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陈素商回答花鸢。等

    会儿她立好了旗子,需要花鸢帮她守旗,决不能让旗子中途坠落。花

    鸢说好。

    陈素商借用了颜恺的白衬衫。

    她用短匕首把衬衫撕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鲜血涌出来,她在衬衫上画符咒。

    颜恺站在旁边,替她害疼。

    陈素商的符咒大有进步,手指一气而下,很快就画好了。

    颜恺帮她削好了树枝。

    陈素商对照着自己之前看到的三个方位,一个个去查看,然后用步子测量出简单的距离。

    她来来回回走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确定了三煞阵的中宫位置。

    她将旗子竖起!

    一瞬间,花鸢和颜恺感觉有什么从耳边擦过,有点冷。

    “花鸢,守旗!”陈素商道。

    然后,她又让颜恺去一个方位,把坐阵的木桩拔出来。

    颜恺依言去了。

    陈素商自己,则去另一处。胡

    君元仍是觉得此事荒唐。他是胡家的长房次子,从小研习胡家术数,知晓三煞阵的厉害,从来没听说过三煞阵还有这种解法。除

    了施术人的血符,谁的都不行。“

    花鸢,我有办法离开。”胡君元突然开口。

    他也担心。这

    个世上,有很多他不知道的秘密。万一那女人真成功了,胡君元接下来的处境会艰难很多。他

    需要利用花鸢。

    花鸢回头看了眼他。

    “如果你乖乖跟我回去,我会放了那个男的。我不为难他,只要你不再跑。”胡君元继续道。花

    鸢冷哼了声。胡

    君元又道:“那个女人,万一她的破解之法失败,我们都要死在这里。我不想死,而她的破解之法,完全是错误的。”

    花鸢的表情微敛。

    “你呢?”胡君元又问她,“花鸢,你想死吗?不如跟我做交易,你过来松开我,我们离开这里。”

    花鸢咬了咬牙:“想让我背叛朋友?做个像你一样的卑鄙小人?呸!”

    胡君元的表情阴鸷:“我卑鄙?”“

    难道不是吗?”花鸢恶狠狠道,“你当初做的那些事,你都忘记了吗?你会不得好死!”胡

    君元突然笑了下。

    他的笑容,是皮笑肉不笑,很是阴森渗人。在他这样的笑容之下,他站了起来,手里的藤蔓已经松开了。他

    默默转动手腕,终于成功。他

    走向了花鸢。

    花鸢手里拿着长枪,此刻高高举起,对准了胡君元:“站住!你若是敢动一步,我就打死你!”

    “打死了我,你再也见不到你的情郎,你自己也要给我陪葬。我倒是觉得很好,你以为呢?”胡君元拍了拍身上的土。

    花鸢气得手略微发抖。

    胡君元又靠近一步:“至于当初......当初你父母伏诛之后,可是我一直照顾你的。要说我卑鄙,你自己难道不是忘恩负义?”花

    鸢的手抖得更加厉害,几乎要失控,想冲上去撕烂胡君元的嘴。

    他可以这样颠倒黑白!

    他们胡家,个个都没有人性。就

    在她颤抖的时候,胡君元快步上前。

    颜恺和陈素商到了位置,各自拔出了坐镇的木桩,突然就听到山林里凭空一声枪响。

    枪声不停的回荡,传得很远。陈

    素商心下骇然,不知是谁开的枪。

    她还剩下一处的坐阵要破,此刻也没空回去查看;可万一是胡君元杀了花鸢,他也会顺势推倒旗子。他敢走近阵法,肯定也有办法出去,到时候困死其中的,就只剩下陈素商和颜恺了。陈

    素商急忙往回跑。

    颜恺也是同样的心思,故而等陈素商回来的时候,颜恺也到了。

    花鸢手里还端着长枪,对准了胡君元。胡

    君元躺在地上,一条腿已经血迹斑斑了。他

    的两名随从,被颜恺打伤了胳膊又捆绑起来,已然失血过多,没气息了。

    颜恺将旁边被陈素商划破的衬衫捡起来,用力扎住胡君元的伤处,又问花鸢:“怎么开枪?”

