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过了多久。

    安浅月身上不着寸缕,光滑细腻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缩在了沈浪怀中,丝发凌乱不堪,渐渐睁开略带迷茫的眼睛。

    三个小时,安浅月被沈浪的整整被折腾了三个小时,强烈药性让这个男人如同猛兽一般,在她身上鞭挞不休。

    不知道要了她几次,安浅月身体都已经麻木了。

    床单上猩红点点,破瓜的痛楚早就在安浅月记忆中消失,沈浪的一次次,几乎让她昏厥了过去,现在终于算是回归了平静。

    躺在了沈浪怀中,安浅月心中既没愤怒或是悔恨,只有哀伤。

    她怪不了沈浪,毕竟毒是自己下的。再者说,如果不是沈浪,自己的命早就没了。

    沈浪意识已经恢复了过来,看着床单上的血迹,心情很复杂。

    安浅月挣扎着坐了起来,面无表情的伸手把她的连衣裙抓了过来,遮在了身上。

    “你不是要问我问题吗?”不知过了多久,安浅月幽幽的说了一句,率先打破了沉寂。

    “你自己说。”沈浪声音低沉道。

    安浅月拿起床边的丝边文胸,却发现早就被某人扯成了两半,俏脸泛起一丝红晕,轻声说道:“我知道的不多。还有,我的真名叫红月。”

    “说重点。”沈浪背对着红月,继续说道。

    红月将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了沈浪,她是受人指使来监视沈浪的,至于其他目的,她本人也不知道。

    “你受谁指使?”沈浪眉头微微一皱,倒没想到自己被人盯上。

    “风云堂的王长老,我是奉他命令行事。”红月淡淡说着。

    “王长老是谁?名字叫什么?”沈浪继续问道。

    “我只知道他叫王天古,最近正在研究一些改造人体的药物,关于这人的其他信息,我真的不知道。”红月摇了摇头。

    沈浪知道眼前这个女人没有说谎。不过区区一个风云堂而已,全盛之下的沈浪,就算是孤身杀进风云堂也不算什么难事。

    “好了,事情我都告诉你,你现在可以杀我了。”红月淡淡说道。

    沈浪右手疾如闪电般的探了出去,掐住红月白皙的颈脖。

    红月没有表现出一丝畏惧,轻哼道:“还等什么,赶紧杀了我吧。”

    沈浪咧嘴冷哼道:“别以为说这种话就可以博得我的同情,你觉得我看起来像是那种心慈手软的人?”

    “不,你是一个冷血的人,否则又怎么会杀那么多人。”红月脑袋撇向一边,闭上双眼,很平静的说道:“好了,废话不用多说了,来吧。”

    沈浪双目一凝,只需要自己稍微用力,他就能扭断红月的脖子。

    以前的沈浪杀人从不会犹豫,但此刻他情绪很复杂,或许是在意刚和这个女人发生身体上的关系。

    总之,真要杀死刚刚和自己有肌肤之亲的红月,沈浪下不去手。

    沈浪咬牙,最终还是松开了红月的颈脖,哼道:“女人你赢了,我留你一条命。”

    红月黛眉一皱,说道:“是个男人就爽快点!你不是说要杀了我吗?”

    沈浪有点无语,说道:“你就那么想死?”

    红月冷笑道:“反正我活着也没什么意思。走出这个房间的大门,我照样会被风云堂的人盯住,我早就没有自由,死亡才是解脱。”

    沈浪瞥了红月一眼:“我来告诉你为什么。”

    说完,沈浪一手抓住红月雪白的手臂,使出一式碎玉爪,双指刺入红月手臂的血肉中。

    红月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手臂上顿时流出大量鲜血。

    沈浪双指钳住红月手臂血肉中的某个东西,往外拉了出来。

    是一个小型薄片,金属色泽,和手机内存卡大小差不多。

    红月美目一凝,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这是什么?我身体内怎么会有这样的东西?”

    沈浪不冷不淡的说道:“这是一个信号发射器,靠人体的生物电流运转,只要这东西在你身体里,对方时刻就能通过仪器知道你的地点。这玩意,估计是在你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别人植入了你的身体中。”

    红月娇躯一颤,难怪风云堂派来的人,每次都能找到自己,想不到自己体内居然还被移植这种东西?

    沈浪把床单扯成了布条,替红月包扎了一下。

    “我……自己来。”红月心中莫名一暖,自己开始包扎了起来。

    沈浪也没说什么,开始穿起了衣服。

    拿起那小小的金属薄片,红月忍不住问道:“没了这东西,我能自由吗?”

