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荣知道自己的民族在帝国各处均不受待见,歧视、嘲讽以及侮辱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连一些好吃懒做的普通无业游民都敢明目张胆的瞧不起正儿八经工作或经商的汉族人,并且竟然还会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不过也仅限于此罢了,也不知是贵族们自诩为文明人想要保住自己所剩无几的脸皮、普通民众摄于帝国制定的法律不敢以身试法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他们并没有公然的进行迫害。

    至少,这些家伙在名义上仍然承认汉族人是帝国平民。

    不过现在这种情况又是怎么回事,一名帝国军官竟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睁着眼睛说瞎话的进行诬陷并命令部下展开暴力袭击,真如那个敢于挺身而出的男子所言这群家伙脱了军装说他们是强盗都绝对有人相信。

    难道说前线的情况已经恶劣到帝国不惜撕下脸皮直接动手从民众手里抢夺财物来贴补战争花销的地步了吗?南宫荣觉得多半不会,这应该只是德林佩尔城独有的现象,待他联系上奥克塔薇尔之后一定要进行制止才行。

    所以少年才努力忍住了没有出手,他如果在旁边打酱油看戏,那么最起码还能作为从头到尾目击了整个事件的旁观者客观地对长公主殿下进行说明与解释;可若是少年参与了进去,那就真的有理也说不清了。

    可惜南宫荣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为什么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这种事情为何如今却实实在在的发生在了眼前?区区一个城主的命令,难道还能代替了帝国的法律不成,谁给他胆子挑战帝国权威的?别说这德林佩尔依然属于王室的势力范围,便是那些阳奉阴违野心膨胀试图自立的家伙也不敢改动帝国法律,甚至于和它作对。

    至少现在还不敢。

    少年并没有想得这么深,所以当他弄清楚真正导致这一切的原因后,他便如同这轻易改变的法律一样很快地改变了自己的初衷。

    不过现在嘛,南宫荣暂时还不知道这些,他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那名挺身而出的汉族男子身上。

    挥挥拳头将围拢过来的几个士兵集体揍趴下倒也没什么,装够了逼之后故作高冷的从鼻孔里哼一声瞪上军官一眼然后捡起老者的钱将他扶(或者背)起来送去城外看医生才是正经;想必那名胖胖的军官也不会真的有胆子下令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开枪,只能黑着脸放任他们离开,事情自然也就到此为止。

    可若是把士兵装备的火枪抢过去抓在手里的话,这问题便彻底大条了,完全给了对方开枪的理由好吧?讲道理南宫荣完全不明白男子为何要这样做,他表现得未免太过冲动了一些。

    果然看到男子将枪拿到手后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士兵脸上的表情顿时全都变了,纷纷举枪对准了他。那名胖胖的军官更抖动着自己的啤酒肚以飞一般的速度从马车上滚了下去,藏在车厢后面探头探脑地声色俱厉道:“袭击帝国军人不说还敢抢夺枪支,你是真的不想活了吗!?”

    “自从帝国公布名叫南宫荣的汉族魔兽操控者暗中勾结同盟企图刺杀带兵支援帝都烈达纳的托隆索公爵未遂但却也令公爵受到重伤昏迷不醒这个莫名其妙的消息后,随意怀疑我们是同盟的间谍各种强抢财物、抓去监狱做苦力乃至于其它更加无耻的事情便各种层出不穷,仿佛无论将我们怎么样都没关系已经是某种不成文的规定了一般。我那才只有四岁的女儿仅仅只是想要保住我们夫妻俩用努力工作存了很久的钱买给她的生日蛋糕说什么也不愿意松手,就被你们这些当兵的一脚踹倒脑袋重重的嗑到了地面,然后就再也没能睁开眼睛了。你特么的倒是摸着自己的胸口说说看,我们还有活路吗!?”

    男子说到最后几乎是泪流满面着怒吼出来的,就连他原本不想惹事的妻子,也似乎是回忆起了女儿的遭遇,一般洒着泪一边咬着牙快步冲到丈夫身边,捡起地上的步枪和他站在了一起:“既然无论到哪里都是这种让人活不下去的绝望情况,那我们还不如就在这里一了百了算了!”

