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上最奇怪也最糟糕的合作状况就是双方明明相互不信任却仍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得不进行组队,这样做不仅没有丝毫的配合还需要担心被队友gank导致不敢使出全力战斗,效率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而如今,南宫荣则正在体验这种令人无奈的组队,感觉很是蛋疼。

    幸好奥克塔薇尔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对某只存在感稀薄的蛇女萝莉的说教上面,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纳基里斯的鼻子气势汹汹地对她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通,让后者眼睛都变成了蚊香状。

    在小丫头口吐白魂之前,看不下去的南宫荣至于忍不住开口了:“喂,适可而止吧,已经可以看见敌人的先头部队了。”

    比羊肠小道好不了多少的山隘道路总体上是弯弯曲曲的形状,不过在进入红树岭的关口附近则是一条笔直的直线,无论什么人都别想利用地形上的视线死角做点什么,那玩意根本不存在。因此当一支和强盗团装备服饰与气场明显不同的队伍从道路转角处出现的时候,立刻就被注意盯梢的南宫荣给看见了。

    已经就纳基里斯擅自离开跟随南宫荣去凑热闹混经验这件事将蛇女萝莉糊了满脸唾沫的长公主殿下总算放弃了对自家宠物(?)的教育,走过来抬起手搭着凉棚朝远方眺望着说道:“果然是正规部队呢,并非先前溃逃的强盗。话说那旗帜上的纹章是属于阿尔弗列徳家族的吧,这家伙都不打算稍微遮掩一下的吗?”

    人家都开始明目张胆的向落魄的王室发起攻击是说发出邀请想要把你们姐弟俩接回去做些不可名状之事了,还用得着遮遮掩掩的么?少年虽然在心里如此想着可是却什么也没说,眼下这种状况并不适合玩日常顺带着把女孩撩到炸毛,乖乖地保持低调看戏然后找机会闪亮登场才更加重要。

    又或者是找机会逃跑——来自于红树岭内地的增援部队仍未抵达,托隆索老爷子支援烈达纳时带走了很多车辆,使得这些原本早就已经坐车到了的部队现在只能依靠两条腿赶路,耽误了许多时间。

    夏尔罗特快步走到长公主身边对她开口道:“殿下,增援部队还有半个小时左右才能抵达,而照这个样子来看敌人再过几分钟便可以对关口展开进攻了,我们怎么办?”

    奥克塔薇尔下意识地朝旁边的南宫荣看了一眼,不过少年仍然是那副古井无波的淡然表情,没有任何的表示,女孩也只好选择了无视他而自顾自地说道:“没办法了,先看看敌人的情况再说。让士兵们待在车内不要出来,他们的使命是驾驶战车与敌人战斗,并不是在城墙上充当炮灰步兵。如果敌人的先头部队与主力部队相聚较远,我们就干脆放弃防守主动打出去好了。”

    确实,让装甲部队守卫城墙什么的简直是在强人所难,赶鸭子上架都不带这样的,还不如开出去发挥战车的火力与机动优势。长公主的决定并没有什么错,然而女孩接下来的这个打算就有点让人接受不了了。

    “所有人都在这里等着,我去侦查一下敌人的情况。”

    说完奥克塔薇尔便要发动魔法准备飞上天空,眼疾手快的骑士大人忙不迭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等等,您难不成是打算亲自过去!?此处能够飞行的又不是只有您一个人,让南宫荣他们去不也行么?”

    我能喊得动他吗?长公主不由地一阵哭笑不得,却又不好说出来,只能扭过头用满脸征询的神色看向了少年:“那个,你觉得如何?”

    对此南宫荣其实并没有多大意见,他尽管一百个不相信长公主,但仅仅只是不放心将背后交给女孩,除此之外应该做的正经事却也不会故意撂挑子。所以这边长公主才发问,那边少年便果断轻轻点了点头。

    “没问题,交给我就好。”

    驮着南宫荣等人赶来红树岭的大号蜻蜓原本正停在左侧的崖壁上静止不动着冒充雕塑,这会儿突然抖着翅膀发出响亮的嗡嗡声一跃而起窜上了天空,径直朝远处的敌军飞了过去。

    飞行的高度有点微妙,只比城墙高那么一点,对比战机的话差不多已经接近于贴地飞行了,冲过去时惊得对方各种人仰马翻混乱不堪,连举起枪对空胡乱射击的人都有。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吧……奥克塔薇尔偷偷瞅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南宫荣,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并不存在的冷汗道:“原来如此,用那个东西代替人去侦查确实是省力又安全。夏尔罗特,你去叫人把城门打开,以方便部队出击;如果情况不合适出击,我们也没有在此处死守的必要,城门关着开着区别不大。”

