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全盛状态的奥克塔薇尔,对于双呆毛来说也依然不是合适的人选,首先和南宫荣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女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各种杂务缠身,根本没可能安心组队推boss。所以哪怕长公主殿下有着堪比罗格本尊的实力,梦云也绝对不会打算邀请她。

    其次便和长公主先前的所作所为有关了,小丫头一直暂住在南宫荣的营地里面,最近发生了什么她都看得一清二楚,对于前者的评价乃是是负数,又怎么会向她提出组队?

    当然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梦云不愿意看见南宫荣被奥克塔薇尔以帮忙安顿他的同胞为借口骗去王室的势力范围内捆上战车后加以利用,尽管双呆毛并不认为少年会傻乎乎地犯下如此巨大的错误。

    由于评价是负数,双呆毛表现得也并非多么客气,面对长公主的跳脚很是随意地白了她一眼开口道:“有什么好激动的,你本来就不合适嘛。在冒险队伍里加入一位公主确实是四斋蒸鹅心类型的王道剧情,不过若是这位公主殿下平时还有一大堆的事务要处理那就很麻烦了,比如说小伙伴们已经将boss团团围住眼瞅着就要开打的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接着甩出一句【我去接个电话】便丢下大眼瞪小眼的boss和众人潇洒地离开等好不容易打完电话回来后却又双掌合十着对大家说【抱歉今天有非常重要的国宾来访我必须出席宴会】接着华丽走人什么的,想想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

    奥克塔薇尔本来是很不服气的,然而在被双呆毛这么一说之后,女孩却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长公主带着南宫荣和几名看不到眼睛的大众脸路人在野外寻找深渊怪物准备加以消灭的时候,夏尔罗特忽然气喘吁吁地急匆匆跑过来对女孩大声喊些【殿下不好啦同盟的军队连深渊都顾不上怼便又来找我们的麻烦了】等诸如此类的台词,接着她只能无奈地把队伍交给南宫荣自己则跟着骑士大人一道返回……

    好像还真的会变成这样哎!?

    因为长时间充当皇帝的心腹而对于上位者的目光极为敏感的夏尔罗特不禁显得满脸懵逼,他完全不明白长公主刚刚为什么会有意无意地用不怎么友好的眼神瞄了自己一下,之前惹到她了吗?是自己对于女孩身材输给同龄人的评价被知道了,还是之前长公主在天上飞行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她雪白丝边胖胖的事情被察觉了?

    “打住,我想问的才不是这个。”使劲儿摇着头将脱线没谱的想象从脑海里甩出去后,奥克塔薇尔换成严肃正经的表情对双呆毛说道,“我这里确实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工夫和你们组队推boss;但为什么一定要将南宫荣给拉上,这其实根本没必要的吧?他的能力再怎么特殊,也只是清理杂兵的程度,我不相信你们这支专门追猎深渊的队伍里没有负责对付杂兵的人。”

    “那种人当然有了,就是骷髅兵一招一大片的本小姐!”梦云挺起胸脯后用无比骄傲的表情说道,“配合上白莲的歌声,哪怕是农民举着锄头都能打倒的骷髅兵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精锐战士,缠住深渊的杂兵为大家争取时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长公主忽然萌生出了冲过去捏住这丫头的腮帮朝两边狠狠拉扯的念头:“啊是么,那你连哄带骗的把南宫荣劝进队伍里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说到底你还不是看中了南宫荣先前展现出来的能力想要把他绑在身边为自己服务么,本小姐就是看不惯了你能把我咋滴?”双呆毛双手抱怀着换成一脸嫌弃的模样撇了撇嘴道,那神情让长公主禁不住眉头直跳,“再说了,我们的队医确实能够给少年的便宜妹妹提供治疗,而你能够向他提供什么、曾经给予他的又是什么?先前即便面临帝国那么大的压力也依然努力将营地建立起来并维持下去的南宫荣,你真的以为随便给点好处他就会无节操地跟在自己后面了?长公主殿下,你似乎对他所属的民族理解得还不够透彻啊。”

