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奥克塔薇尔猜测的不一样,南宫荣捣鼓出一个傀儡并不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与力气,实际上只要少年愿意他随时都能用随处可见的泥土石块创造出先前带去和长公主见面的同样规模的队伍,真正限制他的乃是其精神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南宫荣就可以随便把自己的创造物当成炮灰来使,傀儡被破坏掉后附加在它们身上的精神力和能量可不会跟着回来。

    消耗很少,却绝对不是完全没有,目前的南宫荣储存的能量足够可精神力方面的成长还不明显,暂时还做不到对手才打完这群傀儡杂兵少年就立马给他们再刷出一波那样恶心人的事情。

    简单点说就是营地此时的战力稍微有些不足,而奥克塔薇尔则是不依不饶地带队压了过来,少年这边的情况比较糟糕。

    眼看着最前排的一头魔兽已经大摇大摆地从树林中走出来进入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南宫荣忍不住对迪丝雅认真地问道:“护盾能不能挡住对方的攻击?我现在没办法捣鼓出傀儡展开正面迎击,再加上深渊又在附近徘徊,所以若是能够依靠护盾抵挡住奥克塔薇尔他们的进攻保存双方的战力那自然最好不过。”

    “来自于米拉的传话,她说由于不清楚魔法的威力和性质因此无法保证护盾肯定不会被击破,而且也不排除护盾发生器长时间大功率运转后突然出现故障的可能,毕竟是实验用产物,和临时工一样不靠谱。”

    少年闻言顿时那个蛋疼啊,就差狠狠地用脚跺地了:“她说的倒是轻松。我们本来就没有多少战力,完全是在依靠护盾维持着营地的安全,结果她却告诉我那东西是个临时工?这么多天丫难不成光顾着研究魔力去了,就从没想过把这玩意转正的吗!?”

    迪丝雅板着一张脸无比严肃认真地点着头煞有介事道:“转正之后万一出了什么事就必须老老实实地承担相关责任,而且影响也不好,所以还是临时工最为合适,能够非常干脆地推得一干二净,嗯!”

    “讲道理,为什么你会如此熟练?”

    “因为每次出航老娘的船上总会至少有一半人都是临时工。”

    回想起大姐头老家那边的情况,南宫荣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法反驳些什么,最后只得囧着脸以手扶额了起来:“好吧,这是临时工的胜利。不过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你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让普通民众躲避一下,免得护盾万一被击破后受到炮火的波及。最好是找一条可以迅速撤离此地的道路,凡事都要先考虑最糟糕的情况才行。”

    扭头朝远处可以作为退路的地方看了几眼后,迪丝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附近太过空旷完全没有躲避炮火打击的可能,护盾破掉之后对方甚至用步枪就能对民众造成威胁。而且现在才展开撤离未免也太迟了些,那位长公主只要不是傻子就肯定会让没带来的步兵从外面将我们给包围,到时候你是用仅有的战力阻拦对方主力的追击呢、还是掩护根本跑不快的民众冲破步兵组成的包围网?如果深渊再从中作梗,麻烦会更大。”

    所以说此战的关键还是在奥克塔薇尔身上,南宫荣倒不是没法与林薇音互相配合着与对方的部队展开对抗,虽然他们俩做不到像某对无论在原作还是在某个擅长割韭菜的MOBA游戏里都永不败北的兄妹那样能够轻松地把对手撸到满脸懵逼,但最起码不会崩盘——然而问题是,只要少年和长公主起了冲突就肯定会产生消耗,最后白白被深渊给捡了便宜。

    如果没有深渊在旁边虎视眈眈的话,南宫荣才不会顾忌这么多,早就冲出去和奥克塔薇尔展开第二回合了。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知道深渊潜藏在附近就好了,只是直接喊话她应该不会相信的吧。”望着站在伤势貌似已经完全恢复的巨龙背部以十分张扬的造型出现在视线内的长公主,南宫荣忍不住自言自语地小声呢喃道,“也许我们可以试着把那只被白莲她们打死的怪物……不行,她一定会硬说这是我专门捣鼓出来的。”