    沈浪耸了耸肩:“如果这金属薄片不运作了,对方多半以为你已经死了。”

    “我欠你一条命。”红月咬着贝齿说道。

    沈浪哼道:“别高兴的太早,你的处境并不安全。如果能逃过对方的追杀,你才能真正的自由。想追求自由很简单,实力可以解决一切。”

    “就像你一样?”红月饶有兴趣的说道。

    “暴力可以解决一切!除非有人能杀死我,否则谁也不能左右我的行动。”沈浪不冷不淡的说道。

    “我大概能理解你的心情了。”红月艰难的走下床,只感觉下身火辣辣的一阵疼。

    这男人也不知多久没发泄了,真是粗暴的像个野兽,不过沈浪那方面能力好的有点不像话。

    沈浪穿好了衣服,站了起身,哼道:“女人,我走了,你自己好自为之。”

    “我收回之前的话,你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只是一个伪装冷血的人罢了。”红月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黑色的内衣,穿在了身上。

    回头看着沈浪,红月嘴角完成了一道好看的圆弧。

    沈浪面无表情,这个魅惑的女人有时候还真能读懂自己的内心。

    “我……漂亮吗?”红月突然问道。

    沈浪老实说道:“漂亮。”

    “我和你的未婚妻苏若雪比,谁更漂亮?”红月又问了一句。

    沈浪搞不懂这女人心里在想什么,说道:“你比不上她。”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9章我欠你一条命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9章我欠你一条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9章我欠你一条命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9章我欠你一条命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39章我欠你一条命】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命之途最新章节

        顺应天命者,悲;逆应天命者,死!
        如之可奈何?祈求天地庇佑?
        殊不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身世坎坷,且看他如何面对人生!
        经历大变,且看他如何渐渐蜕变!
        命运降临,且看他如何对抗命运!
        持戟弯弓,且看他如何挽破苍穹!
        毁天、灭地、戮神、屠魔、诛仙、噬魂、镇妖、斩尸、弑佛!
        逆命运,踏天途,一切尽在——《命之途》!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命之途》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杀生最新章节

        受到操纵的生命,会选择怎样的生存之路呢?
        本书的另一个名字《修罗之道——杀生》

  • 烽火最新章节

        明朝大兵在万历年间援朝抗倭的战斗故事。

  • 群狼谷(旧版)最新章节

        光怪陆 的大陆,暗涛汹涌的世界,腐朽的贵族,一群无忧无虑的天才少年少女,还有大陆之外那无尽的挑战。。。。。。
        一次偶然的机会,一位自我奋斗成长起来的民间高手,一块莫名其妙的玉,他们相撞后,形成一位身份无比怪异可男可女的主角,那厶,“我”,到底是谁呢?

  • 半响欢最新章节

        她说这一世她要好好过,于是她雄霸九州无人能敌;她说这一世她不要颠沛流离,于是他放弃一切陪在她身边,免她无枝可依;她是皇者,是霸主,是女王。这一世,即使是在地狱,她也要活得像天堂。重活一世,她决定活出不一样的人生,且看她如何走来……

  • 穆少的代嫁甜妻最新章节

        啪!!!女人捂住刚刚被打的地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许晴知道穆容深现在想杀她的心都有,毕竟他觉得自己杀了他的孩子。”告诉我或是给我一个理由,什么时候变的那么恶毒连未出生的小孩都能下的去手。‘’男人的语气和质问让许晴觉得解释再多都改变不了什么。‘’眼见不一定真实,穆容深我们离婚吧!‘’男人爽快的答应,没有任何挽留的意思。第二天签了离婚协议的许晴只带走了自己的东西,走出门的那一刻,许晴对着穆容深说‘’你爱过我吗?哪怕一点点?‘’回答的却是”从头到尾,我穆容深爱的人都不是你。现在不会爱你,以后更不会。。。。。‘’五年后,当他们再次遇见。他有未婚妻,而她也有了自己的小孩。

  • 大明官妻最新章节

        大明嘉靖二十一年,四海升平,百姓安居乐业,嘉靖帝还是个好皇帝,严嵩还只是个字写得不错的小官儿,戚继光还是个少年,一切的一切才刚刚开始。    而此时,顾绾重生而来,有一个只知道死读书的爹爹,和一个病入膏肓的哥哥,一切的一切才刚刚开始。js330

  • 夫人在上:总裁的代嫁鲜妻最新章节

        因为妹妹一场任性的逃婚,她被送上妹夫的床,成了他的冒牌新娘。与妹妹一模一样的容颜引不起他丝毫的怜惜,换来的却是变本加厉的冷落和羞辱。他执起她的下巴,眉眼邪佞,但语气却像寒冰一样冷彻骨髓:“我对你虽然不感兴趣,但你这幅身体倒是不错,勉强可堪一用!”成婚半年,他不顾她的挣扎,强势占有,霸道索取,疯狂如凶猛的野兽。她抵死挣扎:“被你这样侮辱,我宁愿去死!”他邪魅一笑,不以为意:“你若敢死,我就让你的家人和你的青梅竹马陪葬!”你追我逃,仿佛命中注定,紧闭的心扉慢慢开启,两个人慢慢靠拢。但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他的白月光,自己的亲妹妹回来了?老天,你这是在玩我吗?!

