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湘潭市,西郊,宝山。

    西郊宝山十分偏僻,以前是一片大橘子林,这几年被开发商承包了。

    橘子林被翻新,几千块一亩的价格被买走,有人开发成了公墓。一万多一个墓地,卖出去。就这样,好点的位置,还要竞价。要是没有一点关系,根本买不到。

    “父亲,慢一点。”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身穿一身笔挺的西装,扶着一个八十多岁,须发皆白的老者。

    老者拄着拐杖,精神头还算不错,不过这么大年纪,爬山上坡,毕竟有些难度。

    “去病啊,你看,那就是你爷爷的坟头。这片山以前是橘子地,都是咱们家的。这么些年没来,都快认不得了。走走走,你陪我找找,快十来年没回来了,你爷爷肯定怪罪咱们了。”

    老人拄着拐杖,一边走,一边感慨道:“唉,人老了,就算他爬得再高,叶落归根,总是要回来的。”

    “父亲,你慢一点,我扶着你。爷爷的祖坟,我每年都派人打扫。你放心,我去年还来过。容易找的很。就在最上面,一览众山小,爷爷看风景也看得清楚。”中年人扶着老者,慢慢上山去。

    “高点好。你爷爷一辈子不服输,要是坟头比人家矮,说不定还生气。”

    老人笑着说道。而后,他回头看了一眼,道:“德星,你也扶着你父亲一点,他身子骨不行,别再被冷风一吹,又犯病了。”

    “知道了,爷爷!”一个三十来岁,穿着上校军装的年轻人,正扶着一个形容枯槁的老人。这老人年纪也就六十来岁,可是身子干枯,走路颤巍巍的,比他父亲还不如。

    至于这个穿着上校军装的年轻人,若是杨云帆在这里,一定能认出来,他就是派了侦察连来保护叶家别墅的李德星上校。

    而他的父亲,李元河,身体不好,不但得了肝癌。而且从小就有一种怪病,时不时要发癫疯狂。发病的时候,六亲不认,类似羊角风,可却又不像。这么多年,看了无数医生,就是治不好。

    至于前面扶着老人的男子,正是李德星的二叔,李去病!

    因为大儿子从小体弱多病,李老爷子给二儿子取名叫去病,希望他健康成长。谁知道,这二儿子不得了。少年时游历华夏山河,上山下乡,竟然让他遇到奇人,拜入门下,学了一身通天彻地的本事。

    至于那奇人,便是华夏如今活着的神话……厉禁元君!

    “父亲,你小心一点。”

    李德星小心翼翼的扶着自己父亲,看着父亲脸上的病色,他下定主意,等拜祭完祖先,就带父亲去找杨云帆。但愿杨神医,能够治好他父亲的肝癌。至于他父亲的癫狂症,他是不奢望了。

    “我没事……咳咳。”李元河走了几步,就感觉到呼吸困难。没法继续走了。

    李元河一停下来,李德星自然也就陪同他停下。

    跟随李家一行人来的,还有一群黑西装保镖。这些保镖,可都是曾经的中南海特卫。保护首长的!

    毕竟,这位退休回到湘潭市养老的李山李老爷子,可是退居二线的副国级干部。曾经做过军委大佬!以他的级别,配备几名特卫,也不算过分。

    因为李去病的原因,特卫处派来的人,都跟炎黄铁卫有一些关系,或者是炎黄铁卫里面某个长官的学生,又或者是某个门派的外门弟子。

    而在这些人之中,陈雄最为出色!

    作为昆仑派外门弟子,三十五岁的陈雄,修为在先天境界巅峰。虽然比不上那些真正的修真者,可是在凡俗之中,已经是一等一的高手!