    同样朝远方眺望着的迪丝雅忍不住略感奇怪地建议道:“为什么不试着举白旗呢?这样多半应该能够获得一个和那位长公主在不动手的情况下见面谈话的机会,最不济还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少年没有瞬间勃然大怒,也没有露出恍然大悟的欣喜表情,他只是一边紧盯着远处不断逼近的帝国部队一边抬手指向了附近的魔泉,满脸平淡乃至于古井无波地开口说道:“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为了顾全大局我或许也就这么做了,面子这东西毕竟没有小命来得重要。可是在这里,同样是萨尔图林帝国和汉族人之间的对峙,你叫我怎能当着无数先祖英烈的面对那些家伙举白旗!?若是我真的这么做了,临终之际本就没能合上眼的他们怕不是要直接跳起来了吧。”

    认真地瞅了南宫荣几眼,又朝周围面对不断逼近的敌人虽然显得十分慌乱但却依然纷纷拿起鱼竿锄头草叉等物品当作武器准备展开抵抗的普通民众看了一圈,迪丝雅忍不住满脸钦佩地感叹道:“我觉得自己或多或少有些明白帝国始终未能彻底征服你们的原因了。这种精神当然是很好的,不过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可有什么比举白旗要求谈话更好的主意?”

    “我……”

    南宫荣才说出一个字营地中心位置便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引发惊呼之后又是一记爆炸,伴随着冲天而起的火焰和碎片、原本笼罩了整个营地的护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了。

    迪丝雅的脸色变得无比漆黑,正要拔出枪冲向事发地点的时候,却看见米拉以灰头土脸连眼镜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的狼狈造型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不、不好啦,护盾发生器被人炸坏掉了!”

    “那种事看情况都知道了,关键到底对方是如何得手的,我不是已经安排人手负责守卫了吗?”大姐头一把扶住米拉将她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后者没有受伤后方才松了口气,“就算敌人有枪,守卫同样也有啊,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那家伙是身中数枪后也依旧在同伙的掩护下拉开怀揣着的炸药拼了命的往里面冲,如果不是一名守卫英勇地迎面冲上去抱住了他,机器就不只是被炸坏而是被彻底炸毁了。我的天,这又不是和深渊进行死斗,人类之间的战斗有必要如此疯狂和不要命吗?”米拉按着胸口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满脸惊悚地叹道,“这个世界好可怕,我可不可以申请回家?”

    没有理会眼镜娘的回家请求,南宫荣忙不迭转头看向了奥克塔薇尔那边,脸上满满的全是无比担忧的神色:“有些时候人类之间的战争惨烈程度绝对比深渊入侵还要夸张,尤其是在一方想要彻底消灭另一方的时候。亲爱的长公主殿下,这些死士应该是你专门带过来试图致我于死地的,现在你期待的理想情况都已经实现了——营地缺少战力,又没有护盾的保护,连能够躲避炮火的地方都没有,接下来你又打算怎么做呢?会不会真的如同我所猜测的那样,一点道理都不讲?”

    紧张关注着远处正在缓缓展开阵型的敌军的林薇音此时也终于忍不住了,拉着南宫荣的衣角急切道:“喂,便宜老哥,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妙。出现的全都是魔兽,坦克什么的压根就没见到啊。”

    在魔兽间的战斗中,坦克或许不够灵活,可终究能起到不小的支援作用,这一点对南宫荣的傀儡来说也同样适用。然而奥克塔薇尔却没有将它们带过来,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那家伙果然是打算用火炮洗地啊。”南宫荣不禁仰天长叹了一声,“只要我们聚集在一起表现出了哪怕一丁点试图反抗帝国的意志,就会不遗余力毫不留情地进行血腥的镇压吗?甚至连炮击手无寸铁的平民这种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你到底把人的性命当成什么了,奥克塔薇尔?费米提亚!”