  • 开天异事最新章节

        盘古开天,女娲造人,幻灵大陆,异彩纷呈。不知来历的男孩和女孩,因为要拯救困于虚空的强大种族而踏上成神之路!远古传说中的凶神重现,上古神祇却尽数归寂,谁为天下苍生挺身而出,于大阴谋中拯救这片大陆?血是热的,心是红的,妖魔陨落之时,方显男儿本色!

  • 沐雨焚香曲最新章节

        穿越的世界,交织的宿命,破茧的雨蝶,以及…那最后的希望。当划时代的第三代全息虚拟网游的繁华落幕,留下的,只有那一伞一剑遗世独立绝色佳人的江湖传说。js330

  • 重回八零好种田最新章节

        辛苦一辈子,死也算是解脱,却没想到一闭眼一睁眼,竟回到了十三岁。养母骂傻弟打,一家子还把她当成牛马欺!呸,苦了一辈子,咱也要翻身做个白富美。打我的骂我的,这回咱们有冤报冤有仇报仇。那个老淫棍,再冲我伸爪子,直接就剁了你的狗爪子。啥?我偷了你的东西?啥什么的事,我咋不知道……喂、喂,小哥,别乱伸爪,往哪摸呢?!那儿只有我自己个的心,啥时偷藏你的心了?!

  • 惊世毒妃:傲世三小姐最新章节

        她,二十一世纪血魇宫冷漠傲然的首席毒医,一双冷眸,睥睨天下枭雄。奈何被亲密之人背叛。一朝穿越异世,废柴?天生丑颜?这可不是她的代言词!当她铅华洗净,一袭红衣,傲视天下!他,腹黑深情的无冕之王,一双妖冶紫眸,倾尽绝代风华。奈何造化弄人,九世情缘,世世成殇。第十世,他怀抱佳人,终将归来!一朝穿越,且看她用芊芊素手,扰乱这天下苍生!缘十世爱无悔轮回千年吾待卿归来愿受千年囚禁吾受地狱之煎熬只为待卿归来卿本吾所爱吾亦无悔待卿归千年寻卿所在之处,便是吾心所归。

  • 霸宠悍妻:总裁被我承包了最新章节

        “五千块,今晚我包你了。”她甩下一叠钱说。“你在这儿等我,别想偷偷溜走,你一走我就报警说你非法载客且非礼我。”“你个流氓,真上了就认啊,好汉做事好汉当,你要是觉得受了委屈,我可以补偿你,条件任你开。”他这辈子还没见过如此霸道的女人,偏偏那一夜后,他和她频频相遇,而且每次见面都状况百出,先是被泼红油,再来惊魂赛车……这女人像狗皮膏药一样黏上自己,居然还住在他家隔壁。“为了报答你,我决定补偿你的条件就是——嫁给你!”这到底是女人,还是女流氓?

  • 神级小职员最新章节

        公司破产,一夜负债累累,不料女友还跟自己最好的朋友搞到了一起,灰暗的人生直到遇到她……

  • 非常盗墓贼最新章节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然而真相就真的只如所见吗?世界,远比我们感知到的要广阔得多。一个小小外科医生,一次机缘巧合下的意外之旅,一场匪夷所思的绕梁惊梦,成就一段旷古绝今的遗世传奇。欲晓苍天鬼神轶事,且听贫道细细道来。请看:非常盗墓贼——搬山道人的天缘奇遇

  • 凰主江山最新章节

        “燕云深你总说你爱我,可这爱抵得过国仇家恨么?”rn“清儿,我燕云深愿以此生护你周全。”rn“清儿,我就算负尽天下人,也绝不会再负你。”rn“清儿,我愿匍匐在你身下,做你永远的奴,只要你相信我。”rn烽火九州,天下为棋,一生知己,两世恋人,我斗得过嫡母嫡妹,算的尽江山权谋,却终究看不清人心。rn……rn总之这就是一个不受宠的庶出心机女带领着小伙伴作天作地的故事,嗯,据说还差点把自己作死了。

  • 我就是药神最新章节

        【火爆连载】【免费新书】我不是药神?抱歉,我就是药神!

  • 我的绝色圣女老婆最新章节

        【日更万字,火爆爽文】叶天乃帝王之命!落入凡尘,遭受历练。拥有帝王之命,生来必然不凡!天女下凡,圣女相伴,盈盈一笑伴红尘!兄弟相陪,与我笑傲尘世,血战九霄!红尘世间,怎能没有爱恨情仇?生来既为帝王,必将涅槃重生,君临天下!紫禁之巅,唯我独尊!【群:809126139】https://www.23usb.com/

    本章内容提要:
    ...    不知过了多久。     安浅月身上不着寸缕,光滑细腻的身体蜷缩成了一团,缩在了沈浪怀中,丝发凌乱不堪,渐渐睁开略带迷茫的眼睛。     三个小时,安浅月被沈浪的整整被折腾了三个小时,强烈药性让这个男人如同猛兽一般,在她身上鞭挞不休。     不知道要了她几次,安浅月身体都已经麻木了。     床单上猩红点点,破瓜的痛楚早......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