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欢每日在岸边指导工匠造船,李崇义在院子内研究滑翔翼,战奴们已经遣散光了,只剩下他与恩佐,但此时的虬髯客整颗心走在铁皮船上,没有时间理会房中的二人。

    海岸边,虬髯客有些不相信这铁皮船能下海,于钱欢在海岸边争论,两人唾沫横飞,争论不休。随后钱欢拿出一块木板,在木板上钉上一块铁皮扔进海里。

    带有铁皮一边的木板下沉却没有沉浸如海,虬髯客一愣,钱欢指着虬髯客的鼻子质问:“还到没有?只要木板的浮力大于铁的重量,就不会下沉,到时候你船造的大一点,铁皮薄一边,预防敌人的箭矢就行了。而且就算遇到大风大浪,你也不用担心你的船会散掉。没文化,吵吵的声音还大。”

    虬髯客脸色由红变青,随后转身不在理会钱欢,钱欢看着这货的表情,心里就知道,这货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剩下的日子,钱欢继续拉着虬髯客在海边看船,不停为虬髯客讲解船的知识。

    “船头一定要做成上翘利刃状,这样能轻松破开海水,减少阻力。”

    虬髯客点头,身后的人提笔记下。钱欢继续道:“还海中不比岸上,在海中厮杀不是看人数的多少,而是看船是否结实,就好比现在咱们的铁皮船,出海遇到敌人,直接开船撞过去,就能毁了地方,而且你还有一些火药,绑在八牛弩上在敌船的船体上炸一个窟窿,这样都是战斗经验。”

    钱欢在与虬髯客唠唠叨叨说一些有的没的。无非就是想拖住虬髯客,强迫他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不去注意李崇义和恩佐。

    钱欢拖住虬髯客检查船体,虬髯客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自己不在岸边又担心钱欢在船上捣鬼。钱欢与虬髯客一同检查,检查没一块木板之间的拼接。钱欢检查过的虬髯客还有些不放心,上前在检查一遍。

    钱欢一边检查,一边与虬髯客扯家常:“你与李靖是结拜兄弟,你怎么出海做海盗了。不怕你以后与李靖相遇厮杀?到时候可有好戏看了。”虬髯客抓起木板排在钱欢的背上,怒骂道:“我与李靖乃是结拜兄弟,他愿为李家皇帝卖命,我不阻拦,万贯家产赠送于他,助李家皇帝打天下。”

    钱欢抓起木板扔到一旁,无力道:“那你咋还出海做海盗了,按照你的实力,李二封你做个国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虬髯客已经没有心情和钱欢生气,倒是对李二这名字挺感兴趣:“李二?这称呼不错。我倾尽家财是为了我那兄弟和义妹,至于他李二打不打天下和我有何关系,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李二,你以为老子愿意在这做海盗?”

    钱欢一不小心说出了李二,这确被虬髯客记住了,张嘴闭嘴李二的,真希望能传到李二的嘴里,然后让李二来灭了他。钱欢没有开口,但过了一会钱欢有些忍不住了:“哎,虬髯客,你说你长的也不算难看,怎么红拂女看上了李靖,却没有看上你,你是不是嫉妒李靖在出海的。”

    钱欢这一刀可戳在了虬髯客的内心深处,抓起木板追杀钱欢,钱欢绕着船体转圈,嘴却不停的问虬髯客:“到底是不是这回事,要不我在给你介绍几个女人?各个天资婀娜,尤其那叫如花的,特美。”

    虬髯客被气得哇哇大叫:“啊~~钱欢,老子今日定要杀了你,老子与李靖,红拂乃是兄弟之谊,怎会想你脑中那般龌蹉。”眼看着要被追上了,钱欢一边后退一边投降:“是是是,是我想的龌蹉了,但是李静却娶了红拂女。你不能杀我,你还没得到出海不死人的法子呢。”

    虬髯客扔下手中的木板,落寞的坐在地上:“我与李靖他们相识时,他们两个就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张仲坚怎能那卑鄙小人,怎能对兄嫂有歹心。如今大唐是李二的天下,我不喜他,又不想与我兄弟为敌,只能远遁来此。”

