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浪不明白安浅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问这个。

    无论如何,这件事是自己的老底,如果被外人知道,沈浪的处境会很危险,更不用说他的身边的苏若雪。

    沈浪的仇敌太多了,血杀这个代号既是某些人梦魇,也是某些人恨入骨髓的仇人。

    “何必呢?只要你乖乖告诉我,姐姐我就满足你。”安浅月妩媚一笑。

    沈浪不是傻子,安浅月会满足自己那就奇了怪了,不过他实在是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甚至连思维都出现了一丝混乱。

    “姐姐,你难道很老吗?”沈浪喘了几口气,话不着调的强行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安浅月嘴角一弯:“是不是很老,你自己可以看啊。”

    话音一落,安浅月那熟透了的娇躯就这么轻轻地朝着沈浪贴靠了过来。

    从她身上传递而来的那股成熟娇嫩之感似乎点燃了沈浪浑身热血,那一缕缕带着浓郁女人味的幽香扑鼻而来,更是让沈浪难以自持。

    “姐姐漂亮吗?”安浅月嘴角泛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隔着衣服她甚至都能感觉到沈浪身上散发的热气。

    沈浪浑身血液都在往上窜,这他妈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大脑思维越来越乱。

    不过这个动作,安浅月自己都觉得太过暧昧了,俏脸露出一丝羞耻,身体很快又从沈浪身上移开。

    “呵呵,你可以跳个脱衣舞来看看,我要看的满意,说不定就招了。”沈浪额头渗出汗珠,艰难的挤出一丝冷笑。

    “我身上的衣服都快没了,你还让我跳脱衣舞?”安浅月笑道。

    “不是还剩两件吗?”沈浪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

    看着沈浪脸色带着痛苦狰狞的样子,安浅月咬着贝齿道:“我看你能坚持多久?”

    再过一阵,沈浪浑身都渗出汗珠。

    安浅月觉得差不多了,走上前,伸出粉嫩的右臂,托起了沈浪的下巴,淡笑道:“我还是先把要问的问题都告诉你吧。”

    “第一,你为什么实力降低?第二,你师父现在在哪?第三,关于黑晶草的生长地点在哪?”安浅月淡淡问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沈浪咬牙切齿道。

    “只要你告诉我,姐姐我就满足你。这春风散的药力远没到极致,我可以慢慢跟你耗着,不信你能忍受的了。”安浅月哼道。

    “那你先全脱光让我看看……满足我一下,否则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沈浪大口喘气,咧嘴一笑。

    “死鸭子嘴硬!”安浅月俏脸一红,索性哼道:“好啊,既然你这么想看,我就满足你。”

    说完,安浅月就开始解下自己的紫色蕾丝内衣,反正已经狠下心决定杀了沈浪,临死前就了却了他的心愿。

    安浅月还是第一次在男人眼前脱光,心中难免有些羞耻,好不容易才卸下了蕾丝文胸。

    换成普通男人,这肯定垂涎三尺的看着美女脱衣,沈浪却没有去欣赏,刚才他嘴上虽然那么说着,实则是在转移安浅月的注意力。

    药力越来越强,沈浪还保持着一丝理智,不能就这么束手待毙。

    沈浪竭力让自己闭上双眼,强行运转神照经。眼下手脚被困住,他不能施展针术,只有唯一一个办法。

    神照经中有一个通脉闭死穴的法门,就是让人短时间内产生一种“假死”的休眠状态,以功力闭气,产生心停气绝机的效果,身体也会跟着失去活性,如同死去尸体一般。

    简单来说,就是装死。

    在假死状态中,沈浪可以克制春风散的药力持续发作,思想和精神能稍微清醒一些。

    但施展这一招免不了要引动真气,沈浪眼下实在想不了这么多了。

    安浅月如果察觉自己死去,心中肯定会方寸大乱,到时候才有可能解开他身上的锁链。

    趁安浅月脱衣服的时候,沈浪强行引动真气,身体瞬间僵直起来,倒地不省人事。

    见一旁沈浪突然倒了下去,安浅月黛眉一皱,警告道:“沈浪,我劝你别耍什么花样!”