    “明白,这就去办。”

    铁制城门在一阵吱吱嘎嘎的金属摩擦声中被缓缓地打开了,哪怕面对魔兽以及机械兵器已经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拉兹菲尔德位面里的人们还是喜欢这种古老的城墙,最起码能够在心中通过它获得少许的安全感。连奥克塔薇尔也过于看重此处的关口,总想着如何守住这里,以为这样便能阻止敌人的攻侵。

    曾经在林薇音老家增长了大量见识的南宫荣对长公主殿下的做法既不肯定也不反对,他能想出许多种可以轻松突破关口的办法,但并不意味着敌人同样也能想到、并且拥有实行这些计划的装备。所以现在还是按照长公主的意思来做事的好,毕竟她才是指挥官。

    这个位面的话,应该没有谁会拥有那般超前意识的吧,哪怕主动攻过来的领主是无比睿智果敢的枭雄也没可能;而且即便他有那种意识,以单独一名领主之力也根本做不到。

    于是少年并未将蜻蜓派遣至高空查看天上的情况,而是用它扰乱了地面上的敌军为大家争取时间,同时还将敌军的情况实时传达给南宫荣,让他能够【看到】对方的情况。

    “先头部队由乘坐汽车的步兵组成,中间混杂着几辆坦克,一些汽车后面还拖拽着火炮,除了规模比较小之外已经和在烈达纳城外全灭的帝国第三摩步军团没什么区别了。”南宫荣闭着眼睛一边在脑内接收着蜻蜓传回来的景象一边对旁边的小伙伴们进行说明,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和现场解说很是相似,“不过在这种地方他们根本没办法展开,除非对方的坦克愿意碾着他们自家的步兵冲出来展开机动,否则长公主你的部队过去后他们只能成为移动不便的靶子。”

    果然此处的地形的确可以将大部队限制到死,不过也只有科技转型时间太短甚至还特么的被深渊阴了一把导致生物兵器科技转型失败的拉兹菲尔德人才会为山隘道路感到头疼了。这样也好,让他们在山隘里耗着总好过在红树岭内到处横冲直撞。

    南宫荣这时已经完全放下心了,他操控着蜻蜓径直掠过了先头部队,然后朝后方的主力部队飞去,打算在那里一探究竟。如果条件合适,少年不介意在某个崖壁上引爆蜻蜓然后朝敌人的脑袋砸下去无数的石块。

    不过在转过弯角见到远处的敌军大部队之后,南宫荣却忍不住当场疑惑了起来:“啊咧,一支队伍里怎么会有三种不同的旗帜?黄金底色的蔷薇花、黑色雄狮的绿色旗帜以及和先头部队同样的两支交叉长矛的紫色旗子,到底是什么鬼,不同部队的旗号吗?”

    然而少年没能看见的是旁边的奥克塔薇尔每听见一面旗帜的描述脸色就随之变差了一分,最后禁不住捏着手狠狠在城垛上捶了一拳,咬牙切齿地恨声道:“威斯夫特、坦尼登还有阿尔弗列徳,你们可以的,竟然三家组成联盟了!是明白单独一家根本没机会攻破红树岭的防御,因此才选择联手的吗,至于最后谁能抢到莱伊则各凭本事?这些魂淡!”

    长公主话音未落南宫荣便睁开了眼睛,抬起手挠着头脸上满是蛋疼的表情:“那还真是遗憾呢,不过一家打不过便拉拢别家组队集火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没什么好奇怪的。”

    “你不继续查看对方的情况了吗?”

    紧随着女孩的话语从转角处传来的是一阵密集的机炮轰鸣声,少年当即无奈地摊开了自己的双手:“队伍前排有几辆防空车,估计是先头部队用无线电通知了后面的人。”

    “好吧。那么敌人的两支队伍之间相隔多远,我们的部队有足够的时间出击后再安全返回么?”

    “后面的主力部队绝大部分都是步兵,短时间内根本赶不过来,就算赶过来了也不见得有携带反装甲武器,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差不多是应该有的吧。”

    尽管南宫荣并不擅长分析与推测这些导致他说的十分模糊,但对奥克塔薇尔而言这已经足够了,女孩立刻转身走到城墙的另一侧,看着下方排列整齐蓄势待发的装甲车队用力深吸了一口气,狠狠挥动了一下手臂大声说道:“是时候了,出击!”

