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通常都是不管杂兵炮灰死活的,除了制造起来很容易之外、敌人无法回收利用这些杂兵的尸体也是一个原因,倒不如说死在敌人地盘上的杂兵越多对方越会为之头疼。换句话说,深渊并不会特意准备什么强化法术用在杂兵身上,今回的能量爆发也不例外是给城墙上的众人准备的,只不过中间似乎出现了一点小意外。

    于是才形成了眼下大群杂兵得到了强化这样一个局面,尽管数量就全体而言不算太多,可问题是它们在队伍前排,距离城墙也是最近的一批。

    面对此情此景,时刻关注着战场的店长大人忍不住叹息着感叹道:“这种展开和王道剧情貌似有些不太相符呢,说好的装逼者大手一挥秒杀无数杂兵吸引全场所有女生的目光进而嘚瑟到无以复加的情形被狗吃了吗,为什么最后的结果反而是大群怪物得到强化了啊?”

    “只要有你在就根本谈不上什么王道剧情。”作为正宫的金发少女毫不客气地怼了一句,让对方瞬间满头黑线了起来,“另外在场的女生大都和你有关系,被南宫荣给吸引了真的大丈夫?”

    “大丈夫,反正我很快就能用更加装逼的手段扳回一局,比如说抢人头以及抢人头还有抢人头什么的。啊咧,我刚刚说的是抢人头吗,应该是在boss身上一发入魂将其秒杀吧?”

    “原来你还是有自己那样做等于是在抢人头的自觉的啊,我还以为你已经厚颜无耻到让别人从未见过的程度了呢。”

    两人的对话并未刻意压低音量,站在附近的南宫荣即便努力想要装作没听见最终却也是选择了放弃,转过头以FFF成员恨不能烧死异性恋的心情黑着脸打断了他们:“我说,你们俩能不能稍微收敛一点,目前仍然是在作战之中。不打算帮忙也没人会责怪些什么,但明目张胆地主动秀恩爱就是你们的不对了。”

    店长大人闻言多少显得有些尴尬,抬手挠着微红的脸颊看起来似乎为此感到不好意思的模样;不过他的正宫妹子却是无比坦然,随手捋了一下肩头的发丝单手叉腰着十分霸气地秒答道:“这不是秀恩爱,这是晒妹。”

    “反了吧,你们俩的角色形象完全反过来了吧喂!?”哭笑不得的南宫荣先是狠狠地用脚跺了几下,接着才做了个深呼吸平复好心情开口道,“我承认现在是你们比较强,所以这个先不提。如果准备撤退的话,眼下就已经是非常合适的时机了,要跑路么?”

    没有正面回答少年的提问,店长大人转头看向了不远处某个金红短发的女生:“萨莉亚,你觉得如何?”

    被点到名的马猴烧酒满脸无奈地摇了摇头:“我的确能够挡住它们,但也只是挡住而已,很难将受到强化的它们给消灭。毕竟我的土系法术改变地形强化防御的同时并不具备很强的杀伤能力,需要有个高输出在后面配合。”

    然而店长大人的队伍里并没有这种群体高输出,即便有人能够客串也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这与本次作战保存实力的宗旨背道而驰,不可能会实行的。

    林薇音在背后拖着老长的黑烟摇摇摆摆地飞回了城墙上,她的机体引擎很显然已经相当糟糕了,无法继续坚持作战。眼见如此南宫荣便十分果断地做出了决定,斩钉截铁地正色道:“那么,我们弃城吧。”

    果然只凭这么点人在如此大军面前想要守住根本没有人愿意保护的城市乃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南宫荣虽说在一开始就未曾抱有多大的期望可当事情真的演变成这样后,心里还是稍微感觉有单不太爽。

    正因为如此,少年才更加意识到想要对抗深不仅要找人组队推boss、正面硬刚敌人的大部队同样也很重要。店长大人他们有联盟做后盾自然用不着担心这种事情,但南宫荣这边却不同,他们无论做什么都需要靠自己。

    通过这次并不成功的防御战,让南宫荣想通了许多事情,更是让他下定了某个决心。

    只是现在少年还什么都做不到也没时间让他摆个pose给自己加油打气,众人此刻正在急匆匆地离开城墙,打算丢下烈达纳撤退到安全的地方。尽管队伍里有些女生看着大街上惊慌失措的人群露出了满脸不忍的表情,可大家并没有因此而停下脚步。

    “我们不可能拯救所有人。”

    店长大人是这般对女生说的,她们无人反驳些什么,因为前者说的很对。

    虽说是在跑路,却也不会真的靠两条腿赶路,首先道路畅不畅通就是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所以众人并未直接奔城门而去,先是返回了作为出发地的办公官邸大院里面,随后……

    “谁能告诉我像这样手拉手到底是个什么鬼?”

