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落雪又从死去白袍青年的怀中掏出绝气散的解药,给自己和伊吹雪服下了。

    恰好就在云落雪和伊吹雪两人恢复功力的时候,庭院中突然闯入了两名身着长袍男人。

    “少主!”

    两人看见地上白袍青年的尸体,吓得魂飞破散。

    这两人也是阴阳门的弟子,之前跟白袍青年一起闯进来的,一直藏在暗中。

    刚才在白袍青年正欲玩弄伊吹雪和云落雪时,他们两人回避了一下,知道少主不喜欢别人打扰。

    两人在庭院外瞎转悠了一圈,回来时却发现他们的少主已经挂了,不禁大吃一惊。

    “死!”伊吹雪恢复了一些内力,舒展右指,一枚银针携着凌冽寒气,刺入了一人胸膛中。

    “呲呲……”那人胸膛处冒出大量白气,心脏都被瞬间冰封了。

    另一名长袍男人吓的头皮发麻,扭头就跑。

    伊吹雪无力击出第二针,云落雪起身去追,因为身体没恢复过来,速度太慢,被对方逃走了。

    “逃掉了一人,小雪,这地方不宜久留!对方很有可能还会找上门来。”云落雪咬牙说道。

    伊吹雪挣扎着站了起来,看了眼倒地不起的沈浪,急忙道:“这次我们把沈先生害惨了,先把他送去治疗吧。”

    云落雪也没有反对,很快就联系到了人手,把沈浪送去了市中心最大的医院。

    伊吹雪和云落雪两人也没闲着,换了一身衣服后就离开庭院,坐上了庭院外的劳斯莱斯幻影。

    “沈浪偷学了七伤拳这件事,要不要告诉家族?”车上,云落雪对着伊吹雪问道。

    “当然不行!被家族知道了这件事,沈浪先生肯定会死的很惨的!”伊吹雪急忙说道。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但这个姓沈的终究只是一个外人,其实我们没必要为他顶这种风险。”云落雪有点头疼。

    “落雪姐,沈浪先生这次救了我们,受了这么大的恩情,我们总不能恩将仇报吧!”伊吹雪撇嘴说道。

    “好了好了,我替你保密就是了。”云落雪微微叹气。

    ……

    沈浪醒来后,已经是第二天的清晨了。

    睁开惺忪的双眼,自己好像身处一间病房内。

    活动了一下手脚,沈浪浑身酸痛无比,身体都感觉要散架了,体内伤势还很严重。

    “沈浪,你醒了!”病床旁边传来一道惊喜的声音。

    是红月。

    “月儿,你怎么来了?”沈浪揉了揉脑袋,大脑还有些晕眩。

    “我也是刚来的医院,今天本来是带我师父来医院检查身体,碰巧遇见了程志医生,他说你住院了。”

    红月咬着贝齿,脸上挂满了担忧之色。

    她能猜到沈浪应该是遭遇到极大的麻烦了,毕竟俗世上能让沈浪这种高手受伤的人少之又少。

    “是谁把我送来医院的?”沈浪问了一句,就想起身下床。

    红月急忙扶着沈浪,轻声急道:“你受了重伤,先别下床!是程志医生给你主治的,他应该知道些什么。”

    话音刚落,一身穿着白大褂的程志一脚踏进病房。

    “沈先生,你醒了?”程志心中一喜,立即走了上来。

    昨天送来医院的时候,沈浪的伤势非常严重,程志还正为这事担心。

    没想到一夜过后,沈浪竟然可以坐起来说话了,这身体的恢复力未免也太强了。

    问了程志几句后,沈浪也大概的知道了自己的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应该是伊吹雪送自己来医院的。

    他还能清醒,多半是靠了伊吹雪的疗伤丹药,否则哪里恢复的有这么快。不过伤势太严重,沈浪一时半会儿也没那么容易好。

    “沈浪,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红月关切问道。

    沈浪摇了摇头:“没什么,事情反正已经和我无关了。”