    但没动静,沈浪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还缓缓溢出一丝鲜血。

    这倒不是沈浪装成这样的,而是他引动真气后,气血上涌所致。

    “沈浪?”安浅月觉得有点不对劲,目色警惕的走上前,试了试沈浪的鼻息。

    沈浪呼吸全无,安浅月吓了一跳,不会吧?难不成他自杀了?

    “沈浪,别以为装死就可以骗过本姑娘了!”安浅月语气冰冷道。

    然而倒地的沈浪依旧没一点反应。

    安浅月终于觉得不对劲了,连忙穿上内衣,上前把沈浪扶了起来,试了试他的心跳。

    沈浪的心跳和脉搏都已经停止了!

    安浅月整个人如遭雷击,俏脸煞白:“这……怎……怎么可能!”

    沈浪这种家伙怎么可能说死了就死了?安浅月露出惊骇失色的神情,又上前检查了一遍沈浪的身体,发现他真的死了!连身体的温度都在缓缓散去。

    “叮叮叮……”

    床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安浅月满脸呆滞拿起了手机,手指都有些颤抖的按了下接听。

    “红月,怎么回事,刚才血杀出什么事了?”手机那头传来一道急躁的声音。

    这个房间内装了监听器,沈浪安浅月刚才的对话一直处于监听中,被安浅月所谓的“养父”听的一清二楚。

    “他……死了!”安浅月面色凝固。

    “什么!你确定?”手机里传来一道震惊的声音。

    “我确定,心跳和脉搏都停止了,生体机能也在渐渐消失。他应该是……自杀。”安浅月无力的说道。

    “怎么可能?难道血杀身上也有那个人的把柄……”

    安浅月问道:“怎……怎么办?”

    她本想让沈浪交代出一切,再安静的送他上路,没想到自己阴差阳错的逼死了这个男人。安浅月情绪有些复杂。

    “死了便死了,将血杀的尸体保存好,我会派人过去取。”

    “你还要他的尸体做什么?”安浅月皱眉问道。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7章他死了!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7章他死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7章他死了!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337章他死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337章他死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女总裁的贴身邪兵最新章节

        他是华夏的超级兵王,更是业内闻风丧胆的“猎豹”老大。因为那件事,他重回都市,本想做个安静的出租车司机。不料因为救了美女,引来了一身麻烦,居然被高冷总裁给缠上了。他忍不住仰头长啸:来吧!

  • 都市超级兵王最新章节

        一个被特种部队开除的兵王选择出国缔造他心中的佣兵神话十年后,兵王强势回归黑白两道人仰翻为战而生,铁骨铮铮,战袍血染,男儿风采……都市超级兵王强势来袭!rn

  • 颜楼十二宫最新章节

        五年前江湖第一楼颜楼一夜之间满门被灭,四千弟子尽数丧命。五年后,颜楼少主为了复仇归来,十二颜楼倾城色,十二名颜楼宫宫主,十二种绝色美人,十二段或凄美或欢快的故事。不要问我谁是女主,谁是男主,我的故事里,每个人都是主角!

  • 盛宠小毒妃:冥王,别乱来最新章节

        “你是不是该给本王一个解释?”他手中的悔婚书在下一刻粉身碎骨。“协议作废,我不用嫁你了。”她笑的一脸灿烂,“王爷,后会有期!”……三个时辰后,他提着她的衣领,嘴角露出笑意,“确实是后会有期。”她是内定太子妃,大婚当日遭毒打致死;他是手握重兵的亲王,权倾天下。谁也没想到,杀伐果断的苍王殿下,居然会选了这么一个女人做王妃。“本王大婚,自当是十里红妆迎娶王妃,倾尽我苍王府一切,护她周全!”rn

  • 霸道帝少请节制最新章节

        言安希醉酒后睡了一个男人,留下一百零二块钱,然后逃之夭夭。什么?这个男人,竟然是她未婚夫的大哥?一场豪赌,她被作为赌注,未婚夫将她拱手输给大哥。慕迟曜是这座城市的主宰者,冷峻邪佞,只手遮天,却娶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从此夜夜笙歌。外界猜测,一手遮天,权倾商界的慕迟曜,中了美人计。她问:“你为什么娶我?”“各方面都适合我。”言安希追问道:“哪方面?性格?长相?身材?”“除了身材。”“……”后来她听说,她长得很像一个人,一个已经死去的女人。后来又传言,她打掉了腹中的孩子,慕迟曜亲手掐住她的脖子:“言安希,你竟然敢!”