    “他挣开了绳子,想要杀我。”花鸢手里的枪没有半刻松弛,“所以我先下手了。怎么样,坐阵都破了吗?”“

    还有一处。”陈素商道,“我这就去。”

    一旁的胡君元,疼得几乎昏厥。他

    的筹算失败了,只得对陈素商妥协:“不要轻举妄动!我可以带你们出去,你再弄下去,会把我们都害死的。”

    陈素商看了眼自己的旗子。

    旗子上的血符,已经在发暗了。

    “怎么出去?”陈素商问。

    “不要相信他!”花鸢大声叫嚷,“陈小姐,你不要相信他说的半个字,他就是个阴险小人!假如真要死,我宁愿死在你的破阵里。”颜

    恺绑好了胡君元的腿伤,站起身:“阿梨,相信你自己。我们都信任你,你去吧。”陈

    素商点点头。

    胡君元的冷面就要维持不下去了,大声咆哮:“愚蠢,你这半吊子的术士,你想要自杀别带上我!”

    陈素商迟疑了几秒。“

    陈小姐,不要听他妖言惑众。”花鸢继续道,“你快去!”

    “阿梨,你去吧,我帮花鸢守旗,绝不会让旗子倒下的。”颜恺道。

    陈素商立马往最后一个方向跑去。胡

    君元疼得满头大汗,无力阖眼。他这么辛苦走到今天,不成想却稀里糊涂死在了这里。

    他的腿受伤,哪怕他现在想跑,也跑不出去了;况且,花鸢还端着枪,只要他敢动,他就是个死。

    花鸢这个疯女人,丝毫不讲道理!

    胡君元连自救的机会都没有了。他索性平躺在地上,回想自己的前半生。越

    想越不甘心。约

    莫过了二十分钟,旁边突然发出一点细微的响动。

    颜恺四下里一瞧,找到了陈素商放在水壶旁边的小罗盘。罗

    盘进入了三煞阵之后,一直不动,此刻却轻微转动了起来,只是换了个方向。

    这个罗盘,陈素商是用来找夏南麟的,由此可见,夏南麟的确是离开了山林。

    这也意味着,三煞阵破了。阵

    刚一破,花鸢立马上前,用枪管指着胡君元的鼻子:“你敢搞鬼,我现在就毙了你,就看看是你的符纸快,还是我的子弹快?”她

    术法不精通,却了解术士。

    陈素商不在场,胡君元有机会对付她和颜恺。

    胡君元没有搞小动作,因为他已经惊呆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之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是作者明药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之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明药写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之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是作者明药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之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少帅你老婆又跑了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明药写的《少帅你老婆又跑了》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节-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全文阅读-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txt下载-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玄幻魔法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55章 陈素商的天赋】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少帅你老婆又跑了】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少帅你老婆又跑了》书迷评论

  • 蓝神诀最新章节

        蓝开虚晃度日,只因修炼太过“难受”?不过当她手捧魂种,执掌天书,械兵造甲,天下皆是其兵!一纸九天外,万千圣尊莫敢不从,哪怕神死了也得从坟地里跑出来,为她卖命。“老子都死了还卖什么命,明明是卖身!”

  • 血契保安之英雄无泪最新章节

        铁血兵王回归家乡,却得知兄弟被欺,心仪女孩被绑架!怎能忍?他惩治恶霸,解散猛虎帮,灭掉大刀……危难时,众兄弟相聚,誓死追随!血在,人在,誓言在!我的兄弟,没有孬种!

