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克塔薇尔基本上见识过拉兹菲尔德位面所有的魔法,即便没有亲眼见过也曾经在书本上看到过,所以她十分肯定刚才从自己身后射出的那道紫色能量光束绝对不是任何已知的法术。而且那玩意的能量波动和别的法术类技能不同,虽然和南宫荣使用的有些相似却也有着明显的区别,总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阴冷感觉。

    然而就算长公主意识到情况可能有些不对劲也已经太迟了,在半空中断为两截逐渐崩溃解体重新化为零碎泥土的蛇形怪物很是华丽地掉进湖水里,溅起了无数的水花。至于南宫荣则是完全不见他有任何动作,落入水中后便直接沉底,很快就没有了踪影。

    终于干掉了让人恨得咬牙切齿的眼中钉,可奥克塔薇尔心里却没有感到丝毫的喜悦,越来越强的危机感宛如大山般压得女孩喘不过气来,就好像一只被大灰狼给盯上了的兔子。

    这种糟糕的感觉以前长公主只在自己还是天然呆的时候被婚约者骗出王宫企图取她性命之际体会过,如今这感觉比那次还要来得强烈,几乎让女孩全身每一根毛发都要倒竖起来的模样。

    可是,自己到底是什么地方犯错了?明明已经将战力配置得如此完美,不存在半点的纰漏,又为何会产生如此强烈的危机感?很清楚本能在提醒自己可能犯了什么错的奥克塔薇尔一边在脑海中飞快地思考着一边小心翼翼地转过了身子,想要看看发出刚刚那记攻击的究竟是谁。

    青色巨龙的身后除了满脸懵逼表情的巨大化纳基里斯,也就只有薇伦汀娜依旧在一步一个脚印的树人了。

    “纳基里斯、薇伦汀娜,你们刚才看到那道光束是从哪里打过来的了吗?”

    面对长公主的提问蛇女萝莉果断用力摇了摇头,而树人则是缓缓走到巨龙面前抬起手轻轻地摆了摆。

    果然没这么简单就能知道的啊——奥克塔薇尔刚这么想的时候,却看见从树人抬起的手掌中猛然射出来数条深紫色的树根模样的东西,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卷在了巨龙的身体上。

    “不不不,我并不是【看到】了,那道光束根本就是我打出去的啊。”

    树人体内传来了薇伦汀娜突然间变得低沉了许多的声音,这个植物系魔兽的体表也随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诡异的紫红色,转眼就从其貌不扬的精灵族召唤物变成了外表狰狞凶恶的黑暗系怪物,甚至还自树皮之下冒出了大量尖锐倒刺,显得很是惊悚。

    奥克塔薇尔的反应不可谓不快,换成其他人估计这会儿已经呆立当场了,女孩却是不假思索地扬起巨龙的爪子狠狠朝树人的脸招呼了过去。很显然长公主不是第一次遇到被亲信之人所背叛的情况,但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和巨龙之间的联系就好像随手关灯那样被轻易地切断了,长公主只觉得坐骑迅速脱离了自己的控制,无论她怎样努力也得不到对方的半点回应,仿佛自己正坐在一台受到远程控制拒绝任何手动驾驶的车辆之中似的。

    更糟糕的是巨龙脱离控制没多久女孩便感到有一股阴寒气息的诡异能量顺着连接处试图涌入自己的体内,惊得她忙不迭强行断开了和坐骑间的物理连接,祭出幻彩凤鸣对着巨龙的胸腔狠狠捅了过去。

    再在里面待下去肯定会有危险,必须逃出去才行。然而奥克塔薇尔能够明显地感觉到巨龙体内生成了什么东西在试图阻碍自己的逃脱,原本按照正规的设计操控者很容易就能够从内部打开坐骑的胸腔等位置然后逃出去,现在竟然要花费如此大的力气。

    还好长公主自身实力足够强,她总算在自己受到阴寒能量影响之前于巨龙胸前破开口子逃到了外面。

    “咦,咦咦咦?”纳基里斯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惊愕地扭头看向树人朝它伸出了手,“薇伦汀娜你在做什么啊,好好的为什么要袭击塔薇尔?”

    “不要碰!”跳到地面上的奥克塔薇尔见状急忙大声喝止道,继而紧盯着树人死死地咬住了牙齿,“你根本不是薇伦汀娜,你到底是什么人?”

