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无为心中一动,说:“你们说会不会跟黄悠永无关,而仅仅是因为他下水了?上官警官,那天救人的时候,你在水下,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么?”上官义仔细想了想,说:“似乎……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如果非说有的话,有件事我感到比较奇怪。”“哦?什么事?”杨玉容好奇地问道。上官义一边回想着一边说:“我记得我隐约在水下看到船底有一些绳索、渔网之类的东西,甚至还挂着一些鱼肉。再就是……再就是船底似乎凸出来一块,不知道里面有什么。”何无为和蒋玲突然明白了,他们脸色微变,几乎同时失声说:“剑鱼!”上官义愣了愣,说:“剑鱼?什么意思?”何无为捏着下巴,沉吟道:“我想……我想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那些剑鱼会莫名其妙地出现,而且如此狂躁嗜杀,原来竟是这样!”“怎么样啊?你倒是说啊,是不是和船有关系?”杨玉容有些着急。蒋玲嘴角一笑,说:“何止是有关系,那些剑鱼一直在船底!剑鱼闹事那一出,根本就是杜行威那伙人的阴谋!不,不只是杜行威,戚名祥,戚名祥才是主谋!”此言一出,上官义和杨玉容都感到大吃一惊,上官义不敢相信地说:“这……这太匪夷所思了,他们……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杨玉容疑惑地说:“是啊,这根本没道理啊,那些剑鱼是胡乱撞击,似乎没什么目标性。”何无为笑了一声,说:“拜托,剑鱼只是一个幌子而已,是一种障眼法,你们仔细想想,剑鱼那出事发生后,船上最大的变化是什么?”上官义挠了挠脑袋,说:“是……是死了很多人?”这时,杨玉容陡然明白过来,说:“我知道了,是……是通信系统!戚名祥和杜行威他们借着剑鱼闹事,趁机破坏了船上的通信系统!”上官义反应了过来,说:“还真是这样!戚名祥那帮混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何无为眯了眯眼,说:“炸船!”蒋玲点点头,说:“对,是炸船,这么大一艘客轮,说沉就沉,除了船员以外,旁人做不了手脚。沉船那天,杜行威故意破坏救生艇,戚名祥他们则偷偷抢了一艘,整个计划有条不紊,若非预先准备很难做到。若不是副船长齐蛟突然反水,想必他们现在已经扬长而去了!”何无为一挥拳头,说:“这根本就是艘黑船,彻头彻尾的黑船,戚名祥、杜行威他们是要杀死我们所有人!”上官义和杨玉容面面相觑,听得瞠目结舌,甚至脑海中一阵恍惚。他们觉得何无为与蒋玲的说法有些匪夷所思,却找不出丝毫破绽,甚至这几乎是唯一合理的解释。杨玉容颤声道:“天啊,这到底是为什么?也太可怕了!”上官义攥紧拳头,恨恨地说:“戚名祥,杜行威,好啊,你们厉害!咱们赶快回去,把那个混蛋船长碎尸万段!”蒋玲托着下巴,沉吟道:“可是有一点,他们为什么这么做?我有点想不明白,难道他们是什么恐怖组织?或者压根是一群疯子?还是说,他们有明确的目的,为了那个目的,他们必须冒险杀死船上的人?”何无为思忖道:“想不明白,确实想不明白,不过,如果是为了某种特别的目的,炸船确实是他们最便利的方法。”上官义说:“咱们也别想这么多了,回去抓住那个混蛋戚名祥,一切就都清楚了。”杨玉容点点头,说:“是啊,这地方实在是瘆人,湖水太凉,冻得脚疼。”这不说还好,杨玉容这么一提,大家都觉得有些冻得慌,何无为说:“这样,咱们兵分两路,尽快看看四周有什么出路吧。”大家都表示同意,于是何无为与蒋玲一路,上官义与杨玉容一路,他们背向而行,各自寻找出路。走出一段距离后,蒋玲低声说:“何无为,我觉得上官义可能会对我不利。”何无为愣了愣,担心地说:“哦?在那个洞穴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他没怎么着你吧?”蒋玲笑了笑,说:“我有唇膏枪,他能怎么着?其实我感觉他不像是坏人,我只是给你提个醒而已。”何无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心里忽然想到了什么,动了动嘴唇,但是没有说出来。两人趟着湖水一路往前走,蒋玲指着一段湖边说:“何无为,你看,那是不是有个管道?”何无为顺着蒋玲指的方向看去,隐约看到有一根黑色的粗管道,从高处一直延伸到湖面。