    队伍里的汉族人并不多,只有十个不到,虽说没有在这对夫妻的呼声下奋起响应却也忍不住一阵泣不成声,想来他们的遭遇同样不会很好。

    事情发展到现在南宫荣依旧没有打算出面做点什么,因为他已经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做些什么才好了。满脸懵逼的少年完全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照理说奥克塔薇尔他们应该认为自己光荣的在那座名叫米尔甘的小镇上于敌人的袭击中【嗝屁】了才对,为毛莫名其妙就变成勾结同盟试图行刺的间谍了?

    由于此刻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别的地方,系统也就无所顾忌的用异常装逼的低沉语气不紧不慢地解释道:“骚年你当然没有和敌国勾结,将这么无厘头的消息发布出去对方肯定不会真的认为老公爵有受伤昏迷而上当受骗放松警惕;但烈达纳城内那些有着花花肠子的家伙并不知道啊,一支开进都城的暂时没有最高统帅的军队,虽然老公爵忠于王室可不见得他手底下的军官也有着同样的想法,如果能想办法拉拢过来将军队掌握住的话,以后做某些事情自然也会方便许多。”

    精于此道啊不对、是说中毒颇深的眼镜娘米拉随即也两眼放光的接话道:“对对对,利用这个机会让心怀鬼胎的家伙主动从暗中跳出来,待他们闹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再将其一网打尽,彻底清理掉内部的隐患。嗯,这个可以有。”

    系统对于眼镜娘的反应不置可否,她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尽管我们在那座小镇确实受到了袭击,不过在那之前老公爵的部队一路上都在遭受攻击,要说他在这次袭击中受伤昏迷了估计三岁小孩也不会相信。但如果此处冒出来一个勾结同盟的间谍,那可信度就能增大许多,更何况你同时还有着长公主殿下信任的临时搭档以及自古对帝国不满乃至于坚持反抗的汉族人两个身份。若是有你做内应,再加上先前反复进行的旨在消耗士兵精神气力的疲劳攻击,在外人看来还真有可能得手。”

    表面上的南宫荣依旧表现得十分平静,他甚至连咬牙切齿的动作都没有,仿佛事不关己一样的淡然问道:“所以王室还有托隆索老公爵便果断利用这点好好做了一下文章,只要能够清理掉隐藏在内部的祸害就行了,外面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无所谓的吗?”

    金长直萝莉同样十分平淡地叹了口气:“包括我们眼前正在发生的这些事显然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否则在如今王室很难约束下面人的情况下他们真要顾及于此的话就绝对不应该将这个计划付诸于行动。”

    接下去的对话已经没有了,躲藏在马车后面的军官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大声尖叫了起来:“干掉他们,快点把这些该死的汉族人全都干掉!就算是为了德林佩尔城的安全,也绝对不能让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进去!”

    事情再这么发展下去可真的要闹出人命来了,南宫荣刚刚迈出一步想要出手阻止,却不想迎面袭来一股裹挟着阴影的冷风,下意识地抬左手遮挡时,巨大的力道猛然击打在小臂上,剧烈的疼痛简直像是要钻入骨髓一般,让少年不禁当场踉跄着好悬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老子注意你半天了知不知道?明明是个汉族人穿的衣服却比普通小贵族还要精致,旁边那个女伴手里拎的金属箱子明显十分沉重里面装的肯定是许多值钱玩意,你区区一个渣滓怎么可能拥有这么多的财富,肯定是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甚至抢来的!现在怎么着,还想给自己的同类声援撑腰吗?哥几个,给我把他往死里揍!”

