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玲躺在他的怀里,安详地睡着。何无为瞅着她俊俏的面容,忍不住轻轻吻了一口。蒋玲微微睁开眼睛,模糊不清地说:“无为,别闹。”何无为忍不住笑了笑,虽然自己如此倒霉地进入了如此倒霉的地方,但是,能有佳人生死相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正遐想着,忽然,走廊远处,传来咯噔咯噔的脚步声。何无为陡然一惊,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背后直冒寒气,忍不住一下子站起来。这时他才想起,蒋玲还在自己怀中呢,可是他想到时,蒋玲已经滚落在地,眼睛微微睁了一下。就在这一瞥之间,他忽然注意到,蒋玲的双眸竟隐隐有些发绿!他惊得目瞪口呆,连忙擦了擦眼睛,再看时,蒋玲已经闭上双眼,安详地睡着。而就在这时,脚步声戛然而止,舱内又恢复了之前的死寂萧条。他不禁觉得毛骨悚然,使劲敲了敲脑袋,确定不是梦后,再也绷不住,惊叫了一声。这一声嚎,众人一下子全被惊醒了,都以为出了什么事,纷纷跳起来,警惕地看着周围。蒋玲四下瞅了瞅,秀眉微蹙,说:“何无为,你搞什么呢?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我会躺在地上。”上官义抱怨道:“这不是胡折腾么,大半夜的你别吓唬人!”杨玉容注意到何无为的表情有些异样,说:“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何无为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说:“我……我刚才听到了人的脚步声。”此言一出,众人都感到心中寒意陡生,不禁都打了个哆嗦。上官义颤声说:“真的假的?你……你没听错吧!”何无为面色很难看,轻轻摇了摇头,说:“我确定自己没听错,的确,这舱内刚才有脚步声。”蒋玲问道:“那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何无为指了指走廊一端,说:“应该是那里。”毕述文眉头紧锁,说:“这可就奇了怪了,咱们就守在楼梯口,楼梯口不可能上来什么东西,而四层五层以及外面的大厅咱们都搜了一个遍,不该有什么东西啊。”上官义心中微动,说:“会不会是文诚勇?有没有可能是他跑出来了?”杨玉容摇了摇头,说:“绝无可能,那个洞穴,谁也出不去,这点我还是可以确定的。”何无为想了想,说:“我听着也不像是他的脚步声。”这一番分析下来,众人觉得越发害怕,面面相觑,谁都不说话,气氛一下子沉寂下来,一种无形的紧张感悄然吞噬着众人的心灵,空气中弥漫着恐惧悚然的气息。这时,杨玉容眯了眯眼,说:“怕什么,没什么可怕的,那脚步声不是现在也没有了吗?说明那家伙怕我们!我弱敌则强,我强敌则弱,咱们自己不能先害怕了!”毕述文点点头,说:“是啊,无论是什么东西,咱们得先自己定住神。”何无为渐渐缓过神来,说:“对啊,咱们六个不能乱。”上官义依旧是面色惊恐,说:“何无为,那声音,你确定是人的脚步声吗?”蒋玲秀眉微蹙,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杨玉容哼了一声,说:“如果是人更好,人我才不怕呢,我最不怕的就是人!”然而,她自己说这话,自己都觉得心虚,其实她心里也知道,在这个鬼地方,出现活人,才是最恐怖的。蒋玲声音有些颤抖,说:“对,没什么可怕的,什么可怕的都没有。”这时,何无为的那股倔劲犯了,他咬了咬牙,说:“肯定有东西在装神弄鬼,老子偏要试试他的厉害!”说着,他信手拔出匕首,向走廊传出声音的那端一步步走去。蒋玲见状,不假思索地跟了上去。杨玉容和毕述文犹豫片刻后,也走了过去,张爱德想了想,也跟在众人后面。上官义虽然十分恐惧,但是相比于落单,还是跟着何无为他们比较好。于是,六人小心翼翼,浑身的神经紧绷着,几乎是半步半步地前行,走廊里的淡绿光此时显得格外诡异,一具具横七竖八的尸体,一张张扭曲狰狞的面孔,似乎都在眼睁睁地盯着他们。他们几乎紧张到了极点,每根毛孔都透着警惕,手紧紧握着刀柄,青筋暴起,指头都捏红了。然而,奇怪的是,他们转了一圈,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一切都和他们来时一模一样,没有哪怕一点点变化。如果不是何无为在大事上一向靠谱,众人几乎都要怀疑他听错了。然而,既然他几乎肯定不会听错,而舱内又是空荡荡的,那这脚步声,是谁发出来的呢?众人不敢往下想。