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种种原因,在这间布置的很雅致的小屋里,骤然换了一副画面。

    陈夕颜抱胸而立,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一对男女,希望他们能对刚刚的言行做出合理的解释。

    “颜颜,不要这么看妈妈,妈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刚刚一时情急看错了。”

    顾倾心现在悔的要死,她这辈子只做过一件亏心事,拼命想遮着盖着,结果因为太过在意,反而露出马脚。

    “那你把他当成是谁了?”

    陈夕颜可没那么好糊弄。

    人,我可以当你认错了。

    但那个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的人,你必须得交出来!

    以前就觉得爸爸不好,没想到现在连你也……

    我命怎么这么苦!

    陈夕颜费了好大力气,才生生把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抿回去。

    “没……没当谁,就是他了,不过我们之间真的没什么事情。”

    顾倾心忽然觉得刚刚的说法有些欠妥,一时半会儿的教她从哪里拽一个人出来?

    真要能拽出来,事儿不就更大了!

    自己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说错话呢?

    陈夕颜漂亮的小白牙开始上下打磨,仿佛要择人而噬。

    就凭老妈反复无常,前言不搭后语的可疑表现——说她没事,谁信!

    “没什么事情?那你一见面就拉着他跑!”

    “就是……就是很久没见,想拉他去……拉他去喝一杯。”

    话刚一出口,顾倾心就想给自己一耳光。

    你这是把脑子落哪儿啦,赶紧找回来,什么不好提,你提喝酒!

    “你们要去喝酒!”

    果然有些事情不能当借口,陈夕颜的声音立即提高了八度!

    怒目圆睁,瞳孔里的小火苗蹭蹭的在窜!

    “颜颜你别着急,妈妈就是脑子有些乱,所以老说错话。不过我和这个人清清白白,真的什么事都没有,我俩绝没有去过宾馆……真的……没去过……”

    看着女儿喷火的眼睛,顾倾心实在说不下去了。

    某人在旁边听的热泪盈眶……

    大姐!

    求求您别再说了!

    就连我都快觉得咱们之间有什么了!

    咱能不能别这么玩啊!

    “宾馆是怎么回事!”

    陈夕颜跳着脚,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叫喊出来!

    那小模样可吓人!

    顾倾心看着女儿这样,心都快碎了,偏还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心里乱成一锅粥,一点头绪也找不到。

    心急间,一转头,却见某人没事人似的坐在一边,恼的不行,握起小拳头就在他胸口捶了两下。

    “死人!你就不能说两句话啊!”

    ……

    大姐!

    您就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吧!

    都这时候了,您还搞得这么亲昵暧昧……

    是非要逼死一个啊!

    “你来说!”

    陈夕颜立即掉转了枪口,对着某人她可不需要客气。

    靠!

    我说个屁啊!

    到现在还一头雾水呢!

    “颜颜妈妈,咱先别着急,好好把事情捋一捋,您认识我吗?”

    李青衫觉得问题出在夕颜妈妈身上,还是先从她这里把事情搞清楚的好。

    顾倾心很是幽怨的看他一眼,我这辈子就毁你手里了,怎么能不认识你!

    不过有些话当着女儿的面,实在说不出口,就轻轻点头,表示她是认识的。

    只是那眼神……

    让某人心里毛毛的!

    他可是荒唐过一段时间的,那段日子过的昏天黑地,有些女人真记不清了……

    不会有她吧……

    那我不死定了!

    “那我叫什么名字?”

    李青衫在问话的时候,声音都在打颤——他是真怕了!

    顾倾心摇摇头,她是真的不知道,当初她醉酒醒来,裸着身子躺在宾馆的大床上,心里慌乱自责到不行,那里有心思问他什么……

    而这混蛋和她臭贫两句就跑掉了,也没给她多问的机会啊!

    “你看,你老妈都不知道我叫什么,却偏偏说认识我,是不是有点不大对头?”

