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树岭可以说位于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仅通过山隘那里的狭窄道路连接着外界,除非会飞否则想要进出乃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而红树岭的周围则是由树林和山脉组成,全都是荒无人烟的区域,唯一的例外则是回声峡谷。当然这个地方同样也没有经过开发,只是最近住了一批人进去才稍微出现了一点改变而已。

    两块地域相邻却不相接,中间被茂密的红树森林所阻隔,从陆地上行走想要自一处前往另一处得绕上很大一个圈子。

    因为人类是没可能在红树森林里面穿行的,连体型大点的动物都做不到,甚至生活在森林里的鸟儿也很少。虽说使用机械可以强行在森林里铲平出一条道路来,可那样做费时又费力,整出的动静也不小,根本没法作为绕后偷袭的手段。

    至少在不明真相的外乡人眼里是这样,但实际上红树岭的少数本地人却知道回声峡谷和家乡之间存在着一条非常隐秘的小路,是居安思危的托隆索老爷子当年为了准备撤退的后路而特意亲自带队开辟出来的。

    道路平时被伪装得极好,普通人完全察觉不到,知道其存在的也没多少。然而一旦被外界知道,那么很容易便会让红树岭原本坚固的防御出现巨大的漏洞。

    正如瞭望台上的老兵所看到的那样,一群【毛色特殊的兔子】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了宽阔平坦的土地上,就像是从红树森林中钻出来的一般;而实际上在森林里是没有兔子生存的,只有体型如同耗子的生物才能在内部平安穿行。

    更何况那群兔子的毛发颜色是如此诡异,让人见了就觉得心里发毛。

    “联络其他人做好战斗准备。”大叔一边举着望远镜认真观察一边冲自己的搭档沉声吩咐道,“总觉得那些兔子有点不对劲,如今这局势小心点准没错,宁可浪费弹药也不能假装没看见。大不了,当成一次规模大些的狩猎就是了。”

    “你担心那些兔子是受人控制的使魔之类的东西么,它们最多也就只能用作侦查和刺探情报吧,有必要这么紧张兮兮?”

    旁边的青年此刻凭借肉眼也看到了平坦大地上那一抹不怎么起眼的紫色,很显然这些兔子有在成群结队地行动,但就算数量聚集得再多,它们也依旧只是兔子。

    老兵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神经质的样子,红树森林深处由于一直没有人进去勘察过所以隐藏着许多的秘密,内部生活着某些特殊的动物也并非完全没可能,或许那群兔子就是其中之一?再说真要作为魔法师的使魔来侦察敌情,单独一只兔子和一群兔子哪个更合适也是用脚趾头都能想得到的事情。

    “或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大叔放下望远镜挠着头感叹道,顺手拿起罐头吃起了晚饭,“不过总归是反常现象,在那些兔子自行散去之前还是保持关注的比较好。”

    如果真的是生活在红树森林深处的兔子,谁晓得它们具体有着什么样让人惊掉了下巴的本领,又或者将它们逼得逃离了森林的东西是什么?

    于是大叔就这么靠在栏杆上一边吹风吃饭一边注视着兔群,然而直到太阳落山这些毛茸茸的小生物都始终没有表现出异常,来回移动了几次也只是在寻找杂草植物等。随着黑暗逐渐笼罩大地使得视野变得非常糟糕,大叔也最终失去了观察野生动物的兴趣与耐心,打开了探照灯开始将注意力放在了城寨附近的一小块区域内。

    毕竟远了他也看不见。

    年轻的搭档协助老兵一起转动着笨重的探照灯,耀眼的灯光将城寨周围扫了好几遍,结果除去石头和泥土外别的什么都没有。这种无聊的重复性工作一直要持续到换班为止,讲道理很容易让人产生疲劳和不耐烦,然而今天的情况似乎稍微有点不一样。

    无视危险又给自己点了一支烟的大叔正要准备掸烟灰,手却忽然停顿了下来,皱着眉头歪过了脑袋:“喂小子,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

    城寨里此刻正在举行篝火晚会,从无人的小镇里搜刮出许多肉食酒水等物的联军士兵带着投降的守军以【增进友谊】的名义在那里胡吃海喝,不少人更是在扯着嗓子宛如狼嚎一样鬼叫着唱些严重走调的歌曲。这种情况下能够听到城外有什么响动,可不是用耳朵好就可以形容的了。

    “大叔,马上就到换班的时间了,你这是打算故意找点事情给鸡眼他们做吗?”

