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哟,你……你敢用武力威胁省政协副主席?好大的胆子!警卫,快把这个小子抓起来带走!”张大富一边哀嚎,一边勃然大怒的指着沈浪大吼道。

    宴会厅左右两侧,几名身着整齐黑衣劲装的警卫正欲上前。

    沈浪冷哼一声,高声说道:“谁敢动我!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一旁的张大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子,谁给他这么大的胆量,敢这么放肆?简直是没把他这个省政协副主席放在眼里。

    “你敢如此嚣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警卫……”

    张大富还没说完,宴会厅的大门被推开,三人走进大厅。

    来的人就是法江了,穿着一身军装,锃光发亮的光头异常显眼。

    “怎么回事?”法江看着宴会厅内剑拔弩张的气氛,不由嚷了一句。

    “法将军,这个年轻人正欲对我使用暴力!宴会厅内嚣张狂妄之极,大家都可以作证!”张大富指着沈浪冷冷说道。

    法江瞧见沈浪,立即走了过去。

    张大富嘴角露出一丝冷冽的笑意,他知道,沈浪要完了。

    也不知道这小子吃了什么雄心豹子胆了,张大富决定一定要让这小子深刻的明白,顶撞自己的下场。

    可惜,下一刻,刚刚还露出一脸冷笑的张大富,顿时懵了。

    “哈哈哈,不好意思啊沈哥,我来晚了!”法江急忙上前,和沈浪勾肩搭背起来。

    沈浪瞥了眼法江军装上一麦两星的肩章,啧啧道:“中将了,混的不错啊。”

    “一般般。”法江略显得意的笑了笑。

    “要不是你叫我来,我才懒得来这个地方,够无聊的。”沈浪哼道。

    法江赔笑道:“忍忍吧,你来了就给我涨脸,是我的荣幸。”

    这一幕,让大厅内众官员富商们倒吸一口寒气,个个面露震撼之色,能让新军区首长这么恭敬对待的人,这个年轻的小子究竟是何方神圣?

    张大富老脸瞬间凝固,傻愣在原地,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怎么法江和这小子好像熟的像兄弟一样?

    来了这里,是……法将军的荣幸?

    张大富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心中涌起了巨大的不安。

    一旁的罗严更是心中忍不住抽搐了一下,他知道这二军区要改编成龙腾第五组,也知道这龙腾新第五组的组长是个超级高手。但罗严做梦都想不到,这个第五组组长居然是沈浪的朋友,关系好像还很好的样子。

    “刚才发生了一件让我很不愉快的事。”沈浪淡淡说道,两眼瞥向张大富。

    张大富正好对上沈浪的眼睛,浑身一哆嗦。

    法江顺着沈浪的目光看了过去,瞥了眼张大富,咳嗽了一声问道:“什么事让你不愉快了?”

    “这胖子要让我滚出去,还敢骂我……啧啧,这家伙官威倒是大的很呐。”沈浪指着张大富,不冷不淡的说道。

    “法将军,您听我说,是这个小子……哦不,是这个年轻人出言不逊,所以我才呵斥了几句,没想到这个年轻人还敢动手打我,实在是太猖狂了!”张大富愤然说道。

    张大富觉得,凭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法江应该会给他点面子才对。

    谁知道,法江走了上来,瞥了眼张大富,阴冷道:“你特么有什么资格对我朋友呵斥?给老子滚!”

    话音一落,大厅内瞬间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法将军,你……”张大富懵了,瞪大了眼睛看着法江。

    法江阴沉着脸说道:“老子让你滚你没听清楚?我告诉你,这第二军区现在是老子的地盘,敢跟我作对的,老子会让他知道后果!”

    “法将军,您这话说的有些不妥,这个年轻确实出言不逊,他……”一名身着军装,满身勋章中年军官打破宴会厅内的沉寂。

    法江暴躁的嚷道:“给老子闭嘴!人家有出言不逊的底气,你特么知道他是谁吗?他是原龙腾地组教官,华夏国十大尖兵之一,七星高手!连领导人都得对他毕恭毕敬,你们算个什么东西?”

