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1488/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马正相竞从远方狂奔而来。 而首当其冲的那个人赫然是慕兰昕。 他一袭暗黑色的夜袍随风猎猎作响,华袍上栩栩如生地勾勒着九龙金爪的怒放模样,他薄唇紧抿,眼神幽邃而炽烈,掣刀于手,繁华绣纹的袖口翻卷于半空中划出如流云般的弧线,几番挥刀斩落,那些蛮夷士卒便毙命于他的马蹄下。 他的眼色狂狷锋锐,眸底闪烁着嗜血狠佞的光芒,犹如凶猛的猎豹一个劲儿地往前冲,于万马千军中杀出一条血路,直......

  1. 摘选2:
  2. ...一疑问的。更因为,她要用美貌来骗取图利瓦的心。 她早就打听过了,图利瓦这个人有勇无谋,可谓是十名上将中资质最为低下的一个将军,不仅如此,军中生活清苦劳累,他还是最会偷懒的那一个。而他谋得了将军这一位份,多半是靠显赫的家世。 自小就养在优越环境的纨绔子弟,怎会知人心之险恶?怎会懂战争之残酷?怎会在遇上一个美人后,而不动半分心? 还有,她谎称自己被冥军的无名小卒侮辱过,…......

  1. 摘选3:
  2. ...烈。 最后众人醉归,连慕兰昕也不例外,扶着醉熏的他踉跄地回到营帐,他半个身子的重量她的肩头,她费力地稳住他的身形,将他安置在榻上后,又了他的长靴及外袍,拉过一旁的被褥替他盖上。 “……”醉酒中的他低喃。 “我在。”将外袍挂在红藤木架上,回身坐在榻上边沿,握住了他的手。 他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紧紧包在自己的手心内,似是感觉到她的存在,稍稍放下了心,复又沉沉地睡去。 掌灯时分,她在烛光下做女红,她小心翼翼地为他缝补着铠甲上的破裂处,一针一线间尽是她的柔情蜜意。 如同一个妻子般,为即将上战场厮杀敌军的夫君系上心头的最后一份牵念。 昏黄的烛光摇曳,照映得女子脸部线条柔和姣美。 而他不知何时酒醒,一手支颐,撑起半个身子,侧卧于榻上,宁静地看她缝针穿线,唇畔浮起绝涟的笑意。 等她做完,她揉了揉有些发酸的脖颈,方一回首,便对上了一张放大的俊颜,几乎是鼻子碰鼻子,彼此的睫毛着,而两唇之间只剩下零点零一的距离。 脸一红,下意识地便要侧头避开,慕兰昕动作比她更快,就势将她压倒在榻上。 他有力健壮的臂弯紧紧地搂住她,她下意识地挣扎,他反而抱得更紧,“夜深了,快睡吧。” 这,两人同枕共眠。 二人面对面地睡在一起,凝视着彼此的目光如胶似膝,对望,谁也没有睡着。 其实,幸福本就如此简单。 最终,在他温柔的凝视中,渐渐沉入了梦乡…… 第二日晨起,天才微微泛明,熟睡中的翻了个身,摸了摸身旁,空空如也,顿时再无睡意。 旁边,慕兰昕已开始着衣,见她转醒,便笑道:“还早着呢,你再睡一会吧。” “睡不着了。” 披衣下榻,从红藤木架上取来昨晚缝制好的铠甲,她还缝了一层粗布麻衣在铠甲里面,以减轻铠甲摩挲体肤的不适,想必他定明白她的用心,她亲手为他穿上,他淡淡的眸光落于那层粗布麻衣上,心底漾起了一丝缱绻感动…… 纤纤柔荑为他系好束腰带,他的手蓦地握住她欲将抽回的手。 二人对视,无语凝噎。 侍候在营帐外的婢女们逐一掀帘而入,绿悠是第一个进来的,见到二人如此亲昵的模样,不由怔了怔,敛去眉宇的一丝不悦,她正色说道:“爷,让奴婢伺候您梳洗吧?” 绿悠走近身,端来一盆清水,顺手接过,吩咐道:“你们都下去吧,这里有我就行。” 绿悠咬唇,虽心有不甘,但碍于慕兰昕的面,也不敢放肆,便福了福身,领着众婢女退下。 慕兰昕在一旁无奈地轻笑出声,“这种事让下人做就好了,何必自己亲为。” 旦笑不语,如一个妻子般服侍丈夫洗漱,他端坐于铜镜前,她亲手为他束发,他则是从铜镜中凝着她,目光幽邃。 当一切都打点完毕,他忽地伸手揽她于怀,他在她耳畔低语,“等我回来。” “嗯。”轻轻颔首,她抬眸看他,他落下的一枚之吻她的眉心。 “慕将军,蛮夷突来攻城。”帘外蓦地传来副将焦灼的声音。 终于,还是到了这一时刻。 慕兰昕脸色微变,抬手取下挂于一旁的利刃,匆匆赶往城楼。 凝着他远去的背影,容色怅然,而一缕血色般玫红的朝阳透过帘子照来,斑驳在她清涟的侧脸上,在稀薄的空气,她嗅到了一丝似浅还深的血腥味道…… 她也该动身了…… 蛮夷的大军已然逼近,兵临池下,双方人马地厮杀起来,血愈烈,血肉横飞,但因城墙高厚,城楼上布满了弓箭手,蛮夷一直久攻不下,蛮夷主将便下令分为两队人马攻城。 