    青年脸上是满满的不以为意,但没多久便迅速收敛回去换成了凝重的表情,因为他也听到了某种沙沙的摩擦声,正在变得越来越大。

    老兵飞快地转动探照灯找到了声音的源头,在那里他看见了许多不紧不慢前行着的兔子,只是这些小东西白天还很正常一到晚上被探照灯照射后眼睛里便泛出了赤红色的光芒,犹如一头头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嗜血凶兽。

    “拉警报,快!”

    糟糕的预感终究还是变成了现实,大叔在心头巨震的同时也下意识做出了最为正确的决定,那就是让自己的搭档去警告其他人。虽然以目前的状态来看,即便拉响了警报部队也没法及时作出反应,可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好。

    “呃,不用了大叔,我觉得已经没这个必要了。”

    伴随着青年奇异的回答响起的是城寨中央空地上的枪声和惊恐地喊声,大叔急忙回头望去,发现宴会场里不知何时多出来了一个三米多高的怪物,有着和人类相近的模样但全身都是光溜溜的,脑袋上的头发被火焰所代替,全身的衣服就只有一条胖(神兽)次……咳咳,这个不算。

    在短时间内毁灭了帝国和同盟双方军队的灭世大魔王具体长得什么样子经过各种不负责任的夸大和加工于民间流传的版本中存在着很多个版本,但头发是火焰以及胖(神兽)次外穿这两样特征是绝对不会发生改变的。所以大叔尽管未曾亲眼见过,却依旧通过其外表以及那恐怖的气场威压认出了来人。

    完蛋了——这是老兵心中仅剩的想法,不过很快也被如潮水般蔓延而至的恐惧感给彻底吞没。

    空地上的抵抗在罗格看来更像是在做游戏,惊慌失措的猎物举着他们那连boss的皮肤都戳不破的武器胡乱攻击,很多人的射击都没有丝毫准头,黑暗与混乱中反而打倒了不少自己人。

    “还真的是相当可爱呢,人类这种生物。”罗格满脸皮笑肉不笑地说着,抬手随意一握便将不远处某个试图将士兵们组织起来的军官【吸】了过来,捏住对方的脖子把他高高地举到了空中,“连最基本的谁强谁弱都分辨不出就胆敢和敌人展开战斗,你们到现在都没有灭亡果然是因为生育能力很强大吗?”

    军官努力地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然而身体上的痛苦以及精神上受到的威压终究如他的努力化为了无用功。不过就在罗格准备用较为血腥乃至猎奇的方式残杀掉此人之际,对方的右臂却忽然用很小的幅度动了一下。

    火焰、金属碎片以及人体的血液与马赛克顿时糊在了罗格瞬间撑起的护盾表面,没有对他本人造成任何影响。军官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拉响了腰间的手雷,也许未能伤到敌人,却也足以回答罗格的问题了。

    不战斗是死,战斗也是死,人类当然会选择后者,至少还有获胜的渺茫机会与希望不是么?

    可惜罗格对此一点也不觉得有趣,他期待见到的是人类因为惊恐和绝望而彻底陷入疯狂的模样,真正展现出勇敢和气节什么的反倒会让这个大魔头感到反胃与恶心。

    “蝼蚁就应该有蝼蚁的样子,乖乖趴在地上蜷缩着一边瑟瑟发抖一边祈求强者的鞋底不会无意间踩在自己头上就好,连螳臂当车都是不被允许的!”罗格并没有做什么动作,随手拍掉了体表并不存在的灰尘,就仿佛在拍掉刚刚领了便当的军官试图糊在自己身上的晦气一样,“你们现在有五分钟的时间可以逃跑,只要没有被余找到就能够活下去。如何,对于敢于主动表示不敬的你们,余可是非常大度的。”

    众人闻言顿时作鸟兽散,先前他们状若疯狂地抵抗是因为罗格的突然出现以及那吓人的模样和恐怖威压无时无刻不在宣告着死亡的临近,如今听说对方打算放自己一马,心中因为绝望而产生的勇气顿时消散得无影无踪。

    “不要听那家伙胡说八道,城寨外面被一大群魔物给包围了,无组织地逃出去只会是送死!”