    奥克塔薇尔并没有爆发出来,相反她的脸色顿时全白了。直到这时女孩才注意到自己之前始终在盘算着的乃是如何有效地利用南宫荣,而且和上次不同这回长公主计划通过控制少年的同胞来控制他,乍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但……

    事情若真要演变成这样了,发展到最后南宫荣便是寻到机会从背后狠狠捅长公主一刀同样也没啥好奇怪的吧?女孩刚刚总是在从小接受的教育形成的固定思维里打转,被梦云拍醒后跳出来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计划居然是准备将如今这世上最后一个确信不会伤害她的人硬生生地逼成仇敌。

    到底是在做什么啊?以手扶额的长公主未曾反驳,深深地叹了口气后主动退到了旁边。

    夏尔罗特见状显得很是不解,忍不住凑过去疑惑地问道:“殿下,您为什么不说话?虽然闹得有些不愉快可南宫荣终究还是我们国家的平民,想要招揽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很显然骑士大人的台词给了奥克塔薇尔些许的灵感,她的表情也随即柔和了很多:“没错,如果只是单纯的普通招揽,或许就没问题了吧。不带任何其它目的,仅仅是让他加入军队和敌人作战,就像一般的将领那样。”

    也不知双呆毛这次是没听到女孩的自言自语还是懒得回应,总之她转身和白莲聊天去了,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纳基里斯好奇地戳着躺在地上依旧昏迷不醒中的林薇音的脸蛋时从嘴里发出的奇怪呼噜声。

    几分钟南宫荣带着迪丝雅回到了众人面前,大姐头谁的招呼都没打直接走到林薇音附近蹲下身仔细查看了小丫头的状况,这才抽出了一个针管满脸咪疼地说道:“没想到我们的疫苗竟然会失效,果然正宗纯粹的深渊能量和杂牌就是不同。有必要让米拉折腾一下她的脑细胞了,不然今后在遇到更强的深渊单位时岂不是要因为担心受到侵蚀而无法集中精神作战了?OK,血液采集完了,你们该干啥继续干啥。”

    还真是有够我行我素的。南宫荣拍拍脸颊而不是手掌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同时也令自己囧囧有神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咳哼!那啥,营地有迪丝雅大姐帮忙照看,暂时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随时都能出发。”

    奥克塔薇尔知道这个时候再不开口下次两人再见面极有可能就是在和深渊互怼的战场上了,便急忙抬手打断道:“等等,南宫荣你准备就这样离开吗?此处虽说距离烈达纳还有不少距离,可在帝国军队的主力被消灭的情况下一路上等于没有任何防御,深渊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推进到这里的。让你的同胞和我一起去托隆索公爵的领地上避难如何,我向女神起誓肯定会照顾好他们。”

    南宫荣没有给予答复,而是转过头奇怪地看向了长公主殿下:“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呃,也说不上是付出代价啦,我希望你能在王室新组建的军队里担任职务带领士兵们和深渊或者其它敌对领主的军队进行战斗。当然将领应有的待遇肯定不会少,我还会用自身的权力册封你为贵族,等你用战功换取封地后便能够在领地上好好安顿自己的同胞了。”

    讲道理长公主开出的条件听得旁边的夏尔罗特眼都红了,不过想想少年近乎开挂般的能力,骑士大人倒也没感到嫉妒,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少年却是压根没怎么仔细考虑就直接抬手轻轻地摇了摇:“抱歉,我拒绝。奥克塔薇尔你说的这些确实很有吸引力啦,但在深渊跳出来找麻烦的当下谁都无法保证些什么,所以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乃是想办法击败罗格和他的大军。就算不能击败,逼迫对方撤退滚去同盟境内胡闹也行,至少帝国这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抓紧备战。不然的话,你认为我会同意加入副本队纯粹只是觉得好玩吗?”

    女孩的脸上满是恍然大悟以及惊讶的表情:“你居然连这种事都考虑到了?”

