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用傀儡吸引火力将奥克塔薇尔等人给解救了出来,南宫荣的消耗却非常大,不比在前线抢了一大堆风头的长公主少到哪里去。但这些都只是小问题,才回到塔文城内没多久,少年便急匆匆地找到正在安置伤员的长公主,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你来得正好。”女孩回头看见是南宫荣当即露出了轻松的神色,“来帮他们治疗一下,最好能短时间内就恢复战力。”

    “讲道理,出现了伤员奶妈就必须一定得出手治疗吗,奶妈也是需要吃喝拉撒睡觉休息的好不好!”啪叽一声在太阳穴位置鼓起一个井字的南宫荣猛然加大了摁在女孩肩膀上的咸猪蹄的力道,“还是说先前掩护你们撤退的那么多傀儡难不成你觉得我是随便拔根头发下来放在嘴边吹口气就能变出来的?我现在已经感觉身体被掏空了喂!”

    奥克塔薇尔用满脸【信你才有鬼】的怀疑表情朝少年与自己接触的那只手瞄了一眼,不紧不慢地开口道:“感觉身体被掏空?假的吧,这手上力气大得让我感觉你是满满的一副打算用强的表现呢。”

    紧跟在长公主身边的夏尔罗特好悬没一口狂喷出去,然而从金毛猫那里见识过联盟式日常的少年则对此完全无动于衷,面无表情地当场秒答道:“别瞎扯,我还想多活几年,用强什么的根本没可能。在刚才的战斗中我消耗了不少的精神力,等我恢复后自然会给他们进行治疗。不过在这之前,我需要先对你做个检查。纳基里斯,替我们在附近准备一个空的房间。”

    由于战斗力贫弱,蛇女萝莉被留在了城内当宠物而没有跟着一同出击,这会儿正在凭借力气比普通人类大的优势帮忙运输伤员,听到召唤立即兴高采烈地摇着尾巴爬了过来:“准备一个空房间,你们俩是打算生蛋了吗?”

    古井无波的南宫荣果断抬起手刀砸在了对方的小脑袋上:“嗯,很好,又一个被带歪的。”

    委屈地抱头蹲防中。

    长公主见状只能将已经到嘴边的怒喝给默默咽了回去,转而根据少年所望将话题转到了正轨上:“被带歪的先不提,你到底打算检查什么?”

    “这里不好说。”谁成想南宫荣只是淡定地摆摆手整出这么一句,然后就没话了。

    于是女孩只好将满肚子的疑惑带进了城墙附近一间空着的民房里。

    除了南宫荣之外,房间里还有夏尔罗特、林薇音以及纳基里斯在陪同,倒也让长公主将少年是不是打算接着做检查的名义制造两人单独相处的机会然后做些奇怪事情接着她便能名正言顺地干掉对方的脑洞给收了回去。

    当最后一个进门的林薇音走入屋内之后,南宫荣立即点亮蜡烛关上房门拉上窗帘,让房间迅速暗淡了下来,神秘兮兮的模样就感觉好像要举行某种见不得光的邪恶仪式似的。

    纳基里斯咬着不知道从哪里顺过来的一个苹果含糊不清地对少年发表着自己的意见道:“骚年哟,你打算什么时候开始用动物的鲜血来画魔法阵然后和我们签订契约?”

    “鲜血魔法阵是什么鬼,签订契约又是什么鬼,你到底有着怎样奇葩的思考回路啊喂!?”南宫荣忍不住以手扶额着叹息了片刻,继而看向了奥克塔薇尔满脸严肃认真地正色道,“总而言之,先把你上半身的铠甲给脱了。”

    既然少年都说了要做检查,穿着这么一身硬邦邦的铁壳子肯定不合适,于是长公主殿下很快就在主动凑过去帮忙的纳基里斯的协助下卸下了上身甲,顺手用一条粉红丝带将长长的头发扎成了马尾说道:“好了,接下来是什么?”

