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说来,事情慢慢地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或许是我也只能知道爷爷的真正目的不在与寻宝,而是和那女子一样在寻找着某一个与宝同样吸引人的东西。

    至于什么样的东西,也许除了他们自己或许在这当中的亦没有人知道了。

    伙计们在古墓之中忽然听闻爷爷说他来过这里,又说没有来过一样,不住的颤抖着,就与黑一样的颤抖,黑子颤抖的是他骇然想起了二三十年前的事情,突然明白了什么。

    他看着爷爷,然后一笑说道:“或许这道盗洞就是二三十年前你自己挖掘的?”

    爷爷惨然一笑,他也看着黑子,脸上却透着无奈的说道:“二三十年前我来过这里没有,我还不敢肯定,只是有些事情我却非常的清楚,就如那女子般非常了解这墓室里的变化一样。”

    “老爹,不管你二三十年前如何,但现在失踪的伙计究竟在哪里?”

    老爸虽然听不明白爷爷和黑子的感触,但是他也明白现在再说下去后果会不堪设想。

    他知道伙计的失踪如果在此刻不给大家一个交代,说不定会引起恐慌,到时候还会带来精神分裂症那就麻烦了。

    说到底,此刻剩下的伙计,在现在哪里还有兴趣听爷爷说当年的事情,现在在他们心中最重要的是马上离开这个诡异的不能再诡异的洞穴。

    就在这时,老爸就见到,在他面前的一个非常起眼的东西出现在了一个伙计身边,还未及老爸反应,猛地只见那伙计一阵挣扎,身体就被吊了起来。

    蓦然间,黑子反应了过来,他抬头,便发现了墓室上空非常的高,琉璃砖顺着墙壁直达上面顶空。

    一声枪声响过,刚被吊上去的伙计一下重重地摔了下来,却两眼正在上翻,显然是奄奄一息了。

    再一仔细看他,就看到一条非常细的丝线缠在他的脖子上。

    “这是什么丝线?”剩下的几个伙计看着尽透寒气。简直不敢相信就是这么一根丝线把这个伙计吊到了空中。

    爷爷看了看,忽然眼睛一下惊恐起来,他喃喃道:“这是天蚕丝。”

    黑子面色也是惊讶,但他不是惊奇天蚕丝,而是看到了墓顶上挂着一具具尸体,有干尸还有刚才失踪的伙计。

    干尸衣服已经在年代的时间里已经灰化了,但他们的身体和面部却非常的显示出他们的骇然与不甘。

    同样令黑子惊讶的是这些干尸的时间推断出刚好在二十四年前的时候,爷爷说的没错当时确实有人在这里来过,而且还真的失踪过,只是没人注意这墓顶的诡异。

    老爸刚好抬头,忽然惊乎了起来,他大骂道:“我靠,这里他妈的简直就是挂尸之地,怪不得没看到棺材他妈的这些人根本不用棺材!”

    “楠哥,别囔囔的,你没看到那是谁吗?”黑子回过头冷冷盯了老爸一眼。

    此时,老爸发现黑子脸色非常的坏,刚才他并没看到伙计们的尸体,而是看到的是那些二十四年前的干尸,所以才说出之前的话,现在他看到了伙计挂在上面,骇然起来。

    “死亡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种死法。”爷爷的声音传入了老爸的耳中,也间接的传入了我的耳中。

    “这么说来,这墓室上空的干尸,和刚被吊上去的伙计的尸体怎么说来,都是一个大问题啊!”我听着老爸述说,不由说道。

    老爸一口气把最后一口酒喝下了肚,说道:“问题肯定很大了。”

    “和二十四年前有关?”我问道。

    “狗屁二十四年前有关。”老爸说道。

    “哦,难道我说的不对吗?”我一听不服气的说道:“从这种种问题来看,难道这还不和二十四年前有关系吗?”

    老爸说道:“怎么有关系了啊?”

    我说道:“从你说的干尸,到伙计的尸体都挂在了空中,难道不是和二十四年前有关?”