    就算对面拥有能够侵蚀魔兽的特殊手段,也不可能同时感染所有人,只要争取到少许时间让附近的其他人反应过来,我倒要看看她如何单挑这么多的魔兽!打定主意的女孩挺起枪摆开了准备战斗的架势,但脚下却没有任何动作,完全是一幅僵持对峙的模样。

    树人似乎并没有察觉到长公主的打算、又或者是根本对此无所谓,有模有样地低头鞠身行礼道:“抱歉,我还真就是薇伦汀娜。不过你们认识当中的薇伦汀娜其实并不存在,她是我通过操纵周围人的记忆虚构出来的身份,以便自己能够在萨尔图林帝国内部顺利地行动。明白了吗,我尊贵美丽的长公主殿下,所谓薇伦汀娜不过是我套用的伪装身份罢了。”

    听到这里奥克塔薇尔的心已经凉了半截,操控别人的记忆凭空捣鼓出一个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人物、进而融入这些人的生活之中完全没有被察觉到半点异常,这样的家伙到底得有多强啊:“你究竟是……”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本人名为丝蒂芬妮,隶属于目前正立志于天下大同的深渊阵营,是负责拉兹菲尔德位面侵蚀计划的负责人。当然我并非本尊,仅仅只是一个分身投影,你们努力一点、运气再好上一点,打败我从而拯救世界也不是没可能的事情喔?”

    这就是南宫荣先前一直在试图告诫我必须要保持警惕的第三方势力吗?奥克塔薇尔确实感到了紧张,但却没有丝毫后悔的情绪,因为这深渊的负责人实在太狂妄了一些,居然大摇大摆地单独出现在了此处。

    说好的boss魔王带着邪恶大军突然降临呢,你丫的一个人出现在勇者和他的小伙伴们面前不是找抽又是啥?如果让南宫荣始终为之畏惧的乃是这种脑袋脱线中二的家伙,长公主表示自己还是早点把对方捶烂了然后回去早点洗洗睡的好。

    和奥克塔薇尔预想的一样,原先面对着营地的魔兽部队纷纷朝这边围拢了过来,隐隐约约已经将树人给半包围了,可对方却依然仿佛没看见一样在那里做着自我介绍。

    “OK,我就恭敬不如从命的把你击败好了!”眼见准备完成的长公主斜举着三尖枪便乘风飞离地面径直朝树人高速冲锋过去,整个人几乎化为了一阵看不见的风,“记住下辈子别再这么狂妄了!”

    然而树人只是十分平淡地收回了缠绕在巨龙身上的树根,捏着手指轻轻打了一记响指:“狂妄的人到底是谁,你自己心里难道真的一点逼数都没有吗?”

    身后的众多魔兽忽然响起了其操控者撕心裂肺的痛苦惨嚎声,惊得奥克塔薇尔忙不迭回头望去,却见那些魔兽全都不约而同地染上了和树人相同的紫红色,变成了跟自己的巨龙坐骑同样的畸形玩意,显然是彻底脱离了操控者的控制。

    “怎么可能,你根本没有和它们接触……”

    长公主再度看向树人时,却发现一个巨大的木质手掌正在飞快地迎面袭来,女孩只来得及横起长枪摆出防御的姿势就被拍飞出去,狠狠撞在地面上滑出很长的一段距离才终于停了下来。

    “你以为我作为薇伦汀娜拼命往上爬到底是为了什么,真的是随便编出来的想要给家族复仇吗?别逗了,你们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战力乃是人造魔兽,而制造它们的所需之物则是魔泉。同盟那边的魔泉是地脉能量,因此比较好找;但帝国的保密措施做的不错,我只能成为魔兽操控者爬升高位来打探消息。只要知道魔泉是什么,在里面加点料让用其制造出来的魔兽成为深渊的傀儡乃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稍微让同盟在前线消耗几波,就能让你们制造出已经受到感染的魔兽作为补充,然后我只需要在特定的时间按下开关……”

    原来如此,这家伙在不知不觉中将一切都已经安排好了,她从一年前甚至更早的时候便开始了布局,而那时又刚好是帝国最为混乱的时候,根本不会有谁注意到偏僻小村庄里多出来一个原本并不存在的人,自然也不会有什么人口普查之类的活动。

