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奥克塔薇尔猜测的不一样,南宫荣捣鼓出一个傀儡并不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与力气,实际上只要少年愿意他随时都能用随处可见的泥土石块创造出先前带去和长公主见面的同样规模的队伍,真正限制他的乃是其精神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南宫荣就可以随便把自己的创造物当成炮灰来使,傀儡被破坏掉后附加在它们身上的精神力和能量可不会跟着回来。

    消耗很少,却绝对不是完全没有,目前的南宫荣储存的能量足够可精神力方面的成长还不明显,暂时还做不到对手才打完这群傀儡杂兵少年就立马给他们再刷出一波那样恶心人的事情。

    简单点说就是营地此时的战力稍微有些不足,而奥克塔薇尔则是不依不饶地带队压了过来,少年这边的情况比较糟糕。

    眼看着最前排的一头魔兽已经大摇大摆地从树林中走出来进入了众人的视野之中,南宫荣忍不住对迪丝雅认真地问道:“护盾能不能挡住对方的攻击?我现在没办法捣鼓出傀儡展开正面迎击,再加上深渊又在附近徘徊,所以若是能够依靠护盾抵挡住奥克塔薇尔他们的进攻保存双方的战力那自然最好不过。”

    “来自于米拉的传话,她说由于不清楚魔法的威力和性质因此无法保证护盾肯定不会被击破,而且也不排除护盾发生器长时间大功率运转后突然出现故障的可能,毕竟是实验用产物,和临时工一样不靠谱。”

    少年闻言顿时那个蛋疼啊,就差狠狠地用脚跺地了:“她说的倒是轻松。我们本来就没有多少战力,完全是在依靠护盾维持着营地的安全,结果她却告诉我那东西是个临时工?这么多天丫难不成光顾着研究魔力去了,就从没想过把这玩意转正的吗!?”

    迪丝雅板着一张脸无比严肃认真地点着头煞有介事道:“转正之后万一出了什么事就必须老老实实地承担相关责任,而且影响也不好,所以还是临时工最为合适,能够非常干脆地推得一干二净,嗯!”

    “讲道理,为什么你会如此熟练?”

    “因为每次出航老娘的船上总会至少有一半人都是临时工。”

    回想起大姐头老家那边的情况,南宫荣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法反驳些什么,最后只得囧着脸以手扶额了起来:“好吧,这是临时工的胜利。不过那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你看看能不能找个地方让普通民众躲避一下,免得护盾万一被击破后受到炮火的波及。最好是找一条可以迅速撤离此地的道路,凡事都要先考虑最糟糕的情况才行。”

    扭头朝远处可以作为退路的地方看了几眼后,迪丝雅无奈地摇了摇头:“这附近太过空旷完全没有躲避炮火打击的可能,护盾破掉之后对方甚至用步枪就能对民众造成威胁。而且现在才展开撤离未免也太迟了些,那位长公主只要不是傻子就肯定会让没带来的步兵从外面将我们给包围,到时候你是用仅有的战力阻拦对方主力的追击呢、还是掩护根本跑不快的民众冲破步兵组成的包围网?如果深渊再从中作梗,麻烦会更大。”

    所以说此战的关键还是在奥克塔薇尔身上,南宫荣倒不是没法与林薇音互相配合着与对方的部队展开对抗,虽然他们俩做不到像某对无论在原作还是在某个擅长割韭菜的MOBA游戏里都永不败北的兄妹那样能够轻松地把对手撸到满脸懵逼,但最起码不会崩盘——然而问题是,只要少年和长公主起了冲突就肯定会产生消耗,最后白白被深渊给捡了便宜。

    如果没有深渊在旁边虎视眈眈的话,南宫荣才不会顾忌这么多,早就冲出去和奥克塔薇尔展开第二回合了。

    “要是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她知道深渊潜藏在附近就好了,只是直接喊话她应该不会相信的吧。”望着站在伤势貌似已经完全恢复的巨龙背部以十分张扬的造型出现在视线内的长公主,南宫荣忍不住自言自语地小声呢喃道,“也许我们可以试着把那只被白莲她们打死的怪物……不行,她一定会硬说这是我专门捣鼓出来的。”

    同样朝远方眺望着的迪丝雅忍不住略感奇怪地建议道:“为什么不试着举白旗呢?这样多半应该能够获得一个和那位长公主在不动手的情况下见面谈话的机会,最不济还可以拖延一点时间。”

    少年没有瞬间勃然大怒,也没有露出恍然大悟的欣喜表情,他只是一边紧盯着远处不断逼近的帝国部队一边抬手指向了附近的魔泉,满脸平淡乃至于古井无波地开口说道:“如果是在别的地方,为了顾全大局我或许也就这么做了,面子这东西毕竟没有小命来得重要。可是在这里,同样是萨尔图林帝国和汉族人之间的对峙,你叫我怎能当着无数先祖英烈的面对那些家伙举白旗!?若是我真的这么做了,临终之际本就没能合上眼的他们怕不是要直接跳起来了吧。”