二中之一的蛮夷士兵扛起一根臃肿的大树,毅然撞向城门,砰砰砰几下巨响,城门震动,慕兰昕见此情景,忙命令手下的人纷纷搭起包裹着火球的利箭向城门下射去。 另一方踩着兄弟的肩膀爬上城门的人,硬是被带着火球的利箭下去。 惨叫声迷离凄厉,城下一片狼藉,无数尸体堆积。 蛮夷的主将图利瓦骑在马上,眼见不仅城池久攻不下,而且自己的人马损失惨重,就愈发恼火,狂怒之余,大爆粗口。 “他奶奶的!攻不下闵佟,你们一个都别想活着回去!给我上!今日就算拼了这条命,也要把这座城池给我拿下来!” “将军,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似乎是料定我们会来强行攻城,都准备好对策了,如果我们再僵持下去,怕是战争形势会于我们大大不利啊……” 一旁,观战良久的蛮夷军师神情凝重,沉吟说道。 闻言,图利瓦面色沉郁,可纵使心里有万般不甘,也不能逞匹夫之勇。 看来终归是他贸然了,敌军早已将自己军队的底细摸了个透彻,连进攻路线,对方都知晓得一清二楚,对方防备得当,几乎找不到一点空子可钻。 而他毫无准备,只凭一腔怒火便上阵杀敌,才会败得如此惨烈…… 图利瓦愤恨地一锤拳,“我们撤!” 几十万大军如黑色的潮流般滚滚向外涌动,城楼上的将士们见此情景,不由仰天大笑,拍手称快,顿时欢庆一片。 高踞于城楼顶层的慕兰昕一袭黑色长袍,负手而立,衣袂飞扬,长发随风飞举,满是傲然霸气的狭长俊眸甚是平淡地睥睨着这一切,若君临天下,傲视万物苍生的霸主。 看到蛮夷惨败收军,他微微笑了,笑得邪魅又张扬,这一切仿佛尽在他的预料中。 可笑意还未及眼底,便僵在唇畔。 呢?她现在如何了…… 图利瓦领着蛮夷众军灰头土脸地回到自己驻扎的军营内,他面色冷沉阴鸷,满腔心火浮躁,在旁服侍的婢女战战兢兢地奉上茶,却被他一脚踹飞了出去。 “不长眼的贱婢!滚出去!别扰本将军!” 望着暴跳如雷的主帅,军师叹息摇首,想起方才惨败的那一仗,不由在心里感叹这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胜败乃兵家常事,他却连一个小小的败仗都度越不了,可十个将领中的九个上将全都被敌军歼灭,只剩下眼前的这一个。 哪怕……这仅剩的将领,是个只会打硬仗而不注重半点军事策略的草包。 “将军息怒,现今我们眼下的局势很不乐观,却恰好给了敌军乘虚而入的机会,越是紧要时刻,我们就越不能着急,这一仗的胜与败就全在您的指挥下,您万不可再动怒,否则会致使军心大乱的!” 图利瓦脸色冷佞得骇人,听了这一席话,非但没有平息怒火,反而愈发焦灼地来回踱步,“那你说怎么办?” “依在下之见,而今敌军士气,而我军却一直处于萎靡状态,一切也只有从长计议!”军师捋了捋白须,似在苦想对策,半晌后,方道,“若要打好这最后一仗,只有先抚慰一直在前线坚持苦战的将士们,改变现今低落的士气。” 当晚,图利瓦便下令将战死沙场的士兵们厚葬,并举行祷告之礼,漫天的白纸纷扬洒落,气氛肃穆悲伤,蛮夷士兵们跪在战死兄弟们的陵墓前悲伤落泪,默哀着,一旁还有法师喃喃念咒,超度那些惨死的亡灵。 最后那些死去的士兵们的尸身被火焚化。 当这一切即将结束时,一身白色丧服的军师来到众人眼前。 他神情激昂,高声说道:“弟兄们,我们万不能再如此下去了!先不说如果我们战败,我们有何颜面再回去见故乡的亲人,就我们惨死的兄弟们来说,我们也该给在天之灵的他们一个交待!就算是死!也要死得轰轰烈烈!” 这一番深入人心肺腑的话,无疑激发了在场所有士兵们的心,他们齐齐下跪,重重地叩首,声音悲烈而沉重,“旦凭军师做主!我等定誓死效命!” 一时间,士气如翻滚的潮水大涨,将士们带着对死者的悲愤与伤痛,仰首饮下一碗清苦的酒,再狠狠地掷于地上,以表明自己决绝坚韧的心。瓷碗碎裂的清脆声响传来,整个军队都弥漫着一股孤烈悲恸的气息。 冷厉狂啸的风呜咽着,矗立在上方的一道黑旗随风摆舞,广袤的苍穹都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周遭树影婆娑,张牙舞爪,在不为人知的暗处,又有一个阴谋即将浮于水面…… 明日,决一死战! 入夜,万籁俱静,世间一切都静谧得可怕,天空中的一轮皎月泛着血色光芒,妖红而瑰艳,连森冷刺骨的风都染上了一丝血戾之气。...

