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夏尔罗特的放行下,南宫荣等人最终平安无事地离开了德林佩尔城,不过少年很清楚这件事只是暂时被强压了下去而已,一旦骑士大人离开此地,那个面子里子全都丢得干干净净的胖军官肯定会迫不及待地带着一群人前来找茬。

    甚至连德林佩尔的城主也有可能会来找麻烦,毕竟南宫荣和夏尔罗特之间的对话并未刻意压低音量,附近的吃瓜群众全都听得清清楚楚——所以,明摆着是在异世界得到的水晶打造的武器究竟有着多大的价值,普通熊孩子用脚趾头也能猜得出来,自然有人愿意为此铤而走险。

    更何况看出米拉手中的金属箱子里可能装着一些硬通货的几名士兵由于当时离南宫荣很近顾不得反击只是在一味地逃跑,结果当少年发出地图炮时反倒能够就势卧倒躲避或找到掩体,如今个个还是一幅生龙活虎的样子。若是这些家伙意识到只凭他们几个想要吃下南宫荣可能会噎死于是转而将消息报告给了城主,对方动手的理由自然也会多了一分。

    因此留在城中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再说南宫荣也不打算在帝国的城市里建立定居点,以目前的状况看来这样做只是把同胞聚集起来方便别人找麻烦罢了。除非设立用于自我保护的武装队伍震慑他人,否则这种事情必定会出现。

    但……在帝国的城市里设立不属于军队的平民武装、而且还是由整个帝国从上到下均不感冒的汉族人设立的?难度好像有点大。

    于是少年只能决定去城外,在荒野或深山中开辟一座营寨乃是最佳的选择。回声峡谷的那群人在这方面就做的非常不错,然而他们唯一犯的错误便是拒绝一切对外交流,不肯与帝国展开对话,完全是一副试图脱离帝国的架势。若非烈达纳前线实在太过吃紧,只怕这会儿帝国早就调动大军将峡谷给彻底荡平了吧。

    讲道理这群人的领导者犯的错误在正常情况下并不是错误,瞅准帝国最为虚弱的这个机会主动站起来挑事没什么好奇怪的。不见帝国由于兵力不足一直拿他们无可奈何只能守在峡谷外面干瞪眼吗,如果最终帝都烈达纳真的被同盟攻占,利用整个帝国处于混乱震荡之际这些在峡谷内养精蓄锐了很久的人再趁势杀出来,指不定还真的能闯出点名堂。

    问题在于如今并非正常的乱世,深渊正潜藏在阴影中对拉兹菲尔德虎视眈眈,当这种可怕的存在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完成了所有的准备开始强势出击席卷天下的时候,一个极度混乱四分五裂的帝国和一个从内部便已经遭到严重侵蚀的同盟根本不可能阻止对方。

    野望、功名、荣耀、财富,众人所追求的这一切在深渊吞噬拉兹菲尔德位面之际完全没有了任何意义,只有努力击退深渊或者想办法逃离此地活下去才最为重要。

    所以南宫荣决定在建立定居点后尝试和帝国进行对话,奥克塔薇尔应该明白此刻互相合作的重要性。当然如果长公主殿下并不打算和少年好好说话,那么他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找到自己的父亲,顺便带上一些同胞离开拉兹菲尔德前去林薇音那边定居下来——拯救世界?那是马猴烧酒和美丽公主的事情,至于主打辅助的南宫荣则表示自己要扶的C位无论是谁都无所谓。

    是的,少年并没有完全相信夏尔罗特关于奥克塔薇尔的那些说法,毕竟他和长公主做了整整一年的同学,又组队合作了一段时间,对女孩的性格也算是比较了解的。最后无论是这丫头专程跑来道歉请求重新合作还是带着一支军队前来定居点进行扫荡,南宫荣都不会觉得意外。

    “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建立定居点呢?”夏尔罗特从视野里消失后,米拉总算是恢复了正常状态,她在听完南宫荣的叙述后忍不住发出了疑问,“你的武力可没有强大到能够对抗整个国家的地步,而且购买武器组建定居点的卫队这件事也不一定会进行得多么顺利,对方真要想平推掉的话,估计半天时间都用不到的吧。”

    “这是肯定的,我还没有天真到认为奥克塔薇尔会因为我跟她那一丁点交情就对此坐视不理甚至出手帮忙的地步。她原本的性格也许很善良,不过那已经是过去式了;再说了,长公主殿下终究出身于王室,从小接受的教育决定了她的价值观,她不可能真的把我当成普通朋友来平等相处。除非……”

    眼镜娘顿时露出了好奇的表情:“除非?”

