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欢每日在岸边指导工匠造船,李崇义在院子内研究滑翔翼,战奴们已经遣散光了,只剩下他与恩佐,但此时的虬髯客整颗心走在铁皮船上,没有时间理会房中的二人。

    海岸边,虬髯客有些不相信这铁皮船能下海,于钱欢在海岸边争论,两人唾沫横飞,争论不休。随后钱欢拿出一块木板,在木板上钉上一块铁皮扔进海里。

    带有铁皮一边的木板下沉却没有沉浸如海,虬髯客一愣,钱欢指着虬髯客的鼻子质问:“还到没有?只要木板的浮力大于铁的重量,就不会下沉,到时候你船造的大一点,铁皮薄一边,预防敌人的箭矢就行了。而且就算遇到大风大浪,你也不用担心你的船会散掉。没文化,吵吵的声音还大。”

    虬髯客脸色由红变青,随后转身不在理会钱欢,钱欢看着这货的表情,心里就知道,这货不会轻易的放自己离开。剩下的日子,钱欢继续拉着虬髯客在海边看船,不停为虬髯客讲解船的知识。

    “船头一定要做成上翘利刃状,这样能轻松破开海水,减少阻力。”

    虬髯客点头,身后的人提笔记下。钱欢继续道:“还海中不比岸上,在海中厮杀不是看人数的多少,而是看船是否结实,就好比现在咱们的铁皮船,出海遇到敌人,直接开船撞过去,就能毁了地方,而且你还有一些火药,绑在八牛弩上在敌船的船体上炸一个窟窿,这样都是战斗经验。”

    钱欢在与虬髯客唠唠叨叨说一些有的没的。无非就是想拖住虬髯客,强迫他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的身上,不去注意李崇义和恩佐。

    钱欢拖住虬髯客检查船体,虬髯客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自己不在岸边又担心钱欢在船上捣鬼。钱欢与虬髯客一同检查,检查没一块木板之间的拼接。钱欢检查过的虬髯客还有些不放心,上前在检查一遍。

    钱欢一边检查,一边与虬髯客扯家常:“你与李靖是结拜兄弟,你怎么出海做海盗了。不怕你以后与李靖相遇厮杀?到时候可有好戏看了。”虬髯客抓起木板排在钱欢的背上,怒骂道:“我与李靖乃是结拜兄弟,他愿为李家皇帝卖命,我不阻拦,万贯家产赠送于他,助李家皇帝打天下。”

    钱欢抓起木板扔到一旁,无力道:“那你咋还出海做海盗了,按照你的实力,李二封你做个国公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虬髯客已经没有心情和钱欢生气,倒是对李二这名字挺感兴趣:“李二?这称呼不错。我倾尽家财是为了我那兄弟和义妹,至于他李二打不打天下和我有何关系,要不是我打不过他李二,你以为老子愿意在这做海盗?”

    钱欢一不小心说出了李二,这确被虬髯客记住了,张嘴闭嘴李二的,真希望能传到李二的嘴里,然后让李二来灭了他。钱欢没有开口,但过了一会钱欢有些忍不住了:“哎,虬髯客,你说你长的也不算难看,怎么红拂女看上了李靖,却没有看上你,你是不是嫉妒李靖在出海的。”

    钱欢这一刀可戳在了虬髯客的内心深处,抓起木板追杀钱欢,钱欢绕着船体转圈,嘴却不停的问虬髯客:“到底是不是这回事,要不我在给你介绍几个女人?各个天资婀娜,尤其那叫如花的,特美。”

    虬髯客被气得哇哇大叫:“啊~~钱欢,老子今日定要杀了你,老子与李靖,红拂乃是兄弟之谊,怎会想你脑中那般龌蹉。”眼看着要被追上了,钱欢一边后退一边投降:“是是是,是我想的龌蹉了,但是李静却娶了红拂女。你不能杀我,你还没得到出海不死人的法子呢。”

    虬髯客扔下手中的木板,落寞的坐在地上:“我与李靖他们相识时,他们两个就已经有了夫妻之实,我张仲坚怎能那卑鄙小人,怎能对兄嫂有歹心。如今大唐是李二的天下,我不喜他,又不想与我兄弟为敌,只能远遁来此。”

