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塔薇尔有见过南宫荣的水晶剑,但却不知道那玩意原本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莱伊知道这种水晶武器到底有怎样的副作用,却不知道在南宫荣那里有着同样的一个玩意。结果当少年下意识地问出声之后,小皇帝顿时露出了满脸惊奇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

    南宫荣十分从容地将水晶剑具现在了手心里,虽然他祭出武器的动作让周围的人好一阵紧张,有些爱表现(?)的家伙甚至还试图挡在莱伊面前,不过终究没有发生任何令人不愉快的事情。

    照这个样子看来等以后上战场时不要指望这些人和自己进行配合了,他们能不捣乱就已经谢天谢地。南宫荣无语地瞄了一圈紧张兮兮的众人,继而装成啥都没看见的模样向莱伊展示着手里的水晶剑道:“我有一个和您描述之物很是相似的东西,您看看是不是这种水晶?”

    “确实是它,没有错。”莱伊对少年手中的武器稍加打量后便果断点着头肯定道,毕竟这玩意的特征实在太明显,“我本以为此乃王室流传下来的全世界唯一的宝物,没想到在民间也有啊。”

    “……呃,这玩意其实是我在异世界得到的。”

    长公主真的很想掏出一把扇子狠狠抽在南宫荣的脑袋上,好让这家伙能够看清楚气氛再说话别没事一天到晚有意无意地四处拆台。但女孩还没做什么动作,先看到了在少年身边散发着比强烈的生人勿近气场的林薇音脸上不善的表情,似乎是对军官团的警惕表现相当不满的样子,顿时令她的日常之心受到了严重冻伤。

    和刚刚获得力量没多久的奥克塔薇尔与南宫荣不同,林薇音和名为米拉的人形传销魔兽签订契约成为马猴烧酒已经过去了很长时间,小丫头早就习惯了以强者姿态出现在众人面前,久而久之自然也有了身为强者的傲气。如今看着自家便宜哥哥好心(?)来给眼前这群人帮忙、他们却一个个如临大敌般防备着少年,林薇音的心情又哪里会感到愉悦呢?

    嗯,当然这种状态只会在小丫头穿上动力装甲后才会出现,换成平时的她只怕早就在众人的强势围观下躲到南宫荣身后藏头露尾瑟瑟发抖了吧。

    不管怎么样林薇音成功阻止了奥克塔薇尔对南宫荣的搭话企图,所以最后是满头黑线的莱伊自己圆场的:“啊哈哈,原来是这样。不过多一件强力的武器总归是好事,在战斗时也能多一分战胜敌人的把握。话说回来还真是让人吃惊呢,明明对使用者的负担那么大,你却能将它一直带在身边。”

    南宫荣收回水晶剑让附近的其他人松了口气的同时挠着脸颊讪笑道:“我这里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才能毫无阻碍地使用它。但是我真心不建议让奥克塔薇尔来尝试使用水晶武器,因为它的副作用远比你们知道的还要可怕。”

    守在莱伊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托隆索老爷子闻言眉头顿时禁不住跳动了两下,凭什么你小子能用长公主殿下就不能使用了?若非很清楚南宫荣与王室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利害纠纷,老爷子都差点以为少年是在故意忽悠众人不让奥克塔薇尔有机会接触到强力的武器从而对他造成威胁了。

    公爵大人确实很正直没有错,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一定相当耿直什么花花肠子弯弯绕都不懂了,凡事想太多已经成为了帝国上层人士的通病。

    不过很显然经验尚浅的莱伊则并没有想得那么多,他很是直接地开口说道:“虽然不想当着你的面提起,但是当年大帝在攻打还是郦京的德林佩尔城的时候由于受到了顽强抵抗,在难以突破防御的情况下曾经有使用过一次水晶武器,借助它召唤出了无穷无尽的亡者大军,这才取得了最终的胜利。那是有着详细记载的真实案例,也是水晶武器有记载中唯一的一次实战。然而实战带来的副作用依旧并非不可接受,大帝也只是虚弱了一段时间后便自行恢复,根本不存在什么危险啊?”