    南宫荣自嘲地摇着头转移了话题:“没什么,自言自语罢了。话说回来,虽然我们不太可能购买到武器来组建卫队,但购买别的东西还是没有问题的。比如说建造营寨用的材料以及收容我的同胞所必需的粮食衣物药品等,这些能麻烦你去准备么?”

    “……我可是个外来者,你就不担心不了解行情的我被人给坑了?”

    然而少年却未曾改变自己的主意:“如果我换了一个同胞比如说这位赤手空拳放倒了几名士兵的大哥去购买,你觉得那些商家真的会按照市场价格来供货?又或者他们不会在其中缺斤少两以次充好?”

    回想起之前的那一番遭遇,米拉不禁无奈地叹了口气:“你说的对,这件事就交给我好了。少年哟,我能够理解你的愤怒还有这样做的理由,即便不能完成使者的任务我也决定支持你。不过,定居点的防卫问题终究需要得到解决,你到底打算怎么办?”

    “还记得雷克斯大叔从深渊那儿缴获的许多漂亮的小晶石么?”南宫荣待眼镜娘下意识地点了点头后耸着肩摊开手说道,“我们这儿也有,并且产量还非常的大。以前我只知道那玩意是只有魔法师才能使用的,普通人只能拿来作为装饰品,不过现在可没有那么甜了。市场上将它作为装饰品的原料大量出售,你帮我多买一点回来。反正奥克塔薇尔和其他人误认为我是魔法师,你这么做应该不会让他们感到奇怪。”

    眼镜娘只觉得自己更加迷糊了:“桥豆麻袋,我知道那东西可以作为能源供给你的金毛猫在短时间内开启位面通道,难道你是打算收容多少同胞就往我们那边送过去多少吗?这样的话根本没必要购买粮食衣物,我们会提供的。”

    “为什么一定要从这边往你那儿送,就不能从那边往这边运点什么吗?”

    在这个瞬间米拉忽然产生出了一种眼前的少年看上去显得很邪恶的错觉,忍不住狠狠哆嗦了一下:“呃,你到底打算运什么?先说好我们的军队最近可是非常忙碌的,没可能抽出人手来这里帮忙。”

    南宫荣很是随意地挥了挥手:“放心吧,在你们捣鼓出能够一骑当千的高达机体之前,我是不会从你们那儿请求援军的,毕竟小股部队的出现会更加刺激帝国那紧绷的神经。所以我打算去前线向便宜小妹问声好,然后再顺手带一只深渊怪物、最好是实力比较强的小boss过来,扔到帝国的城市附近让它去闹腾。”

    “你这样做对他们造成的刺激会比带人类部队过来要更大的吧喂——!?”

    “讲道理我只是在向奥克塔薇尔证实深渊的存在罢了,将信将疑和完全确定根本是两种态度的好吧。”少年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没好气地哼道,“被突然出现的深渊怪物弄得手忙脚乱的帝国自然不会再有那个心思来找我们的麻烦,实在不行我还可以把你安装在港口库房的那台护盾发生器拿过来嘛,帝国军的火力总不至于比核爆引发的海啸还要强大吧?”

    米拉先是为自己的作品自豪了一番,但很快便反应过来认真地提醒道:“才不是这样!你能够在不同位面间穿行的事情已经告诉了那位英俊潇洒的骑士大人,换言之王室很快也会知道,对于那只突然出现的深渊怪物,他们肯定会怀疑是你在暗中搞的鬼。这样真的不要紧吗?”

