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屋子是典型的原始文明遗迹,其中的器物家具大多是石器或者木制的,有一张石头床,上面铺着草垫子,石头台上摆放着一些石碗和石杯,角落里还有一个类似于灶台的东西,似乎是可以煮饭用的,里面有许多柴草。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然而,正是这种和谐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如果这里真的是原始文明遗迹,那么这些柴草是怎么回事?草垫子又是谁做的?而如果这里仍然有人住的话,又怎么会有这么多信天翁?人都哪里去了?难道,这里是鬼城?两人不敢继续想下去。何无为眉头微蹙,说:“这……这里难道还有人住?这个城难道没有被废弃?”蒋玲疑惑地摇摇头,说:“不知道,这个真不知道,我看这古城实在是蹊跷,咱们还是抓紧撤吧!”何无为说:“要走恐怕也得晚上走,现在咱们只要一露头,就会被信天翁给啄成筛子。”蒋玲叹了口气,坐到床边,说:“这下可麻烦了,咱们真是从来……”忽然,她惊叫一声,猛地高高跳起,恐惧地看着石床。何无为吓了一跳,连忙走过去,说:“怎么了,出什么事了?”蒋玲浑身微微颤抖,惊恐地说:“刚才……刚才好像有一只手在抓我的脚!”何无为愣了愣,连忙俯下身子仔细观察,整张石床其实就是一块半埋在土里的巨大长条石块,到处都是实打实的,几乎连条缝都没有。他皱了皱眉,说:“玲子,你是不是紧张过度了?”蒋玲坚定地摇摇头,说:“不可能,刚才绝对有什么东西在抓我的脚!”何无为说:“那可就怪了,难道这石床有什么问题?”说着,他握起拳头使劲砸了几下,一听声音,脸色也微微变了,这石床竟然是空心的!蒋玲说:“我说吧,这里绝对有问题!说不定石床里面藏着什么东西!”何无为蹲下身子仔细看,果然,石床的侧面有一圈不明显的缝,若不是刻意寻找,很难发现。他沉吟道:“想来这一定是个机关,说不定有什么人藏在后面装神弄鬼!”蒋玲说:“这缝也太窄了,估计只能从里面打开吧。”何无为站在一侧,用力地推了推,石床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他点点头,说:“看来确实是只能从里面打开,不过,这地面是土质的,咱们沿着石床一直挖下去,说不定能发现什么。”说干就干,两人利用屋子里的石器开始挖土,石床边的土层高度逐渐下降,终于,他们看到在石床下边缘有一个把手,正好位于被细缝包围的区域下侧。何无为笑了一声,说:“原始人就是原始人,就这点本事了。玲儿,你躲远点,我试着把这机关打开,我担心里面有什么暗器,你帮我注意着点。”蒋玲轻轻点点头,倒退几步,说:“这些原始人应该不会布置机关消息吧?不过你还是小心点。”何无为深吸一口气,站在机关的一侧,握住把手,一把拉起来,果然,这块区域是一道暗门!就在暗门打开的瞬间,几条小花蛇哧溜一下子钻出来,张着嘴就要开咬!也就是何无为早早站在一侧,否则恐怕当场就会被咬中!蒋玲眼疾手快,果断扣动扳机,将这几条蛇全部打死。何无为这才松了口气,说:“吓死我了,这蛇你可别小瞧,有剧毒,见血封喉!”蒋玲眯了眯眼,说:“毫无疑问了,这地方是有人住的,这里的原始居民多半是把我们当成敌人了,所以跟我们玩地道战。”何无为骂道:“真他娘的够狠毒,老子差点就死在这里了!”蒋玲摇摇头,说:“想不到,这地方竟然有一个神秘的古城,还有人住!实在是匪夷所思,只能说咱们的运气真是……唉。”何无为心中一动,说:“好像也不太对,就算是他们为了御敌而藏到地道里,可是这些信天翁呢?总不可能是他们临时找来的吧?这座城虽然房屋道路一应俱全,但是已经完全被信天翁占领,他们平时怎么生活呢?”蒋玲秀眉微蹙,轻轻点点头,说:“也确实是,再说这个岛屿如此偏僻,地方也不大,这些土著修建城墙和地道是为了抵御谁呢?按照现在的技术水平,一炮就给它轰烂了。”何无为思忖道:“从现在的感觉来看,古城的居民都躲在地下,依靠城墙、信天翁和地道抵御……对啊,抵御什么呢?是不是这里的居民都有迫害妄想症啊!”蒋玲说:“我看搞不好还真是,估计我们与他们语言也不通,连交流都没办法,真是麻烦事。你说这个洞,咱要不要进去看看?”何无为摇摇头,说:“我可不想进去,从这几条蛇就能看出来,这地方的土著惯于豢养毒物,里面黑灯瞎火的,咱们又不熟悉地形,万一被咬一下就麻烦了。”蒋玲说:“也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咱们还是静等晚上,抓紧溜出去吧。”