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文阁《宠妻之权少请自重》 章节列表目录地址: http://www.mytxt.cc/read/14604/ 请复制后分享给您的好友!

(已启用缓存,最新章节会延时显示,登录书架或F5刷新即可实时查看。)

最新章节摘选:

展开+
  1. 摘选1:
  2. ...见林静好出来,纷纷打量她。 这种打量可不是善意的,让人觉得很不舒服。 林静好转身,在她的视野中门牢牢紧闭,仿佛门里门外是两个世界一般。 她抬起手,在有些粗糙的石板门上轻轻摩挲了一下,而后便转身,毅然决然地穿过几辆车前灯亮如白昼的车子,往黑暗深处走去。 “好了,人我放了,我们之间的交易怎么说?” 男子站得有些累,他锤了一下肩膀,手下就意会地不知道从哪里生出了......

  1. 摘选2:
  2. ...是,你准备怎么做?” “你想我做什么?”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好,一点不费事。”男子背着手在林牧面前转了两圈后才缓缓说道,“我挺意外你会和林家的后人凑一起,尽管林小姐明确告诉我你们已然分手。林牧,我还可以给你一次机会,究竟要不要无条件赎回林小姐。” 闻言,林牧快速扫视了一圈男子背后黑暗的地方,林静好肯定就那里面,也许正看着也说不定。 林静好确实在看着,她听得一头雾......