    “你是说,这些干尸在二十四年前也就遭遇过这种事前?”老爸明白了我的说法,不由笑了笑。

    “而且这中间一定和爷爷有关,爷爷盗过一个大墓金盆洗手,刚好是在二十四年前。”我说道。

    “你是说老爷子当年进入了一个大墓,发生了同样伙计不明消失的事情,在当年却一直都不知道其实伙计们都被天蚕丝吊在顶上了,而顶上的那些干尸正是当年他的同伙?”

    “我说吗,老爸就是老爸,还是能想到一点问题啊!”我点点头说道。

    “可是,这就有点不合逻辑了。”老爸笑了笑,突然眼神一变,说道:“小楠,这事前,还有点问题。”

    “哦哦,什么问题呢?”我有点愕然,完全想不出来。

    “你看啊,从你刚才说的来看,你是说老爷子既然不知道他们被挂在了墓顶上面,可是那个女子从某种角度来看,好像知道那上面天蚕丝的作用。”

    我听着,突然发现这事情还是老爸想的比较周到。

    从第一点来看,确实这些干尸是在当年所留下的残骸,可是在当年我判断爷爷是一直都不明白那些伙计是怎么消失的,那么这女子又是怎么了解的呢?难道她

    我突然发现这其中这女子很不可思议,我对老爸说道:“老爸,我看这女子不简单啊。”

    老爸说道:“还用你说不简单,这女子要是简单还一个人敢来那里吗?”

    “不是,我说的是,这个女子完全超乎了我们的认识,她简直就是一个阴谋家。”

    “噢,阴谋家,你小子,还会知道这个词?”老爸完不相信我说的话。

    我有点无奈,但是我还是说道:“这不是我贸然判断的”

    老爸摇摇头,嘲笑的说道:“还不是贸然判断的有意思啊!”

    我当时不知道怎么说才好,暗骂了一声,说道:“你先听我说吧?”

    “好,我也喜欢听故事,你说我听着。”老爸嘿嘿的笑着。

    我看着他说道:“这个女子,有可能在二十四年前就出现过,而且应该是在二十四年前爷爷进入沼泽墓的时候。”

    老爸一听,完全愣住,他点点头说:“那么说这就真的不简单了!”

    本章完,后来究竟又会发生甚么变化,精彩继续,敬请关注!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五十七章 悬挂尸海是作者楠枫剑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五十七章 悬挂尸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诡域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楠枫剑客写的《死亡诡域》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五十七章 悬挂尸海是作者楠枫剑客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诡域》之 第五十七章 悬挂尸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诡域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楠枫剑客写的《死亡诡域》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诡域最新章节- 死亡诡域全文阅读- 死亡诡域txt下载- 死亡诡域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十七章 悬挂尸海】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诡域】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诡域》书迷评论

  • 霸汉蛮侠最新章节

        西汉末年,玄幻巨兽肆意吞没生灵,少年骆惊风和少女楚天梅合力将其制服,救万民于水火中。
        地黄超绝的真传,成就了一番常人难以想象的霸业。
        在助推刘秀征战疆场的大背景下,历经艰辛万苦,面对众多黑恶玄幻势力,克服无数困难,在南征北战中,九死一生,用生命演绎着惊心动魄、揪心撕肺的亲历。
        爱情缠绵悱恻,恋爱交错复杂,过程欢喜忧伤;
        战争惨然激烈,人心怪异叵测,情感荡气回肠;
        武学玄妙诡异,功夫博大浑厚,对抗惊魂动魄。
        小说重点在搏斗中成长,在奇绝中战斗,在青春萌动中虐心,在爱恨情仇中徘徊;
        幸福的时候让你羡慕,悲惨的时候会让你落泪,那些熟悉的场景让你怦然心动。