    然而老兵在瞭望台上的奋力呼喊并没有能够传入战友们的耳朵里,因为附近到处都充斥着杂乱的叫喊和枪声,他的声音自然和使用了扩音法术的boss没得比,真正听到他警告的,就只有身边的搭档一人而已。

    青年倒是有些好奇外面的那群兔子究竟有着怎样的本领,正打算转动探照灯看看城外的情况时,老兵忽然猛力一把拽着他俯低了身子;紧接着一团幽蓝的光球飞速袭来,让探照灯啪叽一声湮灭成了风中的烟丝,只剩下半个支架宣告着其原本的存在。

    “虫鸣有些时候很悦耳,有些时候却很聒噪的知不知道?”

    视线和罗格的眼睛接触的瞬间,老兵只感觉整个人的灵魂都要冻僵了,冰冷的身体连一根手指都无法行动,脑袋里完全是一片空白。直到这时大叔才对先前引爆手雷的军官五体投地的敬佩了起来,不是因为他的行为,而是对方特么的竟然在那种状态下还有力气来做出动作。

    老兵和搭档并没有被罗格给杀死,他似乎对自己动手虐杀战5渣的对象失去了兴趣,闭上眼睛静静地聆听着跑到城外去的众人突然响起的惊叫和惨嚎,气定神闲到宛如正在认真欣赏一出舞台演唱似的。

    几分钟之后,各种声音渐渐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篝火还在原地噼里啪啦地燃烧着。便在大叔认为接下来会轮到自己二人的时候,他忽然借着火光看见有人摇摇晃晃地往城里走了回来,数量还不少。

    对方只是看起来像人而已,实际上却已经变成了青面獠牙背生倒刺的怪物,身上穿着各式的军装,大都有着一定程度的破损似乎有遭到了某种动物撕咬的样子,有些表面甚至还沾染着血迹,十分经典的丧尸造型。

    只是在这群摇摇晃晃的丧尸当中,却有几个用正常姿势走路的人;更让老兵感到惊讶的是,这一行人大都是用斗篷包裹着身体,唯独一个家伙是普通魔法师的打扮,显得很是鹤立鸡群。

    “喔,你们来了啊。梅林,这里就是你所说的最靠近山隘关口的小镇了吗?”

    罗格此时正在就着篝火烧烤一只鸡,对于来人头也不回地用非常随意的语气问道,俨然是在和前来参加宴会的老朋友们打招呼。

    “能够让罗格大人记住我这等蝼蚁的名字,真的是感到万分荣幸!另外回您的问题,此处确实是距离关口最近的小镇。只要您让部队控制住这片区域,红树岭内的人除非乘坐飞机否则谁都别想逃出去。”

    魔法师打扮的普通男子点头哈腰地摆出了一副恭敬到近乎谄媚的模样,看得瞭望台上的老兵忍不住一阵鄙夷。可惜大叔现在什么动作也做不了,否则他还真的很想逞一回英雄举起步枪在对方脑袋上开朵花出来。

    这家伙明摆着是投靠了魔王,甚至将这些怪物引来也是他从中搞的鬼,老兵哪怕不用仔细推敲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心中自然很是愤怒。

    “很好,余对于识大体的蝼蚁还是很喜欢的。你这次的功绩暂且记下,等余的大军席卷整个红树岭之后再一并论赏吧。还有,那边有两只还没死透的臭虫,你们谁去解决了他们?”