六人面面相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空气似乎变得格外冰冷,上官义忽然颤抖着说:“会不会……会不会是鬼……”“不会!”毕述文断然地说,“这地方处处透着诡异,咱们万不可自己乱了心智,胡思瞎想!”何无为赞同地点点头,说:“就是,我看,咱们继续轮班睡觉,该干什么干什么。”杨玉容说:“就是,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她话未说完,忽地,走廊的一端,响起咯噔咯噔的脚步声!六人吓得魂飞魄散,咬了咬牙,拿着刀子向声源处追去,跑了两三分钟,一直跑到通道尽头,却发现四周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大家的脸色全都变了,上官义失声道:“这……这真的是鬼!”毕述文和杨玉容动了动嘴唇,想反驳,却都不知道说什么,因为这似乎真的没法解释,甚至连一条牵强的理由都找不到。何无为思忖片刻,说:“你们把身上的硬币都给我。”众人有些不解,但还是照做了,何无为在地上将硬币摆成一个形状,拔出匕首,横在地面,说:“这是降妖除魔的阵法,至少能够起到警戒作用。”虽然看起来很扯淡,但是大家此时惊惶无措,看到这个阵法,确实都安心了不少。蒋玲说:“我们还是继续睡觉吧,依然是轮流守夜,有什么事明早再说。”不过,很显然的,到第二天早上之前,没有一个人睡着,大家胆战心惊,生怕一闭上眼睛,魂魄就被勾走了。算着时间,已经是上午了,何无为想了想,说:“怎么样,大家都还好吧,没问题的话咱们继续下去。”上官义立刻说:“你疯了吧!何无为,还继续下?”何无为坚定地点点头,说:“没错,我们要继续往下走。”这一次,大家都有些犹豫,蒋玲走到何无为身边,说:“我跟着无为,我觉得也应该往下走。”杨玉容思忖片刻,说:“狭路相逢勇者胜,我也要往下走!”这样一来,六人中实力最强的三个年轻人都决定继续向下,毕述文和张爱德犹豫了一会儿,也决定跟着向下走。上官义无奈地苦笑一声,说:“罢了罢了,何无为,算我服了你!”于是,何无为打头,上官义殿后,大家小心翼翼地下楼梯,来到第三层,打眼一看,都觉得有些不寒而栗。第三层依然是走廊与房间相间分布的格局,只是房间更加高级,很明显是科研实验室。第三层的整个地面都扭曲了,坑坑洼洼,此起彼伏,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在第二层向上拼命撞击。在地面上,有许多细小的破裂口,似乎是从下层破地而出的。在走廊里,到处都是残缺的尸块,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找不到,四下望去,均是一片狼藉。更可怕的是,在一块块残尸间,躺着许多胎儿状的怪物尸体,这些怪物形似刚刚出生的小孩,只是面目狰狞,牙尖齿利,仿佛地狱的恶鬼一般。在淡绿光的照射下,这一幕幕场景显得格外诡异恐怖,所有人都感到毛骨悚然,这里简直是真正的炼狱!上官义瞅着这一块块残尸,颤声说:“这些……这些尸体好像是从内部直接爆炸了!”毕述文蹲下身子,仔细观察一番,说:“对,好像是这样,而且这些尸体的肌肉似乎都已经被啃食了,仅剩下一张人皮。”蒋玲眼神微动,指着地面说:“难道是这些……这些怪胎?是它们搞的鬼!”何无为皱眉道:“这个不好说,不过看位置,好像差不多吧。”杨玉容观察着地面的破裂口,沉吟道:“这些破裂口都不大,最大的也就是碗口粗细,从这痕迹来看,应该是一些坚硬物体以极快的速度撞破金属板,这速度几乎可以媲美子弹了。破裂口底下一片漆黑,想来第二层没有绿光藤蔓。”何无为捏着下巴,说:“你们说,这些破裂口,这些死胎,还有这些残尸,它们之间是个什么关系呢?从相关位置来看,说没关系怕是不可能的。”毕述文思忖道:“从现场来看,这些人似乎生前在疾速狂奔,然后突然爆炸。我想会不会是从底下射上来了什么东西,导致了这一切?”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三章 脚步声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三章 脚步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三章 脚步声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三章 脚步声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十三章 脚步声】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我的幽冥鬼夫最新章节