  1. 摘选3:
  2. ...得见的音量对杜弦说道:“一会儿,你也走。” “什么!”激动起来,杜弦又生生将音量压下去,“你到底搞什么鬼?” “拿我口袋里的手机。” 林牧此言一出,杜弦手就伸了过去,将手机偷偷摸到自己身上:“然后呢?” “我和他们走,你开启定位,做好接应。” 这时杜弦才稍微明白林牧想说什么,如果两个人都被带走,那就很被动。 “好。” 交流完,林牧重新向领头人重复了一遍要求。 他现在还算有耐性,但是如果让他重复第三遍,保不定会出什么事情。 林牧此时的语气越平静,对方似乎心里就越打鼓,面面相觑。 看他们迟疑的面子,林牧也看出了点端倪,估计这里主事的也不是他面前的这些人。 “给你一分钟,逾时,我就撕了它。” 林牧这么说的时候,为首之人脸色变了变。 按理说,这本来就是宫家的东西,林牧应该是不会毁坏的。 但是此时林牧脸上的表情一点不像是在开玩笑,他越镇定,对方就越不敢来硬的。 最终,为首那人还是屈服了,脸色十分糟糕低让林牧稍等,便从甬道的右边走了出去。 大概过了也就一分钟的样子,那人重新走回来,沉声对林牧说道:“跟我们走吧。” “等等!” 林牧一喊停,对方立马皱起了眉:“你还有什么要求?” 小哥心里其实很纳闷,都已经围追堵截到这种地步,直接从眼前这人手上将小本子抢回去不就行了,不知道老板心里在想什么,竟然说不管林牧有什么要求,都要满足。 闻言,林牧看了杜弦一眼,这一眼意味深长,后者眨了眨眼睛作为回应。 “我一个人去,你们放他走。” 林牧还是保持着要撕本子的架势,为首的小哥很无奈,但只能放杜弦走。 等小胡同里只剩下他们和林牧的时候才确认般问道:“现在可以走了吗?” “带路。” “哎呀,这个林牧可了不得啊,难道他已经猜出我的意图了?” 瞄了一眼屏幕上开始绝食抗议的林静好,男子幽幽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转而摇头:“不可能,林静好在我手上,他怎么可能猜到我的计划。” “老板,需要提前做什么准备吗?” “准备?”眼睫轻颤,男子微微一笑,“是得做点准备。” 他一直看着林静好,觉得她已经快要答应他的条件,但是这时林牧却提出这种要求,一下打乱他的阵脚。 看来不能指望林静好从林牧手中,“相安无事”地将小黑本带出来,而需要启用备用方案。 “这一个晚上,究竟是在弄什么啊?”有些懊恼地回到安全屋,杜弦立马打开林牧的手机接上笔记本,开始追踪他的位置。 林牧身上戴着他姐姐的那条银舞鞋项链,追踪信号一直不断地往外发出,图上的小红点十分清晰。 “不知道对方有多少人……”沉吟了会儿,杜弦用自己手机打了几个电话,现在能召回几个是几个,林牧让他做好接应,大概就是要火拼的意思吧。 对方有枪,他们这边也必须立刻做相应的准备。 此时天色微亮,他必须抓紧时间,等天色大亮,需要潜伏的一方就完全失去了优势。 没时间等红点完全停留下来,杜弦安排后就拿着林牧的手机要出门。 只是没想到一开门,就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你!你你你!”一时不记得对方的名字,杜弦跟卡带了一样一直重复着一个音节。 覃悦没好气地敲了一下他的头:“你你你,你个头啊!林牧呢?” 像是刚刚赶到,覃悦脸上也没有着急的样子,杜弦忽然有些羞于启齿,难道要说林牧在他眼皮底子下被人绑架了? “林牧啊,现在在做重要的事情,我正要去接应他呢。” “是吗?”覃悦狐疑地瞄了杜弦一眼,这一眼,一下看到他手中还没得及收进去的林牧的手机。 她一下凛了脸色,一把将手机从杜弦手中抢过:“他的手机怎么会在你身上?你给我说实话,是不是出事?” 其实,也真的不能说是出事,只能说是将计就计,林牧有自己的考量。 杜弦被覃悦逼得没办法,只好和盘托出,把覃悦气得够呛。 “我就是担心会出事才来看看,没想到还来得挺巧。”让杜弦上车,覃悦追着林牧手机中的红点就是一路狂飙。 坐在车上,两边都有人盯着,林牧其实也没打算跑。 他既然坐上他们的车,就一定要见到他们的老板。 这伙人很可能和绑走林静好的是同一伙人,对方的目标似乎并不只是小黑本,如果是,大可以在刚才就硬抢,但是并没有这么做。 在搞清楚对方意图前,林牧只能去赌一赌,其实如果真的需要拿小黑本换林静好,林牧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只要林静好安全,小本子可以重新夺回来。 他只是担心对方会拿林静好做文章,将她卷入更深的漩涡中。 “咔哒”,铁门忽然一声轻响,林静好淡漠地瞄了一眼,一动不动。 “林小姐,怠慢了,现在有个忙想让你帮我一下。” 门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口罩的男子出现在门口。 林静好凉凉怼了一句:“怎么,不敢见人吗?” 男子微微一笑,十分友善地回道:“为了林小姐着想,你还是不要看到我的脸为好。” “……”眯起眼睛,林静好十分不喜欢这种“善意的拒绝”,“你要我做什么?” “林小姐,你之前说,你和林牧分手了是吧?”没有直接回答,男子幽幽问了一句,语气带笑。 林静好皱了眉头,警惕地看着男子:“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是想确认一下,你们不是情侣关系的话,你会站在哪一边。” 听男子这么说,林静好有些懵,不过很快反应过来,男子会突然和她见面,恐怕是林牧已经找来了。 莫名心里觉得踏实了一些,林静好微微一笑,很淡定地对男子说道:“这位先生,我想你可能误会了什么。真的需要站队的话,你认为我是站小叔,还是站你?” “哈哈哈!”男子听完林静好的反问忽然笑起来,十分开心的样子,“我想,是林小姐误会了什么。不过没关系,你有时间可以考虑,也有机会可以改变立场,我想你不会让我失望的。” 男子志得意满,丝毫不担心林静好会站错边一样。 很快,他就将林静好从小屋子里带了出去,转移到一个相对开阔的地方。 林静好这才发现这个地方很大,也有很多小房间,她不禁想,这些房间不会都是用来关人的吧? 似乎看出林静好在想什么,男子笑了笑,回过头来对她说了一句:“这里,以前是个集中营,后来是监狱,现在荒废了。” 莫名后背一凉,林静好无语地瞥了一眼男子,还不如不说的好。 跟在后面走着,林静好有些忍受不了,再次开口询问:“你究竟要我做什么,是不是林牧已经来了?” 男子倒是不隐瞒,他点了点,而后突然对林静好诡谲地笑了一下。 “我需要你,安安静静地看我们谈完。”...