    这话一出,大厅内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寒气,安静的出奇。

    龙腾虽然是隐秘组织,但宴会厅内的人都是大人物,都和军政界有关系,也知道龙腾的概念。

    张大富魂飞天外,满脸惊恐状,自己居然这么稀里糊涂的得罪了龙腾的教官!

    七星高手什么概念……这都已经不算是人了!张大富也知道这种层面的顶级高手恐怖到一种境界。如果对方想杀了自己,恐怕没人能救得了他。

    一旁的罗严目露一丝惊骇,七星高手……这要是沈浪的真实实力,灭他们罗家简直就是分分钟的事。

    罗严越发觉得这个小子不能惹,也不是他们罗家可以惹的。

    “对……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那个刚才站出来讲话的军官已经吓得脸色发白,连忙向沈浪道歉。

    张大富更是吓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急忙弓着身子向沈浪道歉:“沈浪先生,我错了!我一时糊涂说错了话,希望你千万别放在心上。”

    沈浪冷笑道:“我之前好像听你说过,你要让我滚出去,呵呵,现在是你滚还是我滚啊?”

    “我滚我滚!”

    张大富说完,就弓着身子,正想快步离开大厅。

    “慢着!”沈**住了张大富,咧嘴笑道:“我说的滚那是种滚,身体贴在地上,滚出大门,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我……”张大富脸色非常难看,大庭广众之下,沈浪居然让他滚!

    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莫大的侮辱!更不用说常年身处高位的张大富。

    但沈浪是七星高手,张大富知道这种级别的高手意味着什么,惹上他,自己的脑袋随时都有可能搬家。

    羞辱和自己的小命,张大富果断选择了后者。

    张大富浑身哆嗦的趴在地上,肥胖的身体滚了下去,滚到了门口。

    看着张大富丢人的模样,大厅内寂静无声,众人有些头皮发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83章你们算什么东西?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83章你们算什么东西?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83章你们算什么东西?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83章你们算什么东西?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83章你们算什么东西?】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一见红颜误终身最新章节

        他是寡居九重天宫性情淡薄的天地神尊,她是游历东海海底古灵精怪的龙宫公主。
        天溪池中,他抛下她去救另一个女子:落华山下,她却九死一生,甘愿为他舍命。
        她昏迷一千年,期盼着能将他忘记,奈何天意弄人,终究他缠绕在她心头,挥散不去。
        一眼定终身,一眼误终身。
        他与她的相遇 ,仿佛冰与火的交融,花火中谱写出的爱情,是甜蜜?苦涩?还是余生漫长岁月里无尽的遗憾?

  • 小姐有毒最新章节

        原本,我有个幸福的家庭,却因为父亲惨死,母亲带着我改嫁。人面兽心的继父不仅打骂我和母亲,还在我十六岁生日晚上,用酒灌醉我。  长久的怨气,在那刻爆发,我捅了那个禽兽十六刀,庆祝自己的十六岁花季。  后来,我进了少管所,等我放出来的时候,母亲已经病逝,无依无靠的我,成了坐台小姐。  人前,我搔首弄姿,卖弄风情,  人后,我步步为营,走向报复的深渊。  他把我压在身下,说,我不是人,勾走了他的心。  我笑了,我不仅要他的心,更要他的命。

  • 神级融合系统最新章节

        左手分解,右手融合。    左手:废弃武器分解成原料;妖兽尸体分解成精髓精血;敌人分解成肉体和灵魂;    右手:药材+元晶=丹药;矿石+火精=神兵;    低级功法+强者灵魂=高级功法;狐狸+妹子=狐狸精。    得到级融合系统的方一诺凭借一双魔手,纵横异界,恣意逍遥。js330