  • 妾不从命最新章节

        纳兰雨墨的力作《妾不从命》身为特种兵没死在出行的任务上,却死在了劫机份子手里,憋屈啊!
        更憋屈的是穿越了,还是和丫鬟没两样的小妾,更憋屈的,是在战乱时期,想玩都玩不痛快,哪里都有危险,哪里都有陷阱,我可以不玩吗?老天爷!
        更更憋屈的是把心给弄丟了,自己也被整的心力交瘁,万恶的古代,最终,还是没有坚持不下去,算了!既然已经缘分尽了,还是彻底的离开吧!作为现代人,要洒脱一点才是。
        谁知,再次睁眼,却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本该高兴的,不是吗?可是,每当午夜梦回之时,为何心却越来越痛,痛的快要窒息。
        难道自己和他,真的缘分尽了吗??
        -------------------------------------------
        《猫的吾君》。《天相神师》亲们可不容错过,《大蛇无双》经典之作哦!

  • 国民校草宠上瘾最新章节

        她不小心“强吻“了他两次,第一次他冲了两遍冷水澡,第二次他狠狠踢了床沿却对醉酒的她无计可施。她被欺负,他解围:“世上敢欺负她的人,一种还没出生,一种已经死了,你要当哪种?”她被告白,他找到那男生:“你被开除了!”她告白:“时城,我喜欢你。”时城故作正经:刚刚风太大,你再说一遍。

  • 今亦求精:总裁不要太放肆最新章节

        纪小希的实习生活本来平平无奇,却无意中卷进了阴谋之中,被迫要去偷取年轻富豪商祁延的精子。然而,当这个笨贼潜入房间之后,不仅没有偷到,反而失了身。事后,商祁延邪气笑道:“精子是不能给你的,不过孩子倒是可以让你生一个……”纪小希天真的想到,那这是不是算变相完成了任务?

  • 超级写轮眼最新章节

        《火影忍者》这是一款可以将游戏能力转化成现实的超级游戏!带着记忆重生,掌控神级天赋!“大哥,核……核弹砸过来了。”“慌什么慌,不就是核弹么?……我先走,你们断后!”“……”js330

  • 第一强者最新章节

        【免费新书】前世修仙大神转世重生,在高三之际觉醒前世记忆,靠着前世记忆中的众多功法,他从零开始的再次修行,前路还有着众多他前世留下的痕迹和宝藏需要去探索,他要重新踏上地球的巅峰!js330

  • 女画师之墨染江山最新章节

        情牵帝王心,素手绘山河,梦回千年,一场痴恋,是非过后,年华已悄。她,本是二十一世纪知名女画家,只因一场车祸,她来到了大芫国……然而几番辗转,因为墨竹案,最终她进了宫廷,成了位宫廷画师,然而当墨竹案抽丝剥茧的同时,一场宫廷政变就此上演。其中也让她发现了一个惊天阴谋……然,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四王归京,天下硝烟,乱世身逢,游走四方,刀剑乱舞,天下谁人主?她说,安稳需在险中求也好,天下谁人主也罢,只要到最后身边的那个人是你就好。可命运总是多舛,一次次的风口浪尖,一次次的险中求胜。繁华落幕,铅华洗尽,谁又遗失了最初的心。而她,不过还是那个不可一世的女画师!

  • 帝国总裁的蜜宠前妻最新章节

        他说,叶欣然,如果不是因为你父亲,我绝对不会娶你!他说,叶欣然,你竟然用这种计谋,怎么?就这么饥渴?他说,叶欣然,你给我滚吧,你以为你是什么货色。他说,叶欣然,你还有什么喜欢的吗?叶氏?孩子?还是这可笑的定情信物?我会一件一件的夺过来!叶欣然以为自己终将可以焐热江离的心,却终是悔了。他的心,早已给了另一个女人,在很久之前。五年之后,她归来,他们在她与别人的婚礼上重逢。他却说,你未婚夫既然甩了你,我们结婚!她摇头。他说,叶欣然,你特么爱我一下能死啊!

