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已经没可能再继续进行防御了,哪怕红树岭内的援军抵达了也不行,更何况他们还尚未到来。因为那些数量众多的扁平虫子在死亡的同时将体内的腐蚀性液体几乎洒遍了整个城墙,让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变得和豆腐渣没什么区别,别说遭受炮火轰击了,恐怕山隘里的风稍微大一点都能把城墙给吹倒。

    尽管在如今的战争中城墙已经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不过在特殊的地形上仍然有着一定的防御加成效果,所以当奥克塔薇尔回到原先的出发地之时,看着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的城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长公主非常理智的没有把气撒到南宫荣的头上,毕竟谁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会用运输机空投魔兽下来展开袭击,要不是女孩带队主动冲击联军的先头部队令对方未能呼应这次空投、要不是少年和他的便宜妹妹战力过人反杀了这波空投的魔兽,估计这会儿关口的控制权已经再度易手了吧。

    奥克塔薇尔只是感到十分庆幸,至少他们无意中破坏了敌人作战行动,没有落得被对方里外包了饺子的下场,除去几辆战车的表面装甲被打得凹陷下去之外也未曾出现什么损失。

    不过女孩也明白接下来才是重点,城墙已经彻底报废的当下究竟是走是留必须仔细考虑清楚才行。

    随意地踢开附近一个被电焦了的扁平虫子的尸体,奥克塔薇尔缓步走到了将机体恢复成原先零散材料的南宫荣面前:“呃,真是辛苦了,你没事吧?”

    水晶剑和少年本人的能量消耗得稍稍有些严重,不过南宫荣并未抱怨诉苦,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没啥,大部分敌人都被薇音给解决了,我只不过是收拾了几个杂兵而已。比起这些,你还打算继续坚守这里吗?”

    放弃城墙凭借战车部队的机动与火力在山隘地形里倒也不是不能和敌人周旋一番,最起码能够拖延一段时间;不过就算争取到了时间又能怎样,增援过来的部队装备士气都很糟糕,还徒步赶了那么远的路,抵达此处后具体有着几分的战力?

    如果关口的城墙还在,士兵们依托掩体或许仍然可以与敌人进行战斗,但眼下城墙已毁,无险可守的情况下只怕这支援军会一触即溃。

    长公主殿下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身边的墙垛,结果这货就像是用松软的泥土堆砌起来的模型般当场稀里哗啦的碎裂成了满地的破片。女孩见状整个人的脸都换上了囧囧有神的表情,困扰地挠着后脑勺咪疼道:“好像是做不到了呢,那种事对如今的我们来说难度实在有点大。你有什么建议吗?”

    讲道理奥克塔薇尔其实很希望南宫荣能向她提出一些建议,要知道和只会无条件听从命令的夏尔罗特以及其他人不同,少年会敢于对长公主说出自己的看法甚至反对女孩的决定。

    尽管反对的时候非常少、而且反对的也不是很坚决,提出自己的建议被蛮横地否决后也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无所谓模样,所以女孩之前总是不把少年的这种做法当成一回事;然而在罗格以灭世大魔王的架势闪亮登场轻松碾压了帝国和同盟双方的军队导致众人不得不放弃了烈达纳、各地领主纷纷开始有了小动作使得帝国貌似实力依旧强大的外衣被扒下来后,长公主才终于意识到身边有这么一个人究竟是多么宝贵。

    最起码,他能够在别人眼巴巴地紧盯着奥克塔薇尔等女孩做决定下命令但实际上长公主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帮忙出些主意,又或者在女孩头脑发热做出了错误决定的情况下给予提醒和指正,而这都是夏尔罗特等人做不到的。

    长公主殿下现在心里就很方,虽然她并没有将其表现出来。女孩知道关口是没可能再继续坚守下去了,不过到底应不应该弃守此地却拿不定主意,王室才丢了帝都没多久,如今长公主亲自上阵却连个关口都守不住,对于军队的士气打击可想而知。再说女孩也不清楚将敌军放进红树岭后再利用地形消耗对方的做法究竟合不合适,毕竟地形这玩意对于魔兽而言影响并不大,谁都无法保证三家联军就没有更多的魔兽可以调遣了。

    因此女孩很希望能够听听别人的意见,并且她也下决心绝不会再随便打断和否决对方,而是认认真真地安静听对方说完。

    “我确实有一个想法。”

    南宫荣果然就像以前那样仿佛在和普通朋友交谈一般语气平淡地说了这么一句,顿时令满心期待着的长公主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很高兴。即便少年说的女孩都不爱听,至少也有个值得参考的方案了不是么?

