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罗特下达的指示及时且合理,只不过能否被严格执行下去则是另外一回事情。在封闭狭窄的空间里同时面对一头怪物和十几头怪物显然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就算有少数士兵随身携带了武器在这种地形中也很难发挥,最终导致整个营房不可抑止的陷入了混乱恐慌状态。

    好在外面的操练场地上已经有不少士兵拿着武器聚拢在了夏尔罗特的附近,偶尔有几个怪物张牙舞爪地露出脑袋立刻便被打成了筛子,到目前为止还用不着担心事情会变得彻底无法收拾。

    从营房中逃出来的士兵很快被安排着领取武器加入到作战队伍里,至于那些受了伤的则连同城卫队请过来但还没来得及进入营房的十分幸运的医生们一起安置在了空地上。如今唯有在空旷的地方才能发挥人数与火力优势,受伤严重需要动手术的倒霉蛋们只能先忍着了。

    随着最后一名右脚已经跨出大门眼瞅着就要逃出生天的士兵被怪物的爪子从后面贯穿胸膛狠狠地拽回了黑暗中之后,营房里各种杂乱的声音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只剩下怪物们的嘶吼声在内部继续回荡着。

    “里面已经没有人了吧?嗯,看上去它们暂时没有从建筑物里冲出来的意思。”夏尔罗特先是观察了一下状况,接着将手用力向前一挥大声说道,“那样正好,把火炮推过来。坦克呢,找不到原来的车组成员也没关系,先临时组队启动了再说。”

    如果一切都十分顺利的话利用这种方法消灭所有的怪物只是时间的问题,可腹黑的命运女神总喜欢和人开玩笑,便在士兵们将几门火炮推到营房前面、装甲兵们于停放得整整齐齐的坦克附近胡乱集合的时候,负责照看伤兵的医生们忽然发出了惊恐的叫喊声。

    “不、不好了!大家快散开!”

    夏尔罗特顿时很是不爽的转头看了回去:“到底怎么……”

    剩下的话被噎在了喉咙里,因为几十号人突然集体抽风剧烈抖动着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产生变异的景象实在是太具有冲击力了,甚至还没等目瞪口呆的众人反应过来它们便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在附近屁滚尿流四散奔逃的伤兵们的哭喊中疯狂地挥舞起了尖利的爪子。

    能够传染,而且在传染后短时间内便会发作!骑士大人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难看,正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士兵们已经不等他下令便擅自调转武器对准了那群怪物,甚至连炮兵也在做同样的事情。

    但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才击倒几头怪物它们便已经冲到了火炮的附近。由于怪物速度很快,炮兵们根本来不及反应,等对方陡然占据整个视野之后,除去恐惧地转身逃跑外也就只能下意识地一边大叫着一边开火了。

    漫天飞舞马赛克的场面非常猎奇也令人作呕,不过怪物却完全不为所动,只打了一发的炮兵们眨眼间便被前赴后继的它们给淹没了。本来这也没什么,近距离遭到攻击的火炮根本不要想着能够幸存,关键在于打出去的那些炮弹可并不是随地乱扔也没关系的东西。

    一发炮弹击中了不远处负责为火炮运送弹药的卡车,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惊天动地的爆炸声估计整个德林佩尔城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了,直冲天际的火焰在黑夜里也是十分醒目,想起明天、不,待会要如何应付城内的流言蜚语和商会代表之类人物们的急切询问,夏尔罗特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那里正在疯狂地抽着筋。

    而且与此同时那些潜藏在营房内的怪物也似乎是以这个爆炸为信号一齐从窗户、从大门、从墙壁被撞开的洞口里涌了出来,看上去是打算前后夹击人类部队的模样。

    火光的阴影当中整个人都笼罩在一层奇怪气场里面的骑士大人低着头让人看不到自己脸上的表情,抬手轻按在剑柄上大步朝营房方向快步走了过去,一边走还一边加速,很快便由步行变成了小跑、小跑变成了猛冲。

    “区区一群给新手提供经验的杂鱼嘚瑟个什么劲,还不快点给我乖乖躺好!”