    “只有击退了深渊接下来才能谈一些别的事情,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少年头也不回地耸了耸肩,继而奇怪地停顿了片刻,“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让我拒绝你的原因。”

    忽然没来由的,奥克塔薇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剧烈抽动了一下,某种相当不好的预感宛如挣脱不出的泥沼般吞噬了女孩:“具体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我不相信你。”

    少年回答的语气平淡无奇,就好像在叙述一件众所周知的平常事似的,也未曾回头看上长公主一眼,直接将林薇音横抱起来走到了双呆毛和长发少女面前。

    梦云对于南宫荣的表现显得相当满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刚刚笨蛋老哥发来了联络,他们在烈达纳尝试对罗格发动了一次攻击,结果只远远地瞅了boss一眼就被迫退了回去。当然这也和大家在刻意保存实力有关,毕竟总不能把力气全都浪费在杂兵身上。别担心,在你的傀儡缠住对方的杂兵后,面对boss时这群家伙绝对一个个表现得生龙活虎。”

    果断忽略了其中一些有的没的,南宫荣直接捡重点道:“所以我们是要去烈达纳了?”

    “没错。虽然勇者带着后(神兽)宫啊呸、是说小伙伴一道闯入魔王的城堡各种翻箱倒柜打砸抢劫乃是王道剧情中的王道剧情,但我们家领队的却认为在大魔王夺取城池对其进行一系列奇葩改造之前守住这座城市更为妥当。嘛,尽管是这么说的但也没打算真的死守,该跑路时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跑路的。”双呆毛说着冲附近满脸希翼的奥克塔薇尔竖起食指左右摇了两下,“所以请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我们没有必要和义务对这个位面负责的。”

    要不要提议跟他们一起前往烈达纳?这个念头才刚刚在长公主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旁边的夏尔罗特便仿佛未卜先知似的抬手抓住了女孩的胳膊:“殿下,请先去托隆索公爵大人的领地上与皇帝陛下会合才最为重要。无论是为了重振王室的权威还是为了应对深渊的威胁,公爵大人都肯定会邀请中立贵族过来商讨合作事宜,您可不能不在场。”

    “啊哈哈,或许我们过去时刚好能碰到才离开帝都不久的莱伊他们……”

    “快醒醒,您觉得在如此危难之际公爵大人会放着帝都飞机场不用选择带着莱伊陛下乘车逃跑的吗?”

    骑士大人说的好有道理,奥克塔薇尔表示自己完全无可反驳。实际上无论女孩打算跟着去的想法多么强烈,她也绝对不会将其付诸于行动,因为她是萨尔图林帝国的长公主,放不下还没脱离正太范畴的弟弟以及这个国家。

    正如南宫荣放不下他的同胞那样。

    只不过和少年相比,女孩没有什么值得完全放心托付的人存在。所以南宫荣才能决定加入梦云等人的队伍去试着讨伐深渊,而奥克塔薇尔却只能亲自赶回去和小弟会合收拾局面。

    这大概就是对我先前所做的一系列事情的惩罚吧,不光是针对南宫荣、还包括了其他人的。长公主想到此处便再也说不出话来,眼睁睁地看着少年捣鼓出一只泥土【捏】成的大号蜻蜓,带着梦云、白莲林薇音以及纳基里斯一道坐上去迅速飞入了云层之中。

    ……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纳基里斯你在搞什么,为何也跟着一起去了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60章 拒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我比死神更爱你最新章节

        "结婚前夕,未婚夫车祸身亡。rn她去见他最后一面,却亲眼目睹他的消失。rn据说打开那个盒子,就能让时光倒流,换来他的重生。rn她四处探险,寻找那古老的法术。rn希望可以,让时间回到最初的那一天。rn他骗她签下结婚协议书,像个无赖霸王那样,纠缠不休。rn喜欢他的女子,是人非人,像个幽灵一样干扰自己的人生。rn动了心,忘了情,等他归来,感情该何去何从。"