    在同盟那边安排好所有的事情后,这名为丝蒂芬妮的少女便将主意打到了帝国头上,只要完成准备后从两边同时下手,人类根本没有机会组织什么有效的抵抗,届时深渊便可以轻松占领整个拉兹菲尔德。所以对方才会利用了帝国的混乱时期——等等,那个混乱出现得未免也太巧了一些,刚好是马蒂亚斯开始计划着在全国选拔魔兽操控者的时候,难不成……

    奥克塔薇尔顾不得重新站起身,就这么躺在地上努力仰起身体看着树人满脸不可置信地惊愕道:“是你吗,卑鄙无耻地暗杀了我父王的那个人,莫非就是你吗!?”

    “啊啦,还真是相当不错的分析推测能力,居然连这一点都想到了。”树人的脸上自然不会出现任何表情,但里面那个少女的语气则是显得惊讶到有些故意做作的样子,“没错,那个时候你们萨尔图林正在全国实行相当严格的人口管理制度,根本没办法凭空捏造一个大活人出来;再加上局势越乱对我越有利,所以就顺手处理了一下。如何啊,长公主殿下,将自己的杀父仇人当成亲信的感觉还不赖吧?”

    “给我去死——!!”

    奥克塔薇尔猛然吐掉口中的血痰咆哮着再度冲向了树人,然而这次她连和对方接触的机会都没有了,以巨龙为首的二十多头魔兽犹如一堵高墙般挡在了女孩的面前,昔日的坐骑毫不客气地张口便是一道吐息招呼了过来。

    含恨出击的长公主自然没有顾及自身的防御,这一下若是被打中了她肯定会受到重创。便在千钧一发之际,斜刺里突然窜出一个人影,半路上狠狠将奥克塔薇尔给撞飞到了旁边。

    满是烈焰的红黑色龙息将地面犁出深深的沟壑后冲进了湖泊里,瞬间制造出了大片的水蒸汽。拜此所赐正打算对长公主进行追加攻击的其余那些魔兽顿时失去了目标,让女孩得以逃过一劫。

    “长公主殿下,您这样太冲动了。”是夏尔罗特,这家伙是附近凭借武技唯一能跟得上女孩速度的人,关键时刻推了她一把,这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魔兽既然已经被对方所控制,那么现在还是先想办法退后确保自身安全更为合适。另外刚刚树林里传来了激烈的枪声,对方估计对我们的炮兵和坦克也动了什么手脚,不要再想着怎样反击了,逃命要紧!”

    “夏尔罗特,是你啊。”奥克塔薇尔利用飞行魔法稳住身形后提溜着忠心耿耿的骑士忽然苦笑道,“不知道为什么,发现是你后我突然感觉有点失望。”

    “清醒点吧殿下,南宫荣已经被我们耗尽了气力,又遭到了薇、不,丝蒂芬妮的偷袭,他多半已经殒命了,是不可能再过来和您组队搭档合作干掉敌人的!”骑士大人这个时候反倒显得十分冷静,指着不远处一个迅速靠近过来的巨大身影说道,“您看,不是所有的魔兽都被对方控制住了,这里不是还有一个很早之前制造出来所以根本没有受到感染的存在吗?”

    那是一只人身蛇尾背生双翼的萌萝莉,或许是刚刚被受感染的魔兽热情招呼了一番所以身上挂了许多彩,正在屁滚尿流狼狈不堪地跟在长公主身后拼命逃跑当中。

    单靠这丫头就能反败为胜了吗?满头黑线囧囧有神的奥克塔薇尔不禁对此表示严重的怀疑。

    但,好像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5章 身份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5章 身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5章 身份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5章 身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45章 身份】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邪王追妻:腹黑王妃哪里逃最新章节

