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树岭可以说位于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仅通过山隘那里的狭窄道路连接着外界,除非会飞否则想要进出乃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而红树岭的周围则是由树林和山脉组成,全都是荒无人烟的区域,唯一的例外则是回声峡谷。当然这个地方同样也没有经过开发,只是最近住了一批人进去才稍微出现了一点改变而已。

    两块地域相邻却不相接,中间被茂密的红树森林所阻隔,从陆地上行走想要自一处前往另一处得绕上很大一个圈子。

    因为人类是没可能在红树森林里面穿行的,连体型大点的动物都做不到,甚至生活在森林里的鸟儿也很少。虽说使用机械可以强行在森林里铲平出一条道路来,可那样做费时又费力,整出的动静也不小,根本没法作为绕后偷袭的手段。

    至少在不明真相的外乡人眼里是这样,但实际上红树岭的少数本地人却知道回声峡谷和家乡之间存在着一条非常隐秘的小路,是居安思危的托隆索老爷子当年为了准备撤退的后路而特意亲自带队开辟出来的。

    道路平时被伪装得极好,普通人完全察觉不到,知道其存在的也没多少。然而一旦被外界知道,那么很容易便会让红树岭原本坚固的防御出现巨大的漏洞。

    正如瞭望台上的老兵所看到的那样,一群【毛色特殊的兔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宽阔平坦的土地上,就像是从红树森林中钻出来的一般;而实际上在森林里是没有兔子生存的,只有体型如同耗子的生物才能在内部平安穿行。

    更何况那群兔子的毛发颜色是如此诡异,让人见了就觉得心里发毛。

    “联络其他人做好战斗准备。”大叔一边举着望远镜认真观察一边冲自己的搭档沉声吩咐道,“总觉得那些兔子有点不对劲,如今这局势小心点准没错,宁可浪费弹药也不能假装没看见。大不了,当成一次规模大些的狩猎就是了。”

    “你担心那些兔子是受人控制的使魔之类的东西么,它们最多也就只能用作侦查和刺探情报吧,有必要这么紧张兮兮?”

    旁边的青年此刻凭借肉眼也看到了平坦大地上那一抹不怎么起眼的紫色,很显然这些兔子有在成群结队地行动,但就算数量聚集得再多,它们也依旧只是兔子。

    老兵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神经质的样子,红树森林深处由于一直没有人进去勘察过所以隐藏着许多的秘密,内部生活着某些特殊的动物也并非完全没可能,或许那群兔子就是其中之一?再说真要作为魔法师的使魔来侦察敌情,单独一只兔子和一群兔子哪个更合适也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的事情。

    “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大叔放下望远镜挠着头感叹道,顺手拿起罐头吃起了晚饭,“不过总归是反常现象,在那些兔子自行散去之前还是保持关注的比较好。”

    如果真的是生活在红树森林深处的兔子,谁晓得它们具体有着什么样让人惊掉了下巴的本领,又或者将它们逼得逃离了森林的东西是什么?

    于是大叔就这么靠在栏杆上一边吹风吃饭一边注视着兔群,然而直到太阳落山这些毛茸茸的小生物都始终没有表现出异常,来回移动了几次也只是在寻找杂草植物等。随着黑暗逐渐笼罩大地使得视野变得非常糟糕,大叔也最终失去了观察野生动物的兴趣与耐心,打开了探照灯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城寨附近的一小块区域内。

    毕竟远了他也看不见。

    年轻的搭档协助老兵一起转动着笨重的探照灯,耀眼的灯光将城寨周围扫了好几遍,结果除去石头和泥土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这种无聊的重复性工作一直要持续到换班为止,讲道理很容易让人产生疲劳和不耐烦,然而今天的情况似乎稍微有点不一样。

    无视危险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的大叔正要准备掸烟灰,手却忽然停顿了下来,皱着眉头歪过了脑袋:“喂小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城寨里此刻正在举行篝火晚会,从无人的小镇里搜刮出许多肉食酒水等物的联军士兵带着投降的守军以【增进友谊】的名义在那里胡吃海喝,不少人更是在扯着嗓子宛如狼嚎一样鬼叫着唱些严重走调的歌曲。这种情况下能够听到城外有什么响动,可不是用耳朵好就可以形容的了。

    “大叔,马上就到换班的时间了,你这是打算故意找点事情给鸡眼他们做吗?”

