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无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慎始慎终,方得长久,对于推理破案尤其如此。这根本就是一种拆弹游戏,容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便会付出惨痛无比的代价。而最可悲的是,这还是运气最好的情况。”众人含着泪将毕述文安葬,上官义痛哭流涕,在坟前久久跪拜,悲痛不能自已。杨玉容看着低矮的坟头,慨然长叹,说:“他一生破过这么多案子,救过这么多人,最后却这么死了,葬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小岛上。甚至他这个人的一切,都是不为人知的。”何无为认真地说:“毕老爷子,你放心吧,我定会好好钻研推理之术,将这份学问传承下去。”蒋玲一字字地说:“何止传承,我还要应用,我发誓,定用您的推理之术,亲自证明您的正确!”上官义神色黯然,看了蒋玲一眼,说:“玲子,我不会再对付你了,这是毕老爷子的遗志,我必须尊重。不过,我会一直等着,等到你来证明的那一天。”蒋玲郑重地点点头,说:“放心吧,这一天不会很远的!”而后,四人恋恋不舍地离开坟地,向海岸方向走去。夕阳西下,最后一丝阳光缓缓消失在枝叶间,点点星辰隐隐可见,整个世界都暗了下来。每个人都默然不语,低着头沉默着前行。何无为本想调节一下气氛,动了动嘴唇,却实在是语塞,心里像灌了铅一般,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自登上客轮以来,他见过太多太多的死亡,其中很多还是出自他的手笔。他本以为,他的心已经硬如铁石,可是现在他才知道,所谓见惯了死亡,不过是因为不在乎而已。什么见惯生死,什么参透红尘,都只是不在乎而已,庄子若不是悲痛难忍,又怎会鼓盆而歌呢?想必当时的他,也是一边笑一边哭吧!陈科,陶志鹏,毕述文,都是那么好的人,结果却是说死就死,老天从没有半点犹豫。老子所说果然不错,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无论你努力与否,无论你是正是邪,阎罗要你三更死,岂会留你到五更。人生苦短,当及时行乐!想到这里,他不禁紧紧地攥住蒋玲的手,情难自已,深情地看着她,眼神热烈如火,只一眼,蒋玲便觉得如坠十万烈焰,如灌千年美酒,虽是万年冰山,也瞬间融化了。四人默默地走到海岸边,隋翼遥等人看到他们来了,连忙迎上去,问道:“怎么样?逮着凶手了吗?”杨玉容面色沉重地点了点头,咬着牙说:“乱刀剁死!”隋翼遥看到众人表情黯然,心中隐隐觉得不妙,打量了几眼,试探性地问道:“毕老爷子呢?他怎么没跟过来?”杨玉容神色悲伤,说:“他牺牲了。”隋翼遥愣了愣,动了动嘴唇,不知道该说什么,犹豫片刻,只能说:“姐姐,节哀顺变。”本来隋翼遥想问接下来该怎么办,可是看到众人这个状态,也就没多问,何无为看出他的心思,说:“放心吧,我们会替你对付刘庆三的,今天大家都累了,先歇息一晚,明天起来再想办法。”隋翼遥点点头,说:“好,就这样定了。”何无为思忖片刻,说:“这样,我们实行双人守夜吧,一共四班,杨姐姐自己轮一班,剩下的每一轮我们两边各出一人。”大家听罢,都表示同意。一夜无事,第二天清晨,众人简单吃了些东西,隋翼遥急不可耐地说:“我们该去对付刘庆三了吧!”杨玉容秀眉微蹙,说:“确实该,不过这岛屿这么大,咱们怎么找他?一看见我们的身影,他们估计就远远地跑开了,连个面都难碰上。”隋翼遥咬了咬牙,说:“我们可以纵火烧了这片林子,让他无处可躲!”何无为摇摇头,说:“这里湿气太重,除非火山爆发,否则很难引起森林大火。”蒋玲说:“而且咱们对整个岛屿的情况不熟,其实目前为止,我们也不过是在岛屿的周边转了一圈,核心区域根本没进去过。”隋翼遥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就是意气之言,你们可有什么好主意?”杨玉容轻轻摇摇头,说:“感觉好像真没什么好办法。”上官义摊了摊手,说:“这能有什么办法,实在不行,也只能纵火烧林,死马当活马医了。”何无为嘴角一笑,说:“我有一计,这个刘庆三做梦都想离开海岛,不如我们就故意给他一个机会!若欲取之,必先予之!”隋翼遥立刻明白了,一拍大腿,兴奋地说:“何兄弟好智谋!那我们便可以逸待劳,设一套连环计!”灿烂的阳光给整个岛屿镀了一层金,蓝天碧海,绿树沙滩,反射着淡淡的金光,形成一幅幻美的风景画。