    女孩今天没有穿裙装,铠甲下面是一件绣着大量蕾丝与荷叶边的精美白色衬衫,很好地衬托出了她刚刚发育到一半的略显青涩的曲线。

    “嗯,把衬衫也脱了。”

    蛇女萝莉嘴里咬着的苹果顿时掉到了地上,本来只想着打酱油的林薇音满脸敬佩地竖起了大拇指,而夏尔罗特则是立马抽出随身佩剑咬牙切齿地将其抵在了南宫荣的脖子上。

    “想死你就直说,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

    “谢谢,不需要。”南宫荣面无表情地抬手轻轻推开了骑士大人的佩剑,目光紧盯着张口结舌的长公主保持着先前严肃的模样继续说道,“我只是在提出检查所必需的要求,配不配合是你的事。”

    奥克塔薇尔并没有纠结多长时间,很快便咬咬牙照做了起来。尽管女孩气鼓鼓的脸蛋上布满了红晕,手里的动作却不见减慢,甚至连半点哆嗦都没有。

    夏尔罗特还想阻拦,手伸到一半却又僵住了犹豫着不敢去碰对方:“殿下,您这是……”

    “没关系,反正那天的睡裙装你和这家伙又不是没见过,该看的都已经看过了。再说,房间里这么多人他还能把我怎么样了吗?”

    十多秒之后——

    不动声色地用力深呼吸了几下的南宫荣努力没去关注奥克塔薇尔那身白如凝脂的漂亮肌肤,也没去关注女孩下意识用胳膊掩着明明穿了可爱粉色内衣的胸口的软萌动作,拼了老命方才让自己保持着淡然和平静的模样点了点头道:“行,这就可以了。不要调动体内或者幻彩凤鸣的能量,尽量放轻松。”

    说完少年便走过去将手再度按在了女孩的肩膀上,这一次可是没有铠甲布料之类阻挡的直接接触了,顿时让她的身体忍不住为之一抖。

    “别担心,房间里这么多人我是不会吃了你的。”

    “无路赛!”长公主何曾受到过这种调侃,而且特喵的对方的语气竟然还是如此的平淡,简直叔能忍婶不能忍,“说到底你究竟想要检查些什么,如果并非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今天咱们绝对没完!”

    然而南宫荣的脸色却不怎么好,也让女孩跟着忐忐忑忑了起来:“说真的我倒宁愿最后什么也没查出来接着被你揍成猪头,因为那样会更好一些。准备开始了,不要抗拒我注入进来的能量。”

    从少年按在自己肩膀的手心中朝体内涌入进来了一股细细的暖流,奥克塔薇尔并没有感觉到对方有什么恶意,也就听从吩咐任由这股暖流在身体里面转了一圈,最终返回了它的出发地。

    中间没有发生任何异常的事情,长公主可以感觉得到南宫荣用能量重点对自己的脏器做了一番检查,却也没有多加停留很快就离开了,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好像……是一切正常的表现吧?”旁边的夏尔罗特看了半晌之后忍不住犹豫着说道,“我没有看到异常哎?”

    “我也没有感觉到。”奥克塔薇尔一手掩胸一手握成拳头捏得噼啪作响摆出了气势汹汹的表情,“那么南宫荣,请问我可以揍你了吗?”

    和凶神恶煞的长公主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少年完全是一副生无可恋的死鱼脸造型:“可以,尽管拿出幻彩凤鸣抽调它的能量对我脸上招呼吧。”

    为之又好气又好笑的女孩如同对方所说的那样祭出了幻彩凤鸣,但也没真的打算把南宫荣揍成猪头,最多做做样子出口气而已——但是,便在奥克塔薇尔调集武器内部的能量准备将少年一巴掌拍成紧贴着墙壁的壁画的时候,一股剧烈且钻心的疼痛猛然在背部爆发了出来。

    那种疼痛和以前经历的受伤完全不同,就好像自己的灵魂被人从中间给撕裂了一般,让女孩禁不住当场喊出了声。

    此刻不单单是长公主自身,旁边的其他人也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夏尔罗特更是惊得脸色都变了:“这是什么鬼东西!?”

