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这样的场面,杨云帆心里虽然十分自得,不过却也觉得有一些劳师动众。

    他转过头去对无痕道长道:“道长,咱们还是少一些这种繁文缛节,我跟小牙很投缘,我摩云崖和昆仑派都是道门嫡传,也算是渊源深厚,咱们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对了,小公子还生病着呢,想必夫人还在等候,咱们就直接去看看孩子的毛病吧?”

    闻言,无痕道长也有些感动,道:“杨先生果然和小牙说的一样,古道热肠。既然如此,杨先生,请这边走……”

    一边请杨云帆上前,一边无痕道长回过头去,对姜小牙吩咐道:“小牙,替为师好好照顾一下杨先生的家人。不要怠慢了贵客。”

    ……

    “杨先生,这边请,马上就到了!”

    无痕道长关心孩子的病情,自然也没有心情,为杨云帆介绍沿路的名胜古迹。

    一路上,他都是快速的往前面赶路,恨不得插翅飞过去。

    到了山坡上,最里面的一个别院,一个看起来三十出头的温婉妇人正抱着孩子,焦急在门口在张望。

    她怀中的孩子不知道怎么了,一直在低低的哭泣,嗓音有一些嘶哑,听着让人怪心疼的。

    “宝宝,别哭了,爹爹马上会带着神医叔叔回来的。你的病马上就会好的。到时候,就不痛了。乖乖的。”

    那妇人一边轻轻拍着孩子,一边小声哄着。

    却在这时候,她抬头一看,看到无痕道长带着一个俊朗的年轻人回来了。

    那妇人顿时眼睛一亮,抱着孩子跑了出来。

    “杨先生,这是我妻子,叫宁……”

    无痕道人还要介绍几句,发现杨云帆已经把目光放在了孩子身上,他只能呐呐住嘴,同时心中颇为佩服杨云帆的为人。真是急人之急。

    “这个孩子,看模样,出生才2个月吧?一直哭个不停。声音都有一些嘶哑了。”

    杨云帆皱了皱眉,而后摸了摸孩子的皮肤,又道:“体温有一些热,看来有一些低烧。”

    一旁的妇人见杨云帆说了几句,又低头去检查孩子了,她忙紧张的问道:“杨先生,我这孩子,会不会早夭……”

    杨云帆闻言,抬起头,诧异的看了她一眼,而后笑了一下,道:“这个孩子胖乎乎的,挺可爱的,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模样,倒不是早夭的面相,夫人可以放心。另外,他的根骨也不错,等治好病,夫人也可以让他修炼,二十年后,昆仑派又可以多一位真人。”

    “杨先生,那孩子这个病……”

    那妇人闻言先是一喜,而后又有一些愁眉苦脸起来。

    “不着急,我先看看。”

    杨云帆将孩子抱了过来,然后小心翼翼的解开衣服,通体检查了一下。

    现在是夏天,天气十分暖和,倒是不用担心孩子着凉。

    等检查了一遍,杨云帆发现孩子肛门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红肿,几乎有核桃大小,而且还有有些脓肿,不过这脓肿并没有开始溃烂,属于最痛的时候。

    他小心翼翼的碰了一下,果然,孩子就开始哇哇大哭起来。

    “杨先生,孩子怎么样?”

    一旁的无痕道人也是十分紧张的看着杨云帆。

    虽然杨云帆的动作十分的细腻,可是听到孩子哇哇大哭,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说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

    “不是什么大病,这孩子体内有一些热毒,热毒下到肛肠,腐肉成脓。只要活血透脓,化腐生肌,清热解毒,这毛病自然会好的。”杨云帆看了一下,虽然孩子哭的很让人心疼,可确实不是什么大病。

    “我先看看孩子的舌苔和脉搏,稍候开一些药,服用下去,很快就会好的。两位,不用太过担心。”