    和沈浪预感的一样,自己和伊吹雪牵扯上关系就没什么好事,这次多亏了自己福大命大,否则还真这么稀里糊涂的栽了。

    看着沈浪这副表情,红月也没有多问,说道:“我早上已经联系了柳潇潇和白倾雨,她们两个应该很快就会过来的。”

    沈浪有点头疼,他和柳潇潇还有白倾雨都是男女朋友关系,这两个妞一起过来,指不定会闹出什么矛盾。

    红月知道沈浪在想什么,沈浪身边有几个女人她也是知道的,大概能猜出白倾雨还有柳潇潇和沈浪的关系。

    “沈浪,你好好恢复伤势就行,解释的话,就交给我吧。”红月立即说道。

    “嗯。”

    和红月聊了几句后,沈浪就打坐入定,恢复伤势。

    全力运转神照经,沈浪全身泛起微微红光,头顶冒出一丝白气,头发丝无风自动。

    神照经有冲脉带脉的功能,对恢复伤势有着极大的效果。

    很快,沈浪就进入了深度入定中。

    白倾雨先到了医院,突然出现的陌生女人让白倾雨有点惊讶。

    红月和她说明了一下情况。

    白倾雨怕自己打扰到了沈浪,不知道几次在病房外悄悄看了他的情况,心中很是担心。

    不多时,柳潇潇也到了。

    “安浅月,是你!”柳潇潇看到了病房外的红月,眉头微微一皱,之前她还有所怀疑,没想到给她打电话的人居然是红月。

    “柳小姐,别担心,我并没有什么图谋。沈浪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会恩将仇报的。”红月轻轻的摇了摇头。

    “还是叫你红月小姐吧,你的事情沈浪也已经告诉我了。”柳潇潇微微点头,她之前也从沈浪那里得知,红月已经不再是杀手的身份。

    和沈浪一样,红月也不是普通人。

    柳潇潇急忙问道:“沈浪呢?昨天一直打他电话都打不通,听说他受伤住院了?”

    “嘘,柳小姐你小声一点,沈浪还在病房里运功疗伤。”红月压低声音说道。

    透过窗外,柳潇潇看到了里面沈浪打坐的场景,小声对着红月问道:“我能进去去看看他吗?”

    “我也要进去看看!”白倾雨也急忙说着。

    红月摇头道:“你们都别进去吧,运功疗伤最忌讳被人打扰,还是等沈浪自己出来。”

    柳潇潇轻叹一口气,转眼看着白倾雨,笑着说道:“白队长事务繁忙,沈浪由我照顾就行了,您还是赶紧回去工作吧。”

    白倾雨蹩了蹩眉,道:“我是沈浪的女朋友,自然该我照顾他。”

    “什么!”柳潇潇怔住了,她知道白倾雨喜欢沈浪,但对方开这样的玩笑,让柳潇潇心中有些不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67章把他害惨了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67章把他害惨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67章把他害惨了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67章把他害惨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67章把他害惨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腹黑前夫,不好惹最新章节

        她是民政局替人办离婚证的迷糊女邹璃;他是慕容集团的总裁慕容城,M市名媛淑女争相追逐的钻石王老五,但外界都不知他已婚;“邹小姐,我离婚的消息希望只有你一个人知道,若是传到那些八卦娱记的耳朵里,那么后果自负!”她怎么也没想到替他办完离婚证的那一刻,亦是她和他缘分的开始只是一场蓄意的大火,将她和他从此分离再相遇是在她的订婚典礼上,她的订婚戒指滑落到了地上被他捡起,她抬起头笑盈盈的看向他,绝美的脸上满是柔美的笑意,“谢谢你,先生。”她眼中的生疏和陌生好似一把刀刺割着他的心,他俊逸的脸上忽的扬起一抹坏笑,“邹璃,你想顺利的结婚还得问我答不答应!”“对不起,我我们认识?”“你又想忽悠我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未婚夫今天有没有这个本事把你顺利的娶进门!”rn

