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培家族,祖宅。

    这是一片典型的倭国传统建筑,整个宅院,都是由木材建造。房屋采用开敞式布局,地板架空,出檐深远。

    居室小巧精致,柱梁壁板等都不施油漆。

    保持着倭国“每一屋,居一代”的传统。

    此时,在家族最中央的议事厅内,安培家族十几个年逾古稀的长老级人物,全都到齐了。

    他们依次座落在铺设着榻榻米的木地板上,目光都盯着坐在最上方的安培家的家族,安培忠三郎,希望他能拿出一个决断!到了这个地步,安培家族的行为,可以说惹怒了整个倭国的民众!

    一个不小心,家族在旦夕之间,就会灭亡!

    不过安培忠三郎一直没有说话,他们虽然心中着急,可也不敢说什么。毕竟,安培忠三郎当上家主之前,可是执掌了八尺镜长达二十年之久,倭国三神宫之一的伊势神宫的大祭司!

    无论是地位,还是实力,都是安培家族里面首屈一指的!

    就在这时,外面的走廊上传来一阵脚步声,过不片刻,面色有些苍白的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走了进来,跪坐在门口。

    望着整个房间的家族长老,他一阵头大,随即对着最上面的安培忠三郎磕头道:“大伯,你找我?”

    这个男子正是安培由纪夫,日光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

    安培忠三郎“嗯”了一声,随即道:“由纪夫,日光生物科技公司,是你的产业吧?”

    “哈伊!”安培由纪夫的额头,冷汗不由自主的渗出来,不过,他不敢伸手去擦。

    “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么,你准备怎么做?”

    安培忠三郎点了点头道:“今天下午发生的事情,是帝国所不能容忍的。我们安培家目前处于风口浪尖,一个应对不好,就会成为某些人的代罪羊!为了我们安培家千年的声誉,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大伯……这件事跟我无关啊!你知道,我一向不管这些东西的。”安培由纪夫听到这里,显然明白,自己大伯是要让自己揽下这所有的罪证。可是,这个黑锅他绝对不能背啊。不然,他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由纪夫,我知道,这一切跟你无关。而是某些人自作主张搞出来的祸事!”说着,安培忠三郎不由自主看向了左手边坐在第一个位置的那一位头发花白的长老。

    那长老被安培忠三郎看了一眼,立马低下头去。

    事实上,地狱之花的真正幕后操控者,乃是这人!

    不过,这人是安培家族的大长老,是族长之下实力最强的人,而且是天皇陛下少年时代的天文老师,在倭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若是他被推出去公审,那么,整个安培家必然要元气大伤!

    安培忠三郎是决不允许家族付出那么大的牺牲的。

    所以,他只能让安培由纪夫揽下这些罪责,从而弃卒保车,让整个安培家安然渡过这一场危机!

    顿了顿,安培忠三郎面色和蔼的看着底下这个侄子,缅怀过去道:“由纪夫,你还记得自己成年礼上宣誓的话吗?”

    “我,我记得……”

    安培由纪夫听到这里,忍不住握住了拳头,眼中已经满是泪水:“为了家族的荣耀,为了守护先祖奋斗下来的成果,必要时候,愿意无条件为家族牺牲!”

    他知道,自己大伯决定放弃自己了!

    可是,自己明明没有做错任何事情!

    不过,他享受了家族提供的贵族生活三十年,此时到了回报家族的时候,他也不会退缩!

    然而,生死之间,有大恐怖,不是什么人都能从容赴死的。而安培由纪夫一向养尊处优,也不是什么有大勇气,大魄力的人。

    安培忠三郎自然明白这一点,不过他知道安培由纪夫无法逃脱长老会既定的命运,他能做的,只是尽量安慰对方。

    “由纪夫,你是安培家的一份子!甚至,你还是我嫡宗光荣的一员!为了整个家族,在必要的时候,你应该拿出嫡宗子弟该有的气魄!哪怕,需要你面对牺牲!”

    顿了顿,安培忠三郎的语气缓和了下来,略带伤感,却有决绝道:“我知道,这对你而言,有一些难度。不过,你放心吧,我会让宫本家族的武士,帮助你的!不会让你走得太痛苦的。去吧,写下遗书……承认这一切事情。”

    “大伯……我……”

    安培由纪夫还想说一些什么,可是张了张嘴,却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大伯已经转过身去,不愿意再看他了。或许是不像看他死前像个懦夫一样求饶。

    见状,安培由纪夫面上一片惨然,他神经质的笑了笑了,而后决绝道:“大伯,我不会给家族丢人的!也不会给你丢人的!”

    说着,他猛然从一旁的一个家族武士身上,抽出肋差短刀,刀口朝内,对准自己的小腹,狠狠切了下去。

    “由纪夫……”

    “由纪夫少爷!”

    屋子内的各个支脉的长老,屋外的一些随从武士守卫等,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动容。一向像个废物一样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安培由纪夫,在家族生死存亡的重要关头,表现的如此大无畏,倒是让人没有料到。

    “安培家族,千年荣耀!万岁!”