    认真地瞅了南宫荣几眼,又朝周围面对不断逼近的敌人虽然显得十分慌乱但却依然纷纷拿起鱼竿锄头草叉等物品当作武器准备展开抵抗的普通民众看了一圈,迪丝雅忍不住满脸钦佩地感叹道:“我觉得自己或多或少有些明白帝国始终未能彻底征服你们的原因了。这种精神当然是很好的,不过现在我们需要的是能够实际解决问题的办法,你可有什么比举白旗要求谈话更好的主意?”

    “我……”

    南宫荣才说出一个字营地中心位置便突然传来几声枪响,引发惊呼之后又是一记爆炸,伴随着冲天而起的火焰和碎片、原本笼罩了整个营地的护盾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消失了。

    迪丝雅的脸色变得无比漆黑,正要拔出枪冲向事发地点的时候,却看见米拉以灰头土脸连眼镜都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的狼狈造型跌跌撞撞地跑了过来:“不、不好啦,护盾发生器被人炸坏掉了!”

    “那种事看情况都知道了,关键到底对方是如何得手的,我不是已经安排人手负责守卫了吗?”大姐头一把扶住米拉将她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番,确定后者没有受伤后方才松了口气,“就算敌人有枪,守卫同样也有啊,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那家伙是身中数枪后也依旧在同伙的掩护下拉开怀揣着的炸药拼了命的往里面冲,如果不是一名守卫英勇地迎面冲上去抱住了他,机器就不只是被炸坏而是被彻底炸毁了。我的天,这又不是和深渊进行死斗,人类之间的战斗有必要如此疯狂和不要命吗?”米拉按着胸口一边大口喘气一边满脸惊悚地叹道,“这个世界好可怕,我可不可以申请回家?”

    没有理会眼镜娘的回家请求,南宫荣忙不迭转头看向了奥克塔薇尔那边,脸上满满的全是无比担忧的神色:“有些时候人类之间的战争惨烈程度绝对比深渊入侵还要夸张,尤其是在一方想要彻底消灭另一方的时候。亲爱的长公主殿下,这些死士应该是你专门带过来试图致我于死地的,现在你期待的理想情况都已经实现了——营地缺少战力,又没有护盾的保护,连能够躲避炮火的地方都没有,接下来你又打算怎么做呢?会不会真的如同我所猜测的那样,一点道理都不讲?”

    紧张关注着远处正在缓缓展开阵型的敌军的林薇音此时也终于忍不住了,拉着南宫荣的衣角急切道:“喂,便宜老哥,情况好像有点不太妙。出现的全都是魔兽,坦克什么的压根就没见到啊。”

    在魔兽间的战斗中,坦克或许不够灵活,可终究能起到不小的支援作用,这一点对南宫荣的傀儡来说也同样适用。然而奥克塔薇尔却没有将它们带过来,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那家伙果然是打算用火炮洗地啊。”南宫荣不禁仰天长叹了一声,“只要我们聚集在一起表现出了哪怕一丁点试图反抗帝国的意志,就会不遗余力毫不留情地进行血腥的镇压吗?甚至连炮击手无寸铁的平民这种事情都能干得出来,你到底把人的性命当成什么了,奥克塔薇尔?费米提亚!”

    少年说到最后是扯着嗓子大声吼出来的,因此虽然隔得比较远,天赋能力和风有关的奥克塔薇尔依旧听到了,动用魔法扩大了自己的声音不紧不慢地回答道:“当然是蝼蚁了。你们在帝国的治下乖乖地努力工作摇尾乞食就好,非要一天到晚都不愿意安分下来,这是失败者该有的态度吗?如果不是你们在创造财富方面有着独特的天赋,帝国早就把你们全都送去当奴隶然后弄死了,看着你们一个个说什么也不愿意顺从的样子就觉得烦!夏尔罗特,动手吧。”

    从排列整齐的魔兽后方的树林里看不见的位置传来了接二连三的炮击声,那是部署在此的坦克和火炮正在倾泻炮弹的声音。

    南宫荣很恼火,他差点都要失去理智的直接冲到奥克塔薇尔面前将女孩狠狠揍她一个满脸桃花开了,幸好此时少年左腕上的手表忽然猛烈震动两下,出现在屏幕里的金发萝莉让他重新恢复了冷静:“不要激动,那丫头确实想要彻底干掉你没错,但你不能为此就打算反过来干掉她,至少现在不行。这里还是交给本系统来处理吧,某位大佬已经允许我来给你开挂了。但是,今天也仅此一次,后面再出现什么问题你就要自己想办法解决了。”

    “若真是这样把这个挂留下来作为底牌在关键时刻使用不是更好吗?”

