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义说:“我看咱们也别瞎猜了,只要我们四个团结,谅那些人也翻不出什么浪花,还是赶快走吧。”杨玉容点点头,说:“也是,关键还是在于咱们要一心,这么多关都闯过来了,生死交情,我们可千万不要起内讧,那些德国人、日本鬼子就是前车之鉴。”何无为点头道:“对,这是关键问题,我也表个态,只要别人不起内讧,我才懒得惹事。”蒋玲深深地看了上官义一眼,说:“我与何无为一个态度。”上官义微微一笑,说:“好,咱们进通道吧!”于是,四人进入最后一个通道,这个通道与前三个大为不同,他们沿着通道走了半个多小时,也没看到任何淡红光或者金属门。前方与后方都是一片幽深,众人靠着绿光果实勉强照明,仿佛行走在无边无底的深渊中。人类对黑暗,有着天然的恐惧,油然而生的恐怖感就如同这似乎无边无际的黑暗,逐渐将他们的心智吞噬。何无为打了个哆嗦,说:“这里太安静太黑了,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说时迟,那时快,四周忽然响起咔嚓咔嚓的声音,地面猛地开始转动,四人所在的前后二十米左右的走廊突然扭转,迅速转了四分之一圈!他们猝不及防,惊得目瞪口呆,仓促之下险些摔倒。眨眼间的工夫,他们的前后已经不再是幽深无底的黑暗,而是隐约可见的通道,充斥着淡蓝色的光芒!蒋玲惊道:“糟糕,这是个机关,我们前后的通道,已经不是之前的通道了!”四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上官义叫苦道:“也就是说我们暂时可能回不去了!果然又要倒霉了,天知道这淡蓝色的光又代表着什么!”何无为硬着头皮笑了笑,说:“我听说蓝色代表忧郁的深沉,说不定有帅哥哦。”杨玉容无奈地说:“何无为,我真佩服你的心理素质。”蒋玲渐渐定下神来,嘴角一笑,说:“嘿嘿,脸皮厚的人也是有好处的。”上官义叹了口气,说:“我们现在该怎么……”这时,四人隐隐听到,他们的前后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杨玉容说:“何无为,这就是你说的帅哥?看起来还不少呢。”何无为绷不住了,信手拔出匕首,说:“别刺挠我了,我都快吓尿了,准备战斗吧!”其余三人也随即拔出刀子,紧紧地盯着通道两端。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脚步声快速逼近,众人定睛一看,前后各有十几个衣衫不整浑身是血的男子张牙舞爪地冲过来!这些人,分明是墨镜男的手下,也就是蒋玲的死对头!上官义连忙说:“你们站住,别误会,咱们都是一条船上的!没必要互相伤害!”杨玉容皱眉道:“别废话了,你仔细看看,他们还是人吗!”只见那些男子,双目翻着白眼,浑身泛着恶心的铁青色,肢体血肉模糊,对着空气拳打脚踢,似乎是电影中的丧尸一般。他们一个个身体微微颤抖,额头青筋暴露,满脸怒色,五官扭曲,仿佛心情极端愤怒。蒋玲沉吟道:“想必蓝色果实是致人疯癫,使人类陷入无休止的愤怒!”何无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说:“看来血战在所难免了。”杨玉容想了想,说:“咱们背靠着背,面向着他们,互相支撑援助,这是考验我们团结的时候,谁也别掉链子!”上官义抿了抿嘴唇,说:“咱们是要在这里死战,还是趁机向两边跑?”何无为立刻说:“必须死战,两边都是死路,只有拼死一战方有生机,我话撂到这儿,谁跑谁是孙子!”说话间,那些发疯的男子已经逼到他们面前,何无为与蒋玲并肩,上官义与杨玉容并肩,两组人背靠着背,深吸了一口气,各自出手,开始迎战。何无为当头一脚将领头的男子踹翻,刀锋一挥,迅猛地割破了另一个人的喉管。蒋玲刀锋直指,戳进一个人的胸膛,又反手一刀,插进另一个人的肋骨。那人挣扎着向蒋玲扑过去,蒋玲狠狠地一肘子将他顶翻。可这时,又有三个人一齐向她袭来!她凌厉地一脚踢翻中间的人,迅速将匕首插入右边男子的脖颈,可是另一个人从左边钻着空档扑了过来!何无为见此情形,不禁大急,低吼一声,奋力推开自己面前的两个人,转身一脚,将蒋玲左边的人踹开。可这时,他身前突然窜过来四个人,冲着他疯狂地拳打脚踢!他一脚将其中一人踹倒在地,抓住一个人的臂膀,狠狠地撞倒另一人,同时匕首猛刺,将最右边的人戳翻在地。另一边,上官义渐渐有些支撑不住,面对五个人疯狂的攻击,他只好使出闪转腾挪的招数,这一下,把整个队形都打乱了。四人彼此撞击,都有些站立不稳,那些疯人趁机近身扑上来!