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义一拍大腿,说:“对,应该就是这样,毕竟二战时期有几个间谍是靠写密信传消息的?再就是,特洛伊,特洛伊战争,特洛伊木马,这应该是间谍的代号。这个日本人很可能在间谍的骗局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发现这是反间计后,悲愤之下,剖腹自尽。”蒋玲点点头,说:“你们的分析很有道理,只不过,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么大规模的屠杀,应该不会这么草率吧。”何无为托着下巴说:“我觉得也没这么简单,你们设计的情节很合理,但是太过于戏剧化,典型性,我觉得这里面很可能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上官义皱了皱眉,说:“也可能吧,不过咱们现在还是赶快往前走吧,也不知道通道的尽头是哪里。”大家都表示同意,四人沿着通道一路前行,通道很曲折,时起时伏,拐弯更是数不胜数,大家基本都被绕迷糊了。所幸何无为是地学出身,方向感好,据他判断,通道前进的方向确实是回去的方向,众人这才稍稍安心。果然,走了足足半个小时,几经周转,四人终于来到通道尽头,尽头处是一道暗门,暗门上着锁。上官义皱眉道:“门上有锁,这该如何是好?”蒋玲笑了一声,说:“这有什么?”说着,她掏出一串钥匙链,掰开铁丝,三两下就把锁打开了。杨玉容赞道:“你这小妮子行啊!啥都会,可以当贼王了。”蒋玲笑了笑,说:“你这是夸我还是骂我呢?小技巧而已,无聊的时候随便学的,这暗门的锁很简单,根本不是防人用的,也就是起个固定作用。”何无为笑道:“难得难得,难得你这么谦虚,那我也绅士一回,给你打开门。”说着,他信手将暗门拉开。四人打眼一看,暗门外正好是在翻板旁边,他们这才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走出暗门,沿着通道向回走。上官义说:“还真让郑礼给说着了,果然是此路不通,咱们还差点丢了命。”杨玉容说:“我觉得很有收获,至少对于我来说,任务终于完成了。”何无为说:“我觉得也是,每条路都试过了,才会不留遗憾,否则死都不能瞑目。”蒋玲嘴角一笑,说:“把每条路都试一遍,原来这就是算命半仙解决问题的方法。”何无为咳了几声,说:“玲儿,这都是天机,不要妄自揣测,小心遭报应。”四人一路前行,很快就回到了出发点,然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他们彻底惊呆了。只见郑礼、张爱德、戚名祥三人趴在地上,脑后都有血迹,其中,郑礼和戚名祥背部有一个深深的血洞,一把带血的刀放在地上,四人记得,这刀是郑礼的。他们瞠目结舌,心中寒意陡生,立刻本能地检查四周,发现并没有人埋伏,这才稍稍缓了口气,然后连忙查看三人的状况。上官义挨个试了试,深深地叹了口气,说:“郑礼和戚名祥都已经死去一段时间了,张爱德还有救。”杨玉容咬着牙,一字字地说:“谋杀,这是**裸的谋杀!”何无为和蒋玲对视一眼,心中都充满疑虑,蒋玲叹了口气,说:“这么多关都闯过来了,最后却死在了同类手中,最可怕果真是人心啊!”终于,半小时后,在四人手忙脚乱的包扎和抢救下,张爱德悠悠醒转,杨玉容连忙问道:“张医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张爱德定了定神,说:“我和戚船长在你们走后醒来了,郑警官跟我们说了你们的事,后来,忽然,我感到脑后被闷了一下,之后就失去了意识。对了,他们俩怎么样了?没事吧?”杨玉容叹了口气,说:“他们已经被谋杀了。”张爱德惊道:“什么?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何无为眯了眯眼,说:“张医生,不是我多心,原本你们仨人在这里,最后却只活了你一个,能不能给个解释?”张爱德愣了愣,说:“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怀疑我?我也是被打晕了,怎么给你解释?你……你是谁?”何无为注视着他的眼睛,说:“我是何无为。”张爱德哦了一声,说:“原来你就是何无为啊,谢谢你把我从上面弄下来,不过这件事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蒋玲凝视着他的表情,心中一动,手指悄悄地在何无为手心写了两个字“撒谎”。