    所以说那个【英俊潇洒】是怎么回事,你那厚厚的镜片也遮不住眼睛里绽放出的恋爱光芒了好不好!满头黑线的南宫荣收起了一手刀砸在眼镜娘头顶的想法,深呼吸了一下后扭头看向了帝都烈达纳的方向。

    “打了别人耳光,就要有被人打回去的觉悟。当初在米尔甘小镇对我见死不救,又利用我的【死亡】和军队受到的袭击大做文章清除了帝都内隐藏着的那些不安分的家伙,我可以理解这都是政治。但理解不代表就会认同了,既然是那丫头主动先动的手,我又何必跟她客气?”

    小心翼翼地抬手在少年眼前来回晃了晃,眼镜娘继续着自己的劝解,因为她发现少年似乎进入了某种奇怪的状态,必须及时将他给拉回来:“喂喂喂,一直在强调深渊威胁的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我一点也不觉得你打算真心和那位长公主互相合作的样子?你这明摆着是在故意挑起事端啊。”

    此时众人已经从德林佩尔城出发走出了很远的距离,不过还是能清楚地看见那高大的城墙,南宫荣闻言立即抬手指着城墙十分认真地说道:“米拉,刚刚在城内发生的那些事如今正在全国各地到处上演着,你认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呃,一个月之前当你穿越到我们那边去的时候?”

    “不,它已经持续了上百年之久,最近只不过是在王室的【官方示意】下变本加厉了而已。”南宫荣就像是在叙述一件无关紧要的日常般无比淡然地讲述着令米拉忍不住当场惊得浑身冰冷的可怕事情,不过真正让眼镜娘感到心惊胆战的却是少年那平静到古井无波的扑克脸表情,“所以,你真的以为那位英俊潇洒的骑士大人所提到的我和奥克塔薇尔之间的交情确实存在?别逗了,我和她之间根本不是合作,奥克塔薇尔只是单纯的在把我当成工具各种下命令做事罢了。”

    几度张嘴的米拉最后什么也没有能够说出来,她即便对这个国家并不了解,也可以看得出许多东西。如果不再做些改变,少年的民族迟早会爆发,这次事件只是让它提前了而已。

    即便没有南宫荣带头,肯定还会有别的人主动站出来,就像回声峡谷那样。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少年并不打算直接和帝国撕破脸皮,仍然抱着愿意合作的态度?

    嘛,根据这货目前为止的表现,这里也只能打问号了。

    “好吧好吧,我知道你们之间的矛盾已经非常深刻很难调和,不过深渊可不会管这些,你究竟打算怎样和那位长公主展开合作?”眼镜娘放弃了对少年的劝说,将话题转回了正经事上严肃地问道,“把深渊怪物扔到人家城市门口闹腾什么的我不认为这会是一个好主意,也许你们应该坐下来心平气和的好好谈谈?”

    “既然这样我也问你一个问题,所谓的合作是指什么?”

    南宫荣的提问不禁让米拉感到十分的意外,但仍然认真地回答道:“双方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各自提供资源或能力互相弥补不足的地方然后一起展开行动,差不多就是这样吧。”

    “OK,那么这其中存在一方无条件命令另一方从头到尾都是在单纯地利用连尊重也只是放在表面上的情况吗?没有吧,双方有着互相平等的关系才能称得上是合作,但帝国是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他们根本不会也无法容忍我们与之处于平等的地位。”

    说到这里眼镜娘也已经彻底明白了,抬手扶着自己的眼镜让其反射出炫目的光泽轻轻点着头道:“然而心平气和的坐下来谈判是无法获取这种平等合作关系的,至少现在不行。很好,你就尽管放手去做吧,我挺你。”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4章 所谓合作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4章 所谓合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4章 所谓合作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4章 所谓合作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14章 所谓合作】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亿万娇妻:腹黑总裁的两次求婚最新章节

        安如一开开心心去给未婚夫过生日,却发现未婚夫和闺蜜滚上了床……要我原谅你?呵呵!安如一甩手一巴掌,转头嫁给了渣男的小叔,总裁小叔个高颜好气势强,还是豪门当家人,渣男叫声婶婶来听听!等等……刚上任的总裁老公你在干嘛?手往哪儿摸……