  1. 摘选4:
  2. ...摆如美蝶翩飞,于夜空划出一道绚丽旖旎的弧度。 刹那间,女子独有的馥郁芬香扑面而来,惹得他不由一颤。 那腰肢软得惊人,却柔韧无比,盈盈一握,大概说得便是这种感觉吧。 女子明眸皓齿,容颜娇媚美丽,飞扬的发丝漾起一圈圈的弧度,轻轻地扑在他的脸上,他轻嗅,那清雅体香瞬间渗入了他的心房…… 绿悠跟在身后,十几个人也纷纷飞身而去。 只剩下气急败坏的蛮夷乱成一锅粥。 ......

  1. 摘选5:
  2. ...土不服,士气低落,反倒成了蛮夷出奇制胜的好机会……” 动作一滞,眸中闪过一抹深意。 原来在后宫内所听到的都是虚假的消息,慕烨如此做法,就是怕她知道真正的军情后,会拼死离宫……她也是真是傻,她怎么能相信道听途说的传闻,早在慕烨下令软禁她的时候,她就应该察觉到不对劲…… 而她却一直逗留着,白白地耽误了那么多天的时间…… “那小二哥可知道闵佟现在的战势如何呢?” ......

  1. 摘选6:
  2. ...迷醉馨香飘来,随着夜风飘散到很远的地方,沁入人的鼻翼中,就连宫门外守夜的宫女和巡逻的侍卫闻得此香,也瞬间昏厥过去。 然而,毕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御林军,个个都是一身武艺,见惯了大风大浪,自然是出落得精干敏捷,闻到不同寻常的香味,忙捂住口鼻,调整气息,运功抵抗。 一道黑影却自头顶上压下。 甚至还未来得及看清来者,便被一道灌着凌厉风势的腿风直接踹晕,轻松地收势落地,袖中麻绳......