    少年说到最后是扯着嗓子大声吼出来的,因此虽然隔得比较远,天赋能力和风有关的奥克塔薇尔依旧听到了,动用魔法扩大了自己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当然是蝼蚁了。你们在帝国的治下乖乖地努力工作摇尾乞食就好,非要一天到晚都不愿意安分下来,这是失败者该有的态度吗?如果不是你们在创造财富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帝国早就把你们全都送去当奴隶然后弄死了,看着你们一个个说什么也不愿意顺从的样子就觉得烦!夏尔罗特,动手吧。”

    从排列整齐的魔兽后方的树林里看不见的位置传来了接二连三的炮击声,那是部署在此的坦克和火炮正在倾泻炮弹的声音。

    南宫荣很恼火,他差点都要失去理智的直接冲到奥克塔薇尔面前将女孩狠狠揍她一个满脸桃花开了,幸好此时少年左腕上的手表忽然猛烈震动两下,出现在屏幕里的金发萝莉让他重新恢复了冷静:“不要激动,那丫头确实想要彻底干掉你没错,但你不能为此就打算反过来干掉她,至少现在不行。这里还是交给本系统来处理吧,某位大佬已经允许我来给你开挂了。但是,今天也仅此一次,后面再出现什么问题你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若真是这样把这个挂留下来作为底牌在关键时刻使用不是更好吗?”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不过你觉得自己有办法拦截下那么多的炮弹让同胞不受到任何伤害?”

    天空中尖锐的呼啸声已经近了,南宫荣知道自己没时间犹豫,便忙不迭地用力点了点头:“那行,交给你吧。”

    话音未落一面无比硕大的金色方形塔盾便凭空出现在了奥克塔薇尔的部队与南宫荣的营地之间,其表面镶有复杂而精美的绿色植物花纹,背后则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撑着盾牌般令其屹立不倒。

    很漂亮的盾牌,但……为什么丫是虚影状态!?

    等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密密麻麻飞过来的炮弹已经撞在了盾牌表面上,然后并没有产生爆炸,而是炮弹也被转化成了虚影,毫无声息的消失得一干二净。讲道理这玩意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们关于盾牌以及护盾之类存在的认识,那面虚影盾牌忽然间给了南宫荣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

    长公主那边显然也是见状大吃了一惊,第二轮的时候不光是炮弹很多魔兽也对营地展开了魔法攻击,那铺天盖地的模样让南宫荣丝毫也不怀疑这一波若是打实了半个营地绝对会当场化为灰烬。毕竟魔兽的远程攻击和火炮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尤其是在对方还有一头巨龙的情况下。

    然而所有的攻击包括魔法在内,凡是接触到盾牌表面之后立刻就会化为虚幻的影子,成为海市蜃楼一般的东西,接着飞快地消散在空气里面,连半点痕迹也不会留下。

    “我勒个去,这玩意未免也太夸张了。”迪丝雅抬手放在额头位置遮着阳光感叹道,“金毛猫,把你制造出来的联盟技术这么强大也没能击败深渊的吗?”

    “呃,本系统的情况稍微有点特殊,和联盟掌握着的技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总之你把我当成少年随身携带的外挂就对了,细节什么的不必在意。”

    第二波攻击很快也结束了,帝国的部队依然没有收获半点战果。面对这样的情况奥克塔薇尔显然是有些怒了,只见女孩抬起手来用力向前挥了一下,两队合计四只魔兽便随即小心翼翼地离开队伍,向着营地这边接近了过来。

    这是打算直接用身体接触了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邪皇盛宠,腹黑小毒妃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顶级杀手组织的王牌杀手,一朝穿越成为侯府废材,人人嘲讽,人人欺辱,人人都可踩在她的头上拉屎。rn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犹如地狱的罗刹般带着复仇的冰冷归来。rn那些欠过“她”的人,她都会一一替“她”讨回公道!rn且看一个零基础的废材如何在异世步步为营,毒步天下,绽放璀璨光华!rn至于某只妖孽王爷??rn“王爷,我不约!不约!不约!”rn“娘子,听说男人上火久了会伤身,你就真的忍心让为夫焚身而亡吗?”

  • 青春如歌最新章节

        婚恋网站一次意外的邂逅,竟然让我发现了小姨不为人知的秘密,于是我……

  • On My 天堂最新章节

        这是我第一次写这麽长的文章,也让我想起了过去在「天堂」的那段日子的点点滴滴,是喜是悲,已经难以分得清,但在我心中所激荡起的涟漪,却久久不息........

