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兹菲尔德位面的炼钢技术可不像林薇音老家那么过硬,而且众人掌握火器才没多久,很多使用上的细节都不清楚,某些小的问题在没有惹出大的麻烦之前通常都被忽略了。比如说,在沙漠、湿地以及冰原等环境恶劣的地方,枪械是否还能正常发挥之类的,就从来没有人考虑过。

    因此无论是同盟还是帝国枪身实际上都很脆,当然双方士兵还有武器的设计者对此并不知道,反正在作为主要战场的气候宜人的平原地区使用时未曾出现多大的故障就一切ok了。

    奥克塔薇尔是如何想到利用枪身的脆弱和热胀冷缩这种物理现象的,南宫荣一点也不感兴趣,长公主毕竟接受过良好的教育,了解那么多知识也没啥好奇怪的。少年只想知道女孩在摧毁敌军先头部队的对空武器后接下来打算做什么,她该不会头脑发热的冲进去大杀四方吧?

    明明打出来的是寒风。

    青色的风刃穿过密集的弹幕直扑地面而去,惊得装甲部队附近的步兵纷纷作鸟兽散,车顶上负责操纵机枪的乘员也忙不迭钻回了车内。他们并不清楚在那种距离上奥克塔薇尔的风刃其实对装甲车辆没有什么威胁,甚至对步兵都没有多少杀伤力,只是单纯地对女孩感到恐惧而已。

    长公主在烈达纳前线用同盟士兵的鲜血换来的战绩和女魔头名号终究不是随便刷出来的,哪怕她失去了坐骑也一样。

    不过这些惊恐的大兵很快便发现风刃没有多大的力道,想象当中将车体表面装甲犹如虾壳般强行剥开的情形并没有出现,仅仅只是让铁板发出了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顺带着刮掉了几片油漆,除此以外就没什么了。

    硬要说的话,空气中的温度突然急剧降低大概也算是一个异常,但这真的很重要吗?长公主殿下难不成是想要把他们集体冻感冒然后回去裹着床单捧着热茶瑟瑟发抖?

    在少数军官声嘶力竭的怒吼声中,士兵们骂骂咧咧地重新爬起来将手里的步枪对准了天空,准备给那个让自己丢了个大面子的女孩一点颜色瞧瞧;缩回车内的乘员也重新探出脑袋,再度操起机枪将女孩罩在了准星范围之内。

    没人注意到枪械表面覆盖着的冰霜。

    然后事情便在他们扣动扳机的时候突兀地发生了,这些家伙手中的枪支纷纷毫无征兆地碎裂开来,少数人甚至还被迸射的金属碎片刺入了体内,场面显得十分混乱。

    尽管不是所有人手里的枪支都崩坏了,却也将幸运儿们吓得目瞪口呆魂飞魄散,一时之间忘记了继续射击,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有些人更是直接丢掉枪械选择了抱头鼠窜,他们可没有失去了武器后仍然和貌似不可战胜的敌人继续死战下去的勇气与决心。

    “你瞧,果然不需要我出手帮忙的吧。”南宫荣对身边张口结舌中的夏尔罗特很是随意地耸着肩道,“嗯,话虽如此不过我总觉得你们有必要冲上去把奥克塔薇尔给拉回来,因为她估计很有可能会直接杀到敌人队伍里面。击溃对方多半没什么问题,可山脚下敌人的大部队眼看着就要上来了……”

    话没说完夏尔罗特就已经一跃而起火烧屁股般冲了出去,满脸疑惑的少年扭头看去时,发现长公主殿下果真没有见好就收,已经顶着对空火力降落到地面上挥舞着幻彩凤鸣将一辆坦克给华丽地挑飞了。

    车顶上的机枪手那一脸懵逼不可置信的表情被南宫荣看得清清楚楚。

    当敌人距离较远的时候排成一列进行远程攻击确实是个非常好的主意,然而若是被对方成功贴脸,这个阵型则会从优势瞬间转变成劣势。而且,交战双方还是机动性差劲的笨重装甲车辆与速度快得不像话的奥克塔薇尔,对比就更强了。

    长公主原本攻击力不足的问题很显然被水晶武器给解决了,这丫头拿着升级版的幻彩凤鸣破开坦克正面装甲简直不要太轻松,结果自然就好像大尾巴狼钻进了鸡群里面一样,不管是谁都没法在她的三尖枪下走过两三回合。