而偏偏就是在这美丽的地方,阴谋和血腥此起彼伏。海岸边枪声连连,何无为、蒋玲、上官义、徐峰、赵猛倒在地上,杨玉容一瘸一拐地逃走,隋翼遥飞速窜入丛林,似乎要取走他藏起来的燃料和零部件,准备开船逃跑。没多久,他跑到一块空地,停了下来,谨慎地观察四周,眼神中充满了警惕。在他身后不远处,刘庆三带着两个黑衣男,悄悄地逼近他。刘庆三的嘴角带着狞笑,看来最后的胜利是属于他的。忽然,隋翼遥利索地转身卧倒,连开数枪,杨玉容猛地从天而降,子弹伴随着她的身影呼啸着射过来。一个黑衣男当成被打成筛子,倒在血泊中。刘庆三大惊失色,吓得屁滚尿流,连忙与另一个黑衣男仓皇逃窜,钻入密林中。杨玉容和隋翼遥立刻狂奔追赶,刘庆三脚力明显比不过两人,累得气喘吁吁,狼狈不已。眼看就要被追上,可这时,他急中生智,想了个妙招。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刘庆三竟突然折返,与属下悄悄地溜回了空地!这样,他便可以挖出燃料和零件,组装到船上,然后逃之夭夭!他的眼神中充满了兴奋,这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然而,当他回到空地上时,何无为、蒋玲、上官义、徐峰和赵猛却突然出现在他眼前!何无为冷冷地说:“刘庆三,你的末日到了!”刘庆三瞠目结舌,眼神一狠,转身作出要逃跑状,众人立刻开枪。这时,他突然拽住黑衣男,将他挡在自己身前,那黑衣男大惊失色,双目圆睁,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打成了筛子。黑衣男瘫倒在血泊中,刘庆三则趁机再次逃入密林,这时,隋翼遥和杨玉容也折返回来,正好堵住刘庆三!刘庆三惊慌失措,只好向岛屿中心跑去。隋翼遥与何无为合兵一处,七人快步紧追,要说人的潜力真是无限,刘庆三虽说一把年纪,在这生死关头脚力竟不逊于杨玉容等人。再加上密林中道路崎岖,刘庆三连连数个急转弯,隋翼遥等人一时倒也奈何不了他。众人在密林中追逃了好几个小时,所有人都累得气喘吁吁。随着与岛屿中心距离的缩短,树林渐渐稀疏,眼前的一幕,令所有人都看呆了。只见在树林的尽头,岛屿的中心,竟有一座古城!整座古城外围是城墙,由巨石堆砌而成,看起来坚实无比。城墙大约有五米高,一看就有些年头了。从建造工艺来看,几乎毫无美感和秩序,然而却非常实用,充满了雄浑野性之美。正对着他们的位置,有一个门洞,透过门洞,可以依稀看到古城内部的情景,大约是一些石头堆砌的房屋,鳞次栉比,颇为大气。其实这倒也罢了,最令众人惊奇的是,整座古城虽然一看就是古物,但是却不显陈旧,似乎还未废弃,霎时间,大家都有一种穿越时空的恍惚感。刘庆三可管不了这么多,他仓皇钻进门洞,众人心中大急,连忙也跟了进去。一旦让刘庆三在古城里藏身,那可就不好找了!然而,当大家冲进门洞,穿过城墙,灾难突然来临了。霎时间,数以千计的大白鸟猛地从一片片房屋中飞腾而起,这些大白鸟身长超过一米,翼展大约三米,鸟喙似一柄匕首,铺天盖地而来,一时间,整个天地都变成了雪白色!众人吓得目瞪口呆,何无为惊道:“不好,信天翁!快跑!”然而,他说这话时,已然太晚了。不计其数的信天翁似一卷狂风袭来,若漫天飞雪,无处可躲!隋翼遥大急,立刻抬起枪,想要鸣枪吓走这些信天翁。杨玉容连忙按住,说:“翼遥,不可!没用的!这样会适得其反!咱们还是赶快躲到房屋里吧!”说话间的工夫,无数的信天翁已经逼近眼前,颇有吞吐天地的气势。七人看得心虚,一哄而散,就近找房屋躲避。何无为拉着蒋玲钻入一个石头屋子,然后连忙将屋子里的杂物全都堆到门口,堵得死死的,防止信天翁冲进来。这时,两人才松了口气,坐在地上歇息片刻,仔细打量着屋内的陈设。这一看,他们都吃了一惊,对视一眼,心中不自觉地生出寒意。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八章 我有一计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八章 我有一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八章 我有一计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六十八章 我有一计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六十八章 我有一计】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阴阳界尊最新章节

