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个的深渊boss级大佬和一群深渊炮灰杂兵完全是两种概念,虽说前者或许十分强大可终究只有一个人,仔细想想办法也并非不能对付,将其活动范围限制在一处很小的地方亦不会造成多大的危害;然而数量众多的杂兵处理起来却会让人各种手忙脚乱焦头烂额,因为它们对军队没什么威胁可在普通民众看来则是相当恐怖的存在,危害性简直极大。

    就好像电影里的生化怪物和普通丧尸的区别,毕竟深渊的侵蚀同样可以大规模地迅速传染,作为传染源的杂兵数量越多越麻烦。

    而两者若是互相结合起来行动,那自然就更加麻烦了——很遗憾,从目前南宫荣掌握到的情报来看,深渊似乎正在这么做。

    晚餐很快就转变成了会议,少年随即带着林薇音向托隆索告辞,匆匆找到了正在和莱伊于庭院喷泉旁一边就餐一边欣赏天空中一红一紫两轮月亮的奥克塔薇尔。

    “真意外,我本以为你会被别人缠着要求决斗或是被别人缠着敬酒根本走不开,没想到居然来到了我的面前。那群人怎么会舍得放你走?”

    长公主殿下开口第一句话便让南宫荣忍不住满头黑线了起来,少年低头使劲儿捏着鼻梁蛋疼道:“既然知道我有可能被他们找麻烦,那就拜托你过去镇镇场子好不?虽然在托隆索老爷子的威慑下并没有哪个家伙真的来找我麻烦。这些先不提,我有一个坏消息要说,你且让闲杂人等退下。”

    奥克塔薇尔在旁边莱伊惊讶的目光中想都没想的冲周围服侍姐弟俩用餐的仆从们挥了挥手,让他们纷纷行礼致意着离开了庭院。

    等仆人们全都离开后,小皇帝不禁略感意外的对女孩说道:“塔薇尔姐姐,没想到你竟然会如此相信他呢。这若是换了以前,你是绝对不会这么做的吧。”

    这个时候长公主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不过还是摆出一副不怎么在意的模样摊开手说:“没关系,夏尔罗特和纳基里斯就在附近,而且我随时都能将幻彩凤鸣召唤出来,不会出现你所担心的那种情况的。”

    “姐姐,你的眼神撇到旁边去了。”

    “无路赛,细节什么的当成没看见就好,抓着不放可是会让你中意的女孩子产生反感的!”

    “大丈夫,就算被她讨厌了我也能借用选妃的名义将她弄到身边。”

    严重出乎意料之外的神回答让奥克塔薇尔好悬没当场栽到地上,哭笑不得地使劲儿拍着桌子怒道:“夏尔罗特,你给我滚过来仔细说说之前我进入学院学习不在莱伊身边时你个魂淡都教了他一些什么奇怪的东西!?”

    骑士大人并未对长公主的咆哮作出回应,反倒是晚风中传来了纳基里斯的说话声,似乎是离得较远因此声音并不是很大:“呐呐,夏尔罗特,我刚刚好像听见塔薇尔在叫你的样子?”

    “不,我并没有听见,一定是你弄错了。”夏尔罗特的声音同样很小,而语气则是平淡得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啊咧?可我明明……”

    “别管那些了,我带你去厨房吃糕点如何?”

    “要去要去!”

    南宫荣面无表情地抬手拍在了拼命憋着笑连泪花都从眼角渗了出来的林薇音的小脑袋上,轻轻地按住揉了两下示意小丫头不要表现得太张扬,接着才不紧不慢地冲满脸愠色的长公主开口道:“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讨论正事了?”

    莱伊也是颤抖着身体努力忍住了笑意,转而看向南宫荣开口道:“你不打算问问夏尔罗特为什么没在我们身边守着吗?”

    少年不假思索外加不负责任地当场秒答道:“自然是纳基里斯吵着无聊他无奈之下便只好出去溜萝莉了。”

    “这种让人很想大声反驳但仔细想想似乎又没什么错的说法到底是怎么回事……”

    奥克塔薇尔这会儿总算是平复好了自己的心情,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方才用平时淡然的模样说道:“夏尔罗特的事情等会再说,反正找他算账也不急于一时。那么南宫荣,你刚才提到的正经事究竟是什么?”

