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实在是忍不住了,高喝道:“老祖,此事还请三思啊!一个人族的卑微修士,岂配与您称兄道弟?凤舞……实在不明白!”

    凤阳冷笑道:“凤舞丫头,这些年你当族长倒是当的舒服了,连本老祖都敢质疑?”

    “不……不敢!”凤舞面色大凛。

    古渊的魂体愤然道:“老祖宗,凤舞当年为夺得族长之位害我惨死,这件事您可要为我做主啊!”

    “勿急,本老祖现在就来处理这件事。”

    凤阳瞥了眼凤舞,面无表情道:“凤舞丫头,古渊所言可是真的?”

    凤舞神色焦急道:“老祖宗,我……”

    “本老祖只问你,这是不是真的?你只管说是或不是!”凤阳的声音突然飚高了八度,恐怖的灵压从他背后席卷而出,一片七彩色的灵光将四周的空间包裹。

    庞大到极致的灵压席卷四周,颠倒日月乾坤,磅礴的气息镇压天地,洞穿八荒,威震苍穹!

    所有天凤族修士,尽皆被凤阳散发的灵压逼的身形不稳,无不露出惊恐骇然之色。

    老祖宗,真的发怒了!

    凤舞抵挡不住凤阳的灵压,手足发软,浑身颤栗。她甚至怀疑,自己要是说了假话,凤阳会活活将她生撕!

    惊惧之下,凤舞嘴里终于挤出了一个字:“是!”

    “哼,谅你也不敢骗我。”

    凤阳冷哼了一声,继续道:“凤舞,天凤族族训第三十一条,你给本老祖念念。”

    凤舞吓得跪在了凤阳身前,惊恐道:“老祖宗饶命,饶命啊!”

    “我让你给我念!”凤阳目含杀机的重复了一遍。

    “是是是,我念!”

    凤舞满脸恐惧,一字一顿:“天凤族族训第三十一条,凡恶意杀害同族的大乘期修士者,一律处死!”

    凤阳叹气道:“凤舞丫头,天凤族上上下下一视同仁,你虽贵为天凤族族长,但按族规也要被处死。”

    凤舞惨声道:“老祖宗,凤舞只是一时糊涂,罪不该死!这些年来,我为了天凤族能繁荣昌盛,一直兢兢业业,殚精竭虑。不说丰功伟绩,至少也有一部分功劳。老祖宗可真的忍心让凤舞去死?”

    凤阳看了看落凤渊四周的一众天凤族长老,漠然问道:“你们这些长老哪个若觉得凤舞丫头这些年管理有方,就站出来吧。”

    “这……”

    众长老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

    凤舞心胸狭窄,嫉贤妒能不是一日两日了。族中有许多长老对凤舞其实是很有意见的,但碍于凤舞一意孤行,他们也不好反驳什么。

    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凤舞作为族长,处理事务的方式实在是小家子气,难有一族之长的气度。

    除此之外,凤舞十分忌讳那些颇为功绩长老抢了她的风头,同时又嫉妒那些实力较强的长老,担心会失去族长之位,平日里一直对上层的长老进行打压排挤,惹得上层的长老敢怒不敢言,十分不得人心。

    “你们!”

    看着竟然没有一名长老肯站出来,凤舞感觉脸上火辣辣的一阵疼。

    她歇斯底里的怒吼道:“难道本后这些年还不够努力吗?你们这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就想看着本后惨死才开心?”

    凤舞越是抓狂叫喊,越是没有一名长老愿意站出来。

    “母后……”

    小凤王实在是看不下去,咬牙站了出来。

    沈浪看到这一幕,心中颇为意外,想不到凤舞比自己想象中的还不得人心。

    此时此刻,所有天凤族的长老都将对凤舞的不满发泄的淋漓尽致,不可谓不是凤舞应有的报应。

    古渊鄙夷道:“凤舞啊凤舞,你当初心那么大,杀我夺得族长之位,我还以为你能有点本事!结果,呵呵,除你儿子之外,连一个支持你的长老都没有,你还有什么颜面苟活于世?真是天凤族之耻!”

