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公关部经理办公室,柳潇潇毫不客气的说道:“沈经理,今天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去办!”

    “柳总监,什么任务啊。”沈浪懒洋洋坐在了经理位置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柳潇潇满头黑线,这货哪有一点经理的样子?若说是哪里来的流氓地痞倒还有点像。

    “我们绫雅国际几个月前替一个名叫‘海纱纺织’的服装公司做了宣传推广,现在已经过去三个月,对方钱还没付给我们。公司里已经派人去催了好几次了,对方一直推拖,等下你去他们公司催一下债。”柳潇潇不冷不淡的说道。

    她口中的海纱纺织公司,是一家服装制造企业,欠了绫雅国际大笔产品推广费。

    每次派人去要债,那家公司经常以各种理由推脱。要不是老板出差,就是资金暂时没收回来说再等等,总之,每次都以各种借口拖延。

    海纱纺织公司态度有些恶劣,派公司的人去强行要债,说不定人家还会揍你。

    绫雅国际时装公司绝大多数职员都是女性,更不用说负责交际谈判的公关部了,让这些姑娘们干催债要债这种事的确难为她们了。

    柳潇潇琢磨着,正好把这事交给沈浪,顺便让这臭流氓吃吃苦头!

    “可以是可以,但有没有什么报酬?”沈浪挠了挠头问道。

    柳潇潇气不打一处来:“报你妹!这就是你的本职工作,还想要报酬?”

    “我说柳总监,催债这种事,不能算是我的本职工作吧?”沈浪耸了耸肩说道。

    没想到这家伙还挺机灵,柳潇潇见沈浪不中招,心里有点小郁闷,只好摆出一副笑脸,温柔道:“沈经理,你要能成功把债款要回来呢,公司就给你百分之一,不,百分之三的提成!”

    这话一出,沈浪立马来了点兴趣:“那家公司欠了多少债款?”

    “一共五百万多万吧。”柳潇潇说道。

    沈浪有点心动了,五百万的债款,百分之三的提成也有十五万。

    上次从乔岚那敲诈了一百万支票,给了林喜富30万,沈浪还有70万,本来应该是不缺钱的。

    不过沈浪还是觉得钱这种东西越多越好。

    虽然他每天吃穿住都在苏若雪家里,平时不需要花钱,但作为一个男人,穷的叮当响实在是没面子,沈浪也会感觉相当的不爽。

    能赚点钱花花也不错。

    沈浪笑嘿嘿的说道:“柳总监,咱们可说好了。要是能要到债,公司就给我百分之三提成的,可别反悔啊。”

    柳潇潇轻轻的笑了,脸蛋上的笑容那是相当的甜美:“本姑娘是谁,公司的总监,有必要为了这么一丁点儿小钱,来欺骗你一个小小的经理?”

    这话一出,沈浪脸一黑,心想这妞能不能不要这么傲慢了,说的自己好像低人一等一样。

    沈浪还是担心柳潇潇会坑他,警惕道:“柳总监,你还是给我立个字据吧。”

    “行。”

    柳潇潇开开心心的写了一张字据,并盖上了自己的印章。

    “好,柳总监,我现在就去催债了哈。”

    沈浪兴高采烈的走出总裁室。

    柳潇潇暗暗窃喜,心想这次一定要让你这臭流氓吃点苦头。

    去海纱纺织那家公子要债,没那么简单。

    “柳总监,我和沈经理也一起去吧。”林采儿连忙道,总有点担心。

    那个海纱纺织公司的情况林采儿也了解,多

    “不用了,事情交给他就行。”柳潇潇摇了摇头,叹气道“林助理,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沈浪这家伙我觉得不靠谱,你别不要被他蛊惑,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柳总监,其实我觉得你对沈经理有太多成见,他人很好的。”林采儿忍不住笑了。没想到柳潇潇这么仇视沈浪,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没人和她抢沈浪了。

    见林采儿这么维护沈浪,柳潇潇有点无语,真不知道沈浪给林采儿灌了什么迷魂汤。

    这些闲事她也不好管,柳潇潇交代完一些事后,就拿着文件去了趟顶层总裁室。

    苏若雪正在总裁办公室里处理公务。

    “潇潇,你的来的正好。前几天我和法务部门商讨了一下的海纱纺织公司债款的,法务那边已经弄好了律师函,咱们今天就带人去要债吧。”苏若雪一边说着,一边整理好手边的文件。

    柳潇潇俏脸一怔,道:“晕了,小雪你干嘛不早点告诉我,我已经派人去要债了!”

    苏若雪黛眉一蹙,问道:“潇潇,你派谁去了?”