  • 求道武侠世界最新章节

        浪迹江湖,道在脚下,这是一个求道者的故事。js330

  • 弃女惊华最新章节

        特工冰月一朝穿越,得上古传承,修为如坐火箭,逍遥异世指日可待!
        人品爆表的冰月被炸身陨后穿在了水云界夜月国姿容绝世的小冰月身上,这个小可怜命运万分悲催,自孩童时起就被视为不祥之人,如今不过才十五岁,竟被族姐残忍打死,草草扔在了……呃,风景还算怡人的大草原上。
        “不祥之人”吗?这个荣耀的称号怎么来的,冰月不介意将它原物奉还回去!
        “你是本王的未婚妻,竟敢勾三搭四!”某邪魅狂……
        呃,坐拥“不祥之人”的响亮名号也就罢了,她怎么还有一个被各种莺莺燕燕环伺着的未婚夫?冰月不禁仰天长啸:老天,要不要这么玩我?
        ……
        微雨的微信公众号hfwy321,关注或许有惊喜哦!
        ,敲门砖女主名字,欢迎吐槽!

  • 草莽警探最新章节

        整形医生为何惨死家中?网络女主播竟敢直播杀人?唱歌难听也能引发命案?谁在恐吓小鲜肉明星?当疑团一个个解开,真相令人细思极恐……

  • 恶魔的牢笼最新章节

        他残暴冷血却爱他成殇,打断了他的腿给他注射**只为留他一生。
        他被他逼向绝望,不爱却逃不了他的束缚,最终被他折磨的身心俱灭。
        何为守护他不懂,突然失去他的身影,他心急如焚,恍如掉进无边黑暗。
        当魂牵梦萦的他重生,他却因无知将爱化成绝殇。
        将爱已成绝路,他才温柔的吻着他。
        “幕幕,让我再爱你一次。”
        “肖烬严,除非我死。”
        <残暴冷血霸道VS温柔美好知性&gt(此文集众多烂梗于一身,小姐姐们看着酸爽就好,其余求轻喷哈~)

  • 玩转仕途最新章节

        一头修长飘逸的银发,让无数少女竞折腰。  一声小姐惹出的杀戮,引发官场政治地震。  一句誓言走上了仕途,打破了仕途潜规则。  一惜感叹魔鬼的重生,血雨腥风人头落地。  毁灭一个宇宙空间所有的人类,而被追杀逃亡到暗宇宙折叠空间的叶枫,宇宙中最高智能,为他量身打造一条仕途之路。是天才?还是恶魔?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他的眼里没有规则,只有国家最高利益,为人民服务是他宗旨。从杀戮开始,又在杀戮中结束,一路上在谈笑中走上杀戮仕途

  • 袁少宠婚不过期最新章节

        一纸契约一场交易,她需巨资帮家族度过难关,他需一个挡箭牌,两个人各取所需。说好一年完约各自相安无事,可他发狂时却把她压在身底,她愤恨,遂打掉他的孩子,没有爱情的婚姻为何需要孩子?不想,婚约到来之前他却撕毁婚约。为何?是继续折磨她还是

  • 天垂象2:接连不断诡故事最新章节

        处置赌鬼时发现的不知名的清朝泥尸是谁?黑龙潭中尚未处置的厉鬼又待如何?代表水爷的符号缘何重现江湖?皎熊命和水牢灾该如何规避?山中木屋旁的槐树之鬼能否安稳存在?乱葬岗中被踩坏的坟和黑龙山尽头的庞大土地庙是否有关系?
        《天垂象》系列第二部,现在开始。

  • 陈年鬼事最新章节

        世道混乱,人心不古。恶鬼猖獗,瘟疫横行,劳苦大众,深陷在水深火热中。是谁在作恶?难道那些躲藏在暗处的鬼魁们?还是人类在走向自我毁灭的捷径?钟奎一个墓地所生的孩子,且看他如何历经常人难以承受的磨难,如何与妖魔鬼怪进行正与邪的较量。