  • 无敌大魔主最新章节

        大魔王阁下、魔教教主大人的日常。就算是无敌的男人,也会拼命地寻找人生的趣味。坐在九龙御座之上,齐晨感到强烈的空虚。这是他成为魔教教主后的第八百一十三年。所以他决定下山,玩一个只有大魔王和勇者美少女才能玩的游戏。看腻了从1级升到20级的无脑升级流小说么?看腻了各种外挂男、各种苦逼男主角么?来试试这本脑洞大开的小说吧。

  • 华先生,求放过最新章节

        苏婧儿不喜欢看到有女孩挽着华子扬的手,于是,这么多年来,华子扬身边从来不站除了苏婧儿以外的女孩;苏婧儿不喜欢有事的时候找不到华子扬的那种孤单和失落,于是,每一个夜晚,华子扬从来不关掉手机;“华子扬,你可以一直不告诉我你爱着我,你可以一直默默的守护在我身边宠爱我。只要有你在我身边,我总是感到很安心。但是为什么你要在我爱上你的时候,彻底的离开我?”“苏婧儿,我愿意一直爱着你宠着你,只要你开心,即使你依偎在其他男人的怀里,我也不介意。但是很抱歉,我不能再继续如此爱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原本以为只是兄妹之情,却没想到情根深种!幡然醒悟,却已太迟!他们的感情总是不同步,没有在同一条起跑线上。迟到的爱情,需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 浮雅最新章节

        那里是浮雅,正如我们把这里称为世界,他们把那里称为浮雅,简单的说浮雅就是另一个世界。
        神有代表其智慧的金发,人有代表其善良的黑发,魔有代表其力量的红发,妖有代表其美貌的蓝发,灵有其代表其神秘的紫发。
        那她呢?拥有一头银发的她呢?浮雅会为她的出现而发生什麽变化呢?
        偶的第一篇文文,在幻剑被骂得很惨,希望在这的各位给点信心。

  • 娇妻在下,总裁大人别太猛最新章节

        “孩子你必须给我拿掉!”他语气很平静,但很坚定。“你把人玩了,就没打算负责任吗?”她对他非常不满,孩子她是不会拿的。他对她的态度也非常不满,在一次巧合的情况下,酒后乱性,他把她给上了,还拍下了床照。他把床照发到她手机,“孩子你是拿还是不拿?”最终,她昧着一个医生的职业操守,给他的女人拿掉了孩子……也从此狠上了他。

  • 仙武同修最新章节

        巅峰仙术,横行无忌;武凌天下,败尽英雄!翻掌之间,风云变色;仙武同修,谁与争锋!宅男萧晨带着淘宝上买的《修真大全》,穿越到以武为尊的天武大陆,炼丹药、修符篆、布大阵、制法宝,修炼着消失千年的青龙武魂,谱写出一段波澜壮阔的热血传奇!

  • 综艺娱乐之王最新章节

        穿越到平行世界,杨安惊喜地现这里没有他熟悉的那些综艺节目,《我们都爱笑》,《欢乐喜剧人》,《非诚勿扰》,《我是歌手》,《爸爸去哪儿》,《奔跑吧兄弟》……这一切统统都没有!杨安这个红枫卫视台的小场务握紧拳头,高声喊道:“我要做综艺娱乐之王!我要当大明星!”js330

  • 重生之必然幸福最新章节

        都说时间是把杀猪刀,可她被这把刀杀了之后,又被这把刀眷顾了!    那么重生之后,咱必然得幸福!js330

  • 重生之大动漫家最新章节

        恍惚间,青丘眼睛微微睁开一条线,映入眼帘的是雪白的墙壁,还有耳畔那笔尖摩擦纸张的沙沙声响,后脑勺晒着暖暖的阳光……青春从此刻开始,一切遗憾都可以重来……

  • 剪魂师最新章节

        我叫杨木,是一名剪魂师,自从有一次触碰了我爸的剪纸工具,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红纸剪生人,黑纸剪死人,掌管世间生死,犹如判官钟馗!为了争夺带有灵魂的剪纸法器,事端四起,命悬一线,法器之谜如何解开,且看我一一道来。

