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对奥克塔薇尔来说是个稀罕事,不过好歹她知道是什么,因此女孩很清楚如今这令整座塔文城产生了剧烈摇晃的震动并非自然界中的地震,而是某种相当强大的法术。但看情形似乎不是由罗格或别的深渊大佬释放用来攻击城市的,这就有点让长公主感觉懵逼了。

    不是外面难道是在里面?某个强力深渊单位假扮成溃兵混在人群中趁乱潜入了城内,接着突然动手……应该也是没可能的吧,若真是如此外面的怪物绝对会与它里应外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满脸懵逼地停下脚步。

    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唯一推测即便再不可能也一定会是真相。这个道理奥克塔薇尔十分明白,于是女孩不等震动停歇或减弱便用无比惊愕的表情扭头朝手中紧紧握着幻彩凤鸣的南宫荣望了过去。

    “喂,这该不会是你搞的鬼吧?”

    面对长公主殿下的怒喝,南宫荣倒是显得十分淡定,耸耸肩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回答道:“你是指地震吗,的确是我搞的鬼。”

    “真亏得你能一脸平静地说出来呢,把城墙震垮顺便摧毁守军的防御待会又要怎样迎击汹涌而来的怪物,让士兵们拿命去填吗!?还是说对抗深渊什么的全都是鬼扯,你实际上早就已经做好了投靠对方的准备,只等着像今天这般关键的时刻突然出手将自己人作为献给深渊的大礼?”

    少年顿时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如果不是无法松手放开水晶武器,他只怕已然上前几步用手刀打断长公主的脑洞继续扩大了:“你的思考回路到底是怎么生长的,为何每次挖开的脑洞总是那样深不见底?我如果打算转投深渊的话刚刚还救你做什么,随便比划两下做做样子然后摆出满脸遗憾的样子对其他人说你已经没救了接着坐等深渊攻占城池不是更加合理吗?”

    奥克塔薇尔闻言不禁恍然大悟地握手捶了一下手心:“你这么一说好像确实如此呢,看样子是我想太多了。不过你捣鼓出这种地动山摇的可怕法术摧毁城墙又是在打算做什么,能给我一个具体的解释不?”

    “你究竟哪只眼睛看到我有在摧毁城墙的啦?”

    被出乎意料之外的反问给糊了一脸的长公主不禁原地呆愣了好几秒钟,直到又一波震动传来让女孩站立不稳方才重新回过了神,下意识地朝四周环顾了一圈后发现,尽管震动很恐怖但确实如少年所说的城墙并未受到任何损害,连城内房屋也没受多大影响,倒塌的全都是些年久失修的老旧建筑。

    目标不是城墙的话,这个引发震动的法术究竟有着怎样的效果呢?换成平时奥克塔薇尔并不介意为这个问题浪费一些脑细胞,不过眼下她可没心思慢慢墨迹,直接向南宫荣问起了答案。

    “不要卖关子了,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似乎是所有的准备都已经完成,少年终于松开了握着水晶长枪的右手,不受那越来越强烈的震动丝毫影响站到了城垛上,朝左右两侧张开双臂不紧不慢地微笑着说道:“当然是在帮助你们对抗城外那群数量铺天盖地的深渊怪物了,我可不认为奥克塔薇尔你凭借手头上的那点兵力就能够阻止对方。”

    南宫荣此刻正背对着城外的那群深渊怪物,也不知是不是少年的出(zhuang)现(bi)刺激到了它们,这些家伙纷纷从满脸懵逼的状态中清醒过来,从口中发出刺耳的吼声再度展开了冲锋。

    几发黑乎乎的法术自城外飞向了南宫荣,不过要么超出射程要么没能命中,而且少年好像也华丽无视了它们的威胁,继续在城垛上用力且优雅地挥舞着手臂,看上去仿佛正在指挥一场音乐演奏的模样。

    “虽然我可以借助水晶内爆发性的能量以漫山遍野的石头和泥土为原料打造出不输给无数深渊怪物的大群傀儡,但想要对付罗格单靠杂兵显然是没可能的,哪怕捣鼓出再多的傀儡也挡不住对方一发地图炮;所以,我决定将能量集中在一个物体上面作为王牌来使用。”

    长公主对此只觉得更加奇怪了,因为南宫荣乍看起来并没有在捣鼓比传说中的刚大木还要规格外的专打小怪兽的超级系机体。就算少年没能掌握对水晶武器的控制使得他无法很好地驾驭里面狂暴的能量将之集中使用,操控其中的一部分来打造机体也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

    为何始终不见他有任何动作,唯独地面上的震动一直未曾停下来?