        天地为局,众生为子。执子行棋,亦或沦为棋子。棋局以布,我命由己,究竟谁主沉浮。
        PS 随风建立一个qq 群 ,喜欢这部作品的读者欢迎进来讨论下
        群号

  • 重生乡村霸主最新章节

        重生之后,张涛只想简单的做个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的安静美男子村霸。只是手抖了下,周围都跟着变了,村霸很简单,如果一村子都是亿万富豪,这村霸就。。。。js330

  • 混沌修真诀最新章节

        16岁中学生天宇,机缘巧合下来到玄天大陆,遇到小蓝、天叔、竹风等人,得到绝世宝贝,收麒麟,得龙蛋,入道宗,从此踏上修炼之路

  • 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

        很多朋友都说进了事业单位工作很轻松,但我每天都累成狗,因为我是这所女子监狱里,唯一的男管教。(本故事完全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无肉不欢最新章节

        孤儿出身的林小柔养了一只猫,开了个多肉植物专卖店,名叫“无肉不欢”。游手好闲的富二代顾一舟养了一条狗,爱吃肉好美女,人生信条也是“无肉不欢”。顾一舟:很好,这说明你我二人心有灵犀,默契十足。林小柔:呵呵,此“肉”非彼“肉”,顾少您理解能力似乎有点不在线。顾一舟:此“肉”与彼“肉”我都爱,一个也不能少。

  • 医品透视最新章节

        双狙在手,天下我有,我乃未来之子。史前实验室、外星侵略者、恐怖组织、美国CIA、神秘符号、进化之眼、其中到底有什么关联?张小鱼微末出身,一路艰难险阻,难挡我美女傍身,登顶之路。(

  • 重生娇妻:总裁宠不停最新章节

        丈夫与姐姐偷情,她怀胎数月惨遭灭口,再度醒来竟成了a市最有权势的女人。她恨!虐渣男,撕女婊,势要让她们付出应有的代价。

  • 大掌宫最新章节

        大明王朝的盛世长久不衰,看似风平浪静的表象之下,满是权力争斗的暗流汹波,明媚的阳光背后还有黑暗并存,何况是这绝不可能平静如水的帝王家。一个南疆女子,毫不知情的就走进了这场斗争中,本为找寻自己想要的,却不想找到最后,却永远的失去了。我从来都不属于任何人,因为我一直都属于你。

  • 重生少女玩转娱乐圈最新章节

        老公出轨,爹妈不爱,她奋力一跳,难道就这么轻易的死去,亚麻得!不可能!命运让她重生成为万众瞩目的女明星,人见人爱,从此她踏上了撕小三,虐渣男,重新拥抱人生的美好。

