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会出现抢人头的情况,是因为奥克塔薇尔只要能够看得见敌人在很远的地方便可以对其展开攻击,根本无需靠近。毕竟长公主殿下的攻击方式是风,能在空气中传播相当远的一段距离,虽说哪怕普通人通过感官都会发现异常进而作出反应,但目标换成机械的话遇到这种情况的几率就很低了。

    没有哪台机械兵器会专门携带监测附近空气流动的设备,又不是在做科学探测。

    更何况这次还是来自于后下方的攻击,完全在敌机飞行员的视线死角之内,对方未能察觉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才会十分顺利地一发入魂。

    当然换成以前的奥克塔薇尔估计并没有这种展开超远距离攻击的能力,即便现在拥有了多半也相当消耗气力,否则之前女孩肯定会大肆对天空中的虫群发起攻击来援护林薇音,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瞅准机会偷个人头。

    不过在林薇音看来,长公主这么做并非因为消耗太大而无法多次施展攻击,她纯粹只是在偷懒罢了——全都是被便宜哥哥给传染了自身坏习惯的错。

    联军的飞机终于表现得不再嚣张而是惊慌失措了起来,纷纷摇摆着笨重的身体一边做着不规范的回避动作一边朝远处逃了开去,至于近在眼前的简易机场则再也顾不上了。比起破坏机场跑道,显然保住自己的飞机更加重要,在三名领主的眼里这些铁大鸟可金贵着呢,容不得丝毫损失。

    再说除了虫子另外两种飞行魔兽正在塔文城周围虎视眈眈,就算托隆索能让客机飞起来他也没办法带着莱伊从空中逃出去,联军的飞行员没必要在这个地方拼命。

    林薇音没去试着追击,且不说有可能受到联军对空火力的热情欢迎,飞机周围还有不少虫子在环绕着保护它们,她不认为自己可以在对方脱离交战空域之前取得一些战果。

    于是小丫头降落到了城墙上,在那里不仅有正在天晓得捣鼓着什么的南宫荣,还有刚刚抢走了人头的奥克塔薇尔,她准备找两人讨个公道。

    “你抢了我的人头。”女孩来到长公主面前后毫不客气地黑着脸说道,“赔偿!”

    奥克塔薇尔挠着脸颊感觉有点尴尬,正要开口说话时旁边的纳基里斯却突然抢先回应道:“什么叫你的人头,塔薇尔出手的时候你根本连敌人飞机的边都没有摸到,助攻都算不上还敢大言不惭地说那是你的人头?”

    然后蛇女萝莉便被面无表情的林薇音用枪口抵住了脑门,看这架势如果没人阻止小丫头的话,她肯定不介意做份烤蛇肉来当成自己的早餐。

    “你是哪里来的转角碰到被人追得屁滚尿流的残血就顺手收了还要嘲讽后面追了半个地图的队友连个人头都收不到还差点让对方逃跑了的极品玩家吗,来来来咱们出去点solo。”

    “讲道理你已经在solo我了。”

    奥克塔薇尔抬手将林薇音的胳膊轻轻压了下去,笑着向女孩示好道:“嘛,细节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毕竟当时机群已经接近机场了,情况十分紧急。不过我相信只要时间充裕你最后肯定能解决那些敌人,完全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忙。”

    只是要耗费多少时间多少能量就不太清楚了。

    林薇音其实也没有生气,仅仅是心里有个疙瘩感觉不痛快而已,眼见如此便借坡下驴了:“就是这样。总之没能在敌人靠近机场之前全部搞定他们的我自己也有责任,这次便算是把人头让给你的好了。那么,现在敌人有什么动静没?”

