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须弥山之事不可强求,宗主他老人家也没有下死命令。”

    正当赵信万念俱灰,感慨命运无常,自己不该有这些小心思的时候,萧寒衣却是慢慢转过身来:“不过,有另外一件事,却让宗主他老人家十分震怒。”

    他的目光逐渐冷冽了下来,如鹰隼一般,盯着赵信,一字一句,冷声道:“赵师弟知道不知道,司徒血师弟,已然陨落了!”

    “什么?司徒师兄陨落了?”

    听到这话,赵信满脸惊愕。

    为了避开司徒血的眼线,他特意离开赵国京城,来到了赵国南方边远地区。

    而司徒血似乎也不愿意跟赵信撕破脸,不去管赵信的什么小心思,高高兴兴的在赵国当太上皇。

    “我记得,司徒血师兄,前几日前往两界山,说是要迎接药辰师兄……我还以为他们一起回京城了。没想到,他竟然陨落了。”

    赵信心中充满疑惑。

    司徒血的实力比他强上不少,赵国之中,应该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就这么悄无声息的陨落,实在是不可思议。

    “看你的模样,大概是真的不知道。”

    萧寒衣本就是为了试探赵信,看到赵信脸上的愕然,还有骤然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心跳加快的样子,他确信,对方应该不是杀害司徒血的同谋。

    沉吟了片刻,萧寒衣又道:“司徒血师弟陨落了,药辰师弟也不知所踪。我们几人都有要事,没有功夫去追查凶手的踪迹。赵师弟,你对赵国最了解,这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

    萧寒衣性格本就冷漠,两个跟他关系不大的同门师弟,不足以让他花太多心思。

    他此次来到赵国,最大的目的,就是去探查须弥山,看看是否能收取那一缕机缘。

    “是,萧师兄!我一定会查出凶手,告慰司徒师兄在天之灵。”能杀了司徒血,对方实力高超,绝不是赵信可以招惹的,不过萧寒衣都开口了,他也只能苦着脸接受了。

    “你也不必太过忧心。尽人事,听天命吧。”萧寒衣也知道这事情难为赵信,没有把话说满,此时拍了怕赵信的肩膀,略微鼓励了一句。

    ……

    “呼……”

    将几个储物袋检查了一番,杨云帆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看来是我想多了,司徒血的储物袋里面只有药材。至于药先生的储物袋,东西虽然多,不过这家伙比我还小心谨慎,若是离落丹宗有什么可以查到他行踪的法器,早就被他抹去了。”

    没有证据,加上药先生和司徒血都死了,而杨云帆只是一个阴阳境初级修士,根本不会有人料到,司徒血和药先生的死,跟他有关。

    “对了,我得去提醒一下云裳,隐去我们初见时的一幕。”

    此时,杨云帆调整了一下心情,转身去找云裳丫头。

    只是,他走了几步,忽然感应到了一股极其阴冷的火焰气息,就在墙壁的另外一边。

    这种阴冷,仿佛深入骨髓,足以将人骨头里面的灵液都吸取出来。

    “骨灵紫火?”

    这种火焰的气息,杨云帆记忆犹新,这是药先生用来抽取他血脉灵根时候,祭炼出来的一种阴毒无比的神火。

    “似乎有人在炼器!”

    与此同时,杨云帆感应到了空气中,有一种金属的被煅烧融化的气息,充斥在这阴冷的火焰之中,不出意外,应该是有人在用金属材料,修补铭刻法器上面的破损灵纹。

    “不知道这里的修士,是怎么炼制法器的?”

    对于炼器,杨云帆非常感兴趣。

    他在地球的时候,就十分擅长炼器和炼药。

    这两者有一个共通点,那就是对于阵法和灵纹的要求十分高。而想要在阵法和灵纹上取得成就,则是需要一个人有着强悍的记忆能力,以及理解能力。

    毕竟,阵法灵纹千变万化,繁复无比,是天地之道演化出来的具象所在,十分难以掌握。

    “又失败了!”

    “怎么会这样?”

    “明明是因为这一个空间折叠灵纹被冰兽破坏了,导致寒云幡无法收放自如。我加入了环纹星辰钢,重新炼制之后,应该恢复如初才对。”

    “可是为什么,这会儿,寒云幡竟然失去灵光了,变成了凡物一般?”