说时迟,那时快,杨玉容利索地纵身跃起,在半空干脆地转了几个圈,两条腿刷刷地踢出,双脚裹挟着疾风,几乎瞬时将七八个疯人撂倒!这一招出来,三人都惊呆了,原来杨玉容的武功竟如此之高,可以说远超三人!好歹把这些人全都撂倒,他们终于松了口气,上官义挠了挠脑袋,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啊,我拖后腿了。”何无为嘴角一笑,说:“没关系,杨警官这条大腿足够带着你了。说起来,杨警官这功夫……”突然,他的脸色骤然变了,惊慌地指着地面说:“他们……他们……”三人连忙看去,只见那些倒在地上的疯人,竟又开始慢慢地动弹起来,眼看就要再站起来!他们看得寒意陡生,心中不禁叫苦,这么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上官义立刻说:“趁他们还没恢复,再打一次!”于是,四人再次出招,频出狠手,将刚刚要站起来的疯人再次打倒。可是,那些疯人倒地之后,又颤巍巍地爬了起来!杨玉容急道:“这该怎么办?这些愤怒的疯子好像根本打不死!这样下去没完没了!”何无为定了定神,说:“我们三个不断地抑制这些愤怒的疯子,玲儿,你在中间,想办法!”蒋玲愣了愣,说:“为……为什么是我?”何无为说:“因为你武力值低,脑子转得又快,就这么定了!”上官义和杨玉容都没什么异议,对于蒋玲的思维敏捷,他们从不抱任何怀疑。三人与疯人无休止地打斗,很快便筋疲力尽,气喘吁吁,只能轮流出手。蒋玲坐在中间,愁眉不展,大脑热得都快着火了!她现在恨不得与三人调换位置,打丧尸好歹还有个目标,她坐在这儿凭空想,才是真急人!脑子都快转成光速了,却一点头绪也没有,她不禁急躁地抓头发,脸憋得通红。忽然,一瞥之间,她瞅到通道顶壁似乎有一个凸状物,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她纵身一跃,对着凸状物推了一把,没想到,竟然给推进去了!接着,脚下传来咔咔的声音,地面一块区域缓缓地打开,出现了一个隧道口!隧道口很狭窄,仅容一人通过,一眼望去幽深无底。四人都是大喜失色,何无为得意地说:“看见了吧,这就叫慧眼识英才!”蒋玲白了他一眼,说:“这叫瞎猫碰上死耗子!”说着,由何无为打头,上官义殿后,四人先后进入隧道,上官义赶紧关上暗门,将那些疯人挡在外面。这时,大家才松了口气,开始认真打量四周的环境。他们似乎是处于一个较大的桶状空间中,脚下是楼梯,坡度不陡,以螺旋状向下延伸,不知通往何处。何无为微微一怔,说:“这地方好奇怪啊。”上官义四下瞅了瞅,说:“哪里奇怪了?我感觉这里还是比较安全的。”杨玉容点点头,说:“我也觉得挺舒服的。”蒋玲嘴角一笑,说:“我知道这里安全舒服,所以才奇怪啊,咱们一路过来,走过几条这么舒服的隧道?你们看这台阶,这隧道坡度,这修建方式,根本是给人走的,而且是给正常人走的!”上官义失笑道:“不是给正常人走的,难道还是给那些愤怒的疯子走路用?”何无为无奈地说:“我的上官警官,您就不能仔细想想?这是给正常人走的地方!”上官义皱眉道:“那又怎么了?我们就是正常人,这里适合正常人,有什么好奇怪的?”杨玉容突然明白了什么,说:“对,还真是奇怪!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到适合正常人的设施,之前都是些怪物或者逃亡者什么的。这里是为正常人服务的地方,也就是说,这地方很可能是这座建筑的人员活动区!”上官义若有所思地说:“哦,的确……的确是这样,原来你们是指的这个。”何无为嘴角一笑,说:“我想我们会在这里发现一些我们需要知道的信息。”蒋玲沉吟道:“我觉得说不定底下会有一些尸体,咱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五章 转动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五章 转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五章 转动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五章 转动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五章 转动】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燕子加油站最新章节

