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官义急切地说:“你们在干什么呢!你们……你们简直是疯了!我不管了,我先保命了。”说着,他憋了口气,潜入湖中。怪鸟似惊雷般势不可挡地袭来,何无为和蒋玲秉着呼吸,默默计算着距离。就在间不容发之际,他们猛地将绿光果实掷到隔网对面的湖水中,打起响亮的浪花。怪鸟误以为两人跳到隔网对面了,一个急转折掠过隔网,利爪向湖面迅猛抓去!然而,可怕的一幕出现了,当两只强壮宽大的兽脚踏入湖水的刹那间,怪鸟突然疾速下坠,它甚至都没来及挣扎,便没入水中,化为一滩肉水!何无为与蒋玲看得胆战心惊,本能地倒退了数米,上官义听到上面没动静,谨慎地露出脑袋,也看到了这可怕一幕。他们三人都惊呆了,瞠目结舌,霎时脑海中只剩下了恐惧。隔网对面平静的湖水,此时变得那么可怕,可怕到难以形容,可怕到令人连看都不敢看,仿佛多看一眼,自己就会魂飞魄散!上官义颤声道:“这……这什么情况?这也太恐怖了!我……我收回之前的话,全听你们的,咱们爬金属壁!”蒋玲也觉得胆战心惊,她点点头,说:“反正现在那只畜生都已经挂掉了,正好方便我们,爬墙的时候也安全些。”何无为摸了摸鼻子,皱眉道:“我觉得……我觉得这样一来,爬墙反而不安全了,一旦掉下去……”此言一出,两人都不禁打了个哆嗦,一想到有可能掉到对面湖里,他们就感到一阵刺骨的寒意。此时对他们来说,与其掉进那片魔鬼水域,还不如被千刀万剐来得爽快!上官义点点头,说:“确实是这样,风险太大了,打死我我也不想掉进那片魔鬼湖中!”蒋玲托着下巴想了想,说:“可是现在我们没有别的选择了,如果再耗下去,我们都会因为饥饿而乏力,很难回到井口。”何无为抿了抿嘴唇,挠着脑袋说:“可是我真的很不擅于攀爬,虽然只有十几米的距离,但搞不好真会掉下去。”蒋玲秀眉微蹙,说:“这样啊,那该怎么办啊?”上官义想了想,说:“要不然咱们俩先过去,带回些绿光果实给他吃?”蒋玲犹豫片刻,点头道:“那……那这也行吧,何无为,你觉得呢?”何无为无奈地叹了口气,说:“这应该是唯一的办法了,你们……你们加油,玲儿,保重。”蒋玲笑着拍了拍他肩膀,说:“放心吧!凭咱的本事和轻功,放一百个心就好。”于是,三人沿着隔网游到湖边,在隔网附近,湖边没有任何金属台,因此也没有那些诱人自杀的白光果实。上官义率先爬上去,蒋玲随后跟上,何无为拉住她的手,轻轻吻了一口,说:“快些回来,我等你。”蒋玲笑着说:“我会的,你等我就好。”接着,两人利索地在金属壁攀爬,仗着身手轻快,很快就来到绿光果实上方。果然,那里是一段孤立的金属岸边。岸上藤蔓丛生,结着大量的绿果实。上官义早就饿得不行,迫不及待地跳下去。蒋玲眼神微动,说:“小心,我看这地方不对劲!”上官义一听,心中一紧,低头看了看,霎时吓得浑身血液都快凝固了!只见在藤蔓深处,有一具身着日本军衣的尸体,已经腐败得不成样子。但虽然如此,上官义还是清楚地看到,那人浑身的骨肉全都碎了,军装上全是裂口,表情狰狞,五官错位,整个面部都扭曲了!在淡绿光下,骤见如此可怕的死相,上官义吓得惊叫一声,倒退数步。蒋玲跟着跳下来,急切地问道:“怎么了?”上官义忍着恶心指了指地面,蒋玲打眼一看,也吓了一跳,她颤声说:“这……这是个什么死法?看这些伤口,好像不是受到外来攻击,而是体内有什么东西在钻动的结果!”上官义一听,心中寒意陡生,说:“身体内部?你说……你说什么东西会在体内造成这么大的破坏?”说时迟,那时快,藤蔓突然一抖,两条泥鳅状的怪物猛地窜出,如两道利箭般向他们口中射去!蒋玲立刻侧头,闪过这一击。可是上官义就没这么好运了,那泥鳅怪猛地溜入他口中,迅速向食道钻动!想到那惨死的景象,上官义吓得胆寒,把心一横,忍着恶心咬住泥鳅怪,用手将它使劲拽出来,狠狠地摔到地上,一脚踏扁。可是随之,又有两条泥鳅怪从藤蔓中蹦出来!这种泥鳅怪极为迅速,若一道黑色闪电般,来无影去无踪,连看都看不清楚,稍不注意,身上就会被它咬一口,一旦被钻入口中,那简直是生不如死!上官义和蒋玲拳打脚踢,拼命扑打,可是却基本全打空了,身上多了数道伤口!没一会儿,他们就觉得有些眩晕,不好,这些怪物有毒!何无为远远地看着,知道事情不妙,心中大急,不顾一切地爬上金属壁,小心翼翼地攀爬。毒性逐渐发作,两人有些支撑不住,动作明显慢了许多,晃晃悠悠地几乎要摔倒。