    “还能是谁,新来的那个公关部经理呗。”柳潇潇吐了吐舌头。

    苏若雪叹气道:“潇潇,这可不是公报私仇的时候。法务部已经查清楚了,那家海纱纺织公司和黑势力有勾结,证据已经交给了警方,就等着警方行动呢。”

    柳潇潇脸色一变,感觉自己好像捅娄子了,急忙道:“那我现在就去叫那家伙回来,要是他有什么危险就糟糕了。”

    说完,柳潇潇飞快的跑出总裁室。

    苏若雪揉了揉脑袋,也不知道那个公关部经理是个什么人物,让柳潇潇这美妞这么针对他。

    柳潇潇拿出手机拨了沈浪的电话。

    “您拨打的电话已经关机,请稍后再拨。”

    沈浪出门的时候手机就没电了,接不到电话。

    “上班时间关什么机啊!”柳潇潇秀眉一皱,有点郁闷了。

    追到楼下,早就不见沈浪的影子。没办法,柳潇潇只能开车去追。

    沈浪打了辆出租车,到了西郊。

    海纱纺织公司位于郊区的一个工业园。

    公司的大楼还算气派,沈浪整理了一下西装的领带,既然代表绫雅国际来要债,还是显得庄重一点比较好。

    “先生,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呢?”前台的妹子朝着沈浪问道。

    沈浪走上前台,笑道:“您好,我是绫雅国际公安部经理沈浪,我代表绫雅国际来向你们老总谈一些事。”

    前台妹子一听到绫雅国际,脸色顿时有些僵硬,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刘总平时工作繁忙,要见他需要预约的。”

    “还要预约?”沈浪皱了皱眉。

    “对,如果先生您没预约的话,还是请回吧。”前台妹子抱歉。

    见这前台妹子神色不对,沈浪隐约猜到前台妹子这些话估计是在敷衍自己。

    沈浪掏出了没电的手机,手指在上面假装按了几下,把手机拿到耳旁:“喂刘总!您好您好,我是沈浪,请问您现在忙吗?”

    “不忙啊?那行,我现在已经在你们公司楼下了,有空见面吗?有啊,好好,我这就上楼去找你。”

    说罢,沈浪将手机收回了口袋,朝前台妹子笑道:“美女,我刚刚打通了刘总的私人电话,他让我上去呢。”

    前台妹子一阵发愣,见沈浪刚才打电话的动作和神情,好像是真的。

    “不信吗?要不,我再打个电话,美女你和刘总说说?”沈浪见前台妹子神色有些孤疑,立马掏出口袋里手机,正欲递给她。

    “不用了,先生请进!”前台妹子连连摆手,面色尴尬。

    沈浪淡然一笑,他刚才就是在演戏而已,手机都没电了,怎么可能打得出去电话,什么刘总完全是他即兴发挥,胡编乱邹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3章捅娄子了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3章捅娄子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3章捅娄子了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43章捅娄子了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43章捅娄子了】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太古造化诀最新章节

        世间有石碑千座,含诸般奥妙,惊世神通。石碑或隐于山林,或藏于幽海,或埋于大地,或立于火境。遇有缘人,当赐一场造化,成就英雄物语!

  • 光暗之间最新章节

        黑暗是邪恶的表现吗?黑与白的分野又有多明确?
        过著平凡生活的少年嘉贝尔,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世而遭逢劫难。他感到无奈、愤怒甚至憎恨自己的身世。除了要从厉切斯教团手上救回他的家人和恩师外,他更誓言要追寻五百年前的真相,展开寻找光龙稣哈撒娜拉的旅程┅
        「答案不会从天而降,一切都需要自己去追寻。」

  • 电影世界里的侠客最新章节

        带着脑内一本金镛大全秘籍穿越漫威世界    北冥神功,唯我独尊功,小无相功,降龙十八掌,天山六阳掌    黯然销魂掌,六脉神剑,金刚不坏神功,龙象神功,天外飞仙这貌似是古龙?那葵花怎么样?js330

  • 借天命最新章节

        我和我哥们参加了一场传统婚礼,新娘的头上盖着黑布,后半夜我和哥们跑去偷看新娘长什么模样,谁知道新娘却是......js330

  • 黑暗入侵最新章节

        黑暗世界,欲望都市。一日,九龙拖着宫殿划破夜空。从这日起,无论男女老少,富有贫穷,全都逃不开欲望的枷锁,在欲望中沉沦,最终化为魔鬼。贪婪,暴力,杀戮。社会秩序崩溃,人与人的信任不在。好在还有一个幸运儿。一个刚毕业,刚被炒的大学生江城,偶然间捡到了一块小石头。从那时起,白天江城沐浴在阳光下,夜晚江城就成了无所不能的超人。rn无尽的力量为他服务,火焰和光明是他的朋友。rn江城说:“不要怕,朋友,黑暗中,有我与你同在!”