    “深渊要来了,不是之前我们预想当中有可能藏在暗处的boss,而是一大群。”

    南宫荣将托隆索副官传达给众人的消息简单复述了一遍,同时也成功地让长公主殿下为之深深皱起了眉头。如果红树岭内真的出现了大规模的侵蚀现象,在这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地方将很难有人能够轻松逃脱出去,若是连天空也被对方封锁,即便那三名领主亦是插翅难逃。

    现在同盟那边基本上已经等于完蛋了,倘若能够在红树岭这里将王室和实力最大的三家领主全部埋葬,帝国也会彻底倒下,对深渊而言接下来他们征服世界时将不会再遇到什么值得注意的对手,没有理由不这么做。

    “我只想知道联军为什么没有发现深渊的行动,照理说受到攻击的是他们的人啊,就算被深渊包围了没能跑出来,用无线电发出警告也是可以的啊?”奥克塔薇尔捏着耳边的发丝很是疑惑地说道,“为什么对方一点异常都未曾注意到的样子,否则他们今天也不会大张旗鼓地对我们展开攻击了。”

    被深渊控制着的不死者哪怕伪装得再怎么像活人,能够完全欺骗一路开过来的补给车队,它们攻击占据着村庄城镇等要地的联军部队时,总不至于连一个幸存者都没有吧?只要有一个人逃了出来、或者在混战中找到了无线电,联军便会得知这令人震惊的消息,继而做出进攻塔文城之外更加明智的选择。

    理论上的确是这样没有错,可让奥克塔薇尔他们没有料到的是深渊队伍里有一个出身于红树岭的当地人。这家伙不仅协助深渊绕开被联军重兵把守的关口从回声峡谷那条鲜为人知的小道进入了红树岭内,还对军队十分熟悉,向深渊提议在战斗开始之前便干扰无线电通讯、甚至专门捣鼓出大量跑得飞快的兔形魔物来狩猎逃离战场的幸存者,成功地阻止了士兵们向外界传递消息的企图。

    换成不太在意小节的罗格或其它没什么脑子的普通深渊怪物,肯定想不到这些,只有人类才会。只可惜长公主等人目前尚不知晓这点,大家也对联军没能及时察觉的情况感到困惑不已。

    不过讲道理,如果不是那几个平民胆大包天到想要悄悄溜回自己的村子取些物品,托隆索老爷子这边估计同样也不会察觉得到。

    “无论敌人用了何种手段,现在也没必要去仔细分析,想办法让外面那三个家伙知道并停止对塔文城的进攻、大家携起手来共同对抗深渊才是最重要的。”莱伊说着忍不住在脸上露出了无奈的表情,显然他也知道这样做的难度究竟有多大,“但,就算明天我亲自站在城墙上用扩音魔法冲对方大声呼喊,他们也肯定不会相信的吧。”

    三家联军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的跑来红树岭给小皇帝找麻烦,乃是因为他们很清楚才丢掉烈达纳和主力军队没多久的王室在这个时候最为虚弱,如果让保皇派的人将力量聚集到莱伊手上,他们便再也找不到比眼下更好的机会了。所以联军才会飞一般地展开行动力求在红树岭速战速决,他们也只能速战速决。

    先前为了调集飞行魔兽已经浪费了好几天的时间,如今终于看见了塔文城,他们的眼睛早就变得一片通红,整个就是一好不容易将妹子把到手后迫不及待将她推倒了的绅士模样;而现在妹子竟然打算让其等等说是自己需要时间做好心理准备,又怎么可能会等得住的啊?

    只怕对方在见到莱伊露面后会更加急切地命令部队发疯般冲上来才对。

    奥克塔薇尔稍微想象了一下弟弟登上城墙对着联军喊话的场景,继而十分果断地摇了摇头道:“没可能的,他们百分之百不会相信,反而会认为我们是在试图拖延时间。与其讨论怎样与对方合作对抗深渊,我倒是觉得讨论是否应该弃守塔文城更加靠谱一些。”

    “你们又要放弃治下的城市了吗?”

