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纳基里斯这样的天然呆吃货都能猜到南宫荣打算在崖壁上面做文章,没理由敌人不会猜到,所以当他们收起火炮开始列队前进的时候,每一排并没有几个人、故意把队伍拉得很长,距离两侧的崖壁也有着一段的距离。很显然,除非南宫荣下狠手弄塌崖壁堵住道路,否则只是普通的捣鼓出大量岩石雨来砸人并不会收到多好的效果。

    “人家这是早有防备了呢,你这计划果然行不通啊。”纳基里斯在崖壁上藏头露尾的探出脑袋朝下方张望着撇了撇嘴说道,“还故意在城墙那儿设置了一个十分明显的陷阱,结果不是谁都没能骗到吗?”

    南宫荣淡然地耸着肩膀祭出了水晶剑,漂亮的晶石在朝阳的照射下闪耀出了璀璨的彩色光芒,以非常低调的动作轻轻将手中的武器刺入了岩体之中。

    “嘛,城墙那儿的陷阱是障眼法、真正的杀招在崖壁上,这种事无论换成谁应该都能够想到,所以从一开始我便没有指望可以骗过敌人。但没关系,我要的就是这种效果。”

    少年的解释让蛇女萝莉愈加疑惑了起来,忍不住歪过脑袋眯着眼睛摆出了一幅【我很懂】的鄙夷表情开口道:“套路明明被对手看穿了还要发全体聊天的故意逞强?”

    “丫头你在打排位时究竟遇到了怎样奇葩的队友……这个不算,总之敌人已经钻进套子里来了,你只要睁大眼睛仔细看着就好。”

    讲道理少年的水晶剑里确实储存着很多能量,毕竟它将整个魔泉都给吞了下去;不过这货的MP终究不是无限的,南宫荣又一直在忙着战斗从未对其进行过任何形式的补充,再这么发展下去哪怕剑内部有座魔晶石矿山也根本架不住如此夸张的消耗。

    尤其是南宫荣如今正在捣鼓的计划,需要消耗的能量和之前那些过家家完全没得比,也就只有在烈达纳城下制造出百多个傀儡那次可以相提并论了。若是类似的情况再来几次,水晶剑内恐怕便没有什么剩余的能量能够调用了吧。

    但现在却管不了这么多,先击退眼前的敌人才是正经。因此南宫荣几乎连吃奶的力气都使了出来,将剑内部的能量抽调引导着送入了岩体,开始实行起自己的计划。

    和听话地睁大了眼睛认真瞧着的纳基里斯的猜测没有太大区别,少年所在一侧的崖壁表面的岩石纷纷出现了龟裂,接着好似晴天里一道霹雳般猛然炸响,无数石块顿时化为漫天大雨朝下方的敌军落了下去。只是和蛇女萝莉所料不同的地方在于,岩石雨的笼罩范围比她预想的要大上许多,几乎将敌军主力中段的大半都给覆盖了进去。

    从地面上抬头看的话估计和天女散花差不多的模样,然而实际能够造成多少的杀伤纳基里斯其实并不看好。要知道下方这些士兵又不是笨蛋,发现情况不对后肯定会逃跑或找掩体躲藏;至于车辆等装备,除非石块碰巧砸穿汽车的引擎盖损毁了其内部的发动机,不然也不会有什么影响。

    更加让蛇女萝莉感觉没戏的情况是,队伍里每隔一段距离便会从运输兵员的汽车里站出来一名魔法师,他们高举着法杖联手展开了一个笼罩了整支队伍的土褐色长条形魔法盾。无论这是三家联军的统帅猜到南宫荣的打算而刻意安排的防御手段、还是他们事先就考虑到自己的对手有可能在崖壁上做文章而准备的预防措施,总之少年的这次袭击看样子注定要以失败而告终了。

    下方的士兵们并未出现丝毫慌张的迹象,没有人胡乱逃窜也没有人躲到车底下,照样在有条不紊地行进着。很明显他们从一开始便得到了叮嘱,知道有魔法师负责防御来自于崖壁上面的袭击,因此才会有着这般淡然的表现。