    不用抬头去看南宫荣也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站在自己附近的几名士兵由于在这一块做久了导致眼光十分毒辣,多半是猜到了米拉手中箱子里装的究竟是什么,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胳膊上狠狠挨了一记枪托的南宫荣并没有感觉到这钻心刺骨的疼痛有多么难以忍受,因为他整个人都彻底爆发了。疼痛?在极度的愤怒面前是不存在的。

    一边大呼小叫着让几个狐朋狗友过来下手一边继续挥舞枪托的那名士兵的声音十分突兀的戛然而止,他的动作也随即停顿下来,拼命瞪大眼睛用满脸不可置信的表情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

    那里已经被一根尖锐的淡紫色水晶给毫不留情地洞穿了,换了世界上再高明的医生来也绝对没得救的伤势正疯狂地吞噬着士兵的生命,黑暗和冰冷飞快地笼罩了他。

    前几天外出借着巡逻的名义去湖泊附近的难民们扎营的地方打秋风时,被他们几个狠狠折腾一番后扔到湖水里的那个汉族女孩,当时体会到的会不会也是这样的感觉呢?真见鬼,早知道就不该打这小子的主意了。

    带着惊愕与悔恨,士兵脸上的表情彻底凝固了。

    谁也没有想到第一个闹出人命来的竟然不是那对端着枪的愤怒夫妻,而是队伍末尾处的南宫荣,少年手中的水晶武器更是从未见过,以至于旁边几个正准备响应的士兵当场惊得目瞪口呆。

    既然他们未能很快反应过来,那么自然也就留给了南宫荣足够多的时间。当周围的士兵不顾四散奔逃尖叫的难民纷纷朝南宫荣开枪射击之际,他也将一面半球形水晶罩子捣鼓出来,把自己和米拉给罩了进去。

    自动火器在林薇音那边乃是标配,不过在拉兹菲尔德却是个稀罕货,即便是富庶的德林佩尔城其卫队士兵手里拿的也全都是单发步枪,那火力弱得连让水晶罩子表面摇晃一下都做不到。

    而且这种步枪持续火力也明显不足,啪啪啪几发子弹打完后,士兵们纷纷哑火继而手忙脚乱的开始摸索口袋里的弹夹进行更换,简直一点配合也没有。

    不过南宫荣并没有对士兵们的表现冷嘲热讽,他只是声音由低到高、语速由慢至快的用力捏着拳头如此说道:“在米尔甘小镇遭遇袭击时,你为了保护托隆索选择对我见死不救也没什么,我能理解这就是政治;而且在我利用某种方法穿越到别的位面成功避免了死亡后,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家乡的情况,甚至今天还在曾经帮助了自己的当地人最需要我的时候,狠下心启动终于完成所有准备工作的法阵折返了回来,为的就是继续和你搭档驱逐隐藏在这个世界阴暗处的那种可怕怪物,完全不在意你对我的见死不救。但是,你自己瞧瞧你到底都做了些什么!?我想要拯救的可不是这样的一个世界啊,奥克塔薇尔·费米提亚——!!”

    从半球形水晶表面有无数细小尖锐的水晶物体凝聚出来,接着雨点般朝周围的士兵激射了出去。那些都是之前打在晶体表面的子弹,稍微加工一下后被少年直接拿来利用了。

    待平静下来之后,整条街道看上去如同暴风袭过一般显得凌乱不堪,大片大片的士兵被扫倒在地来回翻滚着发出痛苦的哀嚎,还有一些倒霉的家伙更是动也不动,估计已经嗝屁了吧。

    同一时间,千里之外的烈达纳附近前线指挥部外面,忙完了工作正打算晒晒太阳呼吸呼吸新鲜空气的长公主殿下,忽然没来由地狠狠哆嗦了一下。

    伴随在长公主身边的纳基里斯见状不禁疑惑地看了看头顶上明媚的太阳:“今天的气温好像并不低啊,塔薇儿?”