    好在背部的疼痛来得快去的也快,奥克塔薇尔大口喘息了几下后努力平复着呼吸看向周围的众人疑问道:“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薇音拉着长公主来到了窗户边的梳妆台旁边,举起蜡烛一边照明一边指着镜子对她说道:“你自己看吧。”

    在女孩的背部出现了无数形如蛛网般的深紫色物体,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着——对,你没看错是缩小而非扩大——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从一开始就未曾出现过。

    然而那可怕的撕裂灵魂的痛楚依旧有着少许残留,让女孩清楚地知道这根本不是错觉。

    “薇音,帮她把衣服穿上吧。”南宫荣对便宜妹妹示意了一下,接着转头对满脸关切的夏尔罗特解释道,“我们都知道水晶武器实际上乃是深渊用来收集生命力和灵魂的邪恶东西,平时会赐予使用者莫大的力量,不过终究会被深渊给收回去。而现在我们看到的,如果不出意外则正是深渊开始回收时的反应。”

    “你的意思是深渊已经开始侵蚀长公主殿下的身体了?”

    别说夏尔罗特了,其他几个人包括作为当事人的女孩在内闻言全都变了脸色,但南宫荣却完全没有顾及到大家的反应,点着头肯定了骑士大人的说法。

    “没错。虽然表现得一点也不明显,对奥克塔薇尔的侵蚀也是在偷偷摸摸地进行,连我都没能注意到,但对方终究还是急躁了一些。”少年说着看向了不远处刚刚整理好衣服的长公主,“她可不是只会一味凭借蛮勇和敌人战斗的人,凡事都会先考虑好后手;然而今天奥克塔薇尔却没有准备任何详细计划就直接冲了出去,你们难道不觉得反常吗?”

    女孩这会儿也是忍不住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说起来我好像真的什么都没考虑,头脑一阵发热只觉得自己完全能够轻松把外面那群杂鱼全部吹飞就展开了行动,这是受到深渊的影响了?”

    “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对你进行催眠和暗示,让你觉得自己已经强大到天下无敌,遇到厉害的对手或不利的局面时会无意识地更进一步用精神力、生命力乃至灵魂来向水晶武器换取力量来维持这种错觉,如此一来最终的结局又是什么呢?”

    使用过度将自身的一切全都献祭了出去,加快深渊回收水晶武器的速度、顺便还赠送一个堕落傀儡化的位面之子。

    由于外面的攻城战还在继续,林薇音的装备就未曾卸下过,这会儿急忙抬起手臂凭空弹出来一个3D屏幕认真观察着说道:“等等,欧尼酱你是说附近有个实力强大的深渊?可我这里什么都没看到啊。”

    一直保持沉默的系统这会儿也不甘寂寞地亮起了屏幕手舞足蹈地接话道:“没错没错,我这里同样也没有探测到,骚年你该不会是小心谨慎过头了吧?”

    “没有探测到不代表不存在,万一对方存心不想让我们发现到他、而且他也有实力做到完美隐藏自己的话,当成附近没危险岂不是更加糟糕了么。”南宫荣说着淡然地耸了耸肩抬手指向了长公主,“而且我故意留下的残余能量也确实在奥克塔薇尔体内和深渊能量产生了冲突,这就是她有受到侵蚀的最好证据,面对这种情况总得做些什么才行。”

    水晶武器只是单纯吸取使用者为了换取力量而献出的精神力等物时,是不会提供深渊能量的,自然也不会产生侵蚀,这些都是为了麻痹使用者不让其产生警惕;但现在既然有出现侵蚀的情况,那就说明深渊已经正式开始对女孩下手了。

    不管附近是否真的藏着一位深渊阵营的大佬。

    奥克塔薇尔意外的并没有表现得多么慌乱,她只是不紧不慢地重新穿上了铠甲,然后用好像在询问今天中午吃什么的语气淡淡地问道:“你具体打算怎么做,现在就切断水晶武器与深渊之间的联系、还是消除我体内的侵蚀以能够更长时间地使用幻彩凤鸣?”