  • 误吻宸王,吃货萌妃要翻墙最新章节

        刺客!刺客你个大头,见过貌美如花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做刺客的吗?等等,似乎有些不对劲……不会撞了狗屎运穿越了吧!为什么别人穿越都是王妃公主,她却要做冷冰冰又变态的王爷的丫鬟!居然把她当奴隶使唤,喂,她是公主病好吗,好吃懒做才是她的风格,伺候人,不会。端茶倒水,好,本小姐让王爷您高贵的衣服吃上等的龙井;生火做饭,好我将你的厨房变成烟房,顺便将王爷你也一并熏熏;洗衣擦地,很好,本小姐将王爷您高贵的衣服变成烂布条,让你没有衣服可以穿。欺负她,死定了,她要吃穷小气王爷,变卖王府宝贝成私有物,火烧你王府,让那个小气又冷血王爷有家不能回!某王爷说:“薇薇,本王家底富油的很,养你这样的米虫绰绰有余,你要败家可以,不许将自己给卖了。”顾薇薇说:“本小姐怎么说也是人见人爱花见花

  • ★ 落难千金★最新章节

        生性刁钻,喜欢作怪的坏女孩楼诗曼,在一次意外中遇见了一位超优质男生,从此她的行为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她的人生也因此而改变┅ ┅

  • 妖华乱世最新章节

        在这样一片乱世之中,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而身处权力中心的我们,不愿随波逐流就只能掌握自己的命运。年少轻狂的他对年少的她如此说道。
        这个世界上,我能改变的事情有很多,而能改变我的人只有一个,你算是哪根葱。妖娆的少女说话都是魅惑至极的,对面的白衣男子一脸的平静无波,诱惑人心的紫眸里却满是伤痛。
        乱世之中,七国并立,这样的平衡持续了百年,如同平静无波的湖面。当一只手伸出来,泛起的何止是涟漪,群雄逐鹿,谁能主宰天下,谁能名垂千古。最狡诈阴险的公主,不止复仇,她还要打破这个世界的平衡。冷心无情,因为她爱的人早已不在,爱她的人要如何靠近这一朵最美最毒的妖姬?

  • 万界杂货店最新章节

        什么?你有异能晶石?好吧,我拿可乐跟你换!你有丹药和储物戒指?我这里有二锅头,嗯?不够烈?酒精总可以了吧!魔法、高科技?我用磁铁换行不?还要蜘蛛丝?没问题!我这里还有巧克力、咖啡、茶叶、香水……但是你还能拿什么跟我换?

  • 艾泽搞事日记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厄庇来到了异世界,本想安安静静当个贵族少爷,没想到被卷入有关世界命运的阴谋之中,无奈,只好让你们这些异世界的土著们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穿越者。js330

  • 周老太太的重生纪事最新章节

        人生的前三十年,她一直怨天尤人,觉得这世道是如此的不公平,经历一次大变,她明白不靠天不靠地能靠的只有自己。之后的十年,她认真的工作,积极的生活,然而厄运再次降临,天无绝人之路,她又一次挺了过来,这一次,有了资本的她开始尽情的享受人生。这一天,她已经七老八十了,虽然保养得宜,可依旧敌不过岁月,面对空无一人的房间,她望着天花板,想起了上个世纪末,那个无助的小女孩……

  • 巨星制作人最新章节

        复制传奇?再现经典?当楚天穿越到了平行世界,且精通了编曲、编舞、编剧等技能后,答案也就显而易见了。故事从打造一支女子组合开始.......

  • 护花保镖最新章节

        龙潜花都,莫逼我翻江倒海;
        虎起平阳,且看我覆雨翻云。
        这是传奇兵王的香艳暧昧人生,也是王者归来的装逼打脸之旅。
        坐稳,老司机带你爽到爆。

  • 最强异能神戒最新章节

        没有鉴宝,没有赌石,没有,没有,没有!重要的事说三遍,只有吴畏带着兄弟,用他那神戒,上天抓小鹰,下海掏老鳖,无限猥琐,无敌存在!致富路上坎坷咱不怕,哥俩另辟蹊径,偷毒贩的钱,坑贪官的财,没有什么哥俩不敢干的!打倒一切邪恶是我们的宗旨,路不平就铲平,就问一句,“还有谁?”

