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身份没有问题,是我以前的救命恩人。”沈浪沉声道。

    “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兄弟你先好好在这疗伤,我们待会儿再叙!”黑山抱了抱拳,随即冲出了大厅。

    眼见黑山离开,沈浪松了一口气,不再压制体内的圣阳战气。

    一股狂暴的金色旋风缭绕全身,沈浪皮肉间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仅是几个呼吸间,沈浪就恢复了行动力。

    如今他的圣阳战气本源生生不灭,是半个不灭之体,身体的恢复力极强,再严重的伤势都能自行恢复。

    这点伤势无需休息就能恢复。

    “天鹰灵目!”

    沈浪直接施展起了天鹰灵目,观察起了战场中的动态。

    战局已经变成了单方面的屠杀,虫族联盟的妖修队伍已经死的差不多了,猎杀联盟这边的队伍正在进行最后的杀戮。

    银皇天牛等几个倒霉的合体期修士也个个身负重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现在不想办法溜出去,之后恐怕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

    沈浪立即施展出妖蝶变,变身成一名毒刺巨鳄族的普通妖修,背起了风绝和水月两人,顺便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面巨盾法宝,撑开作为掩护。

    就这样,沈浪收敛气息,偷偷溜出了战船。

    妖蝶变不但能肆意变化易容,还能改变身上的气息或者隐匿自身的气息。沈浪借此神通,先是混进了战场,随后装死,从空中掉落了下来。

    战场中的合体期修士忙着厮杀,根本就没有留意沈浪的身份。

    就这样,沈浪快掉落到地面上的那一刻,直接掐了一个土遁术,带着风绝和水月两人逃走了。

    五六分钟后,终于逃出了那些合体期妖修神识探查的范围,天鹰灵目也并未发现追上来的修士,沈浪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是躲过一劫。

    并不是沈浪畏惧两大联盟的合体期修士,真要斗起来,即便自己不敌,逃跑还是有些把握的。

    主要是沈浪担心自己会被两大联盟的盯上,身份暴露了出去。

    圣甲虫族和他可是不死不休的关系,倘若真的暴露出身份,后果不堪设想,五色神旗也多半泡汤了。

    懒得想太多,沈浪背着风绝和水月两人,连续飞行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绿沼林南面的沙漠。

    ……

    此刻,风白雪正在沙漠的某个石洞处打坐修炼,心中忐忑不安,默默祈祷自己爹娘能平安无事的被沈浪带回来。

    “铃铃铃!”

    远处天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铃铛声。

    这奇异的声音瞬间将风白雪惊醒,她立即走出石洞,施展灵目术朝着天边看了过去。

    只见远处天边,似乎有一片乌云正急速朝着这边飘了过来。

    “那是……”

    风白雪俏脸发白,放出神识仔细探查,发现天边的那片乌云,竟是成群结队的凶虫!

    密密麻麻,铺天盖地的无数凶虫正朝着天边急速飞来。

    刺耳的虫鸣声如同海啸一样,暴躁凶戾!

    一名身披白袍的虫修,在坐在一只巨大金色甲虫背上,那甲虫头生两对如标枪一样的尖角,面相极其狰狞。

    白袍虫修手里摇着一只银色铃铛,每摇动一下,铃铛就会发出奇异的声波,往四周发散。

    声波由远及近,沙漠中被声波覆盖到的凶虫,一个个宛如中了定身术一样,无法动弹。

    那些凶虫停滞了十几秒钟后,如吃了迷魂药一样被铃铛的声音吸引,跟在了那黑压压一片的凶虫群后方。

    “竟然能控制凶虫?”

    风白雪惊呆了,她还从没见过这么奇妙的能力。

    白袍虫修不断的摇动着手中的银色铃铛,后方的凶虫大军好似一个个被催眠了一般,跟上了白袍虫修。

    后方的凶虫大军中,粗略一看,那无数凶虫居然都有着不下于元婴期级别的气息,最前方还有八九只炼虚期的凶虫!

    当白袍虫修骑着金色的甲虫靠近风白雪所在的区域时,两眼一阵放光,惊喜道:“哈哈,此地竟一次性出现了四只炼虚期的凶虫,这一趟没白来!”

    其实那四只炼虚期的凶虫,是沈浪当初从圣虫塔放出来保护风白雪的。

    “嘶嘶嘶!!!”

    见白袍重修带领着一群凶虫大军飞了过来,那四只炼虚期的凶虫体型当即变化到了最大,朝着白袍虫修和他身后的凶虫群厉声咆哮。

    “啧啧,脾气倒是不小,乖乖给我听话吧!”

    白袍虫修咧嘴一笑,摇了摇手中的银色铃铛。

    “铃铃铃!”

    银色铃铛释放出奇特的声波,传入了那四只炼虚期凶虫耳中。

    下一刻,让白袍虫修瞠目结舌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四只炼虚期的凶虫非但没有铃铛的声音控制,反而直接发起攻击,张开血盆大口,喷吐出大量的妖火。

    四道妖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白袍虫修席卷而去。

    “怎么回事?”