    深渊怪物冲锋的速度很快,更何况城墙这儿的守军全都一个个在剧烈的震动中东倒西歪连枪都拿不稳,根本顾不上射击阻拦,使得它们眨眼间便来到了城墙脚下,其中一些更是直接在墙壁表面抓出裂口攀爬了上来;不仅如此,原先联军为了防止莱伊等人乘飞机逃跑而特意设置在远方的那群飞行魔兽也出现在了天空中,看对方的体表颜色估计已经转换了阵营,正在配合己方的地面部队展开进攻。

    “怎么样都行了赶快做点什么,否则我们就真的要全部玩完了喂!”

    奥克塔薇尔的意思是让南宫荣停止这见鬼的震动,以便大家能够重整态势展开反击试着将深渊打回去,虽然她也知道成功的可能性并不大;但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让女孩的三观重新被狠狠刷洗了一遍。

    一条由砖石泥土等组成的长条状物体从城墙脚下高高地抬了起来,它比长公主在帝都见过的最雄伟的建筑还要巨大,上面甚至还攀附着几只深渊怪物,就好像衣服上粘着的草籽。由于角度原因这些怪物正好处于南宫荣后脑勺的斜上方位置,它们显然认为这是一个绝佳的登上城墙的机会,当场便纷纷借助重力猛扑了下来。

    长公主还没来得及将警告南宫荣的台词喊出口,就愕然看见那个巨型长条状物体表面猛然迸射出闪亮耀眼的淡蓝色电弧,接着一条比人还粗的电弧“轻轻”地舔过那几只怪物,随后它们的身体便十分突兀地急剧膨胀了起来,最终啪叽一声爆裂成了漫天的血雾。

    红色的液体和各种马赛克碎块全部糊在了保护南宫荣的守护之盾的表面,并没有粘在他的衣服上。不过就长公主个人来说,她觉得少年真要任由那些东西糊了一身的话没准会显得更加帅气一些。

    诡异的电弧席卷了整个城墙表面,正在努力攀爬着的大量怪物纷纷宛如被吹爆了的气球般一阵砰砰炸响,甚至墙角下一些靠得近的怪物也未能幸免,先前看起来相当危急的局面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似的,一点都不真实。

    长条状物体重重地落了下去,直到这时奥克塔薇尔才惊悚地发现那玩意竟然是某种类似于昆虫或节肢动物的腿一样的东西,踩在地面上引发了惊天动地的震动并扬起了大量的尘土。它不仅将被踩到的倒霉蛋当场碾成了粉末,与地面接触产生的气流还让周围的杂兵纷纷滚了满地,怪物的队形当场就被打乱了。

    “那……到底是什么?”

    喃喃自语中的奥克塔薇尔忽然感觉有人正在从背后用力摇晃着自己的肩膀,扭头看时发现那是夏尔罗特。只不过骑士大人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僵硬,仿佛大白天的走进自己房间时恰好撞见被人信仰着的女神殿下正在毫无防备地换衣服一样,除去震惊也只有不可置信了。

    至于惊艳?他表示自己暂时还没有被教廷的人请去喝茶的打算。

    “怎么了夏尔罗特,看起来好像见了鬼似的。”

    被点到名的骑士大人用力咽了一口唾沫,转身伸出手臂颤抖着指向了一个方向:“长公主殿下,那、那边,也有同样的东西!”

    夏尔罗特所指的方向是城市的另外一侧城墙,距离主战场隔着老远,甚至都没有受到深渊的光顾。女孩尽管没能看到什么长条状的物体,但那里无缘无故掀起的遮天蔽日的尘土已经足以说明问题了。

    意识到什么的奥克塔薇尔急忙朝别的方向看了过去,准确点说她用目光将整座塔文城的周围都给扫了一遍,接着不出所料又万分惊恐地连续找到了好些个几乎要直冲天际的尘土团。

    难、难道说……

    地面震动得更加剧烈了,天空中原本正在俯冲着的飞行魔兽似乎是察觉到了某种危险,纷纷拼命拍打着翅膀开始重新爬高试图远离战场,让城墙上注意到这点的众人不禁感到了一阵莫名其妙。

    不过很快他们便明白这是为什么了——在奥克塔薇尔看来,城外的地面就好像突然下陷了一样毫无征兆地【沉】了下去,随后持续了很长时间的震动终于停歇了下来,一切又重新恢复了宁静。

    这并不是什么下陷,而是城墙的所在高度提升了。那些踩在地面上的巨型长条状的腿果然是与城墙相连的,它们支撑着整座城市离开地面站了起来,远远望去就好像一只脚踩丘陵将身形维持得四平八稳的大号蜘蛛。

    讲道理此时此刻奥克塔薇尔的心情用卧槽都无法准确形容了,她直接冲上去将南宫荣从城垛上拽到面前揪住的他衣领拼命摇晃了起来,大有一副誓不将少年摇散架就不肯罢休的架势。

    “你这个不靠谱的魂淡究竟做了什么,能不能弄点稍微可以让人容易接受一些的东西啊喂!?这是一座城市,虽然算不上繁荣但面积和人口却一点也不含糊的城市,你特么的竟然将它整个转化成了自己的傀儡!?”

