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墙已经没可能再继续进行防御了,哪怕红树岭内的援军抵达了也不行,更何况他们还尚未到来。因为那些数量众多的扁平虫子在死亡的同时将体内的腐蚀性液体几乎洒遍了整个城墙,让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变得和豆腐渣没什么区别,别说遭受炮火轰击了,恐怕山隘里的风稍微大一点都能把城墙给吹倒。

    尽管在如今的战争中城墙已经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不过在特殊的地形上仍然有着一定的防御加成效果,所以当奥克塔薇尔回到原先的出发地之时,看着破破烂烂千疮百孔的城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当然长公主非常理智的没有把气撒到南宫荣的头上,毕竟谁也没有想到敌人竟然会用运输机空投魔兽下来展开袭击,要不是女孩带队主动冲击联军的先头部队令对方未能呼应这次空投、要不是少年和他的便宜妹妹战力过人反杀了这波空投的魔兽,估计这会儿关口的控制权已经再度易手了吧。

    奥克塔薇尔只是感到十分庆幸,至少他们无意中破坏了敌人作战行动,没有落得被对方里外包了饺子的下场,除去几辆战车的表面装甲被打得凹陷下去之外也未曾出现什么损失。

    不过女孩也明白接下来才是重点,城墙已经彻底报废的当下究竟是走是留必须仔细考虑清楚才行。

    随意地踢开附近一个被电焦了的扁平虫子的尸体,奥克塔薇尔缓步走到了将机体恢复成原先零散材料的南宫荣面前:“呃,真是辛苦了,你没事吧?”

    水晶剑和少年本人的能量消耗得稍稍有些严重,不过南宫荣并未抱怨诉苦,只是淡淡地摇了摇头:“没啥,大部分敌人都被薇音给解决了,我只不过是收拾了几个杂兵而已。比起这些,你还打算继续坚守这里吗?”

    放弃城墙凭借战车部队的机动与火力在山隘地形里倒也不是不能和敌人周旋一番,最起码能够拖延一段时间;不过就算争取到了时间又能怎样,增援过来的部队装备士气都很糟糕,还徒步赶了那么远的路,抵达此处后具体有着几分的战力?

    如果关口的城墙还在,士兵们依托掩体或许仍然可以与敌人进行战斗,但眼下城墙已毁,无险可守的情况下只怕这支援军会一触即溃。

    长公主殿下伸出手轻轻推了一下身边的墙垛,结果这货就像是用松软的泥土堆砌起来的模型般当场稀里哗啦的碎裂成了满地的破片。女孩见状整个人的脸都换上了囧囧有神的表情,困扰地挠着后脑勺咪疼道:“好像是做不到了呢,那种事对如今的我们来说难度实在有点大。你有什么建议吗?”

    讲道理奥克塔薇尔其实很希望南宫荣能向她提出一些建议,要知道和只会无条件听从命令的夏尔罗特以及其他人不同,少年会敢于对长公主说出自己的看法甚至反对女孩的决定。

    尽管反对的时候非常少、而且反对的也不是很坚决,提出自己的建议被蛮横地否决后也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无所谓模样,所以女孩之前总是不把少年的这种做法当成一回事;然而在罗格以灭世大魔王的架势闪亮登场轻松碾压了帝国和同盟双方的军队导致众人不得不放弃了烈达纳、各地领主纷纷开始有了小动作使得帝国貌似实力依旧强大的外衣被扒下来后,长公主才终于意识到身边有这么一个人究竟是多么宝贵。

    最起码,他能够在别人眼巴巴地紧盯着奥克塔薇尔等女孩做决定下命令但实际上长公主自己也不清楚到底应该怎么办才好的时候帮忙出些主意,又或者在女孩头脑发热做出了错误决定的情况下给予提醒和指正,而这都是夏尔罗特等人做不到的。

    长公主殿下现在心里就很方,虽然她并没有将其表现出来。女孩知道关口是没可能再继续坚守下去了,不过到底应不应该弃守此地却拿不定主意,王室才丢了帝都没多久,如今长公主亲自上阵却连个关口都守不住,对于军队的士气打击可想而知。再说女孩也不清楚将敌军放进红树岭后再利用地形消耗对方的做法究竟合不合适,毕竟地形这玩意对于魔兽而言影响并不大,谁都无法保证三家联军就没有更多的魔兽可以调遣了。

    因此女孩很希望能够听听别人的意见,并且她也下决心绝不会再随便打断和否决对方,而是认认真真地安静听对方说完。

    “我确实有一个想法。”

    南宫荣果然就像以前那样仿佛在和普通朋友交谈一般语气平淡地说了这么一句,顿时令满心期待着的长公主暗自松了口气,同时也觉得很高兴。即便少年说的女孩都不爱听,至少也有个值得参考的方案了不是么?