    钱欢悄悄坐在虬髯客的身旁,虚心假意的安慰他:“我能理解你。”话落还拍了拍虬髯客的肩膀,虬髯客反手把钱欢按在沙地上:“小子,别以为老子不敢杀你。”

    虬髯客松开钱欢离开岸边,一嘴沙子的钱欢冷眼看着虬髯客。老子不装的傻一点你怎么会放下戒心,虬髯客,等老子回到长安就去质问李靖,我倒要看看李靖如何给本候一个交代。

    几日后,船头出现了大概模样。夜晚间,李崇义与恩佐带着滑翔翼悄悄离开府邸进入后山,一路上遇到的海盗都给李崇义悄然杀掉。两人来到断崖,这是李崇义早已经选好的地方。恩佐看着山下腿有些颤抖:“崇义,听说你们以前用的都是铁的,咱们这木头的能行么。”

    李崇义已经把滑翔翼背在了身上,不紧不慢的回道:“我也没用过,整个大唐就一人用过,咱俩掉下去应该摔不死,这玩意应该还算牢固,毕竟都是钱欢在岸边偷来的。走吧。”

    李崇义话落带着滑翔翼跳下断崖,恩佐咬着牙,回退俯冲飞侠断崖,过了许久,恩佐感觉自己没有降落。抬起头却睁不开眼。只听李崇义的声音在上空传出:“驾着飞向大海,孤狼他们会看到你的。”恩佐刚开口,一股海风灌进口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低着头随风滑翔。此时虬髯客的手下,岛上的海盗已经发现了天空中的二人,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这是什么东西。

    海盗回过神赶忙去查看李崇义的院子,只见院子中插满了草人,活人一个没有。随后连忙去回报虬髯客。此时的虬髯客正在海岸边看着站在船头上的钱欢,这家伙已经站了一个时辰了,在搞什么鬼。这时钱欢扭头看向天空,虬髯客也顺着钱欢的目光望去,之间一直白色‘巨鸟’出现在天空。

    虬髯客疑惑,这是什么鸟,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也不煽动翅膀。‘巨鸟’慢慢飞向虬髯客的方向,虬髯客抓过手中的弓箭,一箭飞出,钉在了滑翔翼的木头上,李崇义见此不在犹豫,用嘴咬开绑在腰间的绳索,绳索落下,钱欢跃起抓住绳索,天空中的李崇义一荡,咬着牙亭子腰板。

    这时候虬髯客才反应过来天上的人是李崇义,回手弓箭瞄准钱欢,钱欢转头大喊:“虬髯客,别忘了你还不知道出海不死人的法子呢。”

    虬髯客用弓瞄准钱欢,怒吼:“告诉老子。”钱欢哈哈大笑:“在你打我的那块木板上,至于能不能找到就是你的命了。”这时候恩佐的船也出现在海上,估算这李崇义的落点处航行,孤狼扔下绳索,钱欢在腰间拔出一块木板,松开挂着李崇义的绳索落入海中,蹲在木板之上,被军船拖拽前行。

    海岸的虬髯客也找到了木板,之间木板上歪歪扭扭的写字橘子二字,虬髯客差点疯掉:“追,给老子追,不能让其活着。”

    李崇义嘀咕了滑翔翼,钱欢也高估了自己的水平,船停下把钱欢拖上船的时候钱欢的双腿已经没有办法走路了,两只手也磨出了鲜血。至于李崇义和恩佐还是没有降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是作者小致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贞观唐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小致命写的《贞观唐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是作者小致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贞观唐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小致命写的《贞观唐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贞观唐钱最新章节- 贞观唐钱全文阅读- 贞观唐钱txt下载- 贞观唐钱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贞观唐钱】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贞观唐钱》书迷评论

  • 章献皇后最新章节

        她是狸猫换太子里的恶毒刘妃,她美貌无双,歌喉动人,被骂红颜祸水;她忍辱负重,从歌女到帝妃,被无数人指责居心不良;她七窍玲珑心,跨过重重险阻,终于成为一代帝后,却面临更多苦楚。他说,这世间众人看见的是利益,唯有我看见了爱情。她笑,踏平险阻,只为和他并肩观望这个世界。从最低微的歌女到后宫之主,从人下人到人上人,她历经苦难,步步为营,隐忍坚强,终于成为后宫之主。凭借的不仅是无双美貌,更是无比比拟的才智。史上最传奇的草根皇后??章献皇后。

