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政道走后,张诚又恢复了趾高气扬的模样,对曾世杰道:“老曾,这茶的味道如何?”

    曾世杰心里生气,就没去搭理他。

    “这么好的茶,你以前肯定是没有喝过的。这样吧,一会走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包上二两,回去慢慢尝嘛!”张诚呵呵笑着,坐回到沙里。

    曾世杰却气得将茶杯扔在桌上,一口也喝不下去了。

    杨云帆也是皱了皱眉,心里对这个张诚讨厌至极,仁和集团这么大的公司,不知道怎么会找来一个如此不知所谓人担任行总监。

    过了几分钟,会客厅的门再次被推开,一个老妇人在一个美艳女子的搀扶下走了进来,她年纪大约在六十出头,虽然只穿着很普通的西装套裙,但身上用来点缀的几件饰,却件件不俗,流光溢彩,衬托得整个人高贵典雅。

    那个美艳女子正是陈小乔,那老夫人不用说,便是陈小乔的姑母,陈映雪。

    陈小乔对杨云帆使了一个眼色,似乎问他,怎么样?

    杨云帆让她稍安勿躁,让自己先看看再说。

    “坐,坐吧,大家随意一些,不用起来了!”陈映雪是个很随和的人,面带微笑。

    杨云帆打量了一下陈映雪的气色,现她看起来虽然是容光焕,不过脸色却隐隐黑紫,这是很明显的气血郁结的表现。

    医非常讲究的是望、闻、问、切,这第一项,便是望气,这是非常有道理的。

    如果平时我们注意观察的话,就可以现,人处于某种情绪时,会在脸色上有所反应,比如害羞时会脸红,惊恐则脸色白,而生闷气的时候,人就会脸色一黑,随着情绪的消退,脸色又会恢复正常。

    不过,当一个人长时间都处于一种相同的情绪,就会慢慢致病,导致身体出现各种各样的症状,像眼下陈映雪这样的黑气凝于肤表不散,应该就是长期处于气闷的状态所致。

    杨云帆有些纳闷,手里有这么大的产业,儿子又如此孝顺,到底陈映雪有什么不如意的事,能气闷至此?

    “老夫人事务繁忙,时间宝贵,我看就立刻开始吧!”陆斌捋了一下袖子,他的助手立刻拿出一个号脉时用来放手腕的小枕,放在沙靠手上。

    陈映雪将手腕放在上面,“有劳陆神医了!”

    陆斌并不搭话,闭着眼细细品味脉象,嘴上不时问着一些问题,比如平时都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吃饭怎么样,喜欢吃热的,还是凉的,睡眠质量如何,大小便情况是否正常。

    陈映雪一一作答,道:“这些方面,倒是没有什么不正常的,就是整个人特别容易乏,一乏就会犯病。以前我喜欢散步,可现在走不了几步,小腿就酸痛难忍,煎熬得厉害,恨不得这两腿都不是自己的。”

    陆斌微微颔,道:“病的时候,都有一些什么表现?”

    陈映雪眉头微蹙,似乎想起这个,她都觉得极度痛苦:“病的时候,我眼睛能看,耳朵能听,偏偏身上连根手指都无法动弹,就好像整个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了,完全不听自己的指挥,人也有些喘不过气。”

    刘政道一旁做了个补充,“每次病,母亲就不会动,也不会讲话,只是一直地流眼泪,流上十几分钟后,又会恢复正常,跟正常人一样,各项检查我们做了无数次,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

    说完,刘政道面带忧色地站在那里,母亲的病,几乎成了他的心结,不病的时候,完全和正常人一样,可一旦作,却几乎是回回致命。试想,你的亲人就躺在你的面前,却不能动、不能说,然后一直朝你流眼泪,你的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感受。

    而对于陈映雪来说,这个病就是一种折磨,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病,有好几次,她正在召开会议,却突然病倒地,她看着一群人围上来,看着自己,有的在问,有的在喊,可自己却偏偏感觉不到身体的任何存在,喊不出声,也无法做出任何回应,那种感觉,想起来都让人不寒而栗。

    陆斌收回手,想了片刻,道:“这个病持续多久了?”

