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对奥克塔薇尔来说是个稀罕事,不过好歹她知道是什么,因此女孩很清楚如今这令整座塔文城产生了剧烈摇晃的震动并非自然界中的地震,而是某种相当强大的法术。但看情形似乎不是由罗格或别的深渊大佬释放用来攻击城市的,这就有点让长公主感觉懵逼了。

    不是外面难道是在里面?某个强力深渊单位假扮成溃兵混在人群中趁乱潜入了城内,接着突然动手……应该也是没可能的吧,若真是如此外面的怪物绝对会与它里应外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满脸懵逼地停下脚步。

    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唯一推测即便再不可能也一定会是真相。这个道理奥克塔薇尔十分明白,于是女孩不等震动停歇或减弱便用无比惊愕的表情扭头朝手中紧紧握着幻彩凤鸣的南宫荣望了过去。

    “喂,这该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面对长公主殿下的怒喝,南宫荣倒是显得十分淡定,耸耸肩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回答道:“你是指地震吗,的确是我搞的鬼。”

    “真亏得你能一脸平静地说出来呢,把城墙震垮顺便摧毁守军的防御待会又要怎样迎击汹涌而来的怪物,让士兵们拿命去填吗!?还是说对抗深渊什么的全都是鬼扯,你实际上早就已经做好了投靠对方的准备,只等着像今天这般关键的时刻突然出手将自己人作为献给深渊的大礼?”

    少年顿时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不是无法松手放开水晶武器,他只怕已然上前几步用手刀打断长公主的脑洞继续扩大了:“你的思考回路到底是怎么生长的,为何每次挖开的脑洞总是那样深不见底?我如果打算转投深渊的话刚刚还救你做什么,随便比划两下做做样子然后摆出满脸遗憾的样子对其他人说你已经没救了接着坐等深渊攻占城池不是更加合理吗?”

    奥克塔薇尔闻言不禁恍然大悟地握手捶了一下手心:“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呢,看样子是我想太多了。不过你捣鼓出这种地动山摇的可怕法术摧毁城墙又是在打算做什么,能给我一个具体的解释不?”

    “你究竟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在摧毁城墙的啦?”

    被出乎意料之外的反问给糊了一脸的长公主不禁原地呆愣了好几秒钟,直到又一波震动传来让女孩站立不稳方才重新回过了神,下意识地朝四周环顾了一圈后发现,尽管震动很恐怖但确实如少年所说的城墙并未受到任何损害,连城内房屋也没受多大影响,倒塌的全都是些年久失修的老旧建筑。

    目标不是城墙的话,这个引发震动的法术究竟有着怎样的效果呢?换成平时奥克塔薇尔并不介意为这个问题浪费一些脑细胞,不过眼下她可没心思慢慢墨迹,直接向南宫荣问起了答案。

    “不要卖关子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似乎是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少年终于松开了握着水晶长枪的右手,不受那越来越强烈的震动丝毫影响站到了城垛上,朝左右两侧张开双臂不紧不慢地微笑着说道:“当然是在帮助你们对抗城外那群数量铺天盖地的深渊怪物了,我可不认为奥克塔薇尔你凭借手头上的那点兵力就能够阻止对方。”

    南宫荣此刻正背对着城外的那群深渊怪物,也不知是不是少年的出(zhuang)现(bi)刺激到了它们,这些家伙纷纷从满脸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从口中发出刺耳的吼声再度展开了冲锋。

    几发黑乎乎的法术自城外飞向了南宫荣,不过要么超出射程要么没能命中,而且少年好像也华丽无视了它们的威胁,继续在城垛上用力且优雅地挥舞着手臂,看上去仿佛正在指挥一场音乐演奏的模样。

    “虽然我可以借助水晶内爆发性的能量以漫山遍野的石头和泥土为原料打造出不输给无数深渊怪物的大群傀儡,但想要对付罗格单靠杂兵显然是没可能的,哪怕捣鼓出再多的傀儡也挡不住对方一发地图炮;所以,我决定将能量集中在一个物体上面作为王牌来使用。”

    长公主对此只觉得更加奇怪了,因为南宫荣乍看起来并没有在捣鼓比传说中的刚大木还要规格外的专打小怪兽的超级系机体。就算少年没能掌握对水晶武器的控制使得他无法很好地驾驭里面狂暴的能量将之集中使用,操控其中的一部分来打造机体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为何始终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唯独地面上的震动一直未曾停下来?