  • 神级支付宝最新章节

        天上掉下个手机,还特么是苹果八!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的是,里边的支付宝是什么鬼?仙界商铺?地府专柜?打架?没关系,从神魂专区买个李小龙和你好好玩玩。治病?很难?没关系,华佗够不够?……不要和我玩,你真的玩不起。

  • 妖孽总裁,我的菜!最新章节

        “那么主动,我就不客气了!”男人邪魅的看着怀中的人儿!“禽兽,放开!”她,只是快递公司的小小职工!他,是鑫达盛娱乐公司的大Boss!阴差阳错,她成了他的仆,发誓,给钱都不伺候这样的主,却又不得不又成了他的千万员中的一个渺小存在,“告诉我,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要是我不说呢?”“那就给我走人!”前世的情,今生的债,岂是说走就能走?

  • 杀神狂兵最新章节

        一代兵王消失五年,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从此搅动风云,踩狂少,灭世家,平定黑暗世界。各大势力闻其名者,皆心惊肉跳。洒脱的个性,潇洒的身影,还有时时透着忧伤的情绪,让其命犯桃花,集万千情爱于一身。顺者生,逆者亡。玩转各大势力,收获美女,逐渐走向世界的巅峰。

  • 重生军婚:首长强势宠最新章节

        【1V1甜宠文】重生之后,苏柳宁决心远离权宁简这个衣冠禽兽。可为什么宴会上随便扑倒了个男人就是权宁简!权宁简强势:“你撩了我,就要负责。”苏柳宁有种不好的预感,“怎么负责?”“嫁给我!以后你归我宠!”苏柳宁:“可以说不吗?”权宁简严肃:“军令不可违。”  婚后,苏柳宁扶着酸痛不已的腰,“你这是家暴!我要离婚!”  权宁简眉头微挑,“军婚不能离!天又黑了,老婆,来执行夫妻义务。”

  • 巫师亚伯最新章节

        穿越了,怎么还带着赫拉迪克方块。  骑士很帅,法师拉风。  你说我是做骑士还是做法师呢?

  • 妖孽总裁:娇妻求放过最新章节

        为了前男友,她爬上了他的床,竟然意外的怀上了他的孩子,却落到了被人奚落和耻笑的局面。一年后,孩子出生,做了亲子鉴定,却发现这个孩子的父亲原来另有其人,究竟是谁的孩子?一个是她相爱了八年的男朋友,一个是身价亿万的富豪。她的感情归宿,又会何去何从?

  • 悠悠安于秦最新章节

        说起来可能没有人相信,两世为人的秦小姐都因为身份尴尬而流言缠身。上辈子她身为公主却不得不挥刀自刎,这辈子她是个孤女又该怎么逆转乾坤?宁长悠生于乱世长于天平,身患宿疾寿数难长,虽有一个小王爷的虚名却只能寄情音律,虽有心爱的女子却不敢开口。秦小姐说:“你喜欢我?”宁长悠:“是啊……大概是在第一次为你脱下外袍的时候。”

  • 恐怖高校最新章节

        一张极其普通,又极其特殊的“录取通知书”,一个没有名字的“大学”。
        极度厌恶学校的普通少年尹旷,因为一纸“通知书”来到这个所谓的“大学”。
        然后,他才觉得,以前他所厌恶的学校,简直就是天堂。
        在这个“大学”里,尹旷活着的唯一目标,就是拿到那张该死而血腥的“毕业证”!