        不过是拍个鬼片,剧组居然让我和死人拜堂成亲,可是为什么拍摄现场没有一个人?导演呢?摄像机呢?突然间,我被一片冰凉包裹住,完全动弹不得!一声低低的轻笑响起:“老婆,就等不了了吗?”什么老婆?他在说什么?台词不是这样的呀!

  • 人间兵器最新章节

        终于结束了《兵器》,心中有些欣慰,也有些遗憾,兵器的故事并未完结,还继续在你我的梦里上演~

  • 乡间诡事最新章节

        我本是一个平凡的人,本该过着平淡的生活,怎奈造化弄人,我的这一生,注定不再平凡。人肉筑墙,泥人吊塔,是什么,造就了这一切?尸蜱,鬼山魈,又是什么,在暗处注视着所有?四月八,毛虫嫁,十八进了牛王家;磨刀独自赴,血染战袍杀;缘生缘灭缘离去,天知地知你不知;问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要想知晓缘去处,还得求问系铃人。

  • 霸剑圣尊最新章节

        流云宗弟子郑辰遭暗算致死,却被一代剑尊附体重生。殿试大比展剑技,入剑冢,吞剑气,修剑意,不入同盟,自创剑盟。rn三宗论剑,夺得阳城第一剑。前一世的剑尊,再耀今世的辉煌。一位少年一柄青风,一条血路。rn

  • 浴血兵魂最新章节

        元灵星球,因为粮食和石油危机,百年未生大规模战争的各个国家,突然爆战争,上百亿百姓卷入战争当中,作为地球人胡浩,第二次穿越到了这个星球,本想环游世界,奈何战争爆。作为列兵,“浩哥,敌人已经冲到很靠近的位置了!”胡浩:“打!”作为将军。“师长,对面那个师的部队把咱们的地盘給占了!”胡浩:“砸!”作为大将军。“大将军,马拉国说海岛不租給我们,給多少钱都不租!”胡浩:“抢!”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浴血兵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最新章节

        叶澈死了,又复活了。【真攻略+英雄神体+血脉+奥义真谛】有点不知所谓,但事实上,他从s7赛季决赛的那天,到达了七百年后,悄无声息,仿若被那个世纪抛弃。不过还好,七百年后的地球居然还有英雄联盟。当有一天打英雄联盟跟性命挂钩时,当段位徽章会在现实中具现强化身体时,当因为英雄联盟而开启全人类的进化之路时,当所有人在痛苦的为了胜利挣扎煎熬时。叶澈,bug般的来到了这一年。
        </p>
        各位书友要是觉得《英雄联盟之七百年后》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p>

  • 重生之嫡女虐渣手册最新章节

        身为侯府嫡女,上一世的顾云歌却被视若己出的庶妹和姨娘耍的团团转。重活一世,她定然要活得精彩,护幼弟,压姨娘,打庶妹,虐渣男,她一个都不漏!可怎么一不留神,就被这么上一世几乎没有交集的妖孽摄政王殿下给缠上了?

  • 过期不爱,渣男前夫请让路最新章节

        陆冬暖以为和傅夏凉相遇相爱是场意外,没想到却是傅夏凉精心谋划已久的,为了保护他所爱的女人,将她当成替身和挡箭牌……当她明白一切,决绝的离开,但是离开后她才发现肚子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两个小娃娃……六年,陆冬暖用六年的时间成了国际巨星,带着一双儿女外加一个完美的美籍华裔老公再次出现在傅夏凉眼前时,仿佛对方只是一个路人。但是……儿子抬头看着她酷酷的问道:“妈咪,这个男人就是我那个渣男爹地?”紧接着……女儿拉着她的手花痴问道:“妈咪,他就是我爹地吗?爹地好帅啊!”陆冬暖:“……”这两个给她拖后腿的小不点果然是傅夏凉那个混蛋的亲生儿子和亲生女儿!