    看着地面上一群丧尸纷纷抬头朝瞭望台望了过来,老兵知道自己最后的时刻终于就要到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6章 蝼蚁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6章 蝼蚁】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一宠成瘾:腹黑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叶婉婉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会因为五千万把自己卖给那个让人听到名字后背就涌出一阵寒意的慕辰宇,在她的世界里,那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rn果不其然,到了慕辰宇的手里,这女人没有一天过的安生。rn时间在变,就在叶婉婉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要和这个男人互相折磨下去的时候,他却当着众人的面挚起她的手,宣告对她的专属权“叶婉婉她是我的女人。”

  • 校花的近战高手最新章节

        天地之间,修炼尚存。
        渡劫高手,需经历天劫,方可渡劫升仙。
        男主渡天劫失败,本抱着修为散尽、魂魄具灭的可能。
        谁知却无意间穿越,附体陈家废少爷,堂堂渡劫高手,挥挥手足以让天地颤抖,如今还要给娇蛮苏家大美女当保镖。
        苏家大美女,芳龄十八,某学校校花!

  • 重生之天价影后最新章节

        初次见面,她受药物折磨,迷蒙着大大的猫眼,在他耳边低声呢喃“送你一夜春宵要不要?”他直接用行动给出了答案。对苏倾蓝来说,她只是要找个自己会动的人形解药,却不想招惹了一颗背景这么大的‘解药’“女人,还需要解药吗?自己会动得哦!”“嘿嘿,不用了吧,我身体倍儿棒!”只是……被当小猫养着的感觉好像还不错唉。

  • 武断八荒最新章节

        一个平凡的少年乞丐,被雷劈后,带着一只乌龟穿越到异世界,灵魂附身到一个废人身上,从此,少年的命运被改变,在这个以武力为尊的世界里,他只能打破身体的桎梏,一步一步迈向巅峰,他要让这八荒以他为尊!他要这片天地再也遮不住他的身影!

  • 腹黑傻王,绝宠王牌弃妃最新章节

        镜月晓梦性别:女职业:胸外科军医,人称“小心肝”爱好:“人帅器粗”的美男古剑奇谭脑残粉性格:彪悍,狠辣,笑里藏刀座右铭:做个有品位的色女,做个有知识的文盲一朝穿越,她成了西凉国镜月世家的“哑巴嫡女”。大婚之日,被人联合坑害,爱人被妹妹夺走。而她镜月晓梦竟然配给了百里皇朝的皇长孙,偏生这皇长孙是一个傻子。好,傻子就傻子。她护他,爱他便是好好好!你敢嘲笑他?姐缝了你的嘴,看你还能够嘲笑人!哼哼哼!你敢欺他傻?姐送你一针,让你精神错乱,看谁比谁傻!来来来!你敢抽死他?姐卸了你的双臂,看你还能够抽人!腹黑的爷啊,你不是傻子吗?你现在知道娃娃怎么生了?传言他是九幽地狱的恶魔,丧心病狂,惨无人道,面容丑陋不堪。实则他俊美无涛,美到人神共愤,天地不容。传言他是人人可欺的傻王。智商犹若七岁孩童。实则他腹黑之极,暗下里更是拥有足以毁天灭地的势力。他宠她,纵她,爱她,让她成为九州大陆,人人羡慕嫉妒的女子。精彩片段一皇家家宴上夫妻合作一诗。镜月晓梦:“床前明月光。”腹黑傻王:“地上鞋两双。镜月晓梦糯了个糯,她出门前可不是这么教他的。关键时刻竟然给她掉链子。腹黑傻王无辜的眨巴着一双清澈干净的眸子,无措的吸着手指。乖巧而无辜之极。非常的戳泪的有木有。迫于上首有皇帝大神在。镜月晓梦只能够继续镜月晓梦:“举头望明月。”腹黑傻王:“低头摸裤裆。”“噗”吐血啊上首皇帝道:“谁教你的?”腹黑傻王一双犹如小鹿斑比般无辜的眸子望向镜月晓梦道:“是是娘子”“噗”,镜月晓梦再度吐血啊。她何时教过傻子这样的话,飙泪飙血啊。镜月晓梦一双怒眸瞪向腹黑傻王:“我何时教过你?”腹黑傻王咬着手指小声道:“殇殇没有冤枉娘子,殇殇和娘子困觉觉,地上就是鞋两双啊。还有娘子夜里还低头摸殇殇的”镜月晓梦吐血暴走她竟然被傻子给黑了。本文男主女主身心干净,大大的宠文,集狗血,搞笑,喋血,复仇,宫廷之斗,天下之争于一身。本文以暖色调为主。幽默风趣之中展现一代傻王弃妃的斗智斗勇,扑倒和反扑倒的爱情故事。