    利剑出鞘,于烈焰的照耀下反射出炫目的带着丝丝寒意的火红金属光泽,伴随着夏尔罗特的动作划出一道道灿烂的弧光,美丽到足以让人感到迷醉,用如梦似幻来形容都不为过。

    呃,只要无视掉在这片弧光中不断飞起的腥臭浓稠液体与各种残肢断臂乃至丑陋的脑袋等奇怪的玩意便好。

    ——————————————————我是乖乖躺好的分割线——————————————————

    德林佩尔城内发生爆炸的时候,南宫荣正带着便宜妹妹在一座普通的湖的水面上乘船看星星。这艘小木船是商家专门给游客准备的,今天城卫队溃逃时看热闹的民众担心南宫荣会为之前自己等人在言语上的不敬找麻烦,便也跟着逃了,于是船和其它一些东西则被留了下来。

    当然了,南宫荣并不是真的在把妹,他只是在营地附近的湖泊里投放傀儡而已。守夜工作尽管有一些同胞自告奋勇地承接了下来,可他们终归是未曾受过训练的普通平民,所以少年才会选择在营地周围部署警戒傀儡,免得等这些守夜者发现情况不对时已经出现伤亡了。

    林薇音则是为了看风景顺道跟过来的,才不是少年主动邀约妹子打算利用这美丽的星空与夜景制造出浪漫的气氛然后树立flag那样的王道展开。尽管从最后的结果上来说,二者好像也没啥区别。

    可惜南宫荣并没有能够顺势树立起flag,因为就在少年产生这样的想法之前,德林佩尔城那边忽然窜起一股冲天的火光,随后闷雷般的爆炸声在寂静的夜里席卷而来,惊醒了不少正在树林中安歇的鸟儿。

    “怎么回事,城内到底发生什么了?”南宫荣抬头遥望着火焰不禁疑惑地开口说道,“为什么会突然产生爆炸?”

    “会不会是发生了事故?”林薇音同样也看着火光胡乱地猜测道,“如果是战斗的话,爆炸应该不会只有这么一下。当然也不排除有人打算利用城卫队溃逃回去士气低下没什么战力的机会做点什么的可能,不过我们好像没必要关心这个吧?”

    “确实没必要,可若是有人为了逃避惩罚刻意甩锅将责任全部推到我们身上说是我们组织策划的袭击,那就麻烦了。”

    “反正你也已经把一支城卫队给打得屁滚尿流了,再背个袭击城市的黑锅也没所谓的吧。还是说你指望那位长公主能够四眼死神小学生突然附体接着明察秋毫秉公执法,还你清白的同时将真正的犯人捉拿归案?”

    女孩说的一点没错,反正都已经开撕了还跟对方解释XX事情不是我做的干什么,而且对方肯定也不会相信,还不如摆出一副【没错就是老子干的不服来咬我啊】的样子各种嘚瑟吸引敌人的仇恨和注意力,让隐藏起来的敌人的敌人有机会制造出下一起事件。

    南宫荣闻言不禁轻轻点着头表示赞同:“完全正确,她根本不可能这么做。那就不要管了,哪怕是深渊正在攻击城市都和我们没关系。让我们继续吧。”

    说完少年便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用小石子制造傀儡上,而林薇音却是被吊起了好奇心,忍不住凑到南宫荣面前眨巴着闪亮亮的大眼睛认真地问道:“呐呐,奥克塔薇尔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你和她之间又有着怎样的关系,能跟我仔细说说吗?”

    “哈(第二声),为何突然间会关心这种事情的啊?”

    “在你的作战计划里应该是由我去和奥克塔薇尔进行对抗的吧,事先了解一下自己的对手哪里奇怪了吗?”

    便宜妹妹说的好有道理,少年表示自己完全无可反驳,只能眯起眼睛捏住下颌摆出满脸严肃认真的表情如此说道:“唔嗯,奥克塔薇尔最擅长的其实并不是操控魔兽,尽管她在这方面的天赋很不错;长公主殿下拥有一把造型为三尖枪的相当强力的风属性魔法武器,单纯从能量上来说一点也不输给我的水晶剑;另外她的武技和魔法天赋也不容小觑,一个月前和她分开时还只是根本不可靠的半瓶子醋,如今不知道已经成长到何种程度了。配合作为坐骑的巨龙和你在空中战斗,首先吃大亏这种事是绝对不存在的,你需要小心应付才行。”

    林薇音的嘴巴立马如同松鼠一样不满地鼓了起来:“喂,我要问的才不是这些。”

    少年保持着老神在在的造型煞有介事地说道:“你不是说想要了解自己的对手吗,那么我要讲的当然是她擅长的战斗技巧了吧?”