    也因此产生了更大的伤亡。

    便在蛇女萝莉觉得事情也就这样了的时候,场上的情况忽然出现了意想不到的极大变化只见那些眼瞅着即将砸在魔法盾表面的无数石块十分突兀地互相聚集在了一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变成了某种身形魁梧头上长角背后生有一对蝙蝠翅膀和粗壮尾巴的类人怪物。

    大量的石像鬼铺天盖地到几乎遮挡住了队伍头顶的所有阳光,直到这时地面上的众人才意识到大事不妙,但南宫荣的傀儡这边才成形那边就已经一脚重重地踹在了魔法盾上,通过灵魂上的连接少年甚至还能借助石像鬼的视角在非常近的距离欣赏到一名站在车斗内的少女魔法师满脸花容失色的惊恐表情。

    操控这具傀儡的英灵生前该不会是一位魔法少女爱好者吧……嗯,这种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

    联军魔法师的护盾仅仅只是用来遮挡落石的,毕竟在山隘里能够设置的陷阱除了落石也就只有落石了,所以护盾尽管很耐冲击、对尖锐物体的撕扯却没有什么防御能力,再加上石像鬼那可怕的数量,基本上是一眨眼魔法盾便宣告彻底瓦解,将根本来不及散开的众多士兵直接暴露在了傀儡的尖牙利爪之下。

    假如他们事先有逃窜躲藏的话,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了,相对集中的人群在面对凶残的近战怪物时简直是一场灾难。

    “咦,哎、哎哎哎——!?”纳基里斯看到这里终于是禁不住抱着脑袋满脸不可置信地大声惊叫了起来,“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啊,说好的石块砸头呢,咋就变成怪物袭击人群啦!?”

    南宫荣的消耗比较严重,他已经没有余力展开追加攻击,便收回水晶剑一边抹着额头上渗出的细汗一边回答道:“呀,落石战术在山隘地形里不管敌我双方都会考虑到的吧,敌人会专门做出应对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过在传统的落石战术中混入我自己的能力,敌人应该就没有多少防备了。当然为了降低对方的警惕,我才会捣鼓出了容易看破的城墙陷阱、并且让你明目张胆的在他们头顶上盘旋飞行,造成我们已经黔驴技穷了的假象。”

    “现在是这样淡定解释的时候吗,那些石像鬼正在人群里制造腥风血雨啊好不好你个恐怖片导演!”

    “……我们这是在打仗好么,还是说你觉得一个炮兵阵地打出几个基数的炮弹后杀死的敌人比我的傀儡要少吗?”

    少年表现的依旧十分淡然,不过确实如同纳基里斯所说的那样,山隘道路上此刻已经彻底变成了恐怖片拍摄现场,还是用不着上电脑特效的那种。尽管南宫荣并未刻意强化石像鬼——因为他需要确保足够的数量——但它们差不多是被【瞬移】到众人附近的,敌军士兵根本没有任何反应时间,有些人甚至连背着的枪械都来不及取下,结果傀儡的爪子便已经伸到面前了。

    和普通人类相比,少年的傀儡自然可以算得上是力大无穷皮糙肉厚的可怕玩意,它们连稍微薄点的钢板都能撕开,身体又是由坚硬的岩石构成,在近战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

    不时有倒霉蛋宛如破布娃娃般被傀儡抽飞出去,火炮来不及发挥威力便被拆散成满地零件,汽车和装甲车被撕裂装甲将里面惊恐万状的乘员暴露了出来,队伍里唯一平安无事的也就只有坦克了。更重要的是大半个队伍都陷入了这样混乱不堪的状态,一时半会根本没法形成有效的抵抗,人们只是在进行下意识的绝望挣扎而已。

    然而这样的情况并未持续多久,这支联军毕竟是由三家实力强大的领主所组成的,很快他们便派出了手下的精英开始对南宫荣的傀儡展开清理。奥克塔薇尔在城墙上遇到的那对光头战士与藏在暗处的魔法师组合、先前在南宫荣面前打了半瓶酱油就走掉了的中年男子以及一名全身上下的法袍等装备发亮得好似灯泡的法师纷纷现身,对正在肉人群中肆虐的傀儡发起了攻击。