    钢铁洪流很快便卷起大量烟尘呼啸而去,只留下南宫荣和林薇音在城墙上默默地打酱油,就连原本不愿意行动的纳基里斯也被长公主给拖走了。

    这个时候林薇音才有机会和便宜哥哥展开交谈,她望着远方站在一辆坦克炮塔上的奥克塔薇尔很是感叹地说道:“总觉得这位长公主殿下和我想象当中的有些不一样,她并不是那种完全不讲道理的人,相反还非常勇敢呢。”

    南宫荣意外的没有否认这个说法,而是赞同地点了点头:“无论她曾经对我和我的同胞做过什么,都是为了她的国家,并非她本人喜欢这么做才做的。因此我也仅仅只是不信任奥克塔薇尔,却谈不上怨恨她。换了一个和平繁荣国力强盛的王朝,她大概会成为一个受人爱戴的平易近人的大人气公主吧,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需要亲赴战场。”

    “唔嗯,是这样的吗?”林薇音斜着眼睛饶有意味地瞄着南宫荣,便在后者忍不住快要炸毛之际突然开口问道,“呐,你心里其实是有点喜欢她的吧?”

    如果此刻正在喝水,南宫荣相信自己多半会被当场呛死,即便没有喝水少年也依旧倒抽冷气剧烈咳嗽了起来,等好不容易平复好呼吸时眼角甚至都冒出了泪花:“死、死丫头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台词真的有经过大脑考虑吗?”

    远方长公主麾下的装甲部队已经展开了炮击,敌人那边的反应同样也不慢,坦克试图行动起来,一些步兵则打算卸下火炮。只不过他们从一开始想着的乃是如何攻克已经被强盗团整得破破烂烂没什么防御力的关口,对于守方装甲部队的主动袭击完全没有任何预料。

    突袭遭到的反击力度很小,因为敌人一时半会根本组织不起来。

    奥克塔薇尔单单是远距离地看上一眼便已经想到这些所以才决定主动出击的吗,真是了不起啊。南宫荣见状先是佩服地感慨了一下,接着才轻轻地摇着头继续说道:“总之喜欢是绝对不会有的,最多有点感觉,毕竟她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女,说不动心那是在骗人。但,也仅此而已,我不会也没打算对她想得更多,甚至在将同胞全部撤离出拉兹菲尔德位面后还准备跟她从此分道扬镳。所以你就不要再瞎搅和了,奥克塔薇尔要恢复帝国的荣耀、我要为同胞安排新的生活,除非帝国放弃如今的歧视思潮,否则我们俩永远没可能共存。”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呢,我总觉得那位长公主潜意识里似乎对你有点意思……痛!”

    少年的手刀打断了便宜妹妹的口无遮拦,正要接着训斥之际,却忽然停顿了下来。

    “我说薇音,你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么?”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9章 三家联合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9章 三家联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9章 三家联合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9章 三家联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9章 三家联合】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乱世女贼最新章节

        洛长安,京城街头长大的小女贼,坑蒙拐骗,无不精通,因偶然相识易府公子,二人嬉笑打闹,遂成欢喜冤家。朝廷奸臣当道,各路奸细纵横,她只想安然度日,却被逼无奈,不得不迎面而上,机智百出,粉碎阴谋。塞外苦寒地,匈奴狼烟起,大漠孤烟,金戈铁马,书生投笔从戎,女贼誓死相随。rn

  • 穿越之爆笑王妃最新章节

        古代的美男真是多啊,风王爷的风华绝代,风姿脱俗,魅的英俊冷峻,高大挺拔,魑的妩媚妖娆,风情万种,子棋的羞涩娇怯,干净单纯,皇帝的威严霸气,尊贵多情,这么多美男,叫小诺的如何选择啊?哎,只好勉为其难的收了吧!

  • 此生谁共最新章节

        沈云梦是一个很倒霉的穿越者,刚一穿越就面临着死亡威胁,因为宫斗,被人羡慕,她的丫鬟虹儿为了救出自己的娘娘而独自前去寻找沈家的老爷。在沈云梦父亲的帮助下沈云梦终于获救,但是沈云梦对于皇宫却没有丝毫留恋,虽然本身对于皇上有一定的喜欢,但是她作为一个穿越的新世纪女性还是喜欢自由,最终她离开了皇宫!自食其力,对于一个生在现代回到古代的人并不算一件难事,因为现代的好多行业在古代还没有兴起…………