何无为眼神微动,笑着点点头,说:“我只是多问几句,张医生不要放在心上。”张爱德勉强笑了笑,说:“理解,这很正常,换了我,我也会有怀疑的。”看着张爱德,何无为心中满是疑惑,他越来越觉得,这张面孔似乎有些熟悉,不知以前从哪里看到过。上官义仔细检查郑礼和戚名祥的尸体,说:“张医生说得没错,他们两人都是被一击致晕,然后一刀致命,动作干净利索,单凭这一手,就已经算是一流高手了。”何无为捋着下巴,陷入了沉思,一流高手?张爱德绝不是什么一流高手,而且他脑后的伤痕,也不像是他自己造成的,那么这个一流高手,会是谁呢?难道,会是他?蒋玲喃喃道:“三个人死伤,又是三个人,我们到底忽略了哪条线索呢?”忽然,她心中微动,难道会是这样?折腾了一天,现在已经接近晚上,众人都有些困倦,何无为想了想,说:“咱们轮流守夜吧,张医生受伤了,我们四人轮班,玲儿第一班,杨护士第二班,我第三班,上官警官第四班,如何?”杨玉容和蒋玲都表示同意,上官义犹豫片刻,也点了点头。一夜无事,第二天白天,上官义将其余三人叫起来,当然,在这栋建筑里,已经完全没有了昼夜之分。何无为睡眼惺忪地说:“现在咱们只剩下最后一条通道没看了,走吧,兄弟姐妹们!”上官义犹豫地说:“还要去么?我觉得这根本是徒劳的。”杨玉容秀眉微蹙,说:“但是我们也不能等死啊,我去。”蒋玲思忖片刻,说:“我也去,在死前碰碰运气嘛。”上官义无奈地摊了摊手,说:“好吧好吧,我跟你们一块去,反正都是死,说不定在通道里死得更快些,总比等死好受。”何无为白了他一眼,说:“你不说话没人不知道你是乌鸦嘴。”杨玉容说:“这样,张医生您就在这儿歇着吧,如果我们方便回来的话,会来找你的。”张爱德有气无力地点了点头,说:“好吧,那就多劳烦你们了。”于是,四人离开通道,回到大厅中,大厅一片死寂,处处是凄惨景象,令人感到有些发呕。杨玉容瞅了瞅四周,低声说:“你们觉得,这命案是怎么回事?”何无为思忖道:“既然是高手作案,那么应该至少有第四个人,这第四个人是谁呢?你们说,会不会是那个矮瘦男人?”蒋玲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无论是从时空上还是身手上,他都是最有嫌疑的。不过,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跟戚名祥的阴谋有关?”上官义捏着下巴说:“郑礼为什么会被杀呢?难道他和戚名祥是一伙儿的?”何无为摇了摇头,说:“如果凶手真是那个矮瘦男人的话,他早就有机会可以杀死郑礼,为什么要后来才动手?”杨玉容眼神微动,说:“是不是郑礼看到了什么,或者是那一下子没把郑礼打晕,所以凶手才痛下杀手!”蒋玲点点头,说:“有这个可能,不过以后脑勺的伤口来看,这一下应该是必晕无疑,至于杀人灭口,倒是有点可能。”何无为说:“这个可能性不大,现场没有打斗痕迹,郑礼就算是再弱,好歹也是正儿八经的乘警,在能够看到对方面孔的前提下,不至于后脑勺被一击致晕吧?也不对,矮瘦男人拿走了郑礼的手枪,难道是胁迫着他?”蒋玲摇了摇头,说:“如果这样的话,张爱德也多半能看到啊,再说了,凶手都杀了两人,为何偏偏要留一个活口?你们不觉得张爱德有些……有些奇怪么?”上官义说:“这个人是有点邪性,绝对是庸医,好像就没治好过几个人。”杨玉容若有所思地说:“你这么一讲,确实是,我其实当时就隐约觉得,有些伤者死得有点蹊跷。”何无为眼神微动,问道:“比如说?”杨玉容敲了敲脑袋,说:“想不起来了,当时只是一个念头,船上死伤这么多,记忆早就模糊了。”何无为略显失望,说:“好吧,我理解,毕竟这几天实在是太乱了。”杨玉容心中一动,说:“凶手会不会是先打晕了船长和医生,然后再胁迫郑礼?”蒋玲摇了摇头,说:“也不太可能,这样的话,打晕郑礼就有点多此一举了,而且尸体的位置也不对。再说了,只要凶手不傻,一定会先对付武力值较高的郑礼。”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四章 疑案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四章 疑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四章 疑案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四章 疑案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四章 疑案】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钻石男神抱回家最新章节