    安培由纪夫嘶声力竭的发出一生中最后的声音,轰然倒地。

    “噗噗!”

    他的口中不停的喷出鲜血,他额头上青筋暴露,身体不由自主的痉挛颤抖了起来。

    他瞪大了眼珠子,似乎要在死前,将所有人的面貌和神情都记在心里!

    过了一会儿,安培由纪夫就不动了。

    安培忠三郎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吩咐外面的下人道:“将由纪夫带出去吧。好生处理他的尸体!”

    “哈伊!”

    很快,便进来两个下人,小心翼翼的将安培由纪夫的尸体带出去,而后又清理掉地板上的血渍。

    屋内很快恢复如初,好像刚才那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只是,外面的天色却是越加的阴沉了,好像一块大石头压得人心口沉闷无比。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168章弃卒保车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168章弃卒保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168章弃卒保车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168章弃卒保车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168章弃卒保车】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报告,成功捕获男神最新章节

        寒暖系列,小剧场??
        萌宠系
        谁说叶少不近女色?站在他身边那个明艳动人的女人是什么鬼?
        苏小暖看着四周爆闪的闪光灯,她脸上的笑容快要僵掉了。身为资深吃货的她,表示出席宴会完全只是为了吃,叶羽寒不是和她说好了吗?拜托,情节不带这样发展的哇!
        面对苏小暖的惊慌,叶少回头,星眸皓齿,淡然一笑:抱歉,我记错日子了,今天不是出席宴会,而是举行你和我的婚礼。
        苏小暖:纳尼?!
        OMG,叶大少爷,你有木有搞错?
        暧昧系
        其实,一开始要她成为叶羽寒的女人,苏小暖是拒绝的。她的理由很简单:叶羽寒太过耀眼,而她只是一个渺小的存在,像她这样的女人,在G市一抓一大把,叶少为啥偏偏看中她?
        叶羽寒挑眉,回答:看过听说总裁在隔壁吗?
        苏小暖愣了愣:没有。
        哦,那我告诉你,我的理由很简单。叶羽寒盯着苏小暖的脸颊。
        神马?苏小暖忍不住期待。
        叶羽寒微微一笑,说:因为我们睡过,自然熟。
        苏小暖:……
        PS:除了以上两系,顾琛还准备了吐槽系、烧脑系、无脑系、软萌系,还有激情戏……咳咳,是系不是戏。寒暖系列,专为亲爱的读者们打造,贴心,暖心,爱心,放心。
        敬请阅读!

  • 疯魔最新章节

        天才少年古浩,以弱冠之龄,踏入尊者,引劫淬体,意欲筑就仙基。却不料,意外卷入一场天命计划之中,枉遭劫难,不但渡劫失败,更是沦为罪人,家破人亡,险些身死道消天命吾生话悲凉,不甘蝼蚁作彷徨。我命当由我来掌,翻手覆天又何妨!且看,一位天才少年的疯魔史!

  • 强宠旧爱:七少的专属情人最新章节

        五年前,一场精心谋划,她狠心背叛他,携他人远走高飞,消失无踪。跌跌撞撞逃了五年,鱼沫终是抵不过对那人的思念回来,却不料妹妹偷了自己的画,又让她重新走到他的面前。彼时,男人笑的云淡风轻,不顾她的抗拒,强势的将她禁锢在身边,爱恨也好,绝不罢手。人人皆知,星海市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天之骄子李慕七,冷酷淡漠,却唯独对一人用情至深,千疼万宠,羡煞旁人。对此,鱼沫揉腰控诉:“疼是够够的,说好的宠呢?”身后男人倾身压过来:“原来我宠的还不够?那继续好了……”

  • 请叫我领主大人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美少女在异界成为领主,横推一切的故事js330

  • 人鱼之白泽最新章节

        一只被小心呵护的人鱼,一位冷面凶悍霸道傲娇的军官大人。    那天他领养了一只人鱼...    那天他被一个人领养...    &我想要被人养着,不饿肚子就好。&人鱼这么说着,白色的大眼睛盯着面前的高大男人。    &呵,是吗。好,我养。&黑衣男人冷酷的说着,看不透内心的想法。js330

  • 忠犬帝少:重生萌妻太撩人最新章节

        一场订婚礼,让她看清了所谓爱人和亲人的真面目,原来在他们心中她不过是一件趁手的工具,一颗随时可以舍弃的棋子!一朝重生回17岁,又得系统傍身,看她活出一个最强人生!古玩大师,翡翠女王,诡医,古武传奇……她,淡然雅致,却又腹黑冷漠,是无所不能的最强女神。他,精致邪魅,却又锐利冷酷,是身份神秘的高冷男神。当腹黑冷漠对上锐利冷酷,是命中注定,还是……

  • 全能影后:花式撩汉最新章节

        她是一个不被父亲认可的私生女,他是商界名人、著名制片人,亦是,她父亲喜爱的乘龙快婿。她想报复,想出人头地,想让那些不认可她的人后悔终身,她,进入了娱乐圈,并且耍尽手段认识了他……

  • 星光易暖最新章节

        “遇见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安亦辰看向颜筱冉的眼神永远都是宠溺的,即便是以朋友的身份;颜筱冉笑着说道:“嗯啦,我也是。”还有一句颜筱冉没有听到的话,那就是:冉冉,你是我的全部,我的命,只有你,我是最不想让你误会的人,所以啊,你可一定一定不可以离开我的身边!

