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便是全盛状态的奥克塔薇尔,对于双呆毛来说也依然不是合适的人选,首先和南宫荣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女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各种杂务缠身,根本没可能安心组队推boss。所以哪怕长公主殿下有着堪比罗格本尊的实力,梦云也绝对不会打算邀请她。

    其次便和长公主先前的所作所为有关了,小丫头一直暂住在南宫荣的营地里面,最近发生了什么她都看得一清二楚,对于前者的评价乃是是负数,又怎么会向她提出组队?

    当然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梦云不愿意看见南宫荣被奥克塔薇尔以帮忙安顿他的同胞为借口骗去王室的势力范围内捆上战车后加以利用,尽管双呆毛并不认为少年会傻乎乎地犯下如此巨大的错误。

    由于评价是负数,双呆毛表现得也并非多么客气,面对长公主的跳脚很是随意地白了她一眼开口道:“有什么好激动的,你本来就不合适嘛。在冒险队伍里加入一位公主确实是四斋蒸鹅心类型的王道剧情,不过若是这位公主殿下平时还有一大堆的事务要处理那就很麻烦了,比如说小伙伴们已经将boss团团围住眼瞅着就要开打的时候她的电话突然响了接着甩出一句【我去接个电话】便丢下大眼瞪小眼的boss和众人潇洒地离开等好不容易打完电话回来后却又双掌合十着对大家说【抱歉今天有非常重要的国宾来访我必须出席宴会】接着华丽走人什么的,想想就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

    奥克塔薇尔本来是很不服气的,然而在被双呆毛这么一说之后,女孩却不由自主的在脑海里浮现出了这样的画面——长公主带着南宫荣和几名看不到眼睛的大众脸路人在野外寻找深渊怪物准备加以消灭的时候,夏尔罗特忽然气喘吁吁地急匆匆跑过来对女孩大声喊些【殿下不好啦同盟的军队连深渊都顾不上怼便又来找我们的麻烦了】等诸如此类的台词,接着她只能无奈地把队伍交给南宫荣自己则跟着骑士大人一道返回……

    好像还真的会变成这样哎!?

    因为长时间充当皇帝的心腹而对于上位者的目光极为敏感的夏尔罗特不禁显得满脸懵逼,他完全不明白长公主刚刚为什么会有意无意地用不怎么友好的眼神瞄了自己一下,之前惹到她了吗?是自己对于女孩身材输给同龄人的评价被知道了,还是之前长公主在天上飞行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她雪白丝边胖胖的事情被察觉了?

    “打住,我想问的才不是这个。”使劲儿摇着头将脱线没谱的想象从脑海里甩出去后,奥克塔薇尔换成严肃正经的表情对双呆毛说道,“我这里确实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没工夫和你们组队推boss;但为什么一定要将南宫荣给拉上,这其实根本没必要的吧?他的能力再怎么特殊,也只是清理杂兵的程度,我不相信你们这支专门追猎深渊的队伍里没有负责对付杂兵的人。”

    “那种人当然有了,就是骷髅兵一招一大片的本小姐!”梦云挺起胸脯后用无比骄傲的表情说道,“配合上白莲的歌声,哪怕是农民举着锄头都能打倒的骷髅兵也可以摇身一变成为精锐战士,缠住深渊的杂兵为大家争取时间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长公主忽然萌生出了冲过去捏住这丫头的腮帮朝两边狠狠拉扯的念头:“啊是么,那你连哄带骗的把南宫荣劝进队伍里究竟是打的什么主意?”

    “说到底你还不是看中了南宫荣先前展现出来的能力想要把他绑在身边为自己服务么,本小姐就是看不惯了你能把我咋滴?”双呆毛双手抱怀着换成一脸嫌弃的模样撇了撇嘴道,那神情让长公主禁不住眉头直跳,“再说了,我们的队医确实能够给少年的便宜妹妹提供治疗,而你能够向他提供什么、曾经给予他的又是什么?先前即便面临帝国那么大的压力也依然努力将营地建立起来并维持下去的南宫荣,你真的以为随便给点好处他就会无节操地跟在自己后面了?长公主殿下,你似乎对他所属的民族理解得还不够透彻啊。”

    奥克塔薇尔并没有爆发出来,相反她的脸色顿时全白了。直到这时女孩才注意到自己之前始终在盘算着的乃是如何有效地利用南宫荣,而且和上次不同这回长公主计划通过控制少年的同胞来控制他,乍看上去似乎没什么好奇怪的,但……