    “快两年了!”刘政道答到。

    “老夫人今年贵庚……”陆斌看着陈映雪。

    “六十三了。”

    陆斌就点了点头,下了结论,道:“这是个气血郁结之症,像老夫人这个年龄阶段的妇女,身体多半都会一些异常状况,不妨事,我开上一个方子,吃上一段时间就会好了。另外,要保持心情舒畅,这样会更有利恢复。”

    助手立刻拿出纸笔,放在了陆斌面前,陆斌提笔“唰唰”写了起来。

    张诚看杨云帆坐着没动,道:“杨医生,你也表一下自己的看法嘛。”

    他面露不屑之色,这小子不会真的是来学习的吧?

    杨云帆皱了皱眉,心说这个家伙实在是讨人厌,聒噪得很。

    他强压心不快,准备上前把脉,身上的电话却响了起来,是林双双打过来的,里面传来紧张的声音:“杨医生,医院来了一个流感患者,好像是最近爆发出来的变异流感,你能不能来看看?”

    杨云帆只好收起电话,歉意道:“很不巧,医院有一个疾病患者,非常紧急。老夫人这里,我看不是很急,我明天再来为老夫人诊治吧。”

    张诚立刻阴测测地来了一句,“杨医生,莫急嘛,陆神医的方子已经写好了,机会难得,你要不要看一看,学习学习嘛。”

    他很得意,心说我早就看出你小子是个滥竽充数的货色,果不其然,现在真让你露一手了,你却要借着电话逃遁。还说医院有什么疾病患者。我呸,你当你真是神医吗?少了你这块臭狗肉,难道医院就要倒闭了?

    杨云帆却看白痴一样的看了张诚一眼,道:“我觉得没什么必要。陆神医的方子,我想多半早就有人开过了,有没有效,能不能治病,老夫人心里最清楚。告辞了!”

    说完,杨云帆一甩袖子,真要走了。

    “喂,杨云帆,你别走啊!”

    陈小乔看得焦急起来,狠狠瞪了张诚一眼。这个狗腿子,也不知道自己这个二表哥怎么找来的。估计杨云帆是看在自己面子上,才没有爆发。换成是其他人,杨云帆这个暴力狂,早就大嘴巴抽上去了。

    别说杨云帆,自己看了这个张诚,都有点手痒,想抽他了。

    “水平不怎么样,架子还挺大!”

    张诚恨恨地骂了一声,“现在的年轻人,水平不行,嘴巴倒是行的很。”

    刘政道瞪了他一眼,“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别人水平不行,你的就行?”

    张诚不再说话,心里却是非常不服,我水平不行,怎么会一眼就识破这个滥竽充数的家伙。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55章架子还挺大(10更)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55章架子还挺大(10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55章架子还挺大(10更)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第155章架子还挺大(10更)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155章架子还挺大(10更)】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天降婚约,贪财小妻捡回家最新章节

        她本是豪门千金,却成了兢兢业业却被人唾弃的小三劝退师,他是?城爵少,却被外界怀疑性取向,落魄千金劝退小三却歪打正着惹毛了命中注定的实力男三。后妈和老爸的手下狼狈为奸,继妹勾跑了自己的男朋友,这群人串通一气陷害她老爸还妄想抢夺属于她的财产。爷爷催婚在即,花五百万就能买个安心,各取所需是个不错的主意。“我不认为,嫁给我会毁掉她的幸福。”这个冷面刀刻般的男神在表示什么呢?“管他呢,先跑了再说!”被吃干抹净的小兔子竟然带着新揣的小球跑路了!