何无为嘴角一笑,说:“虽然如此,也不代表我们什么都不做,敢放蛇咬我,我得让他们付出一些代价!”说着,他瞥了一眼灶台。蒋玲嘻嘻一笑,说:“好主意!”于是,两人将柴草堆到暗道门口,一把火给点着了,然后猛地将暗门关上。何无为哈哈一笑,说:“就让他们在里面慢慢爽吧!”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已经到了晚上,两人制作火把,小心翼翼地走出石头屋,朗声道:“你们快出来吧!我是何无为!”很快,漆黑一片的古城中出现了一个亮点,只见隋翼遥、杨玉容、上官义、徐峰和赵猛走了过来。何无为笑道:“怎么样,你们没事吧?”上官义惊恐地说:“这地方有鬼!”杨玉容面色也不好看,说:“这次真不是夸张,好像确实是,我们都感觉有什么人在抓我们的脚!”就在这时,忽然,隋翼遥身后响起一声惊叫,众人都吓了一大跳。隋翼遥不耐烦地回头骂道:“赵猛,你……”说到这里,他的话忽然停住了,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赵猛,竟忽然不见了!所有人都愣住了,脑子一时都没转过弯来,隋翼遥一把拽住徐峰,问道:“赵猛他人呢?他跑哪儿去了!”徐峰脸色煞白,在火光照耀下显得格外紧张,他颤声说:“刚才……刚才他还在我身旁,然后突然他……他就不见了!”隋翼遥瞪着眼睛,紧紧地拽着他的衣领,说:“胡说八道!”上官义惊恐地说:“鬼,是鬼!这里是鬼城!”杨玉容脸色也变了,说:“不会是真有鬼吧?”何无为立刻朗声道:“都别慌!什么鬼?哪有鬼?你们都被套路了!这地方有机关,快跟我们走!”于是,众人连忙跟着何无为与蒋玲来到他们此前藏身的石头屋子,打眼一看石头床,立刻都明白了。隋翼遥骂道:“他娘的,原来是机关!”上官义长舒了一口气,说:“还好,还好,还好不是鬼!”杨玉容皱眉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机关是谁操纵的?难道……难道赵猛是被机关暗算了!”蒋玲说:“我们怀疑这座古城并没有被废弃,这里的居民把我们当成敌人了,所以跟我们玩地道战!”何无为说:“现在你们都明白了?别再自己吓自己了,咱们快出去找找,说不定还能把人救回来!”于是,大家拿着火把回到刚才的位置,果然,在地面有一道很隐蔽的暗门!而且明显有刚打开的痕迹,在暗门旁边,有两道深深的抓痕,想来这就是赵猛最后挣扎的痕迹!隋翼遥气得火冒三丈,骂道:“他娘的,老子非要把这破城全给拆了,烧死你们这帮龟孙子!”杨玉容急道:“这赵猛还有救没救?”何无为遗憾地摇摇头,说:“肯定没救了,暗道里有很多毒物,不说别的,就单说毒蛇,一口就足以要了他的命。”杨玉容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都是我们太大意了,竟中了这帮原始人的套!唉,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蒋玲拍了拍她的肩膀,说:“杨姐姐别这么说,这不能怨你,你已经做得很好了。”隋翼遥哼了一声,咬着牙说:“赵猛兄弟,你放心吧,我定要让这些原始人血债血还,付出十倍的代价!”上官义说:“我看这地方处处透着诡异,咱们还是先撤出去,再从长计议吧。”杨玉容和隋翼遥几乎同时说:“撤个屁!”其实何无为和蒋玲本意也是想要撤走,可是看到隋翼遥已经红了眼,杨玉容也是一副誓要报仇的架势,他们便没再多说话。上官义说:“不是我胆小,你们也看到了,咱们在这里,完全处于一种被人家算计的境地,这里根本是死地!”隋翼遥不以为然,攥紧拳头,说:“我还就不信了,我就算打不过那些大白鸟,我难道还治不了一群野人吗?”杨玉容已经渐渐缓过神来,看到隋翼遥有些轻敌,说:“翼遥,不可轻敌,上官警官所说还是有些道理的,他们占据地利,我们的形势确实不太好。”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九章 鬼城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九章 鬼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九章 鬼城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九章 鬼城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九章 鬼城】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飞刀问道最新章节