    白袍虫修两眼一缩,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四只炼虚期的凶虫明明听到了捕虫铃的声音,竟然会对自己发起攻击?

    惊疑不定的白袍虫修停了下来,袖袍一掀,一股寒芒白光瞬间化解了四道妖火攻击。

    白袍虫修是合体中期的修士,这点程度的攻击对他而言就和蚊子咬没什么区别。

    不过他心中好奇的很,捕虫铃还是头一次对炼虚期的凶虫无效。

    “铃铃铃!”

    白袍虫修有点不信邪,反复摇起了手中的铃铛。

    然而那些炼虚期的凶虫还是不畏生死,挡在了白袍虫修,似乎是想保护什么。

    白袍虫修是圣甲虫族的白袍祭司,也是圣甲虫族的“捕虫者”,对凶虫习性十分了解,他很快就发现了端倪。

    眼前出现的这四只炼虚期凶虫,保护的目标似乎是沙漠下方一块巨岩石洞外的人族女修!

    “哼,想不到除了我圣甲虫族之外,竟还有其他控制凶虫的手段,真是有点意思。本祭司倒要看看,这到底有什么猫腻!”

    白袍虫修一声冷笑,骑着金色甲虫俯冲而下,朝着石洞外的风白雪冲了过来。

    风白雪吓得俏脸煞白,万万想不到会引来如此恐怖的虫修。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北面天边突然传来一声惊天暴喝。

    “给我住手!”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310章捕虫者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310章捕虫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310章捕虫者是作者花幽山月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之 第2310章捕虫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花幽山月写的《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最新章节-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全文阅读-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txt下载-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310章捕虫者】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书迷评论

  • 重生之锦绣缘最新章节

        &#;&#;苏锦绣穿越了,
        &#;&#;她从一个现代著名刺绣家变成了十一岁的农家女,
        &#;&#;乖乖,整个苏家家徒四壁,一贫如洗,
        &#;&#;别说饭了,连口热粥都喝不上,这个身体竟是活生生的饿死的啊!
        &#;&#;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填饱肚子!
        &#;&#;苏锦绣看着病弱的小弟,瘦成皮包骨的老娘,面黄肌瘦的姐姐,
        &#;&#;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家变得富裕起来,
        &#;&#;种地养鸡什么的她真是不会,
        &#;&#;不过对于刺绣家的她来说,赚钱真的不是难事。
        &#;&#;帮绣楼掌柜设计秀样,卖绣品、卖绣线,闷声发大财!
        &#;&#;刺绣品,发明新菜式,设计新式衣服,苏家的小日子慢慢的变得红火起来!
        &#;&#;此时的苏锦绣已经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绣女!
        &#;&#;

  • 盛宠小医妃最新章节

        "前世她被人利用,遭人陷害,刽子手的大刀一落,身首异处。rn这一世白莲花化身腹黑女,复仇,雪耻。高墙深院里,她步步为营。面对幕后真凶,她毫不心慈手软。rn她一心快意复仇,纵然万劫不复。只是前世那个炮灰皇子,为何要死皮赖脸的护她周全,炮灰之间是没有结果的!"

  • 废材剩女要逆天最新章节

        一枚貔貅铜币的出现,开启了梦境寻踪的奇遇,本以为只是平淡生活的调节剂,却没想到揭开了一段不为人知的惊天身世。左拥一国之君,背靠大将军,那是什么样的感觉?既能经历沙场生死,亦能指点江山,那是什么样的经历?暗结珠胎,照样玩转后宫,那是什么样的心机?破诡计,护疆土,那又需要什么样的胆略?

  • 校园绝品狂徒最新章节

        在学校受够欺辱的西门宇,在一次偶然机遇下获得异能修炼,在那几个奇怪的老头师傅各种折磨下终究修炼成功,下山归来,热血爆,面对那些家族,他必定要报复,看看我们的男猪脚会怎样吧。

  • 僵尸校草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外表萌乖胆小,内心果敢的猎灵师;他,第一隐世家族继承人,校草第一男神。却独对她一触上瘾,再见钟情!安梓晨挑眉轻笑:“男神,他们都说你人冷心冷全身冷,这是僵尸的传承吗?”某个正在做早餐的大神,伸手将人勾在怀里,上下齐手,抱着软软的人儿答:“冷不冷你现在知道了吗?”安梓晨:谁说僵尸巨丑无心没感情的,眼前这只帅到没朋友宠她上瘾的家伙是哪家的?求带走!容轩:你家的!乖,走太累,一起翻滚吧……

  • 溺爱合伙人:总裁宠我三万天最新章节

        十年前一场蓄谋车祸,让她面目全非,失去全部。十年后,她披甲而归,本是绝代佳人,却搅得满城风雨。她是心机叵测的女总裁,是回来索命报仇的厉鬼。也是他心里藏了十年的那道清影。他认出她,守着她,爱恋着她。他要将她捧在手心里,不让任何人再伤害她。一辈子不过三万天,我想和你过好每一天……

