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爸往那白衣的女子看去,白衣的女子竟然头低着头,趴在小若的肩膀上。

    看着,老爸感觉这个白衣女子似乎已经睡着了。

    “恩?”老爸不由面色突然一变,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白衣的女子并不那么的恐怖。

    还是,他突然觉得这个白衣的女子似乎楚楚可怜。

    只见,这白衣的女子,穿着单薄的衣服,长发齐腰,脸色虽如死人,但是她的小唇却异常红润。

    它睡的是那么的香,好像有好几天没有睡觉了。

    这样的一个白衣的女子,看着,老爸感觉异常的可怜。

    还此刻的小若竟然完全不在乎身后的那个白衣的女子,她脚步不由加快,径直的往前面走去。

    还后面的老爸,此刻也就只好快步跟了上去。

    老爸一边走,一边问道:“它在你背上,你怎么突然感觉不害怕了?”

    小若走着,注视着前方,她笑道:“当你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它确实使你感到害怕,当你看到她第二次的时候,它还是会让你感觉害怕,但是这害怕肯定比之前要减少很多,当你第三次看到的时候,你肯定就不会害怕了吧?”

    老爸听着,若有所思,他想着小若说的这番话,感觉说的很有道理,就说现在,他自己也不太害怕小若背上的那白衣的女子了。

    难道,当你确切的知道,眼前的一种恐怖的东西,不再攻击你,不会对你产生危险的时候,你就不会再感觉那种恐怖了?

    老爸想着往前面走去,走着走着老爸不由抬头去看,此刻前面出现了壁画。壁画大部分已经脱落,上面画的是些什么也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老爸看着眼前这些壁画时,只见到壁画上那斑驳的红色线条,和一点一点的残缺的壁画。一下感觉这壁画好像是有人故意用什么东西刮掉的。

    这个地方,怎么说是非常的干燥的,按理来说壁画会保存的非常好。可是,这壁画竟然被人给刮掉了,究竟又是谁来过这里?又为什么要把这上面的壁画刮掉了呢?

    老爸想着,感觉这其中有不寻常的秘密。

    还在这时,老爸突然发现小若背上的那个白衣的女子已经不见了,完全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不见的。

    不由,老爸四处寻找,却依然没有再发现那个白衣的女子。

    那个趴在小若背上的白衣的女子真是来时无影去时无踪,在此刻,它又去了哪里呢?

    小若走着,然后在前面停了下来。

    着看,就发现前面隧道突然直线下降,越往前面看,越能看到隧道越来越直,好像直通地底。

    猛然间,老爸感觉这个隧道通往的并不是城中,还是地狱。仿佛他俩再继续往前面走,离地狱就越来越近了。

    小若停下,她似乎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安,突然扭过头,看向站在旁边的老爸,问道:“这里好像不是进入城里啊。”

    老爸点点头,道:“我也是这么感觉的。”

    小若就奇怪的说道:“那,这就不对了啊。”

    老爸不由问道:“哪里不对了?”

    小若道:“如果这真的不是进入城中的入口的话,会怎么样?”

    老爸想了想,回答道:“那么我们恐怕真的中了那守卫的计了。”

    小若摇头道:“那个守卫,如果真的是想跟着我们进入城里的话,那么它恐怕并没有给我们设计,如果,它不想跟我们进入城里的话,他也没有这个理由让我进入这条隧道。”

    老爸听着,说道:“也就是说,它想致我们于死地的话,它也不用搞得这么麻烦对吧?”