    “不,不是气温的原因,我只是忽然间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样子。”女孩说着遥遥看向了实际上根本望不见的德林佩尔城的方向,“而且似乎很糟糕。”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1章 爆发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1章 爆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1章 爆发是作者穿越众里的宅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正牌辅助装置》之 第111章 爆发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正牌辅助装置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穿越众里的宅写的《正牌辅助装置》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最新章节- 正牌辅助装置全文阅读- 正牌辅助装置txt下载- 正牌辅助装置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11章 爆发】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正牌辅助装置】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正牌辅助装置》书迷评论

  • 同事的谎言最新章节

        罗恨天伏在楼顶阳台的砖石边缘之上,双手青筋暴起,命悬一线,他惊慌地说不出来话来。而虞誉认为此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便没有救他?而二人的关系颇为复杂,他们曾是同事,又似乎是朋友,又好像是情人?这当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一切的答案还得从虞誉第一天进入客户酒店开始说起。而随着虞誉待在客户酒店的日子越来越长,便发现其中许多肮脏不堪的秘密,轻则让人身败名裂,重则招来杀身之祸。虞誉一直三缄其口,他还以为他自己只是个局外人,没想到三番四次被卷入其中,最后即使杀人自保也在所不惜? 后来,他结识了新的男朋友,可没想到竟是伪装的恶魔来复仇,同时也牵出罗恨天死亡的真正原因?

  • 天灭传奇最新章节

        雪纷纷扬扬的从天空中飘了下来,寂寞、清冷。一个身著黑纱少女,站在雪山之颠,遥望冰封大地。专注的表情,流光中闪现出一点光芒。  雪依然下个不停,在狂风卷过的雪原上,现出一行长长的足迹。女孩笑了,就象那迎风摇曳的雪莲,在寒冷的冰雪大地上,弥散出丝丝暖意。

  • 绝世至尊最新章节

        一味古鼎,炼尽一方世界;一把画笔,绘尽天下万物;一炳长剑,斩尽三千大道;一段传奇,诉尽一世情愫;九天星域,十方宙宇,天穹之下,演绎着一段少年的巅峰之路!

  • 破烂王最新章节

        “就因为你是收破烂的,我才被人看不起,我恨你!”这句话是我对我爸说的。年少轻狂的我经历了怎样的青春?谁不想做一个让人敬仰的人呢!谁不想给家人带来荣耀呢!有谁天生注定是废品!!!

  • 神武主宰最新章节

        不能觉醒的他,一次意外回来,他将改变世界,改变格局,走上主宰之路。

  • 神魂不灭术最新章节

        杨浩无意中,获得仙界顶级功法《神魂不灭术》。此功法为何会流落到下界?为何这么牛叉的功法,却被告知是邪功?
        这部功法是否隐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且看杨浩如何一步步揭开功法的秘密,揭开仙帝的阴谋,住仙帝的房子,玩仙帝的妞。
        **************************************************************************************
        书友交流群小剑微信号luokai104

  • 迷神引最新章节

        一个人需要隐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过一生?
        万年孤寂换来与君一次相遇,你弹琴写字,我在一旁恍惚了一切。
        红尘滚滚,万丈繁华,我们终免不了世俗。
        一缘一劫,命不待我。
        一声哥哥,我们之间隔了千山万水。
        咫尺天涯,遥遥相望,望而生情,望而生恨。
        一剑穿心,情缘难容。
        我的情爱泯灭于绝望之中,你的正道消弭在无尽悔恨之中。
        再相见,物是人非。
        我为恶神,你为妖仙。
        从此,我要六合荣尊,主宰天下。
        你若在,便四海升平。
        你若离开,便九州同毁。
        我亦,无悔。

  • 村野最强小农民最新章节

        落魄少爷王小天在村里经常被人欺负,在一次和叔叔的捉奸过程中,被人打晕扔进了河里,差点被淹死,得到了丹尊的记忆传承,从此快意恩仇,瞬间积累了无穷的财富,一夜间各种美女纷纷而来……

  • 步步宠妻:老婆,有点甜最新章节

        嫁给一匹腹黑的狼是什么体验,婚后的夜生活全都被某人牢牢掌控又是什么心情,萧潇最有发言权。婚前那人温柔体贴,柔情蜜意不断。婚后呢?简直不要太疯狂。晚上也就罢了,这个大白天也处处挑火的人怎么整?终于有一天,萧潇忍无可忍,大声抗议:“徐少昂,我要自由,我要离婚!”谁知某男不以为意,嘴角微弯,“乖,不要浪费力气,有什么话床上说”“你……”某男欺身而上:“潇潇,再为我生个孩子吧!”“……”