  • 都市超凡医圣最新章节

        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医生,偶得神功,从此天下无难病,美女无极限,看我纵横都市,玩转三教九流,拳打各路二世祖,人人敬我、畏我、怕我、求我!美女请爱我!朕要好好怜惜你!

  • 皇后上位史最新章节

        生命不息,战斗不止。与皇帝他娘斗,其乐无穷;与皇帝小老婆斗,其乐无穷;与皇帝斗,成为大老婆……

  • 血眼诅咒最新章节

        一段上古诸灵封神之争,绵延千年之后,终于神消落定。千年之后,一场弥天赌局再次掀起世间纷争。魏末知,一个善良的无厘头小子,面临着邪修的迫害、神鬼的欺凌和血眼的诅咒,经历过非人的恐怖与憎恨之后,他能做出怎样的选择?而这个不起眼的小子的抉择是否能够彻底改变世间秩序以及人们的意识世界。

  • 声色官途最新章节

        凭借着他过人的心计,他纵横官场,战无不胜,步步为营,步步高升,看他的官场计中计无论你是什么离间计,美人计,苦肉计,好计,绝计,通通都斗不过他的计中计!

  • 总裁大叔坏坏爱最新章节

        “养了你这么久,却和我侄子结婚?”他妒火中烧,将她五花大绑扔到床上。只把他当叔叔?不行!今晚就成为他的女人!29岁老男人被18岁少女诱惑,霸道总裁变痴汉,步步为营,实力豪夺索爱。

  • 爷的女人谁敢动最新章节

        被BOSS坑回家,被骗婚,这世界上还有比桀辰渝更腹黑的人么!事实上,是有的。“去我房睡。”“我保证乖乖听话不往你饭菜里加香菜。”“去我房睡。”“我保证往后不拿你内裤擦地板。”“我让你去我房里睡。”“我我我,我保证不再往你洗发液里兑脱发剂!”某BOSS尽显无奈,扑倒腹黑小女人。“你倒是做过不少好事,嗯?说吧,还瞒着我多少。”“你,你先放开我!”“不说?好,床上聊!”

  • 听说总医院有鬼最新章节

        旧历七月十五那天,我生下了我的母亲。rn我一直讨厌在公安的男人,霸道暴力,可这家伙却温尔儒雅,不温不火,尤其是他英俊的相貌,看一眼如同得到了某种快感,欲罢不能。rn然,命有注定,老天赐了我一双阴阳眼,结缘了一只赤心耿耿的鬼。并赋予重任在肩。rn已经好久没见到这只鬼了,梦里和他睡了一次,他古怪的姿势和从前一模一样,十足的笨蛋。rn人爱我,我爱鬼,到底和谁啪啪啪?rn

  • 我的极品护士老婆最新章节

        【专治美女不服】未婚妻竟是个羞羞哒的极品护士?天天上演极致诱惑?唐夜修行归来混都市,医武兼具,收得了妹子,救得了苍生,打得了畜生!

  • 蜜爱天价暖妻最新章节

        她用冥币买了一个老公?领证当天,她神奇的父亲竟然提出条件:娶她可以,必须娶她妹妹做小!很好,这个世界都玄幻么?姜浅露:你也想学你父亲,离六次婚了吧?顾淸慕:我和他不同的是,我就算离六次婚,对象也只可能是你!姜浅露:你给我解释、解释,我脖子上的印记是怎么回事?顾淸慕:蚊子吸得不好看,我给它们示范了几下!姜浅露:顾清慕,你个畜生!顾淸慕: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只宠物吗?走,我们去生小畜生!这个世界,确实玄幻了!

  • 佛系妖妃:王爷套路别太深最新章节

        两世血海深仇,沈安禾携七窍玲珑心再次归来,不信天不信地,只信自己,层层抽丝破茧,素手倾朝纲,欺她的,负她的,伤她的,害她的,桩桩件件都要你们血债血偿!曜王表示,好的,夫人,但是先把前世的账跟为夫清算一下。沈安禾怒,明明是你欠我的更多!曜王爷邪魅一笑,那我肉偿。

    本章内容提要:
    ...    ……     安培家族,祖宅。     这是一片典型的倭国传统建筑,整个宅院,都是由木材建造。房屋采用开敞式布局,地板架空,出檐深远。     居室小巧精致,柱梁壁板等都不施油漆。     保持着倭国“每一屋,居一代”的传统。     此时,在家族最中央的议事厅内,安培家族十几个年逾古稀的长老级人物,全都到齐了。     他们依次座......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