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云帆无语的摇摇头。

    英格兰人的厨房,真是奢侈!

    不过,他们国家的黑暗料理也同样享誉世界。

    煎药对于杨云帆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他只是用手掂量了一下药材的份量,然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煎制。

    一旁的米尔萨普看着杨云帆轻松的操控着火焰,也不看秒表,也不用量筒,很是随意,却又行云流水的煎药,十分佩服道:“杨医生,我想您读书的时候,一定是个动手能力超强的优秀学生!”

    “嗯,还行吧。我小时候,拆了家里不少东西。”杨云帆淡淡的笑了笑。

    一边煎药,杨云帆一边跟米尔萨普聊了几句。

    不过,只是几句话之后,对方就开始聊起了伦敦的鬼天气,另外对方似乎比较羡慕洛杉矶的阳光沙滩。

    另外,又聊了一些世界各国的旅游景点什么的。

    杨云帆觉得挺无聊的。

    他对旅游没有任何兴趣。全世界出名的地方,他几乎都去过。

    比较起来,他还是喜欢自己在湘潭市的家。

    ……

    煎药是一件很耗费时间的事情,而且很无聊。

    在楼上,公爵大人和米尔萨普夫人,看着楼下杨云帆在煎药,那一动不动的模样。

    他们看得都要打瞌睡了。

    过了好一会儿,米尔萨普夫人打了一个哈欠,忍不住道:“父亲大人,杨云帆已经在配置药剂了,想必,他对于约翰的毛病,应该很有把握。那么,接下来,需要安排他和奥斯汀见面吗?”

    “不,再等一等!我已经安排了欧洲最优秀的神经科医生,弗雷德里克,在治疗奥斯汀。要是弗雷德里克医生失败了,我们再考虑杨云帆。毕竟,约翰已经欠了他一个人情了。若是他再治好了奥斯汀,我们家族就欠他太多了!这很不好!”

    公爵大人老于世故,知道大恩似仇这个道理。

    因为约翰·米尔萨普的头痛毛病,米尔萨普兄弟决定向华夏人低头,在合作方面,更是让出一大块的利益,这才打动了华夏那边,派出杨云帆来帮忙约翰·米尔萨普治病。

    而奥斯汀是他公爵家族的嫡系子弟,虽然不是嫡长孙,无法继承爵位,可是他身体里面血脉流淌着的,依然是他们诺森伯兰公爵一系的血脉!

    论身份地位,奥斯汀肯定高于约翰·米尔萨普。

    而论病情,奥斯汀也比米尔萨普严重许多!

    公爵大人感觉,自己似乎拿不出足够的代价,让杨云帆出手。

    所以,他需要考虑一下。

    另外,他对于杨云帆的医术,并不是特别相信。

    偏头痛在神经内科之中,只能算是小毛病,能治好偏头痛,并不代表,他能治好奥斯汀的脑外伤后遗症。

    那金发女子闻言点了点头,有些丧气道:“好吧,那就再等一等。华夏代表团会在英格兰停留一个星期左右。这些时间,应该足够您来考虑清楚了。”

    ……

    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

    期间,米尔萨普出去打了一个电话,回来又看了一会儿电视,回复了一个邮件,顺便带着宠物狗,去外面溜了一会儿。直到他回来,杨云帆还站在厨房里面,专心在煎药。

    他不得不佩服杨云帆的专注,另外,他还感觉有一些不好意思。

    “杨医生,真是麻烦你了!”米尔萨普真诚的感激道。

    就在这时,杨云帆“叮”的一下关掉了油烟机,然后把药剂倒在早已准备好的瓷碗里面,道:“药已经煎好了,米尔萨普先生,趁热喝了吧。”

    “哦,好!”

    米尔萨普本以为这药需要等冷却了才能喝,不过杨云帆已经开口了,他也就没有说什么。

    他轻轻吹了吹滚烫的药剂,然后浅尝辄止的喝了一小口。

    仅仅一小口,他就想哭了!

    这味道,实在是太难以用文字来形容了!

    他忍不住抬头,露出苦涩的表情,看着杨云帆,求饶似的道:“杨医生,这不是乌梅汤吗?乌梅汤,不应该是酸酸甜甜的吗?为什么,这个药这么苦?哦,我的上帝啊,我从来没有喝过这么苦的东西!这真的是乌梅汤吗?”

    米尔萨普一开始以为这个乌梅汤,就是一种跟酸梅汁差不多的华夏饮料。

    所以,他一开始觉得,杨云帆用饮料来治病,也实在是太过浮夸了。然而现在,他知道自己彻底错了!

    这哪里是饮料?

    如果这个是饮料的话,必然是全世界百年来最难喝的饮料!

    看到米尔萨普那无助的可怜表情,杨云帆忍不住笑了起来,道:“米尔萨普先生,在我们华夏有一句话。那就是这个世界上只有一种苦,那就是中药的味道!”

    “哦,天呐!”

    听到这话,米尔萨普越发绝望了。

    因为,他很快意识到,这个药,他不是只喝一次。而是要喝一个月!

