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无为摇了摇头,与众人回到大厅,毕述文问道:“对了,还没问你们,生路在哪里?”何无为嘴角一笑,说:“你怎么会觉得我们知道生路了?”毕述文笑了笑,说:“你们的表情告诉我的,我想一群毫无头绪的人绝对不会是你们这种状态。”何无为鼓掌道:“真是聪明人,没错,生路是找到了,它就在我们脚底下!”张爱德和毕述文都吃了一惊,毕述文敲了敲脑袋,说:“真是老糊涂了。”张爱德说:“别这么说,这个谁能想到呢?”蒋玲点点头,说:“是啊,反正我们谁都没想到,不过,我们必须找到机关,才能打开大厅的出口。”于是,众人开始在大厅中寻找机关,没一会儿便有了发现,原来,大厅正中央有个可以按下去的小方块,由于颜色与周围相同,不刻意找很难有所发现。上官义把手放在按钮上,深吸了一口气,说:“是生是死,在此一举!”说着,他用力把按钮按了下去,接着,大厅地板下传来咔嚓咔嚓的声音,整个大厅都剧烈抖动起来。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不禁都倒退了几步。伴随着轰隆声,大厅的中央逐渐打开一个裂口!这开口较为狭窄,仅容一人通过,里面的通道有比较窄的阶梯。众人都喜不自胜,高兴地凑到通道口,打眼一看,脸色都微微变了变。只见在狭窄的通道中,几具尸体挤在一起,肢体因挤压而严重变形,五官扭曲错位,面容狰狞,眼神中满是惊恐绝望,胳膊直直地上扬,手几乎要伸出通道口!看样子,他们似乎是在争相向上逃跑,至死都想拼命爬出去。看到这一幕,所有人的笑容都瞬间凝固了,心中骤然紧张起来,一种无形的绝望感从通道口扑面而来,仿佛是这几具尸体的灵魂跃然而出,侵染着这些后来者的心绪。整个气氛骤然黯淡下来,众人都感到一丝隐隐的不安,一种不妙的猜想油然而生。上官义颤声说:“这些人在逃跑,在逃跑!他们为什么要逃跑?我想他们肯定知道这里是死路一条吧。”杨玉容疑惑地说:“难道……难道底下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比……比咱们这里的还可怕?”看大家都有些心慌,何无为硬着头皮笑了笑,说:“你们看哈,这就是互相谦让的重要性。记得小时候做过一个游戏,几根绳子拴着纸球放在瓶子里,如果一起提,就会提不出来,只有人人都有牺牲精神,大家才能一起活命。他们几个,哈哈,正好是反例。”何无为自顾自地说着,虽然气氛越来越尴尬,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尴尬算什么,总比绝望恐慌要好吧。蒋玲也勉强笑了笑,说:“啊,对啊,我们也做过这游戏,当时觉得有点扯淡,现在看来还是蛮有真实依据的。”毕述文失笑道:“你们这小两口一唱一和的,真是有趣,不禁让我想起年轻那会儿,唉,现在都老了。”说着,他看了看张爱德。张爱德立刻明白毕述文的意思,也开始没话找话,说:“啊,对啊,时光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就到了这般年纪了,还老是给年轻人拖后腿,真是惭愧啊。”蒋玲清了清嗓子,说:“我澄清一下哈,我和这个混蛋何无为,没有……”何无为信手揽住她肩膀,低下头猛地吻到她的香唇上,蒋玲愣了愣,没有挣扎,犹豫片刻后,轻轻闭上了眼睛。何无为的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他知道,这个女人,他是稳拿了。上官义干咳了几声,说:“好吧,你们赢了,与其在这里看你们打情骂俏,我还不如下去找死呢。”杨玉容沉吟道:“其实下去也不一定就会有危险,看这几个货,连小学生的游戏都搞不定,肯定是笨蛋,哪能与我们相比?”毕述文本想开口客观地说几句,但是看大家都有点像惊弓之鸟,便笑了笑,说:“对啊,也许这几个人就是自己吓自己,最后互相挤死了。”上官义轻轻摇了摇头,说:“理解你们的好意,不过,你们就不要自己骗自己了,你们说说,他们的死因是什么?看他们的死相,不像是中毒,更不太可能是窒息,至于外伤,至少能见的部分并没有。你们千万别告诉我他们是互相挤死的。”这时,何无为松开了蒋玲,将她牢牢地抱在怀里,说:“说不定是活活吓死的。我看多说无益,咱们拖出来看看再说吧。”上官义皱眉道:“你不怕放出来什么吗?”毕述文摇摇头,说:“如果底下的所谓可怕的事物,会被这几具尸体挡住的话,我想也没什么可怕的了。”蒋玲笑道:“是啊,上官警官,我看你是吓傻了吧。”杨玉容此时渐渐缓过神来,说:“我看根本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硬碰硬干一仗。”