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到底是什么人?”

    夏服呼吸不由急促了起来,双手狠狠捏了起来,紧张无比。

    任谁被一个陌生人,叫破了自己心底最大的秘密,一定也会如此恐惧。不过,很快,夏服又意识到,自己这种紧张于事无补,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对方真要对自己不利,自己连逃都来不及。

    于是,他又慢慢的松开自己的拳头,只是身体仍旧在颤抖着,显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你问我是谁?”

    杨云帆抬起头,迷茫的思考了一下。

    随即,他摇摇头,幽幽叹息了一声,道:“其实,我也很想知道,自己是谁。自己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可惜,这一切,我都找不到答案。我的灵魂遭受了重创,记忆已经残缺不全。大部分记忆,已经损毁,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灵魂重创,记忆损毁?

    夏服忍不住再次抬起头,打量着杨云帆。

    此时,杨云帆没有再隐藏实力,他身上有着明显的,阴阳境界巅峰的能量波动。

    而在这些能量波动里面,夏服恐惧的感受到了火焰气息,大地气息,甚至还有雷电法则的气息……这是三种截然不同的法则气息。

    太可怕了!

    正常的阴阳境修士,身上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多种法则的气息!

    而且,杨云帆看起来太年轻了。

    面貌可以骗人,可是他的生命气息,却无法骗人。

    这家伙,只有二十出头!

    二十出头的阴阳境修士,已经是绝代天才了,而他身上竟然拥有多种的法则之力。

    这根本不可能!

    这不是天才不天才的问题,而是这违背了天道法则!

    一般的修士,拥有两种天道法则,经脉之中的灵气就会驳杂不堪,甚至两种灵气会互相冲突,造成不可逆转的经脉损伤。

    只有神主境界的强者,才有能力控制着两种,或者两种以上的灵气,在体内流转!

    不过,这样的神主强者,都是天之骄子,如凤毛麟角一般,十分稀少。

    此时,哪怕那夏服不愿意多想,眼前的情况,却不由让他想到一个可怕的事实!

    涅磐重生!

    眼前这位青年,看似年轻,可是,他或许是某一位曾经叱咤风云的绝代强者,陨落多年之后,因为某种机遇,再一次涅槃归来。

    因为涅磐重生这种事情,违背了天道法则,所以他的记忆可能残缺不全,某一些逆天功法,更是会被天道抹去。然而,他身上那种只有绝代强者才能拥有的气质,绝对无法掩盖。

    此时,夏服看着杨云帆幽幽望着苍天,一副天上地下,只余他一人的寂寞感觉,演绎出绝代强者的悲伤和顾及的感觉,完全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初出茅庐的小菜鸟。更像是一位古老的修士,从密境之中走出,来到了世俗界,有一种说不出的荒疏感。

    夏服心中的怀疑,渐渐消失,他开始相信了杨云帆的话。

    只不过,他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前辈,您为何找到我?”

    这话一问出口,夏服顿时有一些不安起来。

    因为,他很害怕。

    难得是自己曾经做过的什么小事,得罪了这位修为通天的绝代强者?

    所以,对方在涅磐重生,刚刚恢复的第一时间,就找到了自己。

    杨云帆微微摇头,语气神秘道:“我也不知道为何找到你,或许这便是缘分吧。天道飘渺,因果无常。你也不需要问那么多。一切的事情,都将水到渠成,冥冥中自有注定。”

    这番话,太深奥了,仿佛充满了宇宙至理。

    夏服一时间无法消化,总觉得这一番话,不是自己这个境界所能听懂的,也不是自己这个境界的修士,能够说出来的。

    一切的回答,都是那么无懈可击,充满了天道飘渺的气息。

    不过,夏服还是忍不住,站起来,躬身道:“前辈,恕晚辈无礼,冒昧再询问一下,您为何一定要拜入我碧霞丹宗。”

    一切的因果,似乎就是从杨云帆想要拜师,加入碧霞丹宗开始的。

    若非如此,他不会来到丹霞城,也不会炼制什么焰离丹,自然也不会遇到自己。

    杨云帆依旧摇摇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反而语气悠然的反问道:“夏服,你对沧天境了解多少?”

    提到沧天境,夏服便有了自信,傲然道:“不瞒前辈,晚辈出生在沧天境,二十岁那年达到金丹进修士,花了一百年,游历沧天境。除却几个危险之极的密境没有探索,沧天境的绝大部分城池,山脉,晚辈都曾经亲自走过。”

    只是,杨云帆听了这话,却是无动于衷,双目之中神异的雷光闪烁着,淡淡道:“既然如此,夏服,那你可知道,在沧天境日落之崖的外面,无尽虚空的深处,次元罡风包裹的黑暗之中,有一座众神墓地吗?”

    “众神墓地?”

    夏服一下子失声的叫了出来。

    听名字,就知道,这众神墓地,绝对是万古无双的险地。

    连众神都要在此陨落!

    他一个阴阳境界的修士,怎么可能知道这种地方?