    小若微微点头,道:“没错。”

    老爸就面色一变,说道:“那么说,它真的是有可能想跟着我们进来,或者,它想让我们帮它去这个地方实现一些事情。”

    小若点头道:“也许就是这样。”

    不由,老爸看下前面的隧道,隧道一直通往地底下深处,里面漆黑漆黑的。

    老爸于是说道:“在我们前面的,如今就只有这么一条隧道,如果这里就是进入城里的隧道,那么不管怎么走,肯定可以到达城里的。”

    小若没有做声,还是看着眼前的隧道,然后说道:“这隧道我们不能走下去了。”

    老爸正准备下去,听小若这么一说,忙停了下来。

    就听小若解释道:“这下面明显不是进入城里入口,这上面一定还有其他的通道。”

    老爸一听,就说道:“但是,这一路来我们真的没有看到哪里还有通道啊。”

    小若摇摇头,道:“不可能没有,我感觉就在这附近,要不我们找找看吧。”

    老爸就跟着小若来回在这隧道附近寻找着,看看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找着找着,突然,老爸一下叫道:“小若,快看我们头顶上空。”

    说着,老爸一下把手电筒关掉。

    然后,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老爸只看到头顶上空,竟然有一丝微弱火光从上面照了下来。若你不怎么注意,你是不会发现的。

    “这上面就是进入城里的唯一入口了。”小若惊喜的叫着。

    然后,她问道:“你背包里面有没有绳子?”

    一说到绳子,老爸就一下想了起来,他并没回答小若的问话,还是老爸问她,道:“我正纳闷了,之前上城墙的时候,你的那条绳子是哪来的?”

    小若有点愕然,好像没有明白,问道:“什么?”

    老爸就重复了刚才的那句话,小若于是就摇摇头,道:“那绳子不是我放的。”

    老爸一听,就不免惊讶了,说道:“不是你放的,那绳子怎么那么结实?”

    小若突然说道:“是最近有人放上去的。”

    老爸一听,惊奇地说道:“难道,有人在我们之前就来过这里?”

    小若点点头,道:“这个人也许已经进入城里了。”

    老爸不由抬头仔细往上面看去。

    只见到微弱的火光下能够看到上面是一个岩石盖板。

    老爸不由看着,就看到这盖板是个正方形的,在正方形的下面能够明显的看到这盖板都做了伪装,完全和隧道壁上融合一起,打开手电筒,根本就发现不了这上面是一个正方形的岩石盖板。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丝不安是作者楠枫剑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丝不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诡域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楠枫剑客写的《死亡诡域》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丝不安是作者楠枫剑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丝不安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诡域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楠枫剑客写的《死亡诡域》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诡域最新章节- 死亡诡域全文阅读- 死亡诡域txt下载- 死亡诡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百一十五章 一丝不安】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诡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诡域》书迷评论

  • 重生之异世凰歌最新章节

        一把尘封古剑,一桩皇室秘辛,牵引出重生女爱恨情仇。
        她是一颗来自异世的煞星,他是令万人俯首的左相兼职杀手。
        前世,她与母亲被迫生离;今生,被生父抛下悬崖。命运无情,爱恨交织。师门往事,王族秘辛,四方辗转,她归宿何方?她本该有幸福家庭,幼年遭受离弃,爱恨难逃他人算计;他原是出身贵胄,背负染血身世,潜龙于渊,笑掌风云。
        他百般接近于她,陷她于情网,却最终自陷。
        一个关于征服与被征服、压倒与被压倒的爱情故事。
        风云惊变,江山染血,刀光剑影,煞星扶摇而上,江湖爱恨重重。
        希望看过的各位亲留下点评论意见,针对情节语言等皆可!以便于修改进步,本人一定悉心采纳!

  • 神秘总裁冥界妻最新章节

        前世被人害死,重生归来获得神秘血统,能看到一切异于常人的灵体,准备报仇雪恨大展拳脚,却遇到个变态男人总爱敲晕她,霸道的与他一人滚床单……

  • 重生之帝女归来最新章节

        她本是帝国公主,万千宠爱,在历经帝国易主父母双亡后,又遭遇夫君与堂妹双重背叛,夫君新婚当日,难产而亡。他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背负血海之仇征战四方,却最后身死杀场。原本毫无交集的两个人,却在这一世相遇,阴差阳错相爱相伴,重生后的项琬宁誓要扭转她所爱之人的命运,这其中,也包括他……