    用小指挖着耳朵的南宫荣满脸都是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语气同样也平淡得有些过分,令长公主忍不住瞬间就炸毛了:“你以为我愿意随便放弃这些城池的吗,我其实也不想的啊!可是没办法,假如联军负责维持后路的部队全都变成了亡灵,就说明红树岭已经有大半被深渊给占据了。等他们从背后袭击猝不及防的联军将其全部消灭进而包围住塔文城后,我们再想离开便会困难许多。”

    确实是这个道理,况且王室能够从支持者那里得到的力量还未进行整合,对姐弟俩来说正是【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的状态,和为了保卫沿海城市而死都不能后退一步的林薇音的处境完全不同。

    我是被便宜妹妹影响多了么?南宫荣在心里自嘲地笑了笑,继而随意地耸了耸肩道:“无所谓,反正我只是来打工的,你才是老板,让我怎么做怎么做就是了。那么,关于跑路你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吗?”

    “是的,老爷子在城内修了一条地下道,直接通向外面。”尽管附近的莱伊拽着长公主的衣角试图不动声色地提醒她,不过女孩看起来似乎对此并不在意,继续认真地说道,“红树岭的四周边界虽然都是无法通过的红树森林,但也并非完全密不透风,有一条小路连接着这里以及回声峡谷,我们可以从峡谷中离开。”

    满头黑线的小皇帝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塔薇尔姐姐,我是彻底服了你,就这样原原本本不加掩饰地将如此重要的情报告诉他们真的没问题吗?当然我并不是在怀疑二位,只不过……”

    少年回了对方一个淡然的微笑:“我明白的,陛下。其实您根本用不着担心,我和薇音终究只有两个人,哪怕真的想要做点什么也没那么大的能量。倒是奥克塔薇尔,我不记得你何时有这样信任过我,现在将如此重要的消息告诉我,是想要让我和薇音先过去为你们探探路么?”

    毕竟从地图上来看塔文城和回声峡谷之间的地区应该已经被深渊给占领了,谁也无法保证前方道路的安全,南宫荣会这么认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只是不知为何奥克塔薇尔闻言脸色却突然一黯,继而换成满脸哭笑不得的表情道:“嘛,你就当是这样好了,再说到时候也确实有必要派人前去探路并确保安全。那么,你的回答是?”

    “先等和深渊打过了再说。”南宫荣毫不犹豫地瞬间秒答道,“开打之前先考虑后路是你们的事情,但对我们而言却没那个必要,只会降低己方的士气。再说深渊的主力此刻正在同盟境内到处肆虐,出现在红树岭内的多半只是敌人的别动队,规模应该不会很大才对。只是考虑到你手中水晶武器的反应,负责领队的大概是个相当难对付的强者。”

    长公主听完少年的分析后也是赞同地点了点头:“嗯,应该是这样没错。不过就算只有他一个强者,深渊还有大量的普通部队,并且数量还会随着联军的伤亡迅速增加,我们没多少机会的吧?”

    “你是指击败对方的机会?抱歉,至少就目前来看我觉得可能性不太大,毕竟他有一支大军在后面支援。除非你们的援军及时赶来,否则就算我们有收拢被深渊打残了的联军部队,也阻挡不了对方多长时间。”

    没有重火力的情况下让普通士兵对抗深渊炮灰?不是不行,前提条件必须是数量要占优,但现在按照最糟糕的情况来推算,深渊怪物的数量到最后只会比塔文城内的普通士兵更多。

    至于保皇派的援军,再等个十天半月差不多便能抵达了吧。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5章 可以谈正经事了吗?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5章 可以谈正经事了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5章 可以谈正经事了吗?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5章 可以谈正经事了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5章 可以谈正经事了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小乞与星皇最新章节

        银月如钩,站在如画的原野上,乔真,他现在是这个星球的星皇。而十几年前的那个月夜,他还是一个被人追赶、亡命而逃的小乞丐。他现在应有尽有,财宝无数,想得到的东西却用不着花钱;美女如云,他是她们崇拜的偶像;他聪明过人、阅历丰富,却正是二十五岁的大好年纪,且永生。而现在,他要用自己的生命做一次很大的冒险,而且在别人看来是毫无意义的冒险。他疯了吗?