    就在这时候,杨云帆听到,院墙的另外一边,传来一声低层失落的叹息声音。随即,则是几句低喃,似乎充满了怀疑和不解。

    “不知道那个修士,到底在炼制什么法器?”

    杨云帆心中实在是心痒难耐,嘀咕道:“听名字,这个法器,似乎叫【寒云幡】,应该是某种禁制类的法器,与阴阳使者的那个阴阳神幢,应该差不多。”

    杨云帆还记得阴阳神幢的妙用。

    这类法器,看似古怪,可是实际上,功能十分全面。不但可以用来攻击,还能用来防御,甚至逃跑的时候,用起来也十分顺手。

    “嗯?谁在哪里窥视本座?”

    就在这时候,杨云帆听到一声冷厉的声音,从院墙的另外一侧发出。

    显然,对方实力比他高上不少,已然发现了他的踪迹。

    窥视别人炼制法器,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大忌讳。

    “靠,竟然是他!”

    杨云帆已经认出来了,这个声音,就是刚才在门外,高喊让赵信出去的那个法身之境的强者。

    “也罢,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这个级别的强者,手段通天彻地,杨云帆知道躲不过去,索性大大方方的绕过围墙,来到院墙的另外一侧。

    ……

    这是一处十分安静的院落,似乎是赵信自己用来炼药炼器的场所,除却院落中央的一口丹井之外,这院落之中竟然没有其他的花草假山等物,显得十分的干练。

    杨云帆刚绕过院墙,就发现了那说话的修士。

    这人容貌看起来四十来岁,但却是一头白发,眼眸也是灰扑扑的,十分阴寒。

    仅仅与他对视一眼,杨云帆就感觉他的眼眸之中,蕴含着一种说不出的冷意,仿佛是某一种寒冰妖兽的神魄,被拘禁在他的眼球之中。

    随即,杨云帆眼睛一抬,便看到那白发修士手中握着一杆黑色的神幡。

    这神幡十分的神奇,它,明明是用金属打造的,质地却是柔软如棉布一样,此时被风吹动,竟然微微抖动了起来,发出如水一样的波纹。

    另外,这神幡之上更是镌刻着无数到灵纹,繁复交错,深奥无比。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会儿灵纹之上,竟然退去了神华,露出了刀刻斧凿的痕迹……

    “原来如此……”

    杨云帆看了片刻,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萧寒衣一开始以为路过的是自己其中一个师弟,毕竟,阴阳境修士的气息都十分圆融,很难被具体察觉到。

    只是,走出来的竟然是一个陌生人。

    这让他十分奇怪。

    而这个陌生人,在见到自己之后,竟然没有诚惶诚恐,反而看着自己发笑。

    难不成,对方在嗤笑自己的炼器技巧?

    真是岂有此理!

    “小辈……”

    萧寒衣的脸上,渐渐覆盖上一层冰霜,双手之中,无形的能量骤然间凝聚起来,一阵阵龙吟虎啸之声,开始充斥在天地之间!

    “这位前辈,你别生气。”

    杨云帆却是凛然无惧,笑着指了指萧寒衣手里的法器,道:“我笑是因为,我刚才想明白了,为什么你的法器会忽然退去神光了。”

    “为什么?”

    萧寒衣的冷意略微退散了一些,凝起眉头,盯着杨云帆,看他能说出什么大道理。

    杨云帆指了指,寒云幡上面的一道竖纹,道:“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在其中一个阵法之上,画蛇添足,多铭刻了一个灵纹吗?”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866章画蛇添足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866章画蛇添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866章画蛇添足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866章画蛇添足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866章画蛇添足】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总裁,庭上见最新章节

        去全球排名第一的裘氏集团面试,结果偶遇前男友!什么?前男友竟然还是集团的总裁大人!天哪,夏安只想默默溜走……毕竟她还记得,当年是她把某人给甩了的……“夏安,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裘泽琰对着面前的女人,气急败坏。旁人都说裘泽琰高贵清冷,不近女色,却不知不是不近,而是他要的女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一个!“裘……裘泽琰,你这样做是非法的,信不信我告你?”“夏安小姐,你不是学法律的吗,那请告诉我,我这种行为要被判多少年?”裘泽琰将戒指套在了夏安手指上,笑道:“一辈子,够不够?”夏安面一红,哼,总裁你完了,咱们庭上见!

