稳,根本顾不上射击阻拦,使得它们眨眼间便来到了城墙脚下,其中一些更是直接在墙壁表面抓出裂口攀爬了上来;不仅如此,原先联军为了防止莱伊等人乘飞机逃跑而特意设置在远方的那群飞行魔兽也出现在了天空中,看对方的体表颜色估计已经转换了阵营,正在配合己方的地面部队展开进攻。

    “怎么样都行了赶快做点什么,否则我们就真的要全部玩完了喂!”

    奥克塔薇尔的意思是让南宫荣停止这见鬼的震动,以便大家能够重整态势展开反击试着将深渊打回去,虽然她也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女孩的三观重新被狠狠刷洗了一遍。

    一条由砖石泥土等组成的长条状物体从城墙脚下高高地抬了起来,它比长公主在帝都见过的最雄伟的建筑还要巨大,上面甚至还攀附着几只深渊怪物,就好像衣服上粘着的草籽。由于角度原因这些怪物正好处于南宫荣后脑勺的斜上方位置,它们显然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登上城墙的机会,当场便纷纷借助重力猛扑了下来。

    长公主还没来得及将警告南宫荣的台词喊出口,就愕然看见那个巨型长条状物体表面猛然迸射出闪亮耀眼的淡蓝色电弧,接着一条比人还粗的电弧“轻轻”地舔过那几只怪物,随后它们的身体便十分突兀地急剧膨胀了起来,最终啪叽一声爆裂成了漫天的血雾。

    红色的液体和各种马赛克碎块全部糊在了保护南宫荣的守护之盾的表面,并没有粘在他的衣服上。不过就长公主个人来说,她觉得少年真要任由那些东西糊了一身的话没准会显得更加帅气一些。

    诡异的电弧席卷了整个城墙表面,正在努力攀爬着的大量怪物纷纷宛如被吹爆了的气球般一阵砰砰炸响,甚至墙角下一些靠得近的怪物也未能幸免,先前看起来相当危急的局面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似的,一点都不真实。

    长条状物体重重地落了下去,直到这时奥克塔薇尔才惊悚地发现那玩意竟然是某种类似于昆虫或节肢动物的腿一样的东西,踩在地面上引发了惊天动地的震动并扬起了大量的尘土。它不仅将被踩到的倒霉蛋当场碾成了粉末,与地面接触产生的气流还让周围的杂兵纷纷滚了满地,怪物的队形当场就被打乱了。

    “那……到底是什么?”

    喃喃自语中的奥克塔薇尔忽然感觉有人正在从背后用力摇晃着自己的肩膀,扭头看时发现那是夏尔罗特。只不过骑士大人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仿佛大白天的走进自己房间时恰好撞见被人信仰着的女神殿下正在毫无防备地换衣服一样,除去震惊也只有不可置信了。

    至于惊艳?他表示自己暂时还没有被教廷的人请去喝茶的打算。

    “怎么了夏尔罗特,看起来好像见了鬼似的。”

    被点到名的骑士大人用力咽了一口唾沫,转身伸出手臂颤抖着指向了一个方向:“长公主殿下,那、那边,也有同样的东西!”

    夏尔罗特所指的方向是城市的另外一侧城墙,距离主战场隔着老远,甚至都没有受到深渊的光顾。女孩尽管没能看到什么长条状的物体,但那里无缘无故掀起的遮天蔽日的尘土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意识到什么的奥克塔薇尔急忙朝别的方向看了过去,准确点说她用目光将整座塔文城的周围都给扫了一遍,接着不出所料又万分惊恐地连续找到了好些个几乎要直冲天际的尘土团。

    难、难道说……

    地面震动得更加剧烈了,天空中原本正在俯冲着的飞行魔兽似乎是察觉到了某种危险,纷纷拼命拍打着翅膀开始重新爬高试图远离战场,让城墙上注意到这点的众人不禁感到了一阵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他们便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在奥克塔薇尔看来,城外的地面就好像突然下陷了一样毫无征兆地【沉】了下去,随后持续了很长时间的震动终于停歇了下来,一切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这并不是什么下陷,而是城墙的所在高度提升了。那些踩在地面上的巨型长条状的腿果然是与城墙相连的,它们支撑着整座城市离开地面站了起来,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只脚踩丘陵将身形维持得四平八稳的大号蜘蛛。