    “还请说说看,若是合理的话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尽管开口。”

    然而女孩下面一句【现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就让我们大家同心协力吧】并没有能够说出来,因为少年压根未曾正视着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侧面的崖壁,抬手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打断道:“啊,不用那么麻烦。我并没有打算让你做些什么,倒不如说我的这个计划和你完全无关。”

    暖洋洋的春日阳光下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应该能够很好地形容奥克塔薇尔此刻的感受,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啥都没说,结果跟随在女孩身后的纳基里斯寻得机会主动开口了。

    “呐,为什么说和塔薇尔没有关系啊,不管你打算做啥她的战力都能帮上很大的忙才对呀。”

    注意力似乎已经集中到崖壁上的少年并未注意到长公主忽明忽暗的脸色,转过身背对着她们算不上认真地解释道:“我打算做的事情真不需要别人帮忙,不管是奥克塔薇尔还是薇音都一样。所以好意我就心领了,殿下你还是抓紧时间决定要守要撤接着做好准备吧。”

    如此长公主才总算感觉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知道对方并非是在有意撇开自己。不过女孩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使劲儿拍着脸颊将心中这些奇怪的想法给狠狠扔到了九霄云外。

    听到女孩拍脸声的南宫荣不禁疑惑地回头看了过来:“怎么了?”

    “没啥,在给自己鼓劲而已。”

    少年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也就没去在意长公主这略显奇怪的反应,径直走到崖壁边抬手抚摸了上去。

    既然可以用能量影响到脚下大地中的沙石泥土,没理由崖壁上的岩石就不行了。只要操作得当,完全能够在敌人大军抵达预定地点时用事先埋设好的能量做点什么,从而在对方进入红树岭之前给予一定的损失。但关键在于具体要怎么做才能将损失最大化,普通的用大块石头砸总觉得有些不靠谱。

    其实南宫荣也有想过弄塌山隘堵住道路埋葬敌军那样的事情,但消耗的能量实在太过夸张、而且红树岭也只有这么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在这随时都有可能需要王室出去主持局面的情况下把路给堵起来显然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或许我可以尝试一下别的方法,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我是换镜头的分割线——————————————————

    纳基里斯非常荣幸(?)的成为了最终选择带队撤离的奥克塔薇尔特意指定的观察员,负责监测南宫荣针对三家联军准备的行动。倒不是长公主不相信少年,纯粹只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愿意透露,女孩又倍感好奇,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当然作为被当成好用道具来随意使唤的蛇女萝莉本身也对此感觉有兴趣便是了,非常明目张胆的飞到了联军头上在天空中盘旋着,一边关注着情况一边向他们强调着自身的存在感。

    遭到了非常红果果的无视。不过这也难怪,纳基里斯既没有主动发起攻击又飞得那么高连对空火力都很难够到,在队伍里没有其它飞行魔兽的情况下联军自然懒得去管她。

    发现自己遭到无视后,纳基里斯决定更加肆无忌惮一些,于是她飞到了崖壁的顶端明目张胆地朝敌人各种做鬼脸竖中指吐口水,节操是说萌萌哒的形象瞬间崩了一地。

    联军依旧没有理会,他们的主力部队很快便转过拐角与重新集结完毕恢复了秩序的先头部队会合,小心翼翼地缓缓朝关口近逼而来。

    由于奥克塔薇尔已经将部队撤走了,城墙上连半个人影也没有,安静得有些可怕。几名负责打头阵的士兵甚至还忍不住朝城墙开了几枪,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些擅自开火的家伙自然遭到了各自长官的严厉呵斥,不过拜他们所赐联军也隐隐察觉出了城墙此刻并没有人守卫的情况,一些胆大包天的人随即成群结队地加快速度冲了过去,没多久便登上了破破烂烂的城墙。