    “你要这么想也可以,不过你觉得自己有办法拦截下那么多的炮弹让同胞不受到任何伤害?”

    天空中尖锐的呼啸声已经近了,南宫荣知道自己没时间犹豫,便忙不迭地用力点了点头:“那行,交给你吧。”

    话音未落一面无比硕大的金色方形塔盾便凭空出现在了奥克塔薇尔的部队与南宫荣的营地之间,其表面镶有复杂而精美的绿色植物花纹,背后则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撑着盾牌般令其屹立不倒。

    很漂亮的盾牌,但……为什么丫是虚影状态!?

    等少年反应过来的时候,密密麻麻飞过来的炮弹已经撞在了盾牌表面上,然后并没有产生爆炸,而是炮弹也被转化成了虚影,毫无声息的消失得一干二净。讲道理这玩意已经完全超出了人们关于盾牌以及护盾之类存在的认识,那面虚影盾牌忽然间给了南宫荣一种相当危险的感觉。

    长公主那边显然也是见状大吃了一惊,第二轮的时候不光是炮弹很多魔兽也对营地展开了魔法攻击,那铺天盖地的模样让南宫荣丝毫也不怀疑这一波若是打实了半个营地绝对会当场化为灰烬。毕竟魔兽的远程攻击和火炮完全不是同一个级别,尤其是在对方还有一头巨龙的情况下。

    然而所有的攻击包括魔法在内,凡是接触到盾牌表面之后立刻就会化为虚幻的影子,成为海市蜃楼一般的东西,接着飞快地消散在空气里面,连半点痕迹也不会留下。

    “我勒个去,这玩意未免也太夸张了。”迪丝雅抬手放在额头位置遮着阳光感叹道,“金毛猫,把你制造出来的联盟技术这么强大也没能击败深渊的吗?”

    “呃,本系统的情况稍微有点特殊,和联盟掌握着的技术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总之你把我当成少年随身携带的外挂就对了,细节什么的不必在意。”

    第二波攻击很快也结束了,帝国的部队依然没有收获半点战果。面对这样的情况奥克塔薇尔显然是有些怒了,只见女孩抬起手来用力向前挥了一下,两队合计四只魔兽便随即小心翼翼地离开队伍,向着营地这边接近了过来。

    这是打算直接用身体接触了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42章 章节名被咱吃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混沌剑神最新章节

        剑尘,江湖中公认的第一高手,一手快剑法出神入化,无人能破,当他与消失百年的绝世高手独孤求败一战之后,身死而亡。
        死后,剑尘的灵魂转世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并且飞快的成长了起来,最后因仇家太多,被仇家打成重伤,在生死关头灵魂发生异变,从此以后,他便踏上了一条完全不同的剑道修炼之路,最终成为一代剑神。
        本书实力体系,由低至高——圣者,大圣者,圣师,大圣师,大地圣师,天空圣师,圣王,圣皇,圣帝。</p>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混沌剑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挽神记最新章节

        我曾翻手为云人神妒,也曾死无葬身尸骨无存;我曾心心念念挽神位,也曾天涯海角将你追寻。水晶棺里的你,睡了太久。你若不醒,遮了这苍穹有何用?你若醒来,倾了这天下又何妨!翩翩白衣,生死一掷。要我死的人已如愿,我要复活的人如我愿……

  • 我的校花我做主最新章节

        天才少年易天身带极品功法回归都市,拳打土豪脚踢恶霸,左手小美女右手大校花……这功法达到四品就必须一个月内阴阳交和一次?这不是坑人吗!哎美女等等你别走啊……

  • 一诺惊婚最新章节

        她本是富贵的千金小姐,却在醒来之时,成为了一个陌生的女人。身份,面容,都被另一个女人代替。亲情,爱情,都被另一个女人占据。究竟是谁?夺走了她的一切?

  • 风水大术士最新章节

        山、医、相、命、卜统称玄学五术。
        葬者,乘生气也,气乘风则散,界水则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谓之风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藏风次之。
        风水即术士,这是一个关于强者重生的故事。

  • 万兽凌仙最新章节

        &#;&#;悠悠岁月长河,沧海桑田,大浪淘沙,诸天神魔皆已作古。
        &#;&#;浩瀚无边的武魂大陆,各方诸侯雄踞,宗门林立,豪杰并起,大能者可追云逐月,移山填海,崩碎虚空,具有毁天灭地之威。
        &#;&#;少年从村庄走出,于微末中崛起,聚烛龙武魂,修玄功武技,捕神兽,俘美女,诛强敌,傲视天下,席卷宇内,横扫六合八荒!
        &#;&#;:微信公众号:loulouli13欢迎关注交流

  • 你别怕,我没事最新章节

        爱上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新晋影帝之前,她就已经预见自己将来有可能面临的问题,她以为她已经做好心理准备迎接这场相爱中最会遇到的最糟糕的情况,却不知再糟糕的状况也不如眼前所面对的。他说:你别怕,我没事!她说:谢谢你愿意继续看着我。爱你,从未停止爱你未曾遗忘!