    夏服激动无比,难道这一次,要听到一个惊天大秘密吗?

    他只觉得心脏,咚咚的跳了起来,紧张的要从喉咙里跳出来。

    “看来你不知道。”

    杨云帆微微失望。

    而后,他抬起头来,悠然叹息道:“在本座仅有的记忆之中,依稀记得,本座出生于修罗海神域,一万年前跟随魔杀之主,血河之主,追杀一位身背巨斧的巅峰强者,在沧天境,日落之崖,发生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

    “那一战,山河泣血,日月崩碎,本座时运不济,被那位身背巨斧的强者,以绝世神通,山河图镇压,不幸跌落在日落之崖的空间壁垒之外,随后,被卷入次元罡风之中……”

    “次元罡风之中,没有时空的概念,本座的灵魂也处于一片混沌当中。不知道过了多久,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牵引到了混沌的深处,沉眠万余年……万余年时间,本座的神躯渐渐腐朽。”

    “不出意外,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神躯腐朽之后,本座的神格也会破碎。”

    这是万年之前,巅峰强者涅磐重生的故事,夏服听的如痴如醉。

    而且,这与他小时候听过的一些传说,十分接近。

    传闻,在万年之前,有两大巅峰势力,在沧天境,日落之崖附近展开大战。

    那一战,打碎了半个沧天境。经过天道法则万年时光的修复,沧天境才又恢复到如今的面貌。

    而眼前这个神秘的青年,估计应该是魔杀族那一方的强者,涅磐重生。

    这位神秘的青年,他的模样看起来不像是魔杀族的人,估计是魔杀族麾下某一族裔的顶尖强者。

    毕竟,能被那位传说中的强者,禹皇,以山河图镇压的存在,必然是绝代风华的人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2232章 从神墓中走出的强者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2232章 从神墓中走出的强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2232章 从神墓中走出的强者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2232章 从神墓中走出的强者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2232章 从神墓中走出的强者】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纵横都市之我本善良最新章节

        因厌倦了刀光剑影,最强兵王归隐都市,却发现这里的人生同样不平凡。
        陈阳,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桃花运太多就成了桃花劫。
        把枪放下,小爷今儿虐你到家!
        那些江湖热血同样不能少。
        做人一定要纯粹,想当好人就老老实实的去做好事,想当坏人那就拿出坏人该有的样子来!
        不随波逐流,看好人如何玩转都市。
        ……
        激战过后,陈阳站在满地的尸体中央,叹了口气道:我本善良。

  • 天命凰女:权王的倾城王妃最新章节

        本该是万千宠爱集于一身的镇国大将军嫡女,凤冠加身,却因天生废材,资质愚钝,被恶妹欺凌,继母加害,最后落了个含恨而死的下场。魂穿归来,身体易主,懦弱废材均已不在!斗恶妹,吊打未婚夫,顺便和赫赫有名之人谈个恋爱,再顺便俘虏几大帅哥之心看二十一世纪杀手之王,如何在灵气为主的世界混的风生水起

  • 首席神医最新章节

        高飞,一个从异世来的精神力医生,本来想老老实实的考个医学院,成一个救死扶伤的医者可偏偏身边总是出现一大堆身世奇怪的女人,把他卷入一大堆乱七八糟的麻烦之中……

  • 惹火燃情:总裁的心尖溺宠最新章节

        她是健身俱乐部的金牌教练,被渣男友劈腿抛弃不说,还要被渣男使计踢出公司,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史努比啊!她叫墨天真,可性格一点也不天真。为了挽回客户,她连人格、性别、节操通通都放弃了。可是这个男人竟然把她挂在树上。听说过在阳光下晒衣服,见过在朋友圈和空间晒照片晒幸福的,还从没有听说过在月光下晒人的!“王八蛋,你等着,此仇不报,姑奶奶的名字倒过来写!”

  • 婚不由己:霸道老公慢慢宠最新章节

        为了赚钱给父亲治病,离丝给自己下了一场赌注,结果就成功的吸引了那个上帝的宠儿,别人眼中的恶魔一般存在的霸道总裁顾项游。离丝本以为只是受点折磨,起码还能拿到不小的一笔酬劳,却不曾想自己不仅失了身还丢了自由身,而且是一辈子都逃不出的那种,她被他强迫闪婚了!她的心里从此有了一个解不开的结,而那恶魔般的男人,却霸道强势地宠溺着她,试图要彻底融化她的心……

  • 锦玉满棠最新章节

        陆锦棠醒过来,发现她又回到十三岁那年,这时候,她还不是名动京城的才女,她也还没嫁给那个人面兽心的伪君子,陆家也没有满门倾覆。还好,一切还来得及。这一世,她不做小白花,她要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她的东西,想要夺走,便从她的尸体上踏过去!