    此时,陈雄距离李家一行人十余米,默默跟随着他们的身后,吩咐手下四处警戒的同时,他犀利的眼神也警惕地看着四周。

    ……

    李家一行人,带着足够的香烛纸钱,素酒点心,在坟前祭祖。

    这期间,陈雄一直在四周警戒。

    忽然间,山下来了几个年轻人。

    一个二十来岁,似乎是为首的,长得十分俊朗。一举一动之间,仿佛融入山川,有一种说不出的独特韵味。

    而在他身后,却是三个彪形大汉。

    一个剃着板寸,面貌狰狞,手臂上还有纹身,咧开嘴就跟古惑仔电影里面的丧彪一样,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一个身材健硕,走路四平八稳,双臂尤其发达,一双大手跟蒲扇一样,手指又粗又长。称雄看得仔细,一眼就看出,这人应该是个内家拳高手,而且擅长拳法。却不知道修炼的是八卦还是太极。

    另外一个,却是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身高足足在两米开外,大冬天的只穿一件皮衣,里面则是白色T恤,露出虬结的肌肉。眼神之中,露出巨熊一样的杀气。显然是天生神力、好勇斗狠之人。

    “这三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竟然是前面那个年轻人的跟班?这年轻人,是哪家的纨绔公子哥?竟然收拢了一披高手。这三人,放在我们特卫处,都是一等一的好手!”陈雄摸了摸下巴,眼神飘忽不定,有些好奇。

    等这一群人走近了,陈雄又在那三人后面,看到一个矮个子。

    “嗯?后面还有一个?这矮个子,倒是不像什么高手。估计是给他们跑腿的。”

    陈雄看了一眼,心里做出判断。他见的人太多了,七七八八的,什么人都有。一般判断,都是八九不离十。

    就是不知道,这一群人,这个奇怪的搭配,大冬天的来这公墓干什么?怎么看,这伙人也不像是来上坟的。

    ……

    “许强,过来,让本少爷踢你一脚!你这家伙,还说你从小在这里长大?你看看,这里都是公墓,他妈的,本少爷的药田在哪里?”杨云帆真是无语了。

    本来,今天他准备来看看自己在西郊的药田。

    叶轻雪难得送一件满意的礼物给自己,当然要好好看看。这片药田,他可是期待已久了。

    不过,汽车在拐弯的时候抛锚了,一行人只好步行上山。许强说他知道怎么抄近道,杨云帆等人都是第一次来,当然没有怀疑。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520章宝山祭祖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520章宝山祭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520章宝山祭祖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520章宝山祭祖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520章宝山祭祖】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守坟人最新章节

        世人皆以为,守坟即是看坟,可两者却截然不同的区别,守坟人非是有驱鬼降魔之大能者不能为之,而我,就是个守坟人。鬼有恶鬼,痴鬼,厉鬼,亦有善鬼,明辨是非之鬼。身而为鬼,是生的结束,也是生的开始。

  • 师父,请自重最新章节

        重活一回,逆天改命,修仙大道,大杀四方,傲然于世……不对,打开方式错误,正确的打开方式是:修远:“徒儿,饿吗?”夏末初:“不饿。”修远:“徒儿,渴吗?”夏末初:“不渴。”修远:“徒儿,累吗?”夏末初:“不累……我都说不累了,你干什么!”修远:“我累。”夏末初:“那你抱我做什么!”修远蹭了蹭她的小脸,惬意眯眼:“心累,抱着你可以抚慰我受伤的心灵。”夏末初小脸一黑:“师父,请自重!”

  • 不死玄尊最新章节

        一个少年,天生绝脉,十年寸功未进。他从岐山走出,凤鸣岐山,搅动天下。一路来,他征战四方,机遇不断,一路来,他睥睨纵横,桃运连连。清新可人的邻家碧玉,娇媚动人的天下神偷,果决高贵的魔教圣女,端庄大方的皇家公主,侠义心肠的宗门侠女……

  • 偷心为上:千面娇妻来撬门最新章节

        "明明只是一场偷窥,却被那个危险的男人一步步沦陷……rn“总裁大人求放过!”rn“呵呵,你以为能逃过我的手心!”"