    “好吧,看来,我只能认命了。”不过,他毕竟也不是小孩子,在喝苦药和能够病愈之间,很快做出了选择。

    他一咬牙,深吸一口气,端起瓷碗,一仰头,咕噜咕噜的就把药剂喝完了。

    “米尔萨普先生,你可真是一个勇士。我从没见过一个外国人,可以面不改色的喝下一大碗中药的……”杨云帆诧异的看了米尔萨普一眼,本以为这家伙喝药会慢吞吞的,没想到,他倒是个果决的人。

    然而,还没等杨云帆说完这句话,米尔萨普忽然跑了。

    “让开,我要去厕所!我要吐了……”

    米尔萨普跑到厕所里面,忍不住干呕了几下。

    当然,他是不敢把药剂给吐出来的,这么艰难才喝下去的东西,要是再吐出来,岂不是等于白白受了那份罪?

    过了好一会儿,米尔萨普面色发白的从厕所里走出来。

    他看到杨云帆,勉强露出一丝笑容,道:“杨医生,我有一些明白,为什么华夏人现在偏爱西医,不大愿意看中医了。中医的这个药,实在是太苦了!若是这个药的味道,稍微好一些,我相信,全世界会有更多的人选择中医!”

    对此,杨云帆只是笑了一笑。

    若是改了药的味道,势必会影响到药效,在健康和苦涩之间做选择,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330章:全世界最难喝的饮…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330章:全世界最难喝的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330章:全世界最难喝的饮…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330章:全世界最难喝的饮…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330章:全世界最难喝的饮…】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灵域至尊最新章节

        少年叶辰,携分解异能,带诡异系统;为寻父母,出辽阔荒林,迎无尽磨练;踏上变强之道……天道惊愕,竟不知他命数

  • 六谕天书最新章节

        打算写本有中国特色的小说┅┅

  • 一撩即跑最新章节

        安白:一中来了一位身高腿长,五官俊挺,长相不俗的学霸,请问如何才能和学霸共同进步,自此攀上学习巅峰,从此走上人生辉煌!在线等。还是有点急!众人:先把数学考个149,英语考个150。男子神色疏离,手解衬衣领口:别闹。安白:“……”男子眉峰动了下,声色清冷:“把你的练习册拿过来!”安白“唔……”但是拿练习册为什么要到床上啊喂!

  • 林氏水浒最新章节

        附身林冲,建林氏梁山。江湖血雨,不负情共义。朝堂争斗,独掌生与死。一只走遍大半个神州的苦逼工科狗,穿越成为水浒中的林冲,那时他还不是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林娘子也还没被调戏。而那一年,大辽垂垂老矣,西夏节节败退;白山黑水间女真强势崛起、满万不可敌;北面草原英雄出世间,弯弓射大雕。无数英雄的传奇,一部民族的史诗,尽在林氏水浒。js330

  • 名门闪婚,首席男神玩心跳最新章节

        【那天,晏夙锦以丈夫的名义,亲手将她的第一次毁在了手术台】当她满心欢喜嫁的男人,毁了她的家族企业,逼死了她的父母,断了她的右腿,她才终于明白:自己倾了一颗心爱的男人当真如罂粟,越是好看,越是狠毒!妹妹挑起她的下巴,笑得美艳:“姐姐,我怀了姐夫的孩子,三个月了呢!”三个月前,是他送给她盛世婚礼的日子。她自饮一杯烈酒,拖着残破的右腿,转身离去。——“晏夙锦,我的爱当如这一杯烈酒,泼掉就没有了!此后再相见,当是仇人!”自此以后,海城再无名媛萧念,也无尊贵的晏夫人,她如空气一般消失。四年后,她如涅槃一般归来,身边伴随着香港某珠宝大亨。新闻发布会上,她是万众瞩目的一线女星,有记者问,“萧小姐,您前夫四年未娶,您此次回来是否有再续前缘的可能性?”她嗤笑一声:“贱

  • 宠婚99次最新章节

        未婚夫在她面前上演限制秀,傲娇男神从天而降,惹上他,从此她成了他的掌心宝。
        第一次逃跑,她被直升飞机围堵。
        第二次,她被摁在浴缸狠狠“修理”!
        第三次,萌宝吮着超大棒棒糖,友情提示,“*咪,别逃了。”
        “为什么?”她拉着行李箱刚转身,就被某人涔冷的唇狠狠堵住!

  • 师妹你节操掉了最新章节

        本文慢热,颜值第一  本文剧情为主,言情为辅,男主和男配属于被虐的角色,介意者慎点。  云衫长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性格却极其的凶残,一言不合就怼天怼地恁死你。一日,她穿越到了修仙世界,以她强(凑)势(不)毒(要)舌(脸)的性格,果然还是适合在这样强者为尊的地方生存。受了委屈就怼回去,跟朵白莲花似的显然不是她的风格。  所以云衫就开始了自己作天作地的幸福生活。  卫临舟:“师妹,你的节操还在吗?”  萧玉泽:“……”  翟九:“……”  青羽宗众人……  云衫:“呵呵。”  正经版本:咳咳,其实这是一个倒霉的穿越女的励志古典仙侠剧。云衫有三好:颜值高,战斗力强,脸皮厚。所以颜值高战斗力强...