    空袭完毕后,通常说来陆军会紧跟着开始推进,扫平被轰炸摧毁到体无完肤的零星抵抗轻松攻占目标阵地。尽管拉兹菲尔德位面的科技树点的有些歪,可这基本的战术大家还是心知肚明的,现在正是联军的表演时间。

    至少塔文城的守军是这么认为的,连奥克塔薇尔也未曾直接回答而是转头看向了陡峭山脚下的敌军阵地。

    没有让众人等待太久,联军部队猛然发出震天的呐喊争先恐后地朝山坡狂奔了过来。这次联军似乎是下了血本的样子,不仅主力部队倾巢而出,浑身闪闪发亮整个人远远望去如同灯泡般吸引眼球的不少高手甚至还在带头冲锋,令城墙上的守军们顿时纷纷紧张了起来。

    然而奇怪的是联军的这次冲锋和昨天相比完全没有任何章法可言,不存在阵型也看不到配合,哪怕联军大营后方的留守部队用手里的武器给他们开枪壮行也改变不了这些家伙无头苍蝇一样地疯狂奔跑时会不小心绊倒在地甚至连手里的武器都给丢了的囧样。

    “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对劲。”认真观察着联军动向的奥克塔薇尔见状不禁皱着眉头用力将手臂挥舞了一下大声说道,“夏尔罗特,去通知部队暂时不要攻击联军,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再说!”

    守在女孩附近的骑士大人立即应了一声,继而转过身匆匆跑开了。

    和普通人不同林薇音的动力装甲上带着远视装置,小丫头很快便启动该装置朝山坡望去,接着忍不住疑惑地惊叫道:“咦咦咦,这是什么鬼,领头冲在前面的那几个人全都在挥舞着白旗耶?”

    士兵高举着旗帜展开冲锋的军队很常见,但高举着白旗冲锋的众人还真是第一次见,顿时集体满脸懵逼了起来,互相望着谁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林薇音降落下来之前便一直用手按着城垛不知道在忙些什么的南宫荣忽然开口说出了他的猜测:“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应该是深渊在试图对即将展开攻城的联军做些小动作的时候不小心暴露了,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种溃逃的模样。”

    长公主殿下觉得有点不高兴,虽然目前处于敌对的立场上,可在烈达纳沦陷之前三名领主好歹也算是帝国的臣子,他们麾下的自然也算是帝国的部队,还是属于比较精锐的那种——结果只是少年的一个没有根据的估计,他们就全部变成没跟未知的敌人进行战斗便被吓得四散奔逃的杂牌军了?

    但事实胜于雄辩,眼前这漫山遍野的溃兵怎么看都不像是有勇气停下来就地组织抵抗的样子,更不要说回头支援来不及逃跑而被敌人咬住的殿后部队了。按照如今的情形来看,只怕他们会不管不顾地一头冲到塔文城墙脚下,然后疯狂地拍打着城门乞求长公主下令开门放他们进去。

    就算女孩下令守军开枪射击也阻止不了这一切的发生。

    “探测器出现了反应,的确是深渊。”林薇音点开一个投射在身前的3D虚影图像肯定了南宫荣的说法,“数量好像并不是很多啊,联军明明可以对付……等等,深渊的数量正在急剧增多,就好像雨后春笋般凭空从地里面冒出来似的!”

    即便远在丘陵顶部,奥克塔薇尔这会儿也已经能够非常清楚地看见联军大营中突然出现的那一股紫色波涛,恶狠狠地吞没了营地各处密集绽放着的细小火焰。

    那些火焰都是兵器发射时喷射出来的,每一团都代表了一名或几名生者;然而在汹涌的紫色波涛之下,众多火焰很快便纷纷熄灭,再也没有出现。顺带着连大营中的枪炮声也逐渐稀疏下来,最终安静得鸦雀无声。

    长公主看不到在大营中具体发生了什么,可她完全能够想象得到,毕竟女孩也有亲眼见过深渊,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那三个魂淡在对付我们的时候表现得异常强势,怎么换成非人的对手就变成这样了,甚至还放弃了自己的部队!?他们的荣誉和责任感呢?”

    在对方大着胆子对你和莱伊出手时这些玩意早就已经不存在了吧?南宫荣默默地瞄了女孩一眼,没有说话。

    紫色的波涛并没有在营地中多做停留,不等山坡上屁滚尿流的联军士兵逃出多远便气势汹汹地追了过来,惊得他们顿时又是一阵屁滚尿流哭爹喊娘,随后跑得更快了。

    纳基里斯望着铺天盖地冲过来的大群联军士兵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戳着长公主殿下的后腰说道:“呐,塔薇尔,那些人马上就要靠近了,我们到底要不要开城门放对方进来?”