  • 炮灰逆袭之女配来了最新章节

        意外死亡的千灵因为埋葬的地点和时辰不对,被吸走了三魂,散去了七魄,不能投胎做人。为了能重新投胎做人,千灵不得不游走在三千世界里,为怨气冲天的女配完成心愿,继而修炼出新三魂七魄,七情六欲。苦逼的千灵,在女配的路上,一路狂奔,征服各路男神。

  • 天后养成计划最新章节

        本来寂寂无闻的小歌手,长期得不到重视,徘徊在三线艺人之外在大神有意无意的保驾护航之下一路披荆斩棘,攀至巅峰,有心人纷纷戳刀,列举证据控诉小歌手恃宠而骄目中无人。大神邪魅一笑:我哪是想让她恃宠而骄,分明是想要教她恃宠行凶来着众人被一击倒地,再也无力还手。莫瑾溪:我真的很幸运,当初能够遇见你。倪致暄:不,是因为你已经足够好了,所以才会遇见我的。所以,这是我们两个人的幸运。——这是个晦暗复杂的世界,而你是唯一的一抹暖色。从此,嗜你如蜜,一路沉溺。

  • 恶质童话最新章节

        嗯嗯...这是...
        庆祝恶质情人破10000的文!^_^
        改天会PO上另外一个板本的白雪公主
        亮亮好像写上瘾了!(汗...)

  • 独宠腹黑伪萝莉最新章节

        各位看官,千万别被书名给忽悠了!本书很有深度很有层次,但注定,不正常的男女主角造就了一本不正常的书;如果你不正常,那你就一定要看!两人是注定在一起的。不都是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吗,她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就算知道住在对面那个人是有未婚妻的,她还是要把他追到手!好吧,其实人不能只看外貌的,当她和他真正生活在一起的时候,她才知道他到底有好low!这是一个腹黑伪萝莉调教小白呆教授的故事。实属种田文,甜蜜温馨是本文宗旨,恶搞好笑是必须滴逻辑经不起推敲是死穴。

  • 剑泣魔曲最新章节

        剑在哭泣,流的不是泪,而是血。苍茫大地之上,宗门帝国争端不断。北去十万里,魔族肆虐虎视眈眈。上有神明无道,下望群魔乱舞,天翻地覆,沉浮谁主?形单影只,宗门弃徒孤身下山。锈迹斑斓,尘封魔剑重见天日。强者路,漫漫修远。武者心,不变初衷。混沌的时代已然到来,终焉号角响彻苍穹之刻,最后的镇魂魔曲因谁而奏?

  • 豪门乱爱,总裁的暖身娇妻最新章节

        一场小车祸,让苏夏和秦一臣成了一家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苏夏是他的“小姨”,秦一臣是她的“外甥”,两人的人生开始错乱、交缠,成了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分不清谁对不起谁。苏夏想逃。但秦一臣说:“现在,太迟了!”

  • 死神血泪最新章节

        一滴泪万世伤,血泪出,死神现。
        踏上巅峰是死神,杀人夺宝,吾名便是帝弑天。
        厄运眷顾,九死一生,命运曲折蜿蜒。
        逆流而上,踏上巅峰,俯视众生,我乃血泪死神。

  • 狼性上司太危险最新章节

        宋灵犀去梦寐以求的大公司面试,上司竟然是她不小心睡过的景霆,她顺利地进入了公司,在潜规则上司的路上越走越远,等到她天天被他逼着生孩子的那天,她才知道,原来一直被潜规则的,是她自己!

  • 尸宠而骄最新章节

        二十年前,家族迁坟挖出一具古尸,作为四柱纯阴女的我成为祭品,被送给那猛鬼做冥妻。十八岁结冥婚的那晚,半路我被一只长得妖艳的男鬼给抢了,而那个猛鬼还打不过他。后来我扶着老腰求他:“帝君大人,求放过。”他笑的妖孽而邪魅:“可以,给本君生个二胎先。”