  • 豪门追爱:首席饶了我最新章节

        她,冷傲,很小父亲把她送进亲手开办的孤儿院。他,柔情,是她父亲的再婚后的女人带来的孩子。当她遇到他时,或许命运实实的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他一次一次用温柔感化她他们第一次亲吻的时候,他第一次摧毁自己的温柔强吻了她她,一次一次用冷傲拒绝他,当她第一次献吻的时候,像是毒药一样使他上瘾两人缠绵,彼此占有,使他打破自己的底线管它该死的温柔!她把公司打拼下来,交给了他。他,义无反顾的承受着,从富二代,成为最年轻的豪门总裁。意乱情迷,没有拘束,使她违背自己原则卸下伪装,向他低头:“哥哥,是坏蛋!”轻轻啃咬他的肩留下属于她的痕迹以吻封缄现在他只要她就足够了!本文属于慢热,请耐心回味,偶尔带点回味,带点虐恋,带点幸福之狂不喜误入。

  •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最新章节

        嫌疑人:麦小余,专业骗子,常年以星探之名,行诈骗之举。事件起因:一场梦和一个女孩。违法行为:入侵娱乐圈。造成恶果:娱乐圈从“贵圈真乱”,变成“贵圈更乱”。受害者:筷子兄弟(黄,邓)、F4(胡,霍,冯,邓)、傻白甜组合(陈,唐)、五朵萌花(杨,刘,舒,赵,刘)……ps:受害者排名不分先后,名单持续增加中。js330

  • 桃源山庄最新章节

        《时代周刊》评价它是世界五大博物馆之一,新世纪最大的奇迹!    品酒小银杯骑士会和波尔多名酒协会评价它是世界上唯一不属于法国的顶级酒庄!    美国《国家地理》评价它是全世界最顶级的十大景点之一。    同时,它也是全世界美食家最为向往的地方,全世界爱马的富豪们最渴望的地方,全世界人最希望能够养老的地方,它就是桃源山庄,一个真正的世外桃源!    《远东帝国》和《宝瞳》之后东人第三本书,品质保证,欢迎大家继续欣赏!js330

  • 七情碗最新章节

        据闻曾有圣人取黄泉之水,幽冥之土,炼狱之火捏成一碗,其中封神兽之魂,碗名七情。后七情碗流入凡尘,在世间辗转,直至落入唐苏苏手中。神兽坐在碗里,颐指气使,“每天要给本神兽上三炷香,非龙涎香不可。”唐苏苏淡定倒入半碗鸡肉味猫粮。神兽大怒,“我可是很凶很凶的犼,吃龙的!”再倒半碗猫粮。神兽扬扬下巴,“再加两条小黄鱼。”

  • 农女王妃驭夫记最新章节

        逗比女特警穿越成任家二姑娘,本想安心做米虫,不想举家遭流放。最悲催的是,冤家路窄,负责押解的正是遭到前身嫌弃悔婚的穷小子……流放路上欢乐多,穿越女警变憋屈女囚,男版“秦香莲”翻身做主人,两人一路闹腾,相爱相杀。女主大大咧咧,暴力乐观,男主深情腹黑,全能忠犬,两人携手共创传奇人生。

  • 重生之嫡女光环最新章节

        “哈哈,我不负天下,不负你。我为天下人夺得安宁,却没有人站我身前,为我遮风挡雨!我为你谋夺帝位,可你却枉杀无辜,灭我满门。”三年,她为他披荆斩棘,不为别的,只为他一句“我若成王你必成后”。可是到了最后,她身怀有孕,被他涂斩满门,他宠溺她人,笑看她亡。她怎甘心,一生不可弃,来世怎可放?只愿我不枉此生,让你受尽我所受之苦!

  • 帝女凰歌最新章节

        他,郦国太子,继位登基,一朝权倾天下。她,战将之女,大迎宗室,晋封公主远嫁。他果敢决断,步步为营,只为取得她的诛心血泪,救他心爱之人。她遗忘前尘,冷静睿智,洞悉真相却还是陷进了对他的爱恋不能自拔。他冷静地知道,他爱的是谁,他不能喜欢她。她却努力让自己糊涂,以为他待她的好皆是真的。他剖开她心脏的那一刻,过往重现,这一切的爱恨纠葛,不过是画地为牢。

  • 非同小可最新章节

        那年,院里的槐树开了花,林小可第一次见到李非同。一个明艳照人懂得收敛光芒,一个清隽沉静又貌似风流。林小可一直觉得自己的心思已是藏得足够深远,可后来才慢慢发觉,那人才真的是滴水不漏。他不说,只默默去做,不知何时就能悄悄把你包围,最后深陷其中再也逃不出去。两个人,都还是孩子的时候,你来我往,一起走过了五年。而再见时,她以为,所有的过往早已埋在了那株老槐树下。直到某天,她恍然回头,才发现他依旧是当初沉静如斯的他,依旧是那个她用青春深深爱着的人。