        钱流苏只想找份工作而已,可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公司的Boss会是五年前不告而别的慕云谦?为什么他会死缠烂打要自己嫁给他?为什么他突然又会摇身一变成了世界三大钻石巨头之一?话说Boss,您不是个开皮包公司招摇撞骗只想报仇的小老板么?那我这么起早贪黑赚钱养你是为了什么?哎呀哎呀不管了,看在你长得好看的份上,钻石男神抱回家!慕云谦:蠢女人,你什么都不用知道,只需要知道,你是我的,就够了。js330

  • 舰娘之蔚蓝舰姬最新章节

        肆意挥洒激情的游戏人生,打破现实框架的无尽幻想!js330

  • 纵横在武侠世界最新章节

        叶孤城的天外飞仙是否出人间极限。    扫地神僧是否真的天下无敌。    小李飞刀的刀是否无处不在。    浪翻云的覆雨剑是否天下无双。    武侠世界中,李重大声叫道:“我来了,我征服!”js330

  • 深渊入侵最前线最新章节

        洛河时时刻刻在想着日后呢铺天盖地的恶魔狂潮,然后他深思熟虑了三秒后决定:“要不,我去地狱看看能不能拉拢一份魔鬼盟友出来?”上班汪一只,只敢保证晚上固定更新一章js330

  • 逃离血蝶岛最新章节

        弥天的谎言,让人类愚蠢地用同胞的血肉创造财富,邪恶的科技,改变了世界却毁了我幸福美好的家庭。大梦初醒时,平静的日常生活灰飞烟灭,只剩下一身血红的战衣。我不知道这诅咒的力量背后是多少无辜少女的骸骨,但我不能停下前进的脚步,我是郑飞,我响应召唤!一个超能少年,一个落魄特工,一对好基友拯救数万少女的战斗,就此打响!机甲与超能的碰撞;枪械与魔法的交融。他们能否改变她们的命运?初次执笔,还望包涵,笔法不高还望指教。

  • 惹凰权最新章节

        东元三百七十九年,天下四分,四国相抗,各守一方,相安无事。直到这一年,西国无皇子,战争一触即发……
        西国的五位公主,各自经历不同的人生,或自尽于城门下,或被敌国杀害,或逃离乱世。只有她,眼睁睁地看着国破家亡,看着亲人一个一个离去,心中滴血嘴角带笑,站在乱世中,以自己的倾国容貌和绝世智慧为利器,杀尽天下,统一四国。
        还有他,传闻中极好女色,实则深情入骨的他,终究只是她复仇的棋子。但,他无悔,能遇见她,此生足矣……
        新婚夜:
        妤寒:请四王子去穆侧妃处过夜。还有,你不要对我动心才好。
        冷央:笑话,一般都是女子追在我后面跑的。再说了,你嫁给我就是想利用我,我怎可能对你动心?
        妤寒靠近冷央,鼻尖相对,双唇间隔一毫米,吐气如兰:就凭我是蓝渠妤寒。
        冷央浑身酥麻,阵亡。

  • 医见倾心:老婆大人求喂养最新章节

        “老婆,我饿了。”    “乖,待会儿给你做宵夜。”    “老婆,我要吃肉。”    “乖,吃素好,大半夜吃肉不消化。”    某男实在是怒了,打横抱起某女朝床边走去。    “我就要吃肉,我都素好几天了。”  “心愿”吃货夫妻上线,只不过在荤素如何搭配的问题上,总是达不成共识。

  • 庶女为凰:嗜宠逆天小狂妃最新章节

        她是21世纪叱咤风云的金牌杀手,被同伴背叛开枪射杀!她是西月国帝家人人可欺的傻子废物,被同族姐妹在除夕夜活活打死!床上那面黄肌瘦的小丫头再度睁眼时,邪魅一笑:“来啊,带着你下地狱!修灵气、契神兽、复血仇、寻找魂与魄分离的真相。斗兽场上生死之际,她遇到了那个宛如九天神祇般的男人。“都说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帝凤歌,你的打算呢?”百里星辰温和的笑容丝毫未变,语气就好像是在问“你吃饭了吗”一样自然。复仇路上,一个尘封多年的故事悄然开启,冥冥之中,是谁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 穿越六零:军少,来闪婚最新章节