    深渊怪物冲锋的速度很快,更何况城墙这儿的守军全都一个个在剧烈的震动中东倒西歪连枪都拿不稳,根本顾不上射击阻拦,使得它们眨眼间便来到了城墙脚下,其中一些更是直接在墙壁表面抓出裂口攀爬了上来;不仅如此,原先联军为了防止莱伊等人乘飞机逃跑而特意设置在远方的那群飞行魔兽也出现在了天空中,看对方的体表颜色估计已经转换了阵营,正在配合己方的地面部队展开进攻。

    “怎么样都行了赶快做点什么,否则我们就真的要全部玩完了喂!”

    奥克塔薇尔的意思是让南宫荣停止这见鬼的震动,以便大家能够重整态势展开反击试着将深渊打回去,虽然她也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女孩的三观重新被狠狠刷洗了一遍。

    一条由砖石泥土等组成的长条状物体从城墙脚下高高地抬了起来,它比长公主在帝都见过的最雄伟的建筑还要巨大,上面甚至还攀附着几只深渊怪物,就好像衣服上粘着的草籽。由于角度原因这些怪物正好处于南宫荣后脑勺的斜上方位置,它们显然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登上城墙的机会,当场便纷纷借助重力猛扑了下来。

    长公主还没来得及将警告南宫荣的台词喊出口,就愕然看见那个巨型长条状物体表面猛然迸射出闪亮耀眼的淡蓝色电弧,接着一条比人还粗的电弧“轻轻”地舔过那几只怪物,随后它们的身体便十分突兀地急剧膨胀了起来,最终啪叽一声爆裂成了漫天的血雾。

    红色的液体和各种马赛克碎块全部糊在了保护南宫荣的守护之盾的表面,并没有粘在他的衣服上。不过就长公主个人来说,她觉得少年真要任由那些东西糊了一身的话没准会显得更加帅气一些。

    诡异的电弧席卷了整个城墙表面,正在努力攀爬着的大量怪物纷纷宛如被吹爆了的气球般一阵砰砰炸响,甚至墙角下一些靠得近的怪物也未能幸免,先前看起来相当危急的局面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似的,一点都不真实。

    长条状物体重重地落了下去,直到这时奥克塔薇尔才惊悚地发现那玩意竟然是某种类似于昆虫或节肢动物的腿一样的东西,踩在地面上引发了惊天动地的震动并扬起了大量的尘土。它不仅将被踩到的倒霉蛋当场碾成了粉末,与地面接触产生的气流还让周围的杂兵纷纷滚了满地,怪物的队形当场就被打乱了。

    “那……到底是什么?”

    喃喃自语中的奥克塔薇尔忽然感觉有人正在从背后用力摇晃着自己的肩膀,扭头看时发现那是夏尔罗特。只不过骑士大人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仿佛大白天的走进自己房间时恰好撞见被人信仰着的女神殿下正在毫无防备地换衣服一样,除去震惊也只有不可置信了。

    至于惊艳?他表示自己暂时还没有被教廷的人请去喝茶的打算。

    “怎么了夏尔罗特,看起来好像见了鬼似的。”

    被点到名的骑士大人用力咽了一口唾沫,转身伸出手臂颤抖着指向了一个方向:“长公主殿下,那、那边,也有同样的东西!”

    夏尔罗特所指的方向是城市的另外一侧城墙,距离主战场隔着老远,甚至都没有受到深渊的光顾。女孩尽管没能看到什么长条状的物体,但那里无缘无故掀起的遮天蔽日的尘土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意识到什么的奥克塔薇尔急忙朝别的方向看了过去,准确点说她用目光将整座塔文城的周围都给扫了一遍,接着不出所料又万分惊恐地连续找到了好些个几乎要直冲天际的尘土团。

    难、难道说……

    地面震动得更加剧烈了,天空中原本正在俯冲着的飞行魔兽似乎是察觉到了某种危险,纷纷拼命拍打着翅膀开始重新爬高试图远离战场,让城墙上注意到这点的众人不禁感到了一阵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他们便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在奥克塔薇尔看来,城外的地面就好像突然下陷了一样毫无征兆地【沉】了下去,随后持续了很长时间的震动终于停歇了下来,一切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这并不是什么下陷,而是城墙的所在高度提升了。那些踩在地面上的巨型长条状的腿果然是与城墙相连的,它们支撑着整座城市离开地面站了起来,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只脚踩丘陵将身形维持得四平八稳的大号蜘蛛。