    杨云帆说着,便拍了一下孩子的屁股。

    那屁股上长着一个大毒疮,被人一拍,这孩子当即就哇哇大哭起来。

    他张着嘴巴,哇哇哭着,杨云帆趁机看了一下他的舌苔。

    他的舌苔很薄,很白腻,但是舌尖却十分红,显然是有湿热之症。

    至于脉搏,小孩子的脉搏虽然与成人不大一样,但是也难不倒杨云帆。他的脉属于滑数,与症状对应,确实有热毒。

    看了毛病,也判断了辩证,杨云帆便不再迟疑,他从储物袋中拿出纸笔,写了一个处方:“银花3g,连翘2g,公英3g,赤芍2g,浙贝2g,皂刺1g,桔梗3g,甘草1g。5剂,每日1剂,用水煎服。”

    杨云帆刚写完方子,无痕道人便立马接过去看了几眼。

    他对于药理是十分清楚的,只是他觉得自己的医术不到家,生病的又是自己的儿子,所谓关心则乱,自然不敢乱开药。

    此时,他拿过素有神医之称的杨云帆写下的药方,粗粗一看,便是恍然大悟道:“杨先生,你开的,可是治胎毒的方子?我的孩子,他这毛病,是从娘胎里面带出来的?”

    杨云帆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我在山门之前,听道长你提到,尊夫人怀孕期间,掌教老爷赐予了诸多补品,你又不吝惜坐忘峰的补品丹药,给夫人进补。这样一来,夫人天天服用这么多丹药,她是成年人,修为高强,自然可以轻松消化这些丹药带来的过剩能量。”

    “可是,丹药之类的物品,多半是由炉火炼制,蕴含一些热毒。夫人修为高强,吃了或许没事,可是,这内热蕴毒,却是容易传于胎儿,导致胎儿出生之后,气血凝滞,经络阻隔,肉腐成脓。”

    杨云帆这解释通俗易懂,哪怕是不通药理的人,也听得明白。

    “原来如此。这补品吃多了,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事啊。”

    无痕道长和他的夫人,听完这些话,都是深深的陷入到了自责之中。

    “都怪你,我怀孕的那几个月,天天给我吃那么多补品,害的宝宝受罪!”那温婉妇人,不由瞪了无痕道长一眼,语气里面带着一丝责怪之意。

    闻言,无痕道长不由委屈道:“夫人,我也不懂这些啊。我也是第一次当爹。下次,我就知道了。”

    “你还想有下次?”

    那温婉妇人不由大眼睛一瞪!

    却在这时,孩子又开始哇哇哭起来。

    一看这模样,无痕道长马上道:“夫人啊,要打要骂,我都心甘情愿,都是我的错。不过,现在,我先给孩子去抓药。”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正文_第1529章 胎毒之症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正文_第1529章 胎毒之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正文_第1529章 胎毒之症是作者九歌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最强神医混都市》之 正文_第1529章 胎毒之症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最强神医混都市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九歌写的《最强神医混都市》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最新章节- 最强神医混都市全文阅读- 最强神医混都市txt下载- 最强神医混都市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武侠修真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正文_第1529章 胎毒之症】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最强神医混都市】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最强神医混都市》书迷评论

  • 妃常有谋最新章节

        她是公主代姐和亲,成全了姐姐,却不想自己掉进了火坑。大婚当夜,新郎官扔下她去了书房;没过几天又遭人暗算;还差点被人在冷宫烧死。事与愿违,你以为她会就此认命?才不是!
        她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照沟渠怎么了,大不了她把沟渠填上!苏瀛,你给老娘听好了,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可别哭着来找我!某男人邪魅一笑,怎么会?孤王从来都是说一不二!五年后,她站在皇城之上,睥睨城下骑着战马的他,小样,还不是乖乖来找我了!只听某男人哭丧着脸说道:老婆大人我错了,你快回来吧,家里孩子等着你喂呢!