  • 总裁的钻石萌妻最新章节

        慕小凡失恋了,失恋之后却撞上了大人物!大人物长得很帅,就是脾气有点坏。她迷糊、大条,对他扑了、啃了、咬了。他冷傲、腹黑,对她拐了、抱了、睡了。小白兔遇上了大灰狼,注定要栽了!“慕小凡,你亲也亲了,抱也抱了,最后还爬上了我的床,把我睡了之后想拍拍屁股走人不负责了?”男人危险的眯了眯眼,将她禁锢在双臂之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某人睁大一双眼,都要惊呆了。“我……我哪有……”“这里是我的房间,我的床,难不成你还想说,是我主动把你抱到我床上的?”不排除有这种可能!某人连连点头。“所以,我们结婚吧。”某个小白兔条件反射的继续点头,突然反应过来似乎哪里不对劲:“啊?”男人突然扬了扬唇角,低头将她的疑问全数吞进了腹中。

  • 阴阳尸判最新章节

        我是茅山天道派第二十代弟子何小刚,作为一个已死之人,我却意外复活,本想要归隐山村,却被一个个居心叵测的阴谋袭击,幸亏我阴阳眼,又有茅山术,方能一路斩妖除魔,令正道长存。

  • 落魄千金:总裁大人求罩最新章节

        她是妖娆蛊惑人心的风流妖精,把纸醉金迷演绎的淋淋尽致。谁说离过婚的女人就不吃香了,她怎么离了婚反倒成了香饽饽?曾经的前夫跪地:能不能再给我一个机会,重新追求你?情敌的哥哥上门:女人,招惹了我还想跑?就连重伤她的渣男都突然变脸:其实,我一直都爱着你!可是看看身边那只笑的狡猾入狐,实则腹黑冷漠的首席大人,她也只有认怂的命!可是,她都这么听话了,为什么还要被他翻来覆去的压……

  • 网游之我是火枪手最新章节

        在遥远到难以考证的纪元之初,光明与黑暗分裂了阿比忒大陆。    不过在这片无数种族生活的辽阔大陆上,光明是否意味着正义与善良?黑暗又是否代表邪恶与残暴?    谁知道呢?    这仅仅是个游戏,游戏里只有玩家是邪恶的!js330

  • 特工皇妃:王爷滚下榻最新章节

        她是现代王牌特工,一朝穿越,成为夜氏王朝白家大小姐、而且还是一个人尽皆知的傻子身上。亲爹伪善、姨娘恶毒,姐妹自相残杀,这身体的原主人也被迫害致死,既然现在她白若惜来到了这里,第一件事就是报仇,讨回一切公道,让所有人付出代价。穿越当晚,一个无耻的男人就突然出现在她的房间,偷看她洗澡不说还缠着她叫娘子,简直就是不知死活。他竟然还想和她做交易?那就让他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 我的妹妹才不听话最新章节

        父母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又生了一个妹妹,在自己二十一岁的时候,自己却又有女儿了?突入起来的喜当爹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 凤倾天下:王爷等你来战最新章节

        “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们……本就不是同路人。”她的脸上带着祈求。
        可是他却狠狠的回道:“叶安然,你这辈子都休想离开瑞安王府,你记住,就是死了你的墓碑上也要刻着瑞安王妃。”
        她绝望的闭上眼睛,掉下一滴屈辱的眼泪……
        很久以后,当他们再一次巅峰对决,身份却已俨然不同。
        她头戴九凤金冠高高在上对他魅惑一笑:“王爷别来无恙。”
        他脸色阴沉紧握拳头却不得不低声行礼:“皇后娘娘吉祥。”

  • 娇女当家:农门小地主最新章节

        沈书玉穿了,成了爹残娘弱,还要被卖的小村姑。面对一堆极品极品亲戚,沈书玉表示,再没有比这更惨的了。然而,你以为她沈书玉怕了?不不不,作为新新女性,她咋能被这点困难打到!且看她如何利用空间灵泉,右手斗极品,左手赚钱养家,领着一家人走向康庄大道。这突然冒出县令大人是闹哪般?看她太辛苦送她一个芝麻官美男撑腰?额,好像小了点?小剧场某县令:小玉儿,听说你嫌弃本官小?沈书玉:大人,您不小,真的,一点都不小!某县令:哦?这样说,小玉儿对本官挺满意,不如这就试试如何?说罢,某玉就以抛物线状被丢到床上。第二天某玉扶腰控诉:大人,小女子昨日是说您官不小,您真的误会了!!!