    “不!”

    凤舞情绪已经彻底崩溃,面色惨然的高声尖啸。

    “凤舞丫头,这可真是难看。本老祖原本还考虑,如果支持你的修士超过半数,我就留你一条活路。但现在,似乎没有这个必要了,本老祖会给你一个痛快死法,也会让你魂体有遁入六道轮回的机会。”

    凤阳面色肃然道。

    要亲手杀死一个他亲眼看着长大的小辈,凤阳心中十分不忍,但凤舞的犯了族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众怒,自己必须要出手将其灭杀。

    “饶命!凤舞知道错了,求老祖宗不要杀我!”

    凤舞骇然之极,竟大声哭喊了起来。

    好歹也是天凤族的前任族长,如此没有胆气,实在是让众长老不忍直视。

    小凤王冲上前,跪拜道:“老祖宗,我母亲虽犯了族规,但这些年来她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恳求老祖宗能留下我母亲的魂体,放她一条生路,我愿代她承受部分惩罚!”

    凤舞身躯一颤,奋力推开了小凤王,怒斥道:“蠢货,你上来干什么,快给我滚开!我不需要你的怜悯,我也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快滚。”

    看着凤舞狰狞疯狂的模样,沈浪和乐菲儿不禁唏嘘感叹。

    这凤舞虽然罪大恶极,但对小凤王始终呵护之至,心存母爱。

    凤舞之所以说出这般言语,是明显想把自己和小凤王撇清,免得自己儿子以后在族群中地位一落千丈,遭到欺凌排斥。

    古渊冷哼道:“老祖宗,我看这对母子也是蛇鼠一窝,不如就将他们一起处死算了!”

    “哈哈哈!”

    凤舞突然站了起来,她扯掉了自己的凤钗发簪,披头散发的癫狂大笑。

    “古渊,你这个有眼无珠白痴!今日我凤舞就告诉你,我儿子小凤王凤坤就是你的种,是我当初替你生下的儿子!他是你的儿子!”凤舞面色狰狞癫狂道。

    “你说什么?”

    古渊先是大惊失色,随即又冷静了下来,阴寒道:“凤舞,你以为编这种笑话就能骗的了我?”

    凤舞惨笑道:“你若不信,大可以试试‘血魂认亲’之法。凤坤若不是你的儿子,我凤舞甘愿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古渊终于被震住了,魂体神识匆忙锁定对面的小凤王。

    小凤王也骇然失色,惊喝出声:“母后,你……你说的可是真的?”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650章天凤族之耻!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650章天凤族之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650章天凤族之耻!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650章天凤族之耻!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650章天凤族之耻!】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刀武传说最新章节

        既然这世界没有规则,那就让我制定规则。
        母亲被敌国杀害,姐姐被人掳走,少年卫鹰为报杀母之仇,寻找姐姐,毅然踏入军营。
        终报得杀母之仇,却发现种种迷惑围绕自身。
        为至爱,孤身闯绝境。
        为至亲,天下皆敌又何妨?
        且看我,刀斩十方邪魔,拳打天地桎梏。
        我要这世界澄明,乾坤朗朗。
        求收藏、鲜花、盖章、红包。

  • 从主妇到地产商人:最美主妇最新章节

        张艾琳是一个貌美有才的村妇,原本结婚后生活幸福,一心照顾老公的饮食起居,结果一次无意中撞破了赵大贵……rn

  • 废后难驯最新章节

        前世,她隐忍安分,却因一句得良辰者得天下,被推到风口浪尖,成为各方势力争夺的筹码,最终爱错了人,落得摔下悬崖,粉身碎骨。  别人狸猫换太子,她来个太监换皇后,然后逃之夭夭!  冷帝震怒,改头换面,给她银钱,助她逃亡,谋人谋心,却不想朝夕相处间,竟失了那颗冰冷的心!  真相大白之时,她怒,他哄,她骂,他听!她说初一,他绝不提十五!陛下成了守妻奴,离不得她半步!将她宠的无法无天!