        新生命力的驱动..............
        为自己............
        为亲人............
        为朋友.............
        燕子.....加油 ! GO ! GO ! GO !

  • 盛宠奸妃最新章节

        他是罪无可赦的奸臣,她却是大清官的庶女,乱世浮沉,到底什么什么是对与错?

  • 万界战尊最新章节

        带着尊严的墓碑而来,只为踏破天阙,铸就万界第一战尊。我一向以理服人,不服我的都是死人!js330

  • 寻情仙使最新章节

        李永生从仙界到位面做观风使,这是仙界体察民意了解实情的职务,不过他主动下界,除了要完成任务,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寻找在下界转生的仙侣,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情况下找到她呢?请看观风使寻情。

  • 血妖姬最新章节

        血妖姬最新章节列:小说《血妖姬》妖卿卿/著,血妖姬全文阅读    她是谁,吸血鬼?妖精?还是未知的神秘种族?    上古时候的残忍灭杀让她的种族完全破碎,她要恢复实力,她要恢复记忆,灵魂;但残破的记忆碎片让她只能在各个世界中寻觅自己的一部分一部分。    只有当危险来临,当致命来临,血妖姬之力才会暂时苏醒拯救;    一步步走过修炼成长,看血妖姬如何找回完美。    ...</p>js330

  • 盘神帝尊最新章节

        天门魔人突现,征伐天下!身为一州霸主岳家也惨遭毒手,家主身死,家族败亡!大少爷岳云天身陷贼手,没想到被丘山妖修所救。为报父仇,拜在玄龟玄青圣尊门下,修炼五行诀、天地人三书,阵法炼丹炼器无所不能。本以为大仇可报,谁知道天门展现的实力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 农门娇妃最新章节

        现代美女特工李小乔,竟然穿越成一个农家少年?还喜欢男的?还好,她只是女扮男装而已。
        住牲口屋,喝野菜汤,一家人眼看要饿死?李家长子李小乔袖子一卷,带领全家人发造梯田,挖鱼塘,带领全家致富奔小康。
        只是,这捡来的长工总是要掐她的桃花是怎么回事?还让不让人撩妹,撩帅哥了?
        李小乔:“喂,长工,这是你的工钱。”
        “我不要钱。”某腹黑俊美长工深深望着她,声音邪魅而狷狂,“只要人。”

  • 灵凰最新章节

        十六年前,天望山脚,别离顾,司徒谒拉着黄允冬,说:“允冬,回来吧,这不是你的错。”
        他为占卜一世人,难测一人心;曾问:“不知姑娘的时间,去了哪里?”
        她冷冷的坐于石莲旁边,回答:“你管太多了。”
        十六年后,黄允冬重出江湖,只因凰命的使命为:灵石齐聚,龙印可出;龙印出前,灵凰扶世……