    “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敌人都跑到城墙上面去了耶。”

    纳基里斯出现在这里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作为南宫荣的坐骑,和玩游戏不同少年没可能用传说中的上帝视角来观察敌军的行动,他自己不会飞,弄个傀儡在天上兜风又太显眼,还是藏在蛇女萝莉的体内最为合适。

    因此这只吉祥物才能够在现场直接询问策划行动的南宫荣本人。

    “那些杂鱼想在城墙上面做什么都无所谓,我的目标是对方的主力部队。”南宫荣打开纳基里斯的胸腔从里面走了出来,脚踩着崖壁的顶部朝下方张望着说道,“不过我猜三家领主应该都亲自带队过来了,以他们配合着完成了一次按照目前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技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空袭的超前意识来看,想要骗过他们多半是没那么容易才对。”

    果然那些还在城墙上兴高采烈各自摆着pose的士兵没多久便好似接到了什么命令,纷纷飞快地离开城墙退到了一个较远的位置。

    接着联军架起了十多门火炮,伴随着明亮的火焰和巨大的轰鸣,城墙上产生了接二连三的爆炸。想象当中破破烂烂的城墙在炮击中倒塌垮掉的情形并未出现,反倒是剧烈地燃烧起来,很快便被冲天的火焰给吞没了进去。

    “喂喂喂,你设下的陷阱这样岂不是还没发挥任何效果就宣告报废了吗?”纳基里斯缩水成娇小的萝莉形态指着城墙冲南宫荣大声叫道,“这么简单就会被别人发现的陷阱,根本没有设置的必要吧?”

    南宫荣对于自己坐骑的大呼小叫完全不为所动,很是随意地摊开双手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我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对方头顶上飞行,对方肯定会猜测我们究竟打算做什么。首先没可能是侦查,联军已经完全暴露了,现在他们还在山隘内没有进入红树岭,有什么好侦查的?所以我们俩只会是来看情况引爆陷阱杀伤敌军的人,若是对方没能在城墙那里找到任何陷阱岂不是会产生怀疑?”

    “套路真多。但是有一点我明白了,城墙并非你真正的陷阱对不对?”纳基里斯双手叉腰着用力点了点头煞有介事地正色道,“既然不是城墙,也没可能是容易被人发现异常的地面,那么只能是两侧的崖壁了。”

    被轻易猜到了答案的南宫荣脸上的表面并没有出现多大的变化,虽说敌人受地形限制能够采取的行动不多,可同样他能动手脚的地方也没有多少。即便纳基里斯没能猜出来,估计也瞒不过三名领主。

    但少年一点也不在意,他压根就没想小看敌人的智慧,也不认为自己随身携带着能让对手智商急剧下降的特殊光环。所以一开始少年便决定用近乎于阳谋的手段对敌人展开攻击,而这也是对方即便有察觉也不得不正面接下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通天武尊最新章节

        九界武帝在争夺神器时陨落,重生在了一个没有灵脉的少年身上,从此踏上了逆天通神之路。焚九幽,踏八荒,控诸天,屠神魔!掌御星辰纵九霄,三千世界我独尊!

  • 听说魔君想撩我最新章节

        一夜之间,家产被夺,还被活活烧死!“奸夫淫妇,丧尽天良,来世必当万倍奉还!”当她醒来,喜获重生,却又尴尬了……他:“喂,去看看姑娘吧。”她:“想得美,还想让这些女人在我身上蹭吗?”他:“这是我的身子。”她:“少叫唤!现在这身子听我的!当心我拔光了在你徒子徒孙面前跳脱衣舞!”他:“臭女人,早晚有一天让你尝尝本尊的盖世武功!”她:“臭流氓,当心我现在就把武功给你废了,自己练葵花宝典去吧!”