    这个时候南宫荣已经懒得就小皇帝透露出来的消息感到震惊与愤怒了,手上有这么一件武器在当时那种情况下换了他也同样会选择使用的。所以少年只是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好自己的心态,接着才十分严肃地反问道:“作为相同武器的使用者,我承认这玩意的能力确实非常强大,不过你们有想过最初是谁制造了这种武器的吗?”

    在拉兹菲尔德位面古老的神话中,这个世界本是连创造出了无数世界的父神都不曾注意到的荒无边界之地,幸亏父神的女儿外出游玩之际发现了此地。美丽善良的女神眼见这里的人类过着茹毛饮血的野兽般的生活而于心不忍,便暂留下来教会了他们如何使用火焰和文字,拉兹菲尔德这才渐渐发展出了文明。

    但好景不长,从其它世界而来的邪神盯上了拉兹菲尔德这个富饶的地方以及孤身一人的美丽女神,率领大军气势汹汹地进攻了过来。尽管最后对方被女神和她赶来救援的小伙伴们所击败消灭,其战斗中使用的武器却化为无数碎片散落到世界各地,成为了魔法师研究施法必不可少的魔晶石。

    于是莱伊的回答也理所当然的没有出乎南宫荣的预料:“不是神话传说中那个邪恶的神明吗?虽说我们无法证实水晶武器是否真的曾经被那个家伙使用过……”

    “如果我说远古时期我们的祖先和女神大人并未能消灭邪神而只是将对方给封印了,如今邪神挣脱封印重新恢复了自由,而且那个邪神正是前些天在烈达纳屠杀了帝国和同盟双方军队的名为罗格的大魔王所属的阵营,陛下您还能放心大胆地让奥克塔薇尔来尝试使用那件武器呢?”

    “不可能!”先前主动跳出来给南宫荣和林薇音找茬的军官忍不住狠狠拍着桌子大声否定道,“你的意思是神话传说当中的邪神在现代复活了?这简直太荒谬了,脑洞再大的舞台剧里都不会出现这样的剧情!”

    “现实有些时候可是比舞台剧还要夸张的。”对于军官打断自己说话的行为南宫荣并未展现出任何不满,他摊开双手十分认真地说道,“神话中就已经提到了异世界的存在,而我则是亲身到异世界给旅行了一趟、顺便还带了几个证人回来,那么我在异世界得到的这件水晶武器和神话中邪神使用的武器是如此相似和一致,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吗?薇音她的老家一直在遭受罗格那家伙所属的名为深渊的阵营中的怪物各种蹂躏,说明深渊在许多不同世界里都有其魔爪,而神话里邪神大军也是来自异世界的,这些用巧合来解释未免也太牵强了。”

    神话里的邪神就是深渊,南宫荣对此已经十分肯定;虽然不知道当年祖先们是怎样击退敌人的,但总归是做到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唯一残念的是当时没有哪个穷小子或高富帅能获取女神大人的芳心,让她最后选择留下来生猴子将神明的血脉传播开去,不然罗格那天在烈达纳城外消灭双方军队时、绝对会有不少继承了女神血脉的傲天人士就此觉醒并开启主角光环……

    好像有点脱线了,赶紧收回来。

    大厅中安静得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在努力消化着这个惊人的消息,直到奥克塔薇尔率先开口说话才打破了这份寂静。

    “我要使用那件武器,至少让我尝试一下。”

    讲道理南宫荣其实并不在意长公主究竟做出了怎样的选择,但他仍然严肃地提醒道:“奥克塔薇尔,你且听我把水晶武器的副作用说完再做决定。这东西虽说能为使用者提供巨大的能量,却也会吸收他的精神力乃至生命力,并将之沉积下来。如果只是这样倒也没什么,可它终究是由深渊制造出来的,最后肯定会被敌人用某种方法回收,其中吸收的精神力和生命力则为深渊所用。使用过水晶武器的人越多,最后落到深渊手里时对敌人的增幅也越大;如果使用者仍在人世,深渊甚至还有可能通过它来影响对方的灵魂达到控制目的。总之,这玩意十分危险,最好碰都别碰一下。”

    “但我看你用得却是相当熟练嘛,虽然威力并没有神话传说当中那么夸张。”

    满头黑线的少年此刻就差以手扶额了:“都说了我这儿的情况比较特殊,已经切断了它和深渊之间的联系。但如果要让我对你们手里的那件水晶武器做同样的事情,无论愿不愿意它最后都会跟我联系在一起成为我的所有物,旁人再也运用不了。因此你只有在水晶武器完好的情况下才能使用它,而你所要面临的……”

    长公主很是随意地摆了摆手:“没关系。深渊不是正在联盟那边肆虐么,又怎么会注意到这里。再说我也没打算用它来对付深渊,只是想要收拾几个不听话的家臣而已,有何不可?”