  1. 摘选4:
  2. ...你,静好就能得救吗?” 林宇的质疑人之常情,林牧不假思索:“只有给我,她才能获救。” “哼,我没那么傻,我给你,你拿回去给你爸,既达成你的目的,又拉我女儿下水,岂不一箭双雕?” 林宇森冷地看着林牧,之前他救他的时候,他还觉得林牧可能只是受他爸的蛊惑才做那些事情,但现在看来,似乎这一切都是出自林牧自己的意志。特别是知道林静好被第三方势力绑架的时候,林宇就直接在自己心中给......

  1. 摘选5:
  2. ...点,有人来了给我信号。” “诶诶,等等,你打算自己进去冒险啊?”杜弦一把拉住将手机关机,做好进入准备的林牧,有些诧异。以往都是他们两个一起行动的,这种事情,虽说有人盯梢比较好,但里面那个人会承担成倍的风险。 “你知道长什么样子吗?” 淡漠地瞥了杜弦一眼,林牧幽幽问了这么一句。 杜弦也是实诚,直接摇了摇头。 “所以你需要在外面呆着。” 就在杜弦还想再争......

  1. 摘选6:
  2. ...想想目前的处境应该怎么对付。 对方似乎对她还好,起码暂时没有要加害的意思。 她昏睡期间有没有人进来不知道,但自己身上没有被动过的痕迹。 这个房间的空间实在小得可怜,放下一张行军床后,就只余一条很窄的过道,一眼能望到底的格局倒是很方便那帮绑匪们看守她。 上下左右观察了一下这个房间,只有顶部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口,也很高,根本够不到。 房间里显得十分安静,但这种安......

  1. 摘选7:
  2. ...不过气,绑匪剧烈咳嗽起来,后面几个见状赶紧上前将林静好拉开。 “把她给我绑住!看着弱不禁风,没想到是个疯婆子!咳咳!” 摸着脖子,被揪住衣领的绑匪有些气急败坏,从没想到绑匪有天也有让被绑架者欺负的份儿。 如果不是因为委托人特别叮嘱一定不能伤害被绑架者,他一定要给林静好一个教训。 却在这时,车子忽然左右晃了一下,与此同时,司机的声音从前方传了过来。 “我去,......

  1. 摘选8:
  2. ...要怎么想,觉得真的是这么一回事,还是说林牧懒得和她解释,觉得她无理取闹。 “我一直问你,你在干嘛你在干嘛,你老是模棱两可地回答我,你到底瞒着我什么?难道要我一桩桩一件件都自己去调查,从他人口中知道吗!” 吼完林静好就突然安静了,她耷拉着脑袋,默默仰脖灌了自己一口酒,而后又继续耷拉着,一脸生无可恋,中间还打了个嗝。 这样的林静好不正常,非常不正常。 林牧诧异地看着......

  1. 摘选9:
  2. ...弦说了一些利害关系,大概意思就是让他别把林静好牵扯进来。 杜弦没想到是如此严重的事情,自然就会保密,这也是为什么他在大门口看到林牧前脚进咖啡厅,林静好后脚从安全通道冲出来时,会上去主动打招呼的原因。 至少,在林牧在把要做的事情昨晚之前,不能让他们两个人碰面。 “怎么了?”见杜弦神经兮兮地以一种后退的方式走到他面前,林牧问了他一句。 杜弦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确定林......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正文全文阅读

 关键词: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最新章节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柒世风流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无弹窗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txt下载电子书


⑴您现在看到的这部免费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是一本全本玄幻魔法小说。如果您需要及时掌握最新最全最好看的全本玄幻魔法小说信息,尽请关注【我文阁小说网】全本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及专题版块。

⑵【我文阁小说网】提供免费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全文阅读,免费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下载,免费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TXT下载。 市面上的各种下载txt工具都OK:迅雷地址、快车、旋风等。 百度、QQ、UC、360等手机浏览器自带"保存至网盘"这样的功能,不需要手机流量,速度还很快。 离线下载:直接输【《宠妻之权少请自重》】txt下载的地址就可以实现。用百度网盘、华为网盘等的离线下载技术。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txt下载地址,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得到。

⑶您一旦觉察到【《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最新章节没有及时更新以及全文阅读章节有错误或者下载出错,请火速告诉我们修正错误及时更新。
  您的热心造福【我文阁小说网】全民用户有更好的阅读体验,也是对我们工作最好的支持。

⑷【《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所描述全部章节的内容仅代表写作者【柒世风流】个人观点。【我文阁小说网】仅为爱书友友们提供阅读平台。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⑸【《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所有章节均为热心网友更新,属发布者个人行为,会员转载到本站只为宣传,让更多读者欣赏,属仅供学习交流的转载作品。与【我文阁小说网】的立场无关。

⑹如果您对完结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全集的作品版权、内容等方面有质疑,请及时与我们联系并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谢谢!