  • 误惹豪门,总裁的萌宠新娘最新章节

        他用三年的时间疼她入骨,当她终于敢鼓起勇气向他告白的时候,他的一句“你不配”让她彻底死心,可是为什么当她决定放弃这份感情的时候,他又说:“倪洛嫣,你是我的命!”廉森,一个在全世界范围内嗜血冷傲叱咤风云的大人物。但是如此嗜血冷魅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他却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倪洛嫣他等了她九年,疼了她三年,到头来却等来她一句“你就是个魔鬼!”他咆哮大吼:“我是魔鬼?倪洛嫣!你有见过一个魔鬼把你捧在手心,拿命疼的吗?!”倪洛嫣瞬间懵了……他视她为骨中骨,肉中肉。爱到万劫不复,爱到相思入骨。前世,他疼她入骨;今世,他宠她如命,倾尽所有!只愿许她一盛良辰美景……

  • 透视圣手最新章节

        徐风意外获得透视眼,从此生活随之改变。医途手到病除,财运无法阻挡,秀色不限诱惑。

  • 攻妻不备:霸道总裁求放过最新章节

        霸道总裁食草系,很清纯?得了吧。顾浅浅说:“我请你吃冰淇淋。”简歆爵微微一笑,说道:“好啊,那么作为谢礼,我请你生猴子。”顾浅浅小脸一皱,烦躁地说道:“别碰我。”简歆爵不开心的说道:“你应该拒绝我三次了。”顾浅浅抓狂,吼道:“还不是因为你!我第二天很痛!”转天,某只总裁坐在书房,一本正经的戴着眼镜学习着,还时不时的记着小笔记,旁边放着几本书,书名分别是《HOWTO做爱做的事》、《O爱技巧》。

  • 穿成奔五渣男最新章节

        现代未婚帅哥聂冬一朝穿越,直接穿成儿孙满堂的老侯爷。rnrn但这位老侯爷的人品却渣的天怒人怨,渣的令人发指!rnrn吃喝嫖赌俱全,家里小妾成群,更把嫡妻活活气死……rnrn试问聂帅哥如何适应古代渣男生活?rnrn聂冬:适应个屁,哥来之前芳龄24,现在变48,还外带几个大胖孙子!哥完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来干嘛的!╯‵□′╯︵┻━┻rnrn本文别名:《最美不过夕阳红》。鼓掌!

  • 怦然心动:总裁不好惹最新章节

        季涵诺的字典里没有爱情,她的世界只有仇恨;她甘愿委屈自己,嫁给了冷氏集团的花心总裁冷子墨;满城哗然,却没有人知道,这场婚姻不过是一场算计;季涵诺以为,她算计了冷子墨,可事情的真相却让她大吃一惊;那一晚,在床上,他将她吃干抹尽;“你快把衣服穿上。”季涵诺恼羞成怒,继而又小心翼翼的问,“昨晚,我们……”“昨晚?”冷子墨似笑非笑的看着捂着脸的季涵诺,“昨晚当然是做我们爱做的事了。”

  • 不良商妃:殿下滚远点儿最新章节

        简介:重生成商户之女,父母早亡,偌大的家产只在她一个人的手里,眼看着所嫁非人,家业将分,她怎么能忍!于是,翻手间复待嫁之身,遂握一家家权,又得皇家钦赐……一介商户之女摇身一变,竟成了一方县主。她不过是想要顺顺心心的过日子,可过着过着突然有人和她说——一家之主,一方之权,一国之地,都是一个道理。她一下子不顺心了……

  • 农家小娇娘最新章节

        何家老三一家为了小儿子的病症奔波,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双双遭遇洪水去世了,留下一双儿女,女主恰巧穿越到何玉真身上,祖母重男轻女,又认为亲弟是灾星,叔叔伯伯们虎狼环绕,企图瓜分老三家产。    何玉真假意许配于闻彦,操持家务,抚育幼弟,只不过假相公最后竟变成真良人。    穿越女主手握空间法宝,智斗祖母等烦人亲戚,置办家产,享受美食,还有一只乖乖的郎君在身边,农家小娇娘逍遥古代的悠闲生活。