    讲道理从理智上来说奥克塔薇尔并不希望打开城门,先不提三名领主自导自演了一出苦肉计的可能,就算联军是真的在溃逃让他们进来后也会产生一系列的麻烦和混乱;而且深渊还在后面穷追不舍,万一没处理好那些怪物就有可能跟着一道冲进城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但南宫荣的一句话当场让长公主改变了主意:“你可以关着城门将他们堵在外面,他们便是狗急跳墙了在目前这种丢盔弃甲的状态下也没有能力攻城;不过等到后面的深渊赶上来将他们杀死后,这些内心充满了怨恨、绝望和恐惧的家伙将会成为绝佳的转化材料。”

    至于具体是什么的转化材料少年并没有说,长公主同样也没问,大家心里都有数。

    ——————————————————我是分割线——————————————————

    在忙碌且已经开始出现少许混乱的城墙上,南宫荣见到了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三位领主。他们两个是中年大叔,一个是二十出头,看上去和帝都里那些打扮得跟孔雀有一拼的贵族似乎没什么两样都是白白胖胖的造型,眼睛里也见不到枭雄应有的阴冷目光,满满的一副惊魂未定的表情。

    “威斯夫特、坦尼登以及阿尔弗列徳,你们竟然还有脸出现在我的面前。”奥克塔薇尔看着被夏尔罗特和手下士兵严加看管着押送过来的三个人咬牙切齿地怒道,甚至连他们姓氏后面的爵位都给舍去了没有说出来,“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吗!?”

    二十多岁的那个年轻人似乎是叫阿尔弗列徳,他人没有帅到冒泡反倒显得十分光棍,恢复镇定后挺着脖子硬气道:“要不是那些怪物从中捣鬼,就凭你这三脚猫的功夫和数千杂兵,也想挡住我们的总攻吗?今天发生这种事根本就是女神的恶作剧,否则最终沦为阶下囚的人只会是你。”

    夏尔罗特重重地在对方肚子上踢了一脚,让他整个人顿时如同虾米般将身体蜷缩了起来,剩下的话也未能说出口。

    “无妨。”长公主抬手止住了骑士大人的动作,让后者将准备踩在阿尔弗列徳脸上的鞋子给收了回去,“在烈达纳沦陷后,你们在动歪脑筋之前就应该考虑到深渊在攻入同盟境内的同时、一些散兵游勇会流窜在帝国内地到处作乱的可能吧,还是说你们根本就没有想过这点?”

    两个中年人里相对老一些的威斯夫特苦笑着摇了摇头解释道:“殿下,我们当然有考虑到这件事情,也做了相应的安排,否则出现在这红树岭内的军队数量只会更多。而且如果仅仅只是些散兵游勇的话,刚才就算背后遭到偷袭,我们也会选择组织部队战斗,并非像这般落荒而逃啊。”

    奥克塔薇尔虽然在气头上,可城外正在迅速接近的由人类、猫狗、牛羊以及别的一些动物转化而成的深渊怪物密集得好似潮水,让女孩顾不上对眼前三人发脾气,很是疑惑地问道:“对方的数量或许比较多,但也不见很强,组织战斗并非不可行呀?”

    “是这样没错,可如果统帅它们的是在烈达纳城外覆灭敌我双方所有部队的那个大魔头,您觉得我们还有机会吗?”

    守在长公主附近的士兵们闻言顿时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不少人甚至连手里的兵器都吓得掉落在了地上。烈达纳城外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大,即便民间不知道罗格的名字,却不影响他们各种添油加醋将原本的经过传得神乎其神。

    可止小儿夜啼,指的就是罗格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7章 溃逃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7章 溃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7章 溃逃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7章 溃逃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7章 溃逃】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少年医仙最新章节