  • 也将岁月待年少最新章节

        十八岁时,我觉得世上最难过的事是身边铺天盖地都是有关你的消息,而我却再见不到你。二十二岁时,我觉得世上最美丽的事是我趴在你肩头,夜风微醺,你说你在这里。

  • 炮灰不想说话最新章节

        穿越成各个小说世界的炮灰,卢禅只想安安静静当个路人,但总有人想把他拉进剧情的大坑。为了小命着想,卢禅只好稍作反抗,但反抗着反抗着莫名就成了大boss。卢禅: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书友群:483022054

  • 无敌小神农最新章节

        秦昊原本是一个小农民,意外获得神奇宝物!种田!开厂!治病!无所不能!带领村民发家致富的同时,女村长,女总裁,美女教师纷纷慕名而来……

  • 后天女神最新章节

        南穆欺身吻上林音,“小音,我可以做你的第一个男人吗。”林音慌忙推开他,“我有男朋友,我不能对不起简……”不等她说完,南穆便将她推倒在床上,他的呼吸落在她发梢,缠绵暧昧。“你有多少男朋友我都不管,我只想做你的男人。”这个一个灰姑娘逆袭的故事。她冷静地夺回属于自己的东西。最后却发现,她一开始就是他的猎物

  • 特种兵王是道士最新章节

        一个世界顶级杀手,却不明不白沦为一个超级大世家千金小姐的贴身保镖,还要陪她读书上学,看似平静的生活,背后却隐藏着重重危险,而这却还不是他的最终任务……

  • 农家小医妃最新章节

        她,军医世家,死在了临床试验上成为乡野村妇。白钥薇本以为重生是一场渡劫,没想到却遇到了命中注定的男人,从此踏上一条未知路,可是她,甘之若饴……他,大昭最尊贵的霸主,奸人所害被困山野,绝境之际却遇上出尘绝艳的她,从此宣布,宠妻一人,携手余生……以医救人,以医助人,从白钥薇穿越那一刻起,世间少了一位村妇,却多了一位神医……

  • 邪王独宠:倾城毒妃狠嚣张最新章节

        金牌杀手叶冷秋,一朝穿越,成了相府最不受宠的嫡出大小姐。惩刁奴,整恶妹,斗姨娘,压主母。曾经辱我、害我之人,我必连本带息地讨回来。武功、医术、毒术,样样皆通!谁还敢说她是废柴!……与他初次见面,抢他巨蟒,为他疗伤,本想两不相欠,谁知他竟从此赖上了她。“你看了我的身子,就要对我负责!”再次相见,他是战神王爷,却指着已毁容的她说,“这个女人长得好看,我要她做我的王妃!”从此以后,他宠她如宝,陪她从家宅到朝堂,一路相随,携手战天下!

  • 农门甜妻:养蚕带娃致富记最新章节

        名声不好的单亲娘,一朝魂穿,起死回生,开启逆袭人生,攒人气,当领队,找商机,好学习,发财赚钱,铲除奸佞小人,左手萌娃右手汉,扶摇直上当富婆……

  • 契约首席:沈少宠上瘾最新章节

        她在最落魄的时候,被他救起。一无所有?哼!死过一回?那又如何!见不得光的情人?可以!只要能虐前任渣男,毁莲花婊妹,救回骨肉至亲,哪怕付出一切,梁静也在所不惜!【沈少宠妻日常】沈擎傲,她的救命恩人,亦是身价过千亿的沈家大亨!人前冷傲,人后温柔,偶尔还要耍点无赖“沈总,我看了一天的策划案,真的好累。”“那我们来做点缓解疲劳的事儿……”这下,她连喊累的力气都没有了。沈少邪魅一笑,看来此事有益身心,而且……效果不错

    本章内容提要:
    ...    云落雪又从死去白袍青年的怀中掏出绝气散的解药,给自己和伊吹雪服下了。     恰好就在云落雪和伊吹雪两人恢复功力的时候,庭院中突然闯入了两名身着长袍男人。     “少主!”     两人看见地上白袍青年的尸体,吓得魂飞破散。     这两人也是阴阳门的弟子,之前跟白袍青年一起闯进来的,一直藏在暗中。     刚才在白袍青年正......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