    石像鬼在这些人的猛攻下连支撑片刻都做不到,基本上全是被秒杀的,正如之前它们秒杀普通士兵那样。尤其是那名骚包到不行的法师,丫居然在脚下展开一道硕大的金色魔法阵后,从土地里召唤出了一头看材质似乎是泥巴的狮子造型的巨大元素傀儡,又是抓又是拍又是口中吐息什么的,击杀石像鬼时甚至不会去顾虑附近的友军,很多人都被波及到了。

    尽管没有死人却也闹得一阵鸡飞狗跳,大家都对这个【自己人】唯恐避之不及。

    静静地看了片刻之后,纳基里斯忽然用平淡无奇的语气开口道:“虽然很想说一句【你的傀儡单对单根本打不过那些大佬快点用数量去怼】但那个站在狮子脑袋上的白痴真的不是少年你花棒棒糖请来gank他们自己人的吗?”

    “别这样,对白痴很失礼的。”见识过联盟式强大日常模式的少年岂会被区区蛇女萝莉的找茬给难住,当即面不改色心不跳地秒答道,“另外我们现在可以撤了,再在此地待下去也没有任何益处,指不定人家收拾完傀儡后还会过来找麻烦。”

    “等等,你这就收手了?明明感觉再加把劲把敌军完全击溃也不是问题的样子,不觉得有些可惜吗?”

    南宫荣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囧了:“到底是什么给了你【我能反杀】这样的错觉,想要找一个全年365天只吃拉面的金发美少女玩百合的奇葩那屡屡被拒却始终不曾放弃的百折不挠的精神吗,亦或是敢于拉着特定队友从自家泉水一起冲到对面野区偷buff送人头的少女魔法使那勇于冒险的精神?”

    “不,是传说中的国家队……”

    “打住!”少年一记手刀拍在蛇女萝莉头顶让她把后面的台词全部咽了回去,接着才略显认真地解释道,“总之击溃敌军是没可能的事情,我只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而已,等对方反应过来后石像鬼可顶不住集火,迟早要覆灭的。明白了就闪人吧,奥克塔薇尔还在等着我们的汇报呢。”

    眼见少年坚持要走,纳基里斯只好选择去顺着他的意思。不过在巨大化后临走之前,这丫头又忍不住朝下方看了一眼,发现那些石像鬼依旧在各自为战的不断袭击附近的普通士兵,完全没有任何聚集起来对抗几名大佬的意思。

    因为对方有魔法师聚集起来只会死得更快么?而分散开来不仅能避免被快速歼灭拖延更多时间,还可以杀伤敌方更多的人员,给他们造成更多的麻烦。蛇女萝莉多少明白了南宫荣令傀儡无视对方boss的做法,点点头表示认同后将少年装进体内,拍着翅膀离开了崖壁顶端。

    道路上的战斗还在继续,然而始作俑者的南宫荣已经远离了此处,只留下惊慌失措的士兵们还在坦克附近寻找安全感。

    混战一直进行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事后的损失统计结果令统帅联军的三名领主脸色黑得和墨水有一拼。由于少年的傀儡和别人家的不同它们是由具备自我意识的英灵操控的,所以在战斗中这些老司机老油条专挑一些令对手肉痛的东西下手,比如人员、火炮以及补给等,甚至有个玩得嗨的家伙撕开了汽车的油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在这场遭遇战中联军损失了将近大半的包括弹药在内的补给,约七成左右的火炮宣告无法正常使用需要进行修理,运载汽车的情况同样也惨不忍睹,导致联军不能及时将伤员送去后方以及将补给和修理用零件送上前线。另外更加令人恨得咬牙切齿的是,这些石像鬼尽管上演了一出怪物突然袭击人类队伍的恐怖片可造成的死亡人数却低到离谱,绝大部分都是伤员以及残废,不仅无法作战反而还需要消耗掉大量的药品和食物。

    当然,这些都是在南宫荣的专门授意下才这么做的,少年可没少在便宜妹妹老家学到一些奇怪的战术知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4章 传统战术中隐藏的战术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4章 传统战术中隐藏的战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4章 传统战术中隐藏的战术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4章 传统战术中隐藏的战术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4章 传统战术中隐藏的战术】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仙武大帝最新章节

        一个落魄少年偶得吞天魔帝传承,修吞天魔功,吞万界元气,大荒之中斩无上大妖,仙域之巅战九头魔龙,探索古老的无尽海域,深入传说之中的地底龙墓……,与天斗,与地斗,弹指可碎域外星辰,摘叶可劈碎诸天轮回,他凝聚不死之身,横扫诸天万界。万古三千界,英雄天骄如银河沙粒,试问少年一出,谁可争锋?