    讲道理此时此刻奥克塔薇尔的心情用卧槽都无法准确形容了,她直接冲上去将南宫荣从城垛上拽到面前揪住的他衣领拼命摇晃了起来,大有一副誓不将少年摇散架就不肯罢休的架势。

    “你这个不靠谱的魂淡究竟做了什么,能不能弄点稍微可以让人容易接受一些的东西啊喂!?这是一座城市,虽然算不上繁荣但面积和人口却一点也不含糊的城市,你特么的竟然将它整个转化成了自己的傀儡!?”

    伴随着长公主殿下近乎抓狂的吼声,【活过来】的塔文市城墙表面忽然打开许多黑乎乎的洞口,从里面伸出来了大量石头组成的空心圆管,噼里啪啦的喷吐出许多闪亮亮的光球,在空中划出抛物线纷纷扬扬着落到了地面上。

    这些光球可不是秋天的落叶,除了诗意与美感还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山坡上很快便产生了接二连三的密集爆炸,不少怪物甚至都被点燃成火炬,在陡峭的斜面上胡乱地手舞足蹈着翻滚了下去。

    大规模集群冲锋?确实是很壮观,而且奥克塔薇尔就算把逃进城内的联军士兵赶上城墙,那些丢盔弃甲连武器都不全的家伙配合托隆索老爷子拼凑起来的守军也没可能挡住这种冲锋,除非长公主等人亲自出手。

    但现在呢,面对一座傀儡化的城市、同时更要命的是这个傀儡还有着相当充足的能量供其挥霍,所谓的集群冲锋根本什么都不是了。

    南宫荣确实没能完全掌控水晶内部的狂暴能量,所以少年便索性没有试着将它们约束在某个相对而言比较小的物体里面来制造傀儡,而是直接将其灌入了整座城市之中。

    实际上从一开始少年便有在做将城市傀儡化的准备,因为他知道深渊阵营的大佬肯定不会白白看着自己夺取水晶的控制权,多半会在途中制造出一些麻烦;更重要的是,少年心里面还有一个猜测,使得他认为水晶内部的能量远比通常估计的要多上许多。

    “呀,说什么不能接受,这总比被怪物爬到城墙上来要靠谱得多吧,还是说你有喜欢被怪物那个啥的某方面的特殊嗜好?”南宫荣努力掰开了奥克塔薇尔的双手以免自己真的被她给掐死,然后才十分淡然地朝城外努了努嘴道,“好了这些先不提,让你的士兵赶紧离开城墙,罗格肯定不会放任这个不受我控制的傀儡肆意消灭他的部队的。”

    “傀儡不受你的控制?是因为水晶里面蕴含着的能量太多了的缘故吗,可是根据历史上的记载它并没有被人多次使用,又哪儿来的那么多能量?”

    南宫荣等女孩说完忍不住扭头朝幻彩凤鸣的方向看了一眼,继而慢悠悠地开口道:“如果它吸收的是无数被处决的战俘的生命力呢?”

    长公主殿下的脸顿时绿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凌天战帝最新章节

        被世人所鄙夷的弹琴少年,却手持神琴“青殇”,祭出魂天八曲,青天为之色变,在法则林立的武道世界之中杀出一条血路,踩着强者尸骸不断攀上高峰。

  • 阴妻难寻鬼夫找上门最新章节

        我叫韩乐乐,普通的女大学生一枚。你问我特长是啥?我能装作听不到吗?非要说?能看见鬼算是特长吗?不算?那能勾搭一个霸气的鬼男人算是特长吗?你不信?其实,遇到阎锦渊之前我也不信。曾经,我也是个心思单纯的女孩子,一心只想挖挖坟、考考古,随便赚点小钱财。万万没想到呀万万没想到,就因为肚皮上比别人多长了一块胎记,就成了百鬼争抢的目标。我知道我很抢手,可是鬼王大人,虽然你英俊潇洒本事多多,可咱能不能矜持点?我才不是你老婆!