    “还请说说看,若是合理的话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的尽管开口。”

    然而女孩下面一句【现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就让我们大家同心协力吧】并没有能够说出来,因为少年压根未曾正视着她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侧面的崖壁,抬手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打断道:“啊,不用那么麻烦。我并没有打算让你做些什么,倒不如说我的这个计划和你完全无关。”

    暖洋洋的春日阳光下被人兜头浇了一盆冰水应该能够很好地形容奥克塔薇尔此刻的感受,她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啥都没说,结果跟随在女孩身后的纳基里斯寻得机会主动开口了。

    “呐,为什么说和塔薇尔没有关系啊,不管你打算做啥她的战力都能帮上很大的忙才对呀。”

    注意力似乎已经集中到崖壁上的少年并未注意到长公主忽明忽暗的脸色,转过身背对着她们算不上认真地解释道:“我打算做的事情真不需要别人帮忙,不管是奥克塔薇尔还是薇音都一样。所以好意我就心领了,殿下你还是抓紧时间决定要守要撤接着做好准备吧。”

    如此长公主才总算感觉心里稍微好受了一些,知道对方并非是在有意撇开自己。不过女孩很快便反应了过来,使劲儿拍着脸颊将心中这些奇怪的想法给狠狠扔到了九霄云外。

    听到女孩拍脸声的南宫荣不禁疑惑地回头看了过来:“怎么了?”

    “没啥,在给自己鼓劲而已。”

    少年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也就没去在意长公主这略显奇怪的反应,径直走到崖壁边抬手抚摸了上去。

    既然可以用能量影响到脚下大地中的沙石泥土,没理由崖壁上的岩石就不行了。只要操作得当,完全能够在敌人大军抵达预定地点时用事先埋设好的能量做点什么,从而在对方进入红树岭之前给予一定的损失。但关键在于具体要怎么做才能将损失最大化,普通的用大块石头砸总觉得有些不靠谱。

    其实南宫荣也有想过弄塌山隘堵住道路埋葬敌军那样的事情,但消耗的能量实在太过夸张、而且红树岭也只有这么一条通往外界的道路,在这随时都有可能需要王室出去主持局面的情况下把路给堵起来显然并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或许我可以尝试一下别的方法,就像电影里演的那样?”

    ——————————————————我是换镜头的分割线——————————————————

    纳基里斯非常荣幸(?)的成为了最终选择带队撤离的奥克塔薇尔特意指定的观察员,负责监测南宫荣针对三家联军准备的行动。倒不是长公主不相信少年,纯粹只是因为他什么都不愿意透露,女孩又倍感好奇,所以才有了这么一出。

    当然作为被当成好用道具来随意使唤的蛇女萝莉本身也对此感觉有兴趣便是了,非常明目张胆的飞到了联军头上在天空中盘旋着,一边关注着情况一边向他们强调着自身的存在感。

    遭到了非常红果果的无视。不过这也难怪,纳基里斯既没有主动发起攻击又飞得那么高连对空火力都很难够到,在队伍里没有其它飞行魔兽的情况下联军自然懒得去管她。

    发现自己遭到无视后,纳基里斯决定更加肆无忌惮一些,于是她飞到了崖壁的顶端明目张胆地朝敌人各种做鬼脸竖中指吐口水,节操是说萌萌哒的形象瞬间崩了一地。

    联军依旧没有理会,他们的主力部队很快便转过拐角与重新集结完毕恢复了秩序的先头部队会合,小心翼翼地缓缓朝关口近逼而来。

    由于奥克塔薇尔已经将部队撤走了,城墙上连半个人影也没有,安静得有些可怕。几名负责打头阵的士兵甚至还忍不住朝城墙开了几枪,结果却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些擅自开火的家伙自然遭到了各自长官的严厉呵斥,不过拜他们所赐联军也隐隐察觉出了城墙此刻并没有人守卫的情况,一些胆大包天的人随即成群结队地加快速度冲了过去,没多久便登上了破破烂烂的城墙。

    “你到底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敌人都跑到城墙上面去了耶。”

    纳基里斯出现在这里的另一个原因则是作为南宫荣的坐骑,和玩游戏不同少年没可能用传说中的上帝视角来观察敌军的行动,他自己不会飞,弄个傀儡在天上兜风又太显眼,还是藏在蛇女萝莉的体内最为合适。

    因此这只吉祥物才能够在现场直接询问策划行动的南宫荣本人。

    “那些杂鱼想在城墙上面做什么都无所谓,我的目标是对方的主力部队。”南宫荣打开纳基里斯的胸腔从里面走了出来,脚踩着崖壁的顶部朝下方张望着说道,“不过我猜三家领主应该都亲自带队过来了,以他们配合着完成了一次按照目前拉兹菲尔德位面的技术根本不可能办到的空袭的超前意识来看,想要骗过他们多半是没那么容易才对。”