    伴随着长公主殿下近乎抓狂的吼声,【活过来】的塔文市城墙表面忽然打开许多黑乎乎的洞口,从里面伸出来了大量石头组成的空心圆管,噼里啪啦的喷吐出许多闪亮亮的光球,在空中划出抛物线纷纷扬扬着落到了地面上。

    这些光球可不是秋天的落叶,除了诗意与美感还携带着无与伦比的破坏力,山坡上很快便产生了接二连三的密集爆炸,不少怪物甚至都被点燃成火炬,在陡峭的斜面上胡乱地手舞足蹈着翻滚了下去。

    大规模集群冲锋?确实是很壮观,而且奥克塔薇尔就算把逃进城内的联军士兵赶上城墙,那些丢盔弃甲连武器都不全的家伙配合托隆索老爷子拼凑起来的守军也没可能挡住这种冲锋,除非长公主等人亲自出手。

    但现在呢,面对一座傀儡化的城市、同时更要命的是这个傀儡还有着相当充足的能量供其挥霍,所谓的集群冲锋根本什么都不是了。

    南宫荣确实没能完全掌控水晶内部的狂暴能量,所以少年便索性没有试着将它们约束在某个相对而言比较小的物体里面来制造傀儡,而是直接将其灌入了整座城市之中。

    实际上从一开始少年便有在做将城市傀儡化的准备,因为他知道深渊阵营的大佬肯定不会白白看着自己夺取水晶的控制权,多半会在途中制造出一些麻烦;更重要的是,少年心里面还有一个猜测,使得他认为水晶内部的能量远比通常估计的要多上许多。

    “呀,说什么不能接受,这总比被怪物爬到城墙上来要靠谱得多吧,还是说你有喜欢被怪物那个啥的某方面的特殊嗜好?”南宫荣努力掰开了奥克塔薇尔的双手以免自己真的被她给掐死,然后才十分淡然地朝城外努了努嘴道,“好了这些先不提,让你的士兵赶紧离开城墙,罗格肯定不会放任这个不受我控制的傀儡肆意消灭他的部队的。”

    “傀儡不受你的控制?是因为水晶里面蕴含着的能量太多了的缘故吗,可是根据历史上的记载它并没有被人多次使用,又哪儿来的那么多能量?”

    南宫荣等女孩说完忍不住扭头朝幻彩凤鸣的方向看了一眼,继而慢悠悠地开口道:“如果它吸收的是无数被处决的战俘的生命力呢?”

    长公主殿下的脸顿时绿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00章 超级系的傀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女神的修真护卫最新章节

        傲骄女神:“只许疼我一个人,不许欺负我,骂我,别人欺负我,你要在第一时间出来帮我。”冰山女神:“要是敢欺骗我的感情,我就阉了你!”清纯女神一脸羞涩:“你能不能别这么花心?”张毅四十五度角仰望星空,脸上淡淡忧伤:一个优秀的男人,就像黑夜里的萤火虫,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吸引着女人的目光,小爷我没办法。

  • 乡村小神医最新章节

        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农村套路浅,但是也危险。一个被遗弃在农村的孤儿,意外获得了医卜星相……还用圣水甘霖培育出大冬瓜,大龙虾,鸡鸭成群,牛马放浪……从此,他逍遥花间,装逼打脸,且看主角逆袭带领山福村村民发家致富……

  • 失恋男子公寓最新章节

        失恋真的是作品的崔生剂

  • 杠上吃货太子妃最新章节

        本是宅女一枚的妙柒月因为一次出门,而受到重击莫名穿越,穿越之后的种种事件,让她疑惑不已。然而一次意外遇到了一个难缠的男人,被她视为一号危险人物,本欲躲开不多做纠缠,可是偏偏这个男人不这么想。小剧情一“走开走开,离我远点。”妙柒月看着眼前的男人就烦。“不要。我要娶你。”男人高调宣布。“娶什么娶。想娶我,问过我娘亲先。”妙柒月是乖女儿,娘亲说过这个男人是太子,会娶很多女人,她以后会香消玉殒见不到娘亲最后一面的。“以后离你娘亲远点。”男人咬牙切齿。“你错了,娘亲说让我离你远点。”妙柒月将娘亲说过的话转告给眼前的男人。“……”小剧情二“既然你们认定了我不是,那还需要说什么?!”妙柒月看着眼前一众人,脸上有的只剩冷色,原来她也会变成一场笑话。“所以你身上的灵魂