    事情若真要演变成这样了,发展到最后南宫荣便是寻到机会从背后狠狠捅长公主一刀同样也没啥好奇怪的吧?女孩刚刚总是在从小接受的教育形成的固定思维里打转,被梦云拍醒后跳出来一看,却发现自己的计划居然是准备将如今这世上最后一个确信不会伤害她的人硬生生地逼成仇敌。

    到底是在做什么啊?以手扶额的长公主未曾反驳,深深地叹了口气后主动退到了旁边。

    夏尔罗特见状显得很是不解,忍不住凑过去疑惑地问道:“殿下,您为什么不说话?虽然闹得有些不愉快可南宫荣终究还是我们国家的平民,想要招揽他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啊。”

    很显然骑士大人的台词给了奥克塔薇尔些许的灵感,她的表情也随即柔和了很多:“没错,如果只是单纯的普通招揽,或许就没问题了吧。不带任何其它目的,仅仅是让他加入军队和敌人作战,就像一般的将领那样。”

    也不知双呆毛这次是没听到女孩的自言自语还是懒得回应,总之她转身和白莲聊天去了,场面立刻安静了下来,只剩下纳基里斯好奇地戳着躺在地上依旧昏迷不醒中的林薇音的脸蛋时从嘴里发出的奇怪呼噜声。

    几分钟南宫荣带着迪丝雅回到了众人面前,大姐头谁的招呼都没打直接走到林薇音附近蹲下身仔细查看了小丫头的状况,这才抽出了一个针管满脸咪疼地说道:“没想到我们的疫苗竟然会失效,果然正宗纯粹的深渊能量和杂牌就是不同。有必要让米拉折腾一下她的脑细胞了,不然今后在遇到更强的深渊单位时岂不是要因为担心受到侵蚀而无法集中精神作战了?OK,血液采集完了,你们该干啥继续干啥。”

    还真是有够我行我素的。南宫荣拍拍脸颊而不是手掌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力,同时也令自己囧囧有神的表情恢复了正常:“咳哼!那啥,营地有迪丝雅大姐帮忙照看,暂时没什么好担心的,我们随时都能出发。”

    奥克塔薇尔知道这个时候再不开口下次两人再见面极有可能就是在和深渊互怼的战场上了,便急忙抬手打断道:“等等,南宫荣你准备就这样离开吗?此处虽说距离烈达纳还有不少距离,可在帝国军队的主力被消灭的情况下一路上等于没有任何防御,深渊要不了多长时间便会推进到这里的。让你的同胞和我一起去托隆索公爵的领地上避难如何,我向女神起誓肯定会照顾好他们。”

    南宫荣没有给予答复,而是转过头奇怪地看向了长公主殿下:“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呃,也说不上是付出代价啦,我希望你能在王室新组建的军队里担任职务带领士兵们和深渊或者其它敌对领主的军队进行战斗。当然将领应有的待遇肯定不会少,我还会用自身的权力册封你为贵族,等你用战功换取封地后便能够在领地上好好安顿自己的同胞了。”

    讲道理长公主开出的条件听得旁边的夏尔罗特眼都红了,不过想想少年近乎开挂般的能力,骑士大人倒也没感到嫉妒,反而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少年却是压根没怎么仔细考虑就直接抬手轻轻地摇了摇:“抱歉,我拒绝。奥克塔薇尔你说的这些确实很有吸引力啦,但在深渊跳出来找麻烦的当下谁都无法保证些什么,所以如今最重要的事情乃是想办法击败罗格和他的大军。就算不能击败,逼迫对方撤退滚去同盟境内胡闹也行,至少帝国这边可以利用这段时间抓紧备战。不然的话,你认为我会同意加入副本队纯粹只是觉得好玩吗?”

    女孩的脸上满是恍然大悟以及惊讶的表情:“你居然连这种事都考虑到了?”

    “只有击退了深渊接下来才能谈一些别的事情,这不是明摆着的么?”少年头也不回地耸了耸肩,继而奇怪地停顿了片刻,“除此之外,还有另一个让我拒绝你的原因。”

    忽然没来由的,奥克塔薇尔只觉得自己的心脏猛地剧烈抽动了一下,某种相当不好的预感宛如挣脱不出的泥沼般吞噬了女孩:“具体是什么样的原因呢?”