    青年脸上是满满的不以为意,但没多久便迅速收敛回去换成了凝重的表情,因为他也听到了某种沙沙的摩擦声,正在变得越来越大。

    老兵飞快地转动探照灯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在那里他看见了许多不紧不慢前行着的兔子,只是这些小东西白天还很正常一到晚上被探照灯照射后眼睛里便泛出了赤红色的光芒,犹如一头头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嗜血凶兽。

    “拉警报,快!”

    糟糕的预感终究还是变成了现实,大叔在心头巨震的同时也下意识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那就是让自己的搭档去警告其他人。虽然以目前的状态来看,即便拉响了警报部队也没法及时作出反应,可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呃,不用了大叔,我觉得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伴随着青年奇异的回答响起的是城寨中央空地上的枪声和惊恐地喊声,大叔急忙回头望去,发现宴会场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一个三米多高的怪物,有着和人类相近的模样但全身都是光溜溜的,脑袋上的头发被火焰所代替,全身的衣服就只有一条胖(神兽)次……咳咳,这个不算。

    在短时间内毁灭了帝国和同盟双方军队的灭世大魔王具体长得什么样子经过各种不负责任的夸大和加工于民间流传的版本中存在着很多个版本,但头发是火焰以及胖(神兽)次外穿这两样特征是绝对不会发生改变的。所以大叔尽管未曾亲眼见过,却依旧通过其外表以及那恐怖的气场威压认出了来人。

    完蛋了——这是老兵心中仅剩的想法,不过很快也被如潮水般蔓延而至的恐惧感给彻底吞没。

    空地上的抵抗在罗格看来更像是在做游戏,惊慌失措的猎物举着他们那连boss的皮肤都戳不破的武器胡乱攻击,很多人的射击都没有丝毫准头,黑暗与混乱中反而打倒了不少自己人。

    “还真的是相当可爱呢,人类这种生物。”罗格满脸皮笑肉不笑地说着,抬手随意一握便将不远处某个试图将士兵们组织起来的军官【吸】了过来,捏住对方的脖子把他高高地举到了空中,“连最基本的谁强谁弱都分辨不出就胆敢和敌人展开战斗,你们到现在都没有灭亡果然是因为生育能力很强大吗?”

    军官努力地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身体上的痛苦以及精神上受到的威压终究如他的努力化为了无用功。不过就在罗格准备用较为血腥乃至猎奇的方式残杀掉此人之际,对方的右臂却忽然用很小的幅度动了一下。

    火焰、金属碎片以及人体的血液与马赛克顿时糊在了罗格瞬间撑起的护盾表面,没有对他本人造成任何影响。军官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拉响了腰间的手雷,也许未能伤到敌人,却也足以回答罗格的问题了。

    不战斗是死,战斗也是死,人类当然会选择后者,至少还有获胜的渺茫机会与希望不是么?

    可惜罗格对此一点也不觉得有趣,他期待见到的是人类因为惊恐和绝望而彻底陷入疯狂的模样,真正展现出勇敢和气节什么的反倒会让这个大魔头感到反胃与恶心。

    “蝼蚁就应该有蝼蚁的样子,乖乖趴在地上蜷缩着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祈求强者的鞋底不会无意间踩在自己头上就好,连螳臂当车都是不被允许的!”罗格并没有做什么动作,随手拍掉了体表并不存在的灰尘,就仿佛在拍掉刚刚领了便当的军官试图糊在自己身上的晦气一样,“你们现在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逃跑,只要没有被余找到就能够活下去。如何,对于敢于主动表示不敬的你们,余可是非常大度的。”

    众人闻言顿时作鸟兽散,先前他们状若疯狂地抵抗是因为罗格的突然出现以及那吓人的模样和恐怖威压无时无刻不在宣告着死亡的临近,如今听说对方打算放自己一马,心中因为绝望而产生的勇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不要听那家伙胡说八道,城寨外面被一大群魔物给包围了,无组织地逃出去只会是送死!”