  • 异灵邪女:队长,请留情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他说她装神弄鬼,大手一挥把她这位大师关进拘留所。第二次见面,她好死不死一头撞进他负责的命案里,被拿捏了个透彻。……宁度雪:生命中有你,我才真的伤不起。事实证明,否极泰来都是骗人的。

  • 战神王后最新章节

        一饭之恩,当涌泉相报。她为他披上铠甲,浴血杀敌。他,却在红罗帐中与宠妃缠绵。狡兔死,走狗烹。四方平定,她被囚禁暴室,受尽折磨。哀莫大于心死。rn她脱下华美宫装,摘下狰狞面具,归隐山林。rn失去之后,他才发现她的好,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日子。rn而她,前尘往事,却已经彻底遗忘……

  • 点灯人最新章节

        谈了两个月的女朋友要被家里逼着去跟一个有钱的老男人相亲,她为了反抗,鼓起勇气带我回去见父母,结果我却险些死在那儿……

  • 绝世凶兵最新章节

        我很胆小,我很怕死,我觉得自己只是一个被爷爷拿着武装带整整‘教育’了十三年的可怜虫。一次飞机失事改变了我的命运,同样也改变了我的人生。然后,我遇到了一个女人。在然后,我稀里糊涂的成为了一名混吃等死的佣兵。在在然后……反正我也记不得过去了多久,我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别人眼中的天王!我叫王天,天王的王,天王的天!

  • 田园农女花飘香最新章节

        袁筱楼意外死亡却没想到穿越到了一本书中,还是一个炮灰的角色,这无疑让她有一种,生活充满了恶意的感觉。不过命运多难不怕,凭着自己对这里人物命运的知晓,远离危险,靠着自己的土地种花致富,这才是她的追求。弟弟妹妹也要养,更何况还捡回家一个,傻了的大皇子,纵然发家致富很艰难,也必须要努力的赚钱,奈何总是有人看不惯,糟心的邻居,真不比糟心的亲戚威力小,不过袁筱楼无所谓,这点事情还难不倒她,什么糟心解决什么。

  • 全能主持最新章节

        在一个不同的世界里,搞搞事情抄抄书,写写谱子做做饭,作为一个成功女人背后的男人,他被指吃软饭,却都不知他有诸多身份:电台DJ、作家、作曲家、厨神、武术家、支付方式改变者、最火手游创造者······并在这一个世界,成功创造剁手节。

  • 抠神最新章节

        “同样是被系统砸中了头,别人的系统给钱花,我的系统不让我花钱。”  “如果是没钱可花也就罢了,偏偏我是一个富二代。”  “我这辈子,最痛苦的就是银行卡里有花不完的钱,但却不能花的感觉。”  “为了省钱,我过上了不抽烟不喝酒不打麻将的佛系生活。”  ——被逼成为佛系青年的程煜心里一万多个MMP。

  • 总裁爹地超给力最新章节

        为了夺走她父亲的股权,她被老公和闺蜜联手设局出轨。一纸离婚扔在脸上,她被迫净身出户。四年后,她携萌宝归来,宝贝儿子双手插腰,“妈咪,听说现在流行认干爹,你等着,我去认一个给你撑腰!”没几天,儿子领回了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超级大帅哥。“妈咪你放心,我查过了,爹地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一,专治各种不服!”儿子自信的说。程漓月:“……”看着惊呆了的女人,宫夜霄冷冷地扔出一份亲子鉴定,“女人,什么时候偷了我的种?”程漓月怒,是哪个混蛋四年前睡了自已却不负责任的?!

  • 绝命追凶最新章节

        一场交通事故,夺走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可我不认为那是一场意外情杀,仇杀,连环杀手一切想要阻止我追查真相的人都会被我绳之以法作为警察,我的责任是抓贼作为哥哥,我还有另外一个使命,追凶!

  • 皇朝第一妃最新章节

        “为什么我费尽心思帮你登上皇位,到头来,得到的不是后位,而是打入天牢?”“为什么我视若亲妹的庶妹,反而成了皇后……”不甘心!我好不甘心!如若能重来,我必定要主宰自己的命运,让那两个狗男女不得好死!rn

  • 全能护花高手最新章节

        阅尽尘世浮华,纷扰淡然于心,身患顽疾的他只想大隐于市过段逍遥快活的日子。然而带着养父的临终遗愿回到都市后,他却惊奇的发现这顽疾居然让他即将枯竭的生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各路牛鬼蛇神也为他接踵而来……

    本章内容提要:
    ...    杨云帆无语的摇摇头。     英格兰人的厨房,真是奢侈!     不过,他们国家的黑暗料理也同样享誉世界。     煎药对于杨云帆来说,只是小菜一碟,他只是用手掂量了一下药材的份量,然后就开始按部就班的煎制。     一旁的米尔萨普看着杨云帆轻松的操控着火焰,也不看秒表,也不用量筒,很是随意,却又行云流水的煎药,十分佩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