    钱欢悄悄坐在虬髯客的身旁,虚心假意的安慰他:“我能理解你。”话落还拍了拍虬髯客的肩膀,虬髯客反手把钱欢按在沙地上:“小子,别以为老子不敢杀你。”

    虬髯客松开钱欢离开岸边,一嘴沙子的钱欢冷眼看着虬髯客。老子不装的傻一点你怎么会放下戒心,虬髯客,等老子回到长安就去质问李靖,我倒要看看李靖如何给本候一个交代。

    几日后,船头出现了大概模样。夜晚间,李崇义与恩佐带着滑翔翼悄悄离开府邸进入后山,一路上遇到的海盗都给李崇义悄然杀掉。两人来到断崖,这是李崇义早已经选好的地方。恩佐看着山下腿有些颤抖:“崇义,听说你们以前用的都是铁的,咱们这木头的能行么。”

    李崇义已经把滑翔翼背在了身上,不紧不慢的回道:“我也没用过,整个大唐就一人用过,咱俩掉下去应该摔不死,这玩意应该还算牢固,毕竟都是钱欢在岸边偷来的。走吧。”

    李崇义话落带着滑翔翼跳下断崖,恩佐咬着牙,回退俯冲飞侠断崖,过了许久,恩佐感觉自己没有降落。抬起头却睁不开眼。只听李崇义的声音在上空传出:“驾着飞向大海,孤狼他们会看到你的。”恩佐刚开口,一股海风灌进口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低着头随风滑翔。此时虬髯客的手下,岛上的海盗已经发现了天空中的二人,只是距离太远看不清这是什么东西。

    海盗回过神赶忙去查看李崇义的院子,只见院子中插满了草人,活人一个没有。随后连忙去回报虬髯客。此时的虬髯客正在海岸边看着站在船头上的钱欢,这家伙已经站了一个时辰了,在搞什么鬼。这时钱欢扭头看向天空,虬髯客也顺着钱欢的目光望去,之间一直白色‘巨鸟’出现在天空。

    虬髯客疑惑,这是什么鸟,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而且也不煽动翅膀。‘巨鸟’慢慢飞向虬髯客的方向,虬髯客抓过手中的弓箭,一箭飞出,钉在了滑翔翼的木头上,李崇义见此不在犹豫,用嘴咬开绑在腰间的绳索,绳索落下,钱欢跃起抓住绳索,天空中的李崇义一荡,咬着牙亭子腰板。

    这时候虬髯客才反应过来天上的人是李崇义,回手弓箭瞄准钱欢,钱欢转头大喊:“虬髯客,别忘了你还不知道出海不死人的法子呢。”

    虬髯客用弓瞄准钱欢,怒吼:“告诉老子。”钱欢哈哈大笑:“在你打我的那块木板上,至于能不能找到就是你的命了。”这时候恩佐的船也出现在海上,估算这李崇义的落点处航行,孤狼扔下绳索,钱欢在腰间拔出一块木板,松开挂着李崇义的绳索落入海中,蹲在木板之上,被军船拖拽前行。

    海岸的虬髯客也找到了木板,之间木板上歪歪扭扭的写字橘子二字,虬髯客差点疯掉:“追,给老子追,不能让其活着。”

    李崇义嘀咕了滑翔翼,钱欢也高估了自己的水平,船停下把钱欢拖上船的时候钱欢的双腿已经没有办法走路了,两只手也磨出了鲜血。至于李崇义和恩佐还是没有降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是作者小致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贞观唐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小致命写的《贞观唐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是作者小致命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贞观唐钱》之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贞观唐钱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小致命写的《贞观唐钱》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贞观唐钱最新章节- 贞观唐钱全文阅读- 贞观唐钱txt下载- 贞观唐钱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穿越重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百零九章 戏弄虬髯,轻松离开】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贞观唐钱】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贞观唐钱》书迷评论

  • 桃运大相师最新章节

        少妇排队让我看胸,只因我有相胸术……

  • 最强妖主最新章节

        苍茫大地宇宙洪荒,人神妖魔化界为限、相互残杀。人族夜羽身流妖血,除膜大法却为他开启逆天之路。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吾以万灵铸妖身!