    然而老兵在瞭望台上的奋力呼喊并没有能够传入战友们的耳朵里,因为附近到处都充斥着杂乱的叫喊和枪声,他的声音自然和使用了扩音法术的boss没得比,真正听到他警告的,就只有身边的搭档一人而已。

    青年倒是有些好奇外面的那群兔子究竟有着怎样的本领,正打算转动探照灯看看城外的情况时,老兵忽然猛力一把拽着他俯低了身子;紧接着一团幽蓝的光球飞速袭来,让探照灯啪叽一声湮灭成了风中的烟丝,只剩下半个支架宣告着其原本的存在。

    “虫鸣有些时候很悦耳,有些时候却很聒噪的知不知道?”

    视线和罗格的眼睛接触的瞬间,老兵只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要冻僵了,冰冷的身体连一根手指都无法行动,脑袋里完全是一片空白。直到这时大叔才对先前引爆手雷的军官五体投地的敬佩了起来,不是因为他的行为,而是对方特么的竟然在那种状态下还有力气来做出动作。

    老兵和搭档并没有被罗格给杀死,他似乎对自己动手虐杀战5渣的对象失去了兴趣,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着跑到城外去的众人突然响起的惊叫和惨嚎,气定神闲到宛如正在认真欣赏一出舞台演唱似的。

    几分钟之后,各种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篝火还在原地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便在大叔认为接下来会轮到自己二人的时候,他忽然借着火光看见有人摇摇晃晃地往城里走了回来,数量还不少。

    对方只是看起来像人而已,实际上却已经变成了青面獠牙背生倒刺的怪物,身上穿着各式的军装,大都有着一定程度的破损似乎有遭到了某种动物撕咬的样子,有些表面甚至还沾染着血迹,十分经典的丧尸造型。

    只是在这群摇摇晃晃的丧尸当中,却有几个用正常姿势走路的人;更让老兵感到惊讶的是,这一行人大都是用斗篷包裹着身体,唯独一个家伙是普通魔法师的打扮,显得很是鹤立鸡群。

    “喔,你们来了啊。梅林,这里就是你所说的最靠近山隘关口的小镇了吗?”

    罗格此时正在就着篝火烧烤一只鸡,对于来人头也不回地用非常随意的语气问道,俨然是在和前来参加宴会的老朋友们打招呼。

    “能够让罗格大人记住我这等蝼蚁的名字,真的是感到万分荣幸!另外回您的问题,此处确实是距离关口最近的小镇。只要您让部队控制住这片区域,红树岭内的人除非乘坐飞机否则谁都别想逃出去。”

    魔法师打扮的普通男子点头哈腰地摆出了一副恭敬到近乎谄媚的模样,看得瞭望台上的老兵忍不住一阵鄙夷。可惜大叔现在什么动作也做不了,否则他还真的很想逞一回英雄举起步枪在对方脑袋上开朵花出来。

    这家伙明摆着是投靠了魔王,甚至将这些怪物引来也是他从中搞的鬼,老兵哪怕不用仔细推敲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心中自然很是愤怒。

    “很好,余对于识大体的蝼蚁还是很喜欢的。你这次的功绩暂且记下,等余的大军席卷整个红树岭之后再一并论赏吧。还有,那边有两只还没死透的臭虫,你们谁去解决了他们?”