他们小心翼翼地走过去,上下瞅了瞅,发现这根黑色管道是从空间顶部延伸下来,由于顶部一片漆黑,两人看不清有什么。管道直径大约有一米半左右,内部空间较大,从里面爬上去的可行性还是比较高的。蒋玲喜道:“好歹找到了,按照方位来看,我想这根管道就是咱们之前走的通道最终到达的地方。”何无为松了口气,说:“好歹可以尽快离开这个破地方了。”两人正高兴间,忽然,滑梯后面传来一声惊呼!他们对视一眼,立刻飞奔过去,只见在滑梯后面,上官义和杨玉容双双拔出匕首,警惕地看着湖边,而在湖边,隐约有一个人影!两人快步走过去,定睛一看,湖边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杜行威!不过,他似乎有些不正常,像一具死尸一样,呆呆地坐在平台上。尽管四人距离他不远,但是他却似乎看不到他们。上官义喝道:“杜行威,你这混蛋,别跟我们装傻充愣!”何无为朗声道:“杜行威,你这样装没意思哈!”杜行威却依然毫无反应,呆坐在地上,似乎浑然不觉。蒋玲眼神微动,说:“我觉得他不像是装的。”杨玉容秀眉微蹙,说:“感觉这个家伙似乎……似乎没有任何感知能力了。”何无为捏着下巴说:“你们说,会不会与湖边的青光果实有关系?或许这种果实可以导致人耳聋眼瞎。”杨玉容沉吟道:“我想有可能,这在战争中,特别是二战时期的战场环境,会非常有用。”蒋玲说:“可惜了,这么厉害的一个打手,却败在几穗不起眼的果实上。”上官义冷笑一声,说:“那是他活该!我试试他。”说着,他信手抄起一根骨头,砸到杜行威身上。杜行威立刻就像触电了一般,整个人骤然跳起来,嘴巴张合着,却什么声音也没有。他面色惊恐,茫然地拳打脚踢,不顾一切地沿着湖边狂奔起来。蒋玲摇了摇头,说:“看来他的五官都失灵了,这果实也忒毒了!”何无为叹了口气,说:“这就是报应不爽啊,咱们不管他了,走,去看看我们新发现的通道。”四人快步走到黑色管道口,杨玉容欣喜地说:“你们真棒,我们好歹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上官义笑道:“那咱就别在这儿站着了,走吧!”说着,他猫着腰就要往管道里钻,何无为连忙拉住他,皱眉道:“你就不能稳一点?”上官义说:“抱歉,在这种地方,我是稳不下来。对了,你干嘛拦我?难道这管道有问题?”何无为无奈地摇摇头,说:“难道你不觉得有些奇怪么?”上官义仔细观察一番,挠着脑袋说:“奇怪?你就别卖关子了,到底看出啥来了?”杨玉容说:“莫非你是怀疑这管道里有东西?”蒋玲笑了笑,说:“你们仔细想想,不觉得这湖水太清澈了么?大厅吸收的海水灌入通道,应该不会激发翻板机关,正常来讲,会通过管道进入湖里。”杨玉容恍然大悟,说:“这管道里有东西可以过滤海水,使湖水保持清澈!”上官义点点头,说:“是这个理,我之前还奇怪呢,这湖与之前的不一样,没有什么怪物之类的,原来是有可能藏在这管道里!”何无为皱了皱眉,说:“是啊,所以很棘手啊,这管道是封闭的,咱们也没有透视眼,真是进退两难。”上官义敲了敲脑袋,说:“就没一件事儿是顺的!”这时,蒋玲打趣道:“算命先生,要不你给卜一卜吉凶?”何无为一脸黑线,说:“你可饶了我吧,天机不可轻易泄露,否则会折寿的!”上官义白了他一眼,说:“你要真能参透天机,我把我的寿借给你都成。现在不是折寿的问题,连命都快保不住了!”正说话间,忽有一阵脚步声急促传来,四人定睛一看,是杜行威快步跑了过来,他看起来惊恐无措,无助地张牙舞爪,在没有感知的黑暗无声世界中苦苦挣扎。何无为说:“咱们闪开,别打扰他了,让他自生自灭吧。”于是,四人都给杜行威让开一条道,看着他现在的惨状,杨玉容轻叹一声,说:“不知道我们最终会不会变成他这样子。”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二章 原来竟是这样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二章 原来竟是这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二章 原来竟是这样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四十二章 原来竟是这样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四十二章 原来竟是这样】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重生之俏夫人当道最新章节