  1. 摘选7:
  2. ...何颜面回故土再见自己的亲人?” 最后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士兵潸然泪下。 有一个士兵已经拿起了一块肉,放入嘴里,一边吃却一边哭,尽管他极力隐忍,眼眶还是不争气地红了。 另一个士兵也拿了了一块肉。 有三个人拿起了肉块…… 有一排人的人拿起了肉块…… 腥臭的肉香弥漫,令人作呕。 远方,突然听见高昂凌厉的号角声此起彼落,所有士兵皆动作一顿,副总统脸色一......

  1. 摘选8:
  2. ...大眼,眸中燃起阴鸷血戾的怒火,她扑过去掐住元贵妃的脖子,“是你——是你——一定是你狐媚皇上,要皇上下旨来杀我的——” 手中掌风聚起,将女子挥开,容色冷漠地道:“不干元贵妃的事,是本宫请皇上下旨的,像你这样的女子,赐自尽都算便宜了你。” “原来是你!原来是你这个贱人!我早该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放过我,早知如此,当初怡贵嫔的那一案,我就应该下狠手除掉你!”女子愤怒地指向。 ......

  1. 摘选9:
  2. ......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最新章节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蓝风希雪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无弹窗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是一本全本玄幻魔法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玄幻魔法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全文阅读,免费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下载,免费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蓝风希雪】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蓝风希雪】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写作者【蓝风希雪】!我们共同期待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写作者:【蓝风希雪】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最新章节-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全文阅读-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全文txt下载-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囚欢毒妃:冷佞王爷霸上身》书迷评论

  • 博弈王之魔都法则最新章节

        只有在真正的博弈(GAME)中,人类灵魂才是至高的存在;
        只有对弈,才是衡量人类灵魂强弱的唯一办法。
        无所谓输赢时没有博弈,因为人们根本不在乎,但在这一场场死亡博弈中,人们赌上的是性命;
        强到爆棚时也没有博弈,因为再没有对手,但安不知却从最低层一点点地靠着与人的智斗赢得生存空间。
        所以,这就是我的博弈,我的法则,我的世界!
        =======
        本书是综合游戏、科幻和都市异能的小说,主要以布局填坑为卖点,也有一些另类的热血激战作为辅助。

  • 总裁退散:我,与你无关最新章节

        汪晓泉用辛辛苦苦两个月赚的钱救了个从街边捡回来的醉汉。一转脸,自己居然成了“仙人跳”讹诈他的小人。谁知就是这个“小人”会跟自己纠缠不清?自己参加的比赛,人家主办的;自己被算计,人家相救的;自己被男朋友甩,人家设计的——呃,这个算吗?当误会在不觉间已成深情,却因突然的变故触礁。她该走向何方?那个默默爱她多年的人,她又将如何相处?

  • 穿越者工会最新章节

        穿越啦,你随身带着老爷爷,我就带着法宝穿越!你有芯片,我还随身带着系统,什么?主神空间也来插一手,竟然还有无限流。  这里是金手指之间的碰撞,这是一群穿越者相恨相杀,合纵连横的故事…。

  • 大小姐的贴身兵王最新章节

        一代兵王带着婚约回归,却被傲娇大小姐嫌弃,为了保护大小姐老婆,他是费劲了心思。随后,冰山总裁倾慕自己,白富美女神倒追自己,火辣警花示好自己,邻家小女孩瞒着父母来见自己……让傲娇老婆,悔得肠子都清了!