    讲道理此时此刻奥克塔薇尔的心情用卧槽都无法准确形容了,她直接冲上去将南宫荣从城垛上拽到面前揪住的他衣领拼命摇晃了起来,大有一副誓不将少年摇散架就不肯罢休的架势。

    “你这个不靠谱的魂淡究竟做了什么,能不能弄点稍微可以让人容易接受一些的东西啊喂!?这是一座城市,虽然算不上繁荣但面积和人口却一点也不含糊的城市,你特么的竟然将它整个转化成了自己的傀儡!?”

    伴随着长公主殿下近乎抓狂的吼声,【活过来】的塔文市城墙表面忽然打开许多黑乎乎的洞口,从里面伸出来了大量石头组成的空心圆管,噼里啪啦的喷吐出许多闪亮亮的光球,在空中划出抛物线纷纷扬扬着落到了地面上。

    这些光球可不是秋天的落叶,除了诗意与美感还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山坡上很快便产生了接二连三的密集爆炸,不少怪物甚至都被点燃成火炬,在陡峭的斜面上胡乱地手舞足蹈着翻滚了下去。

    大规模集群冲锋?确实是很壮观,而且奥克塔薇尔就算把逃进城内的联军士兵赶上城墙,那些丢盔弃甲连武器都不全的家伙配合托隆索老爷子拼凑起来的守军也没可能挡住这种冲锋,除非长公主等人亲自出手。

    但现在呢,面对一座傀儡化的城市、同时更要命的是这个傀儡还有着相当充足的能量供其挥霍,所谓的集群冲锋根本什么都不是了。

    南宫荣确实没能完全掌控水晶内部的狂暴能量,所以少年便索性没有试着将它们约束在某个相对而言比较小的物体里面来制造傀儡,而是直接将其灌入了整座城市之中。

    实际上从一开始少年便有在做将城市傀儡化的准备,因为他知道深渊阵营的大佬肯定不会白白看着自己夺取水晶的控制权,多半会在途中制造出一些麻烦;更重要的是,少年心里面还有一个猜测,使得他认为水晶内部的能量远比通常估计的要多上许多。

    “呀,说什么不能接受,这总比被怪物爬到城墙上来要靠谱得多吧,还是说你有喜欢被怪物那个啥的某方面的特殊嗜好?”南宫荣努力掰开了奥克塔薇尔的双手以免自己真的被她给掐死,然后才十分淡然地朝城外努了努嘴道,“好了这些先不提,让你的士兵赶紧离开城墙,罗格肯定不会放任这个不受我控制的傀儡肆意消灭他的部队的。”

    “傀儡不受你的控制?是因为水晶里面蕴含着的能量太多了的缘故吗,可是根据历史上的记载它并没有被人多次使用,又哪儿来的那么多能量?”

    南宫荣等女孩说完忍不住扭头朝幻彩凤鸣的方向看了一眼,继而慢悠悠地开口道:“如果它吸收的是无数被处决的战俘的生命力呢?”

    长公主殿下的脸顿时绿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实习穿师攻略计划最新章节

        "穿师宿浅眠在进入一个世界时,遭不明攻击从而流落到平面世界,结果导致世界末日,而她因此间接导致世界毁灭而被降级为了实习穿师,宿浅眠为了不被抹杀掉便准备再次回到穿师巅峰之位,所以她只能进入一个又一个的世界。在她经历了第一个现代都市世界,第二个古代女尊世界,第三个悬疑世界,第四个丧尸世界后,宿浅眠再次进入了第五个世界,主攻权谋的古界。rnrn  但宿浅眠不知道,有一个腹黑男神一直跟随着她。"

  • 扶乩判道最新章节

        一个被门派驱逐的弟子,又历经诸般人情冷暖,栽赃陷害,方才明心见性,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条发展的修行道路。爱恨情仇叠加,披荆斩棘艰难,唯有自己屹立不倒,方才能够使得手足永生。三世弥陀破浑噩,今日方知我是我。试看《扶乩判道》,乱力怪神又更新!