  • 异案调查局最新章节

        &#;&#;08年,开源水库惊现溺水女尸,案件的蛛丝马迹却都显示死者为自杀。
        &#;&#;负责这起案子的警员,夜晚频频噩梦,最后都溺死在水里。
        &#;&#;“303公交车”“老坟下的哭声”“故宫走廊的头发”“重庆无头出租车司机”
        &#;&#;异案调查局组员张垚,给你讲解那些年我亲身遇到的灵异无解案件,案件的结局,颠覆你的三观,冲击你的视网膜,惊悚慎入!

  • 美人魔方最新章节

        老大不努力,因为有神器。和宇宙清洁联盟智能机器人联手,改变中国,改造地球。被踩到脚下的对手一个个眼泪汪汪:你我无冤无仇,为何在我面前作弊!

  • 公主驯马记最新章节

        人人都道皇上的原配嫡长女,是乡野村妇所出,不仅毫无教养,而且为人粗鄙没有一点女儿家的作态,实为皇家之耻。  越慕言挽袖冷笑:“跑什么啊,让本公主也听听啊?对了,就你,正好本公主还缺个驸马。”

  • 轮回路之风起墨云最新章节

        洛云峰因祸得福,穿越后为寻找兄弟,只身闯苍穹,下沼狱,其以少年之身,修炼气流极顶功力,踏尽卑流,重建了墨云地域的新秩序

  • 鬼妃妖娆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个又傻又哑的丑八怪,却转身成了貌美神医,杀继母,毒胞姐,誓要那些欺负过她的人付出惨痛代价,所有人见了她都要绕着走,唯有那夜夜痴缠的鬼王爷穷追不舍!

  • 绝色妖医:盛世权后最新章节

        十年精心布局,只为家人九泉安息,两万英魂得以瞑目!嗜血北冥帝点名娶她?世人皆知慕二小姐无才无貌,还患有痴傻之疾……娶她?好啊,那就别怪她弄个天翻地覆了!他喜欢的是男人?这可是个好习惯!慢着……他喜欢是“他”?世人眼中杀人如麻的江湖第一杀手;拨皮剔骨的无情妖医;血祭宫的冷酷宫主,那么事情好像有些不妙啊

  • 人设崩了也要吃最新章节

        【那个傲娇又挑剔的王子病和他面瘫很社会的厨师长】当红明星封人盛,人称王子殿下,不仅指在粉丝心中的地位高,更指他非常难搞。直到有一天,粉丝们发现,她们难搞的王子殿下被一个做菜网红用盘红烧肉给搞定了……粉丝们痛心疾首:“不信不信,王八看绿豆!”季宁思:“喂,她们说你是王八。”封人盛:“哼,才没有和你看对眼呢!”季宁思:“哦。”封人盛:“哼,才没想吃你做的绿豆糕!”季宁思:“滚。”

  • 宝宝联萌:邪王蜜宠小痞妃最新章节

        “大哥,江湖救急,借你身子取个暖。”寒毒发作的风七七从天而降,毫不客气地爬到某男身上。某男慵懒一笑,欺身而上,“长夜漫漫,何不做足全套。”吃干抹净后,她连夜跑路。三年后,她重出江湖,“娘亲,日行一善,我们把你捐了。”俩萌宝大义凛然地把她绑到某男面前,“蜀黍,货到付款哦,概不退货。”某男霸气甩出万两银票,风七七大叫,俩小家伙竟然把她卖了。某男顺势把她搂入怀,堵住她的嘴,“乖,别急,回房再叫。”某女认怂,半夜她爬墙出逃,俩萌宝在外接应,“哈哈,万两到手,吃穿不愁。”可是为嘛,竟被他逮个正着。某男捧起她的脸,“爱妃,打算买一赠二吗?”