        佛法,道法,剑法,符咒
        任这世间多少修真法,我自飞刀入道,战破苍穹,破万法。
        一位世俗锦衣玉食的富家公子,一心想要成仙修道。
        从他踏入仙门的那一刻起,从此便注定了不平凡。
        爱人,情人,朋友,仇人,恩怨情仇,婆娑修真路。
        读者群:(如是读者欢迎加入)
        (此书一开始节奏慢,适合夜半钟声敲响时看,热血之时,备好美酒带上猎刀观看,味道更佳)

  • 豪门蜜爱:助理夫人心尖宠最新章节

        遭人陷害,父母反目  未婚夫投入同父异母妹妹的怀抱  她以为已经够倒霉了  谁知道,有个莫名其妙的男人黏上了她  不但她有难的时候出现,他没难的时候也出现  还喜怒无常,阴晴不定  一次擦枪走火,令她脑海中某些遗落的碎片重新相连……原来他们从一开始就注定要永生永世在一起。本以为是一次不堪的邂逅,原来早有一段遗忘的过去。

  • 诡灵最新章节

        我叫余飞,是一个阴阳先生,在说我的故事前,想给广大朋友一个善意的提醒。当你的身边发生红喜事或白喜事时,在宴席上你看到一个穿着纯白或纯红衣服的,千万不要和他说话,一定要尽快离开,因为那有可能……不是人!每个人身边都有一些我们看不到的东西,而这种东西有可能就是致命的,我们道上称为鬼区,我的故事就是从鬼区开始……rnrn

  • 首辅是个美娇娘最新章节

        前突后翘美娇娘,女扮男装来闯荡。娶妻纳妾泡帅哥,升官发财把皇上……草根女汉子财色兼收的升级之路,色色滴,萌萌哒。皇帝满目春色:“爱卿,朕的龙床空出一半哟,你今天晚上是要在上面,还是要在下面呢?”首辅大人理了理身上的紫色朝服,淡定开口:“陛下,您有必要把新做的上下铺说得这么色情吗?”

  • 掌门请别带娃跑最新章节

        &#;&#;走路象男人,喝酒象狂人,嗓子象老人,外在是武人,内里是女人,重生后的她是英勇神武的大力摔碑手掌门!
        &#;&#;他是高官,他是拥兵数十万的将军,他是身穿锦衣绣袍的王爷,他还是孩子他爹!
        &#;&#;他们的相遇是偶然,那一夜是偶然,有了可爱的娃娃也是偶然!所以嘛……
        &#;&#;“我要逃走!”对他做了有愧于心的事情,她不得不逃。
        &#;&#;“你往哪里逃!”她胆敢偷去他的心后逃之夭夭。
        &#;&#;只是……天意难测,兜兜转转地,她竟是带着孩子自投罗网投怀送抱!自此,她跟着孩子他爹搅入朝廷中的血雨腥风里,一同抗击外敌……
        &#;&#;只是只是,这是闹哪样?不止她一个人穿越?还是对头的?
        &#;&#;夫妻同心其利断金,管它穿越过来的是藩王还是妖妃,统统让他们滚蛋!

  • 幻罪界最新章节

        一个穷屌丝,千年不遇的机会,成为一个风靡全宇宙的帝尊。过程中现实和玄幻来回穿插,妖魔鬼怪,兄弟患难,师徒情深

  • 半妖王爷的宠妻最新章节

        她,镇国大将军之女,宁王正妃,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却沦为复仇的工具,以为一片痴心终有回报,却不想一生挚爱竟是陷害父亲谋反的罪魁,亲眼目睹亲人血洒刑场,最后落得曝尸荒野的结局。
        七年后,她重生归来,翻云覆雨,搅乱宫闱,定要那些谋害苏氏一族的人生不如死,尤其是她“最爱”的夫君。
        可是再见他时,他已双目失明又重病缠身,更重要的是无时无刻不对自己死缠烂打,装柔弱、装可怜、卖萌耍宝全不落,这还是那个高贵冷峻的王爷吗?
        “做我的眼睛好不好?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小苏,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人,就算你日日给我喝的是毒药,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的。”
        回望这复仇之路,始终陪伴自己,守护自己的原来一直都是他,难道她恨了这么多年,竟是恨错了人?