  • 都市医道圣手最新章节

        “年轻人,现在何人为帝,人界可还有修行人?”李木看着这个说话文绉绉的老头,知道自己的主角之路开始了。修道之路漫漫,古往今来有几人得道,又有多少人万劫不复。有了神通法术,我为什么不用内视之术行医救人呢,功德无量啊哈哈哈

  • 续缘定情奏最新章节

        这是我第一部写的小说,希望大家会喜欢。可以在讨论区的地方给点意见,不然我会一直出同样的错误,谢谢棉!
        ㄏㄏ~~我改ㄌ它滴名字,老实说我不太会取ㄋㄟ~"~
        我把每一章都又给他分了唷!因为我不想一次都打完会粉累,又没成就感。
        一次打不多,酱比较适合我,所以我用这种方式呈现给大家棉!~~

  • 亲爱的犬系男友最新章节

        起初以为他是凶狠的罗威那犬,后来才发现他是逗逼的哈士奇。第一次见他,夏知就被他的狗给咬了。后来他对她的每一些温柔,都说是因为责任。每次想要对他好,他又会极致抖M的说:我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你要虐我我才会更爱你啊。果然,她不理他,他又像是一只粘人的金毛犬扑了上来。总之,这是一个关于忠犬男虏获训犬师的爱情故事。

  • 诱妻入室:霸道总裁火力全开最新章节

        “大叔,你敢不敢爱我?”“徐安然,你真的想做我的女人?”“想,我不后悔!”她柔软小手很坚定抓着他的大手放在令他失控的地带上。“该死的不后悔,就算你要逃我也不放过你了!”因为她那一句不后悔,让他的欲望像野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PS:1对1,双处,男女主身心干净!

  • 南北大唐帝国最新章节

        显庆二年,苏定方大破西突厥终成一代名将。    唐高宗李治与武后夫妻二人夫唱妇随,将以长孙无忌为的辅政大臣集团打的分崩离析,正筹措满志掌握属于自己的权利。    这时,来自一千多年后的一个灵魂奇妙的投胎到了武后的肚中,在年末出生于世。    待他长大之时,是甘心顺应历史的潮流做一枚随风飘散的落叶,还是掀起历史的狂风,开创东方的大航海、地理大现时代?    罗马分东西,大唐分南北 书友群 534586258js330

  • 邪王绝宠:腹黑特工小毒妃最新章节

        她,是22世纪的超高级王牌特工,却在遭遇惺惺相惜的队友出卖后,带着22世纪组织给配备的尖端设备和技术,意外穿越到某个不知名的时代的草包丑逼身上。rn当草包丑逼再次从泥泞中爬起来的时候,很多人的命运,甚至那个世界,都开始悄然变化了……rn他,是天颐国的战神王爷,是国泰民安的保护神,有心之人却容不得这样的人存在……他腹黑冷漠,却唯独对她……rn一天晚上,某只妖孽醉意微醺地爬进某女的闺房,“本王要向你请教一个问题!”rn“嗯,什么问题?”rn“找出下列重复的字。”rn“这有什么难的?问吧!”某女像看智障一样的眼光看着他。rn“你是不是喜欢我。”rn“是!”rn……感觉不对劲啊??某女懵逼了。rn“嗯,好巧,本王也是。”rn然后妖孽俯身封住了某女的嘴,不给她再反对的机会……rn"rn

  • 仙凡最新章节

        一个少年,自天山觉醒。一袭白衣,一把长剑,一人独自下天山。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逐步揭开尘封已久的秘密,掀起一场荡气回肠的饭间路。

  • 怨鬼孽缘最新章节

        美女加我微信,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已经死去的女孩,紧接着她的双胞胎妹妹又出现,究竟是美女投怀送抱,还是冤鬼缠身,离奇的身世,身边的道士,一次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开启了一场场抓鬼之路。