    “我不相信你。”

    少年回答的语气平淡无奇,就好像在叙述一件众所周知的平常事似的,也未曾回头看上长公主一眼,直接将林薇音横抱起来走到了双呆毛和长发少女面前。

    梦云对于南宫荣的表现显得相当满意,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说道:“准备好了?那我们就出发吧。刚刚笨蛋老哥发来了联络,他们在烈达纳尝试对罗格发动了一次攻击,结果只远远地瞅了boss一眼就被迫退了回去。当然这也和大家在刻意保存实力有关,毕竟总不能把力气全都浪费在杂兵身上。别担心,在你的傀儡缠住对方的杂兵后,面对boss时这群家伙绝对一个个表现得生龙活虎。”

    果断忽略了其中一些有的没的,南宫荣直接捡重点道:“所以我们是要去烈达纳了?”

    “没错。虽然勇者带着后(神兽)宫啊呸、是说小伙伴一道闯入魔王的城堡各种翻箱倒柜打砸抢劫乃是王道剧情中的王道剧情,但我们家领队的却认为在大魔王夺取城池对其进行一系列奇葩改造之前守住这座城市更为妥当。嘛,尽管是这么说的但也没打算真的死守,该跑路时还是会毫不犹豫地跑路的。”双呆毛说着冲附近满脸希翼的奥克塔薇尔竖起食指左右摇了两下,“所以请不要抱有太大的期待,我们没有必要和义务对这个位面负责的。”

    要不要提议跟他们一起前往烈达纳?这个念头才刚刚在长公主的脑海中浮现出来,旁边的夏尔罗特便仿佛未卜先知似的抬手抓住了女孩的胳膊:“殿下,请先去托隆索公爵大人的领地上与皇帝陛下会合才最为重要。无论是为了重振王室的权威还是为了应对深渊的威胁,公爵大人都肯定会邀请中立贵族过来商讨合作事宜,您可不能不在场。”

    “啊哈哈,或许我们过去时刚好能碰到才离开帝都不久的莱伊他们……”

    “快醒醒,您觉得在如此危难之际公爵大人会放着帝都飞机场不用选择带着莱伊陛下乘车逃跑的吗?”

    骑士大人说的好有道理,奥克塔薇尔表示自己完全无可反驳。实际上无论女孩打算跟着去的想法多么强烈,她也绝对不会将其付诸于行动,因为她是萨尔图林帝国的长公主,放不下还没脱离正太范畴的弟弟以及这个国家。

    正如南宫荣放不下他的同胞那样。

    只不过和少年相比,女孩没有什么值得完全放心托付的人存在。所以南宫荣才能决定加入梦云等人的队伍去试着讨伐深渊,而奥克塔薇尔却只能亲自赶回去和小弟会合收拾局面。

    这大概就是对我先前所做的一系列事情的惩罚吧,不光是针对南宫荣、还包括了其他人的。长公主想到此处便再也说不出话来,眼睁睁地看着少年捣鼓出一只泥土【捏】成的大号蜻蜓,带着梦云、白莲林薇音以及纳基里斯一道坐上去迅速飞入了云层之中。

    ……

    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纳基里斯你在搞什么,为何也跟着一起去了啊——!?”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60章 拒绝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60章 拒绝】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锦凰歌:倾世嫡妃最新章节

        叶家三小姐被庶姐抢走了未婚夫,一怒之下,撞墙而死。再睁开眼时,昔日蠢笨的废材小姐不见了,来自异世的笑面杀手取而代之。叶瑶,组织的第一号杀手,最得首领宠爱的“笑面公主”,号称“笑靥如花,杀人如麻”的笑脸修罗。当杀手穿越成叶家的废材小姐,且看她顶着一张宜喜宜嗔,天真无害的美人脸,如何一笑报仇雪恨,如何一笑素手倾了这天下!煽情版:十六年悉心栽培,十六年真心相待,她还了他一场共赴黄泉。以尔命偿我家仇,以我命还你情深。本以为一切就此终结,谁曾想,再世为人,一切才刚刚开始。渊,楚渊,你究竟是不是他?叶瑶明白,那个答案,她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敢知道。

  • 闪婚深宠,萌妻赖上门!最新章节

        雷劲琛不知撞了什么邪吃了这个火爆的“小骗子”??乐小汐!更没想到:会被家人抓个正着惨遭逼婚!“一千万,买你让我全家讨厌然后离婚!”“好!被厌恶第一法则,夜不归家,天天找鲜肉!”雷劲琛一把把人锁在怀里,“你敢!老子要把你绑床上,做你的少奶奶吧!”

  • 邪王嗜宠:王妃,请暖床最新章节

        相传相府嫡女颜丑无比,一纸婚书赐入靖王府,受尽夫君与妾室羞辱。六年后,她成为一方土匪婆子,阳明山下专劫男色。一朝失手,竟引回了一头狼?某邪王玉体横陈地朝她勾勾手:“王妃,时候不早,不如我们早点睡?”顾夕颜扯着对方衣角哭求道:“王爷,求放过啊!”某邪王却脸色都不甩她一个,“来,给本王暖床!”