    看着地面上一群丧尸纷纷抬头朝瞭望台望了过来,老兵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终于就要到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6章 蝼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帝女娇妃最新章节

        狼子野心的皇叔在敌国的支持下篡国夺权,苏芪从一国帝女沦为庶民,寄养于苏家。寄人篱下的日子不好过,她这个落难的帝女活的连个三等婢女都不如。苏芪暗暗磨牙:此等大仇,怎能不报。先夺苏家掌权之位,再入京师勾搭敌国皇子,挑拨他们的父子关系,让两人势同水火。待搅弄朝堂风云迭起,天下大乱之时,便是她苏芪的报仇良机。不料这个皇子面善心却狠,帮他赚了钱财,收买人心,夺得太子之位还不行,还要把她这个金枝玉叶的前朝帝女娶回家!

  • 异眸暗帝,请接嫁最新章节

        她,是源池国几千年才得的公主,却命中带煞传言说:“傅女出,天下乱”,站在舆论的巅峰,她远赴川崎国为后。他,拥有一双暗紫色的眼眸,明面上是闲散的夜殇王,暗地里却是与皇上斗智斗勇的川崎暗帝,自娘胎中便身中毒蛊,一旦毒发,生不如死,直到……遇到她。他对她说:“你只记着,我会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无论何时,你只要一转身……我都会在。一生一世不是一双人……便是一个人。”却原来他也似其他人那般带着目的的接近她,“你的目的是什么?是傅氏?是源池?还是这乱世天下?”“都不是,我接近你的目的只是因为我体内的毒蛊……”

  • 血宋最新章节

        一个真挚暖心的江湖故事,一段不能承受之重的历史。将以三部曲的形式展现。
        ***
        第一部 忠义殇:英雄本应相惜
        大名初瞥,已命中注定,相随漂迹。海角天涯留恋地,荏苒时光回忆。五岭琼楼,江南水榭,几处三生石。江山如画,汴州犹似昨日。??调寄《念奴娇》之上阕

  • 金主凶猛:陆少的神秘娇妻最新章节

        他是全球知名企业陆氏总裁,不近女色,她因身中情蛊而他被迫成为解药,哪曾想,一碰成瘾,从此,万劫不复??第一次见面,他压她在地毯,各种非礼胡摸乱碰??第二次见面,她被他撞倒在地身边,即将吃干抹尽时,却触发了体内神秘的因子……

  • 代嫁千金:冷情总裁请起来最新章节

        男人覆在她上,情深似海。rn然而一个电话之后却什么都变了。rn“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妻子竟然会是一个私生女,章珏岑,准备好离婚吧。”rn他们的婚姻难道就结束于一个私生女的身份?rn可是这个身份却不是她所愿意的。rn公司的未来,母亲的死因,一次次出现的陷害,最终能一直陪着她的又是谁呢?青梅竹马的他,还是结婚三年的他

  • 活人禁忌:盗墓那些事儿最新章节

        一个叫林默的小警察,因为一次意外,卷入了一宗盗墓迷局,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一把洛阳铲,一只黑驴蹄子,盗的是死人墓,发的是活人家,墓上头是人,墓底下是为真王。千年不腐女粽子,半尸人,人面妖兽,不死胎衣……墓中的那些禁忌,多少是活人该知道的,多少是死人该遵守的?与林默一起,踏入墓中迷局,开启诡秘人生吧!

  • 仙炼图最新章节

        凡人踏入修仙世界,一路荆棘,一路磨难的修仙故事

  • 最强重案组最新章节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s市上空就布满了层层乌云,让整个s市笼罩在一片恐怖的氛围下。一桩桩看似没有关联的案件,最后却殊途同归,一个巨大的阴谋在酝酿当中.....请看这些年轻勇敢的警察们机智破案!js330