  • 无上帝尊最新章节

        无上至尊雷诺,转世成为凡间废太子,觉醒太古神族血脉,开启变异孽龙武魂!血脉神通,治疗、吞噬皆可升级!武魂狂暴,龙瞳破虚妄,龙爪碎虚空!这一世,雷诺携无尽神通、无上威能,斗苍穹,御万界,成无上帝尊!

  • 老婆高高在上最新章节

        去医院治PP,主治医师竟是那夜的男神!对此许痒痒淡定表示——敌动我不动,敌方我不方!不过,哎哎你手往哪里摸呢?别这样咱俩不熟好吗……被吃干抹净的裴医生怒从心底起,阴测测的盯着某个装傻充愣的小女人:“吃完就跑还抢钱?当本少是死的吗!”

  • 仙虚最新章节

        仙道两茫茫,仙路在何方,一个资质普通的少年,逆天而上,追寻一段虚无缥缈的传说。

  • 超品神眼最新章节

        穷苦学生张勤机缘巧合得到了一双透视眼,从此他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仅能看到别人考卷上的答案,还能看到坐在前排校花卡通内衣;
        高傲的美女老师放在抽屉里的大黄瓜。
        好吧,老师只是为了敷敷脸,所以才买这么大的。
        ……
        开启了透视眼的张勤,从此赌石,学习无往而不利。
        看着不远处女子的裙底风光,张勤觉得人生很美妙。

  • 古代豪门录撩个多金王爷最新章节

        她的出现,就注定是一场腥风血雨。她无身份,亦无背景,在所有权谋中她成了他们恩怨中的牺牲品。毁尽容颜,浴火重生,她凭靠柔指拨弦为夫夺取天下,为夫出谋划策,一朝天朝终究易主!到底是江山浸醉了红颜?还是为红颜毁了江山?

  • 农家有喜:肥妞有点田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农家女,颜丑人胖就算了,竟然还喜当娘?  家里穷得揭不开锅,那她就想法子挣钱养娃奔小康。  奇葩亲戚也轮番登门找茬,那她反手一巴掌,正手一巴掌一起拍飞。  可是……  为啥她不小心却捡回来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娘子,为夫饿了。”“饿了去吃饭。”  “可是为夫想吃你。”“……”  豆豆默默的替爹娘关好门,坐等妹妹降生。

  • 宠妻入骨,岑少追妻99式最新章节

        “圈里的规矩都不懂,还想红?”她看着他,不解风情的霸道。他看着她,傻的像一张白纸。“我懂不懂规矩,与你何干?”Excuseme云城还有不把他岑连昊放在眼里的女人?他嘴唇紧抿,不急……迟早,她是专属于自己的猎物。

  • 换心攻略最新章节

        得到了心,怎么才能得到人答曰:爱他护他,然后拐走他!

  • 狂暴武神系统最新章节

        地球的普通宅男辰昊,带着系统穿越异世,成为一个虐打陷害死去的废物!辰昊带着系统重新复活,降临异界!这一世,我要震慑诸天万界!

  • 绝世兵王之贴身保姆最新章节

        白天保护我,晚上陪我睡否则就罚钱……林飞发现自己被卖了而且是自己谈了三年的女朋友作为一个刚从部队退下来的他,只能卖身帮女友还债可当林飞做这个保姆后,这才发现一切都是坑!!都特么是坑啊!!!

  • 阿弥陀佛,妖孽哪里跑最新章节

        曾有一狸猫,狸猫十二尾,一尾是一命,命丧断一尾,取命补一尾。狸猫通灵,可穿梭阴阳,也可观测前世,完成每任主人转世之愿,取其魂补己尾。今日有一僧,戒嗔戒怒难戒色,伤妖伤心又伤魂,曾金珠封妖,现为妖入尘。佛前忏悔,金针刺魂,世世独白首。

    本章内容提要:
    ...    和奥克塔薇尔猜测的不一样,南宫荣捣鼓出一个傀儡并不需要花费很多的时间与力气,实际上只要少年愿意他随时都能用随处可见的泥土石块创造出先前带去和长公主见面的同样规模的队伍,真正限制他的乃是其精神力。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南宫荣就可以随便把自己的创造物当成炮灰来使,傀儡被破坏掉后附加在它们身上的精神力和能量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