    先头部队的装甲车辆以异常惊人的速度损失着,它们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因为女孩的速度彻底断绝了逃跑的所有可能。如果给奥克塔薇尔十几二十分钟的话,她完全能够将这支完全陷入混乱的部队给独自全歼,然后全身无力的用一本满足的表情被夏尔罗特等人抬回去休息;不过现在,联军的主力已经来到了半山腰,并且还不顾伤及友军的对长公主展开了火力覆盖。

    水晶武器虽说会极大地提升使用者的实力,却也并非开启了无敌挂壁模式,使用过程中会不断地吸收主人的精神力乃至生命力。遭到强力攻击时,为了维持护盾吸收会变得更加猛烈,所以若是长时间拿着它坚持战斗不休息,最后被吸干了生命力导致死亡也不奇怪。

    然而使用者本身却对此毫无察觉,就好像被蚂蝗吸血一样什么都感觉不到,充斥在体内的唯有仿佛无穷无尽的强大力量,以及哪怕神明站在面前自己也能够干翻对方的错觉。

    南宫荣很担心奥克塔薇尔也会陷在这种状态里无法自拔,那时候虽说少年也能强拉着把她从里面拽出来,可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就不好说了。拥有足以匹敌千军万马的强大力量,无论什么事都好像可以轻松做到,这种感觉只要体验过一次意志稍微不坚定的人便很容易会上瘾。

    就算长公主的意志很坚定,但她同样也会为了自己的国家做出奉献和牺牲,在眼下这无比危急的时刻,难保女孩不会选择用生命力乃至寿命来换取打破困境的力量。

    无论哪种情况都不是南宫荣希望看到的。

    夏尔罗特等人已经来到了奥克塔薇尔附近,正在呼唤着女孩让她离开;可惜已经太迟了,气势汹汹的联军主力踩着溃逃时被自己人放倒的先头部队士兵的遗体冲了上来,各种轻重火力一股脑的朝长公主等人招呼过去,将他们暂时压制在了原地。

    三家联军在看到奥克塔薇尔主动杀出来后想要抓住她自然不可能只凭借普通的军队,只有那种受到幸运女神的亲睐欣赏到了她掀起裙子后的福利的家伙才有可能在混乱的战场上碰巧【捡到】耗尽气力全身瘫软无法行动可以让人对其为所欲为的长公主殿下,至于接下来的展开是帮助女孩疗伤恢复并且在这过程中擦出火花的纯爱系、还是直接绑走敲打调教的黑暗系,那就要看本子的作者更喜欢哪种风格哪条路线了。

    咳咳,总之没人相信现实中会真的出现本子里的情节,所以三位领主全都派出了自己的精锐高手。而现在,奥克塔薇尔他们仅仅只是因为被猛烈的炮火压制了不到半分钟,便被这些高手给缠住再也走不掉了。

    这些高手都是三位领主私底下偷偷培养出来的,实力并不比夏尔罗特弱,数量上占据着优势又能得到军队的支援,更重要的是对方还有魔法师,比长公主这边清一色的近战职业组合阵容要合理得多。

    南宫荣一看就知道自己没办法再继续划水打酱油了,否则到时候奥克塔薇尔是能够回来,夏尔罗特他们却注定要留在那里,这对今后的战斗肯定没有好处。当然少年也没打算跳出来扮演什么救世主,他只需要把冲过头的队友救回来就行。

    首先是目前唯一的群体技能祈愿术,这个能小幅度群体强化己方单位的法术在增幅上也许比不上祝福迅捷勇气等单体技能,可胜在省事,没时间慢慢给队友一个个刷buff的情况下则显得更为实用。尽管在夏尔罗特等人身上效果并不明显,但换成奥克塔薇尔那就完全不一样了,本来几个人还能压住她的结果现在却被吊起来打,险些就此溃散。

    曾经在山隘里刷了不少存在感的召唤师用几个水元素代替被长公主吊打的队友挡住了攻击,顺带着还由于女孩的寒风进化成了冰元素变得更加棘手,重新压制住她将包围圈再度稳固了下来。

    奥克塔薇尔拿这种元素傀儡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哪怕把它们打碎了只要内部魔核还在、魔力仍有剩余就能够迅速恢复原形。一对几女孩都可以在敲碎对方后轻松摧毁魔核,但现在周围的敌人实在太多,她根本找不到任何机会。

    或许是时候考虑撤退了吧,不过现在这种情况下夏尔罗特他们能走得掉吗?长公主用眼角余光瞅了瞅远处奋力挡下了某个挥舞着重剑的大众脸男子的忠心耿耿的骑士,心里不由地犹豫了。