    水晶武器原本的设计就是让人类用它来对付人类的,奥克塔薇尔自然是因为瞅准了这点才甘愿冒险。在局面极为不利的情况下若是能成功入手一把神器级别的武器,兴许就可以完全逆转战局;等收拾掉三家联军起到了杀鸡儆猴的作用后,王室重新振作起来也并非难事,届时再和深渊决战也用不着借助这件武器了。

    看到女孩表现得如此坚决,南宫荣便耸耸肩主动退到了旁边。毕竟该说的他都说了,长公主依旧选择了这条道路少年也没兴趣抱着她的大腿死皮赖脸地央求对方不要这么做。

    莱伊紧盯着自家姐姐的眼睛瞅了半晌,最后缓缓地点了点头道:“我明白了,但姐姐你一定要小心。不然我宁愿拼着让南宫荣获取水晶武器的控制权,也要请他把你救下来。老爷子,看样子我们要去地下仓库里走一趟了。”

    被点到名的托隆索朝男孩微微欠了一下身:“如您所愿,陛下。”

    ——————————————————我是分割线——————————————————

    梅林跟随在罗格身边已经有好几天了,虽然每时每刻身边都环绕着一群歪瓜裂枣长相奇葩的怪物实在是让人感觉十分抓狂、急需要一个漂亮的萌妹子来缓解一下自己的视觉神经,但他对此却并不怎么在意,因为小贵族更想看明白这个大魔王究竟打算做什么。

    进入红树岭之后也不见罗格有展开什么大动作,偷偷摸摸跟在三家联军后面神不知鬼不觉地收拾掉他们留下来的部队,再让几个能说话的守在无线电旁边准点报平安,其余的就没了。如果不是带来的怪物数量众多队伍的规模十分庞大,梅林甚至都要以为大魔王不小心错误地打开了某种【悄悄的进去开枪的不要】的潜入游戏。

    直到今天为止。

    当然刚开始小贵族并不清楚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情,他只是在赶路途中摆出一副标准狗腿子的模样向罗格介绍道:“大人,我们马上就要抵达塔文城了,那里是整个红树岭的中心,也是莱伊他们藏身的地方。您是打算等联军和小皇帝他们打到两败俱伤……”

    在某个背部扁平的魔物背上放了把椅子坐着闭目养神中的罗格忽然猛地睁开了眼睛,倒是把旁边的梅林给吓了一大跳,差点从魔物背上滚了下去。

    “真是没想到啊,竟然会在这个不起眼的边缘位面里发现如此有趣的东西,这一趟果然没有白来呢。而且从气息上看,似乎是上次大战的遗留物?不管是哪一方动用了它,我都没必要等他们打到两败俱伤了,毕竟某个金发小丫头对此类气息也是相当敏感的。通知队伍加快速度,没必要再注意保持隐蔽了,等我拿到那东西谁都奈何不了我!”

    被罗格的惊天气势吓到屁滚尿流的梅林什么也不知道,他只知道马上就会有大事情要发生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9章 yes,标题仍旧被吃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9章 yes,标题仍旧被吃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9章 yes,标题仍旧被吃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9章 yes,标题仍旧被吃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9章 yes,标题仍旧被吃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碧血道最新章节

        盘古开天辟地,有十万八千种族,称为诸天万族,生来就有着自己的天道庇护!大神女娲捏土造人,人族弱小,但是血肉极为美味,女娲在时万族尚且不敢异动,随着女娲破碎虚空,人族就成了万族最好的血食!  人族在微末之中崛起,第一代人皇燧人氏带领人族狂战诸天万族,最终奠定了人族的地位,但是人族没有天道的庇护,终究不是长久的办法!  人族欲建立属于自己的天道“碧血道”,遭万族围攻,天才陨落,只留下了传承