        &#;&#;前世,庶妹、姨娘与心爱之人谋划的一场大戏,污她清白,夺她性命。看着最爱之人与她的庶妹情意绵绵,是何等的崩溃;被挑断手筋、脚筋扔在茫茫雪原之上生生冻死,是何等凄惨。老天垂怜让她重活一世,手持寒星玉令,统领星涯阁,且看她如何复仇!
        &#;&#;这一世,她本不该再轻信任何人,他的爱却让她步步沦陷,再逃不出他的怀抱。四目相对,她信了,她信他许下的一生一世只你一人。
        &#;&#;她是夏国的绝色王妃,她是青葛部落的尊贵郡主!无论何时何地,她的身后永远都有一个他。
        &#;&#;(欢迎加入重生之俏夫人当道,群号码:欢迎亲们进群扯扯)

  • 美人轻最新章节

        王子总是经不住灰姑娘的诱惑,不管青梅竹马的公主有多爱他
        都说她是莲花转世,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怎样算计一人之心
        你是我的毒,亦是我的药
        -------
        好人或者是坏人,都太独断了
        我们只是有私心亦有大义的人

  • 最强食神系统最新章节

        原本味觉失灵厨艺道路暗淡的陈少哲,有朝一日忽然得到最强美食系统的帮助。打脸不肖徒儿,怒斥黑心老板,从此开个小店悠然赚钱,让全世界的人都膜拜在自己的厨艺之下。rn“他是东方美食界的食神,他是全球美食界的教父,他就是20xx年蓝星年度风云人物——陈少哲。”rn——《时代周刊》

  • 师傅请上船最新章节

        他是一个地痞小恶霸,却为了黏住她,重回校园。她烦不胜烦,“滚!”他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坏坏的笑:“你是我媳妇,为夫要滚也是滚到你身边啊。”

  • 我家总裁美如仙最新章节

        晚上回公司取手机,意外撞破主管和车模的丑事……

  • 绝色最新章节

        我是一个窝囊废,所有人都瞧不起我,被人陷害,受人嘲讽,任人欺怜,班花瞧不起我,有一天我发现了她的秘密……rn

  • 墓下诡门棺最新章节

        谜团多墓下,勿开鬼门关。封建王朝结束的前夕,一伙儿有几百人组成的庞大盗墓组织,集体消失在了长白山深处。而他们所留下的一本风水学残卷《上华寻仙录》,辗转到了秦家人手中。在一次精心策划的行动中,随着一副无名山水画的渐渐打开,秦家人竟然发现了《上华寻仙录》和无名山水画中,藏了一个足以颠覆整个历史的终极秘密……

  • 帝国总裁掌心宠最新章节

        卖药是为了赚零花钱,却不想钓到一头大野狼,脑子一热就趁机把他给宰了。原本她以为自己宰到了一头肥羊,从此走上人生巅峰。哪知道自己的身份同时又从乡下穷丫头,摇身一变成了白富美。刚好又这么巧,大野狼又是皇城里只手遮天,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权势滔天的人。为了壮大家族的势力,她又一次和大野狼碰面了。“我错了……”他挑眉:“错哪了?”“各方面我都错了。”他勾唇,露出欲壑的笑容:“嗯,拿出你的诚意。上来,让我看到你是真的知错了。”她一脸懵逼:“……上哪?”他借机躺下:“你说呢?”“……”

  • 武界逍遥行最新章节

        在一次遭受外族的劫掠后,张会原本的生活被彻底打乱,突然之间他多出了个被称作修行天才的生父,作为一名修行天才的后代,他并没有多得什么荣光,反而是经常受到奚落和怀疑。武界无穷,强大者方得逍遥,且看他如何坚守本心,探寻一条逍遥之路。

  • 萌宝推销:我家爹地9块9包邮最新章节

        一场车祸,让她丢失了三年的记忆,而她不知道这三年对她意味着什么。
        直到他又重新进入到了她的生活。可这个多出来的小孩是谁?
        小孩:“妈咪!”
        某女:“叫谁妈咪呢,我可还是黄花大闺女呢!”
        总裁:“……”

  • 将门毒后:陛下心尖宠最新章节

        一朝穿越,她成了痴傻嫡女苏挽筝,还被赐婚嫁给了渣男太子?什么?大婚之日被太子拒之门外?苏挽筝翻了白眼表示:老娘又不是吃素的,给我砸了这扇破门!呦,渣男太子竟然在和白莲花侧妃玩捉迷藏,那就叫上满朝文武一起玩,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宅斗权谋一起上,不搅个天翻地覆,我就不叫苏挽筝!