    “咬你喔?”

    “我下面给你……喵呜!”

    南宫荣黑着脸一巴掌狠狠拍在了自己的手表屏幕上,将某系统的无节操日常给堵了回去:“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好吧薇音,说真的我对奥克塔薇尔的了解仅限于表面上的一些东西,那都是她故意伪装出来的,所以并不算数。但是在和她相处的这段时间内,有一点我敢肯定,她的内心很孤独也很疲惫。只不过奥克塔薇尔遭到了长公主这个尊贵身份的束缚,被关押在了一个名为萨尔图林帝国的牢狱中,她不会也无法在别人面前展现出这些。”

    沉默半晌之后,林薇音果断抬手重重拍在了南宫荣的肩膀上:“把她强势掳走带去一个远离帝国的地方吧,骚年。这样一来想必奥克塔薇尔也会慢慢放下,最后乖乖地成为我未来的便宜大嫂。或者,众多大嫂里的正宫?”

    “不要说得好像我和她互相之间有感觉一样!”少年毫不犹豫地手刀敲头警告道,“长公主殿下是很孤独没错,但也没到需要和帝国最不受待见的汉族人交朋友的地步。这丫头从小接受的教育就决定了她天生三观不正,尤其在对待汉族人这一块我必须用武力把她强行扭转过来,根本不存在你和米拉想象的那种既浪漫又残酷的情况。”

    双手抱头的女孩撅着嘴不满地小声嘟囔道:“现在没有感觉不代表以后也没有,米拉明明说过可以抢回家通过强推捣鼓出既成事实后再慢慢培养的嘛。”

    “嗯,你有说些什么吗?”

    “没,是错觉。”

    南宫荣也没打算去认真追究眼镜娘似乎教坏了自己便宜妹妹的事情,随手将小石子抛进了湖水里:“总之不要试图和奥克塔薇尔谈心了,除非她主动表示愿意和我们谈判。有些事情不打上一场自以为是的对方永远都不会意识到你有多么认真,所以在打完之前无论说什么都没用的。”

    轻轻揉着先前被手刀砸过的地方——实际上那里根本没有肿包——林薇音很是严肃地提问道:“如果便宜老哥你打输了又该怎么办?帝国如果拿出真本事来对付你,即便有得到我们的帮助也撑不了多久的吧。”

    “那我就只能离开拉兹菲尔德位面了,最后可以救出来多少同胞算多少。再说离开后又不是不能悄悄返回,每次回来时顺道带一些人走也没啥好奇怪的吧?更何况我不认为帝国会拿出真本事来,毕竟还可以用公布魔泉的秘密来威胁对方。”

    “要是帝国不但拿出了真本事,为绝后患还准备将你干掉的话呢?要知道在很多电影电视剧里都是这么演的。”

    “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就说明帝国连半点想要提升汉族人的社会权利的意思都没有,我无论展现出多么坚定的意志和怎样的力量也无济于事。我将同胞转移走原本只是打算在你老家暂住,等时机成熟了再返回帝国;若是像你说的那样,也就没必要回去了呢。”

    “呃,深渊那边又该怎么办?”

    “各打各的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31章 到时候就各打各的呗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31章 到时候就各打各的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31章 到时候就各打各的呗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31章 到时候就各打各的呗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31章 到时候就各打各的呗】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缝尸匠最新章节

        传说中守棺人,度魂者,鬼画师,缝尸匠是古老留下来的职业。我家是世代相传的缝尸匠

  • GOD最新章节

        一本书的男主角该有什麽风范?
        俊帅有型?
        错!他长相可爱,没事还爱装无辜!
        心地善良?
        再错!他出手狠辣没事乱挖人心肠,不用XXX圣剑(XXX随机套入各种神只名称),而爱用血腥蛇鞭SM别人。
        嗜武成痴?
        不好意思,嗜「吃」成痴可不可以呀?
        对拯救公主有特别的兴趣?
        这点完全没错,拯救完还顺便收集起来当宠物!
        OH~MY GOD!
        这、这到底是个什麽样的男主角?
        让这样的人来当主角~~乱了,这个故事一开始就乱了啦!