  • 妃上不可:皇上求放过最新章节

        “他”自称白虎,时常手握折扇混迹市井,行侠仗义,潇洒自如,可市井却无人知晓风流倜傥的“他”实为女子,古灵精怪,极其闹腾:设赌局、抢钱财、逛春楼、开当铺……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做不到的……可当父亲的救驾之功落在她头上时,她傻眼了……进宫为妃?皇命难违?行!她忍,她进宫!反正后宫三千粉黛皇上一人也忙不过来,索性由她闹腾闹腾!可为什么皇上竟是她的青龙小弟!而且还要夜夜紧逼与她双修做神兽!

  • 天才萌宝腹黑娘亲最新章节

        身怀绝技的现代女特工林熙,死后竟然穿越到了一个未婚先孕的女子身上,身边没有金银财宝没有帅哥,竟然有一个儿子,儿子的身边还有一只可爱的红色小狐狸。至于那孩子的爹是谁,已经无关紧要了,一定要给他找一个很帅很有钱的爹才行!女主神经大条,喜欢金银财宝与帅哥,拥有一个爱吃醋又很护短儿的霸道老公,男主与女主之间专一的爱情故事,外加萌宠与萌宝的完美结合,充分展示了到什么叫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这句话的含义。

  • 仙剑之随风倾舞最新章节

        你说你要幻化成风,漂泊人间,洒脱一世;那我便随你而去,不为别的,只为我曾经依恋的那点温暖。随风飘摇,葵舞千年。认定了就是生生世世,只求相伴不求相知。仙剑中那抹不能忘却的龙葵红感动了你我,千年的爱恨究竟换来怎样的结局?而葵羽又是怎样的爱着飞蓬呢?飞蓬又是否知道这份爱呢?爱恨恢恢,独取一瓢最爱。那年,葵落,从此缘定。只是不知定下的是谁与谁的缘?爱恨成灰亦不悔。rn

  • 我命中犯你最新章节

        安轻少女时的暗恋者李疏对她两次许下婚姻的诺言。第一次她以为是蜜糖实则是毒药,第二次又是什么样的呢?现代都市里形形色色爱情的形态,他们属于哪一种?

  • 剑气云阁最新章节

        凌颜为了寻找亲生父亲,一路上遇到不少的挫折,与魔教之间的生死决斗,一场争锋相对的决斗,一剑之王凌尘与刘权再度相战,影组奇迹般的出现,家族乱战才刚开始,凌颜和大小姐他们之间又会发生怎么样的暖昧?凌颜能否成为新一代的剑神?

  • 农门书香:回到古代写话本最新章节

        声名狼藉,未婚生子,家徒四壁,食不果腹,楚楚很是忧伤,穿到这样一个人的身上,老天,你莫不是在跟我开玩笑?    身为出版社主编的楚楚决定重操旧业,写话本,开书坊,网(忽)罗(悠)一批文采斐然的优秀写手,名利双收。    等等,这位公子清俊飘逸,是不是可以考虑……睡一下?    红帐软床,月色撩人。    楚楚欺身浅笑,暗示:良辰美景,春宵苦短。    叶奕枭欲染双眸,暗拒:下月初八,易嫁娶。    楚楚微楞:虽说我是倾慕与你,但我何时答应与你成亲?    叶奕枭磨牙:不成亲你为何这般勾人?    楚楚坦诚:想睡你。    叶奕枭动怒:休想!不成亲,不给睡!    楚楚暗笑:我可以睡别人。    叶奕鸣暴怒,直接将人扛上床。    楚楚得意暗笑:小样,还治不了你?    一炷香过去了。    楚楚没能如愿。    一刻钟过去了。    楚楚没能如愿。    半个时辰过去了。    楚楚燥热难耐,娇声怒吼:你究竟行不行?    叶奕枭眉梢微挑,勾唇魅笑:下月初八?    楚楚咬牙:成亲!成亲!    叶奕枭皱眉深思:既然你主动要求,那我就免为其难娶了你。    楚楚气得直接咬了上去,大战开始!

    本章内容提要:
    ...    这世上最奇怪也最糟糕的合作状况就是双方明明相互不信任却仍然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而不得不进行组队,这样做不仅没有丝毫的配合还需要担心被队友gank导致不敢使出全力战斗,效率可以说是完全没有。而如今,南宫荣则正在体验这种令人无奈的组队,感觉很是蛋疼。     幸好奥克塔薇尔将绝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对某只存在感稀薄......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