  • 施主,“贫僧”不嫁最新章节

        朝堂之上,他是“一人之下”,却也是“万人之上”,身居高位,众人念他,谋略滔天,却也心狠毒辣。畏他,惧他,厌恶他……庭野之间,巅云之上,她死守青灯古佛,已是十一年。敬她,“求”她,觊觎她……“忘尘不还俗,本王便将这青山寺大殿付之一炬。”“还”“忘尘你别忘了,那青山寺的上上下下百八十口的僧侣可还在本王手里。”“依你”他迫她还俗,迫她委身于他,迫她……亲手送了自己的命。

  • 鬼瞳之轮回最新章节

        诡异的梦,突如其来的阴阳眼。彻底扰乱我平静的生活。各路鬼神灵怪的到来,使我陷入越来越深的漩涡。故事才刚刚开始

  • 甜蜜暴击,腹黑总裁惹不起最新章节

        据说,京城远近闻名的不良少女沐浅浅在刚满二十岁的那天嫁给了一个六十多岁的糟老头子。  据说,老头结婚典礼当天,曲叁木喝得烂醉如泥,当晚差一点跟自己后妈擦枪走火。  据说,醋王曲三少吃起醋来,不仅要怼自己老子,还要怼她前男友,怼她闺蜜,甚至连她半大点儿子都要怼。  据说……  某女轻咳一声,解释道,“我跟我们家叁木木是纯洁的母子关系,希望大家不要轻易听信谣言。”

  • 误入豪门,妈咪他是谁?最新章节

        她不过下班被撞,醒来后就被莫名逼婚?!
        她不想再重蹈覆辙,迫使自己冷静后,“我拒绝!”
        秦逸想都没有想到三年后会再次遇到她,他冷笑,“莫昕菱,就算是相互折磨也好,别妄想再次逃离!”
        几经转折,二人终于进行了一场“假结婚。”
        接着在舆论的打压下,他们终于准备生个崽。
        某天,莫昕菱怔怔的看着秦逸的下面说,“你是不是——不行啊。”

  • 曲线升迁:权道情谋最新章节

        体制外青年申一甲借助女接待处长孙婧的提携踏入仕途,一路结下剪不断、理还乱的女人缘,直到有一天才发现,女人原来是官场的一面镜子。浪子回头成金,草根步步登高,终于参透人间因果、官场铁律。

  • 重生七零有宝妻最新章节

        前世被继母坑害,生女儿被婆家嫌弃,之后自己的女儿竟被亲奶奶毒打高烧致死,而丈夫已经和继妹珠胎暗结。  这下子,她怎么也没法忍了!  本来想要和他们豁出命去,没想到却自己被婆婆一板砖拍到了自己十岁的时候!  这辈子,知道未来的她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再次落到那样的境地了。  而且而且,她竟然能听懂动物的语言!  打架?不怯,有强壮大黑狗!  阴谋?没事儿,有负责打探消息的强大后备“军”!  简直呵呵哒。  哎,不过上辈子那个送她和女儿到医院的军哥哥,她要拿什么感谢他呢?  送他一个招财猫可以么?  陆军官:呵呵,要人不要猫!以身相许吧。  白秀月:这波重生实在六六六啊!  【已多本百万完结文,...

  • 阴村诡异档案最新章节

        那天晚上小姨子红着脸到我的房间……从此我就没了心跳。

  • 绝品小神医最新章节

        一个大山里走出来的孩子,凭借着一手独特的针灸,按摩疗法,治病人,看宠物,断风水,有时候还给人家驱驱鬼邪,断断阴阳。什么叫绝品,这就叫绝品。看包小宝是怎样叱咤在繁华的大都市中,成为他一直渴望的人上之人的。

    本章内容提要:
    ...    城墙已经没可能再继续进行防御了,哪怕红树岭内的援军抵达了也不行,更何况他们还尚未到来。因为那些数量众多的扁平虫子在死亡的同时将体内的腐蚀性液体几乎洒遍了整个城墙,让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变得和豆腐渣没什么区别,别说遭受炮火轰击了,恐怕山隘里的风稍微大一点都能把城墙给吹倒。     尽管在如今的战争中城墙已经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