  • 庶妃难挡:智娶腹黑冷王最新章节

        别人怀孕都是被捧在手心里伺候着,大雪风飞的冬日她却衣衫褴褛靠坐在一个屋顶漏风满是蜘蛛网的破屋子的墙边,动弹不得。更过分的是自己的相公堂堂太子爷竟然给她下药让乞丐来侮辱她,最终惨死。一朝重生,她改变了上一世的风格,举止优雅大方,待人处事圆滑,敢爱敢恨,快意情仇,步步为营,只为报仇雪恨……

  • 农门蟹后最新章节

        爷爷偏心,奶奶欺压,姑伯轻视?没关系!看我叶小蟹如何逆袭啪啪甩你们的脸!爹娘懦弱?奴役我家?凭什么?看姐如何改造包子爹娘,堆积金山银山尼玛压不死你们!什么?螃蟹你们眼里只是又丑又毒的毒物?浪费啊,暴殄天物啊,没文化真可怕啊!合着父母为她取小蟹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贱名好养活?哼,那姐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螃蟹的逆袭!可是,谁特么能来告诉她,为什么新婚之夜掀她红盖头的竟然是他?

  • 萌妖的化缘生涯最新章节

        身为一只满脑子想以身相许来报恩的蛇妖,她怎么会跟一个来路不明的男人在一起?还说什么给她一个未来?拜托,小弟弟,你明明还没有我的修为高呢好不好?将英俊帅气风度翩翩的求婚者收为房中小丫鬟,从此姐妹相称。只是,小丫鬟真的只是简简单单的小丫鬟吗?那所谓的恩人又真的是她的恩人吗?且看她这只千年蛇妖的化“缘”生涯!

  • 警婲槑最新章节

        警花似槑(梅mei),是被放大了的花朵,硕大无比得有一种不可思议的广袤感觉,仿佛男人都像昆虫一般的渺小了。事实上,断魂警花背后拥有着强烈的异性色彩,男人若将花拿在手,独特地认真欣赏,便会发现整个世界完全属于你。一直知道自己要什么的,都明白为此需舍弃什么,这是成功的充分必要条件。扑朔迷离的案件接踵而至,一切最终真相大白……而所有的意外,永远存在着一种吊诡味道。~~~~~~~~~~~~~~~~~~书友群QQ:1315251533js330

  • 小叔,别太污最新章节

        新婚之夜,苏半夏被老公和婆婆送上了小叔的床。婚后老公出国三年不回,苏半夏一人将孩子生下养大。二岁的儿子病倒急需骨髓配型,但最后配型成功的却是小叔秦致远!苏半夏恍然惊觉,那一晚,睡了她的人竟然是她的小叔!于是,他追,她躲,直到精疲力尽,“我恨你!我恨你!”她哭得撕心裂肺。秦致远眼神一凛,将喝醉了的小猫儿打横抱起,丢上了床,随即倾身覆上。恨没关系,相逢一炮泯恩仇。如果一炮不行,那就多来几炮。

  • 长官难撩:娶个法医太呆萌最新章节

        查案能遇到什么?尸体?凶手?居然还有男神!男神虽然人长的帅,案破的好,饭烧的棒,可是,他竟然不会撩妹!“男神,让我撩一撩好吗?”“男神,不让我撩,你难道是打算自己撩我吗?”“靠!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吗?手往哪儿放呢?”男神缓缓在她耳边说到:“我不会撩妹,但我知道,一招制胜。”“什么招?”“收复湿地……”

  • 极道至圣最新章节

        “你为何要拜我为师?”“因为我想要报仇,因为我想要保护我想要保护的人,因为我知道我现在杀不了你!”“呵呵,你没有灵根,想要修行很难,况且养一只为了吃掉我的恶狼,你觉得我会做嘛?”“那请你放我走,或者杀了我。”“我不会收你为徒,也不会杀你。不过,你愿不愿意跟我打一个赌。”

  • 完美恋人:总裁女人谁敢碰最新章节

        被他以爱的名义强行占有,她天真地以为这就是他们的一生一世。心甘情愿留在他的身边,却只能做他暗夜里的专属爱人。夜夜纠缠,无度索取,他贪恋她的娇媚,却不愿给她爱。当心已伤透,她选择了……他说:做我女人,除了婚姻,我什么都可以给你。她说:对不起,除了婚姻,我不可能让不是我老公的人碰我……