何无为赞道:“就是佩服这种精神,咱们都这份上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大不了拼一把!”于是,众人七手八脚地将这几具尸体拖了上来,然而,眼前的一幕令所有人都愣住了,在这几具尸体被拖出来后,通道更深处又出现了数具挤在一起的尸体!死状几乎完全相同!这时,他们产生了一种可怕的猜想,难道,整条通道都被尸体塞满了!底下到底有什么可怕的东西,能让这么多人全都丧心病狂地挤在这狭窄的通道内,想要逃到毫无生路的死亡大厅!上官义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说:“难道这些人都是笨蛋,都是怂包?”何无为硬着头皮说:“我说上官警官,你听没听过有种现象叫做盲目从众?我记得有个小故事,就是一个人假装若有所思地往天上看,然后很多路人都……”上官义皱眉道:“你觉得你这话有哪怕半分的说服力么?”何无为撇了撇嘴,说:“虽然完全没有,但是至少也是一种有趣的尝试吧,嘿嘿。”蒋玲点点头,说:“对啊,所谓失败是成功之母嘛。”说到这里,她自己都觉得实在是尴尬,便闭口不言了。毕述文笑了笑,说:“我看我们还是先验明死因再说吧。”杨玉容点头道:“对啊,别先自己吓自己,我就觉得没什么,这些人就是活着,我一个人也能把他们全办了!”于是,上官义和张爱德立刻对这些尸体进行检验,然而,几番查验下来,两人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何无为问道:“怎么了?有……有什么问题吗?”上官义面色惊恐,轻轻地摇了摇头,说:“没问题。”蒋玲秀眉微蹙,说:“没问题你这个脸色摆给谁看?吓唬人呢?”张爱德深吸了一口气,说:“不是上官警官摆脸色,只是……只是没问题就是最大的问题。”蒋玲愣了愣,说:“难道……”“没错。”上官义说,“这两具尸体查不出死因。”何无为笑了一声,说:“原来是技术不行。”上官义眯了眯眼,说:“你最好不要质疑我的专业性。”何无为摇了摇头,说:“那又如何?无头案全国到处都是,搞不清死因又如何?就算是鬼魂作案,也不可能一丝痕迹都不留。”毕述文点点头,说:“我同意何无为的看法,就算是鬼片里,也不可能连个死因都没有。”杨玉容一拍大腿,说:“咱们干脆直接下去,把那些尸体都拖出来,是骡子是马瞅一瞅不就知道了?”何无为想了想,说:“我看杨警官说得有道理,咱们在这儿耗着瞎猜能有什么意义?还是赶紧下去吧。”上官义神情激动地说:“我说你们是疯了吧?你没看到他们的表情?那是绝望,绝望!他们肯定知道外面是死路一条,但是他们宁可选择死也不愿待在下面,这底下的东西是有多么可怕!”蒋玲眼神微动,说:“这个世界,不争鸣便死,我也下去!”上官义白了她一眼,说:“拜托,玲子,你哪次不是跟着何无为?他就算是要死你也会去的。”蒋玲动了动嘴唇,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何无为将她揽进怀中,说:“我们是为了共生,从来不是为了求同死,可是你呢?你说过,你家人还在你家里等你呢,难道你就不想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看到他们惊喜而泣的表情么?”杨玉容说:“就算他们没有说服力,我呢?我跟你们任何人都没有感情纠葛。”上官义无精打采地说:“艺高人胆大,你武功那么高,就算是鬼来了也得死在你手里,你怕什么。”毕述文咬了咬牙,说:“我也下去!我一把老骨头,这个总可以劝动你了吧。”上官义愣了愣,说:“拜托,你要想好啊,这底下是地狱!地狱!”毕述文昂起头,说:“那又如何?就算真是地狱,反正早晚是要去的,早去转一遭,等以后真死的时候,也不至于那么没经验了。”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章 绝望的尸体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章 绝望的尸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章 绝望的尸体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五十章 绝望的尸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五十章 绝望的尸体】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总裁的花样小女仆最新章节