  • 女神总裁是我老婆最新章节

        兵王厌倦刀光剑影的生活,决定隐归都市,却意外与美女总裁领证结婚,从此过上了你不鸟我,哥偏逗你的生活。

  • 我家后山成了仙界垃圾场最新章节

        只身在省城打拼的农民工徐帆遭人陷害,落魄返乡,却意外发现自家后山成了天庭垃圾场…这些严重影响天庭神仙日常生活的垃圾,在下界全都是不可多得的宝贝!利用这些垃圾,他建果园、开养鸡场、种草药、开饭店,带领乡亲们发家致富!建造全球最牛农业综合集团!俏村医、女村长、冰山女总裁纷纷为之侧目,秋波暗送,徐帆躲都来不及!同时,对日新月异的人间充满兴趣的各路神仙也都找上了他……

  • 我之修仙最新章节

        武林天骄,行侠仗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剿灭匪盗,得仙术,入仙途,开启修仙之路·····js330

  • 文化抵抗最前线最新章节

        《金刚狼》大哥剑齿虎,二哥金刚狼,我是你们失散多年的亲弟弟—银剑狗啊!    《泰坦尼克》最伟大的爱情,忠贞的女主萝丝,几小时内就移情别恋。    《鸟人》文艺片的巅峰,且看我来炸翔,用黄黑之物给百老汇上色。    《肖申克的救赎》自由的典范,监狱那么好,为什么要越狱?    不能再剧透了……    进入电影世界,做一个逗,做一个二,做一个疯,快乐的给故事投毒,疯狂的拉低票房,幸福的降低评分。    内涵逻辑,请阅至16章:)js330

  • 总裁注意:掉包妻出没最新章节

        被渣姐步步算计紧逼,她走投无路投海自尽,却被人当成另外一个女人给救了?!救他的人,貌似很牛很X很强大?!正好,她将计就计,先抱紧大腿,把那对渣男贱女废了再说!大boss:你戏瘾挺大啊……某女:啊?(我去,被发现了。)大boss:还不承认?某女:哦……(走为上计!)大boss:往哪儿跑?!某女:我,我错了,我哪儿来滚哪儿去好么?大boss:想走?可以!先赔我一个未婚妻再说!虾米?未婚妻?赔就赔!看着红色的本本,某女懵,这种被拐的赶脚是怎么回事?!

  • 铁血征途之崛起最新章节

        &#;&#;意外醒来之后,不得不面对命运的的戏弄,面对着虎狼一般的列强,面对着中华民族近在眼前的重重危机,秦浩然除了奋发图强没有别的选择,他编练新军抵抗英军的入侵,他改革吏治,大办教育,重视工业,希望可以让国家走上富强,但是面对内忧外患和种种困境以及各种阻挠,他究竟会作何选择?

  • 九世情劫:追夫俏冤家最新章节

        管他什么父母之言、媒妁之命,想逃便逃,想翘就翘。
        相亲当天,还没等看到对方是什么样子,经逸兰就背着小包裹翘家去也。谁知半路碰到个拐马的,竟然趁她小睡将马拐走了。
        丢了马,却荣登债主的宝座,经逸兰赖上了爱驹的新主人,管他是不是三瓣儿嘴、大胎记,先缠上了再说……
        无数奇绝诡异的遭遇,让他们时合时分,爱恨纠葛、风波不断。
        当痴情只换来一身疲累和伤痕后,面对无涯的愧疚,经逸兰毫不怜惜:我不知来世是否有你,也不知来世是否还能爱你,我只要今世。小子,跟我回家吧!(九世情劫读友群:期待读友们加入)

  • 兽世独宠:夫君请自重最新章节

        二十八岁,我为挚友的幸福牺牲性命,不悔。睁眼,世界已是另一番模样,我不知道成为了谁的替身,但是对不起,你的人生,已是我的!

  • 隔世之心最新章节

        曾接受过心脏移植手术的许悠然,在一次高烧时意外触电。幸运地活下来的她,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开始出现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变化……
        当她在废墟中邂逅罗砚成之后,随之而来的一系列人和事,接连刺激着她的神经,让那些支离破碎的陌生记忆逐渐复苏和连贯起来。许悠然蓦然发现,二十年前另一个女人路雪轻与罗砚成相爱相弃的悱恻往事,无可抗拒地悄然渗透进了她的生命里……

  • 天才毒妃:兽性王爷,请自重最新章节

        她是一国公主,却盗取兵符,终于嫁给心中挚爱的良人,然而,大婚当夜,进来圆房的却是好色的公公她这才知道国亡家破,她爱的男人是罪魁祸首不说,还把她当做礼物送给了别的男人床上!活活闷死在棺材里,她被蛇虫鼠蚁啃食,歃血为誓,涅槃重生……借尸还魂成了渣男的表妹!原以为,今生不懂情爱,怎料居然爱上了将她复活的妖孽国师。夜色下,他眉目妖娆,勾魂魅人挑起了她的下巴"女人,你要的我都能给你,而我,只要你!"