        她是太师府嫡女,倾尽所有只为助丈夫登上皇位。可惜,当他功成名就的时候,只赐她一纸废后诏书,屠她族人,杀她孩儿,拥着她的庶妹坐享天下。火海重生,她关闭心门,一心只为复仇而活,毁他所愿,断他所念。渣男想要江山?没门,江山就由别人来坐;贱女看重地位?想得美,这一世你就乖乖的跪在我的脚下。一切都很顺利,只是身边的某只容颜邪魅,冷心冷情的男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总能搅乱她的心神?看一眼男人眼中藏不住的宠溺,胆小的某女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心婷,你真以为能逃得掉吗?”某只邪肆王爷轻挑某女的下巴,声音低沉透着危险。某女眨巴眨巴眼睛,装无辜。某王爷轻叹口气,额头抵上某女,声音中是无限的爱意与怜惜,“婷儿,本王以这锦绣江山为聘,誓不负你,嫁我可好?”(某渣男:“喂,你们将我置于

  • 红衣修罗白医仙最新章节

        人人都以为,她穿上红衣,便是令人生畏的修罗!
        人人都以为,她穿上白衣,便是救死扶伤的医仙!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不管穿上什么衣服,她都只是冷琳琅!
        就如她第一次听说:红衣飘,性命遥,言笑晏晏,千里乌鹊未敢叫!之后,沉吟半晌道:下次我不穿红衣去了!。众人绝倒,这是重点么?

  • 一吻大叔误终身最新章节

        第一次是留给男神的,因为妹妹和父亲的设计,酒店迷乱给了陌生人,谁知道那夜那人竟是……从此她才明白,男神不是她眼中的男神,他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女主:“听过一句话吗?爱上一匹野马,头上都是草原。”“那我就一把火烧了整个草原!”“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那我就让野马怀了小野马,这样她就野不起来了!”威压手段不断,她签下一纸协议,沦为他的禁宠,做他掌中之物,再也逃不掉……他说,“你只有我能欺负,别的人休想染指!”可是谁能告诉她,为毛欺负欺负着,“欺压和反欺压”就变成了“蚀骨宠溺和恃宠而娇”?

  • 鬼王为夫最新章节

        我从小身体弱,频被霸道鬼王缠身,他死缠烂打多次把我推倒在床强配冥婚;外婆为了让我活命,决定解天换命,却不想九阴命数引来人鬼争夺,几番厮杀,鬼王舍命救我多次,我虽心动,却执拗人鬼殊途,直到那晚他……

  • 绝佳暖婚,总裁的秘爱宠妻最新章节

        妹妹的一场算计,让她一夜之间沦为豪门弃妇,承受千夫所指!男人的一染成瘾,让她想要销声匿迹都不行!既然忍气吞声换不来委屈求全,那就只能虐,渣!

  • 变身绝世女神最新章节

        秦晨十岁那年,有位算命先生说,在他二十岁这一年,他的人生将会出现两个大波,从此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 绝美丑妻:高冷总裁难自持最新章节

        一夜缠绵,豪门大少发现对方竟然是个丑八怪!二十万打发了就是,大少事后很恶心。然而更恶心的是,那女人竟然留下一块钱,消失的无影无踪?卖身钱?还是一块?大少被气疯,长这么大谁敢这么侮辱他?必须法办加私办!女主大大坐怀不乱,云淡风轻:“不好意思,我不认识你……”大少一把把某人拽入怀中:“一块钱买了我的心?你还想逃?!!”

  • 本宫只想养条狗最新章节

        赵凌云想养条威武凶猛的大狼狗,找遍了江州城也没有喜欢的,发小送了一条特别的过来,赵凌云一看,双眼有神采,手长腿也长,高大威武会说话,就是有点瘦还带伤,大夫说能不能活得看命!算了,先养着看看,养不活就丢了吧!

  • 剪魂师最新章节

        我是个剪纸的手艺人,可我剪得不是普通的纸,而是人的魂……为了喜欢的人,我破了这一行的禁忌,最后却被心爱的人害的不人不鬼,说说我的一生,告诉大家那些不为人知的神秘职业秘辛。

  • 重生之都市邪仙最新章节

        一代仙修陈遇遭逢无耻背叛,身陨道消,却意外重生回到一千年前的高中时代。回首千年,再世为仙,情仇不负,恩怨算清,且看他如何一步一步,返回曾经的巅峰!两脚踢翻尘世路,一肩担尽古今愁,多少美好不放手,多少恩怨不罢休!

  • 太上驱魔录最新章节

        杜撰之中的真实,真实之中的杜撰!追随道门的脚步,一起见识,那隐藏在科学之下的神通!