    一梭子机枪子弹打在了奥克塔薇尔的护盾上,让稍稍走神的女孩迅速恢复了冷静。眼下并非感情用事的时候,如果她真打算带着夏尔罗特他们一起走,那么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所有人都走不了。

    至少在和夏尔罗特对战中稳稳占据上风的那个大众脸男子被突如其来的一发炮弹给轰飞了之前,长公主殿下是这么认为的。

    这枚炮弹显然不是从男子后方联军主力部队那边打过来的,因为他被轰飞时直接滚向了己方部队的所在位置,说明炮弹是从塔文城方向飞过来的——那么问题来了,就城墙上那几门粗制滥造的火炮,能打出这么精准的射击吗?

    显然是没可能的,因此在场的所有人全都不由自主地朝塔文城望了过去,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看见了一群破破烂烂甚至连内部零件都暴露在外面的装甲车辆,正是之前被奥克塔薇尔摧毁的那些。本应彻底成为废铁疙瘩的它们不知为何宛如集体诈尸般重新活动了起来,摇摇晃晃着一边移动一边朝这边喷吐着火舌,将一发发的炮弹接二连三的打了过来。

    长公主甚至还看到一辆履带断了的坦克愣是从底盘下【生长】出来六只昆虫模样的机械腿,照样在地面上爬得不亦乐乎,让女孩的一对柳眉忍不住一阵抽搐。

    南宫荣你够了……

    少年当然没有玩够,他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都是在用石头啊泥巴啊这些东西制作傀儡,由于材质问题想要让它们发挥出足够的威力就需要用许多的能量进行强化;如今碰到了现成的兵器残骸,怎么能不好好地利用一下呢?

    除了利用残骸,南宫荣也同样捣鼓出了许多泥巴制成的傀儡,不过和以前那些相比它们属于女孩子胡乱挥舞着扫把都能拍成碎片的水货,纯粹是唬人和吸引火力用的。

    当然敌人并不知道这些,在看到一大群黑压压的泥巴怪跟随在破烂装甲部队后面煞有介事地玩着步坦协同战术之后,自然也跟着鸭梨山大了起来。一时间联军的主力部队再也顾不得用火力限制奥克塔薇尔等人让他们无法轻易脱离战圈,纷纷变更目标和南宫荣的傀儡展开了对射。

    傀儡没有生命,也不需要在意自身的安危,因此它们从一开始就没有和联军展开对攻,而是在南宫荣的指示下将火力集中到了与长公主等人纠缠着的高手身上,并没有理会砸在自己头上的炮弹。

    数量也许不算很多,但火力却已经足够,就连那几个冰傀儡也碎成了满地渣渣无法继续恢复,更不要提其他人了。这些家伙在军队里混得久了当然很清楚热武器的威力,一顿炮弹洗礼后立马就屁滚尿流着放弃了对长公主一行人的包围。

    奥克塔薇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急忙招呼夏尔罗特开始回撤,顺便还带上了几个受了重伤无法行动的倒霉蛋,免得他们就此成为俘虏。

    在没有军队的火力支援、己方阵型彻底崩溃的情况下,即便有一些热血上头的家伙跳出来想要阻止长公主离去,最终也只能被她毫不客气地糊了满脸。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2章 解围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2章 解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2章 解围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92章 解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92章 解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武控天下最新章节

        背负复仇使命,他以武脉觉醒之躯,破天命,获新生;以本源斗气,杀强敌,定乾坤!
        武之极致,武控天下!

  • 狼性上校套路深最新章节

        某天自家娃奶声奶气斜着眼问她:“妈,你和我爸到底怎么在一起的?”rn“他套路的我…”rn“切,我不信。”奶娃子很不屑地扭开头,南小唯感觉自己受到了自家孩子的鄙视,于是她掐住小屁孩的脸控诉道:“别看你爹那副高冷样,他套路深啊!”rn“哦?是吗?”rn后面幽幽传来他凉薄的声音,南小唯吓得一个激灵,讪笑着回头。rn“爸!妈说她走过最长的路就是你的套路!”rn西泽抱起自家娃,“不然哪儿来的你?”