只是因为心中实在畏惧那种死法,他们才凭着仅有的神识紧紧咬住牙关,坚决不让任何东西钻进去。何无为万分谨慎地攀爬,身体微微颤动,好几次差点摔下去,额头冷汗直流,折腾了许久,好歹爬了十米多,眼看就要爬过去了。这时,蒋玲和上官义再也支持不住,瘫倒在地,四仰朝天,紧咬牙关,四肢无助地摆动着。何无为着急上火,迈步的时候没站稳,脚下一空,整个人疾速下坠!情急生智,他大吼一身,在下坠的瞬间,奋力向金属壁踹一脚,整个人凌空飞出去,几乎贴着湖面摔到岸上!接着,他连忙爬起来,掏出唇膏枪,啪啪啪三枪,将那些泥鳅怪打死。上官义和蒋玲看到怪物死了,歇了口气,眼睛一闭,昏死过去。何无为检查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别的怪物,这才松了口气。他将两人扶正,简单检查了一下,发现这些毒性应该没有什么伤害。他感到万分庆幸,连忙给他们喂了一些绿光果实,然后自己吃了几穗,抱着蒋玲坐在藤蔓丛里,疲累地进入半睡半醒的状态。不知过了多久,何无为渐渐歇过来,两人的毒性也渐渐缓解,三人坐在藤蔓丛中,相视而笑,都松了口气。何无为笑道:“太好了,这一关终于算是闯过去了,咱们可以在这儿待一阵了。”蒋玲说:“是啊,这就叫苦尽甘来吧。”上官义迫不及待地吃了几穗,笑着说:“别光说啊,快吃吧!”三人一气儿吃了好多,然后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没一会儿,大家就都觉得困意如潮涌,不自禁地想睡觉。何无为算着时间,大约也到了晚上,便说:“咱们仨轮流值夜吧。”此情此景,何其相似,何无为和蒋玲不禁有些触景生情,陶志鹏,那位勇敢豪爽的刑警队长,最后却稀里糊涂地死在这个古怪的地方,真是可惜可叹!一夜无事,三人吃吃睡睡,恢复元气,渐渐歇了过来。气血一充沛,人就格外精神,耳聪目明,观察更是细致不少。蒋玲眼神微动,说:“你们看,那片藤蔓,是不是高出一块?”何无为和上官义仔细瞅了瞅,发现果然如蒋玲所说,在距离他们十几米远的地方,藤蔓似乎比周围高一头。他们谨慎地走过去,打眼一看,都吃了一惊,只见藤蔓里有两具尸体!这两具尸体保存比较完好,何无为和蒋玲一直猜测,在这个古怪地方,很多物质都有防腐功效。两名死者都是青年男子,穿着德国军服,金发碧眼,手里都拿着枪。他们都是伤痕累累,这些伤痕大都是打斗或者枪弹所致,而比较奇怪的是,他们紧紧握着手,彼此看着对方,表情宁静祥和,似乎非常满足,与之前各种狰狞的死相截然不同。何无为沉吟道:“这两人倒是挺看得开,他们会不会是男同啊?”蒋玲轻叹一声,说:“我想他们的感情肯定很好,携手赴死,无怨无悔,好浪漫!”上官义信步走上前,简单查看了一下,白了两人一眼,说:“你们口中这对浪漫的男同情侣,相互开了五六枪,致命伤正是来源于彼此的手枪。”何无为和蒋玲都愣了愣,他们瞅了瞅,发现还真是这样,不禁都有些诧异。何无为捋着下巴,说:“可是……可是这不合逻辑啊,他们……他们这完全不像是互相杀害的样子。”上官义沉吟道:“会不会是他们死前还在斗殴,所以手握着手?”蒋玲摇头道:“不可能,上官警官你看他们的姿态和表情,绝不是这样的。别的我不知道,但我敢肯定,他们爱着彼此,这作不了假!”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三十五章 古怪的尸体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三十五章 古怪的尸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你能看到的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三十五章 古怪的尸体是作者灵声呕心沥血倾情打造! 本站小说《死亡旅途》之 第三十五章 古怪的尸体为转载作品,全部章节皆来自于热心网友友友们亲力上传, 转载至此也仅仅只是为了更多的宣传死亡旅途让更多爱阅者们能喜欢和欣赏此书。 如果你喜欢灵声写的《死亡旅途》txt电子书请购买正版阅读。
死亡旅途最新章节- 死亡旅途全文阅读- 死亡旅途txt下载- 死亡旅途无弹窗广告- 好看的侦探推理小说排行榜完本