⑺【《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书!全部章节乃写作者【柒世风流】倾心之作。如果你喜欢【《宠妻之权少请自重》】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如果爱请深爱,正版书离不开您的支持、请多多宣传和大力推荐本书!支持小说!就请支持【《宠妻之权少请自重》】写作者【柒世风流】!我们共同期待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写作者:【柒世风流】 有更多的力量与能量创作出比小说【《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更加优秀的作品吧!小说的这片蓝天邀您我共同来描绘创造!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最新章节-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全文阅读-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全文txt下载-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宠妻之权少请自重》书迷评论

  • 八荒剑神最新章节

        星辰演化大道,日月繁衍规则。强者称霸于天下,为皇,为帝。叶晨风身负神秘金色血液,融合噬神之脑,继承恒古不朽意志,一念万骨枯,一剑沧海平,一人一剑横行天地八荒,气凌万古苍穹,成就八荒剑神!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八荒剑神》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渡魂师最新章节

        【阿里文学原创】冥王无心。
        生死薄分承欢、离落两卷,承欢卷所载皆是无憾而终安心投胎之人,离落卷所载皆是不愿饮下孟婆汤走过奈何桥之人。
        冥王前去找女娲娘娘求心,女娲娘娘却只告诉他一个法子。
        除非有不愿投胎的灵魂愿意生生世世留在冥界再不踏入轮回,那么等到时间将记忆消去,心上的沉淀也慢慢被过滤,这个灵魂彻底变成行尸走肉的那一天,他的心便会是干净透明的。
        只有这样,冥王才能从那灵魂身上得到一颗心。

  • 一切从棋魂开始最新章节

        梦想的旅途,并不一定崎岖,却非常难以坚持,心怀梦想的人必有动摇之时,到最后,成功与否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否依然坚持……    扑街失败的网文作者王修险入了绝望,但他见到了更加绝望之人,拯救了她,也拯救了自己。    当梦想外挂系统加身后,故事才刚刚开始……    一切从《龙基谷》开始……js330

  • 枕边尤物最新章节

        为了摆脱恶魔哥哥的纠缠,她嫁给了变态富豪司绝琛。  司绝琛患有隐疾,不能生育。  婆婆为了传宗接代,要她去借种生子。  她化身妖娆女人,千方百计的接近陆擎之,花样百出的迷惑他。  本以为只是一场各取所需的成年游戏,谁知背后暗藏阴谋!  陆擎之全方位无死角的渗透她的生活,千方百计的逼她跟司绝琛离婚。  当她怀孕,拿着孕单去找司绝琛要离婚协议。  他盛怒,将她抵在身下狠狠的羞辱:“明姿画,你真以为孩子是陆擎之的?”  司绝琛的情妇莫名其妙的疯癫,而他也莫名其妙的变得痴情,可这些都是不是她想要的。  她要想要只是一个真相而已。  只是在那个真相一点一点的浮出水面时,她却害怕了,因为那个真相竟是…...

  • 断刀红尘最新章节

        万灵大陆上少年灾后余生,背负仇恨,历经磨难,不知不觉发现自己早已踏上一条登天之路。血与火,罪与仇,所有黑暗与邪恶尽将一刀坎之,不为名与利,只求逍遥生。

  • 我是外星人管家最新章节

        华夏联邦有所不务正业的物业培训学校,这里的学生不学语数外,每天总是琢磨怎么擦出最明亮的琉璃,修出最美丽的空中花园,唱出动听的歌曲,烧出顶级的美食,防御星际武士对雇主的刺杀总之他们是地球的骄傲,他们踏出了与外星人经济交流的第一步,在这里天赋很重要,赚钱更重要,而我郝炯就是你们的郝老师!但,老师不收费只抽点!嘎嘎

  • 南王手记最新章节

        我本中二,却又强大,我本自负,却又自卑。我是一名永生者,我是一名大符文师,我是一名准执法者,也是一名枭雄。我这一生,只为自己,一切我行我素,一切都是为了我心中的正义。

  • 毒医倾城:淑女成凤最新章节

        华夏第一金牌女杀手陆梧瑶因故重生在一具孱弱失宠的弱小女子身上。rn  庶出?没关系,我样样比嫡女强一万倍!rn  阴谋毒计?对不起。我只会比你更狠。谁叫我是一个杀手。rn  这一世再不留任何遗憾!