  •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你最新章节

        那一夜,她被陌生男人蒙住眼睛绑在床上惨遭欺辱,意外珠胎暗结。去医院做人流,却撞见未婚夫陪妹妹来堕胎。她是海城最蛇蝎心肠、声名狼籍的女人。他是海城最乖谬不正、心狠手辣的男人。他们的心底都深藏着一个最肮脏的秘密。酒店里,他夹着烟,吞云吐雾,“做我的女人,我来治疗你的性冷淡。”她不屑地轻嗤,“就算财大器粗,也征服不了我。”“是吗?”他将她逼至墙角,性感地笑,“那晚你不是很享受?”白天,她扫荡他身边的所有狐狸精。晚上,他与她解锁各种高难度姿势。他们约定好了只性不爱,各取所需,她却做出了真感情。直到那一日,他坐在证人席里,无情地指认,“她是凶手。”游戏结束,爱情落幕,现实像笑话般刺红了她的双眼。我愿先颠沛流离,再遇温暖的你。只要你还在,只要我未老。我都愿意。本文又名

  • 修罗剑神最新章节

        三千年前,他是一代剑帝,却被爱人背叛,夺取造化。三千年后,他从诸神战场走出,再临世间。宿命沉浮,乾坤颠倒。龙剑一重生一世,获修罗王传承。誓要拨乱反正,肃清寰宇,夺回自己所失去的一切!

  • 神棍小甜妻:误惹冰山boss最新章节

        他是这个城市的一方霸主,却因为继母的残害天天以残疾现身。rn她是苏家的唯一千金,却因为天生带煞,不到一岁便离开家中。rn多年之后她归来,却说她是他的紫微星。rn什么,她可以救他,化解他命中之煞,却要嫁给他?rn那啥,老婆,你不愿嫁,我倒贴也行

  • 不灭剑君最新章节

        明为天骄,却当废才,少年之时偶得帝者传承,展现堕天之资,舞弄天地,搅动风云,一路血路漂泊,终成无敌之资,天下之人莫敢不服,天地之间无不膜拜,为神不服,斩,为圣不拜,灭。js330

  • 仵作小娘子最新章节

        顶着谋反的罪名,云家小女更名换姓。为了给云家平反,他与翊王达成协议。她帮他破悬案,他为她提供平反所需的一切。在经历过钱府诅咒、太子府冤魂、金佛流泪等千奇百怪的事情后,两个人的心慢慢靠在一起。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已经卷入了一场更大的阴谋之中……

  • 兽夫宠妻日常最新章节

        一跤摔到兽神大陆,被一个大长腿翅膀男神捡回去了!男神帅男神宠男神鸟巢里更强江小濛脸红,你别脱衣服男神凑近,你孕素上升了,咱们来生蛋吧现代图书管理员穿越异世界,成为了神鹰兽人部落的唯一的亚兽人,兽人们环绕只为了看她一眼,衣食住行俊男美女专人伺候。一位亚兽人拉动了部落的GDP

  • 穿越之外挂人生要逆天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身心都是自己的是余蓝最大的安慰,只是……这样的安慰在遭遇一连串的意外后,余蓝认为她的穿越其实就是为了给某人撑腰而发生的。蓝蓝,有身孕可不能站这么高。”男人起身抱住正高高站在桌子上叫嚣且彪悍说出的每一句话都是维护他的爱妻,语气是那样深刻的痴恋还有挚爱。

  • 家有逃妃不省心最新章节

        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前一秒还是A国叱咤风云的女杀手,下一秒怎知自己却成了戍边将军箫良的小女儿,将军女儿就将军女儿吧,反正此小姐非彼小姐,也不错哦。
        不过,没搞错吧?昨日边关失陷,除了在南越都城作为人质的家人以外,其余的都被俘沦为奴隶了。我勒个去!不会吧,一天小姐没做成,就成仆役了?人家穿越都是享福的,她萧怡却是来赎罪的,也许是上辈子人杀的太多,这辈子注定要被人虐?
        虽然烂牌一手,但是她也能应对自如,虐人渣,斗白莲,逃亡路上多姿多彩!