  • 绝世傻妃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穿越女和一个傲娇王爷的平凡故事。一个带着心机接近,一个小心翼翼的接受。谁也躲不过温柔侵势,奈何温柔之下满是目的。陌玄殇,你可真心。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到头来却是背叛与欺骗。我累了,我放手了……可你这样死赖皮的纠缠是为哪般?【此文……并不虐……那只是一小部分……】收藏掉,没粉丝,我不在乎。你来看,我欢迎你,你指出我的错误,我感谢你,我的成长不能没有你。感谢所有支持我的人,愿你们是一支唱不完的歌,孤身一人也能勇敢无畏。

  • 腹黑堡主的傲娇妻最新章节

        我对未来的构想大概是这样,家人安在,挚友一二,喜欢的人久伴不弃,对曾经不无后悔,对未来愈战愈勇。殊不知一朝穿越成了人们口中所说的红颜祸水
        她说:如果我在意的人对我忽冷忽热,那么我便会选择不辞而别因为我没那么多耐心去品尝患得患失的感觉?,我会冷暖自知,更会好自为之。
        他说:遇见你以后,我便有了软肋也有了盔甲(生劫易渡,情劫难了)
        他说:如果我能够不爱你,那该多好,(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情不知所终,一往而殆)
        他说:没当过飞蛾不懂扑火多快乐,舍不得戒了再有伤我也认了(爱你痛苦并快乐着)

  • 农女财迷小当家最新章节

        二十二世纪天才级农业博士穿越了,穿越到一连活了两世都被坑死的农家丫头身上!宋采蓝决定有仇报仇有冤报冤,把那一窝子奇葩家人给虐哭过去。然后种种田,养养家,可是一不小心救了个要谋逆江山的乱臣贼子怎么破?

  • 攻势凌人最新章节

        大肥羊爱上大尾巴狼爱的疯狂,一吃二喝三撒娇技能都学好,最后追到手了没?

  • 惜桢记最新章节

        此文以狗血为前提,以恶俗为过程,以雷人为目的,以抽风为注脚。文案:迂腐寡言的丁讷与活泼好动的安桢的故事。丁讷一夜白头后,面对家中诸人的劝婚,毅然剪断白发想从此青灯黄卷相伴一生。“莫要描眉,此般素颜极好。”丁讷取下安桢手中的眉笔,拿着素帕擦去眉黛。“灰衣素巾,连我也苛求起素净了。”安桢转头对着身旁所立之人笑道。“说的极是,清平最过安乐。”丁讷说着难得露了笑容且亲昵的点了安桢的额头。江南,五月,微风,归人,丁讷安桢又唱了一曲惜桢记,来生许了谁,谁的心便会沉沦,沉沦生生世世,依旧唱这一曲惜桢记。rn

  • 都市荒魂录最新章节

        想知道游离在现代都市各个角落中的游魂野鬼有什么样的故事吗?跟着本书走,让我用一个屌丝的口吻为您讲述最轻松爆笑的鬼故事

  • 重生抗日之风起东北最新章节

        国家特种部队兵王吕昆,在一次执行任务意外牺牲,灵魂重生在二战时期东北一被鬼子俘去作劳工的川军战俘身上,他奋发图强,不屈不挠,拉了一支令小鬼子闻风丧胆的抗日队伍,打得小鬼子哭爹叫娘,让一个个历史上的战犯身首异处,最后他收复了外兴安岭以北地区包括海参崴库页岛,把朝鲜并入中国版图,日本列岛也成为中国的一个特区,大和民族,不存在了。

  • 三国乱世战神最新章节

        梦亦梦,梦非梦!
        梦醒后,又是另一个世界!
        挚爱沦为他人妻妾!
        惊天武力,开启乱世!

  • 将军且慢:你夫人又跑了最新章节

        她是从小就被弃养的嫡小姐,被人唾弃,嘲讽,千夫所指,却迎着冷眼回到京都,只为报仇!那个庶出的妹妹想踩在她头上,想抢走她的未婚夫?!没门!亲爹狼心狗肺,把她当成工具利用?!她倒是要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她步步为营,精心筹谋,他为她扫平障碍,护她周全。她本以为与他相互利用,逢场作戏,却不想男人假戏真做——“娘子,虐渣这种粗活就留给本王好了。”“啊?”“娘子你就负责貌美如花,最重要的是……多帮本王生几个猴子。”

  • 伏天剑尊最新章节

        曾逍遥万界,无敌寂寞,寰宇称王;为情而殇,仙路断,魂消亡,生死两茫茫。重生轮回,邪尊归来,万般荣耀皆可废,傲剑天下为伊狂。

  • 和校花荒岛求生的日子最新章节

        出海游玩遭遇风浪,和校花一同被海水冲到了荒岛上……

  • 惑世盗妃最新章节

        白天她是资深中医,一手针灸术举世无双,晚上她是行走在夜间的神偷,偷遍天下珍宝。一次意外穿越竟成了自尽的嫔妃,被连棺带人赐给了摄政王。再次睁眼,锋芒毕露,惊艳绝尘。当初的负心之人回头,“卿言,朕发现还是忘不了你。”某女淡定自若,“好马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我现在有更好的马了。”远处的某男捏碎了手中的棋子,眉心狂跳,“本王是马?”“今晚,榻上说话。”

    本章内容提要:
    ...    到了公关部经理办公室,柳潇潇毫不客气的说道:“沈经理,今天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去办!”     “柳总监,什么任务啊。”沈浪懒洋洋坐在了经理位置的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     柳潇潇满头黑线,这货哪有一点经理的样子?若说是哪里来的流氓地痞倒还有点像。     “我们绫雅国际几个月前替一个名叫‘海纱纺织’的服装公司做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