  • 夫君别和我暧昧最新章节

        “你,你怎么在我床上?”某女惊恐万分的抱衣遮胸,直指对面未着片缕的某男。某男眸里精光一闪,笑得万分无辜:“夫人,这是为夫的床!”“啊?那、那、那我的衣服……”某女羞窘惊骇的忘记问重点。“我只知为夫的衣服现在在夫人你的怀里!”——从燕国到北域,从北域逃到西唐,再从西唐辗转南丰……他说:四国天下,既然天下不要我们,那么我便为你开辟另一方疆土,一世让你无忧。

  • 天姿娇女最新章节

        简介:她本是天之娇女,却凄惨死去,重生成侯府千金,她誓要寻找前世身死的真相。踏进侯府的大门,迎上众人恶意的目光,陆菲儿撇撇嘴笑了。js330

  • 神级阅读系统最新章节

        读书成神,.....一切尽在读书中。  一本《一代赌神传奇》学习了赌术,一本《龙蛇演义》学习国术明悟本心,一本《三国演义》......

  • 医见倾心:独宠男神契约妻最新章节

        不近女色的医院院长、脑外科主刀。两人的岁数整整差了一个轮,却意外地到哪都能相遇。在医院电梯初次相遇,拥抱;在医院走廊的二次相遇,亲吻;在院长办公室的第三次相遇,差点擦枪走火!“楚云来,我怀孕了,快对我负责”“我不记得什么时候和你有过亲密接触”“呸!想赖账!去问问你的第二人格!”

  • 国际制造商最新章节

        韩义在路上扫了个二维码,然后桌面上多了个应用。  这个应用很奇怪,它可以捕捉到现实里的一切物品,通过解析来重组物品。  【滴滴!!电路模块板-Dome-屏幕-前后盖-重组手机!】  【滴滴!!75%纯棉-25%亚麻-磁性油墨-重组美元】  【滴滴!!40千克碳水化合物-loli装-重组……】

  • 好婚晚成最新章节

        相许一生的恋人突然变为姐夫,还提出要她当情人,前度准姐夫突然缠上她…女律师苏凉,见多了劳燕纷飞的夫妻,父母早已形同陌路,姐姐姐夫同床异梦,而她,无爱的婚姻又当如何一步步走向盛宠?

  • 吻安,老公大人最新章节

        她需要钱,他需要一个孩子,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一次意外,她失去了肚子里七个月大的孩子,交易结束,再无交集。四年后,她华丽重生,带着千万合约与他洽谈,却发现他身边领着一个跟自己极其相似的小不点儿。苏安然摸着小不点儿的脑袋问:“你妈妈是谁呀?”小不点冷哼一声,“我爹地说,我妈咪是个智障,不提也罢。”“……”小不点小手一扬,往她手心里塞了一张房卡,“爹地说了,要谈合作,去房间里谈。”潜规则?苏安然狡黠一笑,摸爬滚打四年,她什么样的潜规则没应付过来,会怕他?只是……这男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身上的味道也莫名的熟悉……喂,住手,再乱摸我报警啦!

  • 不是神最新章节

        有着怨毒青眸的女人、诡异残破的尸骸、致人死地的液体、吞噬人肉的狂徒还有楼道里挤满的灵这一切突然闯进了孙聪灵的生活,改变了这个建筑动画师的人生轨迹。同时,一个跨越时间的阴谋,正一点点浮出水面,露出狰狞的脸,咀嚼着亿万人的生命!

  • 武踏星河最新章节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要强求!!!”新纪元初,人类万年未有之大变局。有人天生贵胄,有人贵为公子。桀骜少年自微末而起,咆哮星河,斩尽辉煌,他要将诸天星河踏落脚下!

  • 剑帝龙尊最新章节

        三百年前,真龙大陆至高无上的真龙突然消失,真龙之名成为神话传说,真龙大陆亦更名为圣天大陆。三百年后,真龙之魂苏醒……

  • 农门小厨娘,种田种相公最新章节

        当闻所未闻的食材跨越时空结满自家后花园,楚衣表示没有什么吃货是她征服不了的,偏偏某位蹭吃蹭喝的大少爷表示:先别嘚瑟,此物有待改进。

  • 快穿之女配很忙最新章节

        为了重新活过来,秦云云绑定了一个系统,进入各种玛丽苏世界,她必须完成系统交定的任务,不然随时都会被抹杀,可是她怎么不知道每个世界都是有剧本的。可是分开前先亲满一百下是什么鬼?于是,明明说分手的是她,缠着人要亲亲的也是她。所以这是口嫌体正直,真香定律?秦云云:人艰不拆。

    本章内容提要:
    ...    “他们身份没有问题,是我以前的救命恩人。”沈浪沉声道。     “既如此,那我就放心了。兄弟你先好好在这疗伤,我们待会儿再叙!”黑山抱了抱拳,随即冲出了大厅。     眼见黑山离开,沈浪松了一口气,不再压制体内的圣阳战气。     一股狂暴的金色旋风缭绕全身,沈浪皮肉间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仅仅是几个呼吸......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