  • 三国之席卷天下II最新章节

        秦峰字子进,孑然一身后世而来,东汉王朝顿起波澜……。黄巾叛乱,是谁高举“皇协”大旗?皇叔一见秦峰,为何总说自己癣多!高价饭:曹操生娃!秦峰拍案预言,此必定是一个系列。乃是金刚葫芦娃中娃,一根藤上七个娃。群雄逐鹿,秦峰奋起,兵锋所至处,“我他吗想打谁就打谁!”孟德聚众密谋,“秦峰打谁,咱就打谁!”本初震怒狂躁,“谁打我,我他吗的就打刘备!”刘备气的哆嗦,长臂一拍小腿,“我是宗亲!谁打我,我……我就谴责谁!”看!一统江山谁人荣登大宝。观!无双铁骑如何横扫八荒。听!霸者之名冠绝宇内。尝!伊人美姬暗夜留香。三国系列第三本,已有完本VIp《三国之席卷天下》、《三国之天下我做主》,从无断更记录,完本保障。js330

  • 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最新章节

        新书《炎武战神》已数百万字,望新老读者支持。
        得神剑,练神功,为着心中的执念不断超越自我。战强敌,战神魔,更是以力抗天!
        无敌战技,风云大陆,谁主沉浮?
        ========
        新书《不死武皇》开启,

  • 校草驾到请围观最新章节

        他是中国年轻富豪排行榜第一名,帅气多金还是校草!本以为是天使,原来人后是恶魔!她被他推向娱乐圈顶端,年纪轻轻片约不断。“我不允许你和别人在一起。”“你不许有什么用?”“我会让你知道世界上没有我颜真得不到的东西!”“我有喜欢的人。”“你的喜欢以后被我承包了!”

  • 冰山小叔别过来最新章节

        一场谋杀,她浴火重生,借躯还魂。她费尽心机,替自己报仇,誓要将渣男送进监狱。然而,这一辈子最倒霉的不是死了老公,而是身为寡妇的她,有个粘人的小叔子。禁欲的小叔子夜入她的房间,没事就要来惹她。温宛:“凉薄,你这天天半夜三更的来大嫂房里,你想干嘛呢?”凉薄:“干想干的事。”温宛:……凉薄:“一年365天,每天一个姿势,怎么样?”温宛:……

  • 古代幼儿园皇后再生一胎最新章节

        不孕不育,小菜一碟,说吧你是想要男孩还是女孩;妇科炎症,难言之隐,别激动,张开双腿我先检查检查……她是妇产科的权威专家,是身负血仇的异国郡主,实际上她只是一枚任人摆布的棋子。倾世容颜,冷酷无情,他筹谋多年一心要逐鹿天下,怎能为一女子停滞不前。龙凤胎宝宝不解,父皇,那母后怎么又怀孕了?