  • 透视兵王最新章节

        秦冥,最神秘的杀手之王,最年轻的佣兵之王,却在一次任务中双目失明,退居归隐。然而半年之后,他的双目奇迹复明,并拥有了透视能力,一切美女在他面前都将无所遁形……

  • 鉴宝大宗师最新章节

        钱?我有!美女?不缺!地位?等等,地位是什么?在华夏国,我富可敌国,坐拥百分之八十的珍奇异宝,每天请安的美女如云,这算地位吗?

  • 救世少女最新章节

        「┅┅新成员加入了。於是乎,公主与公主侍童,魔法士及其随从,在埃司蒙德第一的行导的引领下,正式踏上拯救世界的漫长旅程。」无惧於可能招致的抗议,红发的美少年菲利克斯如是说道。

  • 染爱成婚:总裁老公别撩火最新章节

        “过来!”男人缓缓解开皮带。她乖乖过去,抬脚,给了他致命一击。男人铁青着脸,将她扑倒,笑得腹黑邪魅:“女人,这里不用脚。来,我教你……”她野性不驯,他凶猛难挡。世人眼中他矜贵冷漠,在她眼中,他就是一无耻毒蛇猛兽。他宠她入骨,却也恨她透骨。水火不容的他们,因一纸婚约,被囚禁在婚姻这座坟墓里,互相撕咬,抵死缠绵。她逃,他狠。“江绯色,在跑老子把你弄得三天三夜下不了床!”最情深的爱,就是捧在手心含在嘴里,虐你心上你身——

  • 创世棍王最新章节

        游戏还是现实?百分百虚拟现实技术,让你真正感受什么叫做虚拟现实,什么叫做身临其境!什么叫做第二世界!剑者为皇,刀者为霸,枪者为王,棍者为祖!华夏文化源远流长,但随着时间推移,人们往往只记得前三者,却鲜少人记得最后一条。棍术已经沦为了交流以及锻炼基础的存在,仅此而已!赵峰却从小练棍,且钟爱棍!看他如何利用手中长棍,在剑刀枪戟中杀出一片天,让华夏,让世界都为之颤抖!------------------------本书为网游,设定和其他网游有所不同,看惯其他网游的读者,如果觉得不适应,请不要喷水。js330

  • 全才相师最新章节

        &#;&#;相人、相事、相风水,看天、看地、看红尘!
        &#;&#;三国大术士周轩跨越时空,来到现代社会,开启了一段辉煌的都市之旅。
        &#;&#;女记者:周董,据我们掌握的材料,您不但是商界领袖,还是国学大家、易经泰斗、相学、风水大师、书法家、天文学家等,本世纪少有的全才。请问,您在哪件事情上最成功?
        &#;&#;周轩四十五度角望向天空,无限感慨:那些成就都不值一提,我个人最成功的是,拥有了妇女之友的荣誉称号。
        &#;&#;微信公众号:水冷酒家

  • 帝少追妻:火辣宝贝碗里来最新章节

        面对职场潜规则,林清沅霸气宣布,“楚先生,总裁并没有什么了不起,我也能当!”嫁入豪门的牢笼,林清沅拒绝做米虫,“男人都是女人生的,男人能做的事,女偿但能做,还能做得更好!”

  • 我的奇异故事最新章节

        我只是生活在普通的农村,当我发现龙凤佩之后,开始探索整个世界。遇到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让我发现这世界上还有很多未知的秘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希望读者大大多多支持,收藏加入书架。那怕给个鲜花评论也好,土豪就打赏点钱!可以加群一起讨论,文明小说交流群。大家有空可以关注一个百家号或者微博【武林血龙】,每天都会发最新的新闻和其他消息!