  • 嫡女重生:虐渣打脸没商量最新章节

        带着仇恨的余柠溪重生了。她发誓定要余晚莹尝遍自己的苦,狠狠的折磨这对渣男贱女。并且保护好疼爱自己人。

  • 馨馨向荣最新章节

        第一次见面。凌馨:这是什么监护人,是魔鬼吧?蒋昱琛:这是什么大小姐,是白痴吧?一个月后。凌馨:不管,你必须替我遮风挡雨。蒋昱琛:不行,你要学会无坚不摧。若干年后。凌馨:如今的我早已无坚不摧。蒋昱琛:如今的我只想为你遮风挡雨。

  • 月影杀痕最新章节

        问苍天,苍天不应;问世人,世人不答。苍茫大陆,王国争霸,门派林立,群雄逐鹿,何处是你的安生之所?

  • 天才宝宝:超级妈咪最新章节

        蒙城一5岁生日那天就悄悄许愿:爸爸快来看我!他在心里默念了七遍,妈妈催促:“许过愿,快点切蛋糕了!”他本想睁开眼睛看看妈妈的表情,可他转念一想:我已经五岁了,我要争取自己的人权——我要爸爸来看我。妈妈看着他鼓动着的眼皮,就知道他又在想着淘气的新招。就决定与他玩个小游戏,随机起身离开了。
        蒙城一等了半天,也不见妈妈来掰开自己的眼皮看个究竟,感觉疑惑,睁开眼睛一看,漂亮妈妈不见了。

  • 神级奶爸最新章节

        战神王彦归来当了奶爸。
        曾经的罪血杀伐,现在的温柔可亲。
        “彦王,你变了!”
        “当然,我有小囡囡!”
        …
        “滚远点儿,别吓着了我的小心肝!”
        堂堂一代大夏战神,竟成了护女狂魔!

  • 萌宝超甜:总裁爹地俏妈咪最新章节

        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婚礼会变成葬礼。
        再次醒来,她已不再是含着金汤匙的大小姐,身边还带着个小可怜。
        “妈咪,我饿!”
        看着嗷嗷待哺的娃,她果断决定,“小奇,我带你去找一种叫爹的生物!”
        明明是去算账的,不曾想竟反被男人扣住。她气急败坏的地咬牙:“怎么,不想承认?”
        男人勾起邪魅,“说是我的孩子,那咱们是何时有过的肌肤之亲?”
        林浅汐汗:“……就那个时间呀!”
        “哦,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吗!”男人俯身吻了下来。

  • 医药俏娘子:将军轻点宠最新章节

        她,现代医学生,穿越异世,家徒四壁叔伯嫌弃!当她孤儿寡母好欺负?捡来个帅哥当相公,无人能敌!
        一朝农女变贵妇!
        穷困潦倒,算个毛?!有个相公解决掉!
        他,一朝大将,村里卧底,被如花美眷救回了家,当晚便霸道的以身相许!小娇妻开馆子,帅相公搭把手,药膳美食红线牵!
        “相公,县令又来药膳馆砸场子了!”
        “关门,放狗!”
        “相公,伯伯又来争家产了!”
        “欺负当朝将军夫人,斩立决!”
        一个相公,赛过十万精兵,陆晚晚这个普通医学生,竟也打破常规凭借相公混的风生水起!

    本章内容提要:
    ...    何无为心中一动,说:“你们说会不会跟黄悠永无关,而仅仅是因为他下水了?上官警官,那天救人的时候,你在水下,有什么特别的事情么?”上官义仔细想了想,说:“似乎……似乎没什么特别的,如果非说有的话,有件事我感到比较奇怪。”“哦?什么事?”杨玉容好奇地问道。上官义一边回想着一边说:“我记得我隐约在水下看......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