        阎王判你三更死,我能保你过五更!  少年秦朗,偶得毒宗传承,以毒杀人,以毒救人,以毒追美,以一身旷绝古今的毒功行走都市,纵横江湖。  某功夫小强:我一身功夫,刀枪不入!秦朗:我有奇毒化骨噬魂!  某江湖大哥:我能召集小弟上千!秦朗:我能召集毒虫百万!  某绝色美女:红颜祸水,美女有毒,你伤不起!秦朗:我修炼毒功,以毒攻毒!  ===  ★小米在17k的第五部作品,请大家支持。前面4部《少年药王》、《天生神匠》、《活金》、《兽行天下》均已完本,人品有保证,请放心收藏阅读。  ===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少年医仙》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雪灵诗集最新章节

        这是诗....(有人不知吗?)
        这个,我的诗都是一些好好好好差的><
        小的只是小孩
        大人们不要含有太大的期待...
        看完不要打小的...

  • 重生之异能王妃最新章节

        一根铁索,一碗毒药,她被最亲近的人联手逼入惨烈地狱。再次睁眼,她誓要将仇人踩在脚下!嫡姐恶毒,继母阴险,还有一窝牛鬼蛇神的姑妈表妹不安好心,连亲爹都是一肚子坏水……没关系,人丑家贫没势力,翻身嫡女也一样把歌唱!谁叫咱有最大的靠山呢?——老天让咱重生,怎么着也不会轻易让咱挂掉不是?送咱异能还不够,外加一个狂拽炫酷屌炸天的奇葩王爷,一个妙手回春的万能神医,一个富可敌国的闺中好友,再来一个称霸天下的江湖帮派!既然你们要惹我,那我就不客气了……

  • 重生之绝色谋后最新章节

        前身被逼毒酒身亡,转世为尚书织女重新入宫,再卷风云细心谋划成为六宫之首。

  • 遇鬼生财最新章节

        见钱眼开,遇鬼生财,有些钱不是那么好赚的,一个无知的毛头小子,一心想要发家致富,竟做起了倒卖凶宅的买卖,想要牟取暴利,不料却误入鬼途,端起了一碗阴间饭,凶宅孤魂,不腐古尸,千年恶煞,东北家仙,各路魑魅魍魉不请自来,一个惊天动地的可怕阴谋随之浮出水面……js330

  • 逆天强少最新章节

        苏清鸿为了给儿子治病。恶魔到来,签订契约。苏清鸿醒后记忆丧失,离开封阳市。时隔五年,苏辰重新回到封阳市,已经物是人非。

  • 命定是你最新章节

        其实我们很不般配,但是我们确是命中注定的一对……
        你的心我来补,你的痛我来填,你的一切的一切,都和我有关……
        谢谢你,拯救了我!
        我爱你!
        【本文瞎搞成分居多,逻辑不通请见谅,作者高考,收尾有些仓促,敬请见谅!谢谢各位亲!】

  • 女主死亡99次最新章节

        劳资不过是不小心触碰了电脑上一个隐藏软件,为毛就穿越了?穿越就罢了,为毛还要完成任务?还有100次的死亡次数限制?完成不了就会直接死掉?这是什么坑爹系统?!

  • 三国之江山霸业最新章节

        一个后世普通人,穿越到了东汉末年,却是一不小心成了刘备的小舅子。且看甘信如何逆转乾坤,助姐夫成就大业!袁绍:我袁氏四世三公,怎奈何不了汝这黄口小儿!曹操:甘信逆贼,毁我半生霸业!孙权:东吴三代基业,毁于甘信之手,吾与甘信势不两立!甘信:姐夫,你都有姐姐了,其他美女就由小弟帮你解决了吧!

  • 春生这个兵最新章节

        九十年代末期,一名反恐前线牺牲的特种尖兵杨雷,上战场前留下遗书,三年后被媒体给扒拉出来,刊登在报纸上,感动了全国上下百万大军。时隔十二年的光景,杨雷的儿子杨春生长大了,到了参军的年龄,命运的使然,让他走进了部队

  • 妻主难缠,傲娇夫难养最新章节

        她宠他宠他宠他,就是为了编织一张名为爱的网将他套牢。她爱她惧她防她,却不知为何舍不得她?当结局已定,他依旧选择了江山和亲人,那日,他嫁衣披身,将手中的匕首插入她的身上,鲜红的血将白衣染红,他方知道只有他不知道的事情,这个高高在上的女皇在用尽一切爱他,即使她从未说爱。