  • 绝世剑修都市行最新章节

        剑主夺舍重生行都市,无人可挡!杀向浩瀚宇宙的故事。

  • 西昭穿越记最新章节

        刑侦大队素来有”鹰犬“之名的易点点因一次配合缉毒工作,中弹落水。一觉醒来,竟魂穿到西昭国的一位艺伎身上。 还没弄清楚自己在这里的特殊身份,谁知竟被牵扯进一场杀人命案,自己还是凶手! “你杀的人?” “没有的事。” “何以证明?” “你放了我,我不跑,就在你眼皮底下,我能给你找出幕后真凶。” 西昭四皇子兼职京兆尹大人萧堃宇终于正眼看了这位女子,唇角一弯。“好。” 易点点的古代刑侦之路从此开启。

  • 死对头好像喜欢我呀最新章节

        江家的小少爷江野和姜家的小公主姜染从小不合,据说两人见面说话从来不会超过三句,但凡超过三句两人一定会大打出手不分场合。    某天姜染忐忑的打开某乎:死对头好像喜欢我,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网友A:上啊姐妹!搞他!    网友B:这是什么神仙剧情?    网友C:主要看脸,长得好就答应呗!    …    网友N:先找其他男人试探下?装作不知道刺激他出出气!    姜

  • 穿越之盗墓世界最新章节

        安宁: 天道执法者,左手掌生右手管死,一招不慎穿越到了盗墓世界。看她如何在盗墓世界风生水起,顺便找到了自己的良缘。
        楚玄烨: 盗墓世家,南京布防官,身负麒麟,传闻其人为西王母后裔。
        (简介无能)

  • 破妄天尊最新章节

        雾里梦花水中月,虚幻真假实难确。
        于老二的任务,王元娥的青睐,诸葛钢铁的婚约,恩怨情仇,艰难困境,于虚决定,绝不向天妥协,他要直难而上。

  • 重生宠婚:首席心尖宠最新章节

        直到被最爱的人亲手送进地狱,陆茗烟才终于看清所有人的真面目。然而,为时已晚,最爱她的人已经被她亲手害死。带着恨意和后悔她把自己推上了死路,黄泉路远,楚子漠,你且等我下来陪你!一朝梦醒,回到了结婚后的一个月,是悲愤,是后悔,还是喜悦。这白来的一辈子,她定要学着做一个好妻子,爱他,和他欢欢喜喜的过日子。至于对不起她的,她定要以牙还牙!

  • 不死赘婿最新章节

        杨家的倒插门女婿林峰意外被一个活了五千年的人夺舍!
        林峰从此走上人生巅峰!

  • 蚀骨危婚:婚期365天最新章节

        顾初晨对于简温暖而言意味着什么?是她枕在枕边的春秋大梦,是她隐隐作痛的陈年旧疾。而简温暖对顾初晨而言呢?只是一个可以为宋诗雪捐肾的女人罢了!肾被摘除,孩子胎死腹中,简温暖心如枯木。“顾初晨,如果有下辈子,我宁愿遭受枪林弹雨,只求不要再让我遇见你。”当她决然离去,男人却狠厉的说:“简温暖,你后悔了?可惜我不准!”

  • 封神:从一只小鸟开始进化最新章节

        我一个主角,拜托能不能给点尊严,连续八次重生活不过三秒?
        喂!系统你在干什么?系统?系统?干!又死机了。
        第九次,终于成功进化!
        “什么?”你叫姜子牙?让我帮你重建封神榜?
        那行,我看你可怜,同意就是了。
        “等等?”为什么我的对手也是重生来的,这个世界怎么回事?
        我只想安静的当一只自由自在的小鸟,有错么?

    本章内容提要:
    ...    何无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慎始慎终,方得长久,对于推理破案尤其如此。这根本就是一种拆弹游戏,容不得半点马虎,稍有不慎,便会付出惨痛无比的代价。而最可悲的是,这还是运气最好的情况。”众人含着泪将毕述文安葬,上官义痛哭流涕,在坟前久久跪拜,悲痛不能自已。杨玉容看着低矮的坟头,慨然长叹,说:“他一生......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