  • 命运游戏之圣昊最新章节

        一望无际的戈壁上,一具头顶星条旗,高逾数百丈的六足巨虫,正将对面,一具头顶红星旗,矮约少许的岩石巨人,给不断击打得节节败退。    双方都是绝对的巨无霸级别,每一击、一挡、一踏步间,无不狂风呼啸、震若雷霆,飞沙走石间,地裂山崩。    突然,自远处天边,一道墨黑乌光呼啸而来。    墨光飞至,只稍稍一顿,瞬间化做一把墨色巨剑,直向六足巨虫疾斩而去。    六足巨虫面露惊恐之色,竭力抬起一对巨大刀足欲以之相抗,但不知为何竟陡然慢了数拍,以致相差甚远而未能奏功。    “嗤!”的一声低鸣过后,六足巨虫瞬间一分为二。    紧接着,两截虫尸便“嘭!”的一声,爆碎还原成了无数的玩家本体,散碎跌落一地。    而此时,那道乌黑墨光,却已再次呼啸...

  • 食缘娇妻最新章节

        新人演员以及美食主播身份的女主跟有神秘身份的大总裁之间的前世今生的爱恨情仇。以及四重身份并痴爱女主的男配。请收藏新人新书。(因食结缘,双洁欢脱甜宠文)欢迎加入《食缘娇妻》阅读群,群号码:499643615

  • 塑人奇案录最新章节

        一个是观察入微的塑人师,只需一眼就能看透皮囊直达骨髓;一个是火眼金睛的人肉显微镜,风吹草地都逃不过他的如炬目光;给他们一根骨头,还你一个真相;给他们一件血衣,还你一个事实;给他们一片衣帛,还你一个过去;是谁!杀了她、他和他们?

  • 1号小鲜妻:慕少,来亲亲!最新章节

        安谨言从天堂坠入地狱,被烈火灼烧而死,背负骂名,皆只因爱错了人,信错了人。一朝新生,努力的撕去那些伪装,立誓要从哪跌落从哪爬起来,却不小心撩了个不得了的野蛮人,从此之后,桃花朵朵被掐死……作为一个不沾女色,一沾便不可收拾的宠妻成瘾,唯一的宗旨就是:夫人说的都对,夫人做的都对,做错的都是我,所以夫人,求亲亲,求宠爱!

  • 始于冰与火之歌最新章节

        一个没有看过权力的游戏的萌新,机缘巧合之下来到了这个世界,以为可以凭借小贵族的身份活得美滋滋,然而现实却把他按在地上摩擦。【没看过权游和看过的皆可放心食用,主角只是不知道剧情,而不是不知道权游的存在。】

  • 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最新章节

        他曾是一代王者。万千名媛贵女拜倒在他的西装裤下。他出身农村,却身家百亿;他是学生,但总统对他也要敬畏三分;他学的文科,却精通医术;他长相帅气,却武艺高强;他不是明星,却粉丝过亿……然而,他却意外穿越异界,来到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开局便夺了女武皇的一血。虐纨绔,斩逆臣,除叛将,统万军,掌沧域,定乾坤,成就最强武帝!

  • 战末为王最新章节

        长平之殇,邯郸之后,天下大势已然定局!重回两千年前的李卫,却站在了雁门关前,他成为了出击匈奴赵军中的兵卒。国破家亡即在眼前,他又该何去何从?

  • 史上最强掌门最新章节

        李落,史上最倒霉的穿越者,人家穿越那个不是混的光彩熠熠,自带主角光环。然而到了李落,却落得个险些饿死。这都不算惨,更倒霉么的是他遇到一个老坑货独孤不败。这老坑货竟然……

    本章内容提要:
    ...    即便是全盛状态的奥克塔薇尔,对于双呆毛来说也依然不是合适的人选,首先和南宫荣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女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各种杂务缠身,根本没可能安心组队推boss。所以哪怕长公主殿下有着堪比罗格本尊的实力,梦云也绝对不会打算邀请她。     其次便和长公主先前的所作所为有关了,小丫头一直暂住在南宫荣的营地里面,......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