    “我觉得咱们可以试着下个套,看看能不能把天晓得究竟有没有藏在暗处的那个家伙给钓出来。”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3章 侵蚀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3章 侵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3章 侵蚀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3章 侵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3章 侵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女程序猿的潜伏行动最新章节

        因为一次群演经历,唐至情和程与珩结成了欢喜冤家,自此女主便被这个外表毒舌逗贱,实则内敛重情的男主缠上了。因为潜入毒窝当卧底的大哥无辜惨死,为了完成大哥的遗愿,女主主动潜入了黑暗的贩毒集团,并且遇到了一系列荆棘坎坷。我们善良又聪明的男主就舍生取义,勇敢地利用自己的美色与智慧,不断在女boss面前展示自己的人格魅力,一次次拯救了处于险境的女主。并且为了救她,也被拖下了水,和女主并肩作战,在龙潭虎穴中与敌人斗智斗勇。在一连串生死关头之后,眼见着女boss可以挂掉,两人终于可以过上没羞没臊的生活了,没想到却遇上了更大的危机,周围的人,也开始让他们捉摸不透……

  • 新娘秘书最新章节

        大多数女孩一生难有登台机会,婚礼台是唯一的天赐,哪怕这天烟花灿烂,过后落花成灰,也要演一出惊艳镇魂的大剧。
        婚庆公司的米筱竹,看多了这样的剧目。
        她以为自己的婚礼不会去和别人攀比,却发现不比不行了,只得成为勇士,为尊严而战,为一场梦幻般的奢华婚礼。
        新娘秘书——婚庆界最新潮的职业,“米立方新娘秘书工作室”成立了。
        你说,除了智商高、情商高、德商高,又漂亮又贤惠又可爱又孝顺之外,我还有什么优点?米筱竹发问。
        马凡笑眯眯:你还有个优点是自信,没心没肺的自信。
        一系列好玩的故事。
        打造美丽新娘,狂虐吃瓜群众。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有些不可能,恰恰不可思议的发生了;有些可能,偏偏注定没有结果,围观一笑。

  • 天师没羞没臊的生活最新章节

        有一天,鬼狱监牢里的女鬼都跑光了,作为始作俑者的主角,要在有生之年把她们全部抓回来……

  • 转啊!转啊!旋转木马┅最新章节

        平常就写写些小品文,没想到很多人喜欢,
        现在也拿来这边,跟你们分享一下。
        看过一些事情,它们都让我忘记了!
        想起一些事情,它们都让我伤心...
        也许,因为太爱了!
        所以才会企图忘记吧?

  • 冷婚袭人,老公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她爱上他的时候,她觉得,自己有了全世界“冰瑶,我会爱你一辈子。”她以为他们真的会一辈子在一起,却没有想到,他的接近,是一场阴谋的开始当事情暴露,他温柔不再,她伤心心碎,却怎么都无法逃离他的钳制“陈景墨,我已经不爱你了,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不爱?”他笑得冰冷,“没关系,我可以身体力行的教你,怎么再爱上我……”

  • 青主传说最新章节

        九岁,大姐回来时身边多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侍女。    大姐宠溺地看着青阳,道:“从今天开始,一月和一怜就是你的贴身侍女。”    从此,天生废脉的少堂主青阳过上了压力山大的生活。    这是一个,自我毁灭,最终浴火重生的传说!!!!js330

  • 军婚告急:傲娇少校晚上见最新章节

        “少校,叶小姐带人将你未婚妻打了。”某男调遣一支小分队:“她有没有受伤?你们立刻前去支援!”“首长,有个男人投诉,夫人对他耍流氓。”某男放下机关枪,命直升机调头,“把不相干的人丢过去,让我来!”白天他给她无尽宠爱,以这样的方式报恩。晚上对她夜夜笙歌,变成令人闻风丧胆的野兽。某女欲哭无泪:“少校大人,你就没有梦想吗?”“睡你!”