  • 都市狂少最新章节

        一年前,叶凡为天之骄子,万众瞩目。一年后,他却跌落凡尘,受尽欺凌。一次意外,让叶凡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绝色校花投怀送抱,商界枭雄俯首称臣,武道宗师敬若神明。叶凡:我不懂什么叫年少轻狂,我只知道——胜者为王!

  • 蚀骨危情:总裁的私密爱人最新章节

        当着丈夫的面,她将大着肚子的小三推下楼梯!一场牢狱之灾,她以为这是结束,却不知是恶梦的开始。后来,一个叫白景衍的男人出现,在她耳畔霸道低喃,“听好夏乔叶,你是我女人,我管你!”然而他却没告诉她,管她的代价是要她身败名裂,资财散尽。也没告诉她,管她的结局是他与小腹微挺的其它女人在屏幕上高调宣布订婚,而她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冷汗涔涔,冒死产下一名女婴……

  • 民国日记最新章节

        所谓艳鬼生前便是窑中娼妓,在子时遭人人扼杀,化作艳鬼,每夜子时现身,以俏丽的身资迷惑于人,再将其阳气吸尽,使之而不得轮回,一般的艳鬼缠身于纨绔之人,因其玩弄女人,另艳鬼厌恶。这是一段记录民国时期灵异的故事,如果你当真,那这段故事就真实的存在,如果你不当真,那么它也仅仅只是一个消遣的故事而已。

  • 快穿之灵魂收割者最新章节

        什、什么?人生可以选择重来?那我必定要选择重来啊!等等,要我做任务收集灵魂?丧尸、校园、宫斗、娱乐圈、玄幻、军阀、网游、侦探?还有养成?男女不限?震惊!诶诶诶我说你这个死傲娇臭接待笑我作甚?季斯扬你等着!早晚有一天我也要当接待把你挤下岗!哼,且看我牧笑白如何翻手做任务、覆手撩接待!咳咳,097417号任务者牧笑白了解一下?

  • 妃常彪悍:痴傻王爷轻点宠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沐霏霏成为了璃月国将军府嫡出大小姐,灵基被废,无法修炼,还是第一丑女。在亲爹忽视,继母庶妹的各种刁难下,终于是一命呜呼。沐霏霏表示,没关系~~容貌毁了,可以修复。不过有人敢爬到她头上,这个不能忍了。两个字,揍他!

  • 总裁强撩小娇妻最新章节

        五年前,她被亲人陷害,出虎穴,入狼窝,遇上禽兽总裁,荒唐一夜。五年后,她强势回归,展开复仇计划,巧夺家产,又与狼性总裁先婚后爱。小奶包神助攻,攻陷爱情磊堡身世之谜逐渐浮出水面。小娇妻本事越来越大,皮的上天?手下纷纷求总裁大人镇住夫人!他邪魅一笑:不怕,晚上就老实了……

  • 会穿越的重生者最新章节

        丁阳穿越了,第一个世界的任务竟然是杀死一个洋鬼子。    而奖励中竟然有重生这一项。    从此之后,变成高富帅!    诸天世界还多了一个大祸害!

    本章内容提要:
    ...    老爸往那白衣的女子看去,白衣的女子竟然头低着头,趴在小若的肩膀上。     看着,老爸感觉这个白衣女子似乎已经睡着了。     “恩?”老爸不由面色突然一变,只觉得眼前的这个白衣的女子并不那么的恐怖。     还是,他突然觉得这个白衣的女子似乎楚楚可怜。     只见,这白衣的女子,穿着单薄的衣服,长发齐腰,脸色虽如死人......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