阅读操作方法: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 第三十五章 古怪的尸体】章节页面至您的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死亡旅途】小说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页面,按 →键 进入下一章页面。

《死亡旅途》书迷评论

  • 绝世盛宠:误惹邪魅九皇叔最新章节

        一遭穿越,她成了相府被庶姐逼死的哑巴三小姐,从此性情大变,虐姨娘,毁庶姐,阴谋阳谋,信手拈来,卖得了萌,耍得了狠!这一世,她定要过得肆意酣畅!那些欠她害她辱她的,誓要百倍千倍的讨还!因一场精心设计,她错嫁给了邪魅狂傲、高深莫测的九皇叔,本以为难逃毒手,他却独独宠她入骨。大宴之上,众目睽睽之下。他,霸道地揽她入怀,墨眸幽深:“本王不屑说什么爱你,但只要本王在,这京都、这天下,你横着走亦无不可!”爱与恨,虚情与假意,阴谋与权力,重重倾轧中,是否能够始终守心如一?

  • 失忆甜心:总裁大人找遗爱最新章节

        听说过天上掉馅饼的,没见过天上掉追求者的!掉就掉了,还胡诌八扯啥青梅竹马呢?为毛她一点印象没有?不过看在他专情又执着,洁身自好风评不差的份上,她姑且考虑考虑。

  • 天道神途最新章节

        天分九斗,又分三清。浩瀚疆土,广袤无垠。然,皆为林凡一人囊中之物。天地诸神,皆为我一道分身。挥挥手袖,万物珍宝飞跃而来。执掌七万年,天尊林凡从走一遭轮回,开辟逆天之路,屠尽仙魔,再登九天。九天之上,唯我独尊。

  • 我的白富美老板娘最新章节

        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我遇见了她……

  • 阴九行最新章节

        1912年宣统帝溥仪退位,1949年新中国成立,1978年施行改革开放一个朝代的更迭,往少了说,几十年,往多了说,几百年,而某些匠人的传承,却少则上百年,多则上千年啊。我将满十八岁的时候,我师父跟我叨叨,“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至于干咱刽鬼匠人这一行的,既要无情,也要无义。”刽鬼匠人,赤脚野医,麻衣相爷,野江捞尸人这些阴九行的行当,你没听说,但不代表它不存在。

  • 逐天最新章节

        世人修道,逐天同寿!

  • 重生追夫记最新章节

        大二的赵晓因为回学校的途中遇到恐怖分子,结果阴差阳错重生在出车祸成植物人的富家女关依依的身上,从此她就是关依依!没想到她遇到了她的真命天子,她的——南宫墨。她好玩,他和她打游戏;她要认干妈干爸,他陪她;她出事,他像天神般前来相救。从此,他是关依依的夫,是她的天。原以为可以恩爱到白头,却突遇灾祸,天涯两隔。而真正的关依依苏醒,和南宫墨离婚后和青梅竹马方儒寒结婚了。南宫墨说:“她是他生命里的阳光,如果阳光没了,他的世界只有黑暗”

  • 都市之神豪奶爸最新章节

        一觉醒来,秦辰穿越到异界,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喜当爹的他从此有了两个女儿。神豪系统在手,什么制服诱惑,什么美女护士通通不是问题,有钱一个个都投入怀抱。最为烦心的是调教两个幼女。

  • 校草宠爱,丫头有点甜最新章节

        作为南希高校史无前例的新生第一人,顾默笙开学第一天顶撞学姐,用篮球砸校草。第二天在学校附近的小巷里遭人围堵,二话不说直接开揍!第三天更是在酒吧打架,随后又招惹上了全校女生的男神……短短一个星期,顾默笙成为了全校话题量最大的学生。她自认为这世上,除了学习没有什么能令她无可奈何,可是很快她就发现她错了。在外人眼里,黎九夜性格淡漠,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可在顾默笙眼里,黎九夜就是个大无赖,一个满心套路的腹黑男!“这题怎么做?”“你亲我一口我就告诉你!”

  • 都市修玄带条狗最新章节

        十六岁的陈治愈,落魄的还不如一条狗。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改变他一生际遇的,正是一条流浪狗。“来来来,小兄弟,本狗带你修玄术,保你纵横在都市,很刺激哟~~~汪!”