  • 盛世娇女最新章节

        她抛下女子闺阁礼德,与他私相授受,两厢情愿却是难得成全,战事忽至,他领兵出征,再回来,她已作他人妇,究竟是谁负了衷心,无可奈何之下,能否再执手相对,共渡半生姻缘

  • 帝心不负最新章节

        那时,你一袭云纹墨衣迎着漫天风雪走来,若阳春白雪,高不可攀,而我衣衫褴褛,伤痕累累,狼狈不堪,你救起了原本将要死去的我,自那以后,朝堂上多了一道身影,我将全部的信任都给了你一人,却不想你要的不是我想给的。
        坤泰殿中,你一如往昔,可那双如琉璃般清澈的眼中却多了几分我看不透的神采。
        “这是朕的家国,朕的天下,如今你要朕重你更甚天下,朕做不到。”
        “无妨,我会让你做到。”
        ......
        ......
        在下有个:

  • 六零符医小军嫂最新章节

        重生回到六七年,啥?穿衣吃饭都要票?在这个混乱的年代,苏茹发誓绝对不要再饿肚子!手掌符医秘术,这一世,爹妈兄弟妹都由我罩着了!某人举爪:我罩你!

  • 桃运小医仙最新章节

        29岁的处男秦奋还是一个大龄剩男,人说30而立,秦奋快30了依旧一无所有,自从捡了一本《黄帝易经》以后,就开始走上了超级神医的人生。

  • 我的时空旅舍最新章节

        程云是一条咸鱼,胸无大志,只想混吃等死。在继承了父母的小旅馆之后更是如此。可当他在自家小旅馆中触发了改变世界命运的时空节点,地球变成了无尽时空的中转站,他不得不肩负起保护地球的重任——周旋于危险的异时空旅客中!某大能:这是哪个蛮荒世界?某女侠:这就是上界么?某剑仙:原来仙界长这个样子的吗?某壮汉:原来地府的妹子穿这么少的?程云:房费一百二,押金一百……没有人民币是吧,黄金珠玉、天材地宝、传家神器样样都收!http://www.bqg3.com

  • 误惹腹黑大boss最新章节

        走错房,她惹霸道强势陆大总裁。从此以后,小三刁难,有他帮忙!继母作怪,有他收拾。唯一的条件,他跪下来,掏出戒指:“嫁给我,爱我,一生一世。”原本以为是各取所需的婚姻,婚后,他却将她宠到天上去。

  • 总裁的佛系翻译官最新章节

        佛系宅女张小品,自大学到现在网恋六年,自以为远在异国的恋人是梦中的王子,却不料等到终于可以“千里送”的那天,才发现自己六年的时光,却错付给了一个早已经有了两个老婆的渣男。傲娇总裁陆翔升,哥伦比亚大学毕业,毕业后便与门当户对的女友订婚,回国后执掌家族企业原陆集团,并且成功使其上市,近年以其独到的眼光,将企业重心瞄准了新能源开发项目。一个是为了男友苦心选修了稀缺语种的翻译官,一个是出国后才发现自己培养的翻译官竟然完全歇菜的总裁。两人在异国相遇,又在回国后因为“供需”关系重逢。总裁威逼利诱下的一纸“卖身契”,逼得张小品从此上了贼船。诸位看官坐好,这艘逗逼小船,自此正式起航……

    本章内容提要:
    ...    ……     湘潭市,西郊,宝山。     西郊宝山十分偏僻,以前是一片大橘子林,这几年被开发商承包了。     橘子林被翻新,几千块一亩的价格被买走,有人开发成了公墓。一万多一个墓地,卖出去。就这样,好点的位置,还要竞价。要是没有一点关系,根本买不到。     “父亲,慢一点。”     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身穿一身笔挺的西......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