    李青衫如释重负,摊着手跟陈夕颜解释。

    希望她能明白,问题出在她妈妈身上,和他一点关系没有,让她不要伤及无辜。

    陈夕颜还没有所表示,顾倾心不乐意了,什么坏事你都做下了,现在一推六二五想要置身事外,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六年前j市半世浮华酒吧,有个看场子的大流氓是你吧!”

    ……

    时间对!

    地点对!

    可职务不对!

    我就过去找老伙计玩了几天,可没给任何人看过场子。

    话说那几天我都做什么来着……

    “香河宾馆802房,我没记错吧!”

    顾倾心继续抛着重磅炸弹,希望能把某人炸清醒。

    记忆的长河一下被炸开,纷杂无序的零散碎片,一下子在脑海中爆开……

    盯着眼前女人略显熟悉的脸蛋,那段刻意被他遗忘的过往,开始拼凑完整。

    “哦!我想起来了,你是那个恩将仇报的臭娘们儿!”

    李青衫骤然想起过去的事情,连带语气作风,都有些受影响。

    “你说谁是臭娘们儿!”

    顾倾心的小拳头又捶了过来。

    “你敢这么说我妈!”

    陈夕颜抬脚摘下拖鞋,就朝他丢了过去。

    ……

    我靠!

    至于的吗!

    不就说错一句话而已!

    你们娘俩这时候倒同仇敌忾了……

    “停!还要不要搞清楚问题了!”

    抓住顾倾心的两只小手,李青衫大喊一声。

    现在闹成什么样了,陈市长真要这时候过来,谁说的清啊!

    “放开我妈!”

    陈夕颜指着某人大叫,她看不得两人肢体接触的样子。

    李青衫赶紧松手,顾倾心却趁机捶了他一下才躲到一边。

    这娘俩太欺负人了……

    陈夕颜为杜绝某些极度刺激人眼球的画面出现,一屁股坐到两人中间,给他们隔离开来,然后掐了某人一下。

    “你现在可以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出来了。”

    李青衫揉揉被掐的地方,就开始讲陈年旧事之青衫行侠仗义版。

    话说六年前,他正与昔日的兄弟把酒言欢,畅谈往事展望未来——俗称吹牛打屁之时。

    突然一件不平事引起了他的注意,几个流氓灌醉了一个妇女,将其拖走欲行不轨之事。

    正所谓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一向以正义标榜自己的某人出手相助,救下了妇人,还义务收留了她一晚。

    那曾想那妇人霸占了他的床还不算,还吐了他一身。醒来后更是不思感恩图报,反而暴起伤人。

    并把他好意给的路费扯烂,更是过分到把宾馆房间砸了——这不是关键,关键是某个妇女的行为,让某人损失了好多票票。

    大家都知道,某人抠门那可是出了名的。

    某人讲完,满含热泪的看着陈夕颜,一副青天大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的模样。

    陈夕颜完全没有要为他做主的意思,而是看了老妈一眼,示意该她老实交代了。

    作为青天大老爷,偏听则暗,兼听则明的道理她还是懂的,又怎么会因某人的片面之词就妄下论断。

    顾倾心早就按耐不住了,刚刚某人左一个妇女,右一个妇人的,给她气到要死,年龄是一个女人的禁忌,你这混蛋真就不懂!

    要不是女儿在中间拦着,她不把他活活挠死,都算是便宜了他。

    不过女儿现在要她坦白从宽,她也只能含泪讲了一个凄凉悲惨的故事——陈年旧事之美少妇遇恶贼惨被辱版。

    事情的发生是这个样子的,某一天她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就照着里面的提示来到了一家酒店,结果看到他的丈夫亲热的搂着别的女人进了一个房间,一个多小时后才出来……

    至于做了什么事情——还用问吗?

    发现丈夫不忠偷腥也就算了,可丈夫找的女人偏偏差她太远,这让人心里怎么能舒服得了?

    就算能当丈夫瞎了眼,可每晚你在老婆这里一两分钟敷衍了事的糊弄过去,到了别的女人哪里怎么就能厚着脸皮坚持一小时了!