  • 霸道总裁给点爱最新章节

        初次她从神经病院逃脱,坐上了他的车,却被他逼迫要她嫁给他。他说他看她比较顺眼,互利的关系,她要为他生下孩子,他要为她查清家族的事情。世界上有一样的人存在吗?和她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身份互换,她再次无处可逃;危机之中是否可以安然无恙?如果爱情有选择,我和她你选择谁?两个女人的腹中都是他的孩子,他却选择抛弃了她,她心如冰寒决心弃手而去;他却禁锢她所有的自由将她困在这豪宅之内。他和她,会如何?

  • 重生之都市学生最新章节

        九龙天子,七星神魂,阴阳转换,轮回重生,天地异乱,苍生大劫!踏轮回之眼,携神魂再生,汝当重掌天宇,再战邪魔!
        大学新生萧龙无缘无故被混混暴打,意外天灾却让他得到了不同寻常的力量。
        看他如何找出真凶!如何驰骋校园!如何走向社会!如何主宰命运!
        到底是命运的轮回,还是宿命的追讨?
        到底是上古神王消失,还是另有缘由?
        最终的战斗在地球展开,因为我要守护——我的家园!
        希望我的文字,我的故事,给你们一丝触动,一点慰藉……

  • 佣兵狂潮最新章节

        体力,元气,血脉,法则...甚至是神格,手持“窃法之刃”,万物皆可盗!  这不是最差的时代,也不是最好的时代,这是群雄并起,万族争霸的佣兵大时代!  我,有一群独一无二的同伴,他们是朋友,是兄弟,更是家人!  我,会把属于我们的旗帜,插遍帝国,乃至星辰大海!  我是要成为佣兵大帝的男人!———伊恩  在诸神屹立的时代,一个手持窃法之刃的少年,起舞天地,一步步走向佣兵王座。js330

  • 木槿花静静开最新章节

        很久以后安亦恬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种人。尽管他并不爱你,甚至会伤害你。但你呀,却终其一生都没办法将他忘记。
        为了查清母亲的死因而回国,安亦恬永远都想不到。自己会卷入一场巨大的阴谋中。
        亲生父亲为了钱权视她为敌,身边又残留着几个心机婊。安亦恬跟她们斗智斗勇,苦不堪言。
        但素,不管多累,不管什么时候。只要她回头,那个视她如命的男子都一直在她身后保护她。
        他说:“如果有一天有人问我,我是一个好人吗?在和你结婚那一刻,我相信我有答案。”
        喜欢本书的朋友可以加群:互相交流~

  • 透视小农民最新章节

        小农民获得透视功能,从此青云直上,各色美女主动投怀送抱。当清纯村花、火爆女警、冷艳女总裁、可爱萌萌哒的校花纷踏而来时,赵小风觉得透视功能也顶不住啊。

  • 如骄似妻最新章节

        联系作者有以下方式——新浪微博:醉时眠;微信:zuishimian0808
        豪门悬疑第一部,本书原名:《惹火烧身》——书名有变,内容不变
        *
        一次重生,华丽蜕变;岁月沉淀,完美回归。
        走投无路的无名小嫩模,被财大器粗的阔少爷们,玩死在大床上
        离婚失败的神秘设计师,被患有隐疾的变态丈夫,谋杀在浴缸里
        醒来时,她不再是蒙尘的明珠,而是涅槃的凤凰!
        剥离豪门与高干光鲜的华美外衣,爱与欲纠缠不休,男人们你争我夺。
        本是一场寻欢作乐,却不想惹火烧身!
        揭开生死谜题,再现爱欲情仇
        「我用尽力气绝望地爱着你,只是用着别人的身份」
        「我爱你,天地可鉴,日月为牢」
        *
        我的新文《盛嫁》同样是豪门悬疑题材,已经完结了!