  • 蜜婚:萌妻入侵!最新章节

        夏诺妍的生活比一般人都精彩。晚上是珠宝大盗无照搬运萌萌哒,白天是私家神探专抓非法啪啪啪!抓出轨大叔却抓到了腹黑龙氏大少怎么办?腹黑龙少说看了就要负责当场拖去领证怎么办?婚后生活天天吃瘪还收到组织命令偷龙少传家宝怎么办!

  • 帝临洪荒最新章节

        “什么?我竟然穿越到洪荒世界成为天帝了?”“嘿嘿,女娲,后土,瑶池,嫦曦,西王母,三霄……数之不尽的仙子不都是我的了?”“等等,不对。我是昊天?那个憋憋屈屈的被圣人欺负,还让猴子给踹到桌子底下的昊天?”不,朕既为天帝,当君临天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尔等乱臣贼子,还不速速俯首跪拜?

  • 殇月最新章节

        周秀生是一名普通学生,被卷入阴谋时意外获得一块奇迹石,他发现这一切都不同寻常,想找出事情的真相,却卷入更大的是非之中,经历了一系列的变故后他认识到战争的残酷,立志找出战争根源,停止战争!

  • 绯色情妻,与人有染最新章节

        幼年的顺从装傻造就了他的淡然更是无情。年幼的死里挣扎造就了她的不安却是无谓。当无情与无谓在想要改变的时候相遇,他们之间谁又能够改变谁。异同却又相像的二人,虽有隔阂,但都心知你从此以后就是我的唯一!

  • 冷王嗜宠:我家王妃初养成最新章节

        凝猫觉得,自己这次穿越穿得还不错,一家子把她视若珍宝,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还有随手捡来的忠犬王爷每天花样投喂。就是……她捏了捏自己肚子上那层可观的脂肪……什么?想减肥?呵,门儿都没有!这些鱼翅熊掌鲍参翅肚凤髓龙肝八珍玉食都给本王吃!一点都不许剩!于是……她终于长成了一枚圆润的胖子,就要嫁不出去了!某男笑:要的就是你嫁不出去,只本王一人敢娶。

  • 厉害了我的冥主最新章节

        我夏思霓从小就被视为不祥人,长大还成了个只懂招摇撞骗的神棍。坏事做多遭报应,丢了保命的手串不说,我顺手从凶宅捞来的罐子里,竟藏了个傲娇冥主!他银发白衣,俊脸祸国殃民,却邪肆腹黑一肚子坏水,非说我与他的姻缘千年前已定,借口日久生情,夜夜撩我榨体力。“小霓子,爷渴了。”我没好气地递给他杯子,“祝你塞牙缝儿。”他却眉眼含笑,冷不防地在我唇上落下个绵长的吻:“凡人的水太俗,小爷我只爱这一口。”

  • 时光陪我睡觉觉最新章节

        他是季家老幺,天之骄子。她是飘零孤女,寄人篱下。季南风说,人生所有的相逢都是冥冥注定。夏笙歌说,人生所有的重逢都是不怀好意。十六岁那年他忘带课本,她把自己的课本推给他,说下课记得要还。十七岁那年他追女生忘带钱包,她把钱包塞给他,说回家记得要还。十八岁那年毕业他要她的项链玩,她摘下来给他,说玩完记得要还。二十三岁那年他大婚遇袭,她把命借给了他,说这次不用还了。我一直在等你回头,虽然过程漫长,但没有关系,我愿先颠沛流离,再遇到温暖的你。

  • 天将暮最新章节

        他一直觉得自己跟了个扫把星,她拯救他脱了困局,可他从此就成了邪道。她为他取名过儿,然后他就被人砍了条胳膊。她让他追随自己所恋的那位人中龙凤,他的命运就注定了万劫不复。有人说,真男人到这世上走上一遭,就该把天捅个窟窿。她却说,好男人,即使看到天上有个窟窿,也会为了身后的人挺起脊梁去沉默着修补。好一张乌鸦嘴啊,这回天真的塌了,信了她的邪,他只好硬着头皮,试着再去抢救一下这崩乱的世界。