  • 诱宠萌妻:腹黑老公太嚣张最新章节

        为不嫁给楚家那傻子,杜岚岚随便找了个人就扯证了。新女婿第一次上门:当他优雅的从劳斯莱斯上走下来时,她忍不住问:“你的?”他笑了笑“租的!”。站在一堆贵重的聘礼,她又忍不住问:“你买的?”他又笑了笑“赝品。”她又指指那一字排开的保镖,“那、那这些人呢?”他继续微笑:“群演。”看着娇妻蠢萌可爱的小模样,腹黑总裁很是得意:不嫁楚家那傻子?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傻还是我傻……蠢萌小娇妻VS腹黑大总裁,孰胜孰负?嘿嘿,各位看官且看着吧!

  • 霸道总裁的落跑娇妻最新章节

        “青荷,你叫青荷?这世界上怎么会有青色的荷花?”“妈妈说就是因为没有,所以我是独一无二的!”年幼时的叶青荷说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可是为什么却在五年前,莫宇航公司破产的时候,毫无留恋地离开他。叶青荷不是公主,叶青荷只是一个住在王子家的灰姑娘,在天亮的时候,就是她该离开的时候。五年后,当莫宇航找到叶青荷的时候,他将她抵在床前,问她,当年她说的爱他,都是谎言吗?叶青荷张嘴,却说不出任何的话。爱一个人不是要得到他,而是在他需要她离开的他的时候,她能自觉离开。叶青荷觉得她做的是对的,可是爱情这件事情,怎么可以用对错来衡量……

  • 兼职女术师最新章节

        洛小北是一名根正苗红的大学生,可她还有另一个并不为多数人所知的职业便是她是个术士。师父突然失踪留下消息要找到一个没有任何记载的村庄,一切的起因却从大学校园的图书馆开始。天生阴阳眼的实习生,躲在暗处的少女,突然疯掉的学姐,离奇死亡的学霸,一切竟然只和图书馆里放置的东西有关。而这东西,却是找到传说中的村庄的关键……js330

  • 御之灵最新章节

        或许有的人天生不平凡呢?可是不平凡的人生就一定会快了或是必须要悲伤吗?不强可以变强!不懂可以学懂!但是失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墨玉的成长之路跌跌荡荡,可是他从未放弃过。“如果变强需要失去些什么重要的东西,那我宁可平凡!”

  • 重生娇妻:总裁哥哥别吻我最新章节

        前世为君生为君死为君蹉跎一辈子。重活一世,我要做明星斗白莲走上人生巅峰!可是,哥哥你要跟我结婚是什么鬼?我还小啊!

  • 废材医妃:王爷请试药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成了人人口中的傻子,被唾弃被挤压,明明是丞相府的三小姐,却过得不如一个下人,到最后还让她嫁给一个残废王爷,这让她一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中医师是可忍孰不可忍,她要崛起,区区古代人,纳命来!不对,为什么到最后她还是被算计的那一个,这跟计划中的不一样啊!某只看着正在宽衣解带的某人,心中一惊,那啥……王爷,行行好,小的只是初来乍到不懂这里的规矩,王爷王爷,你手放错地方了,王爷王爷你压着我头发了!

  • 剑御九重天最新章节

        身具尤蒙魔族能力的人族少年木羽无意间加入贫穷寒酸的落尘派,这个连打劫大哥都不愿意浪费时间的门派之中却藏龙卧虎,隐藏着天大的秘密!你看不起我的门派?那只是你目光太狭隘!你看到的只是我愿意让你看到的,你看不到的才是我的真面目!

  • 无限世界直播系统最新章节

        在这个直播间里,没有你看不到的,只有你想不到的!——赵羽“兄弟们,这是比武招亲,有趣吧?等等,好像杨康那小子上去了,待我前去会会他!”“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这可是丧尸,活生生的丧尸哦,哪位见多识广的老铁遇到过?不管了,先让我上去摸一摸,看看质感如何!”“大家请看,这就是……是伽椰子——!?喂喂喂,系统,合同里可没这么讲啊,我抗议,我不服……”………………如上,在被一个名叫无限世界直播系统的东西强迫签下合同(卖身契)之后,赵羽便开始了他在无限世界的直播旅途。

  • 心机甜妻很撩人最新章节

        十八岁初遇,一场男欢女爱的交易,让她和A城最矜贵的男人有了纠缠。
        彼时她心有所属:“陆先生,我们可以日久,但绝不生情!”
        五年后再遇,她是红极一时的女明星,他亦是地位显赫的陆氏总裁,天造地设,却只得一句:“陆先生,你太大了,我们不合适!”
        一夜放纵,她从全身酸痛中醒来,罪魁祸首却欺身压住了她,捏住她的下颌,暧昧地笑道:“看来我真的太大了……”
        坊间传言,影后叶灵犀生性放荡,为了炒作,前招楚宁,后惹许酒,花边新闻不断,最后两头皆空,再难觅佳偶。
        事后,他却将她揽进怀里,轻笑道:“反正我们睡了这么多次,嫁生不如嫁熟,不如你就干脆从了我!”