  • 混在澳洲当土豪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青年意外得到陨石,到澳洲开牧场、当土豪的故事。

  • 山君:你家娘子掉了最新章节

        墨鋆是一块青黑色的石头,而他则是掌管一方的山君。他给了她修炼成人的机会,让她知晓情为何物,也让她知道了心碎是什么感觉。历尽波折,她终于等到了他的深情告白,可……rn

  • 恶魔,爱你上了瘾最新章节

        一个现代的女大学生,是什么让她和一个年轻的公司总裁在一起。一个是过惯了富足生活的上流人,一个是有着小情小调的乡土的野丫头,他们之间在一起会擦出什么样的火花。谢婷从一个女屌丝到女神的蜕变,她打败了自己最大的敌人卢亚飞,一个有着奢靡生活的富家女,最终逆袭了高富帅总裁

  • 医女有毒最新章节

        她一根金针判人生死,成就一世锦瑟,他半子布局握定乾坤,笑看万里江山。
        夏半黎被侯门嫡母所害,沦为戏子,受尽屈辱而死,她穿越时空而来,只用手中的金针,谋一个江山为娉。女人要狠才活得精彩!
        入侯门,斗小妾,拍死嫡母让她还嘣哒,恶毒嫡姐一巴掌拍飞了,别在眼前闹。手执一根金针,她仰头笑靥如花,挽着七王爷的手,不求连城璧,但求一世狼狈为奸,并肩权掌天下。

  • 炎黄重启最新章节

        科技导致文明的覆灭,然而时间却重启了一切,几十万年后,当人类再次发展到帝制顶峰,科技文明再度崛起,获得史前文明传承的特瑞是将人类再次带向覆灭,还是走上另一条发展之路呢?书群:529359105

  • 诗剑无双最新章节

        李白历劫练魂身,自创剑法‘诗剑无双’,穿越时空斗智斗勇斗奇谋,大战兽灵,鏖战群魔众妖邪,烟云万里星辰暗,逐鹿于天、神、圣、魔、异、玄、幻、仙、灵、怪、武、侠、人道境世见地,满路奇逢,驰骋纵横于万劫天下,斑斓精彩,终登顶神圣无疆大道。正是、群魔乱舞惊天下六世玄幻映人身魂灵炼就登天境诗剑无双道法扬

  • 修罗最新章节

        九州大地七国争霸,楚国名将项燕满门被修仙者灭杀,项燕独子项风被斩杀于秦楚两国边境战场之中,不灭的仇恨和疯狂的执念引来战场不灭战魂,融入项风身体之中,死而复生,从此踏上一条弑仙修罗之路……

  • 无尽穿越世界最新章节

        一念之间可以穿越到其他位面,拜师之后可以立即提升到同等水平,这是大穿越大系统的时代,这是强者恒强,弱者越弱的时代。在这样的时代当中,个人的崛起很困难也很简单,尤其是当有人发现这些各个位面是自己所知的各个动漫、小说、影视的世界之后更是如此……

  • 以爱为名:赌你爱上我最新章节

        一场交易,以爱为名。以爱为名进行的伤害,比任何伤害,都要痛彻心扉。以身试爱,最后把自己也搭了进去。伤害的,终究不止一个人。

  • 我的校园传奇最新章节

        杜逸晨,S市高中生,一个不爱学习,同学们眼中的坏同学,老师眼里的差劲生,爱打架,对未来有些小迷茫,为了他的兄弟,他可以豁出一切,甚至进了监狱,因缘巧合之下,又上演了两次英雄救美,也因此得罪了吴家,在他的兄弟们顶力帮助之下,终于打败了吴家,也让原本迷茫人生的他,认清了现实,也让他确定的人生的方向……

    本章内容提要:
    ...    地震对奥克塔薇尔来说是个稀罕事,不过好歹她知道是什么,因此女孩很清楚如今这令整座塔文城产生了剧烈摇晃的震动并非自然界中的地震,而是某种相当强大的法术。但看情形似乎不是由罗格或别的深渊大佬释放用来攻击城市的,这就有点让长公主感觉懵逼了。     不是外面难道是在里面?某个强力深渊单位假扮成溃兵混在人群中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