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塔文城附近是否真的有深渊存在,如今发生在奥克塔薇尔身上的侵蚀是肯定不会有假的,这说明深渊确实在对女孩产生影响试图收回水晶武器,而且还是非常急迫的那种。所以哪怕对方是远距离操作,最关键的水晶武器若是出现严重问题的话,想必也会坐不住的吧。

    好比说它突然之间失去了和深渊的联系之类的。

    到时候深渊多半会急匆匆地从暗处跳出来或者从远方赶过来一探究竟,也许以塔文城的现有战力很难干掉敌人,但至少可以试着将其击败,让那家伙放弃动歪脑筋和搞小动作的打算。

    如果操作得当来个祸水东引令深渊与联军打起来就更好了,只是操作起来应该不会那么容易才对。

    “话是这样说没错,可你确定深渊会上钩吗?”奥克塔薇尔在听完南宫荣简单的介绍后忍不住皱着眉头沉吟道,“毕竟深渊肯定早就知道了你的能力,在我手中的水晶武器失去控制后绝对会第一个想到是你搞的鬼,而不是慌慌张张地专门跑过来查看情况。”

    “那如果水晶武器仅仅只是失去了和深渊之间的联系、本身还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甚至依然在产生深渊能量侵蚀着你的身体呢?面对这种情况,你觉得深渊会怎么想?”

    少年的反问让房间里的众人都不由地开始认真思考了起来,长公主更是用满脸古怪的表情咪疼道:“呃,难不成你是想制造出一副对水晶武器的转化刚刚开始没多久的假象?如果对方真的是急着想要回收水晶武器,那么对于这种情况肯定不会当成没看见,继而有可能选择亲自出马阻止,然后就能将其引出来了?”

    南宫荣满不在乎地耸了耸肩:“反正应该着急的人是对方而非我们,只要奥克塔薇尔你愿意放弃那邪恶且危险的力量,我随时都能……”

    话音未落女孩的眼睛便突然绽放出可怕的红色光芒状若疯狂地大声嘶吼了起来:“你休想!”

    惊得旁边的夏尔罗特忙不迭伸手死死按住了长公主殿下,这才没有让她做出当场冲上去和少年互怼的事情。

    将附近另外两个女生吓了一跳的状态并未持续多久,奥克塔薇尔很快便恢复了清醒使劲儿摇着脑袋满脸疑惑地说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为何夏尔罗特你会钳住我的胳膊限制我行动?”

    骑士大人反复确认数遍感觉女孩真的有恢复正常后这才松开了对方,小心翼翼地问道:“殿下,您什么都不记得了?”

    “记得什么?”

    女孩脸上懵逼的神情不像是在作假,南宫荣见状不禁以手扶额着深深地叹了口气:“看起来似乎病得不轻呢,之前到城外挥舞着幻彩凤鸣转了一圈就变成这样了吗,深渊那边也是急不可耐的样子啊。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原本打算潜藏在奥克塔薇尔体内慢慢侵蚀她的深渊能量对我故意残留的能量产生了反应,就像被人叫醒了一般开始活跃起来了吧。”

    受到深渊影响的长公主将对深渊威胁最大的南宫荣视为敌人自然也没啥好奇怪的,不过若是在战场上女孩依然出现这种情况的话那未免也太糟糕了,夏尔罗特可不希望发生自乱阵脚之类的事情,当即看着南宫荣认真地问道:“能想办法治好她么?”

    “当然可以,虽然刚才的那种痛苦会再度无法避免地出现、对身体的负担也比较大,但终究能够彻底从深渊的侵蚀中摆脱出来。”说到这里南宫荣忽然没来由地停顿了片刻,“前提是她不会再使用那把武器。”

    果然就如同少年所担心的那样,奥克塔薇尔闻言立即十分坚决地摇了摇头:“不行,至少在这次击退三家联军之前,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放弃使用的。”

    “我想也是。”南宫荣对此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地摊开手道,“那就只能你使用幻彩凤鸣一次我便替你治疗一次了,同时还要祈祷深渊不会在战斗过程中加快侵蚀的速度,否则当你变成对方的傀儡之后连救都没得救了。”