    围了一圈的小伙伴们牵着彼此的手紧挨着站在一起,南宫荣表示自己的思路有点跟不上节奏,便紧盯着作为发起人的店长大人问出了这个问题。

    而对方的回答也是非常干脆:“当然是在玩游戏了,如此经典的绕圈追逐游戏难不成你没有玩过?”

    如果不是左手拉着林薇音右手被某黑长直救下的大叔给死死捏住,南宫荣觉得自己肯定会立即从地面上随便捡起一块石头狠狠扔到店长大人那有点小帅的白净脸蛋上。

    “对不起,开玩笑的。”或许是看到了少年的脸色并非很友善,店长大人轻轻咳嗽一声后换成了认真的表情,“我有能够群体瞬移的手段,不过大家站太远的话就没法使用了。那么这是最后一次确认了,各位互相看看有没有落下了某个人?”

    “说起来好像的确少了一个人耶。”萨莉亚低头沉吟了数秒后看向了南宫荣问道,“呐,那个之前有给我们带路的你那个同学呢?”

    被金红短发这么一提醒,南宫荣才发现梅林不知何时失踪了,附近完全看不到他的身影:“奇怪,照理说他在逃命这件事情上面是最积极的,只会提前抵达而绝不可能会迟到乃至走丢的啊?”

    和林薇音手握着手的纳基里斯顿时歪过了脑袋:“那家伙的话我有看见喔,他在大家经过一条阴森森的小巷子入口处的时候,主动减慢速度落到最后接着进入了那条巷子里面。”

    蛇女萝莉提供的情报给那些脑筋较好的人说明了许多问题,店长大人的正宫妹子当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不过南宫荣关心的显然是别的事情:“为什么你没有立刻将此事报告给我?”

    “呀,我以为他是打算去浇上一泡尿来个战略性马克以防自己迷路了来着……”

    “蠢犬吗,你觉得其他人都跟你同样有着蠢犬体质的吗!?”

    “真过分,人家才不是什么蠢犬,明明是哈士奇。”

    趴在店长大人头顶的某毛茸茸白色球形不明生物顿时“咪呜咪呜”着无比放肆地笑喷了出去,动作显得相当的夸张。

    作为铲屎官的周翼未曾喝止小东西,反倒摆出了十分严肃的表情说道:“原来如此,这样先前城外的能量爆发就多少能够说得通了。总之那家伙估计是不会来了,我们直接出发吧。离开城市之后,谁能帮忙推荐一下今后的临时落脚点?”

    南宫荣不假思索地秒答道:“有,德林佩尔城外的湖泊群那里。”

    ——————————————————我是分割线——————————————————

    在略显阴森的小巷子里,梅林不出所料的见到了那个神秘的斗篷人。看起来对方似乎早就知道他会来的样子,专门在此处等候着小贵族的到来。

    “你搞砸了呢。”

    见面第一句话并不是很友好,但梅林一点也不觉得意外,更没有感到紧张,很是淡然地摊开了双手辩解道:“讲道理,如果你把那玩意的真实效果说出来,我自然也就会考虑更好的办法了。而且它不是已经强化了外面那些怪物,迫使不想打消耗战的周翼等人选择撤退了吗,这个结果对你们而言多少也能说得过去吧?”

    “你既然知道我是什么,还敢用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人类,你是不知天高地厚呢还是中二病没毕业?”

    梅林十分随意地抬手整理了一下领口,以便让自己看上去更加光伟正一些,这才不紧不慢地回答道:“都不是。我只不过是准备和你们谈生意而罢了,而要谈生意的话,最起码得在表面上平起平坐不是么?”

    “谈生意?”斗篷人上下仔细打量了小贵族一番后禁不住冷哼道,“我倒是没看出来你有什么能够拿来和我们交易的东西,把你丢到外面的低等炮灰中间给罗格大人逗乐估计都嫌无聊。”

    “消息,我能提供的东西是消息、情报,这应该可以作为非常不错的交易物品吧。”

    或许是小贵族的从容态度起到了什么奇妙的作用,斗篷人原先凶狠不友好的语气逐渐平和了下来:“情报吗,如果是关于周翼等人的消息,我们这边连他们平时爱吃什么都调查得一清二楚了。”

    “不不不,我要提供的情报才不是这种事情,再说这也无法帮你们征服整个世界啊。”梅林说到这里忽然斜翘着嘴角露出了邪恶的坏笑,“这个国家的情报我想你们之前应该已经收集了不少,尽管千疮百孔摇摇欲坠可终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一时半会是没法轻易解决掉的,所以你们的大部队才会调过头去对付估计早就被渗透到了骨子里面的同盟,对不对?”