  • 染爱成婚:司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她原本抵触着这场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约,趁机想要逃脱,可偶然的机会却与他相遇,初吻,初恋……直到被他吃干抹净。自此之后,他步步为营,爱她成瘾,当她再回首时才发现,原来从第一个吻开始,他们便注定了这辈子都要爱在一起……

  • 穿越之农家小娘子最新章节

        遭受暗算死去的宋秋儿,没想过自己会穿越,还穿越成一穷二白,没爹疼没娘爱的孤女身上。接受事实的她,准备在古代混个风生水起,结果捡到一个痴傻失忆的男人。只是这男人,好像没有想象中的痴傻。“阿木,你的房间在旁边。”宋秋儿无奈的看着眼前又半夜爬床的男人。“你是我娘子,当然是该睡在一个屋的,这样才能生宝宝。”男人语气理直气壮。宋秋儿哄诱的开口:“夫妻当然是分开睡的,生宝宝不是这样生的。”“你又骗我,他们说生宝宝就应该睡在一张床上的。”“唔!”宋秋儿扶着她的腰,欲哭无泪……苍天啊!这男人哪里痴傻!简直是头吃人不吐骨头的狼!

  • boss动手术吗最新章节

        对顾欣而言,爱情就是,我在你面前,可以是任何模样!对罗琰文而言,爱情就是,有个人的存在,让他忘记了原则!某日,例行查完房,顾欣正和实习生一起谈论着结婚对象和自己相差几岁才比较合适。在中午办公室只剩下他们两人时,罗琰文冷不防问道:“你觉得男女关系最好就是相差八岁?”顾欣一愣,点头。“你多大?”罗琰文继续问。顾欣继续发愣,反射性般回答:“二十二。”“你知道我多大吗?”罗琰文耐心颇好,继续循循善诱。顾欣心想你这个权威大神的基本资料全医院的雌性生物都知道,“三十!”只见罗琰文满意的点点头,不再说话。而等着他下文的顾欣则再次懵逼。

  • 都市医道狂少最新章节

        屌丝青年被女友无情抛弃,在一次机遇中获得了神奇的道术和医术,更加幸运的获得了彩票大奖,开挂的人生由此开启,美女不断来袭,且看江涛如何都市逍遥!

  • 倾世恋最新章节

        21世纪的米虫大小姐因一次意外魂穿了,穿成了一个痴傻的小王妃?而且想做米虫也做不了了,各路白莲花绿茶婊来袭,看她如何手撕白莲花,脚踩绿茶婊!只是,那个王爷,好像对她有意思?

  • 拒不承欢:王爷太邪肆最新章节

        洞房花烛之夜,她毁去自己绝世容貌,以血为书,与他结盟,定要为自己母亲复仇。他是太上皇的养子,皇帝的一把锋刃,难以摆脱被控制的命运,即使是婚姻。两人心不甘情不愿走到一起,艰险重重,刺杀、投毒、误会,让他们一次次靠近又一次次远离。最终是他们打败命运还是命运击垮他们?

  • 文学少女的异界绘卷最新章节

        一个文学专业出身的写手,穿越进了自己作品中的世界,还被变成了女孩子……    “明明是我自己设定的世界,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事?”    “设定再怎么详尽也有极限。你没设定或是没考虑过的东西,会按真实合理的原则自动补完。”    “不是有句名言‘在虚构的世界中寻求真实感的人脑袋一定有问题’吗?”    “你都实实在在的穿越了,还在乎这个?”    浩浩荡荡的奇幻世界探索冒险长卷,就此开幕。    “其实,我原本真打算做一个安静的文学少女的。”手执阳伞的少女低头看着倒在血泊里的敌人,仿佛陷入沉思。    本书传统奇幻版标题:《永恒之血与光明之世》    注:奇幻变身,不喜慎入,更多信息详见书评区置顶精华    群:176531779,加群请注明书友

    本章内容提要:
    ...    奥克塔薇尔基本上见识过拉兹菲尔德位面所有的魔法,即便没有亲眼见过也曾经在书本上看到过,所以她十分肯定刚才从自己身后射出的那道紫色能量光束绝对不是任何已知的法术。而且那玩意的能量波动和别的法术类技能不同,虽然和南宫荣使用的有些相似却也有着明显的区别,总给人一种不寒而栗的阴冷感觉。     然而就算长公主意......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