  • 我在美漫开超市最新章节

        灭霸打了个响指,陆羽就穿越了。  从此,美漫世界里就多了个超市小老板。  洛基:我是神!  陆羽:神格大甩卖啦。  奥创:我要消灭地球上所有的生命。  陆羽:出售天网!出售天网  灭霸:为了死亡女神,我要打个响指  陆羽:请问你是为了这个金色的死亡女神还是为了这个银色的死亡女神?  ps:主写电影,时间线以本书为主

  • 极品神级小保安最新章节

        华佗转世,这是薛凌云来到岳州获得的的新称号。以为女友被害身亡的他只身来到了大都市岳州,从而开始了一段非凡的旅程。祸害慕家,战雇佣兵,杀古武。正当薛凌云认为一切尘埃落定时,在重重迷雾之中,他又感觉到周围人再次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所熟悉的事物都变得陌生。熟知的女友也成了神秘的古武。于是薛凌云与原雇主白雅一同进入古武界,寻找一切的源头。势要成为医道、武道双道至尊的薛凌云在古武界又会有怎样的奇遇,发现怎样的秘密?

  • 校花的兵王哥哥最新章节

        一代龙魂兵王陈锋因战友临终前的嘱托回到国内,肩负起了照顾战友妹妹的责任,从此肆意花都。陈锋说:男人如手足,女人如衣服,谁动我衣服,我断谁手足!这大概就是一个陈锋在都市成为了滔天巨擘的故事。

  • 青山横北故人归最新章节

        谁都没曾想到,东氏一族尚存的那个小小神女,也会有一天手持神器,与天地为敌。  那日,凤狂龙躁,朽木死灰,她看着自己所爱男子,开口道: “你后悔吗?”  那男子却突然笑了。  温润如玉,一如初见。  她血脉高贵,无忧无虑,一场父辈恩怨纠葛却使得她在神界再无依靠,她被逼得用手中天机镜扭转人界乾坤,送那些冤魂重活一世~  送冤魂重活一世?说是那些冤魂都有未了心愿?  据说这世间皆是遗憾,又皆是阴

  • 天坤最新章节

        一个最卑微的弟子,却拥有几世的极致灵魂;一次意外的雪崩,他体内竟多出了一个神秘女子和紫色小棺。在送神秘女子回遥远家乡的途中,他渐渐走进了一个无比浩瀚和光怪陆离的超级世界。随着灵魂的不断觉醒,他开始不断追逐这个超级世界的尽头究竟在何处.手握诡异的‘天坤’,灵魂多变的卑微小子,开启了逆天的妖孽之路!

  • 王爷,你家王妃又骗卦了最新章节

        身为神棍小王妃,不但上能旺夫,下还能打恶毒女配。能屈能伸的她遇到了这个腹黑的王爷,却总是被动的很。一日,王爷得知小王妃又跑出去与别家美男子骗卦……王爷一身邪气,拉着她问道:“不如,你算算本王的长短……?”小王妃一脸紧张:“王爷额高饱满鼻型好,定能长命百岁!”王爷似笑非笑:“可本王怎么听说,你要力争做寡妇,得笔遗产跑掉呢?”小王妃的脸色一白:“王爷,您太高了,刚才说的我听不见!”

  • 嫡女风华世子的算命妃最新章节

        天道无常,变化莫测,二十一世纪术士沈清雨一朝身死灵魂坠入异世重生。
        家族衰败,命格约束,前途暗淡。
        一己之力实难扭转乾坤,她只得换上笑颜。
        嚣张跋扈,装傻充愣,朝夕间她成了众人口中得废物二世祖……
        八岁中毒上山十六岁卷土再来,
        且看她如何用一身所学趋吉避凶,为家族谋划百年繁荣,避开命格约束,为自己谋划光明前程。
        是人定胜天,还是天意难违?
        爱恨生死,明知结局难避,却甘愿飞蛾扑火,只为欠他的情债。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
        就算她身为术士却依然难逃天意二字……

  • 绝神医婿最新章节

        多年隐忍的窝囊上门女婿,一晚的天象异变,王者仙帝的灵魂加附于身。
        自此,那个人人口中的废物,成了人人膜拜的神!

    本章内容提要:
    ...    上官义急切地说:“你们在干什么呢!你们……你们简直是疯了!我不管了,我先保命了。”说着,他憋了口气,潜入湖中。怪鸟似惊雷般势不可挡地袭来,何无为和蒋玲秉着呼吸,默默计算着距离。就在间不容发之际,他们猛地将绿光果实掷到隔网对面的湖水中,打起响亮的浪花。怪鸟误以为两人跳到隔网对面了,一个急转折掠过隔网......
  • 上一章提要:

    ......

  • 下一章提要:

    ......