  • 冷王热宠:毒辣丑妃太诱人最新章节

        世人皆知季家嫡女,懦弱无能,丑颜绝世!当毒医圣手穿越而来,再睁眼,目光冷冽!说她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绝世容颜,天下无双!说她懦弱?让你们体会体会什么叫狠毒超群,光芒万丈!比下毒?她可是施毒小能手,随手一把小毒粉,死伤万千,尸横遍野……某男看着傲娇卖萌的小女人,邪恶一笑,声音温软,“爱妃,别得瑟了,快来给本王侍寝!”“是王爷了不起?你怎么还没挂?我还等着分家产呢?”“我死了,谁给你暖床?”

  • 首席宠妻Nobody!最新章节

        陆安染怎么也没想过,夜里无意挑逗的男人,竟然是第二天父亲带回家的私生子。“安染,叫哥哥。”那一刻,她慌了神,在那人轻抿的薄唇之间,落荒而逃。以为能离开他的那一晚,成了她无法忘记的噩梦。她哭腔着求他,几乎绝望:“不要……不要毁了我。”可耳边传来的,却是他凉薄的笑意——“乖,一次就好。”他将她带入成年人的世界,让她在退缩中不得不接受。却在她真心爱上不顾一切时,弃她在无边的黑暗中——“陆安染,你很脏。”多年后他的婚礼,她盛装出席,笑靥如花:“哥,新婚快乐。”rn

  • 装备异界最新章节

        在游戏里得到奇遇,成为唯一一个可以制作出技能武器的装备锻造师?李默觉得自己肯定是被财神的金砖砸到头了,看样子,美好的明天就在前面招着小手等着他了。    可是,等一下,转职之后居然跑到异界去了?而且,这个异界跟游戏里还不真的完全一样?没办法了,那就在这个陌生的世界开始打拼吧。    额,匕首带大回复是怎么回事?法杖满物攻又是怎么回事?我还永远不能升级!!    哦,我是工匠之神的亲传弟子?嗯,这还不错,什么?众神黄昏了?现在都没有几个人知道还有这么个货?    正在碎碎念的的李默不知道,他以为应该配备的老爷爷之所以没有出现,是因为他才是这个世界最大的老爷爷。而满心以为要凭借装备混异界的他,其实就是这个世界最需要的一个装备。js330

  • 危险男神VS呆萌甜心最新章节

        她不就是宴会走错了地方,救了腿抽筋差点淹死的总裁吗?  正常剧情不说是要以身相许,腹黑总裁不能因为她看见了他的糗状就报复她吧!  压榨她的劳动力,是不是她的工作都交给她做,参加公司高层会议,端茶倒水,挡酒。  最后,竟然连她的剩余价值都要剥夺,她必须和总裁结婚,不然总裁就告诉她父母她始乱终弃,这家伙什么时候连她在老家的父母都收买了?!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钞票变存款,现在变成莫被总裁全榨干!js330

  • 晨分线最新章节

        &#;&#;某位名人说过:
        &#;&#;人生没有正确答案。
        &#;&#;也就是说,
        &#;&#;人生只存在错误。
        &#;&#;人生最初最严重的错误是出生在这个世界!
        &#;&#;我叫许铁萧,是一个大学毕业生。
        &#;&#;毕业后,我独自参加了一个驴友们邀请的长途旅行,并希望可以借此脱离那座让我沉沦了21年的城市。
        &#;&#;而故事,则要从我踏上旅程的那一刻开始说起...

  • 网游之剑刃舞者最新章节

        工作等于游戏,游戏等于打金币赚钱!本着这简单的目的,他被女流氓拉进了一个叫幻灵的游戏世界!不过一切总是没有按照计划来,当他初次进入游戏之后,一系列的变化随之而来……本作基调比较轻快,喜欢暗黑风格的恕难迎合了!js330

  • 医世之尊最新章节

        双料天才,医圣独尊。附体废身,不灭仙魂!仙界少年重生都市,本想低调龙潜花都,奈何风云际会惊天突变,且看他如何背负废物之名,相拥倾世红颜,绝地反击,踏巅为尊!