  • 命运冠位争途最新章节

        罗维生在一个破败的魔术世家,在时计塔学习四年都没有获得魔术师的称号,而在机缘巧合之下,他产生了一个理想。成为最强的魔术师,冠位魔术师。“如果说个人的愿望被称为贪欲的话,那么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不是依靠贪欲完成的?”js330

  • 农家子的古代科举生活最新章节

        在现代,她只是一个大龄未婚青年。在古代,她却变成了他!生在农家,他不想一辈子种田,没有一技之长,不会发家致富,那就只能尽力往读书方面发展了。至于是男是女?在生存面前还需要矫情吗?PS:本文女穿男,主角会娶妻,一对一,像一般人一样生活,不搞基,基本上没有什么金手指,现实流。此外,本文的科举制度和流程参照明清时期。

  • 新任老公,体力好最新章节

        为钱,她决定出卖自己的身体。不料,被前夫的叔叔抓个正着,还和他度过了令人脸红心跳又羞羞的一夜。她发誓再也不要和他有任何来往,却在他步步紧逼中,无路可退。“我不想和你结婚。”“和我结婚,成为你前夫的婶婶,不觉得很爽吗?”总裁大人,你的侄子和你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啊。

  • 仙煞最新章节

        一只荒野上游荡的野生僵尸,意外的获得了一种令整个修仙界都为之胆寒的神秘力量:掌控煞气。无论实力多么强大的修仙者在煞气面前,都会瞬间化做手无缚鸡之力的凡人,煞气为何物?此物的起源要从上古洪荒时代的混沌之气说起。

  • 废物娘亲的倾世田庄最新章节

        嫡女也废柴?还落魄到爹不疼,娘不爱,妹妹欺辱行陷害的地步!未婚夫退婚也就罢了,还要把她赶出家门?哼!你们等着瞧!乱世创个业,娘亲管田,儿子经商,母子二人齐心协力,跨国企业那还不是小case。五年后,她左手天才宝贝,右手酷帅夫君,背后的强大势力,看不闪瞎你们的狗眼!

  • 欠债还钱最新章节

        很多年前,周家家大势大,连通三界,而各路神仙修炼物资匮乏,比如太上老君的炼丹炉缺少木炭,王母娘娘的蟠桃园缺少化肥,所以神仙们都来跟周家借了或多或少的物资。很多年过去了,神仙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天灾、神祸让神仙们入不敷出,欠债也一直拖了下来。到了现代,周家几十辈单传的周星星忽然发现了祖宗留下的账单,抱着有枣打一杆子的心态,周星星开始了要债之途。神仙们自然不能赖账的,但又还不起,又有各种麻烦缠身,周星星同学不得不学习各种知识,来帮助神仙们渡过难关。给太上老君修炼丹炉,给王母娘娘蟠桃园除虫,帮费长房躲避鬼的追杀……周星星在要债的路途上开始了一段平常人想不到的奇艺之旅。当然,神仙们还给他的东西也五花八门,美容丹,大蟠桃,抽鬼的鞭子、做菜的炒锅……人间科技在仙界放光,仙

  • 深夜宾馆最新章节

        我有一间祖传的宾馆,白天关门歇业,深夜开门迎客。本宾馆24小时供应热水,一日三顿香火,另赠阴间生存攻略指南一本。(这本书没有固定的女主角)

  • 九月笙起时最新章节

        九月笙,赫兰时,望相守,虐终生。兰亭序,宫墙中,少时爱,恨绝情。深墙垣,闺阁绣,一朝断,此生断。离别期,生死别,望来世,昌平妃。在一个没有历史记载的朝代——赫兰朝,凭空出现了一个夜晚出没的红衣女杀手,武艺高强,轻功了得,专杀朝廷官员,每每杀死一个都会留一张字条“九月杀之,替天行道”她每每杀死的朝廷官员要么就是收受贿赂,要么是搜刮民脂民膏,要么是抢占民女逼良为娼。一个是风度翩翩的浪荡公子,一个是神秘色彩的月夜女侠,两人即便暗生情愫也敌不过这宫廷王府中的尔虞我诈、阿谀奉承,一个红衣杀手最终也不过是一个悲情的女子。

    本章内容提要:
    ...    红树岭可以说位于一个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仅通过山隘那里的狭窄道路连接着外界,除非会飞否则想要进出乃是一件相当麻烦的事情。而红树岭的周围则是由树林和山脉组成,全都是荒无人烟的区域,唯一的例外则是回声峡谷。当然这个地方同样也没有经过开发,只是最近住了一批人进去才稍微出现了一点改变而已。     两块地域相邻......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