    果然那些还在城墙上兴高采烈各自摆着pose的士兵没多久便好似接到了什么命令,纷纷飞快地离开城墙退到了一个较远的位置。

    接着联军架起了十多门火炮,伴随着明亮的火焰和巨大的轰鸣,城墙上产生了接二连三的爆炸。想象当中破破烂烂的城墙在炮击中倒塌垮掉的情形并未出现,反倒是剧烈地燃烧起来,很快便被冲天的火焰给吞没了进去。

    “喂喂喂,你设下的陷阱这样岂不是还没发挥任何效果就宣告报废了吗?”纳基里斯缩水成娇小的萝莉形态指着城墙冲南宫荣大声叫道,“这么简单就会被别人发现的陷阱,根本没有设置的必要吧?”

    南宫荣对于自己坐骑的大呼小叫完全不为所动,很是随意地摊开双手摆出了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还是很有必要的,毕竟我们这么明目张胆的在对方头顶上飞行,对方肯定会猜测我们究竟打算做什么。首先没可能是侦查,联军已经完全暴露了,现在他们还在山隘内没有进入红树岭,有什么好侦查的?所以我们俩只会是来看情况引爆陷阱杀伤敌军的人,若是对方没能在城墙那里找到任何陷阱岂不是会产生怀疑?”

    “套路真多。但是有一点我明白了,城墙并非你真正的陷阱对不对?”纳基里斯双手叉腰着用力点了点头煞有介事地正色道,“既然不是城墙,也没可能是容易被人发现异常的地面,那么只能是两侧的崖壁了。”

    被轻易猜到了答案的南宫荣脸上的表面并没有出现多大的变化,虽说敌人受地形限制能够采取的行动不多,可同样他能动手脚的地方也没有多少。即便纳基里斯没能猜出来,估计也瞒不过三名领主。

    但少年一点也不在意,他压根就没想小看敌人的智慧,也不认为自己随身携带着能让对手智商急剧下降的特殊光环。所以一开始少年便决定用近乎于阳谋的手段对敌人展开攻击,而这也是对方即便有察觉也不得不正面接下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3章 开始下套啦】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美女的修真高手最新章节

        绝色校花主动跟他表白,妩媚女总裁做她知心大姐姐,火辣女警花要他做男朋友,长腿白富美逼他当未婚夫……

  • 闷骚总裁,别过来最新章节

        她带着复仇的目的回来,誓要结束这噩梦!应聘成为他的秘书,既是工作,也是博弈,而他怀着报仇的目的将她留在身边,誓要百般折磨她!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相处模式变了味道?某人的手往哪里放?“陆总,我只是你的秘书,不提供更深入的服务。”她冷冷的提醒。“是么?关于你的工作范畴,我觉得晚上我们要好好谈一谈。”

  • 限时逼婚:老公不准跑最新章节

        她是温家落魄小姐,他是回归复仇总裁,她错认新郎与他步入殿堂,他却借此开场。她陷入难关,他说他能帮她,却是用两年婚约换来的交易。相处,让他们慢慢的了解,甚至爱上彼此,可是没有什么一番风顺。他们之间布满了难关,他有太多无可奈何。他的身世之谜,她的离开,他想要寻回她,可是却找了好久,也没能寻到。再见,她带着两个孩子,而他风采依旧。

  • 异能小农民最新章节

        喝个小酒,打个小牌。    蹲个屋墙,调戏个姑娘。    不用打工,种点小田,不愁吃来,不愁穿,闲时跟人扯扯淡,修修炼,体内有个“五行泉”,妙用多多把钱赚。    ……    大姑娘,小媳妇,快来看我的大别墅,有跑车,有花园,占地一万八千亩,城里的小姐别清高,富家千金别冷傲,哥只要看你不顺眼,倒贴给哥哥不要。    ……    小农民,有野心,国外圈地有信心,跑洋妞,住洋房,世界各地把名扬!js330

  • 重生之黄金宝鉴最新章节

        在一次抢救性挖掘中,秦凡穿越回了十年之前高考落榜的人生十字路口,国家实现经济腾飞,全民收藏热潮刚刚起步的黄金时代。重活一世,秦凡本想安安稳稳的过完一生,却发现无数古玩珍品、传世之宝、帝王翡翠,如飞蛾扑火一般涌现在他身边……js330