  • 绝品保镖最新章节

        我精通术法,能斩妖魔与鬼怪;我通晓天机,能测过去和未来;我博爱善良,爱少妇也爱菇凉;我……我想找你借100块,把昨晚欠那姑娘的过夜费给结了。

  • 高冷老公隐婚蜜爱最新章节

        一场盛况空前的豪门盛宴,未婚夫高调迎娶了她的妹妹。她只想安静的买个醉,却不想惹上江城神秘莫测,腹黑高冷的顾家大少!进错他的房,误看他的人,还没来得及上他的床,就遇到了传说中的查房……他是江城高冷腹黑,冷面杀伐的顾家大少遇见宋清欢之前,他的一生只有一件事??工作、工作、还是工作!遇见宋清欢之后,他的一生只有两件事??爱她,爱她。

  • 最后一个阴阳师最新章节

        我叫王根生,出生于重庆丰都鬼城,我家里面是世世代代相传的阴阳风水师。我从小就有着一个与别人不一样的经历,那就是能够看见阴人,也就是俗称的鬼魂!在我跟着爷爷历练的时候,发生了很多大家意想不到的事情,吊颈鬼,柳灵郎,坟头术,丰都鬼城,鬼打墙,五鬼运财这些流传于明间的灵异故事全部都一一发生在我的身上!下面是我做阴阳风水师的故事,大家切记,本书故事全部属实,本书咒语有历史根据,请大家勿模仿,违者后果自负。

  • 小姐,你魂掉了最新章节

        想要做回个鬼怎么就这么难?她只是个无辜的十三号。

  • 大神集中营最新章节

        “都住手,别打啦,吕布、白起,你俩当我说话放屁是吧?还有你,铁木真,把板凳给我放下!”姜晓明就一屌丝库管,没曾想家里却平白无故来了帮大神级人物,只要养活他们一年,下半辈子就能荣华富贵,但每个月两千块钱工资,究竟该怎么做才能不让这帮人饿死?在线等,挺急的!!!-------------分割:内签作品,放心收藏!-------------群号:4784o5952js330

  • 重生被军嫂最新章节

        一穿越就遭遇湖水灭顶之灾,继而面对被换亲,对象是一个又邋遢又驼背的老汉?玛蛋,这是让她撕的节奏?某兵哥:咱媳妇儿,真威武霸气!js330

  • 暖婚溺爱:邪少的心尖宠儿最新章节

        “谁要是得罪我的女人,这就是下场!”他冷沉着俊颜,伸手将身子发颤的她紧搂在怀中,跪在一侧的男人瑟瑟发抖,不断痛苦求饶。她对于他的举动感到错愕不已。一项交易,被男朋友设计,一夜旖旎,她成了他的女人,他开始对她百般宠溺。民政局外,她却说:“霍晏琛,我们可不可以就住一起,不领证?”他邪笑着勾起她的下巴,“老婆,我喜欢持证上岗!”人前,他是令人闻风丧胆的邪少,人后,他是专门对她使坏的坏老公!

  • 长情赋:一世为妃最新章节

        这是第三世,前两世的事都深深记在脑海中。第一世为医学传人。第二世为武学传人。这一世是第三世,终于落得个清闲做一个无忧无虑……啊呸,根本做不成安静的美少女!从几百岁变成小奶娃子,作为一个穿越资深的老前辈,聂悠很痛苦。她爱过,恨过,现在淡了。那人居然追了那么远。那一世说好的。‘勿寻勿念,愿君一世安好’?多年不见,那人追到此处,只见他笑着说:悠儿,你一世不来,我就寻你一世,你若生生世世都不来,我即便寻到灰飞烟灭也会缠着你。聂悠:对不起,我们……还没成亲,别了。

  • 医等狂兵最新章节

        他曾是华夏利刃,兵界中的王中之王,天剑成员!他还是在西方地下世界开创地府,让人闻风丧胆的东方阎王!他说:“我叫刘风,姓刘的刘、风流的风。我最擅长两件事,一是杀人、二是救人。我要救的人,鬼差都带不走;我要杀的人,上天都救不活。”js330