  • 易守难攻,少年快到碗里来最新章节

        三年前,林路栽到那个男人的手里,被吃的连渣都不剩。三年后,林路带着决心来去找那个男人,结果依旧被吃得连渣都不剩。林路曾经对那个男人,害怕过,畏惧过,但是这些都不及那个男人对他的吸引,危险又致命的上瘾,无法逃离。如果爱上那个男人,是他命中注定的劫,那他也认了。

  • 超凡无影兵王最新章节

        宁无华右肩手托着行李箱,站在火车广场中央,呼吸这里的空气和看着广场上的行人,“三年了,我踏马已经三年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了。”
        即使号称无影兵王的男人,也有寂寞如雪的时候啊!
        宁无华寂寞的哼着歌,寂寞的社会摇,寂寞的小鸡抖啊抖……
        于是,这个称霸全球的无影兵王硬是在花都中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女人太多,真是寂寞啊……兵王舒服的叹了口气……

  • 农门医妃:王爷该吃药了最新章节

        现代无敌神医陈翠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睡在猪圈里,从此她便过上了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养猪娃生活。可是,那个老跟在她屁股后转的男人到底想干什么?“喂,走开,没看到我正在喂猪吗?”陈翠花一脸愤然地喝到道。某男一脸憋屈:“爱妃,说好的让为夫白天耕田,晚上耕人的农家乐生活呢?”

  • 医妃不承欢:邪王,我在上最新章节

        直到死的那一天,她才知道枕边人的夫君是一只披着人皮的狼。滔天恨意烈如火,凤凰涅槃再为人。她,再世为人,指天发誓,今生她不再做任人宰割的受害者,要活得万民敬仰!笑我、骂我、坑我,你是天之娇女也要你颜面扫地!逆我、叛我、害我,哪怕你是皇帝也要把你扯下马!这个世界都看轻我?没关系,看我逆袭成帝,染指天下,谱写盛世芳华!

  • 武者破最新章节

        不一样的故事给人不一样的精彩相信您自己的选择武者破会给您的想像空间带去非一般冲击永恒大陆一个尚武的大陆,男人就得有实力,而实力是什么?就是武武者逆天修身打破桎梏暗花杀手境界之神暗代表着黑暗、隐形、杀手东西方修炼界的争斗主人公爱情的选择封神之路一段可歌可泣的动人传说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

  • 饿郎缠身:买个娘子生娃子最新章节

        林晚秋手贱,点了闲鱼app上的“穿越买一送三大吐血促销礼包”。尼玛……她还真穿越了,附赠一个壮汉外加两只帅气小正太。只是,被壮汉用野猪换回去当媳妇是啥鬼?说好的福利呢?家里太穷、正太难缠、壮汉老公太磨人!嘤嘤嘤……谁说只有累死的牛没有耕坏的田……只是,炕上这汉子咋转眼就变成了太子?(壮汉人糙活儿好又勤快,林晚秋人美身娇会赚钱,夫妻同心,发家致富养正太。)

  • 最后一个盗墓人最新章节

        尸骨堆积的山洞叫食人洞,我和一群大学生无意中跌入一神秘甬道内,周围的人一个接着一个离奇失踪,我陷入巨大危机中,经过生死考验终于解开当年的秘密——甬道下竟是巴蛇族的祭坛……神秘少女、通天铜柱、奇异文字……

    本章内容提要:
    ...    凤舞实在是忍不住了,高喝道:“老祖,此事还请三思啊!一个人族的卑微修士,岂配与您称兄道弟?凤舞……实在不明白!”     凤阳冷笑道:“凤舞丫头,这些年你当族长倒是当的舒服了,连本老祖都敢质疑?”     “不……不敢!”凤舞面色大凛。     古渊的魂体愤然道:“老祖宗,凤舞当年为夺得族长之位害我惨死,这件事您可......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