  • 遇见刚好的你最新章节

        “萧萧,是你吗?你终于回来了,你知道吗?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男人眉头紧皱,紧闭双眸迷迷糊糊地喊着她的名字。
        突然间,男人睁开那深邃的双眸,黝黑的瞳孔深似海一般看不到底。他不止一次从这样的梦境中醒来,梦里是那么的真实,清晰的能摸清她那娇小精致的脸。
        男人脸上透着前所未有的的冷漠,全身上下没有一丝温度。
        他没有想到她就这样离开,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他不明白为什么她走的这么急,只要再等他一个月的时间,所有事都能解决,她为什么走的这么匆忙,一点音讯都没有,让他怎么找也找不到。

  • 曾有故人来最新章节

        一个女人的一生。

  • 玉质风骨最新章节

        她说;情根深种,奈何缘浅,你我注定咫尺天涯两相望。他说;生一次,活一世,爱护你是我唯一的使命。红玉是寄养在道观里的公主,过完了十五岁生日她就要回宫和父皇母后团聚,和未婚夫完婚。在回京途中她与风华绝代的江湖浪子独孤南风邂逅相遇,他们一见如故,再见依旧。

  • 重生之农女成富商最新章节

        薄情爹刚中了举便与镇上王员外家的小姐勾搭上,一回家便诬陷娘偷人,还借了阿奶的手强灌了娘堕胎药。阿九重生归来,勇敢的救下了娘,更与上一世将自己与娘欺凌至死的渣爹、毒后母、坏婶娘、心机堂姐都收拾得干净。rn阿九在山洞中得了个神奇的珠子,还遇到了对她舍命相护的‘狼孩’阿离‘。rn阿九与阿离一起,创造幸福生活,渐渐的发家致富!守护着自己想要守护的人。

  • 仙神之力最新章节

        【传统玄幻文】破碎的空间,漂浮的躯体,觉醒的神魂。光怪陆离的世界,凶险的秘境,古老的传说,神秘的力量,打破仙与神的界限,震慑远古神魔!

  • 死亡迷案录最新章节

        A市接连发生几起连环杀人案,死者都为红衣妙龄女子,傅辰逸高智商天才因缘巧合之下,介入这起案件,被怀疑为犯罪嫌疑人。然而,所有的问题直指傅辰逸,隐藏在背后的x组织,不为人知的芯片秘密,复杂的案情。究竟在这背后是怎样的真相?

  • 九劫星尊最新章节

        伊人欢笑是相聚?是别离?兄弟生死是希望?是绝望?大道无情是人性?是规则?逆天而行是生门?是死路?九劫搅动风云舞,少年长啸逆命殊!玄星耀破九重霄,星图在手话巅峰!小镇少年,独自而行,背负着迷茫的使命,走出小镇,逆天修行,从而傲视苍穹,纵横乾坤。

  • 阴缘鬼夫最新章节

        我从小被姥姥说是个至阴的人,会遇到古怪的东西,可活到二十多岁也没事。为了反抗姥姥说的不能找男朋友,我找了一个男朋友,并且在毕业之余去了他家。却没有想到,从此厄运不断!

  • 此生如若负卿心最新章节

        萧攸宁带着最美好的祈愿同赵储坤和亲,恩爱不过恍惚间,他却一朝起兵让她国破家亡。他搂着新娶的王妃,踏着她的尊严登上至尊之位,她却如同金丝鸟困在牢笼任人宰割。

  • 春风十里,不如娶你最新章节

        为救亲弟,轮为一夜替身,给她留下了一颗‘铁铮铮’的证据!

    本章内容提要:
    ...    蒋玲躺在他的怀里,安详地睡着。何无为瞅着她俊俏的面容,忍不住轻轻吻了一口。蒋玲微微睁开眼睛,模糊不清地说:“无为,别闹。”何无为忍不住笑了笑,虽然自己如此倒霉地进入了如此倒霉的地方,但是,能有佳人生死相伴,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正遐想着,忽然,走廊远处,传来咯噔咯噔的脚步声。何无为陡然一惊,只觉得......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