  • 八荒界主最新章节

        喝下龙子酒,视为龙家人,从此不低头。身怀龙之血,齐心不背离,傲视于八荒,伤我族人者,虽远必诛之,此誓,天道为证,违者,天地共罚。

  • 强宠溺爱:娇妻请入座最新章节

        这辈子第一次算计人,便出现了重大的失误。进错了门,找错了人,上错了床。和她上床的还是她未曾蒙面的未婚夫,冷傲集团的掌舵者,S城人人畏惧的冷墨寒。被未婚夫当众宣布婚约,转眼她成为了冷太太。原以为这只是一场契约婚礼,各需所求,却不知不觉中,爱上了对方。知道两人没有未来,用一场背叛结束了两人的婚约。五年之后,他把她壁咚在墙角,她淡然巧笑,“冷先生,我们已经离婚了。”“偷了我的东西,离婚无效。”冷墨寒把身后和他如出一辙的小正太搂在怀中,笑的邪魅。小正太仰头,板着小脸严肃道,“你才是东西!”

  • 帝女江山:皇上请下榻最新章节

        前世的她被自己的夫君和亲妹妹设计陷害,亲手杀了她最信任的朋友,害死了腹中胎儿,最后被当妖女烧死。重生后的她霸气归来,发誓绝不再重蹈覆辙。她一步步走上权力的巅峰,将那些陷害过她的人一一踩在脚下!片段一:“不要!不要!”白云汐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了一旁冷漠之极的萧墨初,“你答应要放过我的孩子,你答应过我的!”她的声音有些嘶哑。“朕的确答应过,可朕却没答应过要留你一命呀?”白云汐瞪着萧墨初,咬牙切齿的说道:“萧墨初,我白云汐以神的名义诅咒你,今生今世,永生永世,绝情绝爱,孤苦一生!”

  • 神迹黎明最新章节

        神迹黎明是个遗迹,里面有着数不尽的财富与治愈百病的神泪,纪子臣从小就已听过这个遗迹,可他认为只是一个传说,有日在机缘巧合之下,他碰见能找到遗迹的林初羽,二人至此踏上寻找遗迹之旅。

  • 黑道血枭最新章节

        七杀星现战鼓擂,诸子百家战江湖!轩辕重现风云起,血染江山为谁雄!【万千敌人,道不完的萧杀!血染征途,言不尽的兄弟豪情!】萧浪厉声大喝:神兵在手,谁愿与我征战江湖?

  • 穿越之带着王爷来耕田最新章节

        随身携带小农场,拐来王爷来种田。姐是土豪,谁怕谁。地里的庄稼快快长,手里的钱增多多。“王爷,姐包养你!!!”

  • 一曲寒玉夜微凉最新章节

        那年,汶水河旁,他踏花而来,那温和的笑容叫她从此沉迷:那年,宫破城倾,她舍身救他,他却无情转身不留眷恋;之后四年,她被禁冷宫,心如死水;四年之后,他却凌霜而至,再次搅乱她一颗沉寂的心……

  • 超维术士最新章节

        两个不同宇宙文明的偶然接洽,造就了一位追求时空终极的旅人,并由此点燃了一道永不熄灭的文明之火。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超维术士》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死亡游戏最新章节

        北京375公车、朝内81号院、封门村……这不是一场梦,而是一场游戏,以心智为筹码,以生命为代价!在一次一次如噩梦般轮回的任务中我不知道我是摒弃人性的活下去,还是为了在乎的人找到幕后真相不如……你们来告诉我!