  • 后妈有晴天最新章节

        冯萨萨从小到大都普普通通,日子过得跟蜗牛似的,直到遇到那个小时候叫她“胖墩儿”的男人,她的人生才开了挂。不是亲生,胜似亲生,那才是真爱!没谈恋爱,走进婚姻,那才叫缘分!本文味甜,陆陆续续,一大群萌宝来袭……

  • 杀戮之界最新章节

        "霍仁临死之前穿越到了异界,莫名其妙地成了吸血鬼光辉的弟弟,认识了康荣村的许多村民,并且渐渐获得了村民的认可,异兽来袭,霍仁轻松击退了森林野狼群,赢得了村民的欢呼,却不知道自己英勇的形象却是被朱迪思所喜欢着,朱迪思勇敢表白,却被霍仁好声劝说。而康永则是在野狼袭村的时候救了朱迪娅,并且虏获美人芳心,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被灵魂恶魔残下毒手,两人双双毙命,灵魂恶魔又欺骗了朱迪思,朱迪思为了救活自己的姐姐而献出了自己的灵魂。但是还是于事无补。霍仁赶到,愤怒之下,与灵魂恶魔爆发了一场大战,最终使尽全力将灵魂恶魔彻底击杀!"

  • 天赋好到爆最新章节

        一次火急火燎的天赋测试,从此让世间多出了一位无敌的守护!  无论炼丹,炼器,还是武技,一学就会。  灵术,符文,信手沾来。  国家危难,魔人入侵,生灵涂炭?  不用怕,有他在,就足够了....  (放心收藏,吐血完本!)

  • 平凡神壕最新章节

        我是丁延庆,我喂自己袋盐,咳咳,真咸。我以为我的人生就是简单而平凡。but...得到土豪系统之后,我的人生开始变的多姿多彩了?什么?让我一个屌丝去逆袭白富美?好吧,萝莉,少女,少妇,熟女什么的我都收了。什么?让我成为首富?好吧,我有黑科技产品,全人类都在用。什么?让我去拯救地球?这个考虑考虑可以吗?我只是个屌丝而已啊。不过,有钱真是可以为所欲为啊。败家?no,no,no.我只是单纯的想花钱而已。-----------万恶的分割线-----------小哥哥,小姐姐,了解一下?每天一章,晚上7点~10点更新。作者在努力写作中...上架后视情况加更。

  • 农门贵女,捡个王爷来种田最新章节

        “爹爹,村里的人都说咱家种的东西有毒!”头上顶着双髻的男童道。“那就毒死他们!”男童歪了歪脑袋,又道:“可是,他们还说我娘不是人!”“嗯,你娘确实不是人!”某男心中腹诽,那简直是磨人的小妖精!“爹爹,娘亲说要休了你!”某男从太师椅上一跃而起:“她敢!”裙摆晃动间,一个窈窕的身影出现在父子二人跟前,叉着腰道:“你可以来试一试!”某男立刻贴近女子,不着痕迹的揽着她的腰,在她耳边轻轻呢喃:“娘子,咱们回房去试!”女子羞红了脸,嗔着眼前厚颜无耻的男人。

  • 驯养记最新章节

        “皇上,月将军递了辞官的折子。”小太监满脸的苦闷,颤颤悠悠的手,把折子放在了皇上大人的书案边上,然后迅速跑开,觉得自己在鬼门关走了一圈。“辞官?”皇上大人拿起折子,其上龙飞凤舞的字体,就只写了“辞官”两个字。欠收拾了,皇上大人得出结论。皇宫某个宫殿,某人正在摔脸。“爷的俸禄呢?怎么他说扣就扣了,你告诉他爷不干了!爷一天给他看孩子做饭的,反了他了,还敢扣爷的俸禄了”

    本章内容提要:
    ...    拉兹菲尔德位面的炼钢技术可不像林薇音老家那么过硬,而且众人掌握火器才没多久,很多使用上的细节都不清楚,某些小的问题在没有惹出大的麻烦之前通常都被忽略了。比如说,在沙漠、湿地以及冰原等环境恶劣的地方,枪械是否还能正常发挥之类的,就从来没有人考虑过。     因此无论是同盟还是帝国枪身实际上都很脆,当然双方......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