        她是一家集团公司的继承人,美貌倾城、清纯可爱的千金大小姐;他是另一家集团公司的创始人,冷、酷、帅的王者。一次偶然的机会相遇,竟使得娇艳如花的小公主沦为他的小女仆。一向果断有主见的公主在他面前却总是百口莫辩、受尽委屈,只因他不信她、他故意折磨她!在受尽他和他的花花草草们的百般虐待之后,温顺的小猫终于怒了。逃离了这个让她既爱又恨的男人,他发疯般满世界寻找,发誓不找到她将终生不娶!最终他能否找到他?有情人能否终成眷属?那就得看被她喻为禽兽的他是否能经得住考验

  • 寻宝高手闯花都最新章节

        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被迫卖店的美女陈婉儿,被当成乞丐施与馒头。凭借高超的斗石眼力与寻宝鼠,一步步走入世人关注的视线。且看秦如风如何玩转人生,收获各色美女……

  • 冥主大人缠上身最新章节

        为救我才华横溢的姐姐,我爹和一堆亲戚,把我扔山洞献祭了,却没想契约了个千年老妖。契约就契约吧,但你为什么刷我的卡,住我的房,最后还要借我的肚生个娃?!我忍无可忍,打包跑路,却被他十里红妆,阴兵开路,用三千繁华彼岸花轿,给硬生生绑了回来。“冥主大人,咋有话好说!”“没事,娘子,咋有话,床上慢慢说。”

  • 一念执魔最新章节

        “汝此去,路坎坷,欲何为?”    “登九霄,凌万古,寻那心中之魔。”    “若穹顶十万群仙阻拦,若何?”    “那便易此天,斩万仙,从今往后千万年,魔道之路再无仙!”

  • 试婚100天:帝少宠妻七天七夜最新章节

        望着眼前如同缩小版的自己,他大脑有一瞬间的空白。“我们的妈咪就是你的老婆,怎么?你的老婆有两个娃这事你不知道?”小娃儿望着他,“好心”的提醒。他呆愣了两秒,脸上的神情瞬息间风云变幻。“亲爱的,在哪儿?”下一刻,他拨通了电话,冷若寒霜的脸,冰火弥漫的眸,危险的气息让人窒息,声音却一如平常。“好,等着我,我马上过去,有惊喜给你。”好,很好,他倒要看看那个女人还瞒了他多少事?这账是该好好算算了。“这也太狠了吧?”两个娃目瞪口呆,这“惊喜”貌似有点大,看来有人要遭殃了!!!

  • 盛世女狂,凤临天下最新章节

        “谈恋爱是不可能谈恋爱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谈恋爱的。”“我秦愢菱就是饿死,从这里跳下去,变成男的,都不可能谈恋爱的!”……我女朋友真漂亮!