  • 暗夜婚约:陆少,别乱来最新章节

        遭遇渣男男友和小三陷害,家族公司破产,她从千金小姐一夕之间沦为酒店服务生,甚至要给债主陪睡。被渣男和小三刁难,他强势出现,拯救她于水深火热之中。他是陆氏集团总裁,也是冷硬强悍的财团巨头,动一动手指就能影响国际局势。当他晚上摸上她的床,她才知道,他就是她的债主!“你什么时候放我离开?”事后,她问道。“等我睡到满意的时候。”他霸道地说道,女人,一旦成为我的,就永远不可能放你离开。

  • 鬼说风云最新章节

        他只是普通人,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一份能吃饱的工作。只是最近年轻貌美的妻子却一直闹腾离婚,他只是单纯得以为妻子又是买不起一件奢侈品的抱怨,毕竟以前也有过这种现象。可是当他回家时,却亲眼见到妻子和一个陌生男人躺在家里的床上,做出那苟且之事。他恨恨地对他们做出声讨,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妻子和她的野男人竟然胆大包天,合力闷死了他……

  • 洪荒之太一证道路最新章节

        这是一个巫妖联合,太一与后土结为道侣,妖天巫地,一统洪荒,镇压一切不服的故事。龙汉劫时,太一沟通大罗天,庇护周天星神。其后,开辟九重天阙,建立无上神庭,再现神族荣光。巫妖联手,建立太极混元大阵,抽取无边混沌之气,延缓量劫的到来。以洪荒为根基,跨越时间线,征伐无穷异世界,建立至高天庭的故事。

  • 妖宠修仙最新章节

        别人穿越要么做公主,要么当王妃,她穿越之后却成了只家禽。这日子叫她怎么过...正当她天天汗滴禾下土的时候,又便便遇上了智商着急的“秦哥哥”。只见他一拍御兽袋,大叫一声:“来吧,我的小宠物!”天啊,放过这只可怜的家禽吧,她只想过安生日子。欢迎加入小绯的书友群:三界妖魔众48180220。期待和大家交流。

  • 虐渣攻略:男神撩妻入骨最新章节

        他是刑警大队的一把手,腹黑沉敛,睿智果决,却被这个傲娇小女人一撩就倒。一年婚姻,离婚收场,本以为就此拜拜,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还能把死缠烂打进行到底。八楼偷窥,家常便饭,她忍!投资商饭局,横插一脚,她再忍!高富帅桃花,悄无声息拔掉,她再再忍!做戏夫妻,却要假戏真做!她忍无可忍,“韩朗,我们已经离婚了!”他却一本正经的纠正,“做戏也是实战任务,要不,我给你?你知道的,地点从来难不倒我。”

  • 变身极品小妖精最新章节

        “你渴望修仙吗?”  “不,我渴望妹子,很萌的那种!”  “当你触及到人类修仙的巅峰,无所不能的你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那我渴望修仙!”  说人话,这是一个少年重生变成了一只鸡,以一个妖的身份重新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交流群,411205653

  • 万古第一武帝最新章节

        一万年前他曾创建不朽王朝,亿万臣民跪伏,高呼万岁。一万年前他曾剑斩苍穹,所过之处,血海浮屠。一万年前他曾无敌一世,四方天帝自叹不如!一万年后他重生归来,仰天高呼:“曾经的知己红颜,劣徒顽孙,昔日仇敌,你们可否知道,我又回来了!”--凌天

  • 猎妖高校最新章节

        高考结束后,郑清没有去心仪已久的帝都大学,而是背着行李,抱着狐狸,循着一纸通知,闯进一座陌生的高校。    这里没有高数、英语、思想政治,取而代之的是占卜、天文、魔法的哲学。    这里的课外活动是狩猎妖魔,    这里的兴趣爱好千奇百怪。    泛舟学海,攀登书山。    这个一脸茫然的年轻人跌跌撞撞的开始了自己的巫师生涯。

    本章内容提要:
    ...    面对这样的场面,杨云帆心里虽然十分自得,不过却也觉得有一些劳师动众。     他转过头去对无痕道长道:“道长,咱们还是少一些这种繁文缛节,我跟小牙很投缘,我摩云崖和昆仑派都是道门嫡传,也算是渊源深厚,咱们就不要这么客气了。对了,小公子还生病着呢,想必夫人还在等候,咱们就直接去看看孩子的毛病吧?”     闻言......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