  • 恶棍大球星最新章节

        这是一篇恶棍养成记,林星最终成为了联盟最负盛名的恶棍,比尔兰比尔和布鲁斯鲍文都自叹不如。js330

  • 大明望族最新章节

        谚云:天下沈氏出吴兴,吴兴沈氏与汝南周氏、会稽顾氏、陇西李氏、东海陈氏、中山张氏并称中国六大世家。
        大明中叶,世家郡望早已凋零,沈氏分支立足松江,名声鹊起,为当世显赫望族。
        只因一现代灵魂,回到至五百年前,重生到祖宗身上,混个了风生水起。
        望族读者QQ群:242769471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大明望族》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鸿蒙之神武帝国最新章节

        鸿蒙第一纪,人族经历六场大战后暂时占据了整片大陆,却因私欲在人族内部发动了第七场大战——人魔大战。人族中修习灵术的部族基本上都被赶出大陆来到海底。命运坎坷的少年经历一次次蜕变,为了心中的理想创造了一个又一个奇迹。

  • 冷少霸爱:嗜宠失忆小娇妻最新章节

        三年前,他爱她如命,她却给他戴了绿帽子,然后莫名其妙消失三年。三年后,他恨她入骨,她却忘得一干二净。冷云深举旗投降,“洛言,我们试着重新开始吧。”一场意外的邂逅,三年繁冗的纠葛,冷云深爱洛言,时光不老,情深不散。

  • 神婆蛊事最新章节

        米神婆婆离世,她继承遗志,开天眼,收灵狐,降鬼怪……一幢幢离奇的杀人案件,和出神入化的降鬼经历,她以为都是真实,醒来却发现是梦一场,但梦醒时刻,却更加让她毛骨悚然,还有更多恐怖的事情向她袭来……

  • 悬诡志最新章节

        夜色,医院。一名精神患者被杀,大脑被开颅取走,手法干净利索,监控里却查不出任何线索,凶手仿佛是一个隐形人。马轶是死者的朋友,试图揭开这个谜题,却没有想到,自己的祖上其实隐藏着更大的秘密,一系列奇诡的事件接连发生,前途充满了危机……职业编剧,闲时写文,曾用笔名,韩兮,写有小说《林川悬疑档案》《魔道》《消失的男人》《处男的二十四小时》等,《悬诡志》为最新作品,书群号:

  • 化神剑诀最新章节

        看尽大千世界,才觉人类渺小;阅遍世间百态,方知人生苦短。长生,一个亘古不变的话题。修仙得道,长生不老,是对世间的不舍,也是对死亡的恐惧。长生之法虽未找到,但不乏有奇人异士参悟天地造化,借助奇珍异果,可呼风唤雨,移山挪地,更传说已有人活了上千年之久,长生之说也由此而来。神州浩土,门派林立,正邪两派相争不断。门户之见,派别之争,勾心斗角。未见长生,只见江湖。

  • 仙医术士最新章节

        绝症离世,他跟随金针指引重生,为人看病,给人算命,兼职卖符,走穴卖艺。终于成了最震惊世界的武术大师,最神秘的玄术大师,最年轻的书法大师,最有灵性的国画大师,和……最具有争议的中医。康宇双——真正的玄门中医传承者!手握金针的一刻,他就是仙医,神鬼俱听他号令!

  • 帝道仙尊最新章节

        怀揣回家的梦,游走于异世界的仙途。仙人、美人、亲人、爱人、友人、敌人、贱人,这一路走来,刘拆一点都不寂寞。

  • 明骑最新章节

        明末乱起,辽东一溃千里,党争残酷,内忧外患,享国二百余年的皇明走到了穷途末路。这是一部无敌统帅中兴皇明的征战史。

  • 龙翔九霄最新章节

        原本的平凡的富家少爷却不得不进入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他将如何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挣扎,生存,并且还要找出灭族仇人,他将如何让面对这一切?

  • 重生之我是夏侯徽最新章节

        她是王侯之女,却于二四芳华死于夫君之手。他是权臣之子,权谋算尽终知她是世上最美。前一世夫君亲手将她毒死,这次她浴火重生,带着仇恨而来。机关算尽,却仍逃不过情之一字。

  • 逆天之主最新章节

        叶枭本擎龙宗附近弹丸之地的天之骄子,途中别人陷害,变成废物。经过多年修炼,最终实力至强,统领地下世界征战四方,成就千秋伟业,唯我独尊!

    本章内容提要:
    ...    城墙已经没可能再继续进行防御了,哪怕红树岭内的援军抵达了也不行,更何况他们还尚未到来。因为那些数量众多的扁平虫子在死亡的同时将体内的腐蚀性液体几乎洒遍了整个城墙,让坚固的钢筋混凝土变得和豆腐渣没什么区别,别说遭受炮火轰击了,恐怕山隘里的风稍微大一点都能把城墙给吹倒。     尽管在如今的战争中城墙已经起......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