    “说重点。”

    梅林对此只能无奈地摊开手叹了口气:“还真是没有耐心呢,你作为跑腿的也许很合适但却不擅长与人交涉谈生意……”

    斗篷人的灰色斗篷下面猛然射出来一条紫红色的没有皮肤肌肉直接暴露在空气中的诡异触手,顶端生长着银白色的尖锐金属质爪子,锋利的尖端正对着小贵族的喉结。

    “想死一次吗?”

    “这句台词更适合由三无黑长直女生来说,你个触手怪还是省省吧。另外,我觉得你们应该对目前名义上仍然统率着整个帝国的莱伊陛下的去向很感兴趣才是。尽管大部分地区的领主都已经开始对王室阳奉阴违,可统治者的名分还在,国家并不会随便陷入混乱,更何况还有你们这个外敌的威胁。但如果王室成员全都不在人世了呢?”

    触手默默地缩回了斗篷内部,从外面根本看不出来任何异样,仿佛斗篷里边是一个正常人类似的。然而依旧残留在梅林脖子上的少许寒意说明,刚刚那一幕并不是什么幻觉。

    “你知道皇帝和他的姐姐去了哪里?”

    “长公主殿下的情报我本想另外收费的,不过姐弟俩似乎是打算会合,你们找到莱伊陛下自然也就能找到奥克塔薇尔殿下了。”梅林抬手摸着喉结消除了令他感觉不太舒服的寒意,继续保持着脸色邪恶的坏笑表情说道,“而且我还知道该怎么绕过他们所在地区的外部防御深入内部,但关于这点就要另行商谈了。”

    斗篷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绕过外部防御?不需要的,我们会碾碎阻挡在自己面前的所有东西!”

    梅林很明智的没有在这个节骨眼上提到周翼等人和昨天失败的攻城作战,那百分之百会让对方彻底陷入恼羞成怒的危险状态,对自己有害无利:“无所谓,我反正只要能通过给你们指明地点换取好处就行了,其余的并不关心。那么,你们的答复是?”

    “稍微等一下。”斗篷人将手抬起来捂着左边耳朵沉默了片刻后,转而冲小贵族轻轻地招了招手,“罗格大人同意了你的交易请求,并且愿意就此当面和你谈谈。真是个走运的家伙,要知道能活着近距离见到罗格大人的人类用两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

    “我还以为只用一只手便行了?”

    “……周翼他们在其中占了不少的份额。”

    “啊,原来如此。”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2章 原来如此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2章 原来如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2章 原来如此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72章 原来如此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72章 原来如此】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宫门阙美人似毒最新章节

        他因那位繁华妖冶的女子踏入红尘,也因那位女子厌倦了红尘。他与她,向来缘浅,奈何情深。他龙袍加身翩翩而来,对她关怀备至,时而无情阴狠,时而温柔似水。他宠她爱她,芙蓉暖帐许柔情万千,她们嫉她恨她,笑里藏刀处处使诈。一入宫门深似海,荆棘遍布,阴谋暗涌,她本无心争斗却总是处处被欺凌。她在阴谋爱恨中寻不着出路,总是忆着温暖似阳的他,借此抚平创伤。龙袍加身的他,究竟是爱她入骨,还是视她为掌中棋?温暖如阳的他,究竟是因爱生恨,还是私心作祟?一道宫门锁千重,皇权倾轧,阴诡遍地,她在爱恨纠葛中失了自己。往昔旧情,山盟海誓,终成相爱相杀。

  • 文之游戏十【无──忆】最新章节

        这是文之游戏十的作品展示处。
        本次游戏题目为
        无──忆
        刚开始会暂时以匿名展示,也请各位多多评论。
        可以评的越详细越好喔,说不一定您所评论的文会因你的评而大放异彩^^
        为小说
        为散文
        为诗词
        即将集结成册,过去的一年大家等的辛苦了= ="
        ~~封图出来噜~~