  • 鬼魅人心最新章节

        “嗨!日落西山黑了天,十家有九家把门关。大路断了车和辆,小路再想路行难。有班仙草海仙班,吃完晚饭打完尖。忽想起君堂大事事未完,帮君我一步走二步连三,三步走九连环,慌慌忙忙来到大堂前,未曾开言施个周公礼,鞠躬答礼忙问安……”自从经历了凄厉无比而惨绝人寰的“乱坟阴霾”事件后,就正式踏上了一条东北“出马仙”之路。出马仙术让我呼风唤雨、尝尽人间春色,在欲望横行的世界里,唯我独尊。

  • 几度婚凉最新章节

        一个富女,因一时不快,离家竟被拐卖,没有自由地过了多年,终于有机会选择完全不同于当年梦想的生活

  • 虫族夫夫日常最新章节

        穿越到荒芜人烟的异星,因为一时危险,给人救了但是怎么就被啪了呢?秦晋表示很蛋疼!种族分为,雄子,雌子,亚雌,亚雄。雄子平庸却珍贵,只因为那强大的繁衍能力。此世界雌多雄少,身为雄子的秦晋简直是块肥肉,被吃到了嘴里,白奇表示怎么能够放过这块肉?实际上,作为一个失忆却不自知的秦某人,在一路的朝着作死的方向狂奔。自以为被抛弃的白某人默默的计划着,要让秦某人重新爱上自己,然后狠狠的榨干他!管他秦某人以后记不记得起来,又是何姿态面对他自己那副蠢样子!

  • 神医哑妃最新章节

        “喝了这碗药,王爷说你以后便自由了!”女子阴狠的脸上没有一丝温度!她接过汤药,放在唇边的手微微有些迟疑,药里被放了剧毒,而这碗药便是她心爱的男人给她的,嫁进王府是她自己选择,她不怨任何人,拿起汤药毫不迟疑的一饮而尽,嘴角挂起欣然的淡笑,结束了,从此她与他恩断情绝,不复相见

  • 天墓之禁地迷城最新章节

        ★精华简介★华夏古国,自古以来便有许多被不允许踏入的禁地,它们有的已经湮灭在岁月的长河之中,有的却仍然存在于我们的身边。天山水怪,西藏雪人,神农架大脚怪,青海湖龙吸水,四川死亡谷,昆仑天罚之地

  • 梦道寻仙最新章节

        若既无天赋,又无至宝,唯修尽千道,炼遍万法!    身虽死,体化尸皇,魂虽散,魄入轮回!    吾身死,以尸皇证道归来!    吾魂散,以魔念夺舍重生!    追寻心中不屈执念,修成长生不老真仙!    ……    一个意外跟随“主角”一同穿越的平凡少年,在光怪浩渺的大千世界,修遍万道逆袭而起的故事。    书友群:124424965

  • 吾家小姐是儒商最新章节

        卫瑛以为自己喜欢的是个胸无大志的文弱书生,直到那人携妻归来,直到那人亲手射杀自己,到死依旧喜欢.........

  • 武逆苍穹最新章节

        十年前,天宫抓了十万个孩子;十年后,只有一个孩子活了下来。
        他成了天宫放养在凡尘的羔羊,等长大了,就要被抓回来宰掉。他渴望自由,不愿意徒做嫁衣,于是,他捏紧拳头,发起了反抗。

  • 红颜蓝妆之纨绔世子爷最新章节

        她,人民最忠诚的守护者,曾言拼尽一身热血也要坚持自己的信仰。一场任务,一枚时空之戒,将她带去了一块陌生的大陆。“他”,沐王府的世子爷,天生废材,横行霸道,纨绔不堪,是为世人所不齿的存在。一场暗杀,让她命陨茂岭。然,当她再次睁开双眸时,废材摇身一变成了天才。外着蓝妆,内里红颜。且看她如何用一双芊芊玉手玩转三国政权,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