  • 小甜媳重生之八零年代最新章节

        做梦都想发家致富。
        林清加班过度,一觉醒来竟然时间倒退四十年。
        瞬间成为了一个,没吃,没喝,爹不疼,娘不爱小女娃。
        还好随身带来空间,查身世,斗极品亲戚,一样都不落下。

  • 天劫乐园最新章节

        当发现自己是个神,该怎么办?  苏墨答曰:吃好,玩好。  那吃好、玩好后,又该怎么办?  苏墨答曰:建个天劫地狱…咳咳,不,不是,说漏嘴了,是天劫乐园…然后吃别人、玩别人咯!  当万界修士等了四千年,从古代的修士横行等到现代的修士隐匿,好不容易等回了天劫主宰打开天劫世界,抱着避雷法术准备渡劫成仙。  结果…不好意思…天劫世界变异了啦!  本主神可是会与时俱进的哦,你以为只有天雷劫?太天真了!

  • 前世·今生最新章节

        玄师分九品,一品一重天。12岁的秦念被前世哥哥认出,恢复前世记忆,成为玄学界长公主,成就超品之巅。她有两个哥哥,长兄秦旭,是玄学界国师,万古第一修炼奇才;次兄秦奕,玄学界亲王,修炼天赋与秦旭不相上下。就这样,兄妹三人成为了玄学界众人心中的希望与信仰,三人合力,撑起玄学界的一片天。

  • 紫色最新章节

        紫色,日常生活中是指一种颜色,在中国传统里,紫色是尊贵的颜色,亦有所谓“紫气东来”一说。紫色是颜色系列小说的一部分,与其他有交集,但基本上是个独立的故事。
        著名医生的儿子李凡,没有子承父业,也没有子承“母”业,虽然他继承了父母的语言优势,从小也跟着父亲习练中华武术,但他最感兴趣的却是“古董”“玉石”和“鉴别”,为此,当他以当地高考理科榜眼的成绩进入燕京大学的时候,他报考的专业却是“古代学”(虚构的学科,看客不可当真),同时还去地质大学学习矿石学,几年下来他不是双学位,而是同时拿到了三个以上的学位和成为著名历史学家的关门弟子,故事由此展开……

  • 黑暗黎明最新章节

        张扬一个普通的高三学生,本想普普通通的生活,奈何他的父亲确实W市最大的地下皇帝,作为独生儿子的张扬也慢慢的踏入了自己的征服之路....

  • 幻世圣尊最新章节

        我本胸无大志,想安逸当下。 可天不遂我愿,戏我命途。群雄视我为蝼蚁,触我逆鳞。 那我牧凡,定要逆这不公天道,斩这千域群雄!

  • 暖婚试爱:帝少的神秘妻最新章节

        大婚当日,未婚夫设计她,想让她身败名裂。她从地狱归来,选了一个危险男人闪婚,势要让渣男贱女后悔不迭。

  • 权宠医妃:失眠王爷请上榻最新章节

        二十五世纪医疗特种兵一朝穿越,凭借出神入化医术名动京华。
        退渣男婚,训恶奴,打极品亲戚!世人轻她辱她贱她,她必百倍奉还!
        却不料某一日,温泉池中一遇误终生。

  • 盛世婚宠:冷情总裁请接招最新章节

        不曾想三年前的一场变故,姐姐的去世,他亲手安葬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她,却变成了姐姐的替身……也成为了他最痛恨的诡计多端的女人。

    本章内容提要:
    ...    上官义说:“我看咱们也别瞎猜了,只要我们四个团结,谅那些人也翻不出什么浪花,还是赶快走吧。”杨玉容点点头,说:“也是,关键还是在于咱们要一心,这么多关都闯过来了,生死交情,我们可千万不要起内讧,那些德国人、日本鬼子就是前车之鉴。”何无为点头道:“对,这是关键问题,我也表个态,只要别人不起内讧,我才......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