    嘛,虽说是没得救,却并非必须要将傀儡化的奥克塔薇尔给击杀了才行。凭借自己的特殊能力,南宫荣完全可以从深渊手中【抢】过长公主的控制权,然后对她做些奇怪的事情……这个不算。

    理论上同样作为位面之子受到深渊影响和控制的丝蒂芬妮也能对她这么做,不过少年认为自己在完成目标之前绝对会被黑发少女的弩箭给爆了脑袋。

    和大佬互撕这种事,还是交给同为大佬的联盟一行人去做的好。

    很显然奥克塔薇尔并没有看出此刻的南宫荣正在脑洞大开,她弯腰捡起了先前因为痛楚而脱手掉落在地面上的水晶版幻彩凤鸣,低头打量着对方不紧不慢地说道:“这样便足够了,只要能坚持到击退联军就好。当然如果深渊真的有在半途中跳出来试图收回这东西并打算控制我,南宫荣你不必犹豫直接对我下狠手吧。”

    “大丈夫,只要你没有再度犯蠢把我赶到异世界去而是一直留在身边,我保证绝对不会让深渊影响并控制住你。”

    哪怕是罗格那个最终boss来了也别想。

    少年略带调侃的说法让长公主不禁为之气结,满脸不高兴地白了对方一眼:“之前还真是对不起了啊喂!另外我都已经穿戴整齐了,你若是想驱除深渊能量的话该不会又要……”

    “我承认你的福利确实很养眼,不过做检查是为了看看有没有异常,至于治疗咱们只需要手牵手就行了。”

    某唯恐天下不乱的金发萝莉顿时在屏幕里跳着脚大声喊了起来:“骚年你怎么能如此不上道呢,这里明摆着应该丝毫没有愧疚的信口雌黄地骗她说不光是上面连下面也要脱干净才对啊,像你这种连理由都不会编造自然也无法借此在处方上开出更多药品的家伙永远只能当一个庸医的知不知道?天呐,这么水的奶妈本系统还真是第一次见到,你能稍微有点责任感不?”

    南宫荣面无表情地抬手捂住了自己的手表,让金毛猫接下来的话语全都变成了含糊不清的“呜呜”声。

    “对不起,殿下,我好像忘记关牢笼门让什么奇怪的东西跑出来了。”

    “呀,其实你在此处整上一句【你是哪里来的黑心医生吗】我也完全不会在意的。”

    ——————————————————我是不会在意的分割线——————————————————

    联军倚重的坦克最终并没有能够开到塔文城的城墙脚下,除了山坡陡峭的原因外,守军还在城外装甲车辆能够行驶的路段挖了又宽又深的反坦克壕。在这道不可逾越的深坑附近丢下了十多辆战车和许多试图填坑的士兵的尸体之后,疲惫不堪的联军终于选择了撤退。

    若非托隆索老爷子手上穿甲武器数量实在可怜,只怕联军的伤亡还会更大。尽管如此公爵大人也坚决没有再让奥克塔薇尔主动出击了,甚至连让南宫荣过来制造傀儡助阵的想法都没有,他要让对面那三个兔崽子知道这座城市里面并非只有长公主和她的小伙伴才能够与联军展开战斗。

    而且如果动不动就让王室成员奋不顾身地上战场拼杀,那他们军人的脸面还往哪儿放?

    经过一天激烈的厮杀后,托隆索终于等来了能够令他整个人都放松全身的神经体验生活美好的晚餐时间。本来老爷子有邀请奥克塔薇尔,不过长公主似乎更希望陪陪自己的弟弟,结果最后他请来的乃是和很多遵循帝国至上理念的军官不怎么对眼的南宫荣,以及他的小女伴林薇音。