  • 仙途霸业最新章节

        仙家无义,魔道难明,三界六道唯我独尊。英雄寂寞,女儿长情,江山万里谁与争锋。

  • 重生之俏媳妇巧种田最新章节

        麻蛋,竟然没死。人家重生,非富即贵,好不容易重生一次,竟然去了农村,家徒四壁也就算了,我忍。可竟然是弃妇,名节啊!欲哭无泪。哼!被欺、被踩,老娘忍不了,既然逆天重生,今生注定不平凡,冲啊,玩死你丫的。

  • 御道宗师最新章节

        万里之外,丑鱼吞天器;懵懂少年,插翅入云霄。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御道宗师》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抗战之中国远征军最新章节

        历史没有如果。
        但是如果历史有如果……如果中国的第一次远征没有失败,那将会发生什么?
        缅甸、中途岛、瓜达尔卡纳尔岛、硫磺岛、冲绳岛……
        史迪威说:“小伙子们,我将带着你们一路打到东京去!”

  • 称霸娱乐圈最新章节

        莫名其妙的重生,莫名其妙的系统,还有莫名其妙的娱乐圈。    张劫:我不是针对谁,我是说在坐的各位,都是辣鸡。js330

  • 女鬼惊魂最新章节

        阴森的夜晚,一位白衣女子的黑影,忽隐忽现,怪异的电话,苍凉的洞窟,消失的壁画,恐怖的骷髅头骨,荒野惨案,遗留的碎片,神秘图案,危机四起,一系列恐怖惊魂事件。。。。。。。js330

  • 八荒斗神最新章节

        烈云宫第一天才沈非,因意外断臂,从而跌落神坛,宗门弟子的羞辱,青梅竹马的背叛,沈非最终被迫离开烈云宫,被下放到了附属势力长宁宗。    手臂型的吊坠内,竟然隐藏着诡异的修炼功法《天残魔诀》,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沈非,凭着这门强大的功法从长宁宗脱颖而出,从此光环耀眼,一飞冲天!    三年后,再次站在烈云宫的宫门口,沈非淡淡的声音响彻天际:我,回来了!    然而,这只是另一个开始,手臂型的吊坠,也只是其中一块残片而已。    感谢阅文书评团提供书评支持!    已有2o6万完本玄幻《炎玄九变》!js330

  • 强行改嫁,总裁太霸道最新章节

        新婚夜,她翻墙误入了他的房,占了他的床,从此他对她百般纠缠……“为什么对我纠缠不休?”“因为你要对我负责任!”“明明就是你先动的手!”“那宝贝儿,今晚来我房里算算账吧。”“你无耻!”简妍气急败坏,用尽办法摆脱他的纠缠,终究离了婚。可谁知,前一刻才离的婚,下一刻他就拿着两人的结婚证:“宝贝儿,以后你逃不掉了……

  • 一入豪门深似海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设计,她被闺蜜送上了她哥哥的床!……“这张卡里有五百万,拿着,算我昨天晚上的嫖资。”……N年后,某女很嚣张的拿着一张卡放在某男面前“这张卡里有五千万,拿着,算我预付你今天晚上的嫖资。”

  • 缠情惹爱:总裁请克制最新章节

        “你要对我做什么!”他们衣衫不整的开始争执。最终却。可是造化弄人,明明相爱的人却成为最仇恨的敌人。“你毁了我的家庭,现在又想来毁我吗?”她眼中满是怨恨。他眼中炙热的情感根本无法掩饰,将她压在身下,“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你,只要你能怀上我的孩子,他们就不能奈何你。”明明相爱,可是最亲密的接触却像是割心一般疼痛。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忘却彼此之间的仇恨,交融时只有爱意?