  • 一夜魅惑:夏少的90天霸道最新章节

        新婚之夜前,她被算计和别的男人一夜激情,母亲死亡,父亲抛弃,男友背叛,妹妹上位,他们结婚自己反倒成了小三插足,一天之间她失去了自己所有能失去的东西,失魂落魄在大街上差点被车撞死,却被那个和她颠鸾倒凤得到夏二爷捡了回去。她和他做了一个交易,她成为他的妻,他成为她复仇的利剑。

  • 桃花孽:红粉枭雄最新章节

        镜中的鲜血,一点点的失去颜色,而镜外的鲜血,则越来越艳丽。两道血液构成的溪流,仿佛受到了感应般互相吸引。

  • 医鬼鉴证最新章节

        古都金陵,秦淮河畔,貌似普通的医馆,住着两个不同寻常的大夫。一个是来自古老的精灵世家,一个是来自昆仑的入世星君。一个只医妖,一个只医人。一个财迷又腹黑,一个博爱又大度。一粒沙里看世界,半瓣花上说人情。布衣,豪门,王族,统统折服。这里,有喜剧,有悲剧,有正剧。有爱,有虐,有背叛。是善缘?是孽缘?是恨?是爱?是牺牲?是利用?是勇敢?是懦弱?是乌龙?是意外?千年爱恋,数世轮回,谁能许我这世欢颜?此爱,无关性别,无关时空,无关三界,无关身份地位。这里,收录着你的前世回忆。来,一起去追寻湮灭的过去……

  • 丧葬诡谈最新章节

        挺丧、报丧、入殓、停尸和出葬是我们老家丧礼的几大流程。阴阳先生和引魂、送魂的纸人,在丧礼中至关重要。夜半哭泣的纸人,执念不散的阴魂,离奇失踪的遗体……丧礼上发生的种种诡异事件,屡次让我深陷险境,直坠恐怖深渊!我叫张帆,是人人避而远之的阴阳先生,见到我往往意味着有人离世。阴阳先生也是人,没必要谈虎色变。根据我的经验,给大家讲讲丧礼上的禁忌,和那些我所遇到的离奇事件。

  • 一品娇宠,丞相大人求休妻最新章节

        想她顾倾之,年方十八,貌美如花,家世显赫,钱随便花。怎么就找了一个二婚夫君,还带着一个六岁孩童,这不是眼神有问题吧?一朝醒悟,后娘难当,还请夫君赐她一封休书,自在回娘家!“相爷,不好了,夫人又去老太君那里,说是要自请下堂。”小厮着急的说道。白修然一顿,放下书:“告诉老太君,吾儿不可一日无娘。”……“相爷,不好了,刘公公传话过来,夫人当着皇上的面,请求下堂。”小厮又着急的说道。“是吗?”白修然森然一笑,让旁边的小厮冷汗直冒,咋感觉自家相爷黑化了。“你把这个帖子交给刘公公,让他帮忙给皇上带一句话,就说修然连家事都管理不好,恐难帮助皇上管理国事,还是辞了这官,回归乡野。”

  • 极品透视保镖最新章节

        地摊小子叶开捡了块玉石,意外得到透视能力,更有个绝代妖女住进他的身体!从此生活多姿多彩,赌石?一眼看穿!美女?一眼看透!还做了美女们的保镖,“大小姐,我是保镖,不是保姆,暖脚洗衣,不是我的工作吧?”

  • 戾王嗜妻如命最新章节

        别人的坏名声,不是自己作的,就是被人诬陷的;  靖婉的坏名声,不是自己作的,而是她家未来夫君算计的;  鸿渊的坏名声,不是别人作的,而是他自己设计的,只为娶他盯了两辈子的女人!  一个没得娶,一个没得嫁,因为他是第一美男,而她不是第一美女,所以还是她赚了?什么鬼?  大婚,夫君近身的漂亮丫鬟不爬床,反将她当祖宗伺候;前任总管不揽权,反将产业乃至夫君小金库悉数上交。怎么看怎么诡异!  日夜相处,她发现,自家夫君是蛇精病重症患者,求破!  夫君,你到底看上我哪点?我改,只求别变态。  蛇精病秒秒钟病发,实际行动告诉你,他对你有多强的占有欲,你就要回以多少在意。  好吧,为了蛇精病不加重病情,又...