  • 我在泰国卖佛牌最新章节

        当牌商多年,经手过不少佛牌,也遇到过很多离奇的事。有些事的真相,比想象的更加可怕,有些东西,不管你信不信,它都一直存在……

  • 扁鹊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

        他是庸医痛恨的眼中钉,亦是病人眼中断人生死的神,更是美女路上的最佳伴侣。他呆萌校花来者不拒,冰山御姐照单全收,纵横都市翻云覆雨!他重情重义,亲人,兄弟,女人,我当一生守护。    且看扁鹊传人,妙手悬壶闯花都,开启一段纵横都市的奇妙人生。

  • 刀神传说之刀神李流水最新章节

        银弧刀隐藏着怎样的秘密?一个被人叫做傻子的少年如何成为一代刀神的?少林寺、武当山、传灯山庄、武林七大家、拳皇门、飘香楼、六扇门、魔教、蜀中唐门、令狐世家、无名武院……个个闪亮登场!谜团重重!只有静下心来看,才能走出迷宫……

  • 神豪的安逸生活最新章节

        什么样的生活最安逸?  首先要有钱,有很多钱,系统强制要求每天消费一万块,每升一级,消费额度加十倍!  然后要有一些影响力,至少也要是名人吧?系统让你重生过去,有名的剧本都是你写的,你跟好多明星认识,甚至好多娱乐公司都是你投资的。  还有?生活中要平稳中有刺激,要每天和白富美拍拖,给其他舔屏党撒狗粮,还要上所有的媒体报道,人生时时刻刻都是十几亿人关注的直播……  ---  书友群:556457495

  • 晨光有你最好最新章节

        他为别人做的戏,却将她引入了局。只可惜,他们都过了可以为爱情放下一切的年龄。时隔多年,回想往事,那些撕心裂肺的痛楚和意乱神迷的旖旎,经过岁月的洗涤,化为了吉光片羽里模糊的痕迹。现在,简佳晨终于可以对他说:“我们结婚吧。”俞清元一把抱住了她,泪如雨下。

  • 古代幺女日常最新章节

        爹是镇国公府最小嫡出子,母亲是侯府嫡出女,身为镇国公府最小的幺女,怎么说日子也该过的舒坦才是。可这幺女真不好当,十岁之前一直是个傻子。她一个重生女,上辈子真正的蠢死的,好不容易回到小时候,宅斗无能,又不如大姐沉稳,不如大哥聪明,不如二姐有文采,不如二哥会玩,什么都是一般般。好吧,什么都不行,只能凭着老天给的金手指让她成为最有‘脸面’的一个。镇国公府家最小的傻女儿终于正常啦,就是看着还傻乎乎的。还有,这日子真是水深火热。后来,老爹爬上了高位,自个也被娇娇滴滴的养大了,婚事上却犯难了起来。

  • 拒做总裁妻:老婆是军花最新章节

        他是D集团的掌门人,万人仰视,风光无限。她是苗正根红的军三代,却被家里人逼着去相亲,相亲路上路见不平,伸手相助。从此跟这个自以为是高高在上的腹黑男结下了梁子。

  • 我有一个主神空间最新章节

        想看主角遍布各个位面的水晶宫嘛?不好意思,亲这个没有!想看凡人们在各个剧情世界里被主角玩弄厮杀嘛?那就点开看吧!相关书友群:54113o939

  • 武乱天下最新章节

        莫屈原是一个命如蝼蚁的酒楼店小二,受尽世人的冷眼与欺辱,然而,两个武林高人的打赌和一只透明的蜘蛛却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

  • 妖孽强者在都市最新章节

        平静的都市夜幕下,是血雨腥风的现代江湖。我既然已经醒来,自当清扫一切魑魅魍魉,一步一步踏上古武之巅,再现古武辉煌。PS:好书名都没了,写简介我就是一个渣……

    本章内容提要:
    ...    红树岭可以说位于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仅通过山隘那里的狭窄道路连接着外界,除非会飞否则想要进出乃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而红树岭的周围则是由树林和山脉组成,全都是荒无人烟的区域,唯一的例外则是回声峡谷。当然这个地方同样也没有经过开发,只是最近住了一批人进去才稍微出现了一点改变而已。     两块地域相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