  • 重生之万界天尊最新章节

        一代仙尊,渡劫时被人暗算,导致渡劫失败,重生少年时。重生归来,不仅要登临仙道绝巅,俯瞰万界,成为万仙之尊,更要弥补过去种种遗憾,守护至亲之人!

  • 女帝凤婠传最新章节

        作为帝姬,过去的十六余年的生涯彻底葬送于一场大火之中替兄登基,左右逢源权衡天下只为一朝复仇还大孟数年安稳驸马,质子,血脉相通的兄弟二人,孰真孰假还且看,女帝凤婠传

  • 重生六零好时光最新章节

        云裳懵逼了!穿到六零年,成了风流寡妇的女儿,吃不饱,穿不暖,还得被迫听墙角,这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好在老天还算开眼,咱也拥有了穿越神器。看着空间里的十亩地,云裳挠了挠下巴:她该去哪里抓些干活的劳力呢?

  • 民国盗墓往事最新章节

        一段失落已久的记忆,引发起来一段惊心动魄的往事。我告诉你的,是关于民国期间的秘闻。

  • 我有壹本恐怖书最新章节

        我有一书,纳诸天万物,无限恐怖  可镇鬼,驱邪,降妖,诛魔,移山,填海,挂机,撩妹  当板砖,护盾,枕头,导航,照妖镜  能呼风,唤雨,召唤,封印,禁锢  古叶得到一本古书,从此,人生进入诡秘

  • 超能作者最新章节

        未来世界与现在大有不同,网络作者成为了世界的栋梁,负起教化众生以及保护人类读者的重任,高中生方天行无意间获得五大至尊网络作者的青睐,踏上网络作者之路,他的未来会怎样呢,他能成为神级作者,他能守护自己的读者,继承诸神信念,为众生立心吗?

  • 我成了大学辅导员最新章节

        待业在家的白舟,突然发现自己穿越回了自己刚上大学那一年。不过很快便发现,自己竟然成为了辅导员,还觉醒了最强辅导员系统,只要获得学生的认可,就可获得认可点数。什么法语,英语,西语样样精通;篮球,足球,电竞各个熟练;跑车,信用卡,房地产伸手就有?走向人生巅峰也太容易了吧?白舟站在讲台上看着下面熟悉的面孔:“我昔日的同学们,老师什么时候把阿斯顿马丁开回来,可就都靠你们了啊!”

  • 娘子很剽悍最新章节

        前世她不甘寂寞违抗父命丢下婚约与那人私奔,本以为可以过上吃饱穿暖的幸福生活那知没两年天下大乱,为了一口吃的她被那人卖给了土匪,成了人人可以骑的鸡。
        重生后为了能待在山窝窝里过这一生,她捋起袖子拳打勾引她男人的情敌,坐斗见不得她好的婆婆,可这个她打架他递棍,她斗婆婆他端茶的男人是怎回事?这是不嫌事大啊!

  • 我的绝美女同事最新章节

        一不小心发现了美女同事的秘密,没有想到,她竟然是这种人……

  • 万界最强乞丐最新章节

        乞丐就是要饭的?
        你错了,这个乞丐能讨钱、讨命、讨功法!
        讨天赋、机缘、甚至是美女!
        开局一条狗,小怪爆神装,你想要的这里都有!
        多年以后,苏二灿对第一宗门圣灵宗的宗主说:“宗主大人,你女儿挺漂亮的,你看……”
        “闭嘴,滚……”
        第二宗门蓝印门上,苏二灿害羞的开口:“宗主大人,你老婆真妩媚,我想……”
        “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看见你,不然打断你的腿!”

  • 长公主今天长大了么最新章节

        颜苒一朝重生,回到豆蔻年华,变身虐渣小达人。虐后母,虐渣爹,虐继妹,虐恶仆,虐负心男,虐白莲花。唯独将前世舍命相救的表哥视为白月光,日常撩表哥,宠表哥,护表哥。颜苒:谁敢动我表哥一分,我必虐他千百回!温容安(捂脸):表妹,可,可以了……

    本章内容提要:
    ...    这屋子是典型的原始文明遗迹,其中的器物家具大多是石器或者木制的,有一张石头床,上面铺着草垫子,石头台上摆放着一些石碗和石杯,角落里还有一个类似于灶台的东西,似乎是可以煮饭用的,里面有许多柴草。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然而,正是这种和谐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如果这里真的是原始文明遗迹,那么这些柴草是怎么回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