  • 穿管办系统最新章节

        穿越事务管理办事处,简称穿管办,故事从这里开始。
        天天看别人穿越,给穿越者擦屁股,还要被穿越者追杀,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有,那就是差点毁灭多元宇宙。
        不知火舞,皮城女警,神奇女侠……
        穿管办系统,万物乱入,穿越大乱斗!
        为什么穿越而来的生物都想杀主角?这背后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
        点开本书,看越来越精彩的穿越大乱斗!
        这可能是2018年最好看的小说之一,只要有你支持!

  • 蚀骨闪婚:神秘总裁的私宠最新章节

        整个丰城都在看叶栗的笑话,看着她从名媛变成贫民,但所有人都没想到,叶栗转身一变成了名副其实的陆太太。整个丰城都知道陆柏庭恨叶家,但没人知道,叶栗却让陆柏庭爱了一辈子。

  • 终极天师最新章节

        铁口直断,一卦千金 张唯一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勇攀人生巅峰。

  • 倾国之恋:穿越千年来爱你最新章节

        蕙心兰质、仪态万方、貌似娴静、果真张扬!——她是21世纪虞楚的长公主洛伊;  容颜不群、个性锋芒、身手不凡、黑白错综。——他是千年之前新罗的贵族毗昙;  她无法获得自由的生活,他注定走上谋逆之路而血染沙场。  本不应相逢,却偏因一次意外的穿越,于是便有了那般明媚与伤感的爱慕。  千年之前的新罗,善德女王的时代,德曼如何步步为营步上王位?美室怎样权倾一时机关算尽!是非功过从何评说!输赢成败该当何论?  且看两名巾帼女子如何权谋天下!  而洛伊与毗昙,穿越千年的一场邂逅,从相知相惜渐渐进退维谷、猜疑重重,他们的那场爱慕终将灿烂或是黯淡?你那步步泣血的结局,我是否能够挽回——

  • 桉然无恙最新章节

        初见,唐桉桉就像是一朵向日葵,给莫然带来了阳光。至此以后,他非她不可。再见是在五年后,彼时,唐桉桉已经忘记了莫然,她认为的初见却是他期盼已久的再会。学术讨论会上,她被他点名起来问问题,顶着全班女生期盼的目光,她只好一咬牙,问道,“学长,您有女朋友了吗?”莫然只是轻笑,“还没有,不过我很期待有。”大脑短路的唐桉桉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顺着他的话接了下去,“祝学长早日脱单!”他笑,“借你吉言。”交之于心。几个月后,实在是忍无可忍的莫然在校园的长椅吻了她……

  • 宠后上位手册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人美脾气暴的小毒花,在宫闱中通关“打怪”,顺带抱上一条心黑的黄金腿子,一路虐渣,顺带谈个恋爱的故事。她十五娇龄,为寻父亲死因入宫,初见他时,他还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可她的“金手指预知梦”却告诉她,这个黄金腿子将来却是造反的大反派,更凶残的是最后还登基成了天子,昔日跟着他的“走狗”们个个升官发财,而和他作对的

  • 奇剑风流转最新章节

        疯道掐指数中原——疯癫十三龙九式,阴阳双绝鸳鸯剑!五大绝顶高手自创武功,谁与争锋?有一群书生却口舌如花,妙语平纷争,武林人士都被人利用,用一不存在的奇剑取得了天下,武林中一片动荡,可当面对外敌时,又同仇敌忾,共御外寇,爱国之心可见一斑!

    本章内容提要:
    ...    之所以会出现抢人头的情况,是因为奥克塔薇尔只要能够看得见敌人在很远的地方便可以对其展开攻击,根本无需靠近。毕竟长公主殿下的攻击方式是风,能在空气中传播相当远的一段距离,虽说哪怕普通人通过感官都会发现异常进而作出反应,但目标换成机械的话遇到这种情况的几率就很低了。     没有哪台机械兵器会专门携带监测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