    心里极度不平衡之下,美少妇离家出走了,远赴他乡去找昔日的姐妹淘散心。

    结果先是目睹了姐妹淘与老公还有小三的三人花式拳击赛,再就是一场华丽丽的离婚财产争夺战。

    看到他们连筷子都要一人分一根,她身心俱疲,就去酒吧买醉。

    醉前的事情她记得,酒醒后的事情她也清楚,可中间发生了什么……

    就凭她光溜溜的身子,某人的无耻嘴脸,难道还有什么推测不出的吗?

    听完老妈的版本,陈夕颜皱起了眉头,她觉得老妈的智商已经回归了,你听听她都讲得什么?

    整一个避重就轻删减版,还刻意把前情提要整那么长,为自己增加同情分。

    让你觉得,就算她真的失身不洁了,也是情有可原的,毕竟另一半有错在先嘛。

    相比之下,某人就坦荡的多了,最起码把一些重要问题都交待了。

    不过在追究谁是谁非之前,有些事情是必须要问清楚的。

    目光落到某人身上……

    “被告,现在本法官要问你些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

    ……

    擦!

    怎么一转眼还变被告了!

    我能不能先告你恶意诬陷!

    不过一看到她还冒着小火苗的眼睛……

    某人的脑袋耷拉下来。

    “你问吧。”

    “你有没有对顾女士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陈夕颜大声问道。

    “当然没有!”

    心中无愧声自高,李青衫的答对毫不含糊。

    “她的衣服谁脱的?”

    “服务员。”

    “男的女的?”

    “女的。”

    “多大年纪?”

    “二十多岁。”

    “漂亮吗?”

    “还行。”

    “我妈右胸那颗痣你看到没?”

    “明明是在左边……”

    “我杀了你!”

    ……

    你不做警察太屈才了……

    救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跟着老爸有肉吃》之 第二百零二章 陈青天审案是作者陌叁拾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跟着老爸有肉吃》之 第二百零二章 陈青天审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跟着老爸有肉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陌叁拾写的《跟着老爸有肉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跟着老爸有肉吃》之 第二百零二章 陈青天审案是作者陌叁拾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跟着老爸有肉吃》之 第二百零二章 陈青天审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跟着老爸有肉吃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陌叁拾写的《跟着老爸有肉吃》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跟着老爸有肉吃最新章节- 跟着老爸有肉吃全文阅读- 跟着老爸有肉吃txt下载- 跟着老爸有肉吃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其他类型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二百零二章 陈青天审案】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跟着老爸有肉吃】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跟着老爸有肉吃》书迷评论

  • 冥夫要压我最新章节

        亲生母亲给我灌下汤药,逼我和傻子在一起,就在我快要失守的时候,傻子忽然暴毙被鬼附身,为保清白我和恶鬼做了交易,从此……§“你不讲信用!说好不碰我的呢?”§“你跟鬼讲信用?”

  • BOSS大人别咬我最新章节

        洗澡被男子扑倒,这难道是一段爱情故事的开始吗?答案当然不是。某律师:“你现在的确是吸血鬼了。”夏妍心:“”当禁欲精明律师碰上炸毛八卦小职员,结果到底会如何呢?“这注定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啊!”夏妍心躲在角落默默垂泪。阴谋,秘密,颠覆现实的黑暗(温馨)故事。最后,能不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同样是吸血鬼,她还要被吸血鬼追着跑呢!