  • 凤女重生最新章节

        他是一国之主,他说许她荣华富贵给她这世间最尊贵的后位,但是她拒绝了,反目便是一刀送上,她说:“凤夙,这是你前世欠我的。”

  • 超时空穿越最新章节

        身患绝症的青年李越获得了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宝物,开启了自己的穿越之旅……js330

  • 火影之至高忍者最新章节

        当世界变换……    当这双不一样的眼睛看到了不同的世界……    古东:那就站在巅峰,成为至高忍者!js330

  • 火影之弑血行最新章节

        杀戮,阴谋,背叛。为了她,我愿屠光三千世界,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存在,竟然导致了她的死亡,我恨啊。    重生木叶,看木叶鬼才如何征战火影。    你很强?你是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太看不起我波风浩人。    杀影如同屠狗,影级?那只是起点。。。js330

  • 我当蛊师那些年最新章节

        晋中地区有个名叫“乱水村”的偏远山村,我跟着女友回家见丈母娘被骗到了这里。这个村子里只有女人,处处透着怪异,可惜那时贪图美色的我没能及时逃出去,被迫踏上了一条诡事连连的惊悚之旅。

  • 登顶炼气师最新章节

        楚风无法理解,一个不会动的手办人偶,怎么会卖那么贵?除非自己疯了,才会买这种人偶当摆件。谁也预想不到以后的事,楚风也不能!事实证明,他以后不但疯了,而且疯得不轻。人偶竟然真的活了,而且强大到可以……

  • 五行山下五百年最新章节

        五百年前捭阖三界,五百年后一心相佛,桀骜不驯的齐天大圣为何会低下高傲的头颅,甘愿西去?为正义?为情仇?还是为头上小小紧箍咒……且看五行山下五百年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 阴阳太岁最新章节

        古有言,太岁,肉灵芝也,食之升仙不死;我偶然间做了太岁生意,才发现这些所谓的神药,都是一些会让人肠穿肚烂的毒物,动则比黄金还贵的天价,只是一个幌子;老爸挖了一个价值200W的太岁之后,我家就陷入了一场灾难之中;我才想起来有人和我说过,有的太岁,不能碰。

  • 我做花和尚的那几年最新章节

        不通符篆,不会道法!左手拎三清,右手攥佛祖,金光护身前,哥们就是捉鬼界的MT,神挡杀神,佛挡……算了,做为一名在职的佛门弟子,杀佛什么的还是等我还俗以后再说吧。

  • 命咒最新章节

        在我即将十八成人的那一年里,一个瞎眼剃头匠将我的头发剃了。而就在头发落地的那一刹那,一系列用科学解释不了的怪事发生了……

  • 赎罪者最新章节

        遭人陷害,含冤入狱。我被迫成为警方线人,从此过上了刀口舔血的生活。碎尸奇谈,割喉杀手,吸血鬼案,道术杀人诡谲的命案背后,隐藏着惊天阴谋。而我,早已深陷阴谋之中。

  • 盗墓异途最新章节

        消失千年的七件灵玉,因一幅古画重现人间。各路人马纷纷抢夺,最终却无法独占!达成联盟后,深入大漠腹地,是否能启动传说中的神器?贪婪的人们,结局又会如何

  • 重生之肆意的人生最新章节

        她带着空间穿越而来本想种田潇洒一生,谁知因为种田的秘密而被谎言包围。当发现一切而要求和离时,等待她的却是不得不选择的死亡。再次醒来,她打开了神兽空间,获得了神兽传承天道赐福。神兽空间在手,修真、御兽,皆可让她肆意一生。且看我歌如何玩转修真界。这里有不一样的修炼,不一样的战斗,不一样的闯关秘境。

  • 契约首席:沈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她在最落魄的时候,被他救起。一无所有?哼!死过一回?那又如何!见不得光的情人?可以!只要能虐前任渣男,毁莲花婊妹,救回骨肉至亲,哪怕付出一切,梁静也在所不惜!【沈少宠妻日常】沈擎傲,她的救命恩人,亦是身价过千亿的沈家大亨!人前冷傲,人后温柔,偶尔还要耍点无赖“沈总,我看了一天的策划案,真的好累。”“那我们来做点缓解疲劳的事儿……”这下,她连喊累的力气都没有了。沈少邪魅一笑,看来此事有益身心,而且……效果不错

    本章内容提要:
    ...    地震对奥克塔薇尔来说是个稀罕事,不过好歹她知道是什么,因此女孩很清楚如今这令整座塔文城产生了剧烈摇晃的震动并非自然界中的地震,而是某种相当强大的法术。但看情形似乎不是由罗格或别的深渊大佬释放用来攻击城市的,这就有点让长公主感觉懵逼了。     不是外面难道是在里面?某个强力深渊单位假扮成溃兵混在人群中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