  • 异传说最新章节

        经过了无数次的重写
        终於确定开始写这篇小说了
        请多多指教
        感谢
        -----
        11/22
        重新分章节
        一章变少了>Q

  • 封神九万年最新章节

        诸天崩灭。惊天大乱降临,高飞被九大帝尊逆乱岁月长河送到了九万年前。辉煌绚烂的大封神时代正开启。有九龙拉棺,携带绝代天骄降临。有无边的大坟开启,埋葬万载的强者复生。无数太古天才逆乱岁月长河出现,在这一世争锋,争夺天地气运。高飞携带拓宇,从九万年后而来,他誓言要独断万古,做最耀眼的那颗星辰!

  • 武学神话系统最新章节

        【武侠·无双征文活动】参赛作品js330

  • 非常神豪最新章节

        作为一名扑街写手,偶然得到一款散财系统,陈乐只想快乐生活,享受人生。轻松赚钱,做隐形土豪。偶尔在校园装装逼,开玛莎拉蒂,撩清纯校花;没事逛逛直播间,送百万豪礼,约当红女主播;他的座右铭是:“没有蛀牙,呸,成为全世界第一神豪。”欢迎加群号码:523234512js330

  • 阴阳女先生最新章节

        自我出生,村里人便说我是天煞孤星,凡是和我在一起的人必倒霉,活不久。身为阴阳婆的姥姥为保我命,忤逆天意,为我冥婚改命,谁知,这反而将我引上了另外一条不归路。天煞、孤僻、性冷、绝爱,我是阴阳女先生,带你走一走这世间阴阳。

  • 七月蹉跎安流火最新章节

        夏七月真的是羞愧的说不出话,十八年来第一次告白就这么没了???天啊噜在夏七月还在冥思时,电脑又发出了滴滴的声音。说实在话,夏七月有些羞涩。闵流火“冷静好了吗”夏七月“嗯。。差不多。。”闵流火“那你怎么想的?”夏七月“哈?怎么想?”夏七月的脑子飞快的运转,告白后是什么来着。。“那个,其实,我只是想讲出我的情感,没想那么多。”“不过这事能不能不和别人讲啊”闵流火“嗯,好,这事毕业再说”夏七月“毕业也不能说啊、、、”闵流火“我知道”夏七月“知道你也不能说啊”闵流火“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夏七月“果然我不应该说的,果然我太冲动了,我怎么都没考虑后果,我真的、、、、(此处省略几百字)”闵流火“···”对于沉浸于自己世界的夏七月,闵流火也很是无奈。、闵流火“听我说,我说

  • 我的野蛮老祖最新章节

        当老千遇到老祖,一切皆有可能。(野蛮老祖群649-845-791)  群山之巅,雷鸣电闪,罡风如刀,卷起乱石成雪。红衣仙子立于风中,柳眉倒竖,凤眼含煞:“废物,一群没用的东西!”  老祖一怒,血流千里!仙子身后,众修士瑟瑟发抖,噤若寒蝉。  关键时刻,少年挺身而出:“殷某不才,愿为老祖打造最专业的修炼团队,保证老祖仙途所需之一切用度。丹药宝材,庶卫安全,灵气供给,生活起居乃至奴婢仆役,哪样不合老祖心意,唯我是问!我提议,设立老祖修炼办公室.......”

  • 那十年,我的祼婚最新章节

        我以为我活在婚姻的象牙塔里,结果才发现那是一座囚笼;我以为我生来是公主,最后才发现我不过是个无知的村姑;我以为我会坚强地活下去,结果……我无数次憧憬爱情,可如今心如死灰;我无数次跌倒爬起,笑着面对一切,可如今却只想一头从二十楼上跳下去,一了百了……然而——“美女,给你一百万,跟我生个孩子!”“我给你一百块,立马给我滚!”“遵命!”……麻蛋!我是让你麻溜地滚,不是抱我滚床单!“我会娶你的!”“滚!”……别说得那么好听,还以为我不知道,我不过是你眼中的药引子!