  • 狂少之独霸天下最新章节

        你好,我叫杨天,后因为被卷入黑道而改名李真宇,是一个梦想混拿毕业证的高中生,没有朋友,喜欢寂寞的时候叼根烟,从不指望任何人心疼。
        我的脾气不好,别惹我,我不怕死,怕死的都当不了男主角。
        我没有你们那么高尚,还有远大的梦想,更不奢望人生可以活得那么无憾,所以别用你的脾气来挑战我的个性,那会让你们输得很有节奏感!
        在这,我绝不会说我是天下第一,可是我也绝不会承认我是第二。
        出来混的本来就是一只脚踏在鬼门关,一只脚踏在警察局!
        不是我们混,而是这个社会逼人太甚。
        人人皆说金钱是罪恶,说美女是祸水,说高处不胜寒,说名利是过往云烟,特么全在放屁。
        这样的我,你觉得有什么前途?
        算了算了,这都无所谓,搞笑的是,自己还特么是个特工。
        混子哥为自己而写,青春校园、黑道小说:《狂少之独霸天下》

  • 抵死不说我爱你最新章节

        钱是个好东西,从小我就深刻体会。为了钱,我不惜踢掉深爱我的男人,嫁给一个植物人。正当我以为登上人生巅峰,要风得风时,呵呵哒植物人醒了。。。

  • 霸空最新章节

        星路下征途,来自遗失的位面,失落之地圣贤拥护,手握尚方宝剑争霸星空,在交汇的数百位面,诸君争霸,乱天毁地,踏足天域,威震寰宇。独尊八荒六合,只手遮蔽苍天,称霸无垠星空。
        振尘道,踏天路,今朝遮天,来日必霸空,星路下无敌手,星路上震九霄……
        大千伏魔,万界镇邪,皇禁压屠戮,尘道振万古!!!

  • 重生九零之麻辣小鲜妻最新章节

        前世蒙蔽双眼,穆唯西深陷诡秘陷阱,亲手推最爱自己的人入黄泉,重生归来,她竟有两幅嘴脸,人前冷厉如魔鬼,虐渣男斗白莲惩极品,而在江枫眠面前,她却…‘需要江江抱抱才能起床’‘需要江江亲亲才能开心’‘需要…喂喂喂江枫眠你干嘛!”男人挽唇压下身来‘今天不起了,好好研究生儿子’。穆唯西此生最大的心愿便是——余生每天皆许江枫眠(甜甜甜)

  • 随身空间:农女的幸福生活最新章节

        “在水稻里养小龙虾,养鸭子,养王八……”“水稻里养活物?哈哈哈,不把你水稻吃光了才怪,异想天开!”苏以娴风轻云淡的看着村民们嘲讽的样子,数月后,啪啪打脸的声音响彻整个村子。某王爷抱着苏以娴,手握小龙虾:“看来百年前国师预言是真的,清水山脉果真有宝,就让本王寻找了。”苏以娴踹之,本姑娘分明是棵摇钱树,妥妥的!

  • 高调替嫁:吃定总裁不离手最新章节

        她是陈家私生女,陈家破产,为救母亲,她嫁给素有“恶鬼”称号的他!从此,一脚踏进残忍的魔窟地狱!  “还记不记得,当初你也是这样对我的?陈冰淇,你们陈家曾对我做过的,我可都记着,今后我们两个有的是时间,来慢慢算清楚这笔账!”乔城笑的残忍。  外界都传言他乔城是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因为他手段残忍狠辣不留余地。  她信。当婚姻里只有折磨与痛苦,她下定决心转身离开!

  • 田园蜜宠:将军的小农妻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身为赏金猎人的顾晓晓,变成了一个山野小村姑。卖尸体,办冥婚?你当我真死了?说她是妖孽,找道士收她?你们咋不上天呢?怒踹渣渣,强势分家。带领姐妹赚钱,让哥哥有书读,让娘安心养胎,治好爹爹一起发家致富。某叔:妞,我呢。某女:看来我只好委屈一下了,叔,我们生个娃咋样?

  • 异人行最新章节

        一种只能存活3年的异种人在高速路上出现,与地面的普通人类展开了生存的殊死搏斗。人性和爱恨的原始力量交织在这场大乱斗中闪闪发光。

    本章内容提要:
    ...    深渊通常都是不管杂兵炮灰死活的,除了制造起来很容易之外、敌人无法回收利用这些杂兵的尸体也是一个原因,倒不如说死在敌人地盘上的杂兵越多对方越会为之头疼。换句话说,深渊并不会特意准备什么强化法术用在杂兵身上,今回的能量爆发也不例外是给城墙上的众人准备的,只不过中间似乎出现了一点小意外。     于是才形成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