  • 权婚撩人:轻吻!boss大人最新章节

        “轻点,嘴都要肿了。”三年后再次相遇,她在他身下缱绻辗转,他是邪肆黑暗的帝国首长,用一纸契约牵制她,夜夜缠绵。她逃,他下令全国通缉,追回后再次吃干抹净。你有病!”“你就是我的药。”“你去死!”“你是我的命,除非你死。”某天,全球直播,在全世界人的注视下,矜美尊贵的男人单膝跪地:“我爱你,嫁给我,庄园别墅,飞机豪车,军权财产都是你的,我,也是你的,随你支配。”

  • 良田喜嫁:憨夫萌娃一箩筐最新章节

        那一日落水,他将她救起,迎着瑟瑟北风,斗得你死我活的两人终于平心静气,头回敞开心扉。你咋取这怪名字?她问他。某人贱兮兮笑,我爹盼我一鸣惊人当状元,公子我不稀罕虚名,就稀罕你……发家,致富,除极品,生萌娃,调教纨绔子为忠犬憨夫,站在人生巅峰的郑双喜表示,咱总算没亏了穿越女的名头……

  • 情兮生死劫最新章节

        "盛唐时期,原本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百姓无不都是安居乐业。可傲来国石猴孙悟空出世后,与私下凡间的紫霞仙子展开一段凄美绝伦的旷世恋情。正因此,仙族大帝为了维护仙族至高无上的尊严,宣布要荡平魔界。孙悟空也因紫霞仙子之死而疯狂,率领群妖对抗天庭。仙魔两族之间便拉开了一场血雨腥风的战争,而平凡不已的人类们却因此遭受了空前绝后的灾难。人类们为求自保,在朝廷的带领下自立为一伍,加入了其斗争中。"

  • 怎么又是天谴圈最新章节

        偶得吐槽系统,一个被绝地求生诅咒的男人。落地自带天谴圈,洗头全靠轰炸区,资源只有十字弩,载具从来一格油。轰炸如风,常伴吾身。长路漫漫,唯毒相伴。什么?落地98K,枪枪都爆头?我怂还不行嘛!什么?落地天命圈,开枪落空投?我怂还不行嘛!什么,你说这么惨这么怂都忍不住要吐槽?这就对了!“叮,吐槽值+1,系统已激活!”

  • 凰行天下之异界为神最新章节

        暗影阁的第一杀手,墨绯莲,被挚友背叛,意外身亡……奈何天无绝人之路,墨绯莲获得第二次生命,但,她竟穿越到废柴之身!可废柴又如何,我偏偏要逆世而行!前世之事已做云烟,我便把握今生,绝不再负身边之人!什么?身为废柴不能修炼?“不好意思,姐姐我三系齐全,幻武玄齐修!”什么?炼丹师稀少无比?“好巧哦!我昨天刚刚成功练出七品丹?”什么?神兽强大难契约?有多难?“唔,我身边的水麒麟和毕方刚好是神兽!”什么?前未婚夫蕗王想要娶她,“呵呵……凤凰阁的人呢?给我废了他!”我命由我不由天!且看废柴如何逆袭成神!

  • 美女的妖孽兵王最新章节

        妖孽兵王回归都市,注定掀起一场狂风暴雨。“我秦枫一生行事,只求喝最烈的酒,泡最美的妞,敢惹我的,我会让他后悔来到世上!”

  • 狗一样的年华最新章节

        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是班上公认的屌丝:
        “屌丝,给我把地扫了。”
        “屌丝,给我把桌子擦了。”
        “屌丝,下去给我买瓶水。”
        “屌丝,给我把作业做了。”
        “屌丝,这两天手头紧,借我点钱花花……”
        作者qq:
        书友qq群:

    本章内容提要:
    ...    钱欢每日在岸边指导工匠造船,李崇义在院子内研究滑翔翼,战奴们已经遣散光了,只剩下他与恩佐,但此时的虬髯客整颗心走在铁皮船上,没有时间理会房中的二人。     海岸边,虬髯客有些不相信这铁皮船能下海,于钱欢在海岸边争论,两人唾沫横飞,争论不休。随后钱欢拿出一块木板,在木板上钉上一块铁皮扔进海里。     带有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