    老爷子微微觉得有些头疼,但无论如何少年白天展现出来的能力确实令人为之感到惊艳,哪怕只是表面和形式上的展现出友好,也比和他闹翻了强。

    在莱伊接待了抵达塔文城的奥克塔薇尔的大厅里的长条桌上,托隆索设宴款待了自己的手下以及南宫荣和林薇音二人。

    说是设宴或许夸张了点,因为端上来的都是些面包、南瓜派和蔬菜汤之类的简单食物,城池被敌人包围的状态下自然没可能再吃得多么奢侈。好在老爷子拿出了珍藏着的葡萄酒,又由于打了胜仗大家的心情都很不错,几个年轻辈的小军官还在朝南宫荣敬酒搭话,餐桌上的气氛倒也热烈。

    莱伊并没有出席宴会,他显然更关心奥克塔薇尔身上发生的侵蚀情况。没有了这对姐弟,军官们也就放得更开了,要不是托隆索严禁众人喝得太多只怕再多的葡萄酒都不够消耗的。

    名义上是不能喝醉以免敌人夜袭时无法迅速作出反应,不过南宫荣总觉得满脸肉痛表情的老爷子多半是在心疼自己珍藏的佳酿。

    没有让便宜妹妹喝酒的少年胡乱填饱了肚子,然后将精力放到了和其他人的交流上来。南宫荣明白这是托隆索刻意的安排,而且利用这个机会和军官们打好关系今后也确实对自己有着一定的好处,只可惜一个突然敲门而入的副官打断了众人的交流。

    大厅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哪怕不用别人解释南宫荣也猜到这名副官肯定不会随便在晚餐或别的什么非工作时间出现,而他一旦出现就意味着外面有什么相当糟糕的事情发生了。

    “怎么回事?”托隆索老爷子看着迅速走到自己面前的副官满脸严肃地问道,“莫非是城外那三个兔崽子的援兵抵达了?”

    “若真是那样我也不会专程走一趟了,反正大人您肯定不会在乎这种小事。但是很遗憾,我要报告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我正在听。”

    眼见公爵大人没有打算悄悄听报告的意思,副官便咳嗽一声满脸正色道:“我们分散在外面的几支斥候小队送来了奇怪的消息,他们也无法确定具体是怎么回事,因为是从很远的地方观察以及听逃难民众的叙述后才根据各种零碎情报拼凑起来的。”

    拿尚未确定的消息来报告?餐桌上顿时一阵小声的交头接耳,但很快便在老爷子开口之后消失了:“只要有疑点就行,发现了疑点却不去关注才是最可怕的。那么,究竟是什么?”

    “一些被联军占领了的村庄里的居民由于当初逃得匆忙,并没有携带足够的食物和衣服,其中胆子比较大的便试图悄悄溜回去取,结果发现留在村庄里的士兵不知何时全都变成了僵尸模样的不死生物。奇怪的是联军的运输补给车队经过时,这些亡灵却又表现得和活人一样,完全让人看不出丝毫的破绽。我们的斥候有尝试靠近村庄绑架一个放哨的敌兵回来看看究竟,不过却全部因为被对方发现而宣告失败。”

    “所有人都是?”

    “无一例外。”

    托隆索顿时捏着嘴唇上花白但却挺拔的胡须沉吟了起来,正在努力思考这到底是受到惊吓的平民看错了还是联军故意制造出来的假象打算设置某种陷阱的时候,却无意中看到南宫荣的脸色变得似乎相当糟糕。

    这不禁引起了老爷子的好奇,于是他对少年开口了:“南宫荣,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呃,怎么说呢。就算公爵大人您麾下的斥候全是凑数的水货——当然这肯定是不可能的——在绑架时也不可能一次都没有成功,这说明要么是联军的普通士兵训练得比您的斥候还要精锐,要么就是他们对靠近自己的活人气息有着本能的反应。所以我认为那些敌兵很有可能真的已经变成了亡灵,而且能够让亡灵表现得像正常生物一样的存在,我恰好也知道一个。”

    “是你向陛下和长公主殿下提到的深渊么?”