        林曦穿越六零年代遇到个高冷兵哥哥,不打不相识,相识就提出结婚。    兵哥:我以军队为家,不结婚。    林曦:不结婚的男人不完美。    兵哥:那我要一个忠诚贤良勤劳温柔的妻子。    林曦:好吧,可以有。

  • 破晓使命最新章节

        带着冲击全服第一的决心,胡然毅然决然踏上了破晓使命的漫长之路,然而内测服开服第一天……

  • 权宠娇妻:总裁,晚上撩最新章节

        他是凌氏继承人,英俊多金,是A市女人梦寐以求的最佳老公人选。她是落迫千金,感情不顺,家庭变故,一夜之间,变的一无所有。他顺手捡了她…………从此以后,生活变得没羞没躁。“凌寒煜,你够了!”云清不满反抗。男人挑眉一挑:“我够了没有,你还不清楚?”云清:……

  • 那年我遗失了你最新章节

        十七岁的我们,是单纯的孩子,过着单纯的日子,期盼单纯的爱情,拥有单纯的你。高中三年黄子毅如旋风般靠近,袁小艾感到措手不及。一步步退让,再一步步接近。但在高中最后的时光,所有的一切变得脆弱不堪。质问她:袁小艾,你的心是石头吗?你是否爱过我?袁小艾:不曾。最后一次难过地说:袁小艾,既然你不爱我,为什么要答应我。现在..

  • 净网最新章节

        公元年历2837年,净网出现,在许多人眼中,这只是一个智能程序,公元历2850,净网计划发起者j博士身亡,当天,净网失控,能量逐渐消失,2851年12月,净网彻底消散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 盛总宠妻,套路深最新章节

        惨遭“男友结婚,新娘不是我!”的狗血桥段,夏小莳怒蹄一脚,高跟鞋一击即中衣食父母大客户的坐骑,从此走上悲催还债不归路。夏小莳就不明白了,某人明明是杀伐决断翻云覆雨的“男妖孽”怎么就和她一个“小屁民”杠上了,尤其是在某些方面,简直将她一路奴役到底。不仅如此,还安排了一只同命短脚的柯基做间谍。一人一狗斗鸡眼互视,夏小莳愤愤然,“你家盛总不是腿控吗?”柯基委屈脸“呜呜……”“你家盛总不是机能障碍吗?”柯基震惊脸“汪汪!”身后某人突然揪住她的小辫原形毕露“盛太太,老公亲自为你解答,可好?”

  • 剑来最新章节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 匆暼三年最新章节

        刚踏上初中的苏时,于匆匆一眼便喜上一位翩翩少年体育生叶博,但是交友不慎以至于一年以后才能认识叶博,不过所有关于情的方面都是苏时的内心戏以及所希望的虽然过程艰辛,人家叶博毫不知情,虽然是单方面,但还好苏时不是什么恶毒女配,反倒是知道某些事情也毫无嫉妒,一点点的有自己的进度,不求他人回应,因为她的那种喜欢是默默无闻不求回应,但是有一点就是苏时从来都没有向叶博表达心意,接下来,敬请期待。

  • 酸梅最新章节

        (又名:温情一生只为你)(主角名:林帘、湛廉时)林帘嫁给了富可敌国的湛廉时,以贫民的身份,所有人都说她上辈子烧了高香才会嫁给这么优秀的男人,她也这么认为。然后,一年婚姻,他疼她,宠她,惜她。她爱上了他。

  • 最强小渔民最新章节

        因为一句’放下那个女孩‘,而被富少逼得差点回家种地的刘宇,在一次奇遇后,开始一路逆袭,财运,桃运接踵而来,走上一条’渔民也疯狂‘的逆袭之路。

    本章内容提要:
    ...    上官义一拍大腿,说:“对,应该就是这样,毕竟二战时期有几个间谍是靠写密信传消息的?再就是,特洛伊,特洛伊战争,特洛伊木马,这应该是间谍的代号。这个日本人很可能在间谍的骗局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他发现这是反间计后,悲愤之下,剖腹自尽。”蒋玲点点头,说:“你们的分析很有道理,只不过,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