  • 契约婚姻:总裁强势爱最新章节

        "她从来都不知道,杜司冥的心中所想,她以为,大家只是各取所需而已,所以即便是婚姻,也没有太多的心思在里面直到她身名狼藉,再无所依靠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有一个人,始终守护在她的身边,十多年,只为等待她的回眸而已……她以为他提出结婚,只是为了弥补那个晚上的错误,只是为了负责,可没想到他却看着她,眼中满是宠溺:“我对你,从来就不只是想负责而已,负责任的方式千千万万种,可我想赋予婚约的,由始至终,就只有你一个。”她心头微动,心中有种隐隐约约的萌芽悄然破土而出,她看着他,眼角慢慢泛起笑意……"

  • 香都战兵最新章节

        蒋厉从一线战场奉命回归做新郎,可谁想都,单纯靓丽的科学家,成熟冷艳的女总裁,妩媚妖娆的卧底警花,温柔甜美的女医生接踵而来,一时间,他也不知道该选谁做新娘了。

  • 超级神仙书友最新章节

        王韬本来是个悲催的扑街写手。十几万字的小说还是0收藏0推荐。忽然有一天……卧槽,玉皇大帝已收藏,二郎神已收藏,宙斯已收藏,这是什么鬼?收藏秒涨数千?但是这些读者昵称是在开蟠桃大会吗!?爱神丘比特打赏您一支丘比特之箭。居然还有读者打赏!可是打赏的又是什么鬼……有了一群大神收藏打赏,王韬的生活从此浪的不行。

  • 宠婚袭人,老公暖暖爱最新章节

        苏小棠做梦也没想到,指腹为婚的新婚丈夫,竟然是个专业克妻的“天煞孤星!”传闻他是权贵继承者,却也是冷血薄情的“杀人狂魔”,个个跟他有关系的女人都死于非命,无一幸免。新婚夜,他把她逼到床脚,满眸恨怒,“几年不见,你的演技越来越差了!”苏小棠懵逼了,“今晚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他毫不掩饰鹰眸里的嘲讽,甩给她一沓照片,“你以为更名改姓就能一笔勾销你在我这里欠下的债?”看着照片里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苏小棠彻底傻眼。谁能告诉她,这个和她长了同样一张脸的女人,是谁?

  • 豪门蜜宠:我的极品娇妻最新章节

        不小心在男厕所被他解救之后,就再也甩不掉了。“封少,Monica小姐,去跳舞了。”“哦?用腿跳的?”可,可能吧…也可能是被男人抱着跳的…抓回家,扔床上,我活好,劲儿足,还会新舞步,我陪她跳。一夜摧残。“来,继续跳?”“不不,不跳了,腿疼合不上。”他温柔地笑了。

  • 传奇之最强兵王最新章节

        又名:女神的最强兵王
        为了男人的承诺,叶少白怀着一颗纯洁的心来到了大都市!
        莫名其妙的成了女神总裁的未婚夫,清纯美眉甩不掉,暴力警花惹上身!
        喂!你们别这样,我可是正经人,俺还是黄花大小子,
        我可喊人了,誓死保卫节操,请你们对我温柔点……
        正所谓——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
        且看史上最牛的佣兵王者如何纵横在这繁华都市,制定属于自己的规则……
        =====
        声明
        每天保底(9:00,13:00,18:00)三章更新,不定期爆发,特别情况顺延半小时,和主角一般,一路艰辛走过,不放手,不放弃,绝对会完本!

  • 渊神录最新章节

        远古时代,强者无数,天才辈出。天下没有所谓的国家,只有世家的概念。而苏家就是排在这些世家最前列的家族。而苏家宗家的苏渊,就是年轻一代的最强者。但是在大劫之后,十二世家围攻苏家,彻底毁灭了苏家的全部生机。苏渊死后灵魂被苏家家主使用秘法排出了六道轮回,直接转生到了千万年之后的世界。

  • 重生之食全酒美最新章节

        美食美酒,空间种田。厨艺之巅,谁与争锋。一代酿酒大师凤致穿越到现代,莫名其妙多了个儿子。从此带儿子发家致富,重拾老本行酿酒,没事做做美食,一不小心就成了一些人的眼中钉。极品亲戚层出不穷,神秘客人各种难搞,名厨世家轮番上阵,凤致以厨争巅,顺便还遇见了儿子他爹。凤致:儿子我收下了,孩子他爹可以退货吗?孩子爹:不行。凤致:“QAQ”

  • 甜婚蜜爱:腹黑总裁夜夜宠最新章节

        在遇到慕雨萌之前,他是一个不近女色,被人误以为是“不太正常”的男人。遇到她之后,她才明白,什么高冷禁欲,全是假象!她想逃离,他不远万里抓她回来。她想工作,他买下整个公司,只为她能时时刻刻在自己眼皮底下。“霍晟然,我们已经离婚了!”“没有离婚证,就不算离婚!”他将她压在身下,攻陷占领她的同时,“我这是合法享受我的婚姻权利!”