  • 诛日之战汉武天下最新章节

        他们是特战精英,身经百战;他们越狱潜逃,是被追捕的疑犯。
        一次特殊的追捕任务,让“暗箭”特种大队的文建阳、方天浩、高传辉和疑犯萧飞羽、宋明书共同穿越到战火纷飞的抗日战场。他们都是中国人,他们选择了共同面对抗击日军,国破无完人,不做倭寇鬼;无数次的铁血作战,血与火历练中,他们成长为逐鹿天下的虎狼之师。
        诛日之战,汉武天下;开疆扩土,耀我华威。

  • 万能数据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程诺发现自己眼中的世界完全变的不同了。  任何东西在他眼中,都能化成一组组数据。  程诺眼中的美女:身高168厘米,体重57千克,胸围85厘米,腰围63厘米,臀围89厘米  程诺眼中的台球:台球直径57.15毫米,重量170克,杆长145厘米,三号球入袋所需用力2.14牛,角度68.54度  程诺眼中的……  你可以称程诺学霸!数据帝!速算达人!  拥有技能:百分百投篮命中,百分百射门命中,百分百一杆清台……  程诺的人生格言就是:在这个世上,没有数学解决不了的问题。如果有的话,那就再加上物理和化学!

  • 棺婴最新章节

        还记得那个史上最牛的提刑官吗?对,就是那个法医鼻祖,推理大拿宋慈。花冬九和宋慈一样,是死后产子,就是俗称的棺材子。民间传说,棺材子都带邪性,可以行走阴阳之间,可以见鬼神,可以与鬼语。传说有真有假,不能一概而论之。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新旧交替之时,在国内和国外,都发生了很多大事,有天灾有人祸……

  • 噩灵客栈最新章节

        一笔遗产,竟然隐藏惊天秘闻。一个青年,缘何饱受噩梦折磨?一个个恐怖怪梦的背后,到底隐藏着怎样的罪恶?杀女骗保、雨夜淫魔、人肉煎饺……一宗宗离奇曲折的案件,究竟真相如何?小小客栈,成为了地狱投射人间的阴影。热血青年周云深陷迷局,看尽人性的黑暗,欲望的扭曲。他们是变态、淫棍、神经病患、碎尸者、食人癖者……周云能否与双面警花一道,匡扶心中的正义?当怪诞猎奇的案情,撞上大胆缜密的逻辑,看周云如何拨云见日。谜底揭晓之时,便是审判降临之日。

  • 风城谍影最新章节

        风城,一座充满魔力的城市。看似繁华忙碌,实则暗潮汹涌。国安局特工、军方、国际杀手、毒枭任何一种身份都足以让这个地方陷入危机。当你被迫搅进充满杀机的迷局中,勇敢面对还是直接逃跑?林潇当然选择前者,为了“被死亡”的未婚夫慕白,她也必须这么做。

  • 鬼夫,半夜别敲门最新章节

        我叫程禾禾,女屌丝中的战斗机,可怜的大二狗。同时在我暗淡无光的身份之下,还隐藏着另一项技能。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下面的故事,要告诉你们的就是,有些事情不得不信,虽然你们可能看不见,但它真的就发生在你的身边……

  • 修真学生最新章节

        同学聚会后居然莫名的被流星砸中了脑袋,居然发现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简单!从此踏上修真之路,吊打各路高手,纵横都市,我为最强修真学生。

  • 重生之农门娇女最新章节

        林家万倾草地一朵花,孙女孙子都是顶呱呱。偏偏金贵皇子被放逐,可见最是无情帝王家。好在有空间作弊器在手,娇娇和八皇子这对儿命定姻缘的小儿女,一路混合双打,踩小人,斗BOSS成长的彪悍又凶险。最终登上帝王宝座,带领大越奔向现代化,威震四海八荒。

    本章内容提要:
    ...    如此说来,事情慢慢地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或许是我也只能知道爷爷的真正目的不在与寻宝,而是和那女子一样在寻找着某一个与宝同样吸引人的东西。     至于什么样的东西,也许除了他们自己或许在这当中的亦没有人知道了。     伙计们在古墓之中忽然听闻爷爷说他来过这里,又说没有来过一样,不住的颤抖着,就与黑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