  • 至尊神剑最新章节

        一个即将失落的大陆,一个已被宙际之神遗忘了的天地,却因为一个亿万传说中的神剑而硝烟四起。一个失去父母的孩子,在魔君的铁骑之下苦命挣扎。传说中英雄的子孙,只能在动荡的历史中,风雨飘摇。艰辛历程,让一个原本应该享受快乐童年的平凡小孩,成为了世间人人痛恨的恶魔!一个当年连灵兔都不忍心伤害的小孩,成为了嗜血的狂魔!然而,他的狂傲不羁之中更多的是一种悲悯,他的沉默冷峻中更多是一种凄楚!他或许完成了爷爷的愿望,成为了传说,成为了神话!但世人眼中的,既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侠士,又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既是一个幼稚甚至愚笨的少年,又是一个豪气冲天的男人!他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许这是新元大陆永远的一个秘密!

  • 我终究不是你的良人最新章节

        如果是你,你会选择怎样去爱那个人,是选择放手成全,还是紧握不放?

  • 前面那个开洒水车的给我站住最新章节

        朱彧好不容易拿下了泡了几天的小嫩模,转天清晨他开着刚提的跑车正往家赶呢,心里美滋滋的,突然,迎面给一辆声嘶力竭扯着破嗓子嚎的洒水车给喷了个彻头彻尾,他心里一气调转方向就给人堵了。rn“开洒水车的,你给我站住!”rn熊聿看着面前这个落汤鸡,心情突然好了,他慢悠悠地下车,“哟,怎么了?”rn一个憨厚不老实的洒水车司机,一个只会花钱不会赚钱的花花公子。开跑车怎么了?老子开洒水车照样压你!rn

  • 重生嫡女:至尊神医毒妃最新章节

        前世,她一心一意助他登上皇位。一纸诏书,她却被满门抄斩,刚刚出生的孩儿被生生摔死。今生,她浴血归来,势要毁天灭地,让前世害她的所有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心已经被冰封,此生她只为仇恨而活,只是那男人为何对她穷追不舍?“离我远点!”某女冷道。“恐怕很难啊,除非你离我近点!“某男邪魅笑道。

  • 重生90学霸鉴宝师最新章节

        房价暴涨,欠了一屁股债才给够房子首付的林小满,突然重生回95年。身边跟了一个像讨债鬼似的系统;一个想跟她玩养成的小哥哥,林小满只觉得比前世更艰难。“想要活下去,就要成为一品鉴宝师!”某宝拿着小皮鞭站在她的脑子里,对她贱笑。“想要身体好,就要多运动。”好为人师的小哥哥捧着《金X梅》,对她言传身教。为了改变前世命运,林小满还是点亮了学霸,鉴宝,经商,出任CEO,迎娶高富帅,走上人生巅峰的技能。

  • 戎少强宠落魄妻最新章节

        16岁那年,我与他相遇,从此暗恋成瘾。22岁时,一纸合约,我是他三个月的情人。三个月后他:我要续约。我:不续。

  • 死不了我也很绝望啊最新章节

        死亡,是生命永远的终点。永生,是人类永恒的追求。但是,只有真正得到永生的人,才会知道,只有一个人的永生,是多么的悲哀和痛苦。不知道是神明的祝福还是恶魔的诅咒,拥有着不死之力的墨影,在某一天,踏上了属于他的路。

  • 风起澜庭最新章节

        一朝偶遇可为女,剑荡九天化阳神,神武九州终为帝,论我何许少年也,谁能辨我是雄雌,我见九州多妩媚,料九州见我应如是。

  • 盛世狂妃:世子休想逃最新章节

        缘兮,命数使然,浴火重生,但求世间真情。“天下人千万,不及你慕容祁月一人。”宫宸紧握慕容祁月的手。……那一天来了,为了天下苍生,他情愿牺牲她一人。“慕容祁月,这灭生咒,你到底解是不解?”面对帝王的威胁,她冷笑道:“呵,天下?与我何干!”朝堂之上,她被众人联合威逼,却并未在意他们的话,一步一步走到他面前,问道:“你呢?你认为,我应该解吗?”他平静的看着她,面无表情的回道:“解。”

    本章内容提要:
    ...    连纳基里斯这样的天然呆吃货都能猜到南宫荣打算在崖壁上面做文章,没理由敌人不会猜到,所以当他们收起火炮开始列队前进的时候,每一排并没有几个人、故意把队伍拉得很长,距离两侧的崖壁也有着一段的距离。很显然,除非南宫荣下狠手弄塌崖壁堵住道路,否则只是普通的捣鼓出大量岩石雨来砸人并不会收到多好的效果。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