  • 嫡女无双:娇俏世子妃最新章节

        睁开眼睛竟然变成了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自此,她成了宁国相府二小姐,大户人家,总是有不安分的人,姨娘、庶妹,不过,她可不是好惹的,敢算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这样一个不好惹的人,却对上了一个霸道横行的他,“你敢打我。”洛言不敢置信的看着她。“我就是打你了。”沈绾兮毫不示弱。这下,梁子结大了,洛言发誓要将失去的面子找回来,沈绾兮对他三番四次的挑衅也是来者不拒,一次次的相对,到底是谁的心,先沦陷。

  • 嫡女不想做皇后最新章节

        青梅竹马,一句戏言,没想到将原本爱的人推开,姜槿然自请,嫁为侧妃,命运多舛一朝牢狱之灾,不知她的死劫,还是情劫?“沈蓦尘当初的错我也已经偿还,现在只求一纸休书再无牵绊!”她不卑不亢、不屈不挠只求离去。爱恨纠葛,百转千回,终究是他负了她,还是她负了他?她说:“沈蓦尘,自初见之时我便该知道,你是我毕生业障。”百花齐放,姹紫嫣红、终究一场繁华落幕。“我,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

  • 重生之奔腾年代最新章节

        牛仔裤、交谊舞、录像厅和租书店,这是个奔腾的年代,更是个改革开放枭雄辈出的年代;功利、狂躁、偏狭、荒谬混合在一起,使那个时代铸造成了前所未有的、不断突破禁区的大时代。而陈天朗就在这样的时代重生了,未来他会变成引领时代的枭雄,还是成为大时代洪流中一粒不起眼的沙子……

  • 系统之帝女养成计划最新章节

        我容某人虽为女子,却有着不逊于男子的雄心与壮志。山河动荡,风雨飘摇;值此乱世,无关性别,当志在沙场。策马扬鞭,保家卫国是我容某人许下的担当,自以我残躯,守叶国边疆。

  • 清冷美人策最新章节

        “文若依,你是否愿意常伴左右,成为我的大脑。”一朝穿越,本想做一朵静默的花,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既然如此,就让她在生命的轮回中绽放。他进,她便退,他若是抢,她便逃。清冷美人,却能够指点江山,你是否愿陪她一起,笑看风起云涌。

  • 魔王曲最新章节

        他从黑暗中走来,头顶明月,背负银霞,似仙,似魔,似妖。他是魔王,一位风华绝代的魔王,他可因一时怜悯而鲜血流尽,也可为红颜一怒挥千万大军征战四方,他是一位创奇。

  • 都市修玄带条狗最新章节

        十六岁的陈治愈,落魄的还不如一条狗。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改变他一生际遇的,正是一条流浪狗。“来来来,小兄弟,本狗带你修玄术,保你纵横在都市,很刺激哟~~~汪!”

  • 神级富二代最新章节

        京城第一豪门卢家,冷漠且无情;卢宝为报父仇,只身入京,不惧恶势力,在吃人不吐骨头的社会中,闯出自己一番风采!

  • 万万里地山河最新章节

        黑暗动乱的时代中,他和他们是一缕光!
        人性贪婪、自私,人是悲哀的,时代亦是悲哀的。他冲破束缚成就不朽传说!
        世界深不可测,看不到的阴谋遍布。世界何以待他,他又以何待世界!
        他为一国之君王,内忧外患的皇朝,神秘庞大的势力,他又以何种姿态天下一统,成就巅峰传说。
        战争爆发,域外生灵入侵,赤地千里,饿殍遍野,圣战爆发,他拼尽一切抵挡,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倒下,他又何去何从?
        永恒的理想国度,能否在他的手下造就,人性的弱点,战争的爆发,域外生灵的入侵,无双君王的他镇压一切。圣战过后,万万里地山河破碎,而他又一次站在抉择的路口!

    本章内容提要:
    ...    “需要!”陈素商回答花鸢。等     会儿她立好了旗子,需要花鸢帮她守旗,决不能让旗子中途坠落。花     鸢说好。     陈素商借用了颜恺的白衬衫。     她用短匕首把衬衫撕开,划破了自己的手指。     鲜血涌出来,她在衬衫上画符咒。     颜恺站在旁边,替她害疼。     陈素商的符咒大有进步,手指一气而下,很快就画好了。 ......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