  • 魂战天下最新章节

        罗羽脑海中存在一块圣魂珠碎片,让他有了卷土重来的希望。阴谋退败,十年之约!一段被封印的记忆,淡化了他渴望变强的信念。家族使命让他无法放弃变强的决心。他曾经失去的,他要亲手夺回来。纵然被诅咒的命运,罗羽不想让自己的族人只有沦为祭品的下场,他要变强,要将这宿命打破。挡我者,摧毁之!强者路,谁争锋!rn

  • 迷谷记最新章节

        花季少女琉雨和玉清在乘坐出租车时赶上了恶劣的暴雨天气。郊区路面的积水使汽车被淹,只能与秃头出租车司机一起弃车逃生,进入一座烂尾楼躲避天灾。夜来,惊悚的一幕发生了……故事讲述了主公人们迷失在地下世界的离奇事件,他(她)们从最初的设法逃生到后来的探索迷奇及遇到旷世大魔王结缘等等,经历了一段传奇。js330

  • 火影之弑血行最新章节

        杀戮,阴谋,背叛。为了她,我愿屠光三千世界,可是,没有想到的是,我的存在,竟然导致了她的死亡,我恨啊。    重生木叶,看木叶鬼才如何征战火影。    你很强?你是太看得起自己了,还是太看不起我波风浩人。    杀影如同屠狗,影级?那只是起点。。。js330

  • 三更雨最新章节

        漫无边际的忧伤充斥在陈糯的脑海里,梦中爱人的离去让她痛不欲生,她睁眼醒来,眼前的环境让她觉得无比陌生,并不属于二十一世纪的陈设,并不认识的人,幸好只是穿越到了一个并无多少人的地方,也好,就这样平淡地生活下去吧,不必在繁华的都市苦苦挣扎着去争什么去防备什么,好景不长,一个自称是她哥哥的人找到了她,再次将她带入了紧张无奈、惊险万分的生活

  • 邪凰狂妃:魔尊,蚀骨绝宠!最新章节

        惊世之眸,明善恶,辨妖邪,逆阴阳!  一场阴谋绝杀,她代替双胞胎姐姐,浑身浴血,一步一步踏入帝都,撕开盛世繁华之下的龌龊肮脏!  她是世人皆知的废物孤女,他是万万人之上的尊贵霸主!她敛去锋芒,以丑女示人,他风华绝代,妖孽无双!她扮猪吃老虎,他智计定乾坤!她挣扎于乱世逆天改命,他一双翻云覆雨手玩弄六界苍生于股掌!  仙林初见,一眼万年,从此被他缠上。  “你为何总和我针锋相对?我哪里惹你了,改还不行吗?”  “并非针锋相对。”他一笑倾天下,“而是见色起意。”

  • 风之灵术师最新章节

        自认为能完美隐藏自己能力的风零一在入学的第一天就遇见了和自己一样的神秘少年,在二人都被测试老师判为“没有灵力的残疾人”的情况下,事件会怎么发展?rn国家级灵术师?在这群少年里面真的有人能完成这个梦想吗?rn世界第一的数学王子?究竟是谁走错了片场?rn青史留名!完美一生!rn咦?只要结婚就满足了?你们怎么想的!rn这是一个关于青春和热血的故事。rn这是一个关于梦想和信念的故事。rn这也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故事。

  • 神王强宠:萌宝来袭最新章节

        她是契妖师世家血脉之力为零的废材!他是天冥国妖孽尊贵的王,万众瞩目,我行我素!为救父亲,她潜入他府中盗取龙蛋,却被迫替他孵蛋。龙蛋孵出一个肉嘟嘟的孩子。孩子一睁眼就认娘。“娘亲,你为什么要抛弃麒儿和父王?”“紫儿,孩子都有了,你就从了本王吧。”从此父子二人强力粘上她!

  • 从地球开始变强最新章节

        混元桩小成(可加速),金钟罩入门(可加速),莽牛拳大成(可加速),是否使用源点加速?王宣点击加速器,功法技能瞬间加速,直接圆满,下一刻他便仿佛修炼了多年一般,掌握了功法技能的诸多奥妙……世界之门大开,神话纪元到来,地球横扫诸界不断进化,一位位强者乘风而起化蛟成龙,世间有了仙圣神佛。五百年后地球联邦人口超过六千亿,掌控数十道世界之门,通过世界之门殖民外星域,成长为庞然大物。这是一个科技的时代,修行的时代,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何不乘势起,我亦能称尊做祖!