  • 绝色女神的近身高手最新章节

        "不过是招摇撞骗混口饭吃,却凭着铁口直断,一跃成了唐家大小姐的未婚夫,还是个上门女婿。rn李明逸表示,这个上门女婿当得真是……不要太爽!rn前有绝色未婚妻可以摸摸抱抱,更有火爆小辣椒不停斗嘴招撩,更有小姨子跟他合租在一起……"rn

  • 圣龙图腾最新章节

        龙,其形有九似。  头似驼,角似鹿,眼似兔,耳似牛,项似蛇,腹似蜃,鳞似鲤,爪似鹰,掌似虎。  先民氏族,以圣龙为图腾,延续火种,传承生命。  诸天万界,龙腾四海。  吾辈岂是池中物,一朝崛起,气吞山河亿万里。

  • 甜婚蜜宠:总裁娇妻惹不起最新章节

        一个是豪门千金,一个是霸道总裁,他们因一段背叛而相识,又因孩子而成婚,这一辈子,对的人总在错的人之后。

  • 三国乱世战神最新章节

        梦亦梦,梦非梦!
        梦醒后,又是另一个世界!
        挚爱沦为他人妻妾!
        惊天武力,开启乱世!

  • 废柴神医:王爷,诱宠入怀最新章节

        废材小姐变身神医,实力虐渣,爽到飞起。偏偏被个妖孽王爷缠上,步步逼婚。被他死缠烂打,某神医拍案而起:“我不认识你,滚!”某人眼眸微眯:“这么快就忘了?”

  • 终极驯兽师最新章节

        驯兽、驯人、驯妖孽无往不利!狮子老虎是他手底下的坐骑保镖,妖人异兽与他交手显得不堪一击!以唐朝之名成就终极驯兽师之名!欢迎来到‘菁菁动物园’,我是终极驯兽师——唐朝!

  • 祭苍血最新章节

        祭出吾心,可掩日月!山河为之变色!苍天无眼,逆天成魔!天地为之动容!血流成河,涤荡浑浊!宇宙为之颠倒!

  • 神医萌妻:将军宠上天最新章节

        阴差阳错睡了个男人,叶双卿就这样惹上了冷面大将军。莫名其妙睡了个女人,舒染墨就这样收了个纨绔无良女。太傅府三小姐叶双卿无才无能、毫无节操、恶名昭著。璃国兵马大将军舒染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傲娇毒舌、喜怒无常。众人都觉得叶双卿能嫁给舒染墨是走了狗屎运,面对众人羡慕的眼光,叶双卿脸上笑嘻嘻,心里MMP,谁特么想嫁给这个变态啊。总之,这是一个不良医女和腹黑大将军互作不休的故事。(爽文,男女主心身双洁)

  • 血脉传承最新章节

        前世,他是坐拥无数美女的流氓,击杀各国精英的特种兵!今生,却是地地道道的窝囊废,遭人鄙视的公子哥!机缘巧合下继承圣兽血脉,却仍旧没能阻止那场劫难!家破时,他正经历生死关头,力斗家族宿敌!人亡处,只留下断瓦残垣,牵出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大仇,何处报?知己,哪里寻?仰天长啸,他的归来,注定激起一场毁天灭地的轩然大波……

    本章内容提要:
    ...    “须弥山之事不可强求,宗主他老人家也没有下死命令。”     正当赵信万念俱灰,感慨命运无常,自己不该有这些小心思的时候,萧寒衣却是慢慢转过身来:“不过,有另外一件事,却让宗主他老人家十分震怒。”     他的目光逐渐冷冽了下来,如鹰隼一般,盯着赵信,一字一句,冷声道:“赵师弟知道不知道,司徒血师弟,已然陨落......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