  • 一辈子相依为命最新章节

        “立扬哥哥,我们俩一辈子相依为命好不好?”“什么是相依为命?”“妈妈说,就是一辈子都不跟芽芽分开的意思。”“哦,那好吧!”……麦芽三岁时他们初见,麦芽小迷糊却没有安全感的样子让立扬疼到了心坎里,这是一部宠文,可爱,调皮,开头比较悲伤,不过,更多的却是温馨……

  • 蜜恋难断:老公你说的都对最新章节

        她本是许家养女,订婚宴上撞破渣男贱女丑事众叛亲离愤然离去。谁知!人生从此像开挂,转角竟然遇真爱!先有大帅比给黑卡,后有腹黑美男设陷阱逼她就范,无奈之际竟然还有霸道总裁逼她签下卖身契,从此摇身一变成为豪门太太。然而一切天降馅饼不过是计中计,情敌贱人们你们先住手!等我解决了内人的设计了自家大boss嫁给我,现在如何保住狗命?再跟你们过招!

  • 最强护花兵王最新章节

        当别人还在读书的时候,他已经是世界第一的兵王。当别人在为努力工作的时候,他已经开豪车,美女环抱。男儿就应该肆意潇洒而过,超级兵王回归都市。

  • 偷心房客俏房东最新章节

        带着一条狗找合租,没想到第一次见面,狗就把房东的狗狗给什么了,美女房东让我负责,负责一辈子……

  • 元素箭师最新章节

        当光明和黑暗不再分开,当冰霜和火焰相交融    掌控元素奥义的守护者    这是戈兰林帝国神级元素箭师的王者传奇

  • 领主凶猛最新章节

        穿越到中世纪的西方,成为了一名家世显赫的领主,张源本以为就此走上了人生巅峰,却没想到和自己想象中的生活完全不同。
        魔法与神明是真实存在的。
        而科技终将凌驾于上帝之上……

  • 钦差大人驾到最新章节

        鲜肉钦差在线断案    有仇报仇    有怨报怨    没仇没怨快来围观    看本钦差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一个是京城第一纨绔、王府的小白脸逆子,一个是一心精忠报国的黑脸将军。忽然有一天被打包扔到虎狼堆里,是勇敢地活下来还是被虎狼们啃的骨头渣子都不剩?废话啊,当然活命第一条!

  •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命不由己。顾文君却是个假男人,女儿身。今日顾家欺她无权无势人微言轻,他朝金榜题名权倾朝野时,何人敢不敬她怕她!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是为首辅。某暴君道:“只要你恢复女儿身嫁为皇后,朕也可以在爱卿之下。”顾文君怕了。“陛下,臣有罪!”

  • 谋爱成婚最新章节

        被贱男坑走全部身家之前,简寺鹿也算是最年轻的女富豪。
        世界上就没有比她更惨的,却有比她更倒霉的。
        做人家舔狗能舔到一无所有的,简寺鹿还从没见过。
        容衍有一张全世界最好看的颜,一穷二白算什么。
        姐有钱,姐养你...

  • 我异界的神级选择最新章节

        云逸本事一届蓝星人士,却因为摔下山崖而重生异界。“瓦的金手指已到账,我不膨胀谁膨胀。”开局就选择,无敌世家,神级功法还不手到擒来?

  • 超能修仙狂婿最新章节

        天下第一强者组织天神宗的战神方晨三年前,因为偷偷修炼了宗门禁忌功法,而被罚来到孙家当上门女婿。三年来他饱受屈辱,是人人都可以嘲讽喝骂的窝囊废,一朝时机到来,他不再低调,强势镇压一切曾欺他辱他之人!敢欺负老子的女人?老子让你灰飞烟灭!脚踢嚣张富二代,拳打无脑装×犯,天上地下唯武独尊,不管是美女还是权势,我全都要!

  • 帝少追妻:小妖精哪里逃最新章节

        厉少是谁?厉少是个形容词!形容什么呢?狠虐狂魔!淮北城里,谁敢嫁给厉少,谁就是个死。可她呢,偏偏死而复生,刚做完换心手术就被抬上了厉少的床。原以为嫁给了全市第一恐怖的男人,想不到,更恐怖的还在后面。被这个男人爱上,才是最恐怖的事!

  • 旧日欢最新章节

        一朝变故,无依无靠,四处寄居。一朝酒醒,惊天骇人,岸谷之变。忆起前朝往事,乃知旧日实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