    少年十分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深渊已经在联军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吃掉了他们留守的部队,看样子是准备将他们和我们同时一网打尽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4章 不上道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4章 不上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4章 不上道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4章 不上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4章 不上道】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网游之步步攻陷最新章节

        霸道总裁和失业小受在游戏世界的狗血邂逅,直男慎入,容易掰弯

  • 花锦良缘最新章节

        被深爱的男人杀死,重回那年的国公府庶女,还是任人宰割的小绵羊吗?嫡母冷毒,长姐无情,渣男再现,她冷着心肠,看他们翻起各种阴谋诡计,却伤害不了她半分,反而一个个倒在了她的脚下。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小白兔,坐在那张高高的椅子上,孤冷而阴毒,那年,曾经爱她至深的男人,大概也会恐惧这样的她吧?只是,她想告诉他,她的心,不曾变……

  • 捉妖真人秀最新章节

        妖就藏在都市里,你信吗?你当然不信。但有这样一个人,他就倒霉的遇上了妖,并且被妖折腾的不轻。他是一个臭跑龙套的,他有伟大的演员梦,演技却超越当今任何一个空有长相的明星小鲜肉,但他却从未被任何人赏识。直到他遇上了一个美女导演和一个美女记者,三人合办了一个以妖为主的真人秀节目,他才一炮而红。他叫孙逸,是“捉妖真人秀”这一档特殊真人秀节目里,唯一的男主角。

  • 一个殡仪馆女工的手记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新时代的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女性,我从不相信鬼神之说,但人生的机缘巧合,让我进入了一个人生终点站的工作场所──殡仪馆。rn我是一个无神论者,科学精神让我以冷静的目光去看待这份工作,但这一切都在我工作后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不容你有任何质疑,事实就摆在面前。rn  rn

  • 一品仵作妃最新章节

        沈青竹是一个弃女,被沈仵作收养长大,跟随养父学的一声仵作本事,小小年纪有了不小的成就,名声众人皆知。她生性平淡,在镇里开了一家小小的棺材铺,平静闲适的过着生活。却因救了当朝当朝最受皇帝宠爱的小王爷宁海晏而卷入一场谋杀之中,案件错综复杂,案件进展十分缓慢,而离奇死亡事件却还在不断发生。随着案件的逐步深入,沈青竹发现这案件牵扯重大,甚至关系到了皇室一族……

  • 炼天记最新章节

        炼天炼地炼自身,念生念死念永恒!吾心不亡,则吾不忘!吾欲使这天地从吾之念,顺吾之心!否之,从此无天少地!

  • 万能老公种出来最新章节

        雷电交加的夜晚,苏绣在开心庄园偷菜时被雷给砸中了,庄园商城里神奇的多了个【老公种子商城】。从此以后,妈妈再也不用担心苏绣是宅剩(宅女+剩女)达人了,因为想要什么样的老公,就播下什么样的种子。第一枚兰花老公温柔体贴: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第二枚天狐老公邪魅腹黑:阿绣,今晚约吗?    第三枚人鱼老公呆萌可爱:骚狐狸走开,不许靠近我家阿绣,会累坏她的!第四枚数据老公冷若冰霜:谁敢欺负我家阿绣,秒杀。js330

  • 高冷男神VS蜜桃娇妻最新章节

        她被当成商业联姻的棋子,离婚前夕,用尽各种姿势讨好他。“技术太差。”男人冷漠道。“你!总之本姑娘赖上你了,若不答应把那块地让给温家,这婚我就不离了。”女人恼羞成怒。“正有此意。”男人唇角扬起一抹邪笑。

  • 快穿之心愿达成指南最新章节

        这年头快穿是一种执业,部门纷杂,竞争激烈。大多人还在苦搬砖当小透明的时候,秋水的大名早就在各大空间站传开。迷妹甲:听说她鲜尝败绩,任务全能,业绩位列三大空间站顶端迷妹乙:听说她演技满分,黑能成白迷妹丙:听说她过去成迷,很有故事路人丁:emm……最近秋水大大好像要谈恋爱了啊?秋水:科科,不存在的褐发优雅的贵族青年漫声笑道:那本处算什么?秋水:求求你了执法大人,你快去shi吧