  • 这个校草我罩了最新章节

        每个人都青春都会留有遗憾,只是多一些少一些罢了。高傲如柳温雅,也甘之如饴的等待李志远。渴求安心的李安然也愿意痴情守候爱情。自大如魏倾宇也愿意无所求的等待毫无希望的人。当李自若死的那一刻,她后悔了,后悔自己选择等待陆行风,她应该陪着他的,他那么的孤单,那么的脆弱,她怎么忍心留他一个人在世间徘徊,她怎么舍得让她的少年那么痛苦,她不舍,又无可奈何。

  • 天路尊主最新章节

        秦星,一个失忆的高手,面对阴谋和算计,从杀戮中走出,在绝境中崛起……

  • 透视小房东最新章节

        秦逸有一幢别墅。每天醒来一睁眼,便是莺莺燕燕的美女房客们……以至于,他身怀绝技,却总被八方美女扑倒!以至于,他目能透视,却连眼都不敢睁,担心营养跟不上!坐看风云起,我自任逍遥。这是一个小房东纵横花都、逆战天下的大故事!

  • 都市修仙高手最新章节

        在家族灭门中侥幸逃脱的苏天尘,三年后高调回归东海市,遭曾经的兄弟出卖,受未婚妻的白眼,被上流圈子鄙视……他孤身一人,秉着“揍人也是一种修行”的原则,拳打蝼蚁鼠辈、脚踢恶霸权贵,不惜与整个武林为敌,只为查清苏家灭门的真相!修成无上至尊!寻求自由洒脱之大道!

  • 腹黑男神撩上我最新章节

        高中时,现实的诱惑是他们爱情的试金石;大学时,现实的诱惑却成了绊脚石;七年的相守,却换不来相知?转身的决绝,不过是因为爱情的本质,不过如此?但那一眼的凝眸,便有了再不能忘记的容颜,那一刻的触动,便有了再不能放下的牵挂;时光荏苒,记忆却历久弥新,青春不再,爱恨却格外分明;直到怕了今生再不能相见的魔咒,才明白自己一直的坚强只为等待!

  • 论戏精的自我修养最新章节

        知乎上如果有人提问“暗恋男神倒追成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那么明月夜可以作答。如果有人提问“如何成功睡到当红小生苏陈”,那么明月夜也可以作答。如果有人提问“和前男友在同一部戏里演男女主是种怎样的体验”,明月夜还是可以作答。但明月夜并不敢在知乎上胡言乱语。因为,她!要!红!了!

  • 教练最强最新章节

        回首过往,我们不难发现,原来最强的不是运动员,而是那个站在运动员身后的男人!PS:已有完本作品《单手持球》《NBA大反派》《巅峰摇摆人》,请放心收藏养肥宰杀~群号522021855。

  • 鬼牢最新章节

        一场梦,把我从安稳的生活里带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惊心动魄的世界,道行多年的道士身负血海深仇,监狱里形形色色的朋友带给我不一样的经历,贩毒,抓人,遇鬼,是成长是蜕变,我的生活正一点点的变化……

  • 纵古横今最新章节

        内容简介:北宋与西夏两国间兵戈不止,无数江湖中人也以各自的方式投身到旷日持久的国战之中。北宋武林高手李擎苍在一次刺杀西夏国将领的行动中,恰逢西夏将领获得外星文明留下的遗物。李擎苍与其交手时无意中触发外星遗物的能量,被黑洞吞噬,使李擎苍挣脱时空的羁绊,穿越到了现代。且看北宋豪杰在现代世界中如何靠着一身古武绝学从一届身无分文,举目无亲的平头百姓如何成长为一个纵横四海,叱咤风云的英雄传奇。

  • 从2000年开始最新章节

        重回2000年。    林枫不想搅动风云,他只想守护自己珍惜的东西。    但是,开挂的人生何须解释。    既然重新再来,开弓哪有回头箭!

    本章内容提要:
    ...    尽管用傀儡吸引火力将奥克塔薇尔等人给解救了出来,南宫荣的消耗却非常大,不比在前线抢了一大堆风头的长公主少到哪里去。但这些都只是小问题,才回到塔文城内没多久,少年便急匆匆地找到正在安置伤员的长公主,一巴掌拍在了她的肩膀上。     “啊,你来得正好。”女孩回头看见是南宫荣当即露出了轻松的神色,“来帮他们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