  • 亲亲老公哪里逃最新章节

        “好可恶,为了离婚,竟然诬陷我不能怀孕!”rn在医院拿着伪造的不孕化验单,我简直好气炸了,季先生,既然你说我不能怀孕,那我就怀给你看看。rn好气啊,这个男人都晕过去了,怎么还能醒过来,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来反抗。rn“乔乔,你妹妹的肝脏出了问题,把你的肝脏移植给她!”rn她是他心头的朱砂痣,我只是一个遭人嫌弃的替代品,不过想拿走我的肝脏也不是那么容易。rn“季先生,手术不能进行了,乔小姐怀孕了!”rn

  • 琴棋书画大才子最新章节

        苏天从唐朝穿越而来,看他如何在繁华都市落脚,然后混的风生水起。本事不少,搞笑功夫也不少。。。

  • 都市最强整蛊师最新章节

        前世为绝世兵王,这一世为纨绔二世祖,林凡没有想到,重生还带了个莫名其妙的整蛊系统,本以为这整蛊系统可以整蛊别人,却完全没想到,这系统原来整蛊的是自己啊!    “坑爹的黑锅,绿光安全帽,曹尼玛代步座骑,瞧这系统商提供的都是啥玩意儿啊。。。”

  • 天下第一宗最新章节

        杨明穿越了,而且成了天下第一宗的宗主!
        什么?
        这个天下第一宗名不副实,开局只有一条狗和一个糟老头子?
        没关系,拥有‘万界’游戏的杨明表示不慌。
        元石不够,丹药不够,武器不够,啥都不够?不怕,我有一万个小世界排队求开发!
        某大师辛苦炼制的圣丹万金难求?我小世界里都成堆了!
        你家老祖法力无边,唯我独尊?别逗了,我小世界里比你老祖强的妖兽多的都快装不下了......
        既是天下第一宗,就当威压宇内,武镇乾坤!看我拳打天下群豪,脚踢千万宗!

  • 纪少追妻套路深最新章节

        杨小姐的一天:追老公,追老公,还是追老公。纪少的一天:躲老婆、躲老婆、躲……不掉了!“喂,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放过我?”纪少恼羞成怒。杨小姐娇羞:“什么嘛,你昨晚明明搂着人家叫小宝贝呀。还有前晚,你送人家戒指呢,大前晚是鲜花,大大前晚是香吻……”一把抱住他,杨小姐暧昧挑眉:“所以……到底是谁不放过谁?”纪少第101次惨败,低眸望着那张天真无邪的小脸,“我从!我从还不行嘛……”

  • 天上掉下五百万最新章节

        兄弟之间,本来过着和平宁静,相亲相爱的生活,不料,一次突如其来的大奖打破了生活的平静,是弟弟林成意外中奖了,为了得到大奖,哥哥林刚夫妻不择手段,甚至不惜拿亲生儿子做诱饵骗到了大奖,但是亲情一旦破裂,伤口往往是血淋淋,弟弟走了极端,为了报复,用了更加残酷的手段,从此兄弟之间,孩子们之间,有了一场愈演愈烈的悲剧。

  • 我以新婚辞深情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炮友变前夫,是继续睡他,还是继续睡他?我的选择是,睡完了再潇洒离开,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 妻不好追:总裁老公请止步最新章节

        结婚三年,青溪和苏明远一直相敬如“冰”,直到有人挺着肚子上门,她才明白,自己满心付出的婚姻有多失败。
        原以为,离婚就能逃离一切,可转身——
        苏家讳莫如深,谈名色变的男人却莫名其妙黏上来,死皮赖脸的要把她娶回去。
        青溪不胜其烦,蹙眉大吼:“苏先生,你到底有完没完?”
        苏珩不由分说,打横将她抱起:“我苏家从古至今,还从没出过休妻这等丑事,苏明远不要你没关系,我娶你。”
        青溪欲哭无泪,苏家少爷,你是刚从封建社会穿越回来的逗比吗?

    本章内容提要:
    ...    钱欢每日在岸边指导工匠造船,李崇义在院子内研究滑翔翼,战奴们已经遣散光了,只剩下他与恩佐,但此时的虬髯客整颗心走在铁皮船上,没有时间理会房中的二人。     海岸边,虬髯客有些不相信这铁皮船能下海,于钱欢在海岸边争论,两人唾沫横飞,争论不休。随后钱欢拿出一块木板,在木板上钉上一块铁皮扔进海里。     带有铁......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