  • 穿越不过升级谈恋爱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为丞相府的三小姐,还和上古神兽大天狗的后代签了契约。为了成为真正的阴阳师回到现代,她努力打怪,可契约兽每天对她各种嫌弃,还要忍受她的帅王爷李弘霖对她的各种压榨。终于有一天,林语棠不堪被压迫,勇于反抗!七王爷抬抬下巴:“亲我一口银子的事情就此作罢。”为了赎回卖身契,林语棠忍辱负重亲亲王爷:“现在我们两清了。”王爷侧了帅脸示意她:“不行,这边还没亲。”

  • 屌丝道士之厄运起源最新章节

        最喜欢和鬼玩捉迷藏,等鬼藏好了,我就回家吃饭。

  • 快穿之我的bug分你一半最新章节

        某宝系统:“你困惑吗,你不甘吗,你想要虐死小婊砸吗,那就请来我们大千世界,系统带你逆袭带你飞!我是某宝系统,将成为你任务途中的完美伴侣。我的宣言是,道具在手,天下我有!”叶安玖“我有积分么?”某宝系统“…没有。”某宝系统“玖玖,你的任务是消除bug,不是嫁给bug啊!”叶安玖“我任务失败了吗?”某宝系统“…没有。”我的宿主和bug私奔了,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 重生都市之我是杨戬最新章节

        一代战神重生都市,斩宵小,战九州,横扫八荒,一路碾压,直至登顶三界至尊..........................这是一个无敌到空虚,装逼到寂寞的故事。

  • 我的系统修炼生活最新章节

        车祸后陆小浪发现自己身体里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系统,没等陆小浪怎么高兴就发现这个系统如此坑爹,不停地给他出难题,可不做任务小命不保,无奈下陆小浪唯有开始他的系统修炼生活···

  • 特种兵的桃花劫最新章节

        “不在孤独中变坏,就在沉默中变态!”退伍特种兵杜宇干啥啥不顺,乘地铁都被人吃豆腐,无职无业,只得在女人面前吃软饭,无奈美女终有好生之德,这货遂时来运转,终与多位贵族女拉上关系,形成利益集团,见神杀神,见鬼捉鬼,所向无敌。

  • 南极牵着猫最新章节

        她有着美丽的名字墨真嫣,但却有着猫的习惯,喜欢用手背脸、嗜睡,因此人称猫儿,特技是摔倒和睡觉,很有正义感但却很讨烦,是空手道冠军却懒得用,因为猫科动物讨厌运动。第一次:人称猫儿的她救了被车撞成重伤的……貌似美型男。(猫儿表示血肉模糊看不清了。)第二次:蛮不讲理的男人纠缠着猫儿让她赔偿N多金。(猫儿表示猫儿已死有事烧纸。)第三次:遇到了貌似是猛烈战斗中的打架男,看着打架男投过来的眼神,猫儿迅速的脚底抹油。(猫儿表示,虽然自己是空手道与武术冠军,但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精神绝对不能忘。)

  • 地球穿越时代最新章节

        一夜醒来,世界变了,学习的目标变成了去异界战斗。  两个不同的灵魂融合在了新的世界,将如何面对未来。  杜幽:我没有系统,但我有两个职业。

  • 大晋太宰最新章节

        留下羊车望幸典故的晋武帝司马炎撒手人寰,司马衷登上帝位。  诸侯王蠢蠢欲动、门阀世家筑起壁垒,内附胡人待机而动。  此时、四帝共治的罗马,君士坦丁大帝蓄势待发。  此时、南亚大陆上,笈多王朝庇护的婆罗门教扭转颓势,重新占据主流。  此时、萨珊王朝将要开启波斯第二帝国的黄金之世。  此时、司马季还在躲避过分热情的燕王府侍女……  他强任他强,老子诸侯王。

    本章内容提要:
    ...    无论塔文城附近是否真的有深渊存在,如今发生在奥克塔薇尔身上的侵蚀是肯定不会有假的,这说明深渊确实在对女孩产生影响试图收回水晶武器,而且还是非常急迫的那种。所以哪怕对方是远距离操作,最关键的水晶武器若是出现严重问题的话,想必也会坐不住的吧。     好比说它突然之间失去了和深渊的联系之类的。     到时候深渊......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