  • 爆萌娇妻:总裁小叔心尖宠最新章节

        相处数月,已然动心,凌晨曦以为终于找到挚爱,从此免她一切苦难忧愁,却不想,一场他布局之下的葬礼之上,爷爷指着这个男人给自己介绍,“晨曦,这是你的小叔叔。”“大叔,你早就知道,可你怎么能…?”“该改口叫小叔了。”“我们…以后不要再见面了吧!”“怎么,泡了自己的小叔叔想跑?”“我们不能做那种事!”“哪种?”凌夜北壁咚晨曦,唇一点点靠近:“丫头,其实…我不是亲生的。”晨曦惊呼,男人趁势长驱直入,脸上挂着贼贼的笑容。

  • 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最新章节

        “你救了我,我让我爹地以身相许!”宁夕意外救了只小包子,结果被附赠了一只大包子。婚后,6霆骁宠妻如命千依百顺,虐起狗来连亲儿子都不放过。“老板,公司真给夫人拿去玩?难道夫人要卖公司您也不管?”“卖你家公司了?”“大少爷,不好了!夫人说要把屋顶掀了!”“还不去帮夫人扶梯子。”“粑粑,谢谢你给小宝买的大熊!”“那是买给你妈妈的。”“老公,这个剧本我特别喜欢,只是床戏有点多,我可以接吗?”6霆骁神色淡定:“可以。”当天晚上,宁夕扶着腰连滚带爬逃下床。6霆骁!可以你大爷!!!【双洁欢脱甜宠文】【新浪微博Id:囧囧有妖的围脖】js330

  • 师尊去哪儿最新章节

        她生而短命,因而要穿越不同时空寻找契机。
        任务中,她邂逅过皇子、百鬼首领、阴阳师、魔族少主、神秘祭师甚至是冥界之主等花样美男,
        直到和亲遇到傲娇的他,两人从此结下不解的羁绊。
        隔世重逢,他忘了她成为剑仙的徒弟,身边更有绝世红颜在侧,她不得不开始苦逼的倒追。
        三生七世,她能否摆脱女娲后裔的宿命,而冥界那一片彼岸花是否只为她的归来而开。
        (作者壮骨粉&仙剑粉,仅以卷4致敬仙剑4发布十周年,踏歌长行,梦想永在~XD)

  • 撼神记最新章节

        天分九重,九重天外到底是什么?仙?神?还是造物主?
        修真者只知道修元神,可是谁也说不清楚宇宙万灵为什么会有元神?
        他无意修仙,却次次机缘巧合一步一步掉进修仙的道路;他只想找个白富美共度云雨,却阴差阳错的看尽一个个绝世美女在他面前宽衣解带。于是他践行修仙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一个个敌人变成情人,然后把情人变成仇人……享受那撕心累肺的刺激和勾魂摄魄的暧昧。
        “你根本就没有爱过我,你爱的是那种被女人爱着的感觉!”一个会读心术的女人离开他时,告诉他。
        于是,挡我者死,逆我者亡,最终冲破九重天,撼动神灵,重排神位……

  • 农门悍妻:神秘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二十一世纪顶级军医,意外穿成了一个满脸红斑的小农女?家徒四壁,父亲早逝,亲戚极品,还被未婚夫退了婚?顾天晴二话不说,直接撩起了袖子。有手有脚有本事,还怕过不了好日子?可是,日子是好过了,为啥那个宠她如命的山里汉,却变得越来越看不透?