  • 凛冬终至最新章节

        鸿蒙之初,世间一片混沌。盘古开天之后,力竭而亡,身躯化为百子。百子便是传说中的百神,这些神天生神力,探悟天道,造出万物。其中掌管世间灵气的木神因与佛道打赌,自愿轮回,导致世间灵气匮乏,万年不见飞升。木神轮回第八十一世,将如何改变凡修命运?还是选择继续轮回?

  • 农门娇医:妖孽夫君田园妻最新章节

        21世纪药师意外穿越成古代小村姑,面对苛刻的继母和无情的生父,还有一堆奇葩的姑姐,这日子可怎么过?什么?继母要卖掉她为她九岁的儿子筹备媳妇钱?不行,坚决抵制!严正抗议!半坡救下一个妖孽少年,赶巧,这货说他也在逃婚,于是某男邪笑:“夭夭,你我一人不想嫁,一人不想娶,家里人又看我们不顺眼,这是缘分,不如你我凑一对,一起扶持可好?”某女一听有门,于是没品的两人一拍即合,来一场假成婚,却偏生假戏真做……

  • 军少的学霸甜妻最新章节

        重生学霸小甜妻,智慧美貌数第一。  军少不嫌媳妇小,一口叼来吃到老。  上辈子被亲妈亲姐诬陷作弊退学,被渣男骗婚,被夺夫,被侮辱……一直到死,江意都再也没有爬起过。  重回13岁,江意决定抓学习做状元,赚钱报仇两不误,一路虐渣打脸蹿升到旁人可望不可及的高度,先爽了再说!  某冷面军少勾唇一笑:好,我让你身、心都爽。  江意:……  一句话,女主重生要爽爽爽,男主甜宠无度让女主身心都爽爽爽!

  • 盗墓通鉴最新章节

        声明:本书由真事改编而成,如有雷同勿对号!高科技化解地宫重重机关?现代文明完虐鬼魂亡灵?野外生存保住你的小命?寻宝绝技瞬间掌握?盗墓通鉴让你一夜暴富?答案尽在超级盗墓羊皮卷之中。请看霸唱之弟、三叔门徒、科技狂人——天下霸吹为您激情上演2017年度最惊险的盗墓奇绝大戏!

  • 穿越时空的霸业最新章节

        一个现代社会的大学生,节假日在阳台看小说,因楼下警察追毒贩,所以起身探头去看热闹,却不曾想被警察的鸣枪示警误杀,冥冥之中的巧合让他的灵魂附身在明末一个骂贼老天、被雷劈死的农民身上,走投无路的他论落为一个落魄的和尚,处在社会的最底层。
        然而在明末的农民大起义中,他乘时而起,后来居上,逐步剪灭群雄,十五载而成帝业,他是一个出身微细、起自草莽的平民皇帝。
        他善于从战争中学习战争,见事快,得计早,多谋而又善断,比起汉末袁绍等多端寡要的人物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他雄心万丈,胆气超群,在乱世中敢于出头,勇于任事,不像知识分子那样做事瞻前顾后,放不开手脚。但是,单凭这一点也并不足以成大事。他说他要继承朱元璋和刘邦的心法,善于将知识分子的谋略、智慧为他所用。

  • 乡村小野医最新章节

        乡下小子走了狗屎运,拜修真老头为师。习了医术,包治百病;会了仙术,脚踩豪杰。众多美女因他夜不能寐,各路英雄因他提心吊胆。”我来自玄界,区区世俗界的人,又能奈我何?“他有一颗执着的心,为寻找师傅老头不惜上天入地,为报血海深仇不惜与天斗争。”一日入玄界,终为玄界人!“

  • 洪荒之飞羽逐道最新章节

        一代宅男重生于洪荒后又会走出怎么样的路来呢正是有曰:一朝重生洪荒中,机缘巧合得大道;一言虚无传洪荒,造福众生扬圣名;

    本章内容提要:
    ...    和奥克塔薇尔猜测的不一样,南宫荣捣鼓出一个傀儡并不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与力气,实际上只要少年愿意他随时都能用随处可见的泥土石块创造出先前带去和长公主见面的同样规模的队伍,真正限制他的乃是其精神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南宫荣就可以随便把自己的创造物当成炮灰来使,傀儡被破坏掉后附加在它们身上的精神力和能量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