  • 魔帝绝宠:逆天废材妃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纪谈笑间可以杀人于无形的顶级杀手!是紫月国人人唾弃的废物花痴三小姐!他,是血冥域之主,俊美无双,天赋异禀,冷酷霸道,不近女色!世人皆辱她是草包废材,独独他慧眼识珠,对她如稀世珍宝,不离不弃!她也誓携他手,领略世界万千!且看他们如何一步步携手踏上世界的巅峰,傲视天下!某女满头黑线的看着身后,屁颠屁颠追着自己,满脸堆笑的某男,嘴角一阵抽搐!你确定这就是血冥域之主,不会被掉包了吧!说好的冷酷无情呢?说好的不近女色呢?

  • 腹黑殿下太强势最新章节

        他八岁,她六岁,她只是因为想和他坐在一起,哭着说要做他的王妃,他嫌弃。他十七,她刚及笄,及笄前,他装疯卖傻让她成了他的王妃,她当他是朋友,而他心里爱她。误会,矛盾,纷至沓来,他们感情会走向何处

  • 总裁大人好会撩最新章节

        一场黑市交易将他与她的命运纠缠。再次意外邂逅,他是腹黑狠辣的G财团总裁,他诱她入局,拐她上床,宠她入骨。她成为人人羡慕的秦太太,但甜蜜的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巨大的骗局。两年后,她华丽归来,一步步成为亚洲最具影响力主持人,但却已是别人的未婚妻。他怒意滔天,霸道的把她绑回家,扔在床上。从此,世间便有谣言疯传,G财团总裁撬了别人的墙角,还从此沦为妻奴。某日,某女揉着酸痛的细腰怒斥,“究竟是谁造的谣,明明是我天天被奴役好不好?”

  • 大明女皇最新章节

        一个七尺男儿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明朝万历年间,竟然变成了传奇女将军秦良玉。  这叫什么事儿啊?  穿越就可以不按基本法来的么?  男人可以变女人,这么随意的么?  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的思想斗争,他(她)不得不接受了新的自己。  我虽然无法更改自己的境遇,但却可以改变明末乱世的走向。  秦良玉终将救万民于水火,成为一代大明女皇。  变身文,单身向的。

  • 网游之龙神传奇最新章节

        开局直接抱上多位上古神兽的大腿,抽奖更是直接抽中了真龙血脉,什么北斗七星世家,都是弱鸡!什么?这些世家子弟叫长辈欺负人?老子直接召唤一群上古神兽吓死你!老头子!就是他们,他们欺负你最宝贝的徒弟!这能忍?你不帮我,以后都没有辣条吃了!

  • 潜杀最新章节

        四十年前,小村里发生了一起上吊自杀事件,死者口吞猫眼并留下血咒:四十年后怨灵将覆灭整个小村。四十年后,一夜间连续两宗灭门惨案使警方陷入迷雾当中。接二连三的灭门案,连续失踪的警员,诡异的室内棺材,远方寄来的寿衣……一时间,整个小村乃至县城,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 苍穹之主最新章节

        一个归来的无上王者,一个陌生却又诡异的的大陆,洛天二世为人,看他如何凭借自己的实力,踏破山河,粉碎苍穹,他!才是这片苍穹之下的主人!

  • 剑道乾坤最新章节

        这世界为什么没有仁慈,强者为尊,弱肉强食?重生回来的凌天凡,看透了这操蛋的世道。他决心重铸神体,专修剑道,势不要悲剧重演,重新掌控自己这一世的命运。天无情,斩之!地无情,灭之!神无情,屠之!圣无情,杀之!道无情,碎之!若命也无情呢?“那我便不信这命!”我命由我不由天。剑道乾坤!再临寰宇!

    本章内容提要:
    ...    奥克塔薇尔有见过南宫荣的水晶剑,但却不知道那玩意原本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莱伊知道这种水晶武器到底有怎样的副作用,却不知道在南宫荣那里有着同样的一个玩意。结果当少年下意识地问出声之后,小皇帝顿时露出了满脸惊奇的表情。     “你是怎么知道的?”     南宫荣十分从容地将水晶剑具现在了手心里,虽然他祭出武器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