  • 九命猫妻最新章节

        我有一个妻子,但是她不是人,而是一只——猫!

  • 新妻上岗:封总,别来无恙最新章节

        为了报复那些欺负她的人,为了救哥哥,她甘愿匍匐在他脚下,并且成为他的妻。明知道他对自己心生厌烦,却不断的百般讨好。“老公,你喜欢我这样么?”她缠上他的腰。“你这样很犯贱!”他挑起墨眉低头定的凝视着身上的女人。就在安媛错愕之际,他将她压在身下,吻住她的唇,“犯贱的样子还是别具风情,我很喜欢……”

  • 重生七零之土豪的诞生最新章节

        修真界的修炼天才被堂妹和未婚夫联手下了抑制灵气的药,逼得她跳下了万丈悬崖穿越夺舍到一个因为喝药寻死的林思雅身上,来到这个吃不饱、穿不暖买东西要票的七零年代,交通工具基本上靠走,传话靠吼的年代,幸好有洞府,让她代替林思雅活下去,顺便收服面冷心热的军哥哥。

  • 深渊卡牌最新章节

        魔鬼与恶魔之间的一次血战结束后,  南明重生而来,带着深渊卡牌系统,从血战的战场中复活,  幸运地是,他开局就捡到了一张来自地狱魔鬼死后掉落的粉卡。  群号(252060133)

  • 冷校草霸宠坏丫头最新章节

        女流氓晴桑见证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美男不能乱吻,吻了可是要负责的!“喂!你个禽兽,你干嘛要摸我屁股?为嘛要脱我衣服?为嘛要……唔……”晴桑话还未说完嘴巴便被堵住,她这才恍然发觉她调戏的不是美男,纯粹是一个禽兽,但是WHO怕WHO,这是一个流氓校花VS禽兽校草的故事!

  • 重生之再许芳华最新章节

        被利用被欺骗,谋杀亲夫畏罪服毒!前世就此惨淡落幕,重生闺阁脱胎换骨,斩权贵灭刁奴!她忽而发现原来“狼”君有毒:“该还的我都还了,你还想怎样?”男人却步步紧逼“是吗?为夫怎么还觉得远远不够?”

  • 猎户家的小辣妻最新章节

        唐志安是杏林村“大名鼎鼎”的克星,克死了亲人,克死了邻居家的鸡,克的对门家小孩摔跤,因此村里人都犹如对待蛇蝎般躲避他。林秋儿是21世纪的孤女,受尽了欺负,什么事情都自己抗,在大都市里犹如浮萍一般,一朝穿越她成为了要被卖去青楼的丫环。这怎么行,一个字跑,却遭遇了毁容成为无颜女,被唐志安救回去。沉默寡言又自卑的山里汉子遇上古怪精灵的现代女子,一出好戏开始。什么?原主还有其他的身份,并且很尊贵,林秋儿转着眼珠子,她得打听清楚,有了靠山才好办事不是。她遇上他,是幸福的开始,他遇上她,是苦难的终结。

  • 禁欲侯爷宠上瘾最新章节

        她,前世是是古武时间长的第一女高手,却没想到会遭遇闺密的背叛,死后,她却魂穿到了异世,还差点被人欺辱!刚侥幸逃脱,又遇上了一个要把她拐回家当媳妇的妖孽男子……“天啊,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某女主欲哭无泪。

    本章内容提要:
    ...    在夏尔罗特的放行下,南宫荣等人最终平安无事地离开了德林佩尔城,不过少年很清楚这件事只是暂时被强压了下去而已,一旦骑士大人离开此地,那个面子里子全都丢得干干净净的胖军官肯定会迫不及待地带着一群人前来找茬。     甚至连德林佩尔的城主也有可能会来找麻烦,毕竟南宫荣和夏尔罗特之间的对话并未刻意压低音量,附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