  • 绝世帝神最新章节

        帝心简站在不周山之巅,面对众人说道:“帝路争,从不弱人,从不存仁,要么众人举,要么踏尸登,不和便是战,战到无人敢称王,无人敢称尊。

  • 最强装逼打脸系统(最强反套路系统)最新章节

        【2o16火爆免费新书】    “年轻人,当年我开始装逼的时候,你们还只是一滴液体!”    “仙子,随在下走一趟,保证带你装逼带你飞,带你一起嘿嘿嘿!”    身披狂徒铠甲,肩扛日炎斗篷。    左手无尽之刃,右手诛仙神剑。    横扫修仙界无敌手,就问一声还有谁?    装逼如风,常伴吾身!    长路漫漫,装逼相伴!    徐缺踏上了一条装逼之路,每天不是在装逼,就是在去装逼的路上!【书友群】:575o887o1

  • 无量劫主最新章节

        血月当空,照耀万古,见证了神放异世,魔镇渊海,妖逐山林,鬼压九幽。
        无数年后,陈安遨游诸天万界,登临造化之巅,想要看一看永恒之上的秘密。
        有一技之长者即为有术之人,四海八荒但有一技之长者即为术士,这是一段关于术士的传说。

  • 乡村最强小仙农最新章节

        村里有个农民叫小川,医术惊人功夫深。种菜植树养大鱼,炼功养生把名扬。养了几条狗,泡了几个妞,没事进城踩踩人。城里美妞都来访,摸摸手,按按摩,一天一个不肯走。看这美人如花,山景如画!这是一个山村小农民崛起,游戏花丛,纵意都市,笑傲天下的传奇故事。

  • 超级奶爸的舰长生涯最新章节

        浩瀚星海中,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家庭。父亲不做舰长,甘当奶爸。母亲不爱带娃,踩着八厘米的高跟鞋走遍了银河。女儿不喜欢洋娃娃,痴迷于机甲战斗。儿子不喜欢战争,最终却成了自由军首领。最重要的是除了父亲之外的三名家庭成员有一个口头禅:“一家四口,苏铮最丑。”

  • 天道罚恶令最新章节

        陆笙获得罚恶令,附身在衣锦还乡的士子身上。    绚丽江湖,谁主沉浮?    你说你一双铁掌打遍天下?来,接我一招降龙十八掌先。    剑仙剑神,决战金陵!怎么可以少了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罚人间之恶,得我盖世绝学!    小李飞刀成绝响?一刀芳华震京华。    入道之境无敌天下?那是没见过在下的战神图录吧?    问我凭什么代天罚恶?老子代表月亮消灭你!

  • 天价萌宝:我的妈咪是大佬最新章节

        (天才萌宝+高强女主+腹黑男生)那一年,她失去的不仅仅是一双眼睛,还有处子之身  那一年,她被生父卖给了帝国最有钱的豪门公子冲喜。又老又丑,还不能人道,最重要的是他克死了两任太太!没关系,反正五年来,他从未找过她,就算找来他也不行不是吗? 谁知妹妹订婚典礼上,他忽然出现!容月双眼放光:“您怎么来了?”谭云廷倚门微笑:“来跟你圆房啊!”    容月递过一张支票:“离婚,这是您当初买我的钱!”    男人摇头:“我不要钱,只要老婆!”容月皱眉:“谭先生听说您克妻, 我还有孩子要养!”

    本章内容提要:
    ...    “哎哟,你……你敢用武力威胁省政协副主席?好大的胆子!警卫,快把这个小子抓起来带走!”张大富一边哀嚎,一边勃然大怒的指着沈浪大吼道。     宴会厅左右两侧,几名身着整齐黑衣劲装的警卫正欲上前。     沈浪冷哼一声,高声说道:“谁敢动我!可别怪老子不客气了!”     一旁的张大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个小子......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