  • 法眼至尊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高科技达的时代,也是一个古武盛行的时代。人类前强大,异类迅崛起。生性正直单纯的杨任,无意中窥见一个惊天大秘密,从此被卷入到阴谋和争斗的巨大漩涡当中。血腥杀戮,斗狠斗勇!缠绵悱恻,爱恨情仇!传说中的法眼,是将主角的命运引向被驱逐的惨烈的死亡,还是拯救天下的通天神座?js330

  • 探墓之圣水传奇最新章节

        一场精心策划的大火烧去了他的记忆,从此太子沦为侠客一次偶然的事故让他踏上探寻藏宝图之路,却最终失去所有当重新找回记忆,了解自己的身世,所谓的天命之子却要弃天不顾究竟是重新开始这一切,还是尘归尘,土归土,再也不往人间行?

  • 御剑仙瑶最新章节

        一位如蝼蚁般的山野少年,一条漫长而充满艰险的修炼道路,一个充满奇幻却精彩的修真世界。当经过岁月的沉淀,且行且歌的他终于御剑于九天云中,俯视众生。js330

  • 夜夜缠情:鬼王太生猛最新章节

        二十岁那年中秋,本该是团圆之夜,我却被最信任的家人卖去给鬼王做妻从此以后,夜夜纠缠,再无宁日

  • 女总裁的近身兵王最新章节

        他是佣兵界的传奇教官,一双铁拳,让人闻风丧胆。他是黑暗世界的无敌兵王,辣手无情,弹指间屠戮三千。他玩世不恭,潜隐花都,原本只是为了寻找那终极的秘密,却没想到桃花运不断,冷艳女总裁,纯情校花,极品御姐,纷纷扑入怀……他就是姜山,铁血的佣兵王,遭人背叛,当他重新踏入都市之时,必将是一场腥风血雨,他发誓将屠尽一切仇敌!js330

  • 死灵魂士最新章节

        萧家第一纨绔子弟,废柴名声在外,在强者如云的异世大陆如果想要活下去,就要变强,为了保护姐姐,还有姐姐热爱的家族,也为了自己心中的迷茫,少年开始了逆天之旅

  • 凰图天下最新章节

        牟小仙一脚踏入了陌生的国度,一向迷糊的她,更是乐得悠闲,时而偷个小懒,找她的雪狐阿离在狐狸洞睡一觉先。他扰乱了她原本平静的生活,外表迷糊凡事不究的她,只是因为你们所做的事情还未触碰到她心里的那根弦。乐天:“我从未想过改变这乱世,只是身不由己罢了。爱上一个人,也同样的身不由己。”西陵轩:“我曾经认为只要你我安好于这乱世之中,其他的一切都显得不重要。可是,你走了,无情地带走了我的理智和向往。我会在下半生,用你给我的铁蹄踏遍乱世的壕歌。今日,我戴上这冰冷的面具,此生,不再摘下。和平的风会吹过你的坟头,用我一生的血泪为你祭奠!”"

  • 歌尽江南最新章节

        一个尊贵如天之神祇,一个洁白如江岸梨花。两厢交锋,描绘的是整个江南的一世风华。有过欢颜,有过怒容,也有过伤心时流下的泪水。
        利益权谋中,赢的是谁家天下?爱恨纠织处,伤的是哪方俏佳人?
        温言软语似还在耳边轻轻回响,他却早已转身离去,独留这场墨色云翳下的九重烟雨,逐渐朦胧了她的视线。
        经年辗转后,在多情的雨季里,她携了一缕芳香飘摇归来,手执一把油纸伞,经年隔川遥望。青山与绿水,依旧如初还如故。而那方水声消逝之处,断的又是谁家的那畔牵挂?