  • 妃常嚣张:废材嫡女要逆袭最新章节

        穿越成废材大小姐?没关系,她通经脉,学炼丹,身负异能震天下!庶妹狠毒还抢走未婚夫?那样的未婚夫她不屑要,庶妹如此那她就替原主讨回来!赐婚和亲?唔,那男人好像也还不错,对她这么好难道……最终她还是落入了某人的情网,本想平平淡淡的过日子,没想到,各种事情扑面而来,她的身世、某男的身世、神秘的暗月组织……

  • 圣牛最新章节

        他是复仇者,也是老实人!只身复仇,玉石俱焚,重生异世成为一个牧童!神奇的仙牛,可敬的土地公,又会给他带来什么样的机遇?背井离乡,参军谋生,功至将军!金丹大成,灭杀妖兽,更有美女相伴!却怎奈是织女转世,天条戒律,天庭威严,又会给他什么样的危机?且看他如何偷天换日,终得美人归……

  • 如果岁月逢花最新章节

        萧天宇说:我把爱情的选择权交给你。只希望你记住,任何时候你转身,我都在!

  • 大道朝圣最新章节

        蟠桃大会上,天庭第一美女嫦娥献舞,舞毕。韩浪酒性大发,他眉心的根源之目忽然大开,仿佛八月十五的月亮,照耀的九天十地到处都洒满光芒。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天地之间的古老众神在这奇妙的光芒照耀下纷纷退去。韩浪噌地一声,手拿无尽之刃,刀锋指着高高在上的玉帝道:“玉帝老儿你要是敢跟本帅神抢嫦娥,本帅神分分钟秒杀你……”

  • 时空创忆记最新章节

        三段不同的时空,一个失忆的少年,寻寻觅觅心中那个早已忘却的雪白身影……直到一切真相大白,自我重生,蓦然回首,才发现那个站在对面狞笑着的人,是曾经的自己!

  • 女鬼请留步最新章节

        简介是不可能写简介的,这辈子都不会写简介。(ps:看小说最烦两种人:一是不写简介的人。二是简介写了等于没写的人。)

  • 重回23岁:老公乖乖别跑最新章节

        人生能够重来吗?  一生悲哀凄惨的周爱佳,原以为能寿终正寝的死在疗养院的床上,就是她最好的结局了,却不料再次睁开眼睛,竟然重新回到了23岁的某天,一切错误选择都还没开始的最初……  这一次,她想要个有温度,有温暖,有家人,有爱的全新的人生。本文暖文,不虐,不虐,不虐!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另外本文治愈奋斗家里长短平淡婚姻系,非女主复仇路线哦!

  • 锦绣田园:钓个相公来种田最新章节

        一朝重生,先被陷害入虎口,再被穷酸秀才强迫拜了堂,债主上门,极品家人投奔,走一步掉一个坑,真的是天煞都没她招灾,孤星都比她命好。rn可你以为这样,白落就输了?rn且看她左手抓秀才,右手拿皮鞭,你敢不努力试试看?rn什么?你要她按常理出牌?按套路生活?rn白落冷笑:“你敢惹我,那便要你尝尝十八般凌虐手段,保证滴蜡、捆绑让你酸爽成仙才能停!”rn这一世,她银针在怀中,医术在心中,医死人、活白骨,圣手神医逆天行!

  • 武魔录最新章节

        世人所欺,愿化身为魔,屠戮天下。立魔教,破正道,到底谁是正,谁是魔!

    本章内容提要:
    ...    南宫荣知道自己的民族在帝国各处均不受待见,歧视、嘲讽以及侮辱乃是司空见惯的事情,甚至连一些好吃懒做的普通无业游民都敢明目张胆的瞧不起正儿八经工作或经商的汉族人,并且竟然还会得到其他人的支持。不过也仅限于此罢了,也不知是贵族们自诩为文明人想要保住自己所剩无几的脸皮、普通民众摄于帝国制定的法律不敢以身......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