  • 重生之豁然最新章节

        这世上总有那么些人,开局尚算好牌,最终却打成一败涂地。林惊蛰在失去很多后,回到了他尚未高考失利的十八岁,那个经济正在腾飞的九十年代,遍地商机。这是属于他的,最好的年纪。重生小故事,总有那么些遗憾的过去,值得挽回

  • 我和我的冒险团最新章节

        在第不知道多少次拯救亦或是毁灭世界后,中场休息的米杉很庆幸自己很久以前还是一名普通人的时候,不管玩什么游戏建的都是女性角色,不然的话……米杉回过头看了眼身后那群莺莺燕燕,额头冒了一层汗。  ----------------  新书已发布,已有连续更新500天不间断的完本小说,请放心阅读http://www.bqg3.com

  • 以罪之名最新章节

        罪,是与生俱来的,是藏在骨子里的。    我们每个人都有罪,或是刑事罪、或是伦理罪,或是道德罪……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干干净净的。    罪恶的种子,在欲望的土壤里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这是由生向死的过程,也是有迹可循的轮回。

  • 特种兵之至尊高手最新章节

        他是身世成谜的尊龙魁首,他是呼风唤雨的暗黑世界之王!    他是超级杀手,他是禁忌主宰!    因为一桩意外卸下荣光重回都市,在这纸醉金迷的都市,他究竟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 炼魂破虚最新章节

        一次巧遇,一个落寞,灵魂的穿越带来了重生。魂炼九变,破劫归墟。一部神秘的功法,以魂入道,融魂入体,激远古血脉,破天地束缚。一步步的潜行,脚踩凤文秘境,独闯龙潭虎穴,远古战场通天地,一个神秘的世界,随着隐藏在深处的秘密被逐渐揭开,身牵命运的尘烈又将何去何从。。。。。。

  • 爱已入骨:恨情深缘浅最新章节

        大雨里意外的相遇,让女主白千落的世界里多了一个人的存在,几年后朝思暮想的人居然成为了自己的同班的同学。他就是林瑜辰。家庭富裕,成绩优秀,总有一股神秘气息吸引着学校里的万千少女,绝对是校草中得嫩苗。

  • 你笑起来像颗糖最新章节

        辛暖暗恋一个人,一个在她眼中几近完美的人,她愿意当个配角永远呆在他身边。直到另一个人的出现,平凡的她成了他的主角,将她牢牢锁在身边,寸步不离。卧室里,辛暖气冲冲地整理行李打算离开,陆景一挡在门口,“协议还没到期,就想毁约?”“不是你让我搬走的吗?”“我让你搬你就搬,这么听话?我让你不准谈恋爱,你怎么不听?”“……”这人是不是有病?这满卧室的酸醋味是怎么回事?不仅如此,陆景一还盯着她学习,检查她作业,甚至还主动要当她的补习老师。高考前一天,辛暖崩溃大哭,嚷嚷不考大学了,陆景一擦去她的眼泪,突然温柔,“必须考。”“为什么?”“为了和我在一起。”

    本章内容提要:
    ...    由于种种原因,在这间布置的很雅致的小屋里,骤然换了一副画面。     陈夕颜抱胸而立,以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坐在沙发上的一对男女,希望他们能对刚刚的言行做出合理的解释。     “颜颜,不要这么看妈妈,妈不认识这个人,只是刚刚一时情急看错了。”     顾倾心现在悔的要死,她这辈子只做过一件亏心事,拼命想遮着盖着,结果......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