  • 神话世界直播间最新章节

        “大家好,我叫林晨,大家可以叫我林生,因为我正假装走在进京赶考的路上。”  “白娘子,小青修行不够不能恋爱的问题,就由我来解决吧。”  “欢迎大家来到女儿国。”  带着直播系统,穿越聊斋、白蛇、西游、封神等神话世界,林晨要带亿万地球人畅游仙侠。  ……  【已完本《暴君刘璋》《超级仇恨戒指》《虚空猎杀者》《武侠世界抽奖系统》群193604165】

  • 好食多磨最新章节

        沈依依穿越后的生活很“精彩”:  私奔的姘头,  陌生的未婚夫,  一心害她的暗恋对象,  还有一群好亲戚,等着将她浸猪笼。  而她毫无记忆,除了会做各种美食,一切都靠猜……

  • 喵星人嫁到:天下第一萌最新章节

        "它是一只天生聪明过猫的稀少波斯猫,在一次散步走与主人走散,并在偶尔间运气逆天的将仙族圣物龙吟丹当巧克力丸给误食了。虽然通过龙吟丹一夜之间得到千年道行,但年幼的它还是差点饿死街头。直到碰到了同样被敌人追杀到街头命悬一线的他,一猫一人在默契的配合之下才逃出生天。从此,冷情如厮的他收养了这只世间仅有一只的小猫,并相守相依,开始了一段温馨搞笑又惊心动魄的旅程。rn精彩片段:“谁敢动我的猫?”横跨横白两道的夜木麟大BOSS狭长邪魅凤眼带着一股淡淡的戾气往"

  • 甜婚蜜令:爵少宠妻成瘾最新章节

        三个月前,赵姝菡哥哥赵书豪抽奖抽中了一次A国的豪华游轮旅行,于是带着赵姝菡去玩。正巧赫连爵家族在此为赫连爵和周逸婷举办小型订婚派对,赫连宇听说周逸婷掌握了自己贪污犯罪的证据,于是想要杀掉周逸婷,销毁证据。周逸婷被杀手追杀的过程中,情急之下将装着证据芯片的手镯转移到了赵姝菡的身上,并拍下了赵姝菡的照片。周逸婷被杀,赫连爵在周逸婷的手机上发现了赵姝菡的照片,心存疑虑。赫连宇一直被国际刑警调查,为了转移视线,他暗中将所有的证据都引到赫连爵身上,将赫连爵绑架身上绑上炸弹,远送到B国的赵姝菡家中,想要将两人一起诈死,既让赫连爵为自己背了锅,又可以说赵姝菡是杀害周逸婷的凶手。没想到赫连爵是故意被绑架,装作晕倒,途中拆掉了炸弹,来到了赵姝菡家……

  • 天价娇妻:总裁你节操掉了最新章节

        男友领证,对象不是她,看着渣男贱女在她面前耀武扬威,沈墨玦气的牙痒痒。“我们结婚吧。”沈墨玦在旁边随手拉了一个男人道。她都已经做好被拒绝的准备了,可是这个男人竟然答应了,等她回过神来时,她已经从少女变成了少妇。婚后,他宠她护她爱她,让她一步步沦陷在他的温情之中。说好的形婚,互不干涉呢?“你能不能别动手动脚?”某女缩在床角,一脸愤怒的瞪着对面人面兽心的男人。“好。”男人果断答应,将人压在床上用嘴堵上她的红唇。某女欲哭无泪,总裁大人,你的节操呢?

    本章内容提要:
    ...    沈浪不明白安浅月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问这个。     无论如何,这件事是自己的老底,如果被外人知道,沈浪的处境会很危险,更不用说他的身边的苏若雪。     沈浪的仇敌太多了,血杀这个代号既是某些人梦魇,也是某些人恨入骨髓的仇人。     “何必呢?只要你乖乖告诉我,姐姐我就满足你。”安浅月妩媚一笑。     沈浪不是傻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