  • 浪漫雨季爱上你最新章节

        学校篮球队主力李皓阳和吉他社会长秦佑杰的篮球大对决引起了学校女生的躁动。“佑杰,加油,加油,秦佑杰加油。。”“李皓阳,加油啊~”篮球场外的粉丝比场上正厮杀激烈的篮球队员更为激动不已。“用这场做赌注怎么样?你赢了我放弃蒋梦雪,你输了你和她分手,怎么样?”李皓阳边运着篮球边对防守他的秦佑杰说道。秦佑杰微微一笑并不说话,望了一眼拉拉队中的蒋梦雪,眼神契合的交流下,蒋梦雪的目光一直追随者秦佑杰。李皓阳带球突破秦佑杰的防守,上篮得分。。此时,场外的人儿并不知道他们的赌约是什么,无论谁得分,篮球馆内的尖叫声从未停止。

  • 万古之变最新章节

        不愿成为家族权利交易的牺牲品,年少的叶恒毅然逃出家族,从这一刻开始他将独自面对风雨,在这片灵力纵横的世界中,他如何求生,如何成长,这将是一种怎样的期待呢?rn同时一场数万年未有之变局在大陆悄悄酝酿,谁主沉浮?

  • 青春最后的归宿最新章节

        毕业前后,迷茫与诱惑,身边好友都没逃过分手的命运。仿佛是青春必不可少的经历。而肖策和顾琪披荆斩棘,试图冲破这道魔咒。毕业来临,天各一方,顾琪失声痛哭在南来北往的火车上。他们能否再见?当面对毕业季和异地恋,爱情的两大头号杀手。顾琪说:如果我们能熬过去,我就嫁给你。一个胆小而又受过情伤的女孩,和一个不懂爱情的男孩,会为自己的青春带来怎样的归宿?

  • 阴女回魂最新章节

        我谈了个女朋友,可是她却不让我碰,之后她的闺蜜告诉我,我女朋友在外面有别的男人……我和女朋友分手了,然后和闺蜜上了床。结果……女朋友却自杀了……

  • 重生之刀霸天下最新章节

        张浪意外从沉浸式全息武侠游戏《天下》穿越到真实的天下武侠世界。  天下江湖,各方势力风起云涌,武道强者各领风骚,正是百舸争流,群星闪耀之时。  有剑道高手跨海而来,剑试天下,但求一败;有太行仙人以山为名,睥睨风霜,威震天下;有圣门魔主凶焰滔天,腥风血雨,祸乱江湖;有外域魔尊创立邪教,虎视眈眈,觊觎神州……  面对这似曾相识,灿烂到刺眼的江湖,张浪唯有紧紧握住手中的刀。  是喝不尽江湖血,斩不尽仇人头?还是酒撒七步血成河,北风胡地持刀行?又或者跨过这血雨腥风,一刀称量这个天下?  “我用刀,与天争命!”

  • 美女总裁的极品兵王最新章节

        他是华夏的超级兵王,更是让整个地下世界颤抖的制霸者,他身怀透视异能,重回都市,却是为了一个简单的任务结婚。女神级的绝美老婆,高冷的总裁,暴力的警花,甜美的护士,饥渴的编导,清纯的秘书和冷艳的黑道美女一系列的各色极品美女,接二连三的钻进了他的生活,让他这个简单任务不再简单……

  • 网游之星魂神话最新章节

        神对我说:因为有我,所以才有了这世界。
        世界对我说:因为我,才出现了人类。
        人类对我说:正因为我们,所以有了电脑。
        电脑对我说:因为我,所以出现了网络游戏。
        网络游戏对我说:因为我的存在,才发现无论是游戏里,还是游戏外,你都是可以追杀神的。
        神对我哭泣:对不起,我错了!
        我对神微笑:那......就让我来谱写新的神话吧!

  • 特种兵之变种人最新章节

        “李鱼,外军代表团明天来我们海军陆战队,你上台表演一下手枪单手上膛!”    “什么?那个课目的全国纪录又被海军陆战队的李鱼给破了!妈的,那可是我们空军自己的优势科目啊!”    “老张,把你们海军陆战队的李鱼借我一个月,放心,不白借,你不是想要最新型号的两栖步战车吗,包在我身上个!”    PS:这是一个关于海军陆战队的故事!

    本章内容提要:
    ...    地震对奥克塔薇尔来说是个稀罕事,不过好歹她知道是什么,因此女孩很清楚如今这令整座塔文城产生了剧烈摇晃的震动并非自然界中的地震,而是某种相当强大的法术。但看情形似乎不是由罗格或别的深渊大佬释放用来攻击城市的,这就有点让长公主感觉懵逼了。     不是外面难道是在里面?某个强力深渊单位假扮成溃兵混在人群中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