  • 绝境超脱最新章节

        你想书写神话吗?    你想......成为神话吗?自绝境中超脱,将自己的名篆刻进众生叩首的史诗?    平凡的大龄青年唐居易,被迫来到了一个精神病的“游乐场”,加入了一局事关生死的“游戏”。    但是,他很快发现,这所谓的“游戏”,已经远远超出了常理可描述的范围......

  • 我的辉煌人生最新章节

        豪门子弟?富家千金?这些人在我眼里根本不算什么,我才是真正的第一豪门!

  • 快穿:她有特殊的逆袭方法最新章节

        狐狸精阿九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一心向道想要成为女仙。  然而就在她渡劫之时,遭正道人士围攻被一枚不明系统救下,开始她的快穿之旅,她的任务是完成她们的心愿。  系统:你干了什么?错了错了!  阿九委屈脸:我完成了。  气炸的系统:让你逆袭,不是让男主爱上你,我们是正经系统,不走言情路线…  阿九:长的美,怪我喽?  【无cp,狗血剧情,正能量】

  • 鳯归兮最新章节

        即这一世无法改变,那便重现一世,扭转乾坤,不问世事繁华,无明争暗斗与世俗纷扰,只愿君心似我心,定不负相思意。

  • 人生需要经历一次跳槽最新章节

        以第一人称叙述职场女性的努力与思考,在日常工作中找到凡俗生活的意义。

  • 断兽成神最新章节

        被勾魂鬼误勾的张小安。到了冥界,却意外得到食兽丹,成了一名断兽的断冤小官,从此开起了他逆天的苦逼生活和搞笑的爬升之路。在一次一次的节外生枝的高调办案下,竟然迁出了一件逆天的阴谋,在漩涡中间蹦哒的他却不自知。一不小心糊里糊涂的成神了?尼玛,这波操作简直666啊!看张小安成神竟然有一种想要抽他的冲动。

  • 重生八零:邵家小媳妇最新章节

        重生之后,如凤涅槃,自以为已经知晓一切,可以呼风唤雨,却偏偏遇到了他,导演,剧本好像不对了啊......

  • 妙手小仙农最新章节

        小农民偶得女娲传承,修炼补天神诀、治病救人、古武,神眼,鉴宝识物、催生动植物等能力样样齐全,财色纷飞踏来。 他拳击嚣张二代,脚踢各路恶霸,怀抱美人无数……从此踏上修仙追神之路,步步生莲,平步青云,悄然走向巅峰人生!

  • 总裁的替嫁娇妻最新章节

        为了救父亲,女佣苏暮雪代替主人穿上婚纱,嫁给了一个陌生男人。
        可是说好的穷男怎么变成了千亿总裁?重点是,还这般美如妖孽!
        从此以后,白天他温软如玉宠她入骨,晚上他变成饿狼把她吃干抹净!
        “霍言晞,我只是替代品,放过我吧。”
        “对不起,我不认你的身份,只认你的身体!”

  • 恶魔,请你不要靠近我最新章节

        来自一千年后的天才默玄在执行任务时受到了粒子流攻击,魂穿到21世纪的墨萱身上,一场未知之旅开始了,她能否回到属于她的家?她与他们又有什么故事要发生?

  • 迟夏风最新章节

        江湖风云莫测,跨越十年的时间养成,十年前的主人公和十年后发生的江湖故事,包括江湖恩怨,帮派是非,爱情仇恨,朋友大义一系列故事来展开

    本章内容提要:
    ...    何无为摇了摇头,与众人回到大厅,毕述文问道:“对了,还没问你们,生路在哪里?”何无为嘴角一笑,说:“你怎么会觉得我们知道生路了?”毕述文笑了笑,说:“你们的表情告诉我的,我想一群毫无头绪的人绝对不会是你们这种状态。”何无为鼓掌道:“真是聪明人,没错,生路是找到了,它就在我们脚底下!”张爱德和毕述文......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