  • 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最新章节

        “夫人,为夫病了,相思病,病入膏肓,药石无医,求治!”“来人,你们帝尊犯病了,上银针!”“银针无用,唯有夫人可治,为夫躺好了。”“……”她是辣手神医,一朝穿越成级废材,咬牙下宏愿:“命里千缺万缺,唯独不能缺男色!”他是腹黑魔帝,面上淡然一笑置之,背地里心狠手辣,掐灭她桃花一朵又一朵,顺带宽衣解带:“正好,为夫一个顶十个,欢迎验货。”

  • 婚婚欲醉最新章节

        她是寒门子弟,父亲重病,母亲早逝,一穷二白。
        他是高干总裁,海港城帝王,一次邂逅,他爱上了她。
        他说:“苏沫,不管天涯海角,你永远是我的女人。”
        苏沫感动流泪,却坚决摇头:”顾晨,我们不可能了。“
        当晚,她转身投入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只因为救他……

  • 桃运商王最新章节

        一代商务,强势回归。诛强敌,灭贼寇,且看他如何纵横花都,携美逍遥游。

  • 我的夫君是冥王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阴阳捞尸人,我的任务是为死者鸣冤,维持阴阳平衡。千年怨灵、百鬼夜行、僵尸作乱……我原本以为在我的生活中只剩下了这些,可是那个人的出现却让我死寂的心再次动了起来……

  • 猫咒最新章节

        一巴掌狠狠的甩到我的脸上,我感觉自己的嘴角都开裂了,嘴里一阵阵腥甜的味道。然后,一只粗糙的手伸向了我的领口,一用力,我那件大红色的嫁衣就从领口处被他撕裂开……

  • 农家幺女:王爷家的小妖精最新章节

        作为夏国第一妖女,秦暖暖从百姓口中的“农家黑猫妖”进化成“王府白貂妖”后,头疼的事情有三件:顾客太多,走后门的太多,以及该死的整容系统太霸道!“乖暖儿,母妃叫我问问你,能不能给她插个队,今儿先给她垫鼻子?”“不行啊!父皇要隆额头,还说只要隆好看了,就立你为太子,肿办?”“先给父皇做!”那啥,您能不能稍微犹豫下?还有,立太子是这么简单的事吗?宫廷剧不是应该残暴残暴再残暴吗?咱能不能稍微正常点?

  • 加菲猫的无限之旅最新章节

        神明“送你去漫威当英雄干不干?”李浩:“不干!”神明:“给你完美版超人的能力,干不干?”李浩:“考虑考虑!”神明:“在加个高级魔抗!”李浩:“干了!”这是个幸运的倒霉蛋,被变成了一只超级猫咪来到了漫威的世界,以漫威为主世界,在无限的世界中四处捣乱。

  • 宠妻有新招:腹黑总裁,轻一点最新章节

        安落落没想到上岗后捉小偷,竟然给自己捉了个老公,最可怕的是,这男人竟然还是最赫赫有名,只手遮天的名门付少!都说一入豪门深似海,谁知付少居然把她宠上天!禽兽!你昨天把我折腾到半夜!今天上班又要迟到了!安落落欲哭无泪。付少笑,乖,我给你个总裁夫人的特职,没人敢开除你!滚!所谓总裁夫人,就是负责总裁白天衣冠,晚上禽兽!她要辞职!不干了!

  • 悲剧系统持续崩坏中最新章节

        你相信有平行世界吗?陈妃萱在朋友家的别墅中意外绑定一个名为挽救情殇的系统从此以后踏上了挽救悲情人物的征程……是校园的青葱岁月;还是荡气回肠的江湖岁月;是棺材中的吸血贵族;还是缠绵的仙侠奇缘;是……敬请期待!快穿

  • 狼蛛游戏最新章节

        我叫白晓,是一个轻微抑郁症患者,有天,我加入了一个名叫狼蛛游戏的游戏群,参加了线下游戏聚会。可是在游戏的过程中,失败的玩家会和他在游戏中的死亡方式一样,诡异死亡。隐藏在幕后的狼蛛,悄悄的伸出了他致命的毒牙…

  • 谍影最新章节

        一个死间的成员,在启用的那一刻,就注定了死亡的命运。    但是,阴差阳错,刘云死间不死,活了下来。    活下来后,刘云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纵横在抗日战场,成为一个让日伪闻之丧胆的大间谍。

    本章内容提要:
    ...    夏尔罗特下达的指示及时且合理,只不过能否被严格执行下去则是另外一回事情。在封闭狭窄的空间里同时面对一头怪物和十几头怪物显然是两种不同的概念,就算有少数士兵随身携带了武器在这种地形中也很难发挥,最终导致整个营房不可抑止的陷入了混乱恐慌状态。     好在外面的操练场地上已经有不少士兵拿着武器聚拢在了夏尔罗......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