  • 暴君难缠:爱妃,束手就婚最新章节

        半是被迫,她嫁于他为妃,波诡云谲的皇宫之中,爱情却于残酷的勾心斗角里悄然滋长,那些相互扶持、彼此陪伴的日子,那些伤害与慰藉,让她误以为,他也是爱她的……终于,当她卸下所有的心防与顾虑,当她终于鼓足勇气,决定与他真正在一起之后,他却在要了她的第二天,挽着他“死而复生”的恋人出现在她的面前,宣布娶她为妻——她给了他她的所有。她的信任,她的身心,她的爱情。到头来,却被他践踏在脚下,一文不名。“顾景煜,我曾经很想问你,你究竟有没有爱过我……但现在,我已经不想知道了……”天牢内,她心平气和的对他微笑。因为她已经决定不再爱他。一场大火,将她所有的爱恨连同她自己,烧成一片灰烬,只余半枚焦黑的戒指和满室写满他名字的纸张,证明她曾经那样的爱过他——再相见,他身旁已另有佳人,却

  • 回清伐谋最新章节

        死亡没能剥夺杨越的生命,当生命卷入钢铁的尖啸,死神放下手中的镰刀,让他回到了晚清。
        在那里,他被渔夫所收留,成了村子里又一个青壮,为了吃食和生计,他奔波在社会的底层。
        但穿越者岂能甘愿平凡?
        从杂兵到亲兵,从亲兵到领军一方,直到最后缔造军事神话。
        二十年间,兵锋纵贯大江南北,神州大地千万男儿,无一人能阻。
        承载着几代人的强国梦,直到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来到。

  • 重返十五岁之军嫂难为最新章节

        他把结婚报告放在她面前,“签字!”陶沐懵逼,“聂寒!你是军人,怎么能强抢民女呢!”“你说过要报答救命之恩!”聂寒冷厉的眸子难得温柔。“我还未成年呢!”“所以报告日期写的是你十八岁生日那天。”围观群众:老流氓,竟然这么早就盯上人家小姑娘了。婚后,面对聂寒身为兵王的体能。“给你两个选择,随军还是不随军?”随军就是天天苦不堪言!不随军就是连续几天死去活来。怎么感觉选哪个都是要死的节奏?

  • 穿越之芙瑶二嫁最新章节

        “你不是不爱我吗?那我就非逼你娶我。”“只有我才是你正妃最合适的人选,我身后有整个北蛮国的支持,也只有娶我你的皇位之争才会更容易,你别无选择。”云芙瑶失去母亲父亲,被闺蜜男友背叛穿越异世,却又遭渣皇子凌辱,好不容易重新相信爱情,却又被深爱之人欺骗玩弄,失去骨肉。你不爱我?好,我就非逼着你娶我。你想要皇位?好,只要你娶我,我帮你去夺。你还想要孩子?那个,咱还是歇歇,来年再说好吗?

  • 女配总是被穿越最新章节

        谢子珺不明白为什么,她一个不学无术的废材女何德何能总是被各界大能看中穿越?  谢子珺也想劝劝那些大能,这世上近百亿人口,总不能只挑一个穿是吧。  做人嘛,还是雨露均沾的好。  可这些大能非是不听呢,就得穿她,穿她,穿她!  谢子珺无奈摊手:“那好,大家一起搞事情吧。”

  • 主神逍遥最新章节

        杨启峰作为主角一生禄禄无为,挂了!重生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穿越者抢夺了机缘。在这主神天降,灵气复苏神话再临的年代中,重生者干掉穿越者,漫步诸天万界,屹立于世界之巅。

  • 千娇百美图最新章节

        黑拳高手穿越异界,成为落魄贵族叶落,意外得到一卷《千娇百美图》!带你看尽美女无数!倾国倾城、艳冠天下、风华绝代……引得群仙来瑟,称雄为霸,屠万亦雄,逍遥纵横,何不快活?

  • 一路南北最新章节

        我们的青春被钉死在十字架上,只有流血才能涅槃。关于青春十字架。这是我的青春手稿,站在青春的尾巴尖上,陆北,陆南,卫滕这里面是真实的青春,友情,爱情,亲情,理想,未来现在。我们活在众多的期待中,很多的爱里挣扎彷徨,但是终究要走下去。倘若这篇文你能看下去,有点毒舌的吐槽,也许你能找到自己青春里的影子,致我们一同走过的岁月。

    本章内容提要:
    ...    即便是全盛状态的奥克塔薇尔,对于双呆毛来说也依然不是合适的人选,首先和南宫荣不同的地方就在于女孩要处理的事情太多了,各种杂务缠身,根本没可能安心组队推boss。所以哪怕长公主殿下有着堪比罗格本尊的实力,梦云也绝对不会打算邀请她。     其次便和长公主先前的所作所为有关了,小丫头一直暂住在南宫荣的营地里面,......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