  • 非常盗墓贼最新章节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然而真相就真的只如所见吗?世界,远比我们感知到的要广阔得多。一个小小外科医生,一次机缘巧合下的意外之旅,一场匪夷所思的绕梁惊梦,成就一段旷古绝今的遗世传奇。欲晓苍天鬼神轶事,且听贫道细细道来。请看:非常盗墓贼——搬山道人的天缘奇遇

  • 万魔至尊最新章节

        没错,吾就是那个令尔等恐惧拜服的万魔至尊,天地主宰!诧异吗?不过那是上辈子的事了,麻烦你们不要再针对我了,我可是正规渠道转世过来的,货真价实的人类,绝对不会有什么覆灭三教称霸三界的奇怪想法的。

  • 纯情大明星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顾独发现一切都变了,按照历史发展的轨迹本该出现的经典歌曲,还有电影电视剧,居然都没出现。
        最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成了一个渣男,娱乐圈公认的渣男。
        “喂,你说清楚谁是渣男”
        一本不一样的都市娱乐明星文,讲述了一个末路反派绝地逆袭的求生故事。

  • 锦绣良缘种田忙最新章节

        进山挖到宝,卖钱买田地。白天种种田,养养花,折腾几个新品种,弄点新糕点,晚上快乐的数数钱,——顾洛数钱数到手抽筋,笑的嚣张,这日子才叫一个舒适惬意啊。嗯,为了她的幸福,为了她的银子,为了她的甜点,她要佛挡杀佛神挡诛神——爹不疼娘不爱?没关系,咱自己爱自己。叔伯婶娘是极品,要抢钱?没事——关门,放美人儿,给我咬。呃,是打!(女主云,咱是淑女,打打杀杀这事,嗯,是男人干滴。)——什么,嫁个男人还得附赠家斗?大伯嫂狠心,欲夺家产谋她性命。她眸眼微咪,玉手一挥,先把你家的都抢光光再说!

  • 我有一本生死簿最新章节

        “小子,你信不信老子打死你?”“子龙,奉先,你俩陪他玩玩!”“小子我告诉你,我家有的是钱!”“雪岩,万三啊,把你们当初埋的家底,露一点出来吧”“靠,你别嚣张,我九岁会把脉,十岁会针灸”“咳咳!”华佗从崔小北身后走了出来:“你要不要跟老夫较量较量?”手掌一本生死簿,天下任我逍遥行!想投胎?好说,先来给我打两年工!

  • 罪臣太子妃最新章节

        太子妃顾家书在老公登基那天被地震震死了,一朝重生发现自己变成了罪臣之女,流放他乡,人生一夜之间从宫斗文变成了种田经商文,一家老小要养活,怎么办?好在她聪明机智,没有田,她买啊,没有钱她赚啊,前世她做人棋子受人摆布,今世她只想获得小潇洒,可是,可是那无能前夫怎么又找上门来了?还大言不惭地说是她的新任未婚夫。

  • 逍遥兵王闯都市最新章节

        高晓峰来江海市执行秘密任务,为了不影响到花家和花旖旎,以退为进,以身体原因(有,但是并不致命)提出退婚,遭到花旖旎拒绝。同时,花旖旎遭到各方面杀手的暗杀,为了保护花旖旎,同时也尽快完成这次任务,高晓峰明争暗斗,几经周折,渐渐接近目标任务,却虏获了一大票美女的青睐,神偷裴一菲,冰山总裁花旖旎,性感妖娆的白富美顾梦如,连警花萧梦琴、组织部长罂粟花也对高晓峰芳心暗许……

    本章内容提要:
    ...    单个的深渊boss级大佬和一群深渊炮灰杂兵完全是两种概念,虽说前者或许十分强大可终究只有一个人,仔细想想办法也并非不能对付,将其活动范围限制在一处很小的地方亦不会造成多大的危害;然而数量众多的杂兵处理起来却会让人各种手忙脚乱焦头烂额,因为它们对军队没什么威胁可在普通民众看来则是相当恐怖的存在,危害性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