  • 僧帝传最新章节

        神州大6,有个大齐皇朝,皇朝之内有九道,江南道上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个小和尚,得个法号叫不成……js330

  • 凡人撼天记最新章节

        融合神秘血晶,激先天灵体。我本一凡人,杀人,弑仙,斩魔,为的只是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既然天道不公,就算我逆天而行又如何。......姬家少年姬昊天手持混沌之火,背无名之剑,修逆天之道。未来的路只能由我自己主宰,就算天地大道阻我,我亦敢逆天撼天而行。js330

  • 哈利波特之符文之秘最新章节

        这个世界隐藏着许多秘密,等待着我们去现。掘秘密需要时间,但是这个世界太危险了。    既然来到这个危险的魔法世界,我就是想好好的活下去。伏地魔太强大了,我要躲得远远地。可是望着眼前这个被他叫做哥哥的英俊男孩纯真的笑容,他坚定了自己的信念。    “塞德里克。迪戈里,你应该是天生的领导者,帮助哈利波特这个灾星拯救魔法界的使命就交给你了”。    “那你呢?菲尔德”    “当然是做你的坚实后盾啊,看你的魔杖不够强力,法力不够高深,没有强大的魔法防护物品,缺少足够的金钱来拉拢那些纯血的家族,这些都需要我来搞定。”    非种马,非耿美,不虐主,不保证字数,但不会太监,群号:323o19o43js330

  • 唯冥道最新章节

        少年有师,一僧一道。少年有诗,泣血洒泪……少年有誓,自此,为寻道,踏千山万水,战诸天神魔!少年有誓,愿冥与道融!

  • 凤破龙榻:邪帝撩悍妻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成了沈王府的孤女身上,废物?草包?她很快就能让这些愚昧的家伙们,什么叫逆天妖孽般的存在!  被退婚?很好,当我荣耀加冕之时,定要谢你今日不娶之恩!  遭人嫉妒,处处陷害?不好意思,总有一日她要让这群家伙跪地唱征服!  可是,这和她签订了生死契约的男人,将她看光光了还不算,还要爬上她的床榻?  “娘子,我冷。”  “大热天的你说冷?”  “我体寒……”

  • 等的就是你,吾王最新章节

        千百年来,她的灵魂一直就跟在他的身边,看着他一步步地走向地狱,看着他一步步地沦为魔,为什么他却看不到她,为什么他感受不到她的灵魂?这回,即使灰飞烟灭,她也想试一下。倾尽我的灵魂,追逐你的脚步,悠悠岁月中,忘不了的,唯有你!那一天,我抚去肩上的残花,那一世,我放弃与你厮守的机会,那一刹,只为了唤回你迷失的灵魂。

  • 麻辣娇妻:悍女小娇夫最新章节

        “啵”!“盖个章!以后你就是姐姐的人了,可不许别人随便亲你喔!”十一年后,白静若看着那个陌生的男人“他为什么用那种莫明其妙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是哪里得罪他了吗好像我欠了他什么似的?”言慕宸咬牙切齿“白静若?你这个骗子!原来你叫白静若?居然连名字都是假的!”

  • 带着联盟大招系统去修仙最新章节

        上百英雄的终极技能,尽数化作手中的仙术。我行步在仙途,却满脑子骚操作。连环控制?暴力抹杀?急速奔袭?让我告诉你们什么叫单挑恶心,团战无敌。哈哈哈,让我们在漫天仙人中高呼:德玛西亚!遇到困境怎么办?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解锁个英雄,马上就来。

  • 这个游戏会死人最新章节

        你确定要进入这个游戏?  进去了可就没有退出的选项,除非死亡!  你问我是谁?作者吗?NO!NO!NO!  那个叫作者的人进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你,准备好了吗?  ……

  • 我的工作是花钱最新章节

        杨铭的工作是花钱,每月都会获得额度,花完了是本分,花不够会有惩罚。  但问题是当额度高达几百亿时,资金取(偷)之于全球富豪的秘密就会暴露。  花钱……真的要有技术!

  • 岭南宗师最新章节

        地振高冈,一派西山千古秀
        门朝大海,三河合水万年流
        世道无常,打出七分情
        拳脚无眼,心留三分义
        红尘滚滚谁堪问
        铁骨铮铮大宗师

  • 全城热宠:许少,别玩火最新章节

        一场赌约,她强吻了一个男人!而且是帅出天际的一个男人!    “这、这位先生,刚才我不是故意冒犯,是和我同学打赌……”    许景宸盯着她宝石一般晶莹的大眼睛,薄唇轻启:“可你已经冒犯完了。”    “可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然,你也亲我一下?”    男人眼底微微黯了几分,声音泛寒:“你一向都是这么和男人做交易的?我亲爱的未婚妻!”    未婚妻?    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变态未婚夫?!

    本章内容提要:
    ...    “你到底是什么人?”     夏服呼吸不由急促了起来,双手狠狠捏了起来,紧张无比。     任谁被一个陌生人,叫破了自己心底最大的秘密,一定也会如此恐惧。不过,很快,夏服又意识到,自己这种紧张于事无补,这么近的距离,如果对方真要对自己不利,自己连逃都来不及。     于是,他又慢慢的松开自己的拳头,只是身体仍旧在颤......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