  • 医女种田的经商日常最新章节

        因为一时心软,简灵穿越了。虽然在这里她依旧是一棵没有爹疼娘宠的“小白菜”,但是!她有一个医术天下第一的超级护短的爷爷!在这个医者为尊的大陆,简灵觉得自己可以躺赢了。不过看着那些持械骑兽的雇佣兵,客似云来的店铺子,医馆里炼药炼的热火朝天的医者和路上萌萌哒小兽人做一只只拿随身空间玩捉迷藏的米虫似乎太无趣了些?rn

  • 重生之鹊占鸠巢最新章节

        作为当红炸子鸡的助理容静对乔莫有着死心塌地的爱慕之心,却没想到这份真心给她带来了巨大的伤痛。心如死灰的容静在一个寂静的夜晚开着车带着两个人投河了。没想到再醒过来的时候,她却成了自己深恶痛绝的人,也就是乔莫的绯闻女友祁风音。虽然重生成了自己最讨厌的人,却也是上天给她的第二次机会,她决定利用这个身份。有一天,你成为了自己惹不起的人,你会怎么做?让那些伤害过自己的人,再也没办法安静的活着!

  • 神仙学院最新章节

        一封神秘的通知书,让韩枫来到了神仙众多的‘神仙学院’!这里教的不是什么数学英语,而是仙术法术……这是哪里?三千大世界!

  • 卿本风华最新章节

        误入仙侠世界的蓝桃花,因为无处可去,赖上了师兄。她原以为师兄是翩翩君子,绅士风度。没想到在这其中隐藏了惊天的秘密,等到她想逃离,却发现早已经陷进去了。

  • 闪婚试爱,家有天价影后最新章节

        森腾集团的太子爷,突然和她闪婚了?婚后还对她各种宠?痴心三年,她曾为了一个男人,从第一童星放弃了演艺生涯,从名门千金沦落到私奔女,到头来,却只得了一个惨遭劈腿、被骗公司股权的下场。陷入人生低谷期,放手渣男后,温晓转身便嫁了个顶级老公。从此生活、事业迎来大逆袭:重回娱乐圈,她登上国际舞台光芒万丈吊打白莲花;重登商界,她步步为棋夺回失去的公司碾踩渣男。然而,这生活实在是……“累……老公……”“才登了几步山,累什么累?”慕总大人表示。“可是,每天已经锻炼得够多了。老公……”

  •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最新章节

        我满身是血,感受着腹中胎儿生命的流逝,苦苦哀求丈夫救救我们的孩子。而他,却只是看了我一眼,而后依旧和他的情人欢爱。那一天我失去了孩子,失去了爱情。七年过去了,我又回到这里,只为报答丈夫当年的“教育之恩”!

  • 风云沉浮最新章节

        钱线,人如其名,始终冲锋在最前线,他受人之托,将要去完成一项利国利民的壮举!争斗危机四伏,各路人马纷纷登场,佞臣贼子,黑心企业家,大家族,大财阀,各种手段层出不穷他能否在绝境中力挽狂澜,我们拭目以待!所有人名、地名均为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倾世恋最新章节

        21世纪的米虫大小姐因一次意外魂穿了,穿成了一个痴傻的小王妃?而且想做米虫也做不了了,各路白莲花绿茶婊来袭,看她如何手撕白莲花,脚踩绿茶婊!只是,那个王爷,好像对她有意思?

    本章内容提要:
    ...    刘政道走后,张诚又恢复了趾高气扬的模样,对曾世杰道:“老曾,这茶的味道如何?”     曾世杰心里生气,就没去搭理他。     “这么好的茶,你以前肯定是没有喝过的。这样吧,一会走的时候,我让人给你包上二两,回去慢慢尝嘛!”张诚呵呵笑着,坐回到沙里。     曾世杰却气得将茶杯扔在桌上,一口也喝不下去了。     杨云帆......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